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上原琉璃關押的位置找到了!(求訂閱求月票)

第249章 上原琉璃關押的位置找到了!(求訂閱求月票)

山椒魚半藏看向青羽的眼神之中,透著濃濃的謹慎。

他知道面前這個人是木葉村志村團藏的手下,帶來的消息就是志村團藏的消息,但是對於他來說,任何一點點的問題,都要小心謹慎的對待。

正如他的住所外面有許多的雨隱村忍者二十四小時不停歇的值班一樣。

「兩天之後,木葉村將會跟雲隱村進行和談,屆時砂隱村的精英會傾巢而出,直奔木葉村而行,到了那個時候,砂隱村便是一座空城,豈不是你們雨隱村襲擊的最佳時機嗎!」

化身成為油女龍馬的神之紙分身緩緩的說道。

這句話一出。

山椒魚半藏沉默了下來。

他的雙眼緊緊盯著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眼神中閃爍著猶豫的眸光。

兩人就這樣沉默了一段時間。

山椒魚半藏不說話,他在謹慎的思考,判斷著這件事情的可行性。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也沒有再繼續說什麼,他本身就是謹慎的人,非常清楚這種時候越是多說,越是容易造成相反的效果。

一時之間。

氣氛變得沉默了下來。

兩人足足沉默了十幾分鐘之後。

山椒魚半藏重新將視線放在了右手的武士刀上,眼眸中泛起寵溺的光芒。

「龍馬先生,你覺得我這把刀怎麼樣?」

山椒魚半藏淡然的說道。

這句話聽起來似乎跟這件事情沒有任何的關係。

但是……

青羽卻是很清楚。

山椒魚半藏這是話裡有話。

「半藏大人,團藏大人從來沒有把您當成過是刀。」青羽沉聲說道,他現在是油女龍馬的身份,就必須代入到身份裡面,將這件事情給說清楚了。

「是嗎?」

山椒魚半藏左手重新抬起,擦拭著武士刀的刀身,因為他帶著防毒面具,只能露出一部分臉頰來,以至於根本看不清楚具體的表情。

「那麼這種事情為什麼要來找我呢?」

山椒魚半藏這句話中的語氣變得有些不善起來。

說完之後。

他揮動著手上的武士刀。

向著屏風上面揮砍過去。

唰!

伴隨著一道破空之聲。

手起刀落。

屏風直接被這把武士刀給劈成了兩半,咣當一聲倒在地上。

「難道不是因為我這把刀很鋒利嗎?」

山椒魚半藏再次說了起來,他說話的方式就像是在打啞謎一樣,若是反應的不夠靈敏點,都不知道該怎麼接他的話。

不過。

青羽倒是沒有絲毫的意外。

根據油女龍馬的記憶。

山椒魚半藏一直都是在用這種方式跟志村團藏交流。

兩人說得好聽點叫話裡有話。

說得難聽點……

那就是陰陽怪氣!

青羽深深看了一眼山椒魚半藏的眼睛,他維持著油女龍馬的形象,整體看起來冷靜又冷酷,面無表情,不苟言笑。

「半藏大人言重了,團藏大人只是覺得這對半藏大人是一個機會,這才命令我將這個消息帶給您,至於您要不要把我這個機會,還是要您自己來決定。」青羽以油女龍馬的姿態說道。

「團藏那個傢伙壞的很,不要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事情,全都是為了他個人的利益,這種說辭,不提也罷。」

山椒魚半藏根本沒有將團藏給他機會這類的話放在心上。

這就是純粹的放屁!

放屁都比這個好聽多了!

如果真的是機會。

那麼團藏自己就去做了。

才不會找到他。

只有需要利用到他的時候,才會找到他,這一點他很清楚!

「半藏大人,正所謂無利不起早,團藏大人給您送消息,確實是給您提供一個機會,當然這個機會對團藏大人也是有利的,但絕對不是團藏大人在利用您,而是您與團藏大人之前的雙贏。」青羽面無表情,緩緩開口,現在只要山椒魚半藏肯跟他談,那麼事情慢慢就會落入到他的掌控中,怕就怕對方根本不跟他談這些事情。

「團藏那我當刀用,讓我去幫他砍掉砂隱村,怎麼還能說是雙贏?」山椒魚半藏的語氣中透出一絲絲的不屑。

「半藏大人去奇襲砂隱村,確實可以解除掉木葉村當下的燃眉之急,幫了團藏大人很大的忙,但是半藏大人也可以在奇襲砂隱村的過程中獲得巨大的好處,完成雨之國的版圖擴張。」青羽依舊不亢不卑的說道,他明白所有一切的核心都是利益,山椒魚半藏想要的利益也很簡單,那就是地盤擴張,這也是能夠產生第二次忍界大戰的原因。

