第190章 月夜下閃爍著寒芒的千紙鶴!(求訂閱求月票)

第190章 月夜下閃爍著寒芒的千紙鶴!(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是一個非常小心謹慎的人,他不喜歡被人打擾到他安靜的生活。

其實。

這些雲隱村的入侵者,如果只是木葉村的忍者,他根本不會去多管閑事。

甚至會躲避開這個地方。

以免被牽扯進去。

對於即將發生的第三次忍界大戰,他的心裡並沒有什麼看法。

那是必定會發生的事情。

早點發生晚點發生,都不會影響到他,反而他是不會去上戰場的!

他就是喜歡苟在拷問部裡面安靜的發育。

一點一點積蓄自己的力量。

哪怕僅僅只是多畫了一張起爆符,多從記憶中學會了一些經驗,這對他來說,都是一步一個腳印的積累。

不過。

面對這些雲隱村的入侵者。

青羽的心裡還是挺不爽的,簡直可以說是沒完沒了。

非得偷到白眼才肯罷休嗎?

這算是什麼樣的人品!

青羽縱然很苟很謹慎,遇到事情喜歡躲開不給自己沾染麻煩,但是這並不代表他慫,碰到什麼不順心的事情都要忍讓。

這些雲隱村的忍者。

已經惹到他了。

「蒼蠅一樣的東西!」

青羽從忍具袋裡面拿出暗部的貓臉面具,直接戴在了臉上,頓時整個人的氣質驟然發生變化。

伴隨著逐漸暗下去的天色。

青羽彷彿與夜色融為一體,給人一種虛無的感覺。

如果不是用眼睛看到他到的身影。

幾乎感知不到他的存在。

頓時。

青羽身影一閃直接消失不見。

沒有聲息。

沒有身影。

青羽在樹林中快速且安靜的掠過,宛若暗夜中的追獵者。

……

小樹林的另外一邊。

十二個身影輕手輕腳的從樹林中穿梭,像是跳蚤一般在樹枝上跳來跳去。

他們的動作非常的輕盈。

儘可能的沒有發出聲響。

但還是會有正常的響動出現。

「停!」

就在這個時候,為首的一個忍者抬起手,那張黝黑的臉頰在夜色中有些難以看清五官。

「現在我們布置一下戰術!」

隨著這個忍者開口,他一個閃身從樹枝上跳到地面上,其餘的忍者一個個跟了上去,直接圍成一個圈。

「現在我們有三支小隊。」

「第一小隊負責觀察,盯著日向一族的那邊的動靜,隨時進行情報的傳遞。」

「第二小隊負責去正門前方鬧出動靜,將日向一族人們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第三小隊直接潛入到日向一族中,快速的找到目標,最好找到女娃,年紀越小越好!」

「你們都聽清楚了吧!」

這個忍者交代道,他是這次三支中忍小隊的總隊長,總覽這次潛入拐帶任務。

「是!」

這些雲隱村的忍者同時點了點頭,表示已經聽明白了他的話。

一時之間。

每個人的臉上都有著極為凝重的表情。

他們全都知道。

任務馬上就要開始了。

「這次的任務非常重要,為了雲隱村,逼不得已的時候需要犧牲,我希望大家都能夠活著回來!」

這個為首的中忍嚴肅的說道,他在說話的時候,視線依次從每個人的臉上劃過,跟每個人忍者都對視了一眼。

「是!」

這些忍者同時點頭,他們在接到這個任務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犧牲的心理準備。

這次的任務不是他們一個人或者一個小隊的任務!

而是整個雲隱村的任務!

為了雲隱村。

一定的犧牲都是必要的!

