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究竟是什麼樣的陰間人才能想到這樣的狗主意?(求訂閱求月票)

第253章 究竟是什麼樣的陰間人才能想到這樣的狗主意?(求訂閱求月票)

感謝【唐雨凌啊】萬賞支持!

——

布雷伊怔怔的看着眼前發生的畫面,整個人傻傻的盯着剛才發生過戰鬥的地方,不知道該要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

這就完事了?

全都跑掉了?

布雷伊覺得一陣莫名其妙。

他根本就不清楚為什麼霧隱村的忍者要對他們發動攻擊,更是不清楚遲遲為沒有歸來的加西伊在搞什麼行為藝術。

整個過程下來。

處處都透露著詭異。

到現在都還不是很清楚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布雷伊大人,現在駐地被毀了,我們要怎麼辦?」一個雲隱村忍者過來向著布雷伊詢問道。

「肯定要重建一個,儘快的重建!」布雷伊沉聲交代道,就算他們這些忍者沒有什麼問題,隨時可以住在任何地方,但是那些使者團的參謀並不是這樣的,他們還是需要一個明面上可以住人的住所。

「是!」

這個雲隱村忍者在聽到布雷伊的交代后,頓時點了點頭,轉身向著雲隱村其他忍者的方向返回了過去。

他們這些雲隱村的中忍要聯合起來,共同去樹林中採集木材和石料,重新搭建這個前哨站駐地。

「布雷伊大人!」

就在這個時候,又一個雲隱村的忍者向著從布雷伊跑了過來,臉上有着驚疑的神色。

「發生什麼事情了?」

布雷伊微微皺眉問道,他發現經過這次大水的衝擊之後,這些部下都顯得毛毛躁躁的,看起來就像是傻子一樣,只會大呼小叫的。

「我們在那邊的樹林發現兩個木葉忍者!」這個雲隱村的忍者立即說道。

「木葉村的忍者?」

布雷伊微微眯起眼睛,他頓時覺得非常奇怪。

「你確定是木葉村的忍者,不是霧隱村的忍者?」布雷伊再次向著這個忍者問道,他覺得要麼就是面前這個雲隱村的忍者說錯了,要麼就是這個問題變得更加複雜了。

「是的,沒錯,布雷伊大人,就是木葉村的忍者,他們的額頭上全都戴着木葉村的忍者護額,從穿着打扮上來看,應該是木葉村的暗部忍者。」這個雲隱村的忍者說道。

「木葉村的暗部?!」布雷伊在聽到這句話之後,心中的疑惑變得更濃烈了,頓時點了點頭說道:「帶我去看看。」

「是!」

這個雲隱村忍者立即點了點頭,隨後率先向著一邊走過去。

布雷伊跟在這個雲隱村忍者的身後。

幾分鐘之後。

兩人來到了一棵樹下。

現在已經有人把手在這裏了。

但是誰都沒有破壞這裏,而是好好的在保護著現場,一切都在等布雷伊過來定奪。

「布雷伊大人,他們就在樹上!」

那個帶領布雷伊過來的雲隱村忍者抬起手,直接指著樹榦的上方說過去。

頓時。

布雷伊隨着這個雲隱村忍者手指的方向,向著樹榦上看過去。

「嘶……」

布雷伊頓時倒吸一口涼氣,他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那兩個人的身上滿滿都是各種各樣的符紙,符紙上面有着各種不同的符號。

「這算什麼玩意?」

布雷伊的眼神變得謹慎起來,在他的視角中看過去,樹榦上的那兩個木葉村忍者,看起來就像是被這些符紙給貼在了樹榦上。

最重要的是……

布雷伊赫然發現了一件最讓他震撼的事情。

這兩個木葉村忍者的胸口按照固定的節奏上下起伏着,他們還有心跳,看起來不像是昏迷了,更像是睡著了。

「有問題!」

布雷伊立即意識到這裏面是有問題的,正常是不可能發生這種現象的。

「你們等等……」

「誰都不要輕舉妄動!」

「我請顧問大人過來看一下!」

「這種事情我說不好啊……」

布雷伊還沒有在剛才的偷襲中緩過來,現在出現這種事情,他覺得他的腦子有點不夠用了,需要一個人來幫他出主意。

現在的他沒有辦法去做出決定,更沒有辦法給他們做出指示。

頓時。

布雷伊立即向著雲隱村駐地那邊使者團所在的方向走過去。

沒過多久。

布雷伊就走到了雲隱村使者團的位置。

現在使者團裏面的這幾個參謀,每個人的身上都裹上了毛巾,圍聚在一個點燃的篝火堆前,正在一起進行取暖。

他們身上的衣服則是晾在一根棍子上,放在篝火旁炙烤著,明顯是想要快速的將上面的水分蒸發掉,儘快恢復到乾爽的狀態。

布雷伊走到篝火堆邊上,他很明顯能夠看得出來,這幾個參謀的臉色都不是很好,臉頰整體泛白,兩腮又紅撲撲的,看起來有要感冒的徵兆了。

通過這幾個人臉色上的變化。

布雷伊隱隱的感覺到,這幾個參謀可能要經歷一些病痛的折磨了。

「顧問大人!」

布雷伊立即硬著頭皮向著雲隱村使者團的首領看過去,語氣中透著濃濃的恭敬。

「我們在駐地附近發現了樹上掛着兩個木葉村的暗部忍者,現在他們還活着,事情相對來說有點難以處理,還請顧問大人幫忙定奪!」

布雷伊深知自己的問題,明白不懂就問的道理,所以在這個特殊的情況中,他立即就找到了剛剛來到這裏的顧問。

「什麼意思?」

這個使者團的首領,雲隱村的顧問,滿臉不解的盯着布雷伊,眉宇間還流露出些許的不耐煩,他根本沒有聽明白布雷伊的意思。

什麼玩意掛着兩個木葉忍者?