「砂隱村的地盤有什麼意思,要是你們木葉村的地盤才有意思!」山椒魚半藏突然向著變成油女龍馬形態的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看過去,面具後面的臉像是在微笑一般,說道:「團藏大人覺得我這把快刀如果跟砂隱村聯合起來,向著木葉村這塊肥肉上砍過去,會不會分到一杯羹啊!」

「半藏大人,這你就要注意分寸了,你這把刀縱然很鋒利,但砍錯了對象的話,很可能會卷刃甚至破碎啊!」青羽沉聲說道,絲毫沒有做出任何退讓的意思。

「你在威脅我?」

山椒魚半藏在聽到這句話之後,立即舉起手中的武士刀,直接向著青羽神之紙分身的身上揮砍過去。

唰!

這把武士刀劃過空氣。

驚起一道破空之聲。

徑直的向著青羽神之紙分身的面前劈砍了過去。

然而。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就這麼站在原地。

一動不動。

像是沒有感覺到這把武士刀一樣。

冷酷的身姿盡顯從容不迫。

突然間。

武士刀停留在青羽神之紙分身的腦門前面。

距離砍到青羽的額頭,僅僅只有一指的距離。

「好膽識!」

山椒魚半藏看著青羽神之紙分身從容淡然的樣子,眼眸中閃過一抹讚揚,隨後收起了手中的武士刀。

「不愧是團藏的左膀右臂!」

「就沖你這份魄力。」

「砂隱村我去了!」

山椒魚半藏將手中的武士刀收回,插入到牆壁處的刀鞘上,隨後將這把歸鞘的武士刀放在了牆壁的刀架上。

「回去告訴志村團藏,兩天之後,我必到砂隱村,不過這件事情不能這麼簡單,我要更多的好處,讓他事後來跟我談!」

山椒魚半藏沉聲說道,他就在這一瞬間做出了決定。

做出決定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於面前這個油女龍馬的從容和淡定。

這是一種底氣的象徵!

山椒魚半藏不知道油女龍馬背後的底牌是什麼,但是他相信這個人背後肯定有底牌。

既然如此。

那就說明木葉村在這件事情上是有底氣的!

山椒魚半藏在這一瞬間做出了判斷,儘管明面上看起來,木葉村前有雲隱村,後有砂隱村,處於腹背受敵的姿態,旁邊還是有岩隱村虎視眈眈。

但是……

山椒魚半藏覺得木葉村處於一種遊刃有餘的狀態之下。

不僅沒有任何的緊張。

似乎好像是能把這些對手統統吃下。

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山椒魚半藏覺得如果冒然跟那些原本就跟他沒有任何的交情的村子聯手,去攻打一個早有準備的木葉村,這樣可能要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最後很有可能得不償失。

導致雨隱村進一步陷入到尷尬的境地上。

但是。

若是跟團藏聯手的話。

則是能夠以偷襲的姿態,向著大本營空虛的砂隱村進行攻擊。

如此一來。

以有心算無心。

遠遠要強過於以有心算有心。

最重要的是……

山椒魚半藏還是頗為忌憚志村團藏那條老狐狸的,他根本不知道如果強行攻打木葉村的話,等待著他的是什麼樣的陷阱。

「半藏大人請放心,事成之後團藏大人必定親自拜訪,給您的好處一個子都少不了,絕對包您滿意!」青羽極為堅定的說道,反正這些好處都不需要他來給,他只是偽裝成為了油女龍馬的身份,代替團藏許諾了這麼一份空頭支票罷了。

