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原來你只是在關心白老師啊!(求訂閱求月票)

第240章 原來你只是在關心白老師啊!(求訂閱求月票)

手打將其中一瓶酒放在了宇智波富岳的身前,另外一瓶放在了自己這邊,隨後坐了下去。

「富岳,我來陪你喝一瓶。」

手打將面前的酒瓶打開,然後將裡面的酒倒了出來,倒在杯子裡面。

「哈哈哈哈哈,手打大哥,還是你夠意思!」

宇智波富岳滿意的接過手打遞過來的酒瓶,立即拿起來,將酒瓶打開,同樣倒了一杯酒。

「來!乾杯!」

宇智波富岳拿起酒杯,向著手打舉過去。

「乾杯!」

手打同樣拿起酒杯,向著宇智波富岳抬起過去。

頓時。

兩人的酒杯碰撞在一起。

完成了一個碰杯的儀式之後,兩人幾乎同時將被子裡面的酒全都幹了下去。

「痛快!」

手打在喝完這杯酒之後,整個人都舒服多了。

這段時間就算是戰爭沒有蔓延到木葉村中。

但是依舊影響到了木葉村。

作為一樂拉麵的老闆,他非常不喜歡這種感覺,可以說直接影響到了他的生意,現在聽到戰爭很可能就要結束了,他的心裡倒是挺開心的。

手打跟宇智波富岳的立場不同,他只是一個煮麵人,沒有那麼關心村子之間發生的那些政治上的東西……

相比之下。

他更在意忍者世界重新回歸到和平上。

手打跟宇智波富岳和青羽不太一樣,他對於三代的決策沒有太大的想法,只要木葉村是安逸穩定的,他就會非常的滿意。

隨著手打將手中酒杯裡面的酒喝下去之後,宇智波富岳也將杯中之酒一飲而盡。

兩個人坐在一起乾杯。

卻是喝著截然不同的心情。

「我是真的想不通啊!」

宇智波富岳在喝完這杯酒之後,繼續抒發起他的感情來。

「雲隱村的人這樣欺負到我們木葉村的頭上,結果最後還是人家想要講和,就可以講和……」

宇智波富岳還沉浸在這件事情上,這可以說是他對三代火影猿飛日斬徹底失望的一根導火索。

在此之前。

就算他對三代再有什麼意見。

也只是在心裡想一想……

並沒有現在情緒上這麼大的意見!

但是……

一切的一切都在加西伊逃跑和三代做出妥協這兩件幾乎同時發生的事情上發生了變化。

差不多十多天的時間裡。

木葉村與雲隱村之間一直只是相互試探。

大家誰都還沒動手。

反而是抓到了不少其他村子的人。

就比如拷問部。

沒抓到雲隱村的敵人,抓到了不少岩隱村的探子。

這就導致出現了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

如果三代真的做出妥協最後換來了和平。

那麼這次短暫的完全稱不上忍界大戰的戰鬥,就僅僅只有一個人陣亡。

宇智波富岳的好友。

宇智波界。

這是宇智波富岳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

……

青羽這次沒有說話,他一邊吃面,一邊向著宇智波富岳看了一眼。

或許……

從現在這一刻開始。

宇智波一族與三代集團所治理的木葉村政權徹底發生了決裂。

無論戰爭是否還會繼續。

宇智波富岳已經在三代這一波慫到極致的操作中徹底對三代失去了信心。

……

又過了一段時間。

宇智波富岳說不動了,直接趴在了桌子上,整個人不省人事,已經昏迷過去了。

顯然是已經到了酒勁了!

