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你不挨欺負,誰挨欺負!(求訂閱求月票)

第239章 你不挨欺負,誰挨欺負!(求訂閱求月票)

「慎言!慎言!」

手打再次向著宇智波富岳勸說起來。

開什麼玩笑。

這裡可是木葉村!

你怎麼能在公共場合評論那個大人物呢!

這樣是要出問題的!

手打的臉色變得稍微有些難看,他可不想自己的麵館就這麼登上了木葉高層的黑名單。

「咳咳咳,沒什麼事我先走了。」

青羽向著手打看了一眼,他可不敢在這個地方繼續逗留下去了。

這還好是沒人聽到。

但是一樂拉麵畢竟是客流量比較大的地方。

這要是什麼時候宇智波富岳抽冷子再喊上一句。

碰巧讓有心之人聽到。

豈不是連他都有被拖累么!

說罷。

青羽直接就準備調頭離開了。

「青羽,你別走,我還沒開始說呢,這事我憋了一大天了!」

宇智波富岳猛地向著青羽探手抓過去,出手的速度極快,瞬間就抓住了青羽的胳膊肘。

在這一瞬間。

青羽產生了一種奇怪的錯覺。

彷彿自己是個罪犯。

被宇智波富岳這個警備部忍者逮捕了!

要不要這麼用力!

青羽覺得自己多虧體質經過了系統的改良,不然的話可能就要直接被富岳給拉散架子了。

「富岳大哥,不是我不陪你喝酒,你這話題我也頂不住啊!」青羽苦笑著說道:「我就是一個普通上班族,你就別為難我了!」

「不行!」

宇智波富岳強硬的搖搖頭,現在的他已經喝酒上頭了,根本顧不上這些事情。

他只是想說他想說的話。

哪裡在意這些話的影響!

「青羽,你知道嗎……」宇智波富岳在語氣上已經醉態盡顯了,完全是一副什麼都不在意的狀態。

「富岳大哥,我真不知道……」青羽試著掙脫了一下宇智波富岳的手,但是發現後者非常的用力,根本不顧他的意願,如果他使用蠻力的話還是能掙脫開的,可他又怕這樣引起宇智波富岳的特別注意,畢竟宇智波界就是死在了蠻力的手上。

「我知道你不知道,我這不是要跟你說嘛!」

宇智波富岳抬眼向著青羽看過去,剛好就是那血紅色的三勾玉寫輪眼。

這樣的眼睛頓時令得青羽心中一驚,剛忙將注意力從宇智波富岳的眼睛上挪開,向著旁邊看過去。

誰知道這眼睛里的光芒是什麼意思啊!

青羽的心裡對於宇智波富岳的眼睛還是頗為忌憚的。

原因很簡單。

宇智波富岳已經成功的突破了壁壘擁有了萬花筒寫輪眼。

這可以說是讓宇智波富岳得到了質的提升。

但是……

青羽卻根本不知道宇智波富岳的萬花筒寫輪眼具備什麼樣的能力。

面對這種未知的事情。

還是要小心謹慎為上。

現在的宇智波富岳已經喝多了,萬一沒把控住,一個不小心瞪他一眼,他可頂不住啊!

