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我他媽現在就是看不起猿飛日斬那個狗東西!(求訂閱求月票)

第238章 我他媽現在就是看不起猿飛日斬那個狗東西!(求訂閱求月票)

中年男人的聲音並不小,他是特意擴大音量,儘可能的讓每個人都能夠聽得到。

這也算是在為青羽報仇吧!

中年男人在探尋這個砂隱村間諜馬尼記憶的時候,越是探尋,越是心驚,越來這個人的記憶真的有問題。

現在看來……

山中青羽不僅勤勤懇懇,做起事情來還很認真,沒有輕易遺漏什麼細節。

這是一種非常不錯的品質!

這個中年男人在心中給青羽的評價變得更高了。

「把他的鞋子脫下來!」

白袍暗部隊長對著身邊一個暗部忍者命令道。

「是!」

這個暗部忍者立即應聲,在眾人的注視下,直接走到馬尼的面前,準備將後者的鞋子給脫下來。

「你幹什麼!」

馬尼的臉色大變,他猛地抬腳向著那個暗部忍者踢過去,擺出一種極度反抗的姿態。

這樣的姿態再配合上剛才中年男人的話。

頓時讓眾人意識到。

這個人應該真的是砂隱村的間諜!

嗖!

就在這個砂隱村間諜馬尼抬腳踢出去的那一刻,白袍暗部隊長身影一閃而出,瞬間出現在馬尼的身後。

與此同時。

白袍暗部隊長手腕一動,直接扣住馬尼的脖子,另外一腳向著馬尼沒有抬起的那隻腳踢過去。

那是馬尼支撐著身體的唯一支點。

霎時間。

馬尼的身體失去平衡。

整個人在空中翻騰了一下,身體與地面平行了過來,向著地面上摔了過去。

咣當!

伴隨著一道重重的聲響。

馬尼的身體摔倒在地上,從這聲音的響亮程度來看,比青羽摔得要狠得多。

隨著馬尼倒下。

剛才那個暗部忍者快速的向著馬尼的鞋子上抓過去。

在馬尼激烈的反抗下,將馬尼雙腳的鞋子全都脫了下來。

隨後。

這個暗部忍者將馬尼腳上的鞋子撕開,瞬間發現了鞋底中還有一個夾層。

「隊長,他的鞋裡果然有東西!」

這個暗部忍者在說話之間直接把尼瑪的鞋底給撤掉了,頓時看到了兩張已經被熏臭了的紙。

他顧不上紙上泛出來的臭味,立即將這張紙給打開了。

「隊長,這確實是三代風影的信!」

這個暗部忍者僅僅只是掃了一眼,便知道這上面的內容不應該是他能看的,隨後趕忙將這張紙折上,向著白袍暗部隊長遞了過去。

「你拿著這兩張紙,帶著這個人,去找三代火影大人。」

白袍暗部隊長並沒有接手那張有味道的紙,僅僅只是擺了擺手,命令後者將這些都送到三代火影大人那邊。

「是!」

這個暗部忍者立即應了一聲,隨後對著馬尼身邊的四個暗部忍者點了點頭。

頓時。

這四個人一起扣著馬尼將其帶走。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就這麼消失了。

一時之間。

在場眾人的心情都顯得非常沉重。

一個外村的間諜。

就這樣當著他們的面被揪出來了。

這樣的情況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視覺衝擊力。

「真有你的,果然是個間諜!」

那個負責暗殺的暗部忍者對著青羽豎起一根大拇指,對青羽發出了讚揚。

「這跟我沒關係,我差點就把事情給搞砸了,還是族裡的前輩厲害,連風影的信在鞋底這樣的事情都能查找得到,實在是太強大了!」青羽面對這個暗部忍者的誇獎,一點都沒有猶豫,直接一記甩功給了那個中年忍者。

「這……」

這個暗部忍者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本想說如果不是青羽被那個砂隱村間諜打飛出去,可能並不會引起大家那麼大的動靜。

但是……

這怎麼聽都不像是什麼好話!

