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求訂閱求月票)

第252章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求訂閱求月票)

感謝【寒窗酷讀】大佬兩次萬賞支持!

——

火之國境內,雲隱村陣營。

這是一個前哨站,處於戰爭時期臨時搭建出來的,目的就是跟木葉村保持一個戰爭對立的狀態。

前哨站裡面有著大概三四個名雲隱村忍者。

其中絕大多數都是中忍。

上忍只有五六個人。

這些人便是在這近半個月的時間裡面與木葉村忍者僵持的那些雲隱村的忍者。

現在這個時候。

前哨站駐地裡面的人變多了。

就在昨夜。

雷之國派來了一支八人小隊,帶隊的人是雷之國大名的參謀,同時也是雲隱村的顧問,專門負責本次與木葉村的談判。

跟著他一起來的則是其餘三個參謀團的成員和四個雷之國的護衛。

這些人剛剛來到這個雲隱村駐地一個晚上的時間,他們需要在這裡短暫的停留休息之後,於明天前往木葉村,參加跟木葉村的談判。

現在的時間已然是上午時分。

雲隱村駐地的忍者們,無論是原本就在這裡負責拖延的上忍,還是前一天夜裡剛剛過來的雲隱村使者團,均是剛剛吃過了飯,處於一個精神倦怠的狀態。

負責雲隱村駐地的上忍布雷伊正在打著哈欠,這段時間的試探和休戰讓他提不起什麼興緻來。

尤其是明天這些使團的人就要再次去跟木葉村進行和談。

這對他來說。

更是無聊中的無聊。

不知道該怎麼打發時間。

「要是能酣暢淋漓的大戰一場就好了!」

布雷伊屬於那種對雲隱村忠心耿耿,但是腦袋裡面著實沒有什麼東西,能做的就是完全服從命令。

相比於談判。

他的心裡更想做的事情是打仗!

當然。

這次過來的使者團隊究竟要做什麼事情,他也是根本不得而知,這類相對機密的問題,並不是他沒有足夠的許可權知道,而是他知道也沒什麼用……

布雷伊伸了個懶腰,在他的認知當中,等著這些參謀們去到木葉村,再經過幾天漫長的談判,未來將會度過一段極其無聊的日子。

轟!轟!轟!轟!轟!

突然之間。

變故發生。

布雷伊瞬間感覺到地面都跟著搖晃了起來。

這種感覺不僅只有他一個人感覺到了。

這個雲隱村駐地中的每個人均是感覺到了。

「什麼情況?」

布雷伊心中微微疑惑了一下,他忽然感覺到空氣中有著絲絲的水汽,抬頭向著水汽的方向看過去。

這一看不要緊。

眼前的畫面直接給他震驚住了!

不僅是他一個人在震撼,就連雲隱村駐地裡面其他的人,也都向著那個方向看過去。

只見……

一股股洶湧而來的水流向著他們駐地的方向席捲而出,宛若洪水暴發一般,看起來像是直接要將他們衝垮。

這種恐怖的水流直接令他們全都傻眼了,根本沒見過這樣的場面。

「這什麼情況?」

「怎麼可能?」

「這不是內陸森林嗎?」

「哪來的這麼多水?」

「這是海嘯嗎?」

「這不是我的幻覺吧?」

「……」

雲隱村的眾人們看到眼前這一幕,均是瞪大了眼睛,連跑都不知道該怎麼跑。

面前那氣勢洶湧的水流高度超過40米,直接席捲著面前的樹木,以不可阻擋的趨勢,向著他們的駐地翻卷而來。

水流涌動的速度極快,完全像是要將這片樹林給吞噬掉一樣。

呼呼呼呼呼呼……

幾乎是一瞬間。

整個雲隱村的駐地都浸泡在了洶湧的水流中。

包括布雷伊在內的所有雲隱村駐地人們全都在這個時候被水流席捲了出去,瞬間隨著水流捲動了起來,宛若掉進了巨大的漩渦之中。

與此同時。

雲隱村的駐地直接被狂暴的水流給衝垮了,木頭和布料隨著水流亂飛,裡面的軍備用品和物資全都被衝散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來得那麼突然,以至於雲隱村駐地的人們都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跟著水流被沖跑了。

這讓處於駐地周圍不斷被水流捲動的雲隱村忍者們覺得一陣莫名其妙,恍然間覺得自己就像是在海底似的,這根本不是在火之國能夠看到的畫面。

突然間。

布雷伊以及雲隱村幾個上忍的視線透過波瀾的流水,落在了青羽以及他的影分身身上。

他們清楚地看到了青羽和影分身身上霧隱村忍者的服飾。

霧隱村的忍者!