「罷了,現在沒什麼人,我把店閉了吧!」

手打看到這樣的場面,不由得深吸一口氣,那微微眯著的眼眸中,泛起無奈的眸光。

頓時。

手打從後面繞出來。

他來到店面門口,將門關上,並且將門口的「營業中」牌子翻到了後面的「打樣中」。

今天已經晚了。

並且這段時間一直沒有太多人。

手打早就做好了今天青羽是店裡最後一個客人的心裡準備。

現在閉店也沒有什麼問題。

相比之下。

手打更擔心的是宇智波富岳的胡言亂語……

手打將一樂拉麵關好門之後,重新繞了回來,眯著眼向著青羽看了一眼。

「青羽,你餓了吧,我下面給你吃啊!」

手打微微一笑熱情的說道,將店門關了之後,他的心中已經感覺安穩多了。

「謝謝。」

青羽對著手打點了點頭,他這簡單一句謝謝,並不僅僅是因為手打大哥要下面給他吃的這件事情,還有手打大哥將店鋪關閉的事情。

現在他明顯被宇智波富岳給纏上了。

若是強行甩開的話。

很容易引起宇智波富岳的多想。

索性只能留在這裡聽宇智波富岳訴說心中的苦悶。

「富岳大哥,發生什麼事了?」

青羽向著宇智波富岳問道,他在一樂拉麵關上大門之後,心裡踏實多了。

現在手打去煮麵了。

這裡相當於只有他們兩個人在說話。

不過手打的距離並不遠,該聽到還是能聽到的。

青羽在說話的時候,根本不敢看宇智波富岳的眼睛,他將注意力放在宇智波富岳下巴的位置。

「哈哈哈哈哈哈哈!」

宇智波富岳聽到青羽的問話之後,臉上的表情彷彿瞬間想到了什麼可笑的事情,頓時仰頭大笑。

笑著笑著。

他的兩行熱淚便順著眼角流了下來。

隨後。

宇智波富岳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什麼都沒有說。

直接一口悶了下去。

整個人看起來就是那種一個人喝悶酒的感覺。

「???」

青羽怔怔的看著宇智波富岳,嘴角狠狠一抽。

你丫的有毛病吧!

剛才不想聽,你非要拉著我說,還大吼大叫的,生怕路過的人聽不到。

現在好了……

店鋪關門了。

我就坐在這裡聽著你說……

你丫的居然還不說了,喝上悶酒了,你這到底是什麼個意思嘛!

青羽看著宇智波富岳的樣子,心中一萬頭羊駝呼嘯而過,他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吐槽了。

「哎……」

片刻之後。

宇智波富岳重重的嘆了口氣。

血紅的三勾玉寫輪眼已經因為酒精的作用重新恢復到了漆黑的正常眼睛。

他拿起桌子上的酒瓶,又向著杯子裡面倒了一杯酒,過程的動作中透露著說不出的苦悶和哀傷。

整套動作下來。

看起來還挺深沉的。

只是把青羽看得滿臉黑線,已經沒有語言了。

青羽上下打量了宇智波富岳一番之後,無奈的笑了笑。

算了。

你愛說不說吧!

反正也沒有那麼在意你的事情!

「青羽,你知道加西伊跑了嗎?」

突然間。

宇智波富岳說話了。

他的雙眼始終盯著面前的酒杯。

漆黑的眼眸中泛著各種複雜的神色,一會像是在憤怒,一會則像是在思念,好似整個人都處於一種矛盾的狀態下。

「知道。」

青羽緩緩點頭,他現在是真的明白了宇智波一族的精神的確是有點問題的。

他在宇智波富岳的神態上已經看出來了。

這一族確實是至情至性的一族。

但是……

怎麼說呢!

有點過了!

青羽是覺得這種情緒有點過於猛烈了!

給他一種用力過猛的感覺!

要知道……

這裡是忍者世界,並不是現實世界!

不是那種和平年代溫室裡面培育出來的脆弱花朵,經不起哪怕半點傷痛。

不過。

就是算現實世界的人。

在經歷生離死別之後,也會知道從傷痛中走出來,畢竟活著的人還要繼續生活下去。

偏偏這從亂世戰爭中走過來的宇智波一族,對於感情有著近乎執拗的天真理解,完全無法經受起任何哪怕一點點的傷痛。

對於傷痛的抗性幾乎是負值!

只要至親死了,就會大腦發病,覺醒起近乎厭世的寫輪眼,從此內分泌失調,性情大變,對全世界都充滿了敵意和質疑。

青羽看著宇智波富岳的樣子,就已經看到了後者發病的徵兆。

不就是死了個宇智波界嘛!