手打在旁邊默默的小酌了一口杯中的酒,他的臉上完全沒有任何的變化,就連泛紅都沒有,酒量還是很不錯的。

「手打大哥,我要回去了。」

青羽將碗里的面都吃完了,他根本就沒打算管宇智波富岳,這也不歸他管,他還有不少事情要做呢。

「嗯。」

手打點點頭,直接默認了宇智波富岳歸他管了。

畢竟是在他的店裡喝醉的。

頓時。

青羽向著門外走去。

他臨走的時候還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的宇智波富岳。

要知道現在他只要拍過去,就可以讀取宇智波富岳的記憶。

不過青羽還是放棄了這個機會。

現在的宇智波富岳僅僅只是打開了萬花筒寫輪眼而已,實力還處於提升的狀態,未來應該還會有更高的巔峰。

更何況現在宇智波富岳的大孝子還沒出生,距離盡孝還有一段時間,讀取宇智波富岳的記憶還沒那麼急。

再等等…

養肥了再宰。

現在不著急!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下定了決心,他知道有些忍者,暫時不急著讀取記憶,可以慢慢的養著。

隨即。

青羽就這麼直接走出了一樂拉麵的麵館,向著暗部宿舍的方向返回回去。

如果是放在今天以前。

他可能會想要走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直接施展飛雷神之術,去遠處樹林中的高塔上。

但是今天他覺得要先回到暗部宿舍。

他不知道在發生過這些事情之後,回去以後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差不多半個小時之後。

青羽回到了暗部宿舍的門口,還沒等他進去,便看到了等待在門口處的森乃伊頓。

果然!

青羽在看到森乃伊頓之後,心中頓時明白自己的選擇沒有錯。

暗部宿舍這邊確實會有問題出現。

他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森乃伊頓等在這裡就是在等他的。

「伊頓大哥!」

青羽立即向著暗部宿舍大門的方向走過去,一邊走還一邊向著森乃伊頓招手大招呼。

青羽向著森乃伊頓打招呼的時候,森乃伊頓的視線也落在了青羽的身上。

在這個時刻。

兩人的視線碰撞在了一起。

「青羽,你怎麼才回來,我在這裡等你很久了!」

森乃伊頓在看到青羽之後,立即向前邁步,迎上了青羽,並且上下打量了青羽一番。

「你沒什麼事吧!」

森乃伊頓在看到青羽完好無損的樣子之後,這才放下心來,從他表情上來看,剛才似乎一直很忐忑。

「伊頓大哥,怎麼了?」

青羽愣了一下,對於森乃伊頓的反應,還是有些納悶的。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到你的宿捨去吧!」

森乃伊頓對著青羽點點頭,隨後轉身向著暗部宿舍裡面走去,那架勢看起來就像是在回他自己的宿舍那樣。

「額……」

青羽愣了一下,但還是跟在了森乃伊頓的身後,他看著森乃伊頓的背景,隱隱覺得好像有什麼時候,又不像是有什麼事情。

這種感覺怪怪的。

像是很刻意做出來的樣子。

沒過多久。

青羽和森乃伊頓就來到了青羽宿舍的門口。

「伊頓大哥,進來吧。」

青羽打開了宿舍的大門,直接讓森乃伊頓率先進入宿舍,隨後他跟在後面,走了上去。

「你這宿舍還真不是一般的乾淨啊!」

森乃伊頓並不是第一次進入到青羽的宿舍了,上次他就有這樣的感覺,這次變得更加真切了。

似乎……

這宿舍里的東西比上次還要更少了!

「伊頓大哥,剛才你說找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青羽忍不住問道。

「今天你不是發現了一個砂隱村的間諜,名字叫做馬尼嗎!」

森乃伊頓點了點頭,他的臉色瞬間恢復正常,雙眼盯著青羽,眼眸中閃爍著凝重的眸光。

「不是的……」

青羽趕忙搖頭解釋起來。

「那個砂隱村間諜不是我發現的,而是我們山中一族前輩發現的,我當時發生了重大失誤,差點讓那個間諜給跑掉了。」

青羽絲毫沒有邀功,反而將功勞往外甩,在他看來,這裡的任何功勞都是一種負面的BUFF。

他不需要用這些功勞來點綴自己,最後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低調。

青羽此話一出,森乃伊頓臉上的線條就變得更加柔和多了。

就是這個味!