「你回去吧。」

山椒魚半藏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直接擺出了送客的姿態。

該說的都已經說完了。

他不是磨磨嘰嘰的人。

一旦做出了決定,就不會輕易發生改變。

更何況。

他不喜歡陌生人在他的府邸過多的停留。

「是。」

青羽同樣沒有多說什麼,直接退出了山椒魚半藏的屋子。

隨後。

青羽這個變身成為了油女龍馬的神之紙分身,跟著剛才的雨隱村忍者走出了山椒魚半藏的屋子。

三個神之紙分身匯合在一起。

然後一起的向外走出去,離開了雨隱村。

青羽的這三個神之紙分身一直都出到雨之國的邊境外,確定沒有任何人再盯著他們了。

三人立即對視一眼。

均能從對方的視線中看出彼此的意思。

「嘭!」

「嘭!」

「嘭!」

伴隨著三道氣爆之聲,這三個神之紙分身相繼解除掉了,化作三道情報,匯入到青羽本體的意識當中。

……

與此同時。

海島國家,水之國,霧隱村。

一幢高大的房子裡面。

霧隱村的長老元師手持蛇杖,顫顫巍巍的攤開了那個記載著進階水遁忍術的捲軸,蒼老的眼眸中彌散著道道霧氣。

「多少年了!」

「我等這一天多少年了!」

「終於讓我拿到千手扉間的水遁之書了!」

「我們霧隱村崛起的日子終於要來了!」

元師的聲音中透著濃重的滄桑感,隨著他的話說出之後,不由得老淚縱橫,回憶起了這麼多年來,霧隱村所經歷過的心酸,以及他為了霧隱村所作出的犧牲和付出。

「現在我就立即修鍊水遁之書,等我將這些水遁忍術全都學會之後,霧隱村便會成為忍者世界最強的村子!」

元師堅定的說道,在他說完這些話之後,他的視線落在水遁之書上,迫不及待的開始從第一個忍術看了起來。

……

霧隱村。

某處。

七個人坐在樹枝上。

每個人的臉上看起來都不是很開心。

這七個人。

正是霧隱村的忍刀七人眾。

「老大,怎麼到現在都還沒有廉太郎的消息,他是不是出什麼意外了?」西瓜山河豚鬼皺著眉問道,最近這段時間,他們一直在打探廉太郎的消息,可是一點點的消息都沒有。

「我也覺得可能是遇害了!」栗霰串丸跟著附和道,他們都是身經百戰的上忍了,對於這種深入敵營還能活著回來的童話,已經不會抱有什麼期待了。

「廉太郎是為我們霧隱村做出無雙貢獻的人,他不能就這麼死了,我覺得我們應該去救他!」通草野餌人猶豫了一下之後說道。

「你們冷靜一下!」

枇杷十藏搖了搖頭,其他的六個人越是衝動,他反而越是冷靜。

就連他自己都意識到了。

他受到廉太郎的熏陶。

「我們要相信廉太郎,再給他一點時間,他可能會妥善解決這件事情,若是我們現在對雲隱村出手,可能會破壞掉他的計劃。」枇杷十藏搖頭說道。

「可能你拖延的這幾天,廉太郎就涼了。」西瓜山河豚鬼有著不同的意見,他所說的就是他的真實想法,他覺得若是再這麼繼續等下去,等到的可能就是廉太郎的屍體。

「這只是你的猜測啊!」枇杷十藏搖頭說道。

「這也只是你的猜測啊!」西瓜山河豚鬼雙眼目光灼灼的盯著枇杷十藏,說道:「廉太郎是我們霧隱村的未來,現在知道他可能會出現危險,而我們還處於能夠挽回的程度上,那麼為了霧隱村的未來,得罪了雲隱村,又有什麼問題呢?」

「這樣吧……」

枇杷十藏稍微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他覺得西瓜山河豚鬼說得也很有道理。

「我們不在這裡討論了,我們現在就出發返回前線戰場,到了那裡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都能夠在第一時間趕到。」枇杷十藏認真的說道。

「可以!」

忍刀七人眾中的其他六個人異口同聲的說道,說話之間紛紛站起身來,全都認定了這件事情,秒秒間就做好了出發的準備。

下一刻。

忍刀七人眾齊齊出發。

一道道身影相繼消失不見了。

……

拷問部,小隔間。

青羽剛剛走到黑暗的小隔間中,頓時感覺腦袋裡面傳來一道道情報。

頓時。

青羽直接站在原地不動了。

整個過程足足持續了超過十分鐘的時間。

隨後。

青羽緩緩睜眼眼睛。

眼眸中閃爍著欣喜的眸光。

「成功了。」

青羽剛剛收到的就是那三個前往雨之國的神之紙分身所帶來反饋回來的情報。

通過剛才的過程。

他已經成功的將這些消息告訴給山椒魚半藏了。

至於山椒魚半藏最後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那就不是他所在意的事情了。

不管山椒魚半藏去偷襲砂隱村,還是去偷襲木葉村。

只要雲隱村動起來。

忍者世界就會變得更加混亂起來。

到了那個時候。

這場由多方面因素而引起的忍界戰爭。

就不是三代火影猿飛日斬一個人能夠說停就停下來的了。

「現在砂隱村、雨隱村、霧隱村、以及雲隱村全都參與了進來。」

「五大忍村中就只剩下還在一旁觀望的岩隱村了。」

「岩隱村那邊就不去了!」

青羽站在拷問部的小隔間中默默的思考著。

岩隱村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地點。

想要去到岩隱村,會路過一條必經之路,那就是神無毗橋。

正是著名的神無毗橋之戰的地點。

那個地方的地下有著已經被擁有輪迴眼的宇智波斑通靈出來的外道魔像。

當然。

還有宇智波斑和黑絕的存在!