索性就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就在這個時候。

那個山中一族的中年男人向著青羽走了過來,剛才還嚴肅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你不要緊吧?」

這個中年男人向著青羽詢問起來,語氣中透著濃濃的關切。

「沒事,沒事……」

青羽搖搖頭,他不是起來這裡裝弱的,儘管還是要維持身體素質不是太強的樣子,但是至少不至於被打飛出去就不能再繼續工作了。

「嗯。」

中年男人點了點頭,他走到青羽的面前,微微躬身,抬起右手,擺出要將青羽拉起來的動作。

青羽並沒有跟這個中年男人客氣,既然對方表現出了好意,那麼他也就坦然的接受了,他同樣將自己的右手伸了出來。

青羽的右手和中年男人的右手握在了一起。

頓時。

中年男人猛地用力一拽。

將坐在地上的青羽直接拽了起來。

隨後。

青羽跟著中年男人重新回到了那個檢查暗部忍者的位置。

青羽非常清楚。

現在這個時候他要做的是為村子篩查出暗部忍者中的間諜。

這樣的工作不是他說身體不行,累了不幹就不幹的,就算是再累,最起碼都要撐到將這裡的暗部忍者統統篩選完成。

那個白袍暗部隊長的視線落在青羽的身上,看到青羽安靜的回到了崗位上,對著青羽點了點頭。

他什麼都沒有說。

沒說什麼安慰的話,也沒有問候青羽的狀況。

正如青羽所猜測的那樣。

現在村子在找間諜,相比之下他的身體狀況,都只是小事情。

隨著青羽回歸到崗位上。

山中一族的忍者們重新站成了一排。

呈現出可以繼續篩查記憶的樣子。

白袍暗部隊長看到這樣的畫面,眼神中閃爍著欣慰,沒有再表現出什麼特別的樣子來。

差不多三分鐘之後。

一道身影閃爍而出,出現在白袍暗部隊長的身邊,正是剛才將馬尼送到三代火影處的那個暗部忍者。

這個暗部忍者貼近白袍暗部隊長的耳邊,不知道說了些什麼。

說完之後。

他的身影一閃,重新消失不見。

現在這個時候。

幾乎這裡所有的暗部忍者的視線全都落在那個白袍暗部隊長的身上,等待著後者的進一步命令。

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之下。

白袍暗部忍者的聲音再次響起,回蕩在這寬闊的道場之中。

「現在我們僅僅檢查了三批暗部忍者,就發現了一個砂隱村的間諜,這證明我們的篩選是非常必要的!」

穿著白袍的火影直屬暗部隊長目光掃過剩餘沒有被檢查的那些暗部忍者,眼神中的眸光極為凌厲,足以讓每個人都感覺到他的嚴肅。

「村子沒有懷疑你們中的任何一個人,但是這種篩選是非常必要的,剛才的事情只是一個小插曲,接下來被我點到的人,準備接受下一輪的檢查。」

白袍暗部隊長再次強調了一遍村子沒有懷疑任何人。

但是從他們做出的舉措來看。

可以說是……

村子懷疑了這裡的所有人!