森乃伊頓最看好青羽的一點就是這個!

特別會來事!

森乃伊頓也說不清楚青羽是真的這樣認為的,一切都是出於本能的,還是刻意為之的。

總之。

這讓他在跟青羽做事的時候。

心裡很舒服。

「我這次來找你,就是來提醒你這件事情,那個砂隱村的間諜馬尼,並不是一個人!」森乃伊頓表情嚴肅的說道。

「他不是人?」

青羽楞了一下,覺得哪裡不對勁,他已經讀取了馬尼的記憶,並且還翻閱過了,只是沒有太過詳細的查看細節。

等等……

不對勁。

莫非伊頓大哥指的是……

馬尼是牛頭人?

「青羽,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要說的是砂隱村的間諜,不僅只是馬尼一個人,村子里還有其他的砂隱村間諜!」

森乃伊頓的表情極其嚴肅,他就是在知道了這個情報之後,特意來這裡等青羽的。

他本以為青羽已經回到暗部宿舍了。

卻沒想到居然要等這麼久。

剛才還在擔心青羽會不會出什麼問題。

「其他砂隱村的間諜,並不在暗部之中,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們已經知道了你的名字,你最近盡量不要離開拷問部,要小心一些!」森乃伊頓對著青羽交代道。

「難道他們還膽子大要在木葉村對付我?」青羽愣了一下。

「馬尼在暗部集合之前,就服用了一下神經擾亂的藥物,以至於村子只能在馬尼的記憶里查到他的間諜身份,還有村子里有其他的砂隱村間諜,但是那些人具體是誰……」

森乃伊頓的語氣停頓了一下,隨後搖了搖頭。

「現在還不知道名字!」

隨著森乃伊頓這句話說出來,青羽就立即明白了,森乃伊頓的擔憂是什麼。

間諜本來就身處於暗處。

現在還不知道名字。

這樣想要查找出來,可以說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正因如此。

森乃伊頓對他非常的擔心!

「謝謝伊頓大哥!」

青羽立即向著森乃伊頓感謝道,他發現跟森乃伊頓交好會有一個非常好的效果,那就是但凡有什麼風吹草動,森乃伊頓都會在第一時間來告訴他,並且給他提醒。

這些提醒看起來像是很小的事情。

但是很多時候都可以讓青羽有一個心理準備。

就比如這次的暗部集合。

「這段時間我哪裡都不去,就在拷問部好好的待著!」

青羽向著森乃伊頓保證道。

當然。

這種話他也就是跟森乃伊頓說說,並不是真的要這麼做。

不夠這卻可以成為他的掩飾。

今後這段時間裡。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都是一種沒有離開過拷問部的狀態。

這對於他來說……

森乃伊頓就是那個專門給他提供不在場證明的人。

「哈哈哈哈哈這就對了!」

森乃伊頓聽到青羽的話之後,頓時放鬆了下來,他習慣性本能的抬起右手,想要向著青羽的肩膀上拍過去。

可就在他抬起手之後,立即意識到了青羽的身體孱弱,經不起這樣的拍打。

他趕忙又將伸出去的右手給收了回來。

「咳咳……」

森乃伊頓清了清嗓子,稍稍緩解了一下剛才的尷尬,隨後盯著青羽,眼眸中迸射出意味深長的眸光。

「這段時間外面不太平,能夠不出去就不出去,拷問部還是很安全的!」森乃伊頓交代道。

「是!」青羽立即應聲。

「尤其是這一次暗部經過大篩查之後,已經沒有了間諜,可以說內部沒有了敵人,完全可以放心的待在這裡。」森乃伊頓再次交代道。

「是!」青羽又應了一聲,他心裡隱隱有一種森乃伊頓在繞圈的感覺,好像這個人有話沒有說清楚。

「不過呢……」

森乃伊頓突然語氣一變,雙眼盯著青羽,眼眸中閃爍著道道興奮的光芒。

「這段時間剛好可以給你提供安靜的創作時間,你可以在每天結束拷問部工作之後,在宿舍裡面安靜的寫小說……」

森乃伊頓在說出這句話之後,青羽頓時滿臉黑線。

好傢夥啊!

