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山椒魚半藏(求訂閱求月票)

第248章 山椒魚半藏(求訂閱求月票)

宇智波富岳的腦海中瞬間就想到了這個辭彙。

那還是他以前問青羽所得到的答案。

只是現在青羽不承認這件事情了。

「斑大人。」

「石碑。」

「這裏面是不是有什麼聯繫?」

「我以前去看過石碑,但是並沒有看到什麼內容。」

「現在……」

「是不是可以了呢?」

宇智波富岳一邊走一邊思忖著,就在他想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他的雙眼瞬間變成血紅的三勾玉寫輪眼,隨之轉變成特殊的花紋,正是萬花筒寫輪眼。

想到了這裏。

他立即向著宇智波一族神社的方向走過去。

心中隱隱覺得會得到什麼重要的情報。

……

又是一天早上。

青羽早早就在宿舍裏面醒了過來,他直接施展飛雷神之術,到達了高塔上。

「山雨欲來風滿樓啊!」

青羽站在高塔上向著外面的樹林看過去,他常年在暗部宿舍裏面,根本看不到什麼天氣。

現在這個時候。

木葉村的天空上陰雲密佈,冷風咆哮,吹得周圍樹林上的樹木不停的來回搖晃,空氣中的氣壓很低,儼然一種隨時都可能會降雨的感覺。

只是。

現在雨水還沒有落下。

似乎還差一點點什麼東西。

但是這種雨水即將傾盆而落的感覺,已然是呼之欲出了。

「看來……」

「再過兩天之後。」

「雲隱村使者團來的時候。」

「將會有一場難得的風暴降臨木葉村啊!」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隨後離開了高塔三層的瞭望台,向著下面走了過去。

「這種陰雨的天氣最適合鍛煉的就是水遁忍術了。」

青羽一直走到高塔一樓的道場中,雙手開始結印,他所結的印,正是多重影分身之術的印。

唰!唰!唰!唰!唰!

剎那之間。

一個個影分身驟然出現在道場一樓的空地上。

每個影分身在出現之後,便立即開始結印修鍊水遁忍術,珍惜每一分一秒的時間,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任務是什麼。

嗖!

青羽佈置好之後,身影一閃而逝,重新回到了暗部宿舍裏面,收拾收拾準備前往拷問部小隔間上班了。

……

砂隱村。

這邊的天氣跟木葉村則是截然不同。

隨着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映照在大地上的之後,乾燥的氣候頓時令周圍變得燥熱起來。

地面上的每一顆砂礫,都像是在燃燒一般,不斷的向上烘托著溫度。

這一上一下之間。

令得黃沙土牆堆砌而成的砂隱村像是處於蒸籠之中,每個人都感覺極其的燥熱。

砂隱村的中心位置。

一個三層的建築物,外牆上一個寫有「風」字。

正是風影辦公室。

「三代風影大人!」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臉上戴着面具的砂隱村暗部忍者身影一閃,出現在風影辦公室中,就出現在三代風影的身後。

「出什麼事情了嗎?」三代風影沉聲問道。

「木葉村那邊傳回消息來了。」這個戴着面具的砂隱村暗部忍者立即說道。

「給我看看。」

三代風影在聽到這句話之後,都是眼睛一亮。

這段時間他就聽說木葉村要跟雲隱村發生戰爭了。

這兩個村子的碰撞,必定會直接將戰爭掀起至忍界大戰的級別。

他在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便知道這對於砂隱村來說,很有可能是一個契機。

只要能夠擺脫掉這裏惡劣的氣候,在火之國的樹林中爭取得一塊綠地的話,就可以將砂隱村搬遷過去。

到了那個時候。

村子的問題就可以得到了解決。

以後村子裏的居民就不會天天面對這種燥熱的生活了。

「在這裏。」

這個戴着面具的砂隱村暗部忍者從懷中拿出一張紙,將這張紙遞給了三代風影。

「嗯。」

三代風影立即接過這張紙。

他打眼一看就認出來這正是砂隱村潛入到木葉暗部做間諜的那個馬尼的字跡。

十年來。

馬尼不知道給砂隱村寫了多少封密信了。

三代風影早就將馬尼的字跡印刻在心中了。

頓時。

三代風影向著上面的文字閱讀了上去。

從頭看到了尾。

看完之後。

三代風影的臉上流露出難以抑制的喜悅之色。

「真是天助我砂隱村啊!」

三代風影的胸口上下起伏起來,他的內心中的喜悅,已經達到了很高的級別。

「木葉村跟雲隱村暫時休戰了,但是木葉村內部並不打算要真的跟雲隱村講和,而是要趁著雲隱村使者團進入到木葉村的時候,麻痹雲隱村的注意,派出精英力量在後方對雲隱村進行襲擊。」

三代風影的眼眸中閃爍著激動的神色,他盯着旁邊那個送信過來的砂隱村暗部忍者,嘴角已經快要咧到了耳根處。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

「木葉村為了謀划這件事情,沒有將任何消息流傳出來,這樣各個勢力都在按兵不動,觀察着他們那邊的情況。」

「這樣木葉村就可以趁亂一舉擊敗雲隱村,以閃電之勢迅速結束這場尚未完全開始的忍界大戰。」

「真是陰險啊!」

「這絕對不是三代火影猿飛日斬那個慫貨能想出來的辦法。」

「應該是志村團藏吧!」

三代風影笑着說道,對於他們五影來說,彼此什麼性格,經常打交道,都是很清楚的。

如果單獨僅僅只是說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的實力問題,那麼他也會給三代火影一點尊重,認可對方的實力。

但若是論起做火影來說的話!