每個人都必須要在通過了檢查之後,方才能夠證明自己的清白。

在沒有證明清白之前。

可以說每個人都是被懷疑的對象。

幾乎是一瞬間。

又是一批暗部忍者給叫了出來,依次站在山中一族的族人面前。

這一次。

站在青羽面前的是一個身材微胖的暗部忍者。

隨著白袍暗部隊長一聲令下。

山中一族的忍者們再次開始了對這些忍者的篩查。

……

漸漸地。

一天時間過去了。

隨著夜幕降臨。

最後一批暗部忍者也被篩查結束了。

青羽自從遇到了一個馬尼之後,便沒有再遇到任何一個間諜,排到他面前的全都是正常的暗部忍者。

跟那個負責暗殺的暗部忍者一樣。

青羽都給他們做了一個腦部的spa,幫助他們驅散了一天的疲勞,讓他們的精神都變得更好了。

這種感覺只有被青羽讀取過記憶的人方才能夠感受的到。

通過讀取這些人的記憶。

青羽的靈魂中又多了幾種忍術,令他對忍術的掌握變得更加豐富了。

除了青羽之外。

站成這一排的山中一族族人,在馬尼之後,又發現了一個岩隱村的間諜和一個雲隱村的間諜。

只是……

讓大家都很意外的是……

那個雲隱村的間諜的記憶裡面,並沒有任何關於加西伊和雲隱村入侵者的事情,這倒是讓大家都感覺很意外。

當時發現了雲隱村入侵者的那個山中一族的忍者,並沒有發現關於加西伊的記憶后,又換了其他山中一族的忍者去讀取。

連續換了三四個之後。

大家都得到了相同的答案。

那就是這個雲隱村間諜知道的跟他們一樣,對於加西伊的事情也懵逼呢,更是不知道加西伊躲在那裡,又怎麼跟那兩個霧隱村間諜混在一起的。

「現在你們可以自行解散了!」

白袍暗部隊長的視線掃過在場的暗部忍者,在他說完了這句話之後,便直接閃身離開了。

隨著白袍暗部隊長的離開。

負責監視著這裡的火影直屬暗部忍者們紛紛相繼離開。

「終於完事了!」

「我的天吶累死我了!」

「想不到我們之中居然真的有間諜!」

「其實早就應該篩查一遍了!」

「沒錯!」

「……」

暗部忍者們你一言我一語的離開了,他們現在沒有戴面具,相互之間三五成群,都是平日里比較熟識的人。

青羽依舊停留在道場裡面,並沒有跟任何人結伴同行。

隨著人們紛紛離開之後。

青羽方才離開火影辦公室,淡漠的臉上彷彿寫著生人勿進幾個大字,他沒有返回暗部宿舍,而是向著一樂拉麵的方向走過去。

青羽這麼做是有原因的。

剛才他讀取了那些人的記憶,並且幫助他們做了一個腦部的spa,他能夠感覺得出來,那幾個暗部忍者想跟他交朋友,視線總是有意無意的落在他的身上。

青羽並沒有跟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有交友的意思。

這種感覺就像是養寵物。

青羽是那種會對寵物付出真心的那種,但是他又沒辦法接受寵物的離開,所以直接乾脆不養。

嗯……

相當於不想體驗分手的傷痛所以乾脆不交女朋友!

青羽沿著火影辦公室前面的街巷,走到了一樂拉麵的店裡面。

他剛剛邁步走進去。

就看到了裡面坐在椅子上正在吃面的宇智波富岳。

並且,整個麵館之中,就只有宇智波富岳一個人!

「富岳大哥?」

青羽本來在看到宇智波富岳的時候就想要直接離開的,但是這裡根本沒有別人,他在進去的時候已經吸引了宇智波富岳的注意,冒然掉頭就走,反而會顯得自己好像做了什麼虧心事。

「你怎麼在這裡吃面呢?」

青羽繼續問道。

他確實有些疑惑。

按照道理來說……

宇智波富岳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在前線的戰場上嗎?

畢竟村子裡面的上忍幾乎全都去了,況且富岳的心裡有著瘋狂的殺敵之心。

「你是……青羽啊!」

宇智波富岳微微側過臉,向著青羽看過去,露出的臉頰上盡顯紅暈,顯然是喝酒喝得有點上頭了。

「???」

青羽嘴角微微一抽。

好傢夥。

原來是在這喝悶酒呢!

早知道你這個樣子,剛才就直接離開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

青羽用疑惑的語氣問道,對於宇智波富岳在這裡獨子飲酒的時候,他的心裡多少有點不解,但也不是非要知道因為什麼。

「來,坐下,陪哥哥喝幾杯。」

宇智波富岳搖了搖頭,他沒有回答青羽的話,而是直接探手向著前面的桌台上,拿了一個杯子,然後將桌子上的酒向著酒杯裡面倒進去。

「那個……富岳大哥……我還沒成年……不能喝酒……」

青羽眼皮狠狠一跳,他沒想到居然要被宇智波富岳拉著喝酒,這可不是他想做的事情。

現在三代正盯著暗部呢!