就在這個時候,布雷伊等人瞪大了雙眼,他們不知道霧隱村的忍者為什麼要突然對他們進行襲擊。

但是,他們知道,現在不是思考霧隱村忍者為什麼來這裡的問題,而且深切的意識到戰爭來了!

「敵襲!」

布雷伊頓時大吼一聲,在他吼出聲的時候,嘴裡還咕嘟咕嘟的冒著氣泡,喝了不少的水。

洶湧的水流包裹著他的身體,直接順著他的喉嚨湧入到他的胃中。

「可惡啊!」

這些雲隱村的忍者全都聽到了布雷伊的話,可是他們根本沒有辦法進行反擊,每個人均是能夠感覺到一股窒息的感覺。

現在他們處於這股水流當中。

就像是被裝進了魚缸。

不對!

魚缸的水流還屬於溫和的,他們就像是被塞進了已經沖水的馬桶里,在被強烈的漩渦扭轉著。

布雷伊瞪大眼睛看著周圍的同伴,他發現這個求就像是一個巨型增加旋轉力的水牢術,具有極強的束縛能力,讓他承受了極大的困擾,行動上更是完全的受到了限制。

根本沒有辦法自如的戰鬥!

要知道……

雲隱村的忍者本來就不適合遠程忍術作戰,他們更喜歡的是在近戰的狀態下比拼忍體術。

布雷伊更是忍體術中的佼佼者,呃,洶湧的水流中根本發揮不出自己任何的優勢。

現在這種情況根本就不是他和雲隱村忍者們習慣出來的戰鬥模式。

「你們幾個負責保護使者團的參謀們!」

布雷伊對著雲隱村陣營中其他幾個上忍交代道。

隨後。

他的視線聚焦在洶湧水流外面的霧隱村忍者上。

眼眸中閃爍著道道殺意。

「我出去迎敵!」

布雷伊怒視著青羽,直接向青羽的位置衝擊過去。

他的戰鬥思路還是很清晰的!

