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現在一切都準備就緒了(求訂閱求月票)

第242章 現在一切都準備就緒了(求訂閱求月票)

「這樣也好!」

森乃伊頓猶豫了一下之後,興奮的點了點頭,他快速的接過青羽遞過來的本子,整個人都激動到難以自持了。

這段時間他每天都在想白老師的故事。

恨不得將青羽綁在拷問部裡面每天用鞭子催促著青羽更新。

這種感覺……

相信很多人都有過。

想要把這個作者給關進小黑屋裡面天天更新!

如果不是青羽身後有著綱手這樣一個靠山。

森乃伊頓說不定還真就這麼做了。

「伊頓大哥,你慢慢看,我去工作了,這幾天我會抽空再多寫億點點。」

青羽將本子交給森乃伊頓后,直接向著小黑屋的方向走過去。

昨晚他單獨分配了一個影分身,就是在寫這個白老師的故事。

現在已經多寫出五章來了。

足夠森乃伊頓用一段時間的了。

頓時。

青羽轉身向著小隔間的方向走過去。

沒有再這裡過多的停留。

森乃伊頓雙眼盯著青羽離開的方向,緩緩的點了點頭。

「還是得催更啊!」

森乃伊頓在感嘆了一句之後,他也轉身離開了,直接邁步向著辦公室的方向走過去了。

小黑屋還是不方便。

他的辦公室一般不會有別人到來。

……

青羽回到小隔間的時候,小隔間裡面一個人都沒有。

「現在還有三天,雲隱村的使者團隊就來了,如果讓三代成功將這件事情給認慫避過去的話,整個木葉村的進程就是另外一種情況了。」

青羽深吸一口氣,這些事情他本不想去管的,只是想安靜的在拷問部每天上班打卡,過著清閑的生活,默默的積蓄著自己的實力。

但是……

這一切都要建立在一個穩定的局面下!

正常來說。

第三次忍界大戰別憋著!

痛痛快快的打完了!

該受到的傷痛都受到一些!

這樣忍者世界的各大勢力就都老實了,也就沒有那麼多的事情了。

這種事情。

不能憋著。

發泄出來之後。

那就是賢者模式了!

「如果沒有第三次忍界大扎了,那麼三代火影猿飛日斬就不會將火影之位傳下去了,永不了多久水門就修行仙術歸來了,作為我為數不多的朋友,就當為他鋪路了!」

青羽默默的下定了決心,這一次把忍界渾水給攪亂了,剩下的就全都交給水門了。

踏踏踏踏踏……

就在這個時候。

門外響起一道道腳步聲。

正是負責木葉監獄進出犯人的守衛。

守衛首領走在前面,帶著七個待審的犯人走了進來,他的雙眼透過盔甲,向著青羽的身上看了過去。

「嗨,貓臉惡魔,這次我給你帶了七個人過來,昨天你們暗部去開會,可是堆積了不少人啊!」

監獄守衛特意稱呼青羽為『貓臉惡魔』,並且著重的將這個稱呼讓身邊的幾個待審嫌疑犯聽到。

果然。

就在這七個人聽到『貓臉惡魔』這個稱呼之後,均是瞪大了眼睛。

這個名字在他們的圈子裡已經非常出名了。

完全可以用如雷貫耳來形容了!

只要進入拷問部,不幸的進入到貓臉惡魔的小隔間里。

那麼犯罪的生涯就可以宣布結束了!

否則……

若是再次進入貓臉惡魔的小隔間,那麼整個人生都沒了!

關於貓臉惡魔的事情,已經在木葉村底層的小圈子裡面傳得越來越誇張了。

有些事情傳遞出了各種不同的版本,其中一些事情,就連青羽自己都是沒聽過的!