從宇智波界的記憶裡面,也沒有說對你多麼的友好。

你們兩個人確實是朋友。

但是也僅此而已。

甚至都算不上是什麼知己。

青羽覺得宇智波富岳和宇智波界的感情,都沒有他在現實世界看到過的一些同窗好基友更好,無外乎就是兩個人都在性格異常的宇智波一族中生長,兩個寂寞的在人在一起取暖罷了。

這種感覺特別的奇妙。

儼然就像是兩個搭夥過日子的夫妻,雙方也就是合得來能湊活過,並且兩人均是有著各自的小心思,但是卻依舊能夠因為對方的離開懷疑整個世界。

青羽僅僅是聽到了加西伊的名字。

就立即知道了宇智波富岳要說的是什麼事情。

肯定就是宇智波界了。

除了這個已經死去的宇智波外,他也想不到宇智波富岳能為了什麼事情把自己給喝成這個樣子。

只是……

這跟三代有什麼關係?

又不是三代把人放走的……

莫不是怪的有點寬了吧?!

一時之間。

青羽看向宇智波富岳的眼神中,泛起了濃濃的疑惑,他覺得若是沒有其他的原因,那麼這股怨恨就來得有些突兀了。

「加西伊……加西伊……加西伊!」

宇智波富岳嘴上囔囔著這個名字,並且不斷的重複了好幾遍。

從一開始的囈語感覺到後面的咬牙切齒,似乎要將加西伊這個人給撕碎一般。

「加西伊就是殺死了界的兇手!」

宇智波富岳一邊說話一邊搖頭,只是看不出來他的搖頭是對於這個結果的失望,還是對於這件事情的無奈。

「我們警備部找了他那麼久,我還以為他已經跑出了木葉村,並沒有想到他居然就躲在木葉村裡面,實在是太囂張了!」

宇智波富岳越想越氣,拿起面前倒滿酒的酒杯,抬起來直接一飲而盡。

「加西伊太囂張了!」

宇智波富岳嘴上還在忿忿不平,現在他做夢都想把加西伊給殺死,但是他根本做不到,直到現在這個時候,他連加西伊人在什麼位置都不知道。

「是啊……」

青羽跟著點點頭,他的心裡不禁覺得有點好笑。

「確實挺囂張的!」

青羽看著宇智波富岳的傷心姿態,只是宇智波富岳這輩子都不會知道,那個殺死了宇智波界的『加西伊』就坐在他的身邊聽著他說這些事情。

這種事情就連青羽也是第一次接觸到,感覺非常的奇妙和魔幻。

「不過這不是重點!」

宇智波富岳的聲音再次響起,他說話的時候,再次向著杯子裡面倒酒。

就在他倒酒的時候。

手打將煮好的面端了過來。

放在青羽的面前。

直到這個時候,青羽方才意識到,旁邊的宇智波富岳足足醞釀了一碗面的情緒。

現在面都煮好了。

宇智波富岳還沉浸在一個人獨自喝悶酒的狀態下。

「謝謝!」

青羽對著手打點了點頭,他決定不聽宇智波富岳說話了。

這個人現在跟其他喝多了的人沒什麼去唄。

無外乎就是盯著那一件事反覆的叨咕,說那些車軲轆的話。

這些話。

沒有任何的意義。

還不如吃面呢!

想到這裡,青羽拿起筷子,開始夾麵條往嘴裡送,這一天在火影辦公室裡面,他也是消耗了不少的體力。

拉麵濃郁的湯汁頓時令青羽全身的細胞都愉悅了起來。

不得不說。

美食確實能夠讓人的心情變得更好!