他們都已經想得非常清楚了,全都是有思想覺悟的忍者,也根本不在乎個人的得失。

「我再強調一遍,上原琉璃大人已經儘可能的在牽扯著木葉村頂端戰鬥力的注意力,這次任務是我們最好的機會!」

這個中忍的臉色無比的嚴肅,他說到這裡的時候,聲音微微頓了一下。

隨即。

他以更為凝重沉穩的聲音說道。

「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明白!」

這些忍者再次整齊的點頭應聲,他們的情緒和鬥志都已經在這些對話中被點燃並帶動了起來,每個人都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行動!」

這個中忍見大家的情緒都被調動得差不多了,緩緩點頭,滿意的招招手說道。

「隊長,等等,這是什麼東西?」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一個雲隱村的忍者抬手指著頭頂上的一個悄無聲息出現的白色影子問道。

霎時間。

雲隱村的忍者們紛紛將視線聚焦在那個人手指指向的方向。

在他們的視線之中。

有一隻千紙鶴。

正在扇動著翅膀飛在他們的旁邊。

這隻千紙鶴的腦袋處還畫著一個黑色的小圓圈,看起來就像是有隻眼睛在盯著他們。

這樣突如其來的一幕,瞬間把這些忍者嚇了一跳,看著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是……」

「等等!」

「你們快看頭上!」

「這裡有問題!」

「快!」

「……」

突然間。

雲隱村的十二個忍者猛地抬起頭來,眼前的一幕讓他們徹底震驚了。

小樹林上方原本陰暗的天空,現在上方有著密密麻麻的白色千紙鶴。

每一隻千紙鶴的腦袋上都有一個黑色的圓圈。

看起來就像是長了眼睛一樣。

一眼望去。

不見邊際。

那些千紙鶴彷彿把整個天空都給遮蔽了!

「這是怎麼回事?!」

為首的那個雲隱村中忍瞬間瞪大了眼睛,他剛才一直觀察著周圍的情況,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查克拉波動,更沒有注意到有異常的東西出現。

就在他交代那番話之前。

他還站在樹枝上。

他可以百分之百確定這裡絕對沒有千紙鶴!

那麼……

這些千紙鶴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又是怎麼出現的?

這個雲隱村眾人的腦袋裡面冒出一大堆的小問號,同時全身雞皮疙瘩泛起,心中冒出一道道寒意。

「這個小樹林有問題!」

「我們不能繼續留在這裡!」

「走!」

「快走!」

「全都趕緊走!」

雲隱村中忍扯著嗓子大喊道,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根本顧不上什麼是否會別人發現了的問題了。

這個地方太詭異了!

如果繼續留在這裡……

就算是沒出什麼事情,他也會被嚇個半死,到時候根本沒有辦法完成任務了。

唰!

霎時間。

這些雲隱村的忍者立即起身,紛紛準備離開這個處處透著詭異的小樹林。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

這漫天的千紙鶴突然全都動了!

正常來說。

這些千紙鶴全都是按照固定的節奏在扇動著翅膀,每一隻千紙鶴都在動。

但是現在這個時候。

這些千紙鶴全都停止扇動翅膀了,維持著固定的樣子,一個個腦袋全都向著這些雲隱村忍者的身上盯過去。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

頓時吸引了每個雲隱村忍者的注意力。

瞬間令他們的汗毛全都倒豎起來。

緊接著。

這些千紙鶴的翅膀翹起來,紙張的色澤驟然從乳白色變成了青白色。

千紙鶴的身體開始在月光的映照下閃閃發光。

「跑!!!」

雲隱村那個中忍在看到這一幕之後,頓時歇斯底里的大吼了一聲,他在那些閃著寒光的千紙鶴上,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那已經不是紙了!

那全都是刀片啊!

這漫天的千紙鶴在經過這突然的變化之後,已經從紙張的質感變成了刀片的質感。

一時之間。

那些紙片摺疊成的千紙鶴。

已然變成了月夜下閃爍著寒芒的刀鋒!

就在這個雲隱村中忍喊出最後一句話的時候。

漫天的千紙鶴瞬間以極快的速度從四面八方向著這十二個忍者衝過去。

速度極快。

數量龐大。

根本避無可避。

連擋著都擋不過來!

咻!咻!咻!咻!咻!咻!咻!

