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依舊身處於地獄之中(求訂閱求月票)

第230章 依舊身處於地獄之中(求訂閱求月票)

暗部,宿舍。

青羽緩緩睜開眼睛,他躺在鐵板床上,嘴角微微翹起一抹得意的弧度。

「一切順利。」

青羽對於自己的安排非常的滿意,整個過程比預想中的要順利得多。

為了這次能夠演好這齣戲,他做了許多的應急預案,但是都沒有使用出來。

整個演出的過程。

全都是由神之紙分身來完成的。

青羽的本體根本就沒有出去過,哪怕是出現什麼意外,被忍刀七人眾給識破了,遭受到難以抵抗的攻擊,也只不過是會變為一堆廢紙。

根本不會暴露他的樣子。

可以說完全是居於幕后完成的這項壯舉。

「霧隱村的事情解決完了,現在可以回歸到正常的生活中了。」

青羽的心情非常好。

在他的記憶當中,第三次忍界大戰上,木葉村的對手就只剩下岩隱村還沒有出現了。

霧隱村的忍刀七人眾被他使用計謀給勸返回去之後,必定還有後面的事情。

青羽特意使用廉太郎的身份在忍刀七人眾的面前展現出令霧隱村看到希望的才華,那麼他就不會是輕易被犧牲的那個人。

現在的忍刀七人眾會顧全大局,先將手上得到的那個水遁之書送回去,交給霧隱村的長老元師。

但是在那之後。

他們若是還沒有得到任何關於廉太郎的消息。

青羽可以非常的肯定。

忍刀七人眾還是會回到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戰場上,去尋找廉太郎的情報,並且最後找到雲隱村的頭上。

這裡有一點是青羽埋下的伏筆。

那就是拯救上原琉璃的這件事情!

不管上原琉璃最後的下場是什麼樣子的,被木葉村困住一直到死,還是被團藏殺死,疑惑著是被雲隱村的人給救走,這些都是有可能,而且憑藉忍刀七人眾的實力,是可以打探到相關情報資源的。

但是……

忍刀七人眾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在掌握到任何關於廉太郎的消息。

也就是說。

上原琉璃的情報裡面不會有半點涉及到廉太郎的情報。

那麼……

關於廉太郎最後的情報就會直指雲隱村的加西伊。

加西伊跟廉太郎一樣。

此後都不會再出現任何關於他們的情報。

但是這些事情。

對於忍刀七人眾來說。

只會覺得是雲隱村搞的鬼,將所有問題一直懷疑到雲隱村的頭上。

原因很簡單……

他們沒有得到任何關於廉太郎和加西伊死在木葉村的情報。

這兩個人最後出現的地點……

均在木葉村的外面。

這樣就完美的跟木葉村沒有任何關係了。

「加西伊再也不會出現了。」

「廉太郎也不會出現了。」

「這兩個人從此原地蒸發。」

「忍界不會再有他們的消息。」

「只會留下一個讓人費解的謎團。」

「這個謎團將始終橫亘在霧隱村和雲隱村之間……」

「永遠都解不開!」

青羽躺在鐵板床上,微笑的盯著天花板,他要做的事情都已經做好了,剩下的就交給忍刀七人眾了。

這七個人會對這件事情做出什麼樣的理解,以及最後會採取什麼樣的舉措,都將決定了霧隱村與雲隱村之間的關係。

以及……

第三次忍界大戰的勢力對陣和最終的戰局走向。

至少。

青羽有一點可以確定。

忍刀七人眾不會在第三次忍界大戰期間再偷襲木葉村了。

他給忍刀七人眾灌輸了一個非常深刻的概念,這個概念一直在他秀演技的時候,都沒有被打破。

那就是一切以大局為重!

