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希望他們只是路過吧!(求訂閱求月票)

第232章 希望他們只是路過吧!(求訂閱求月票)

一幕接著一幕的記憶,湧入到青羽腦海中。

這些記憶片段就是剛才讀取的那些犯人的記憶。

通過他們的記憶。

青羽看到了現在這個時間段木葉村的現狀。

因為戰爭的到來。

村子裡面最開始人心惶惶的,後來變成為了另外一個樣子。

人們開始漸漸平靜了下來。

接受了這個事情。

因為人們發現第三次忍界大戰跟第二次忍界大戰沒有什麼區別。

戰火是在村子之外的。

並沒有蔓延到村子之內。

如果是忍者的親屬,還有可能會有失去親人的困擾。

但是作為村子里的普通人。

絕大多數的人都沒有這方面的困擾。

他們不需要上戰場,只要在村子裡面接受著忍者們的保護就可以了。

漸漸地。

一些人的心中就開始意動起來。

這也是導致了這段時間犯罪率提高的一個關鍵因素。

不過……

這些即將被一個拷問部中被人稱為貓臉惡魔的人給打壓回去了。

「木葉村又有人失蹤了?」

青羽面具後面的臉上眉頭微微蹙起,他發現村子裡面近期出現的事情之一,就是又出現了人口失蹤的問題。

只是這次是小範圍的。

消失的不是普通人,而是個別家族的中忍。

他們並沒有像普通人那樣掀起太大的風波,而是被人們說過就遺忘掉了。

甚至有些人覺得他們是畏懼戰爭在某個無人知曉的夜裡逃離了村子。

關於中忍失蹤的事情。

一時之間。

眾說紛紜。

只能說是談資,並沒有引起真正的輿論。

「這件事情不像是那麼簡單的樣子,希望不要沾染我的身上。」

青羽淡淡的自語道,他隨後睜開了眼睛,剛才他已經將讀取過的記憶簡單的查看了一遍,主要還是以戰爭期間村子的變化為主,並沒有出現太多的大事情發生。

跟前幾個月的那箇舊時代殘黨的事情引起來的風浪沒有辦法相提並論。

隨後。

青羽從拷問部小隔間裡面走出去,直接向著暗部宿舍的方向返回過去。

就在他剛剛走出去沒多久的時候。

迎面看到了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男人,從這個身影來看,根本不用看到臉,他就知道這個人的身份是森乃伊頓。

「伊頓大哥。」

青羽立即向著森乃伊頓招手,跟著森乃伊頓打起了招呼,他隱隱覺得森乃伊頓是在這裡等著他,不像是正常下班所會走的路線。

「青羽,今天早上的時候,火影直屬暗部的人找過你了吧?」森乃伊頓盯著青羽,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是的,找過我了,好像是有什麼人失蹤了,找我了解一下情況,我也不知道啊!」青羽直接說道,他就像是什麼都跟他沒有關係一樣,說出了非常簡單的回答。

「火影直屬暗部的人將整個暗部都調查了一遍,最近戰爭期間,暗部也不是很太平,我在這裡等你,是想要提醒你一下,萬事要謹慎小心,以自身安全為主,切莫逞強!」森乃伊頓認真的說道,對於他來說,青羽是非常重要的人,不僅是綱手大人的親傳弟子,還是《忍者學校白老師》的作者,絕對不能出事啊。

「伊頓大哥,你放心吧,我沒事的,別人都不認識我,麻煩什麼的,找不到我的頭上。」青羽搖頭說道。

「這就好……」

森乃伊頓點了點頭,不過還是覺得不放心,想了想之後,又跟著補充了一句,說道:「現在戰爭期間,村子里可能會有其他村子的人潛伏進來,不管什麼時候,你都不要放鬆警惕。」

「我明白!」

青羽深深看了一眼面前的森乃伊頓,不管出於什麼目的,他能夠看得出來,森乃伊頓對他的關心確實是發自內心的,這還是讓他的心裡不禁泛起一股暖流。

「明白就好,我沒有別的事情,這次來就是提醒你一下,村子現在不太平,沒有催更的意思,你慢慢寫,我不著急,一點都不著急。」森乃伊頓擺手解釋道,他假裝成根本不在意的樣子,完全就是一種欲蓋彌彰的樣子。