破空的聲音響徹這片區域,這一隻只千紙鶴攜著鋒利刀鋒的翅膀和身軀,瘋狂的向著這十二個忍者衝擊而去。

剎那之間。

鮮血灑滿這裡的土地。

血肉橫飛,殘肢亂墜。

僅僅是幾個呼吸的時間,這十二個忍者就像是掉進了絞肉機裡面,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連完成的身軀都看不見了。

當然。

每個忍者。

都留下了一個腦袋。

這些腦袋上的表情幾乎都相同,均是臉色慘白,泛著驚恐之色,瞪大雙眼,眼眸中儘是難以置信的眸光,瞳孔略顯渙散,甚至不敢相信死前所見到的一切。

嘩啦啦……

天空中的千紙鶴重新扇動起翅膀來,驚起一道道聲響。

隨著這些翅膀扇動。

翅膀上面的血珠一滴滴被甩了下去。

每一張紙都無比潔白,沒有任何一張被滲入到血水。

這些千紙鶴在空中翻飛。

像是有無數雙手在對它們進行拆解,讓他們從疊好的狀態,恢復成為方塊狀的白紙。

一張張白紙飄浮在半空中。

白紙上沒有任何的折過的痕迹。

若是有人親眼見到這一幕。

一定會非常的震撼。

這些紙就像是具備生命一樣,呈現出了一副絢爛的畫卷。

下一刻。

這些紙張向著半空中的區域貼合過去,瞬間想成了一個人的形狀。

紙張越疊越厚。

人的模樣越來越是清晰。

直到最後一圈紙貼在那個人的身上。

一個穿著暗部服飾戴著貓臉面具的身影驟然浮現。

這個人雙腳凌空。

彷彿沒有重量一般。

一雙漠然冰冷的眼眸透過貓臉面具的眼孔聚焦在下方的血泊上。

「你們跑得了嗎?」

青羽淡淡的自語道,他盯著那灘血泊中的不完整的屍體,語氣中沒有流露出任何喜悲的情緒。

這些話。

那些雲隱村的忍者已經聽不到了。

他們一直到死的那一刻。

都不知道殺死他們的是人還是鬼。

根本連面都沒有見到。

青羽的身體緩緩下落,不過還是跟地面有著一小段的距離,現在他對超輕重岩之術的控制越來越得心應手了,完全可以隨意控制身體的重量進行忽高忽低的飛翔。

這種感覺就像是在游泳一樣。

只不過別人游的是水,青羽游得是空氣。

青羽始終與地面的血水保持一段距離,然後來到了這些屍體掉落的腦袋上。

右手探手而出。

一個個依次摸了過去。

「叮咚……」

「叮咚……」

「咚咚……」

「……」

青羽的腦袋中不斷響起電子提示音,並且獲得了一個又一個忍術。

只是這些忍術的級別都不算高。

還有一部分是重複獲得的,只是增加了一些熟練度。

「三個中忍,九個下忍,就算是有上原琉璃吸引注意力,這樣也敢闖入到木葉村裡面來抓日向一族的人,未免也太猖狂了吧!」

青羽冰冷的眼眸中閃過一抹不屑,就這樣的戰鬥力,若是真的潛入到日向一族內部,照樣也會被日向一族那些人無情的八卦掌拍死。

只是……

到了那個時候。

正在談判的雲隱村暗部首領上原琉璃就更加擁有話語權了。

想到這裡。

青羽一時之間竟然分不出來。

這上原琉璃究竟是想趁機拐帶一個擁有白眼的女娃。

還是想要讓這些人送死給雲隱村一個坐地起價或者攻打木葉村的機會!

或者說……

這兩點都有!

如果能拿到擁有白眼的女娃那最好了,要是沒拿到還可以藉機向著木葉村發威。

「嗯……」

青羽緩緩點頭,他覺得這個解釋是最為合理了,畢竟日向日差被妥協而死的時候,就是這樣的套路。

不管任務成功與否。

雲隱村都是穩賺不賠的!

可是。

雲隱村明明是入侵者這邊的!