這樣的話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則是會束縛人的手腳,削減激情和鬥志,讓人變得冷靜理智的同時就會產生相當大的制約。

就像剛才秀演技的過程中。

如果忍刀七人眾沒有將所謂的大局當一回事的話。

直接對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所扮演的加西伊進行攻擊偷襲的話,還是有概率拿到水遁之書的,正是這些顧全大局的話,讓忍刀七人眾在做事情之前先去進行思考,從而變得畏首畏尾起來。

按照青羽所灌輸的這個套路看下去的話,沒有戰鬥可以打了。

因為不管你對付誰。

都是在得罪人。

霧隱村不能得罪木葉村,也不能得罪雲隱村,那麼就沒事了……

不過。

青羽暫時不清楚他們會不會為了廉太郎的失蹤去得罪雲隱村。

至少跟木葉村沒有關係了。

「該去上班了。」

青羽覺得自己很輕鬆,他處理掉了一個大大的麻煩,要知道他這個人特別不喜歡麻煩,那麼為了不讓麻煩找到自己的頭上,就只好先把麻煩解決掉了。

青羽從鐵板床上爬起來,進行洗漱,然後換上了暗部忍者的服飾,將貓臉面具戴上了。

咚!咚!咚!

就在青羽剛剛要出去的時候,宿舍的門口響起了急促而強烈的敲門聲。

「查房!查房!快點開門!」

暴躁的聲音透過宿舍的門傳進來,清晰的鑽進青羽的耳中。

「來得挺快的嘛!」

青羽嘴角微微翹起,他特意讓加西伊偽裝成為暗部忍者的身份從正門跑出去,就是要讓暗部忍者對暗部進行清點。

這樣暗部就會發現消失不見的兩個人。

那兩個霧隱村潛入到木葉暗部的間諜忍者。

至於發現以後木葉村會怎麼處理,那就是他們的事情了。

青羽只是順便做個好事。

將這個間諜的事情全盤給大家托出來而已。

「來了。」

青羽立即應了一聲,他快步走到門口,打開房門,向著門外看過去。

頓時。

面前的陣仗把青羽給驚到了。

門口足足站著五個暗部忍者,其中四個人穿著黑色的斗篷,站在最前面的那個人,穿著白色的斗篷,看起來特別的突出。

火影直屬暗部!

青羽作為暗部忍者,對於暗部中的不同穿著還是有些理解的。

這些人跟普通的暗部忍者不同。

他們是專門只聽命於三代火影的火影直屬暗部。

類似於古代裏手握尚方寶劍的欽差大臣,除了火影的命令,誰都不聽,擁有優先順序最高的權利。

在木葉村當中。

要是處理什麼事情有分歧。

其中火影直屬暗部的人參與了進去。

那麼最終就是要以火影直屬暗部的決定為最終的判定。

這就比如說……

在木葉村的街巷上發現了外村入侵的忍者,按照正常的行政劃分,這是歸木葉警備部來管理。

但若是當木葉警備部在抓人的時候,火影直屬暗部的人來了,說這個人該死,應該殺,不該抓。

儘管警備部的意見是抓。

但還是會以殺死做為最終的判定。

青羽站在暗部宿舍的門口,看著外面的火影直屬暗部,這還是他來到木葉村以來,第一次這樣接觸到火影直屬暗部的人。

「只有你一個人嗎?」

火影直屬暗部的五個忍者中,那個站在最前面的穿著白色斗篷的忍者問道。

僅僅是從衣著的區別上。

就可以看出來這個人身份的不同。

他是火影直屬暗部的隊長。

「沒錯,只有我一個人。」青羽點點頭,他向後退了一步,將門的位置讓了出來,這樣可以讓他們更清楚的看到宿舍內部的樣子。

「我進來看看。」白袍暗部隊長直接邁步走了進去,他的語氣不是請求,而是通知。

「隨便看。」

青羽非常的坦然,他什麼壞事都沒做,根本不怕查。

畢竟那些事情都是神之紙分身做的。

跟他沒什麼關係!