「咕嘟~」

宇智波富岳端起酒杯,再次向著嘴裡猛猛的灌了一大口。

「青羽你知道我為什麼從前線回來了嗎?」

宇智波富岳似乎被剛才那一口給頂上頭了,連語氣都變得更飄了,聲音更大了。

「因為加西伊的事情吧。」

青羽一邊吃面一邊說道,現在他已經懶得說什麼了,用腳趾頭想都知道宇智波富岳想要表達的是什麼。

無外乎就是加西伊殺死了宇智波界……然後加西伊躲在了木葉村……最後加西伊跑掉了……

青羽已經預感了宇智波富岳要開始了酒話大連環。

「錯!」

宇智波富岳突然梗起脖子,抬起右手,伸出食指,在青羽的面前搖了搖手指。

他搖完手指之後,似乎覺得不夠,又接著搖了搖頭。

「你猜錯了!」

宇智波富岳說完之後,深吸一口氣,雙眼平視前方,瞳孔間沒有聚焦,像是在回憶著什麼事情。

「因為沒有戰爭可以打了!」

宇智波富岳說出了一句讓青羽和手打全都震驚的話。

一時之間。

青羽停下了吃面的動作。

手打更是好奇的盯著宇智波富岳。

「什麼意思?」

青羽率先開口問道,他隱隱從宇智波富岳的語氣中嗅到了一絲絲的無奈,覺得宇智波富岳好像有什麼話沒說清楚。

「什麼叫沒有戰爭可打了?」

手打緊隨青羽之後發出了自己的疑問,他那眯著的眼睛都睜大了許多,彷彿是聽到了非常關鍵的信息,不禁再次補充一句問道:「難道說這場戰爭結束了?」

手打想到這裡,情緒一下子就高漲起來了。

這種戰亂時期人人膽戰心驚的生活,他是一天都不願意過了。

現在村子里看起來還挺安靜的。

但這也僅僅只是一個安逸的假象,每個人的精神都非常的緊繃,現在不過就是戰火沒有燃燒到村子而已。

「富岳大哥,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究竟想說什麼啊?」

青羽的好奇心在這一刻已經完全被宇智波富岳給帶動了起來。

宇智波富岳口中所說的信息,是他完全沒有在任何人的記憶中獲取到的。

現在這個時候。

木葉村正在和雲隱村進行著第三次忍界大戰。

戰爭才剛剛開始。

青羽還沒聽到有什麼戰損的消息傳過來。

怎麼戰爭就結束了?

不可能吧!

上原琉璃還在木葉村關著呢!

雲隱村的三代雷影艾總不會像是三代火影猿飛日斬那樣慫下來吧!

青羽越想越是覺得沒有什麼依據,腦地裡面的問號一個接著一個冒出來。

宇智波富岳在青羽和手打疑惑目光的注視下,再次拿起酒瓶,向著酒杯裡面倒酒,不知道是因為情緒還是喝多了,他拿著酒瓶的右手已經開始發出不規律的抖動。

整個過程青羽和手打兩人都沒有打擾到宇智波富岳。

就在宇智波富岳將酒杯倒滿了之後。

只見他拿起酒杯。

猛地將酒杯裡面的酒倒進嘴裡。

咕嘟一聲全都咽了進去。

「沒錯!」

宇智波富岳不停的搖頭,嘴角翹起一抹充斥著譏諷的笑容。

「這場戰爭結束了!」

宇智波富岳的話清晰的傳入到兩人的耳中,令得青羽和手打的表情均是微微發生了變化。

「這場在人們看來或許能夠稱得上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戰鬥,就這麼持續對峙了十幾天之後,以無人死亡的輝煌戰果華麗收場!」

宇智波富岳說到這裡之後,轉頭向著青羽和手打看過去。

他的眼皮低垂著。

像是被疲憊浸染得睜不開眼睛了。

「你沒沒有聽錯!」

「我再說一遍!」

「木葉村與雲隱村之間的戰鬥結束了!」

「剛剛開始就結束了!」

「哦……」

「不對!」

宇智波富岳突然話音一頓,臉上譏諷的笑容變得更加濃郁了。

「這場戰鬥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宇智波富岳笑著笑著,將頭轉了回去,重新拿起酒瓶,向著酒杯裡面倒酒。