在三代火影猿飛日斬前面有震懾了整個忍者世界的初代火影千手柱間,以及在第一次忍界大戰威名赫赫的第一神速忍者千手扉間。

這兩位珠玉在前。

簡直可以說是將三代火影猿飛日斬那微弱的光芒給碾壓沒了。

「木葉村一旦對雲隱村進行偷襲,那麼勢必要貫徹一個理念,那就是快准狠,絕對要一擊斃命的那種。」

「如此一來。」

「木葉村的內部勢必就會處於空虛的狀態。」

「這樣我們砂隱村就可以一舉攻破木葉村!」

「到了那個時候……」

「雲隱村實力大減,木葉村實力大減,我們砂隱村實力倍增,將會一舉站在忍界頂點的位置。」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代風影越想越是舒服,不由得仰頭大笑起來。

「你讓村子裏的上忍們好好準備一下,這段時間隨時準備向木葉村發動進攻!」

三代風影對着旁邊那個戴着面具的砂隱村暗部忍者命令道。

「是!」

這個戴着面具的砂隱村暗部忍者頓時應了一聲,隨後身影一閃,消失不見。

一時之間。

風影辦公室裏面就只剩下三代風影一個人了。

三代風影走到窗戶邊。

緩緩推開窗戶。

頓時一股攜著風沙燥熱氣息的熱風吹拂到他的臉上,給他一種燥熱的感覺。

「我們砂隱村要翻身了。」

三代風影雙手緊緊攥著拳頭,他非常清楚砂隱村歷代風影的目標,那就是將村子從這片寸草不生的沙漠中遷移出去,待到那片有山有水有樹林的地方。

木葉村。

一直是他們砂隱村所嚮往的村子。

那裏風和日麗,氣候宜人,跟佇立在沙漠中的砂隱村比起來,簡直就是人間天堂。

「馬尼啊!」

「你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

「離開村子十年,這種間諜的生活不好過吧……」

「其實也不算委屈你了,畢竟你提前十年的時間去了木葉村,提前我們享受到了那邊的生活。」

「作為風影。」

「我會好好照顧你的家人。」

「你放心好了。」

三代風影轉身向著辦公室外面走出去,現在馬尼將這麼重要的情報傳遞迴來了,他必須得跟馬尼的夫人說一聲。

更何況……

馬尼離開村子那麼久,他的家人總得需要照顧。

這種事情。

作為村子的風影。

他義不容辭!

……

幾乎是差不多的時間點。

三道身影來到了一片雨水匯聚的地方。

這裏的氣候跟木葉村截然不同。

幾乎全年都處於陰雨綿綿之中,雨水不斷的落下,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哭泣的國度。

這裏正是雨之國。

這三道身影均是青羽的神之紙分身。

他們是青羽最後派出去的那幾個影分身中的一部分,在離開木葉村之後,直接向著雨之國的方向一路狂奔。

青羽強大的身體素質再配合上超輕重岩之術,讓他趕路的速度極快。

終於在第二天的上午。

三個神之紙分身來到了這個哭泣的國家。

此時此刻。

這三個神之紙分身全都變身成為了三個根部忍者的樣子。

其中站在最前面的那個忍者。

正是不久前已經死去了的油女龍馬。

油女龍馬作為根部團藏的左膀右臂,以前就曾經帶着根部小隊來到過雨之國與山椒魚半藏進行討論,最後帶回來兩支宇智波過忍者小隊,在森林中對綱手進行伏擊。

恰恰就是那次伏擊。

成全了綱手與青羽的一段師徒緣分。

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使用神之紙分身化作油女龍馬和那兩個根部忍者的樣子,來到了雨之國,他之所以用油女龍馬的樣子,就是深信團藏不會將油女龍馬死訊這種事情不遠千里的告訴給雨之國的山椒魚半藏。

恰恰就是因為這樣。

青羽覺得使用油女龍馬的身份是最好的。

他們以前就曾經合作過。

青羽的三個神之紙分身站在雨水澆灌的河流前面,在這裏默默的等待着。

大概半個小時之後。

咕嚕……咕嚕……

青羽的三個神之紙分身腳下所處的河流中冒出一個個泡泡。

緊接着。

兩個忍者從水裏面鑽出來。

他們的頭上戴着防毒面具一般的設備,身上有着雨隱村的標誌。

這兩個忍者出現之後,視線均是落在青羽神之紙分身最前面的那個變身成為油女龍馬的忍者身上。

「有什麼事情嗎?」

這兩個雨隱村忍者中的一個對着油女龍馬問道。

「我有要事要見半藏大人。」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模擬著油女龍馬的語氣說道,從外形上來看,他穿着黑色的斗篷,戴着帽子和墨鏡,幾乎看不清楚任何的神情,就是給人一種裝酷的感覺。