對於青羽來說,那邊太過於危險,不適合去岩隱村搞事情。

況且。

以岩隱村的特性。

根本不需要特意去做什麼!

只要忍界大戰正常進行發揮,岩隱村就會忍不住要出手。

正如第三次忍界大戰原本的樣子,岩隱村並不能在這場忍界的亂戰風暴中獨善其身。

「現在做到這裡差不多了,剩下等著雲隱村的使者團到來了。」青羽掐著下巴自語道。

這次他算是用盡了渾身解數,打算將忍者世界大亂,這麼做的目的並不是要挑起戰爭,而是要重新定義新的和平。

踏踏踏踏踏……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道腳步聲在拷問部小隔間的門外響起。

正是監獄守衛首領帶著這一批待審嫌疑犯走了進來。

「早上好啊,貓臉惡魔!」

守衛首領現在已經徹底「黑化」了,他每次帶著人來到青羽這邊,都會特意提醒這些人,告訴他們等待著他們的這位戴著貓臉面具的拷問部忍者,就是最近一段時間裡大名鼎鼎的貓臉惡魔。

霎時間。

這幾個待審嫌疑犯在聽到「貓臉惡魔」這個稱呼之後,心中的恐懼全都浮現而出,每個人的臉上都變得慘白了下來。

「……」

青羽無奈的看著面前似乎很爽的監獄守衛首領,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次總共給你送過來十一個人,他們是你今天全部需要拷問的人了,中途不會再來打擾你,晚上的時候我會來領走他們……」

守衛首領現在已經會來事了,漸漸的知道該怎麼配合青羽營造那個貓臉惡魔的人設了。

現在這個情況下。

根本不需要去分批次將人送到青羽的小隔間了。

那樣只會破壞現有這些人的體驗。

經過後衛首領的思考,他決定更換一個與青羽合作的方式。

以後他在早上將所有的待審犯人全都交給青羽這個貓臉惡魔。

讓這些待審犯人統統感受拷問部的險惡!

這些人全部都幸運兒!

誰都別想逃過貓臉惡魔的第一次!

如此一來……

以後這些犯人的僥倖心理都會減少了許多。

只是……

在這期間送到監獄來的人,守衛首領就不打算拿過來打擾青羽了。

一來是讓這些人沉浸式的體驗在貓臉惡魔支配的恐懼之下。

二來則是總得讓其他的拷問忍者有些事情做,不能把任務全都丟給貓臉惡魔一個人。

正因如此。

守衛首領做出了這個決斷,以後就按照這個方式安排待審嫌疑犯。

頓時。

守衛首領向著身後的守衛招了招手。

這些守衛頓時心領神會,將這裡的待審嫌疑犯紛紛的捆綁在青羽小隔間的柱子上。

現在這個時候。

待審嫌疑犯已經比柱子還多了。

因而產生了那種一個柱子上面捆著兩個人的現象。

等到這些守衛將待審嫌疑犯全都捆好了之後,隨後紛紛跟著守衛首領一起離開了這裡。

一時之間。

拷問部的小隔間裡面。

只剩下青羽跟那十一個待審嫌疑犯。

這些人看著青羽,眼神顫抖,誰都不敢與青羽直視,全都在躲避著青羽的目光。

「你們都是第一次嗎?」

青羽漆黑的眼眸透過貓臉面具的眼孔向著在場眾人掃視過去,他的視線落在每個人的身上,將眾人臉上的表情盡收眼底。

「……」

現場誰都不敢說話。

不敢承認也不敢否認。

他們都知道面前這個拷問忍者可是現在木葉村中名聲在外的貓臉惡魔。

青羽見這些待審嫌疑犯沒有一個人說話,便邁開腳步,一步步向著這些待審嫌疑犯走過去。

接下來的時間裡。

青羽將這些待審嫌疑犯的腦袋挨個摸了一遍。

讓他意外的是……

這些人當中還真有一個不能讀取記憶,屬於以前讀取過的人。

青羽將每個人的腦袋都摸過一圈之後,走到了那個曾經被讀取過記憶的待審嫌疑犯面前。

「你是第二次來這裡吧!」

青羽雙眼緊緊盯著面前這個待審嫌疑犯,在他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腦海中意念一動,瞬間調出了面前這個待審嫌疑犯曾經的記憶。

