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我要換一隻新雞了!(求訂閱求月票)

第222章 我要換一隻新雞了!(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將忍具店裡面的空白符全都給包了,又買了十個捲軸,付過錢之後,離開了忍具店。

青羽離開以後。

忍具店老闆盯著門口的方向,看著青羽離開的影子。

「多麼正直的人啊!」

忍具店老闆還沉浸在剛才的自我陶醉當中,想到村子裡面的忍者在戰場上浴血奮戰,廉太郎還在後面默默的製作起爆符,各自都在不同的崗位上,做著他們的貢獻。

……

青羽忍具店之後,轉過一個拐角,他的身影就直接憑空消失了。

下一刻。

青羽重新出現在高塔中。

這個秘密基地給他帶來了極大的便利,哪怕是拿了三十四盒空白起爆符回去,也都有地方存放了。

青羽沒有著急對空白的符紙進行繪製。

這玩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互乘起爆符的製作,就是給他多一些些底牌,讓他以後在面對各種不同情況的時候,能夠更加從容的面對。

並非現在就立馬需要拿出來戰鬥。

青羽拿出剛剛買好的捲軸,將捲軸在地面上攤開,整體拉得長長的。

「我真特喵的太有才了!」

青羽忍不住對著自己誇讚道,就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的想法太過聰慧了,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

他拿起筆。

趴在地上。

開始向著捲軸上面書寫起來。

捲軸的標題上直接寫了幾個大字。

水遁之術!

落款,千手扉間。

青羽手中的筆尖在與捲軸摩擦在一起,發出沙沙的聲響。

一個個水遁忍術。

出現在上面。

跟水遁之術是同樣的出場順序,其中也有著對這個水遁術的解釋和理解。

這些東西。

並不是很重要。

任何一個資深的水遁忍者如果沉下心來進行總結的話,都是可以做到的。

不過。

接下來的事情。

就是重點的地方了。

青羽將改良的方向和意見在書寫的時候,特意在幾個關鍵點上進行了一些修改,包括查克拉的調動和簡化后的結印。

這些精髓的地方改動之後。

就像是菜譜中的調料發生了變化。

哪怕看起來還是那道菜。

但是味道已經截然不同了。

若是吃下去不僅不會帶來任何的口感提升,甚至可能會讓人產生不良的反應。

青羽在水遁之術那些關鍵的位置做出了修改之後,在畫圖的部分,同樣畫出了相應的修改。

比如書上寫的查克拉流動改變了,那麼人體圖的查克拉流動也相應的畫了出來。

再比如結印的地方寫成了其他的之後,結印的手勢圖也跟著做出了調整。

這一部分被青羽魔改過後。

他在最下面的針對克制位置,又重新將正確的部分寫了出來。

如此一來。

這個魔改般的水遁之術屬於前面正確,中間魔改,後面正確。

魔改的地方並不多,但是都很關鍵。

這樣就算是照著這個魔改過後的水遁之術修行發現問題的話,也會因為前面和後面都是正確的,以先入為主的觀念覺得這裡面全是正確的。

沒有達到他們想要的效果,那就只有一個原因。

他們沒有修鍊好!

那就要更加刻苦的努力修鍊了!

……

這個巨大的捲軸足足讓青羽寫了兩個多小時。

待到青羽將上面的內容都寫完了之後,他將這個魔改般的水遁之術卷了起來,將外皮放在地面上蹭了蹭,簡單的模擬出了一些髒兮兮的痕迹。

「這就能用了。」

青羽滿意的看著這份魔改版的水遁之術,他已經開始暢想著霧隱村和雲隱村決裂的場面了。

「回去睡覺。」

青羽將這個魔改版的水遁之術留在這裡之後,身影一閃而逝,重新回到了暗部宿舍裡面,換好衣服之後倒在鐵板床上就去睡覺了。

……

翌日,清晨。

青羽換好暗部忍者的服飾,戴上了貓臉面具,他剛剛走出暗部宿舍沒多久,就遇到了等待著他的森乃伊頓。

「青羽!」

森乃伊頓立即對著青羽招手,他就站在青羽的必經之路上,等待的痕迹給的明顯。

「伊頓大哥,出什麼事了嗎?」青羽好奇的問道。

「我來把本子還給你。」森乃伊頓手上拿著青羽的那個本子。

「不用這麼急的。」青羽看著森乃伊頓遞過來的本子,抬手接了過來,他還尋思著多給森乃伊頓用幾天,沒想到就一晚上就換回來了。

「這還是用的!」森乃伊頓微微躬身,湊到青羽的身邊,抬起手拍了拍青羽的肩膀,說道:「青羽,本子還給你了,你要是有靈感了,就趕緊更新,你這故事太厲害了,讓我實在是期待的不行啊!」

「哈哈哈哈,好,我儘快更新!」

青羽微微一笑,他還是能理解森乃伊頓的心情,那種等更新的苦,追過書的人都知道。

青羽在沒穿越之前,是個標準的宅男,玩遊戲、追小說、追番,幾乎什麼都沒有落下。

他非常清楚在看小說的時候催更的感受,恨不得作者能夠一口氣直接更新到大結局,但這也僅僅只是幻想而已……

青羽對著森乃伊頓點頭致意,隨後將本子放在忍具袋裡面,向著小隔間走了過去。

森乃伊頓看著青羽離開的背影,臉上的表情變得更期待了。

這本子若是不給青羽的話。

那就算青羽想寫也沒有工具啊!