就在他倒出半杯酒之後。

他赫然發現。

酒瓶已經空了。

「手打大哥,再給我來一瓶酒!」宇智波富岳向著手打招了招手,現在他喝得已經停不下來了,屬於再有多少都能喝的狀態,就是喝完什麼樣子沒人清楚了。

「你小子把話說清楚再要酒,戰爭怎麼就結束了,我等著你的話呢!」手打使勁白了宇智波富岳一眼,表達著對宇智波富岳的不滿。

「還不是猿飛日斬那個慫貨!」

宇智波富岳的聲音猛地再次提升了幾個分貝,再次直接稱呼了三代火影的名字。

「我們村子已經囚禁了雲隱村的暗部首領上原琉璃,這個人可以說是這場戰鬥的關鍵人物,雲隱村沒有上原琉璃就像是一個忍者空有體魄沒有靈魂,要是認真的戰鬥起來,根本不可能是我們木葉村的對手!」

宇智波富岳的情緒開始劇烈的波動了起來,他的聲音中流露著對上原琉璃強烈的不滿。

這些話傳入到青羽的耳中。

令得青羽跟著緩緩點了點頭,認可了宇智波富岳的話。

確實是這樣的!

明眼人都能夠看得出來!

上原琉璃就是雲隱村的大腦,可以說是那個超強體魄的靈魂!

若是沒有上原琉璃,雲隱村根本不會在第二次忍界大戰獲得那麼大的優勢,讓他們在第二次忍界大戰結束之後的幾年時間裡迅速的攀爬到忍者世界的巔峰。

青羽不是很清楚,在原本的歷史進程中,上原琉璃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意外。

不然也不會出現什麼三代雷影一個人面對岩隱村一群人打到力竭而死的局面。

現在木葉村掌握著上原琉璃這個人,等同於扼住了雲隱村的咽喉,從而進可攻,推可受,令自身立於優勢的局面下。

正因如此。

青羽覺得宇智波富岳說得話非常有道理。

只要是木葉村手上握著上原琉璃這張牌,那麼就至少不會處於劣勢。

「可是……」

宇智波富岳嘴角翹起得更高了,隔著一段距離都能感覺到他靈魂深處對三代火影猿飛日斬深切的鄙夷。

「就在今天早上加西伊離開村子不久之後……」

「差不多也就兩個小時吧!」

「雲隱村派人來請求暫時休戰,想要重新進行談判……」

「就是這種離譜的事情……」

「猿飛日斬居然答應了!」

宇智波富岳說到這裡的時候,已經快要沒有語言了,不知道該要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頓時。

宇智波富岳再次拿起酒瓶想要倒酒。

發現裡面酒瓶已經空了。

「手打大哥,再給我拿一瓶,這些話不吐不快,不喝點吐不出來!」

宇智波富岳說完這句話之後,拿起桌上已經倒了半杯的酒杯,端起來直接將這半杯酒灌進肚子里。

「三天之後!」

「雲隱村的使者團就要再次來到木葉村了!」

「你說可笑不可笑!」

「雲隱村的使者團就在不到半個月之前,殺死了木葉村那麼多的人!」

「現在說講和就可以講和!」

宇智波富岳怒氣沖沖的吐槽道,這甚至已經不叫吐槽了,更像是在抱怨,心中對三代的處事風格不滿到了極點。

「可笑。」

青羽點了點頭,他覺得很可笑,但他一點都笑不出來了。

他早就知道三代很離譜,但是沒有想到離譜到這種程度了。

事情都發展到這個地步了……

居然還能重新談判講和?

這不跟鬧著玩似的嗎?

青羽覺得三代已經不能用簡單的慫來形容了,他還從來沒有見過哪個領導者對戰爭避諱到如此程度。

這樣的人……

你不挨欺負,誰挨欺負!

