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你到底會不會檢查?!(求訂閱求月票)

第237章 你到底會不會檢查?!(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感受到對面忍者的目光,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波動,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看出來的那樣。

直接就無視了那個人要吃人一般的眼神,將上手放在了那個忍者的頭上。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風遁·風之刃!」

青羽的腦海中響起了清脆的電子提示音。

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股記憶。

正是屬於面前這個人的記憶。

頓時。

青羽雙手向著面前這個忍者的太陽穴上按壓過去,雙手一股股查克拉湧現而出,立即施展了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

霎時間。

青羽的查克拉向著後者大腦神經的方向施展過去。

現在的青羽並沒有直接使用秘術,而是按照秘術的方式使用查克拉,那些查克拉不斷的攀附在面前這個忍者的腦袋上,搞得後者連連皺眉。

不過……

青羽並沒在意自己粗魯的對待方式,他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開始翻閱面前這個人的記憶。

這個人名叫馬尼。

砂隱村的忍者。

十年前潛入木葉村做間諜,最後進入到了暗部當中。

值得一提的是……

就在七年前,也就是木葉30年,馬尼潛入到木葉村三年的時候。

馬尼收到了老婆從砂隱村傳來的喜悅。

他的兒子出生了!

這讓遠在異國他鄉的馬尼淚流滿面,立志要為砂隱村拋頭顱灑熱血,要為了砂隱村不停奮鬥拼搏,這讓他得到了父親buff的加持。

青羽簡單的查看了一番馬尼的記憶,便發現這個人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將木葉村的情報傳遞給砂隱村,尤其是這段時間,更是比平時更加的頻繁。

馬尼幾乎把木葉村近期發生的事情事無巨細的告訴了砂隱村,並且三代風影也有想要從後面對木葉村進行偷襲的意思。

「嗯……」

青羽輕輕的發出了一點點的聲響,他頓時將手上的查克拉提升了一些強度,頓時像是像一場旋風在馬尼的腦袋裡面攪動了起來。

青羽僅僅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馬尼的記憶,他發現了幾個同樣是砂隱村間諜的人,他們跟馬尼是有情報互通的,只是那些人並不在暗部中。

能夠混入到暗部裡面的砂隱村間諜,就只有馬尼一個人。

該怎麼說呢……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思考著這件事情,他不想主動指出這個馬尼是間諜。

那樣想個其他的辦法吧!

青羽忽然想到了在綱手老師記憶中讀取過的關於查克拉擾亂腦神經導致瞬間行為異常的事情。

嚴格來說那屬於掌仙術的範疇。

不僅可以擾亂腦神經,還可以擾亂人體的其他神經,讓身體不受控制,出現想要抬手但是卻抬腳的異常反應。

頓時。

青羽立即就想到了解決的辦法。

就在這個時候,他手上的查克拉匯聚的越來越多,並且查克拉的性質越來越暴躁,彷彿形成了特殊的腦電波,在馬尼的腦袋上律動了起來。

這就像是在播放音樂或者噪音差不多,通過外接的干擾,潛移默化影響對方的情緒。

青羽表面上維持著施展讀心秘術的樣子,利用查克拉不斷的將那種暴躁煩躁感向著馬尼的大腦上傳遞過去。

霎時間。

站在羽面前的馬尼眉頭緊緊皺起。

就連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他現在情緒變得愈加煩躁起來……

這種感覺就連他自己都說不清楚,彷彿他處於一種非常睏倦且疲憊的狀態,周圍響起著像黑色星期五那樣壓抑的背景音樂,而在他旁邊有兩個人在吵架,吵架的聲音非常的刺耳但是又耳熟。

那是一對男女在吵架。

女人的聲音跟他老婆非常相似。

男人的聲線則是有點像是三代風影。

兩人先是在爭論著什麼。

隨後跟三代風影聲音相似的那個男人直接堵住了跟他老婆聲音一樣的女人的嘴。

隨後……

則是令一種讓他更為煩躁的聲音了……

與此同時。

他的心中產生了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

彷彿三代風影的聲音就在他的耳邊,聲音霸道且又溫柔。

「裡面就裡面!」

「怕什麼!」

「到時候生下來就好了!」

「就取名叫馬基吧!」

「反正沒有人知道!」

三代風影最後的聲音響起的時候,馬尼猛地瞪大眼睛,他在這一刻煩躁感已經達到了極點,突然意識到了自己離開砂隱村三年但是兒子突然出生的這種事情。

馬尼彷彿陷入到了對三代風影懷疑和對自己懷疑的煩躁的輪迴中,這讓他非常不爽,想要從中掙脫出來,一秒鐘都不想再繼續承受的感覺。

啪!

就在這一瞬間。

馬尼臉色大變雙眼怒視青羽。

「你到底會不會檢查?!」

馬尼對著青羽大吼一聲,猛地甩手而出,直接一把推在青羽的上。

青羽走就在等著這樣的事情發生,直接順勢向著身後一倒,直接控制著自己的身體,向著地面上摔過去。

咣當!

青羽的後背與地面碰撞在一起,發出一道悶響。

這邊的動靜瞬間將周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

唰!