「你的宿舍這麼乾淨嗎?」白袍暗部隊長開口問道,他的語氣看似很隨意,但是卻透著一種質疑,畢竟這麼乾淨也是一種很反常的事情。

「我很窮,沒錢買東西,東西少自然就乾淨。」青羽笑著回答道。

「乾淨挺好的。」

白袍暗部隊長點點頭,他的臉上戴著面具,看不出來這個人的身份是誰,更看不見他的表情。

他將青羽宿舍的衣櫃翻了翻,發現裡面只有兩套換洗的休閑裝。

整個宿舍都空蕩蕩的。

鐵板床下更是什麼都沒有。

完全看不出任何蛛絲馬跡,但只是這地方乾淨得讓他覺得哪裡不太對勁,又說不太好。

「你早上出去過嗎?」白袍暗部隊長向著青羽看過去,那雙眼睛透過面具的眼孔,仔細的上下打量著青羽。

「沒有。」青羽搖搖頭說道:「我剛睡醒。」

「最近有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狀況?」白袍暗部隊長問道。

「沒有。」青羽再次搖搖頭。

「沒事了。」

白袍暗部隊長擺擺手,直接走出了青羽的宿舍,他隱隱覺得這個宿舍不太正常,但是卻挑不出什麼問題來。

總不能人家東西少也有問題吧。

不至於。

白袍暗部隊長知道他這次來調查的是兩個離開村子的暗部忍者的身份。

那兩個人很可能就是在這段時間包庇了加西伊的人。

只要還在暗部中的人。

基本上就可以排除掉嫌疑。

畢竟那兩個暗部忍者都已經離開了村子。

不過……

奔著嚴謹的原則。

白袍暗部隊長還是要將暗部整體排查一遍。

畢竟暗部不歸警備部管,幾乎沒怎麼被查過,這裡面會不會還有其他的問題,誰都說不清楚。

「辛苦了。」

青羽看著那五個火影直屬暗部忍者的離開,輕輕的說了一句,他知道那五個人是能夠聽見的,只是那五個人完全無視了他的話。

「時間不早了,該去上班了。」

青羽轉身向著暗部宿舍裡面看了一眼,他的心中多少有些慶幸。

還好當時將亂七八糟的東西轉移到了秘密基地高塔中。

不然還真容易出事呢。

按照剛才那個白袍暗部隊長檢查的細緻程度來看……

無論是水門給他的兩大箱子書,還是得到的水遁之書,亦或是堆在這邊的捲軸和符紙,都容易將他的身份暴露。

到了那個時候。

他這個身體孱弱的偽裝就要遮掩不下去了。

總不能把發現這些事情的火影直屬暗部隊長給滅了吧。

不管怎麼做。

那個時候都是無比之麻煩。

青羽反手將宿舍的門關上,沿著漆黑的走廊,向著拷問部小隔間的方向走出去。

就在他剛剛走出幾步的時候。

耳邊還能聽到火影直屬暗部的隊長在挨個宿舍敲門的重擊聲。

不出意外的話……

那兩個消失掉的霧隱村忍者很快就要被他們給查出來了。

屆時薩摩廉太郎已經離開木葉村,並且再也沒有回來過的情報,也會在不知道什麼途徑下,傳入到霧隱村忍者的耳中。

……

幾分鐘后。

青羽進入到拷問部的小隔間中。

現在這個時候。

裡面剛好有兩個被捆綁的二次犯人。

「你們寫認罪書嗎?」

青羽在進來之後,看到這兩個人略顯獃滯的眼神,頓時有些索然無味。

這兩個人真的是……

連動都不會。

跟死人一樣。

根本不知道反抗。

儘管反抗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但若是對方反抗的話,青羽能更爽一些啊。

「寫!」

這兩個被綁在木樁上的人,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頓時睜大了眼睛,那原本黯然的眼神,瞬間映射出期望的光芒。