「跟我來吧。」

這個雨隱村忍者目光從青羽的三個神之紙分身上掃過,他們負責守衛在這裏,並且與其他村子的忍者接洽。

油女龍馬他們都見過。

那不是個簡單的身份。

背後站着的是木葉村的志村團藏。

頓時。

兩個雲隱村忍者在前面帶路。

青羽的三個神之紙分身在後面跟隨。

五個人一路向著雨之國首領山椒魚半藏的住所走了過去。

沒過多久。

五個人就來到了山椒魚半藏的住所前。

這是一幢富麗堂皇的房子。

僅僅從外觀來看。

就能看出山椒魚半藏的富有。

要知道……

雨之國是個格外貧窮的國家。

他們一路走來就看到許多因為第二次忍界大戰而流離失所的孩子。

甚至連吃飯都不知道要在什麼時候。

這種情況下。

作為雨之國的首領。

山椒魚半藏的個人生活過得極其豐富,這可以說引起了許多雨之國人們的不滿。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將這一路走來的景象全都看在眼裏,心中漸漸明白了。

並不是彌彥一定要創立曉組織。

而是這個環境需要一個曉組織。

就算是彌彥沒有去做這件事情。

依舊還是會有人去做這件事情。

在雨之國這個環境中。

曉組織的出現可以說是必然的產物。

人們怨聲載道。

這種反抗情緒積蓄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是他們奮起的時候。

青羽漸漸理解了為什麼在他看到動漫的時候,那些雨之國的忍者的護額上,全都有這一道象著着叛忍的橫道。

這兩個雨隱村的忍者將青羽的三個神之紙分身帶到了山椒魚半藏住所之前,隨後停下了腳步,轉而向著青羽的三個紙分身看過去。

與此同時。

青羽的三個神之紙分身也停下了腳步。

「你們在這裏等著,我去通知半藏大人。」

那個霧隱村忍者對着青羽的三個神之紙分身交代了一句,隨後轉身離開了,走進了山椒魚半藏的住所。

青羽的三個神之紙分身沒有說話,他們全都表現出很冷酷的樣子,這符合根部忍者的一貫特徵。

半晌之後。

剛才彙報的那個雨隱村忍者走了出來,他的視線掃過青羽的三個神之紙分身之後,落在了最前面那個變身成為油女龍馬的神之紙分身的身上。

「你們三個只能進去一個人,現在你們決定誰進去吧。」這個雨隱村忍者說道。

「我進去。」

變成油女龍馬的神之紙分身毫不猶豫的說道。

其餘兩個根部忍者不過是路人甲。

山椒魚半藏見到他們兩個人連正眼都不會看一眼。

油女龍馬的身份至少是團藏的左膀右臂,多少還是有說話的資格。

「跟我來吧。」

這個雨隱村忍者走在前面帶路,變成油女龍馬的神之紙分身跟在後面,兩人一前一後進入了山椒魚半藏的住所。

剛剛進入便是一條木質的長廊。

周圍的牆壁上點綴著壁畫和盆栽,彷彿進入到了另外一個世界,跟外面連綿不斷的雨水有着截然不同的感覺。

兩人大概走了五分鐘左右。

來到了一間屋子前。

這個雨隱村忍者在屋子的門口微微欠身,恭敬的說道:「團藏大人的人到了。」

「讓他進來吧。」

屋子裏面響起了一道低沉的聲音,透過這個屋子的門都能夠清楚的傳入到青羽神之紙分身的耳朵裏面。

「是。」

這個雨隱村的忍者立即應了一聲,隨後拉開了這道拉門,向著油女龍馬點了點頭。

頓時。

青羽化作油女龍馬的神之紙分身邁步走了進去。

他剛剛走進屋子。

就看到了一個穿着便裝的長發中年男人。

從身上的肌肉來看非常的強壯。

略顯凌亂的頭髮隨意的披散在身後。

臉上戴着一個防毒面具般的設備。

這個人。

正是被稱為半神的雨之國首領。

山椒魚半藏!

「團藏大人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山椒魚半藏低沉的聲音緩緩響起,現在這個時候,他的右手拿着一把鋒利的武士刀,左手正在小心翼翼的擦拭著刀身,雙眼始終盯在武士刀上,可以看得出來,他非常喜愛這把刀。

「半藏大人,團藏大人讓我給你傳訊,希望你可以派出忍者偷襲砂隱村。」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不亢不卑的說道。

「砂隱村?」

山椒魚半藏擦拭刀身的動作稍微緩了緩,隨後繼續擦拭起來,問道:「為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8章 山椒魚半藏(求訂閱求月票)

33.16%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