他作為拷問部的一員,坐在這裡跟警備部未來的隊長喝酒,若是被其他人看到了,多少會惹出一些麻煩來。

「你怕什麼!」

宇智波富岳的語氣中透著一些不悅,他說話的那種拖長音,明顯是酒醉人說話的語調。

隨即。

宇智波富岳直接將倒滿的酒杯推給青羽。

「青羽!」

「你富岳大哥我是警備部的人!」

「你就在這裡陪哥哥喝點酒!」

「沒人敢抓你!」

「再說了……」

「就算是把你抓了,你自己拷問你自己不就行了!」

宇智波富岳說話的時候手舞足蹈的,那種感覺就像是連坐著都快要坐不穩了。

「富岳大哥,你喝醉了,要不我去通知警備部的人送你回去吧……」青羽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不禁給宇智波富岳點了個大大的贊。

好傢夥啊!

連沒人敢抓的話都說出來了!

事情雖然是這麼個事情!

但是直接說出來總是不太好吧的!

況且……

自己拷問自己是什麼鬼啊!

青羽在宇智波富岳的身上,想到了以前沒穿越之前,在各種論壇上看到酒後失態的各種事件……

他的心裡不由得感嘆起來。

這酒啊!

沒那麼大的量。

就還是不要亂碰了。

這你要是醒了能不尷尬嗎?

「我沒醉!」

宇智波富岳突然瞪大了眼睛,那雙漆黑的瞳孔驟然波動了一下,差點就泛起了紅光。

「我他媽現在就是看不起猿飛日斬那個狗東西!」

宇智波富岳的情緒突然激動起來,說話之間猛地將手中的酒杯砸在桌子上。

咔嚓!

宇智波富岳的酒杯瞬間爆碎。

碎片向著周圍飛濺出去。

還好沒有碰到人。

這個酒杯已經是空的了,裡面的救都被富岳剛才一飲而盡了。

「額……」

青羽詫異的看著宇智波富岳,他有點搞不清楚,對方這突然出現的情緒,究竟是因為什麼。

難道在前線受到什麼委屈了?

不至於吧!

三代壓根就沒去前線啊!

還是……

因為加西伊闖門的事他們警備部被批評了?

可是……

警備部被批評的事更鬱悶的不應該是當下警備部的隊長宇智波耀嗎?

一時之間。

青羽根本不知道宇智波富岳的氣從何處起。

從宇智波富岳激動的表情上來看……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三代把美琴給霸佔了呢!

「噓!」

就在這個時候,手打抬起右手食指,豎著擺放在嘴巴前面,擺出了一個禁聲的姿勢。

「話不能亂說的!」

「有些人是不能直呼名字的!」

「切記……」

「禍從口出!」

手打的臉上擺出極其認真嚴肅的表情,他根本不是在跟宇智波富岳開玩笑,剛才的那些話,若是讓別人聽到,宇智波富岳就麻煩了。

「我就是要罵他!」

宇智波富岳臉上的表情變得扭曲起來,那雙剛才圓瞪的眼眸中充斥著憤怒,整個人看起來像是受到了極大的委屈。

「他就是個慫包!」

宇智波富岳怒喝一聲,他的雙眼瞬間散發出宛若鮮血般的紅光,三顆勾玉驟然浮現其上,在他並非自主的情況下,憑藉著情緒的牽引,以身體本能的反應打開了三勾玉寫輪眼。

宇智波富岳拿起桌子上剛剛給青羽倒的那杯酒,抬手便向著自己的嘴裡倒進去,直接一飲而盡。

隨著這杯烈酒入愁腸……

宇智波富岳的那雙瞪大的寫輪眼中流下兩行蘊含著炙熱溫度的淚水。

淚水順著他鼻子兩邊流淌下來,滑落在嘴角,最後又滴落在酒杯中。

這樣的一幕。

直接給青羽看迷糊了。

完全不解。

這三代幹嘛了?

居然能夠這麼的憤恨!

這不太對勁啊!

青羽記得宇智波富岳對三代火影猿飛日斬還是挺崇拜的!

就是因為這份崇拜。

宇智波富岳給他的次子宇智波佐助取了猿飛日斬父親的名字,希望佐助能夠成為像三代老爹那樣強大的人……

這不就是對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的致敬么!

這關係挺好的啊!

難道還有什麼隱情嗎?

莫不是真的宇智波富岳在喊佐助兒子的時候,想要讓三代覺得是在喊他的老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8章 我他媽現在就是看不起猿飛日斬那個狗東西!(求訂閱求月票)

29.58%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