本來還以為你是在真心的關心我!

原來你只是在關心白老師啊!

難怪這麼擔心自己被砂隱村的間諜給盯上了……

剛才就覺得不對勁!

間諜哪有那麼大的膽子盯著拷問部的忍者,難道不想活命了嗎?

敢情這都是森乃伊頓臆想出來的。

或者說……

專門拿出來讓青羽趕緊寫書的借口!

「我明白了!」

青羽無奈的點了點頭,他意味深長的看了看森乃伊頓,他算是明白了,這位LSP隊長,根本不是怕他死,而是怕他死了白老師的故事就沒了。

「這就對了!明白就好!我就是來給你提提醒,你沒事我也放心了,那我不打擾你創作了,你抓緊時間噢!」

森乃伊頓對著青羽擠眉弄眼的說道,他已經守著白老師的舊稿看了好多天了。

這都沒新鮮感了!

現在他更想知道後面的故事是什麼!

說罷。

森乃伊頓離開了青羽的宿舍……

「白老師的魅力有這麼強大嗎?」

青羽看著森乃伊頓關上的宿舍門,默默的嘀咕一句,他在現代世界見多識廣,僅僅只是記得情節,都已經沒有太大的感覺了。

他本來也沒想在忍者世界成為一個專業的小說作者,當時寫白老師的目的就是吸引一下森乃伊頓的注意力。

誰知道居然被森乃伊頓惦記成這個樣子。

真是的……

青羽覺得森乃伊頓已經有網路上那些網友求資源的那個感覺了。

「該去做正事了!」

青羽立即控制著查克拉,感知溝通著高塔那邊的飛雷神術式,瞬間施展飛雷神之術。

嗖!

青羽的身體在宿舍中一閃而逝,直接消失不見了。

幾乎是同一時間。

青羽出現在了森林中高塔的第三層。

現在這個時候。

高塔的第三層站著另外一個青羽,正是青羽的影分身。

除此之外。

還有兩個已經被紙張封印鎮壓住的兩個根部忍者。

這兩個根本忍者均是處於一種睡眠的狀態中,一直都沒有蘇醒過來。

青羽對著影分身點了點頭。

「嘭!」

驟然間,伴隨著一道氣爆聲,這個影分身回到了青羽的體內,將這一天高塔中發生的事情全都傳遞給了青羽。

現在青羽掌握了影分身術,已經可以熟練的運用影分身的各種BUG操作了。

讓影分身幫忙修鍊。

讓影分身幫忙看書。

讓影分身進行演戲。

讓影分身幫忙監視高塔里的內容。

許多事情都可以由影分身來完成,從而釋放他的本體,讓他可以自由的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

青羽在將這個影分身收回來之後,從高塔的三層向著一層的到場走過去。

當他來到道場之後。

立即雙手結印,施展多重影分身術。

一個個影分身出現在到場中,直接將道場給填滿了。

「背水遁之書!」

青羽再次下達了這個命令,他覺得經過這一夜的時間之後,這水遁之書差不多就可以印刻在心中了。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

這些影分身紛紛開始了各自的工作。

其中。

有兩個影分身沒有去背水遁之書。

一個去到了高塔三層進行放哨並且盯著那兩個根部忍者。

另外一個則是施展飛雷神之術回到了暗部宿舍中,代替青羽本體守著宿舍,並且拿著紙幣去寫白老師接下來的故事。

青羽將一切都交代好了之後。

直接一屁股坐在道場的地面上,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雙手在眼眶上不斷的刮動著。

「我倒是要看看馬尼記憶里那些砂隱村間諜是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0章 原來你只是在關心白老師啊!(求訂閱求月票)

32.09%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