他很清楚的知道,只要解決了這幾個正在維持著這個巨大水牢術的霧隱村忍者,就可以解決放下所面臨的危機。

一時之間。

布雷伊瘋狂的向著青羽的方向遊動過來。

他並不擅長游泳,依靠的是用蠻力將水流拍到自己的身後,將自己擠出去的方式。

只是……

讓他沒想到的是……

這巨大的水牢術中水流衝擊力極強,暗流一波接著一波的涌動到他的身上,不斷的衝擊著他的身體

布雷伊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向前衝擊,但是依舊會感覺到恐怖的阻力。

這股強大的阻力讓他始終在原地停留,很難往前前進哪怕一米的距離。

「好猛烈的水流!」

布雷伊忍不住在心中驚呼一聲,他一直以來都非常相信自己的力量,但是在這一刻,他發現他的力量根本沖不上這逆動旋轉的水流

「這是什麼情況?」

其他的個雲隱村忍者們看著布雷伊用儘力氣揮動雙手游泳的樣子,全都意識到了這裡的水流有問題。

頓時。

布雷伊停止了遊動。

就在這個時候。

他驚訝的發現。

他並沒有被這股水流著帶走。

而是依舊停留在原地。

「這……」

布雷伊的眼眸之中浮現出震驚之色。

他隱隱的發現了一件難以置信的事情。

他越是用力的遊動,這裡水流的阻力越是大,但是當他停下來不動的時候,水流的阻力也就消失了。

布雷伊停留在水中,感受著周圍洶湧的水流,並沒有再向著他身上衝過去,而且僅僅在他的身邊環繞。

但若是他向著前面發起衝擊,則是誰被比他衝擊力量更強大的水流個沖回來。

這股水流的力量非常的強大,充斥著柔韌性,讓他的力氣沒有辦法太輕易的使用出來,讓他們感覺渾身不舒服。

「這是怎麼回事?」

「我怎麼感覺他們只想困住我們?」

「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難道還有什麼別的事情嗎?」

「這些霧隱村的忍者究竟想要幹什麼?」

「……」

這些雲隱村上忍也發現了同樣的事情,他們覺得自己的身體像是被水流形成的繩子跟捆住了,進也進不去,退也退不出來,只能是停留在原地,場面一度非常的尷尬。

這讓他們想要去幫助使者團的參謀都辦不到。

「不好!」

布雷伊心中一驚,他忽然意識到,對方的目標很可能是使者團的參謀。

霧隱村忍者想要通過襲擊使者團參謀的方式來阻止雲隱村和木葉村之間的和談!

布雷伊覺得自己看破了那些霧隱村忍者的真實目的!

然而……

就連布雷伊都不理解的事情發生了,他們這些雲隱村的忍者和使者團的參謀在這巨型的水牢術中持續的待了一會之後。

整個過程遠處的霧隱村忍者根本沒有攻擊過來。

那些霧隱村的忍者僅僅只是站在巨大水牢的邊緣維持著這個水牢術。

這樣的畫面。

讓布雷伊的心中均是產生了濃濃的不解……

這些霧隱村忍者到底是什麼意思?

究竟是打還是不打?

他知道霧隱村的忍者想要對他們發動進攻的話,就要潛入到這團水流中,那個時候他就可以進行攻擊了!

但是。

現在這個情況。

看起來就像是只想要困住他們一樣。

一時之間。

雲隱村忍者們的腦袋裡面冒出了一大堆的問號,完全看不明白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戰鬥方式。

他們想要從這些強力扭轉的水流中掙脫出來。

但是這種感覺就像是在逆水行舟一樣。

完全難以掙脫。

這樣的情況,讓布雷伊覺得自己空有力氣,但是卻根本使用不出來。

……

巨大水牢術的外圈。

青羽以及九個變身成為霧隱村忍者的神之紙分身站成一排,一起控制著這偌大的水牢術。

這種控制是非常消耗查克拉的!

根本維持不了多久。

不過。

他根本也沒打算維持太長的時間。

只要將他們困住一會就夠了。

青羽根本就不是來打仗的,不然他還不如直接上戰場,現在他只是在搞出一個特殊的事情罷了。

漸漸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這個龐大的水牢將雲隱村的忍者困住了將近十分鐘。

雲隱村使者團的那些參謀已經感覺到了窒息一般的感覺,他們在水裡快要憋死了,不管是胃裡還是肺里,全都灌滿了水。

他們這些人都僅僅只是普通人。

根本沒有在這洶湧的水流中太長時間閉氣的能力。

若是再嗆水一段時間的話。

這些文弱的參謀可能就真的死過去了。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心念一動,就在不遠處的一個神之紙分身向著他們沖了過來。

「老子加西伊在此,你們誰人敢對我們雲隱村出手?」

一道震天的咆哮聲響起,聲音的主人正在雲隱村忍者加西伊。

這道聲音直接穿透水牢術,清晰的傳入到水遁忍術中每個雲隱村忍者的耳中,頓時令眾人精神為之一震。

這種水牢術他們並不是沒有接觸過。

但是……

這麼大的水牢術……

他們還從來沒有接觸到過!