「嗯……還是挺乖的,以後不想來了吧?」青羽饒有深意的問道,在他問兩人話的時候,已經開始在小隔間的柜子裡面,拿出了兩張認罪書。

「不來了,不來了,以後肯定不來了,這輩子都不來了,我要重新做人了!」其中一個犯人連連搖頭,他已經被青羽給嚇到了,對於拷問部這個地方,都已經產生陰影了。

「只要我能活著出去,以後我再也不做任何偷雞摸狗的事了。」另外一個犯人也趕忙表態。

「哈哈哈哈好,態度不錯,寫認罪書吧。」

青羽看到兩個人的模樣,不禁笑了笑,將手上的認罪書,分別遞給這兩個人,並給他們解開了身上捆綁的繩索。

剎那間。

這兩個人因為身上沒有了束縛,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自由的感覺。

他們從來沒有覺得自由是這麼的可貴,生命是那麼的不易。

頓時。

兩人接過青羽遞過來的筆。

開始唰唰唰的在上面書寫著自己的罪狀,不敢有任何遺漏的地方,將所有能想到的全都清清楚楚的寫在了上面。

全都寫完了之後。

兩人誰都不敢說話。

將認罪書放在身前不遠處。

示意他們寫完了。

青羽走過去將兩個人的認罪書都拿了起來,仔細的看了一遍,隨後默默的點了點頭。

「不錯,寫的很清楚,這都可以拿出去做認罪書的模板了。」

青羽的話。

頓時給了這兩個人希望。

他們兩個一直盯著青羽,眼睛裡面渴望的光芒都已經抑制不住了。

那眼神彷彿是在說……

求了你!

快我們送進監獄吧!

真的不想在這個地方繼續待下去了!

監獄好歹是人待得地方!

這裡根本不是人待得地方,這裡比監獄還恐怖,這裡根本就是地獄!

「你們這麼盯著我幹什麼?」

青羽覺得兩人的眼神怪怪的,面具後面的臉上頓時眉頭微微皺起,隨後向著兩個人走過去。

「你們控制一點。」

「別用那種眼神盯著我。」

「我害怕。」

青羽的話直接令兩人滿臉黑線,這讓他們產生了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

害怕這個詞。

從這個貓臉惡魔的口中說出來。

似乎變了一點味道。

頓時。

在兩人的注視下。

青羽走到他們的面前。

撿起地上的繩子重新將他們捆綁了起來。

「?????」

這兩個犯人的表情管理瞬間就失控了,剛才提起來的期望之火,瞬間被這繩索給整滅了。

「你不放我們走嗎?」

這兩個犯人其中的一個人,實在是忍不住了,疑惑的開口問道。

另外一個犯人則是同樣以疑惑的表情盯著青羽,看得出來是同款的疑惑。

「放你們走?」

「你們是犯人啊!」

「我怎麼能放你們走呢!」

「你們不是剛剛都寫了認罪書了!」

青羽搖了搖頭,隨後視線在兩個人的身上掃過,他當然清楚這兩個人是什麼意思,但若是不摧毀這兩個人的意志,以後怎麼保證他們不會好了傷疤忘了疼呢。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想說的是,我們已經寫完認罪書了,不是應該移交給監獄那邊了嗎?」那個犯人繼續問道,若是沒寫認罪書,他還能在這裡撐下去,現在寫完了,他根本待不下去了。

「就是這個意思,我們可以去監獄了嗎?」另外一個人趕忙跟著一起說道。

「誰說寫完認罪書就一定要移交監獄的?」

青羽對著兩人反問道,他的這句話一出,兩人的心態直接就崩了。

好傢夥啊!

你不送監獄你讓我們那麼急著寫認罪書幹嘛啊?

我們都寫認罪書了你幹嘛還不送到監獄去啊?

你這真的是拷問部嗎?

不會吧……

這明明是地獄部啊!

兩個人的內心都已經處於崩潰之中了,他們心裡有無數吐槽的話,但是他們為了自身安全著想,一個字都不敢說。

「今天下班的時候,我就把你們送到監獄。」

青羽嘴角微微翹起,他已經重新定義了木葉村的拷問部,那是比監獄更可怕的地方,能夠順利被關鍵監獄都是一種解脫。

頓時。

兩人的眼神瞬間恢復了清明。

在聽到青羽承諾說晚上下班就可以去監獄之後。

立即感覺到人生有恢復了光明。

這好像是將他們從地獄之中給拽上來了。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話鋒一轉。

說了幾句讓他們再次崩潰的話。

「我好不容易找到你們這兩隻雞……怎麼也得再讓我用一天。」

兩人聽到青羽這句話之後,當時就全都蔫了。一天的時間意味著什麼,他們再清楚不過了。

原來。

他們還沒出去。

依舊身處於地獄之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0章 依舊身處於地獄之中(求訂閱求月票)

30.76%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