居然能夠這樣的囂張。

所仰仗的不過是雲隱村強大的實力以及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的妥協與昏庸。

青羽依次拍過這些人的腦袋之後,將他們散落在地上的忍具袋拿了出來,將其中的錢幣和值錢的東西都拿走了。

隨後。

青羽從自己的忍具袋裡面拿出化屍水。

「這玩意就剩半瓶了,快要用沒了,得想辦法再搞點,實在是殺人越貨之良品啊!」

青羽盯著手上的化屍水。

這個東西他是在根部的油女龍馬身上摸出來的。

那天他去忍具店轉了一圈。

並沒有發現有售賣化屍水這種東西。

想必應該是暗部或者根部專用的,外面很難買到。

青羽自從拿到了這個化屍水之後,越用越是覺得好用,簡直太方便了。

青羽打開化屍水的瓶蓋。

將裡面的水滴均勻的滴在血泊中。

嗤嗤嗤嗤嗤……

霎時間。

一道道白煙從地面上冒出來,泛著一道道腐朽的味道。

就在化屍水滴落在地面上之後。

無論是血液還是血液中的殘肢碎肉,全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溶解。

幾分鐘之後。

地面上只剩下一灘黑水,並且不斷的滲入地下,再沒有任何活人出現過的痕迹。

至此。

這些雲隱村的入侵者全軍覆沒。

將這些入侵者完全斬殺的青羽則是悠哉悠哉的拎著水門給他的箱子,重新向著小樹林的深處走去。

整個過程差不多消耗了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

不算久也不算短。

不過對青羽也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

這些雲隱村入侵者的屍體全都被溶解之後,不僅讓雲隱村擄走日向一族族人的計劃落空了,同時也讓他們對木葉村發難的想法沒了依據。

連屍體都沒有留下。

彷彿這些人根本就沒有來過一樣。

且不說他們雲隱村的使團不可能進入木葉村的小樹林一寸一寸的搜索。

就算是找到了戰鬥的地點,也僅僅是可以通過最後的鑒定得出土壤裡面滲入過化屍水。

但是這些化屍水溶解掉的是什麼東西……

除了做出這件事情的青羽之外。

誰都沒有辦法得到答案!

青羽可以說是直接從根源上解決了這個問題,或多或少的助攻了一下三代。

……

小樹林的深處。

青羽雙手結印,立即施展出上千個影分身,瞬間出現在樹林之中。

這些影分身極其默契的分成了幾組。

嘩啦啦……

紙片漫天飛舞而起。

宛若龍捲風一般環繞在這些影分身的周圍。

最終固定在一起。

通過神之紙者之術變成了一座小山。

完成了對影分身的偽裝和掩飾。

青羽拎著水門給他的箱子,踏上了返回暗部宿舍的道路。

這一次。

他沒有讓影分身去繪製起爆符,也沒有去閱讀這些書,而是鞏固著先前學習到的封印術。

貪多嚼不爛。

這個道理青羽還是懂的。

除非是通過系統讀取記憶獲取到的忍術,可以直接印刻在靈魂中,彷彿與生俱來那樣。

否則任何一個通過他後天學習來的忍術,都是需要消耗時間和精力去不斷的鞏固加深,再積累使用經驗,方才能夠為他所用。

青羽並沒有那麼急躁。

相比於快速的奔跑,他更願意一步一步安穩的走下去。

水門這次拿過來的書,他要慢慢看。

青羽非常清楚。

只要他能穩住忍者世界的局勢。

他就有大把的時間可以去積累自身的實力,以便更加從容的面對未來可能發生各種場面。

……

青羽回到暗部宿舍之後,將裝滿書的箱子放在床邊,隨後縱身一躍,直接躺在了鐵板床上。

「讓我看看你們這些雲隱村的忍者還想耍什麼花招!」

青羽緩緩閉上眼睛,手中按壓在自己的太陽穴上。

剎那之間。

一幕接著一幕的畫面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彷彿看電影一般。

仔細的閱讀著這十二個雲隱村入侵者的記憶畫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0章 月夜下閃爍著寒芒的千紙鶴!(求訂閱求月票)

23.37%
目錄
共8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