比如……

有些見過貓臉惡魔的犯人,他們在出來以後,居然傳成了貓臉惡魔會當著大家的面把第二次進入到他的小隔間的人給吃掉。

這種版本說出來就很離譜。

但偏偏還有人信。

現在到這裡的七個人,他們就全都聽說過這個版本,一個個臉都綠了,生怕看到貓臉惡魔吃人的畫面。

「將他們都綁好!」

守衛首領對著身後的守衛們招了招手,隨後眾人紛紛將這些人都綁到小隔間的柱子上。

現在守衛首領已經學聰明了。

那些看起來很容易對付的犯人,會送到其他的小隔間里。

那些來到木葉監獄就呈現出刺頭傾向的犯人,則是全都給扔到這個貓臉惡魔的小隔間。

惡人還需惡人磨!

守衛首領以前就知道這個道理,但是他一直沒有做到,那些慣犯都是老油條了,根本不害怕他。

但是。

那些人現在都害怕貓臉惡魔。

這也讓守衛首領產生惡趣味,只要是他看不順眼的,就會送到貓臉惡魔這邊。

漸漸的。

這個守衛首領的威嚴也起來了。

畢竟那些犯人會被送到哪個小隔間,並不是隨機的,而是守衛首領決定的。

他們不害怕守衛首領。

但是他們害怕被守衛首領送到貓臉惡魔的小隔間去。

頓時。

這些守衛將那七個犯人都綁好了捆在木樁上之後,便紛紛的離開了。

至此。

小隔間中就只剩下了八個人。

除了青羽之外。

就是那七個已經開始瑟瑟發抖的犯人了。

一時之間。

眾人的視線全都聚焦在青羽的身上。

跟想象中的畫面是一樣的。

那張面具上畫著的是看起來非常和善的貓臉。

若是沒有先前的各種鋪墊。

他們會覺得這個貓臉非常萌非常可愛。

但是現在……

他們覺得這是源自於地獄的臉。

「你們有沒有是第二次來的?」

青羽淡漠的聲音響起,回蕩在這安靜小隔間中,僅僅是這道聲音,就開始讓他們感覺到不適了。

一時之間。

完全沒有任何的聲響。

誰都不敢在這個時候搭話。

當然。

他們都是第一次!

誰都沒有面對貓臉惡魔的經驗,一切都源自於外面的傳聞。

「全都是第一次嗎?」青羽的目光搜過這七個待審嫌疑犯,隨後搖了搖頭說道:「那就只能隨機選擇一名幸運兒了!」

頓時。

青羽邁開腳步,向著第一個犯人走過去。

就在青羽動了以後。

這些犯人的臉色全都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每個人的瞳孔中都迸射出膽怯的眸光。

恐懼!

深深的恐懼!

這些人甚至不敢去看青羽的眼睛。

……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

青羽在小隔間中進來的每個待審嫌疑犯的腦袋上都摸了一遍。

他確定了沒有人是第二次過來的。

便將注意力放在了一個滿頭白髮的青年身上。

這個人是慣犯了!

或者可以說是慣犯中的慣犯!

青羽通過這個白髮青年的記憶,發現後者做的全是損人不利己的事情。

比如那天閑的無聊,就去把街巷邊上的椅子腿給鋸掉,然後在一邊偷開誰會坐上去,以及之後摔倒的樣子。

還有就是會將膠水這類的東西,塗抹在木葉醫院的門把手上,然後在醫療忍者開門的時候,將手與門把手粘在一起。

這個白髮少年還做過在木葉村經常貿易的主幹道上,灑下一些釘子,這樣在馬車路過的時候,就會扎在馬蹄子上。

這樣的事情數不勝數。

就連青羽看過來之後都覺得非常精彩。

這個白髮青年自幼父母雙亡,有一種很孤僻很缺愛的特徵,但是他跟鳴人還不同,他做這些事情,並不是為了引起別人的注意,而是想要讓他的內心中產生歡愉。

這類事情絕大多數的時候是抓不到他的頭上,畢竟很多人根本不知道這是誰做的。

但是久而久之。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最近一次被抓,就是這個白髮青年在忍者學校的衛生間裡面塗肥皂,然後偷偷看著學生們在地磚上滑倒的景象。