幾乎是一瞬間。

這裡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向著馬尼的身上看過去,包括周圍山中一族的忍者,以及等待接受檢查和已經檢查完的暗部忍者。

「你幹什麼?」

「你怎麼打人?」

「你有什麼問題嗎?」

突然間。

三道聲音一起響起,均是在指責這剛才將青羽推出去的馬尼。

一個是給青羽讀取過記憶的那個山中一族的中年男人。

一個是剛剛被青羽讀取過記憶但是給做了一個腦部spa的暗部忍者。

最後一個則是時刻盯著全場觀察著情況的白袍暗部隊長。

三人幾乎是同一時間開口說話的。

現場瞬間被這三個人都吸引住了。

白袍暗部隊長先是看了看正在檢查別人記憶的那個山中一族的忍者,又看了一眼旁邊那個被青羽讀取過記憶的忍者,眼眸中閃過一抹思索。

看來……

這個山中青羽有些不一般啊!

居然能夠同時讓讀取過他記憶的人和被他讀取過記憶人在第一時間毫不猶豫的為他說話。

白袍暗部隊長的身影一閃而出,橫於青羽和馬尼之間,雙眼死死的盯著馬尼,隱隱覺得這個人有問題。

那個山中一族的中年男人因為手上讀取記憶的工作還沒有完成,並沒有挪動身子,不過他已經開始緩緩收起手上的查克拉,讓自己盡量不傷害到面前這個正在被他讀取記憶的人。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身影閃過。

正是剛才那個被青羽讀取過記憶的暗殺忍者。

他快速的出現在青羽的身邊。

他沒有立即扶起青羽,他怕這樣會對青羽造成二次傷害。

「你還好吧?」

這個男人關切的問道,他先前才青羽的身上感覺到了關照,現在看到青羽被人暴力推開,心裡非常的不爽。

「沒事……」

青羽淡淡的說道,他趁此機會,對著身邊的那個暗殺忍者說道:「那個人的記憶有點不太對勁,但我還沒有檢查出來……」

青羽的聲音並不大。

但是現場非常的安靜。

並且全都關注在這邊。

就連那個白袍的暗部隊長也僅僅只是站在青羽身前兩個身為的位置。

青羽此話一出。

全場暗部忍者的表情都變得凝重了起來。

這個人有問題!

眾人均是意識到了這個事情!

從暗部忍者開始篩查到現在,他們都有著一種很奇怪又複雜的情緒,誰都不願意相信暗部中真的會有其他村子的間諜混入其中。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已經接連篩查三批暗部忍者,他們均是沒有問題,直到青羽被馬尼推飛了出去。

「你是間諜嗎?」

那個穿著一襲白袍的火影直屬暗部隊長盯著馬尼,他的聲音顯得有些低沉,整個人都變得謹慎了起來,完全擺出了一副戰鬥的姿態。

他的問題非常的直接。

這讓全場的暗部忍者都向著馬尼的身上看過去,眼神中閃爍著疑惑的光芒。

嗖!嗖!嗖!嗖!

與此同時。

四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快速的閃掠而出,出現在馬尼的周圍,將馬尼困住了。

「我不是……」

馬尼猛地緩過來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頓時一陣後悔,可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局面之下,後悔也沒有辦法挽回了。

怎麼回事啊?

剛才自己怎麼那麼衝動啊?

馬尼眉頭緊緊皺起,他不斷的回憶著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腦袋裡面一團漿糊,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像是短暫的失憶了一般。

就連他自己都記不清楚剛才是一種什麼樣的情緒。

很不爽很不爽。

好像有點什麼顏色在他的腦袋上出現了,但是他又不是摸得太清楚。

整個人都處於一種獃滯的狀態。

像是吃了什麼葯的後遺症似的。

「他的記憶我來讀取吧!」

山中一族的忍者中,剛才給青羽讀取記憶的那個中年男人走了出來,他的臉色堅決,眼神從原本的溫柔和藹,變得不是很開心了。

「這個人沒有問題,已經通過了,我現在沒什麼事,青羽剛剛被推倒了,就讓他休息一會吧。」

這個中年男人對著白袍暗部隊長說道,他說話的時候還指了一下剛才被他讀取記憶的人,隨後又將視線落在了馬尼的身上。

馬尼剛才的舉動已經讓這個為人和善的中年男人心中生出了強烈的不滿。

他在讀取過青羽的記憶后,對青羽還是很喜歡的。

這種喜歡並不是對有才華有天賦的晚輩的那種喜歡。

而是對這種勤勤懇懇踏踏實實做事之人的喜歡。

這就像是上學的時候,老師往往喜歡兩種學生,一種是學習好的,一種是非常努力學習的。

青羽給這個中年男人呈現出來的感覺就是認真。

那種對待工作的認真態度,任何一個老闆和上司,都是非常喜愛的。

在他們看來。

青羽並不是那種家族和部門崛起的核心,但卻是非常優質的邊角料。

這就足以吸引他們向青羽跑出橄欖枝了。

「可以。」

白袍暗部隊長點了點頭,現在有山中一族的前輩去讀取記憶,他對這個結果也更放心一下。

「你們守在他的身邊,只要他有任何的輕舉妄動,立即將他制服,不能讓他做出任何傷人的舉動。」白袍暗部隊長對著站在馬尼身邊的四個暗部忍者交代道。

「是!」

這四個暗部忍者均是應了一聲,他們的視線全都盯著馬尼的身上,片刻沒有離開,彷彿要將馬尼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裡。

馬尼看到現在的陣仗和架勢,心中突然有些慌了。

完了。

怕什麼來什麼。

剛才要是自己再撐一會,說不定就撐過去了。

明顯那個少年是沒什麼經驗的!

