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砸瓦魯多!(求訂閱求月票)

第229章 砸瓦魯多!(求訂閱求月票)

「好處?」

加西伊的臉色變得更加冷漠起來,那雙惹人厭惡的眼睛裡面充斥著濃濃的不屑。

「你區區一個霧隱村安插在木葉村的間諜,也配跟我談什麼好處?」

加西伊搖搖頭。

說罷。

他拍了拍身邊的那個身材普通的忍者。

「我們走吧。」

加西伊轉身就要離開。

就在他轉身的那一刻,忍刀七人眾再次泛起一股殺意,他們已經意動了。

不得不說。

兩人對話的過程中。

出現過太多次的機會了。

但是他們全都維持著先前跟青羽討論的想法。

誰都沒有輕舉妄動。

均是本著以大局為重的想法。

畢竟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水遁之書,只要拿到了水遁之書,就可以返回村子,讓霧隱村蓬勃向上的發展起來。

「我能幫你救出上原琉璃。」

廉太郎就這樣站在原地,臉上流露著自信的表情,說出了一句直接讓加西伊停住腳步的話。

「你說什麼?」加西伊轉頭向著廉太郎看過去,眼眸中閃爍起疑惑的眸光。

「我說……」

「我能救出上原琉璃!」

「你聽清楚了嗎?」

廉太郎的嘴角微微翹起一抹自信的弧度,他在說這番話的時候,埋伏在一邊的忍刀七人眾頓時一陣意動。

就連他們都知道。

這樣的話太具備衝擊力了。

如果他們是加西伊。

就連他們也忍不住。

肯定會向著廉太郎詢問的。

這是一招大殺器啊!

只是……

他們的心裡都均是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廉太郎真的有把握將上原琉璃給救出來嗎?

「你怎麼救?」

加西伊似乎被廉太郎的這句話給說動了,頓時停下了腳下的動作,重新轉過頭來,饒有深意的盯著廉太郎,眼眸中充斥著肉眼可見的好奇。

不僅是加西伊好奇,就連加西伊身邊的那個忍者,以及隱藏在暗處埋伏忍刀七人眾都很好奇。

一時之間。

眾人的視線全都聚焦在廉太郎的身上,想要知道廉太郎能夠說出什麼樣的話來。

「哈哈哈哈哈哈!」

廉太郎頓時仰頭大笑,笑聲中充斥著譏諷和輕蔑,任誰都能看得出來,從氣勢上,廉太郎已經佔據了上風。

「加西伊大人。」

「你當我是傻子嗎?」

「若是我現在告訴你了,那麼你不就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要用就出上原琉璃的方法,交換你手上的水遁之書。」

「這對你來說一點都不虧!」

「你的任務不就是要救出被關起來的上原琉璃么!」

廉太郎一句接著一句的說道,從兩人的談判上來看,這邊的廉太郎已經佔據了上風,開始掌握起主動權來。

這樣的一幕。

頓時給了躲避在暗中的忍刀七人眾極大的信心和力量。

他們對這一段還是非常熟悉的。

前一天晚上。

他們就是這樣被廉太郎一點一點說服的。

現在輪到加西伊了。

「你在跟我耍花樣嗎?」

加西伊狐疑的盯著面前的廉太郎,不過能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來,他的心中正在思考這件事情,顯然是很有意動。

「加西伊大人,現在你回去你的任務也是沒有完成的,你只能是拿水遁之書作為彌補,但是你跟我合作的話,你能夠成為救出上原琉璃的雲隱村英雄,相信怎麼選擇對你來說並不難吧。」廉太郎又展現出了條理清晰的樣子。

「我怎麼能相信你呢?」加西伊眉頭緊緊皺起,能夠看得出來,心裡已經是有些相信了,只是並沒有全信。

「你沒有其他的選擇,不管你給不給我水遁之書,你回去以後的任務都是失敗的。」廉太郎搖頭說道,他彷彿是拿住了加西伊的命門,整個人開始變得遊刃有餘起來,將加西伊拿捏得死死的。

「你這……」

加西伊的氣勢瞬間變得沒有剛才那麼的強勢了,整個人都陷入到了思考當中。

片刻之後。

加西伊點了點頭。

「那就按照你說的做,你為我救出上原琉璃大人,我將水遁之書給你。」加西伊同意了廉太郎的意思,隨後說道:「現在你可以說怎麼救出上原琉璃大人了吧?」

埋藏在暗處的忍刀七人眾在聽到加西伊的話之後,臉上的嚴肅凝重的表情紛紛得以緩和。

廉太郎太厲害了!