「這次雲隱村的談判必定將會圍繞著上原琉璃展開,若是猿飛日斬那狗東西最終把上原琉璃給放了,我敢跟你打賭,賭什麼都可以……」

宇智波富岳雙眼目光灼灼的盯著青羽,那雙漆黑的眸子中寫滿了篤定。

「上原琉璃只要活著回到了雲隱村的陣營當中,必定會立即謀划如何對木葉村發動進攻!」

「到了那個時候……」

「局面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容易了!」

「那可是強健的體魄迎接回了他們的精神靈魂!」

宇智波富岳已經看到了這場戰爭的後續走勢,正是因為他看到了,他才會來到這裡很悶酒,整個人顯得鬱鬱不平。

不僅他想到了這些。

警備部的隊長宇智波耀也想到了。

乃至於根部的首領志村團藏也提出來了!

這可以說是極少次數的宇智波一族跟團藏的意見達成一致。

但是……

這都抵不過三代火影大人對於和平的嚮往!

「上原琉璃若是回到了雲隱村,那確實是個大麻煩啊!」

青羽跟著感嘆一句,到了現在個時候,他意識到他錯怪宇智波富岳了。

他還以為宇智波富岳一直向著的都是宇智波界的事情。

現在看來。

宇智波界只是宇智波富岳情緒宣洩的一部分而已。

造成宇智波富岳這樣氣惱的最主要原因,還是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的不作為。

現在這樣一個講和的舉措。

很有可能改變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歷史進程,從而將極好的局面葬送掉。

「這十幾天的時間,雲隱村束手束腳,只敢佯攻,不敢真打,無外乎就是在顧忌著木葉村囚禁的上原琉璃,以及在旁邊虎視眈眈的岩隱村……」

宇智波富岳滿臉的冷笑,自從覺醒了萬花筒寫輪眼之後,他就根本看不下去三代的操作了。

「可我們木葉村的怕是什麼呢?」

「雲隱村不敢動手!」

「我們就也不敢動手!」

「難道我們就只能被動挨打嗎?」

「只有雲隱村對我們正式發動戰爭之後,到了不可調和的階段,我們方才可以全力還擊嗎?」

「這算什麼事情?」

「那些因為雲隱村忍者而死掉的同伴們?」

「他們全都白死了嗎?」

宇智波富岳越說越氣,他的胸口跟著上下起伏起來,看起來就像是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

青羽聽著宇智波富岳的吐槽,心中感慨萬千,他好像有很多的話要說,但是到了嘴邊,又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不知道該說什麼!

聽到宇智波富岳的話之後。

青羽忽然明白了為什麼三代將木葉村一手好牌打的稀爛。

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期間。

木葉村明明還算是人才輩出的鼎盛時期。

一場戰鬥之後迅速人才凋零。

這也讓三代不得已引咎辭職,以此平息那些在戰鬥中承受傷痛的家族的埋怨聲。

這是真的慫啊!

這還是有團藏在身後默默支撐著呢,要是日斬老哥一個苦苦自己執政的話……

畫面太慘不敢想了!

「富岳,給你酒!」

就在這個時候,手打拿著兩瓶尚未開封的酒,直接放在了宇智波富岳的桌子上。

「青羽,你也整點嗎?」

手打轉而向著青羽看過去,向著青羽提問道。

「我不喝酒。」

青羽搖搖頭,他看到宇智波富岳的樣子,就知道喝酒有多麼的誤事了。

正所謂禍從口出。

現在的宇智波富岳說了太多不該說的話了。

「手打大哥,你陪富岳大哥喝酒吧,咱們三個人,總得有一個人是清醒的。」

青羽謹慎的性格,不能容許他通過喝酒的方式,產生出現變數的可能性。

這兩個人若是喝趴下了。

大不了可以直接在一樂拉麵裡面直接睡過去了。

可他不行!

越是到了這種特殊時期,越是要小心謹慎,不得馬虎大意。

根據宇智波富岳的情報……

三天之後。

雲隱村的使者團就又要來到木葉村了!

那麼……

總不能讓第三次忍界大戰向著不受控制的方向發展吧!

就在這一刻。

青羽想到了一個主意。

不僅可以讓第三次忍界大戰順利進行,還可以讓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的形象在眾人心中進一步惡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9章 你不挨欺負,誰挨欺負!(求訂閱求月票)

29.7%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