不過道理都是一樣的,他們都很明白,破解水牢術最好的辦法,就是從水牢的外界攻擊施術的人。

加西伊的出現可以說是非常及時的救場,頓時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心理安慰。

「太好了!」

布雷伊更是興奮的對著外面大吼一聲,說道:「加西伊,快打斷他們持續施術的狀態!」

雲隱村的忍者們在聽到布雷伊的話以後,也都跟著振奮了起來。

巨大的水流漩渦之外,瞬間竄過一抹電光。

呲呲呲呲呲……

加西伊的身影以極快的速度沖了過來,渾身泛著雷遁查克拉,直接向著那些霧隱村的忍者們橫衝直撞沖了過來。

剎那之間。

處於巨大水牢之中的雲隱村忍者們僅僅只是看到了一道電光身影沖入到人群中。

至於其他的事情。

則是看得不那麼清楚了。

加西伊身上的雷電光芒本來就很灼眼,配合上水流中的光影折射,看起來就像是一道道光芒在水中閃耀。

「你是什麼人?」

加西伊扯著嗓子吼道,他的聲音中透著疑問,同時也牽動著水牢術之中雲隱村忍者們的心情。

咣!咣!咣!咣!咣!

伴隨著加西伊喊出來之後,外面響起接連的碰撞聲,呈現出一種正在戰鬥的感覺。

這種碰撞的聲音正是雲林村忍者們渴望而不可求的,他們都希望自己能在外面跟敵人正面的拳拳到肉的戰鬥,而不是憋屈的困在這些水流中。

「薩摩廉太郎!」

青羽直接報上名字,他的聲音一點都不小,就是刻意說給那些雲隱村忍者聽的。

你們信不信我不管。

反正我就這麼說了。

至於後面怎麼發展就是你們的事情了。

只要亂起來就足夠了。

青羽的想法非常的簡單,只要第三次忍界大戰順利的進行,就可以讓忍界完成自然而然的變革。

到了那個時候。

忍者世界的勢力將會重新進行劃分。

木葉村的政權再發生一些變化。

這樣就可以了!

青羽吼完這一嗓子之後,立即解除困著雲隱村忍者的巨大水牢術,對著他的那些神之紙分身喊道:「撤!」

「追!」

加西伊極其應景的跟著喊了一聲。

隨即。

這些人從雲隱村忍者的視線中全都消失了。

這個巨大水滴形狀的水牢術般的大水就衝破,在失去了青羽查克拉的支撐后,瞬間失去了水流的束縛力,向著周圍洶湧的沖卷出去,將周圍的地面都浸濕了,宛若發了洪水一般。

雲隱村的忍者們已經可以在水流中自由活動了。

頓時。

他們立即將使者團中的參謀救出來。

然後相繼將放在地面上。

隨著水流漸漸散去。

雲隱村被衝垮的駐地重新暴露在空氣中。

無論是雲隱村的忍者,還是從雷之國趕來的使者們,均是看起來像被淋成了落湯雞,渾身上下都是水。

不過,他們之中,沒有任何一個人有生命的危險。

「咳咳咳……」

那個來自於雷之國的雲隱村使者團的顧問重重的咳嗽著,他的肺里嗆了不少的水,整個人都有一種極致的窒息感覺。

這種情況可以說只是對他的身體造成了一些困擾,並沒有危及到生命,但這也足以讓他非常大的痛苦,令他們這些使者團的參謀們都感覺極其的難受。

「嘔……」

「咳咳……」

「噗……」

雲隱村使者團的其他那幾個參謀,也都跟著吐起水來。

本來這段時間他們就是連夜趕路,完全沒有休息好。

現在又差點淹死。

這讓他們感覺就連腦袋裡面都是一大堆的水。

整個人都不好了!

心裡更是無限的苦悶!

至於雲隱村的忍者們,感覺上則是稍微好一些,沒有那麼的難受,僅僅只是過渡消耗而已。

「霧隱村的忍者們究竟在搞什麼!」

布雷伊皺著眉頭不滿的說道,他的身體倒是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他就是覺得這種事情太過羞辱人了。

現在這個時候,他一眼望去,一個敵人都看不見,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加西伊又在幹嘛!」

布雷伊滿臉的黑線,他隱隱有一種感覺,彷彿這一切事情的後背都有一隻手,在操控著這一切,但他又說不清楚。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布雷伊狠狠的吐槽到,他就像是被人偷襲了之後,被人拿著石頭拍在了腦袋上,然後給它拍蒙了,當他醒來之後,又沒有見到人一樣,根本無處發泄心中的抑鬱和憤怒,只剩下無盡的憋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2章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求訂閱求月票)

32.03%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