現在還給了青羽。

若是不想寫就算了,想寫的時候隨時可以寫,這不是大大的增加了寫作的效率么!

森乃伊頓已經開始期待起後面的更新是什麼樣的內容了,那緊張的情節,他想想都覺得刺激,他根本猜測不到後面會發生什麼,整個人彷彿回到了少年時代,像是個什麼都沒經歷過的初哥。

這種感覺對他來說極其的夢幻。

他本以為自己是個什麼都懂的老司機,但是看過青羽的小說之後,他方才恍然意識到,他僅僅只是自以為是老司機罷了。

「今天真是個好日子啊!」

森乃伊頓心情愉悅的向著拷問部小黑屋的方向走過去,就差在嘴上哼唱起小曲來了。

……

青羽進入到拷問部小隔間的時候,立即看到了已經處於昏睡狀態的霧隱村忍者阿曼。

青羽直接向著阿曼走過去,探手向著阿曼的脖子上摸過去。

嗡!

青羽的掌心上浮現出朦朧的光暈。

正是掌仙術。

他正在使用掌仙術去感受著阿曼的身體狀況,確定昨天的處理效果。

「嗯……」

青羽默默的點了點頭。

沒什麼問題。

中樞神經發生了破損。

已經變得不是那麼聰明了。

「醒醒。」

青羽抬起右手,向著這個霧隱村忍者阿曼的腦袋上拍了拍。

「啊?」

這個霧隱村忍者阿曼突然醒了過來,他的聲音中透著濃濃的迷茫,有著一種大腦不太協調的感覺。

「啊?」

阿曼再次發出聲音,他稍微先上翻著白眼,看起來就像是痴獃了一樣。

「很好。」

青羽猛地抬起一手,直接向著阿曼的心口捅了過去。

噗嗤!

青羽的手彷彿毫無阻隔一般,直接握在了阿曼的心臟上。

下一刻。

阿曼的心臟上出現了一張白紙。

白紙在出現的那一刻,上面爬上了一個個黑色的紋路,像是特別的咒術似的,將阿曼的心臟包裹了起來。

噗嗤!

青羽又將他的右手拿了回來,右手手掌上蘊含著朦朧的蘊含著能量的光芒,緩緩的癒合著後者的身體。

整個過程中。

阿曼一直翻著白眼張著大嘴吧,彷彿沒有感覺到疼痛一般,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

「好了!」

青羽拍了拍阿曼的肩膀,對著後者點了點頭。

「既然你潛入的是木葉村,就讓你臨死之前為木葉村做出一些貢獻吧!」

青羽說完之後,便沒有再理會阿曼。

幾分鐘后。

小隔間的門被打開了。

監獄的守衛首領走了進來,帶著守衛一起送過來四個人。

守衛們將這四個人捆綁在木樁上,隨後就準備離開。

就在守衛們要離開的時候。

青羽緩緩開口了。

「這個人帶走吧。」青羽淡淡的對著那些守衛說道。

「是。」

這些守衛也沒多問,直接架著阿曼走了出去。

守衛們離開之後。

小隔間裡面恢復了安靜。

剛剛進來的四個人瞪大眼睛打量著青羽,他們在被抓進來之前,就已經隱隱聽到了拷問部有一個貓臉惡魔。

當他們看到青羽的面具正是貓臉的時候。

再看到那個渾身血淋淋被架著走出去的阿曼。

心中已經有了不祥的預感。

「你們是第一次來嗎?」

青羽的視線在這四個人的身上掃過,隨後緩緩的說道:「第一次來的人,我一般會給個改過自新的機會,但若是第二次來的人……」

青羽說到這裡。

語氣停頓了下來。

低沉的聲音中蘊含著一抹恐怖的氣息。

一時之間。

這四個人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誰都不敢說話。

「剛才送出的那個人,撐不了多久了,渾身沒有一個好的地方了,我在這裡差不多連續拷打了他十幾天。」

青羽的聲音緩緩響起,他的聲音並不大,說的話也顯得很平淡,但是這些話里所說的內容,卻是讓人覺得非常的恐怖!

居然連續拷問一個人十幾天!

這不是要把人給弄死嗎?

可是……

這四個人想到了剛才那個人被拉走時的樣子。

看起來……

確實是奔著死亡去的!

「這些天來到我這裡的每個人,都在看我拷打著剛才的那個人,算得上是殺雞儆猴了吧!」

「現在那隻雞死了!」

「我要換一隻新雞了!」

「如果你們是第一次見到我的話……」

「那麼以後你們再來的時候,就有這個機會了!」

青羽的語氣極其的平淡,根本沒有任何威脅的意味,但是這幾個人停在耳中,卻感覺渾身發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2章 我要換一隻新雞了!(求訂閱求月票)

27.6%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