「額……」

青羽面具後面的嘴角微微一抽,這暗示的也太明顯了吧。

不過……

確實倒是可以給森乃伊頓更新一部分了。

總不能每次都等著森乃伊頓來催更。

這樣的話。

他不確定什麼時候森乃伊頓就會跑到他的宿捨去了。

再結合起今天早上發生的火影直屬暗部查房的事情。

以後離開的話……

宿舍裡面至少要留下一個影分身。

最好還是將本體留在宿舍裡面,影分身在外面搞事情。

青羽將式紙之舞和影分身之術結合在一起之後,再配合上神之紙者之術,已經可以達到相當恐怖的偽裝,那是連寫輪眼都無法看穿的變化。

配合這種變化,可以讓他實現許多場景的演繹。

更是一旦出意外的話,那些神之紙分身也可以變化成為漫天的廢紙,消弭在他人的眼中。

「伊頓大哥,我這就回去寫,這幾天就給你更出最新章節來。」

青羽點頭說道,他愈發覺得還是現代社會的技術比較離開,從現代論壇拿出來的小說,稍微經過一些修改,就已然實現了對忍者世界小說作者的降維打擊。

「這可是你說的!」

森乃伊頓看著青羽的眼神頓時變得興奮了起來,想到了自己又有書可以看了,心中的高興已經有些難以掩飾了。

「哈哈哈哈,對,我說的哦,伊頓大哥,你等等吧,我寫完了就拿給你看。」青羽點頭笑著說道,他發現森乃伊頓也挺有意思的,至少有一個屬於他的愛好,可以投其所好,將這個領導拿捏得死死的。

「青羽,我就知道你能行!」

森乃伊頓抬起手,準備拍向青羽的肩膀,但是他的手懸停在半空中的時候,突然收了回去。

整個動作非常的流暢。

顯然是不知道重複過多少次了。

「可惜了,現在是戰爭時代,不然你的書發表出去的話,必定會有更多的讀者喜歡,有點錯過了好的時代。」森乃伊頓感嘆道,現在無論是木葉村還是雲隱村,都處於一個非常微妙的局勢之下,這個局勢是直接牽動著整個忍者世界的戰局,將會對出版行業帶來莫大的影響。

「沒關係的,這本書伊頓大哥你自己看也挺好的,況且,戰爭總會結束的。」青羽淡淡的搖頭,他其實並沒有將這些書出版的想法,畢竟那樣他可能就會出名了,這種書不火很難的。

這種感覺挺奇怪的。

若是放在現代社會,作者們為了火,幾乎要用盡全身的力氣。

但是青羽現在有這樣的機會,卻可以非常隨意的放棄。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不想讓忍者世界的人過多的知道他的存在,尤其是他身上的才華,哪怕是只有一點點,他都不願意暴露出來。

暴露的越多。

越是麻煩。

他非常討厭麻煩的事情……

「你說的沒錯,戰爭早晚都會結束的,等戰爭結束了,就可以發布出去了!」森乃伊頓的眼睛裡面閃爍著期待的眸光,俗話說好飯不怕晚,他已經預見了《忍者學校白老師》橫空出世橫掃忍界的場面。

「到時候再說吧……」

青羽面具後面的臉上露出一抹無奈的笑容,不過他覺得倒是也可以換一個身份發布,畢竟可以使用筆名的嘛。

自己來到忍者世界走一次。

多少可以來點文化入侵。

到時候再看吧。

如果有這個心情的話。

「沒什麼別的事情,我主要是來叮囑你一下,這場戰爭還要持續一段時間,各方勢力暗流涌動,你要注意好自身的安全。」森乃伊頓再次叮囑了一遍。

「伊頓大哥,說到這裡,我就多問一句,現在戰況如何了?」青羽好奇的問道,他一直沒有去前線,自然不知道前線的情況。

通過讀取的那些嫌疑犯的記憶,從他們身上什麼都沒有發現。

沒有任何關於戰爭的情報。

沒有捷報。

也沒有敗報。

那種感覺就是除了村子里人心惶惶之外,外面似乎沒有在打仗一樣。

非常的奇怪!