這個過程被忍者學校的老師給發現了,這才被抓了過來。

只是……

這個白髮青年所做的事情,全都可以說是小事,很小很小的事。

並不會帶來多麼大的懲罰。

根本沒有其他讓他忌憚的效果。

就算是在木葉監獄中等待著去拷問部的時候,他都還是很囂張的,根本沒有將守衛首領的話放在心上。

現在報應來了……

守衛首領直接將他送到了青羽的小隔間裡面。

青羽也從這個白髮青年的記憶中感覺到了守衛首領的意圖。

雖然守衛首領並不知道青羽會讀取每個人的記憶,然後根據這些人的記憶,對一些罪行比較重的人進行專門的懲罰,但是總是想著給這個人一點教訓,讓他以後可以收斂一些,不要給村子帶來太大的麻煩。

「就是你了!」

青羽直接抬手指著白髮青年說道,他的語氣中透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堅決。

既然這個人所做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噁心人,但又沒有辦法構成太大的處罰,那麼作為拷問部的一員,青羽就要用他的方式來為村子出一把力。

「我?」

白髮青年瞬間瞪大了眼睛,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七個人裡面選一個,都能把他給選中。

霎時間。

他的臉變得跟他的頭髮顏色一樣慘白了下來。

全身都沒沒有力氣快要癱軟下來了。

頓時。

隨著青羽指出了白髮青年。

其他的六個人均是鬆了口氣,明白自己暫時的渡過了難關。

在眾人的注視下。

青羽一步步向著那個白髮青年走過去。

很快。

青羽就走到了那個白髮青年的面前,抬手解開了綁在後者身上的繩子。

「到這邊來!」

青羽一把拽住這個白髮青年的衣領,像是拎小雞一般直接將後者拎了過來,隨後猛地向前方一甩。

咣當!

這個白髮青年重重的摔在地面上,在與地面接觸之後,發出了一道重擊的聲響。

「哎喲……」

白髮青年的右手撐著腰,他吃痛的大叫一聲,經過這麼一摔之後,他整個人都不太好了。

隨著白髮青年被扔出去之後。

剩下的六個待審嫌疑犯全都眼神詫異的盯著青羽。

這……

真的是拷問嗎?

他們漸漸明白了為什麼面前這個戴著貓臉面具的拷問忍者要被稱之為貓臉惡魔。

他真的是一個惡魔!

「恭喜你,你被選中了,現在我要對你進行一些簡單的懲罰!」

青羽淡漠的聲音回蕩在小隔間中,隨著他走向這個白髮青年,每個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如果你還能來到這裡第二次的話……」

青羽的話音一頓,漆黑的雙眸透過面具的眼孔迸發出冰冷的眸光。

「你就能夠體會到嚴酷的懲罰了!」

說罷。

青羽走到了白髮青年的身前,左手探出,直接扣在白髮青年的脖子上。

隨後直接抬手將白髮青年再次拎了起來。

整個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完全沒有半點的阻塞。

青羽拎著白髮青年,右手向著忍具袋裡面摸過去,直接拿出一把苦無。

鋒利的鋒刃在小隔間微弱光芒的映照下,閃爍著別樣的寒芒。

「你……你要……你要幹什麼?」

白髮青年在看到青羽手上拿出來的苦無之後,瞬間眼睛瞪得更大了,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極度驚恐的狀態。

「我剛才不是已經說過了么……」

青羽淡漠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不僅是給這個白髮青年說的,更是給在場的其餘幾個人聽的。