就這麼三言兩語就把加西伊給拿下了。

不愧是他們看好的人。

現在這個時候。

忍刀七人眾這七個人對廉太郎的信心變得更加充足了。

在他們的眼中。

薩摩廉太郎這個人,對於他們霧隱村來說,那就相當於是雲隱村的上原琉璃,能夠在關鍵的事件中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說起究竟該怎麼把上原琉璃救出來,眾人的眼神變得更加好奇了。

「不行!」

就在這個時候。

廉太郎還是搖搖頭拒絕掉了加西伊的話。

頓時。

加西伊的臉色變得陰沉起來。

「你在耍我嗎?」

加西伊的語氣變得更加狂躁了,同時他也在用自己的言語和情緒向著忍刀七人眾表達著一件顯而易見的事情。

那就是他真的是特別的想要將上原琉璃給救出來。

否則不會真的跟廉太郎說這些話。

「我不是在耍你,而是避免你來耍我,既然我們是交易,那我需要你將水遁之書給我。」

廉太郎搖搖頭,臉上的表情幾乎沒有任何的波動,面對加西伊的怒吼更是沒有絲毫的懼意,整個人表現出一副據理力爭的樣子。

「你的實力比我更強,如果我將方法告訴你了,但是你沒有給我水遁之書,我拿你一點辦法都沒有。」

「但是相反的……」

「如果你把水遁之書跟我,我配合你救上原琉璃,這樣就算是我在耍你,以你的實力分分鐘就可以把水遁之書搶回去,並且隨時可以殺死我。」

「我覺得我的要求並不過分!」

「我這麼做只是防止你事後賴賬,不給我水遁之書,或者毀掉水遁之書。」

廉太郎沉聲說道,他所表達的一切,正如他前一天晚上跟忍刀七人眾交代的那樣。

全都是以大局為主。

一切都是為了霧隱村!

忍刀七人眾看到這樣一個早早就被村子派出去做間諜的人,站在強大的加西伊面前,為了村子的水遁之書,絲毫不懼的與之對抗。

這就是忠義之人啊!