「這場戰爭現在處於一種試探的階段。」

森乃伊頓深深看了一眼青羽,這些話如果是換一個人問的,他肯定不會說什麼。

但是面前這個人是青羽。

那麼說一點也沒什麼關係。

「還在試探?」

青羽面具後面的眉頭狠狠一抽,這都大戰十幾天了,雙方還沒做到知根知底嗎?

「這場戰鬥涉及到的事情太多了,雙方的情緒在第一天之後,變得沒有那麼的激烈了。」

森乃伊頓搖搖頭,他本想簡單的說一說,可是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再憋著他心裡也難受,索性又多解釋了幾句。

「按理說忍界大戰的級別往往是多個勢力之間的亂戰,在戰鬥中還是相互維持一個平穩,並沒有將哪一邊徹底給打死。」

「現在因為雲隱村入侵者襲擊木葉村的事件,直接打破了勢力之間的平衡,但是戰場上卻是只有木葉村和雲隱村兩個勢力,這樣很難發生太過劇烈的戰鬥。」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的意思……」

「木葉村的後面有砂隱村在虎視眈眈,雲隱村的旁邊有岩隱村盯著,若是冒然發生大規模的戰鬥,很容易被其他人鑽了空子。」

「咱們木葉村跟雲隱村的忍者之間確實發生過幾次小規模的團戰,但是雙方彼此都有忌諱,僅僅只是點到為止,落了下風立即撤退,佔了上風的則是沒有窮盡死追,雙頭均是有需要忌憚的地方,沒有將所有的力量都直接打出去。」

森乃伊頓對著青羽解釋完這句話之後,再次抬起手,想要拍拍青羽的肩膀,不過又一次收了回來。

「這些戰場上的事情,就不跟你多說了,你知道怎麼回事就行,我覺得還要在對峙一段時間,十天或者半個月吧。」

「真正戰鬥起來的契機絕對不是木葉村或者雲隱村,我猜測是覬覦在旁邊的岩隱村。」

「岩隱村若是不動的話,一切都維持著平衡,若是岩隱村動了,那麼這個平衡就被打破了,一切亂象就要來了。」

森乃伊頓說完這句話之後,對著青羽擺擺手,轉身直接向著後面走了過去。

「不說了!」

「青羽你回去早點休息吧!」

「明天還要工作呢!」

森乃伊頓不想跟青羽說太多太細節的事情,這種事情青羽知道了對於戰爭沒有任何幫助,反而會給青羽帶來一些麻煩。

簡單的知道一些。

對青羽來說就足夠了。

「伊頓大哥再見。」

青羽看著森乃伊頓離開的背影,緩緩的點頭,他已經明白了現在大概的情況。

「看來雙方都有忌憚啊!」

「雲隱村忌憚的可能是岩隱村,或者是被抓住的上原琉璃。」

「木葉村忌憚的是什麼呢?」

「不過是三代火影根本不想發動戰爭罷了。」

青羽無奈的搖搖頭,連他都能看得出來,現在是跟雲隱村戰鬥的最佳時機。

現在木葉村的手上握著上原琉璃,便可以在雲隱村的忌憚之下對雲隱村動手。

要知道……

岩隱村是不會輕易幫助雲隱村的。

這兩邊都是大仇。

若是木葉村在一開始就佔據了上風優勢的話,岩隱村很可能會侵入到雲隱村進行趁火打劫。

這個時候根本不需要成為盟友。

他們有共同的敵人。

但是……

青羽覺得三代要一點點將這個時機給錯過了。

到時候雲隱村緩過來,進攻木葉村的時候,岩隱村則該進來分一杯羹了。

到了那個時候。

岩隱村也是在跟雲隱村爭的。

只不過不是他們兩方之間的戰鬥,而是在比拼誰能在木葉村的身上撕下來更大一塊肥肉。

「隨便吧。」

青羽對於三代火影猿飛日斬已經深深的無奈了,他覺得差不多該要到火影更替的時候了。

不然等到三代將木葉村當下的優質資源都敗光了之後。

留給水門的就只剩下爛攤子了。

不過。

青羽現在倒是不願意去管這些閑事。

青羽沿著漆黑的地下道路,向著暗部宿舍的方向走過去,很快就回到了宿舍裡面。

「嗯……」

青羽想著是不是要在這裡留一個影分身,以免後續會發生什麼問題。

不過想了想。

若是現在施展影分身,那麼會分走他一半的查克拉。

還是先去到高塔的那邊。

然後將多重影分身中的一個扔回到暗部宿舍裡面站崗。

這樣就可以了。

頓時。

青羽心念一動。

通過感知鎖定了高塔那邊留下的飛雷神印記。

他立即施展飛雷神之術。

嗖!