「我要對你進行簡單的懲罰!」

說罷。

青羽便拿著苦無在白髮青年的身上滑來滑去。

儘管還沒有刺破對方的皮膚。

但是這種金屬與皮膚緊貼的感覺,已經讓白髮青年汗毛倒豎起來,內心處於極度的驚懼之中。

……

時間飛逝。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

在這一天的時間裡,青羽從小隔間中往外送出了三十多人。

但是受到了特殊照顧的只有白髮青年一個人。

直到最後一批將待審嫌疑犯寫完認罪書之後,白髮青年方才跟著一起走了出去。

守衛首領穿著盔甲。

這讓青羽看不到他的表情。

但是青羽可以感受到守衛首領心中的滿意。

又到了每天下班的時刻。

青羽從拷問部的小隔間裡面走出去,直接走向他自己的暗部宿舍。

這一次。

沒有再碰到森乃伊頓。

很顯然是這次更新的章節對於森乃伊頓來說夠用一段時間了。

沒過多久。

青羽就順利的返回到了拷問部宿舍,他將暗部服飾脫掉,換上了那身休閑裝。

隨後。

青羽施展飛雷神之術,直接來到了高塔的塔頂上。

「嘭嘭嘭嘭嘭……」

隨著青羽的到來。

高塔中的所有影分身統統發出氣爆之聲,隨後一股股信息,傳入到了他的腦海中。

幾乎全是修鍊水遁的情報。

這讓青羽足足緩了十幾分鐘。

「呼……」

青羽長長的舒了口氣,緊接著他身影一閃,施展飛雷神之術,出現在了高塔一層的道場上。

這片道場濕漉漉的!

能夠清楚的看到上千人大戰之後的痕迹。

這還是影分身們有刻意的控制。

沒有讓這裡流水太多。

不然怕是高塔中噴出的水,能夠灌溉周圍的樹林了。

霎時間。

青羽天氣雙手,擺出手指交叉的姿勢,直接開始結印。

「多重影分身之術!」

青羽淡淡的聲音響起,隨後上千個影分身,重新出現在道場上。

「你們都懂我的意思吧!」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他發現影分身之術還真是個BUG級別的忍術。

每個影分身都是實體。

每個影分身都有他的一部分查克拉,擁有跟他一樣的意識。

並且這些影分身還能夠將經歷到的事情全都傳回給本體。

這也太BUG了!