時間斷層在差不多半年以前。

這個犯人當時是偷了許多的西瓜,最後被做新手任務的木葉村下忍給抓住了。

「我……我不……」

這個犯人本能的想要辯解,但是當他迎接上青羽目光的時候,頓時將話都咽了回去。

「這次偷的還是西瓜嗎?」

青羽盯著那個待審嫌疑犯淡淡的問道,他在通過他說話的方式,告訴面前這個人,他還記得他,狡辯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

霎時間。

這個人臉色驟然慘白起來。

他已經意識到了。

這個貓臉惡魔將他回憶起來了。

他在這次犯事之前,就聽到了大家盛傳的貓臉惡魔的名字,也聯想到了先前來到拷問部的一次經歷,那次就是一個戴著貓臉面具的拷問忍者在對他進行拷問。

只是……

那個時候這個戴著貓臉面具的拷問忍者還沒有貓臉惡魔的稱號。

他本以為貓臉惡魔根本不會記得他。

萬萬沒想到……

貓臉惡魔居然僅僅是一個照面,就將他認出來了,並且還記得曾經他做過的事情。

太可怕了!

這是何等恐怖的記憶力啊!

青羽的這句話在說出來之後,拷問部小隔間裡面的眾人紛紛傻眼了,每個人看向青羽的眼神中,都開始變得驚恐起來。

看來……

只要來過一次。

再想隱瞞就沒有那麼的容易了。

一時之間。

這裡的每個人對於貓臉惡魔的概念都重新刷新了起來。

「不……不是……這次……不是……」

那個被青羽點到的第二次來到這裡的人瞬間臉色變得極其的難看,他幾乎全身上下的每個細胞裡面,都寫滿了對於這件事情的恐懼。

「我不管你這次來到這裡是因為什麼原因。」

青羽淡淡的聲音響起,在他說話的時候,已經將手伸出去,開始解開這個人身上的繩索。

「你是第二次到我這裡的犯人。」

「現在這就是我的規矩。」

「所以……」

「今天被選中的幸運兒就是你了!」

青羽說完最後這句話,已經解開了這個人身上的繩索,隨後拽著這個人來到了小隔間的一邊。

這個位置剛好可以讓這個人出現在每個人的視線中。

如此一來。

完全可以做到殺雞儆猴的效果。

接下來的時間裡。

青羽的小黑中慘叫連連,哪怕是偶爾從小隔間前面經過的守衛首領,聽到以後都覺得裡面發生了極其殘忍的事情!

……

就在青羽在小黑屋裡面對這些人待審嫌疑犯進行拷問的時候。

整個忍者世界均是暗流涌動。

絕大多數的勢力都已經將視線聚焦在木葉村和雲隱村的這一次碰面中。

再有兩天的時間。

雲隱村使者團就要再次進入到木葉村了。

現在這個時候。

忍者世界維持著一種任誰都能感覺到的很快就會消失的和平……

各個大勢力之間都有著自己心中的打算,他們知道一旦木葉村與雲隱村之間出現碰撞,整個忍者世界的格局都將跟著發生劇烈的變化,均是相應的做著各自不同的準備。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不知不覺間。

在各大勢力緊鑼密鼓安排下。

一天時間過去了。

距離雲隱村使者團進入到木葉村就只剩下最後一天的時間了。

留給他們部署的時間越來越少了。

可是。

就在這個時候。

在木葉村拷問部沒人注意到的小隔間裡面。

青羽剛剛將這十一個人交給木葉監獄的守衛首領,正在收拾小隔間上的殘跡,準備離開小隔間返回暗部宿舍的時候。

青羽的身體驟然間一顫。

兩股記憶隨著影分身的解散,已經匯入到他的腦海中。

頓時。

青羽停止住了手上的動作。

緩緩閉上眼睛。

開始仔細查看接收到的訊息……

這兩條訊息來自於潛入到根部中的那兩個神之紙分身。

這兩個神之紙分身同時取消掉了,帶給了青羽非常重要的情報。

「上原琉璃關押的位置找到了!」

青羽貓臉面具後面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得意的弧度。

現在……

決定著雲隱村使者團談判最關鍵的鑰匙。

已經握在了他的手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9章 上原琉璃關押的位置找到了!(求訂閱求月票)

33.29%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