整個人身影一閃而逝,消失不見,留下空蕩蕩的暗部宿舍。

高塔,一層道場。

青羽出現在這裡之後,雙手快速的交叉在身前,擺出多重影分身的結印姿勢。

他從來沒想到過他在火影忍者的世界裡面使用最多的忍術居然是多重影分身。

這也太鳴人了!

「多重影分身之術!」

青羽的聲音緩緩的響起,瞬間一個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影分身出現在高塔一層寬敞的道場中。

隨後。

青羽向著身邊最近的一個影分身看過去,對他點了點頭。

嗖!

這個影分身心領神會,明白了青羽的意思,瞬間身影一閃,施展飛雷神之術,回到了暗部宿舍中。

影分身直接躺在了鐵板床上,像是要睡覺一樣,處於休息的狀態下。

高塔道場上。

青羽的視線環視過每個影分身之後,手上拿出一個巨大的捲軸。

「想必大家都很清楚我的想法,畢竟我們都是一體的。」

青羽的聲音嘹亮響起,回蕩在道場中,清晰的傳入到每一個影分身的耳中。

「我們現在就要研究水遁之書!」

「當然……」

「今天的主要任務不是研究,而是背誦。」

「大家一起背。」

「每個人背一個水遁忍術。」

「我們先把水遁之書上的內容牢牢印刻在心裡!」

青羽對著影分身們交代道,這些內容就算是他不說,那些影分身的心裡也知道。

水遁之書的出現。

讓青羽臨時改變了修行的策略。

水門拿給他的那些書暫時延後一些,尚未繪製的那些空白符暫時延後一些,還沒有仔細研究的那些記憶暫時延後一些……

這些東沒有水遁之書重要!

現在既然拿到了水遁之書,那麼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就要將水遁之書直接提升到最高優先順序。

青羽就是要把水遁之書上的所有內容都背下來,然後統統修鍊一遍,將上面的水遁忍術都掌握了。

到了那個時候。

他的手上就又多了一張底牌。

「現在大家就開始加油吧!」

隨著青羽最後一句話說完之後,高塔一層道場的影分身們紛紛點頭。

最前面的影分身接過青羽手上的水遁之書捲軸。

其餘又過來幾個影分身手上拿著巨大的空白捲軸,準備將水遁之書上的內容謄寫下來。

這樣的捲軸青羽買了十個。

其中有一個落入到了忍刀七人眾的手上。

剩下九個是個影分身們謄寫用的,畢竟不能讓這麼多的影分身,圍繞著同一個捲軸來旋轉。

那樣實在是浪費效率。

一時之間。

這些影分身開始團隊協作起來。

各自處於不同的位置,做著不同的事情,有的人在謄寫,有的人在背誦……

青羽滿意的點了點頭,離開了一樓道場,向著三樓的瞭望台走過去。

他沒事的時候就會在這裡看看風景。

此時此刻。

青羽坐在瞭望台的椅子上,看著斜陽落下,樹林陷入到寂靜中。

「嗯?」

突然之間。

青羽眉頭微微蹙起。

他始終提起來的感知力讓他發現有三團查克拉正在快速的向著高塔的方向移動過來。

一團在前面。

兩團在後面。

從這個架勢上來看……

像是在進行追逐。

不。

是追殺!

青羽從後面兩團查克拉上感覺到了洶湧而出的殺機。

「怎麼回事?」

青羽腦袋裡面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現在這個地方,已經在樹林很深處了,怎麼會有人跑到這裡呢?

咣當!

伴隨著一道清脆的聲響。

前面被追趕的那一團查克拉,居然打破了鐵絲網,鑽入到了高塔所在的圍欄中。

這樣的變故。

頓時令得青羽臉色變得謹慎起來。

「希望他們只是路過吧。」

青羽漠然的說道,隨即將感知的能力,放得更大了,並且著重觀察範圍內是否有增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2章 希望他們只是路過吧!(求訂閱求月票)

28.84%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