忍刀七人眾均是被廉太郎的氣魄給折服了。

「嗯……」

加西伊看起來像是陷入到了思考當中,他的雙眼盯著廉太郎,隨後嘴角微微翹起,看起來像是根本沒有把廉太郎放在眼裡。

「你過來。」

「到我身邊來。」

「我把水遁之書給你。」

「但是你必須跟我一起走。」

「我會在救出上原琉璃大人之後放了你。」

加西伊對著廉太郎招了招手,那態度看起來非常明顯,如果廉太郎不肯跟他一起走的話,那是絕對不會給水遁之書的。

只要水遁之書還在加西伊的手上。

那麼就有被損壞的可能性。

「我知道了。」

廉太郎幾乎沒有猶豫,就做出了決定,他向著加西伊的方向走過去,他將雙手緩緩放在背後,對著背後方向的忍刀七人眾擺了擺手,示意他們不要輕舉妄動。

這樣的信號瞬間就被一直關注著他們的忍刀七人眾給捕捉到了。

他們都不是傻子。

明白現在如果進行硬搶的話,水遁之書本身就會出現被損壞的風險。

但是如果廉太郎拿到了水遁之書。

那麼一切就另說了。

現在他們不確定廉太郎是真的要為加西伊救出上原琉璃,還是用這個作為借口,將水遁之書搶奪回來。

總之……

這七個人全都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頓時。

在忍刀七人眾的注視下。

廉太郎一步一步緩緩的向著加西伊走過去,每邁出一步,都讓他們的心更加的緊張。

「你快點,別墨跡,一會木葉村的忍者就追上來了。」加西伊立即催促道。

「我知道。」

廉太郎應了一聲,似乎是受到了加西伊催促的影響,他的腳步稍微快了一下,直接走到了加西伊的面前。

頓時。

加西伊抬起右手。

一把抓在了廉太郎的肩膀上。

他的大手直接扣住了廉太郎,將廉太郎抓得死死的。

「很好。」

加西伊似乎是覺得廉太郎很受誠信,左手拿起水遁之書捲軸,直接塞進了廉太郎的懷裡。

「這是你要的水遁之書,若是你真的能將上原琉璃救出來,那麼這個捲軸你就可以拿走了。」

加西伊冷漠的說道,他的雙眼盯著廉太郎,語氣顯得非常冷漠,讓人根本看不出來,他是真的這樣想,還是僅僅只是說說而已。

加西伊的身邊。

廉太郎在雙手握住水遁之書的那一刻。

雙眼迸射出一縷精芒。

彷彿將全身都燃燒了一樣。

他直接向著忍刀七人眾的方向看過。

這七個人躲藏得很好,根本看不見他們的身影,但是廉太郎知道,他們就在那邊。

「砸瓦魯多!」

廉太郎突然大吼一聲,聲音極大,回蕩在樹林中。

就在他喊出口的那一刻。

他直接抬手將水遁之書向著忍刀七人眾埋伏的方向扔了過去。

他的力氣很大。

水遁之書在空中劃過一個華麗的拋物線,落點正是忍刀七人眾的方向。

幾乎是同一時間。

忍刀七人眾一躍而出,枇杷十藏一把抓住水遁之書,看到這個厚重的捲軸,眼睛都忍不住發光。

「快回霧隱村!」

廉太郎猛地大吼一聲,將忍刀七人眾前沖的勢頭給吼住了,他們在鑽出來的那一刻,非常的有默契。

枇杷十藏是奔著水遁之書去的。

其他的人則是直接奔著廉太郎去的。

他們打算從加西伊的手上救出廉太郎,但是卻被廉太郎給喊住了。

「你們要打架嗎?」

加西伊雙眼閃爍著凌厲的眸光,身軀挺拔的站在原地,根本就沒有把霧隱村的忍刀七人眾當回事,甚至隨時都可以大戰一場。

「薩摩廉太郎,我就知道你這個人心眼多,沒想到居然讓忍刀七人眾在這裡設下了埋伏,你們霧隱村是要與我們雲隱村為敵嗎,難道你們霧隱村已經做好了承受我們雲隱村的怒火嗎?」加西伊冷冷的說道,他的聲音很沉很大,像是一口鐘,在眾人的心中敲響。

「加西伊大人,我怎麼會耍賴呢,我說了幫你救出上原琉璃大人,那就一定會說早到做,我將水遁之書交給枇杷十藏大人,那也是怕你跟我耍賴罷了。」

廉太郎笑著說道,他的肩膀被加西伊死死的扣住,但是卻沒有絲毫的畏懼,整個人泛著一種大義凜然的感覺。

「我們霧隱村沒有跟雲隱村為敵的意思。」

「而且按照我們先前所說的約定……」

「我們霧隱村將會是你們雲隱村最佳的盟友。」

說到這裡。

廉太郎的話音停頓下來,視線落在了身前不遠處已經拿到了水遁之書的枇杷十藏。

「枇杷十藏大人,你們回去吧,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現在我要兌現我個人的承諾,我要幫助加西伊大人救出被困住的上原琉璃大人,我的決策跟村子沒有任何的關係,所以你們不需要管我。」

廉太郎對著忍刀七人眾搖搖頭,說出了一番慷慨激揚的話,直接給這七個人說停住了。

「那就跟我走吧!」

加西伊眼睛一閃,扣住了廉太郎的肩膀,直接將廉太郎夾在咯吱窩中,隨後又將旁邊的那個忍者夾了起來。

嗖!

緊接著。

加西伊身影一閃而逝。

瞬間消失不見了。

只留下了呆愣著站在原地的忍刀七人眾。

至此。

青羽給忍刀七人眾安排的小電影已經播放完畢了。

青羽的三個神之紙分身在快速離開之後,在沒人注意的地方,瞬間驚起三道氣爆聲,攜著這邊發生的情報,回到了青羽的體內。

從此以後。

這個世界上。

再也沒有加西伊。

也沒有廉太郎。

他們的離開只是為了給忍刀七人眾留下這樣一個印象。

……

樹林中。

枇杷十藏的手上拿著剛才廉太郎扔過來的水遁之書,整個人都跟著沉默了下來。

片刻之後。

枇杷十藏深吸一口氣。

他的心情極其的複雜。

同樣複雜的還有忍刀七人眾中的其他六個人。

他們在這一刻誰都沒有說話。

「我們剛才是不是太慫了?」

枇杷十藏想了想還是說了出來,他抬眼向著廉太郎消失的地方看過去,臉上浮現出懊惱的表情。

「廉太郎為了霧隱村做了這麼多,但是我們卻眼睜睜的看著廉太郎被加西伊擄走,根本沒有出手救他……」

「如果廉太郎出了什麼事情的話。」

「我絕對不會原諒我自己的!」

枇杷十藏懊惱著說道,他本身就是一個很重情義的人,尤其是對於他認可的人。

他與廉太郎僅僅只相處過兩次。

但是在他的心中已經完全認可了廉太郎。

他覺得廉太郎就是那種能夠振興霧隱村的靈魂人物。

「十藏……」

西瓜山河豚魚向著枇杷十藏看過去,對著枇杷十藏點了點頭,他臉上的表情也是非常的難看。

「我理解你的心情。」

「我跟你的心情沒什麼區別。」

「但是剛才我冷靜了下來。」

「我覺得廉太郎做的對。」

「如果他真的有救出上原琉璃的方法,那麼他跟著加西伊將上原琉璃救出來的話,他就是上原琉璃的救命恩人了。」

「我覺得以廉太郎的智慧,應該是想到了後面的事情。」

西瓜山河豚魚說道,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向來衝動的他,在這一刻反而冷靜了下來,仔細的思考著廉太郎的所做所喂為,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你說的有道理啊!」

枇杷十藏突然一掃陰霾,瞪大眼睛盯著身邊的西瓜山河豚魚。

「還是你細啊!」

「這都能看得出來!」

「這麼說的話……」

「廉太郎是已經看到了下一步的動作!」

「這是在為雲隱村與霧隱村繼續交好下去做鋪墊啊!」

枇杷十藏的心情瞬間好了起來,他頓時明白了,原來廉太郎已經看到了第三層。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9章 砸瓦魯多!(求訂閱求月票)

29.11%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