青羽已經從影分身上摸索到了越來越多的使用方法。

「明白!」

上千個影分身齊齊的回答道。

隨後。

這些影分身紛紛進入到各自不同的分工當中。

有的影分身開始修鍊起水遁之書上的水遁忍術來。

有的影分身去樓上監視著那兩個根部忍者。

有的影分身則是回到了青羽的宿舍,暫時在宿舍裡面撐一個人。

除此之外。

還剩下十幾個影分身沒有動。

他們跟在青羽的身邊。

他們自己很清楚。

就在他們的身上,有更加特別的任務。

「跟我來吧!」

青羽帶著這十幾個影分身向著二樓走過去。

二樓之中有著一個又一個房間。

青羽隨便選擇了一個,帶著影分身進去之後,視線掃過這個隔間。

「這裡以後可以布置成為書房,只是少了一些桌子和椅子。」

青羽心中默默的嘀咕道,隨後他向著身後的兩個影分身看過去。

「你們兩個變化成為砂隱村那兩個間諜的模樣,去採買一些東西回來,具體怎麼做你們心裡應該都清楚!」

青羽還是一點一點的交代道,儘管他的想法,影分身完全都清清楚楚的知道。

「記住,一定要盡量的暴露出自己的面容,但是不能讓人跟蹤你們,更是不能撞到砂隱村的間諜!」青羽再次叮囑一句。

「明白!」

這兩個影分身點了點頭,頓時身上泛起一張張紙片,這些紙片像是撲克牌在洗牌一樣,發動著嘩啦嘩啦的聲響。

這些紙片在連續翻動之後,最後變化成為另外兩個人的模樣。

正是砂隱村間諜馬尼記憶里其中兩個砂隱村間諜的模樣。

完成了這個變化之後。

兩個影分身相互對視一眼,頓時施展飛雷神之術,溝通著森林中一棵樹上的飛雷神術式,整個人瞬間消失不見。

「現在我們來做另外的事情……」

青羽向著身邊的另外幾個影分身看過去,最後落在那兩個人的身上。

「你們兩個變化成這兩個根部忍者的樣子,回去向團藏復命,就說任務完成,雖然耽擱了一點時間,但是問題並不算太大!」青羽對著另外兩個影分身交代道。

「明白!」

這兩個影分身同樣點點頭,隨後身上紙張翻卷,直接變成了地上被捆綁的那兩個人根部忍者的模樣。

「你們這次去根部的主要目的是查找上原琉璃的情報!」

青羽臉色沉靜的交代起來,他要將每個任務,都清清楚楚的告知給這些影分身。

就算是他們都知道。

但是不說一遍的話,他總是覺得不踏實,不過做什麼事情,都必須要謹慎!

「如果能夠找到上原琉璃的情報,要在第一時間解除影分身,將情報送回來!」

「如果出現可能暴露的情況,那麼就視情況而定,要在暴露之前解除影分身,但是不能讓人知道你們是影分身!」

「如果機會允許的話……」

青羽連續說了三個如果,將每個可能性儘可能的都照顧到了,他在腦中有頗為詳細的計劃,但是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的。

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

誰都無法保證任務必定會按照預料中的進行,不出任何的意外。

所以該交代的話。

他還是想要交代一番。

「再拿到上原琉璃的情報之後,可以偽裝成為雲隱村入侵者的樣子,在根部簡單的鬧一下再離開……」

青羽說完之後,都覺得這種效果太過極限了。

不過只要能夠完成的話。

那就更好了!

畢竟現在就上原琉璃的問題上,團藏更三代之前還是有些分歧的!

團藏是典型的鷹派,他的做法更加的激進,遇到這樣的事情,絕對不會輕易跟雲隱村進行講和。

「是!」

這兩個影分身重重點頭,他們全都接收到了青羽傳遞過來的信息,隨後身影一閃,消失不見。

青羽交代完成了這幾個人之後,現場還剩下六個影分身。

「你們兩個也變成這兩個根部忍者的樣子,去大蛇丸的秘密據點,以團藏的名義,跟大蛇丸要一批化屍水,整個過程中一旦出現任務問題,便立即解除影分身之術。」青羽直接對著身前的兩個影分身交代道。

「是!」

這兩個影分身在接到消息之後,身上泛起嘩啦啦的聲響,一張張紙片在他們的身上翻動起來,最後通過神之紙者之術,在身上形成了偽裝,直接變成了那兩個根部忍者的樣子。

整個變身的過程都結束之後。

這兩個變化成為根部忍者的神之紙分身的身影驟然消失不見。

「你們的任務就比較關鍵了!」

青羽盯著這四個人,在嘴上交代了什麼事情,隨後四個人相繼離開了這裡。

將這些人都安排完了之後。

青羽透過二層屋子的窗戶,向著外面的樹林看過去。

「現在一切都準備就緒了,要不了多久,整個木葉村,乃至於忍者世界,都要混亂起來了……」

青羽非常清楚他在做什麼,他並不是要攪亂這個世界,而是要讓能夠引起世界動亂的因素,全在這場混亂中爆發出來。

這樣就可以在後續的事情當中,一點一點的將這些問題解決掉,隨之讓忍者世界重新恢復平靜。

「現在呢……」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一抹意味深長的弧度,腦海中依舊在快速的布局著他的計劃,經過這段時間在拷問部的熏陶,他已經漸入佳境越來越明白該怎麼搞事情以保證自身的安穩了。

「是時候該把砂隱村拖下水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2章 現在一切都準備就緒了(求訂閱求月票)

30.07%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