現在沒辦法了,趕上了山中一族的前輩,只能將希望寄託於對方沒有發現他的間諜行為,而僅僅只是注意到了他在暗部中正常的工作。

馬尼在心中默默的祈禱起來。

畢竟對於他們這些間諜來說,並不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做間諜,能夠混入到暗部忍者的行列,他還是在儘可能掩飾自己的同時為木葉村做任務完成貢獻度才能夠達到這樣的位置。

從他的記憶中來看。

為木葉村做事的記憶和做間諜時的記憶的比例……

差不多五五開吧!

馬尼沒有反抗,站在原地等待著那位山中一族的中年男人來讀取他的記憶,他現在將希望寄託於命運。

他希望命運女神能夠眷顧他。

讓對方在讀取他記憶的時候,讀取到的全都是他為木葉村做出的貢獻。

然而……

這件事情顯然是不可能的!

中年男人已經聽到了青羽說馬尼的記憶不對勁,這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再加上馬尼將青羽推了出去,他主動請纓來讀取記憶,就是想要好好查查這個人是什麼成分。

中年男人明顯不來走過場的!

剎那間。

中年男人走到了馬尼的身前,雙手探出,按在馬尼的太陽穴上,立即開始施展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對馬尼的記憶開始探尋起來。

這樣的畫面。

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注意。

除了這個中年男人之外,其他山中一族的人也都對他們的目標完成記憶探尋的工作。

下一個批次的人白袍暗部隊長還沒有點出來。

處於一種無事可做的狀態。

在這種狀態下,他們紛紛好奇的向著馬尼的身上看過去,想要知道馬尼是不是真的是外村的間諜。

青羽躺在地上。

眼角餘光瞥向馬尼。

嘴角微微翹起。

不錯!

他只是被馬尼發瘋打出去的一個小角色罷了。

根本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將馬尼記憶讀取的是山中一族的中年男人。

功勞都是那個中年男人的。

他只是打了個醬油而已。

「需要我扶你起來嗎?」

就在這個時候,青羽旁邊的那個專門負責暗殺的暗部忍者柔聲說道,他對青羽的印象非常好,現在都覺得大腦極其的舒服。

「不用了,我自己能起來。」

青羽擺出逞強的表情,隨後在這個人的注視下,雙手撐著地面,身體緩緩抬起,勉強的坐了起來。

那個負責暗殺的忍者目睹著青羽起身的全過程,他有好幾次想要插手幫助青羽,但是想到青羽說不用了,顯然就是不想被人幫忙,應該是心裡有著屬於他自己的自尊,也就沒有出手。

當青羽坐起來以後,他一屁股坐在了青羽的身邊,好奇的問道:「他真的是間諜啊?」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在讀取他記憶的時候,剛剛要發現什麼東西,就被他直接給推開了,現在也說不太清楚。」青羽搖搖頭,他明白這裡人多眼雜,絕對不是出風頭的時候,只要他足夠低調,就不會有那麼多的麻煩找到他的頭上。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覺得那個人有很大的問題。」這個負責暗殺的暗部忍者點了點頭說道,他平時就是負責暗殺外村忍者的任務,嗅覺和直覺都是非常敏銳的。

就在這個負責暗殺的忍者和青羽對話的時候。

那個讀取馬尼記憶的中年男人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難看了。

這樣的表情變化。

令眾人盡收眼底。

包括就站在一邊的白袍暗部隊長。

眾人已經從中年男人的表情變化上看出了一絲絲的端倪。

片刻之後。

中年男人收回了他的雙手。

在眾人的注視下睜開了眼睛,漆黑的瞳孔中迸射出冰冷的眸光。

「他是砂隱村安插在木葉村的間諜!」

中年男人此話一出。

全場瞬間陷入到了一種死寂之中,每個人的臉色都發生了強烈的變化。

僅僅是瞬息之間。

議論的聲音驟然而起,幾乎每個人都在討論著,他們對著馬尼指指點點,話題的中心全是這個潛藏在暗部中的砂隱村間諜。

「你能確定嗎?」白袍暗部隊長的聲音變得森然起來,不過他還沒有直接宣布結果,向著中年男人重複確認了起來。

「我確定!」

中年男人堅定的點了點頭,他剛才將馬尼的記憶看得清清楚楚,這個人就是砂隱村的間諜。

「就在三天之前,他還收到了砂隱村三代風影給他的命令,那封密信就在他的鞋底夾層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7章 你到底會不會檢查?!(求訂閱求月票)

31.69%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