你們這些人啥意思啊!

這個雲隱村的顧問心裏無比的鬱悶,他剛剛放才來到這裏,便莫名其妙的嗆了一肚子的水,現在剛緩過來一些,身體還處於不適的狀態,這又是都是什麼事啊?

「就是……」

布雷伊撓了撓腦袋,他也發現了可能是他表達上出了什麼問題,讓面前的雲隱村顧問沒有聽明白具體是怎麼回事,便繼續說道:「顧問大人,你跟我過來看看就知道了!」

「你讓我這個樣子過去?」雲隱村顧問低頭看了一眼身上裹着的毛巾,沒好氣的說道,說話的時候他還瞪了布雷伊一眼。

「可以啊!」

布雷伊並沒有get到顧問的不滿,頓時點了點頭,他倒是真的沒覺得這個樣子過去有什麼問題,畢竟在這個駐地裏面的人都是男人,大家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況且……

你在這邊裹着是裹着。

你到那邊裹着還是裹着。

有什麼區別嘛!

「跟我來吧!」

布雷伊直接對着顧問招手道,現在他還惦記着那兩個木葉村忍者的事情,心中隱隱覺得有些問題,但是又說不清楚具體問題在什麼地方,急需一個能夠說得上話動得起腦子的人來幫他出謀劃策。

「???」

這個雲隱村的顧問看着布雷伊儼然一副帶路的樣子,腦袋裏面頓時冒出一大堆的問號。

什麼鬼?

聽不懂說話的意思嗎?

一時之間。

他的心中產生了一種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的感覺。

罷了!

這個雲隱村顧問知道躲是躲不過去了的了,不由的雙手拽著身上的毛巾,將毛巾死死的裹在腰間,生怕被一陣風吹下來落得尷尬。

隨後他邁開步子跟上了布雷伊的腳步。

兩人一前一後向著那棵樹的方向走過去,誰都沒有說話。

布雷伊沒有說話的是因為他的心中還在惦記着這件事情,他的腦子根本想像不出來,為什麼會把木葉村的忍者掛在樹上,又是誰怎麼做的?

他的腦袋裏面全是這樣的問號。

以至於他根本沒有花心思在後面的雲隱村顧問身上。

至於雲隱村顧問……

他不說話完全是個根本不想理會面前這個糙人!

片刻之後。

布雷伊帶着雲隱村顧問來到了那棵樹的邊上。

隨後向著剛才那個找到他的雲隱村忍者一樣,帶着旁邊的顧問,抬手指著樹榦上的兩個木葉村暗部忍者。

「顧問大人你看,就是這兩個暗部忍者,他們明顯有呼吸,只是睡著了,現在我們該怎麼處理?」布雷伊沉聲說道。

「居然還真的有兩個人掛在樹上!」

這個雲隱村的顧問瞪大了眼睛,震驚的盯着樹枝上的兩個木葉村暗部忍者。

經過短暫的震驚之後。

他的臉色開始恢復正常,眉頭微微皺起,眼眸中閃爍著思索的眸光。

「僅僅根據現有已知的情報,這兩個被掛在樹上的是木葉村暗部忍者,那麼在背後做出這件事情人,必定不是木葉村的人!」

雲隱村的顧問眼眸中閃爍著睿智的眸光,率先排除掉一個正確答案,然後再基於沒有正確答案的前提下,開始進行了後續的判斷。

「按照這棵樹所在的位置,明天就是我們使者團隊進入到木葉村的時間,很明顯這是有人在惡意嫁禍給我們雲隱村,現在這棵樹一旦被木葉村的人發現,那麼必定會將這件事情歸罪到我們雲隱村的身上!」

雲隱村顧問的思維開始變得清晰起來,只要判斷出了第一步,後面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這個局面也越來越清楚了。

「沒錯!沒錯!一定是這樣!他們就是要嫁禍給我們!」布雷伊連連點頭,他覺得找雲隱村顧問來看這個情況,果然是正確的選擇,現在局勢經過顧問大人三言兩語便宛如抽絲剝繭般給分析出來了。

「根據剛才那一大堆水的情況來看,我覺得做出這件事情的背後勢力,就是霧隱村!」雲隱村顧問惡狠狠的說道,他已經對那些水流懷恨在心了,差點被別人的噴水給嗆死,這實在是太讓他心情不爽了。

「霧隱村忍者嗎?」布雷伊想到這裏,跟着點了點頭,覺得這件事情非常的有可能,說道:「我覺得也是這麼回事。」

「現在的問題是……」雲隱村顧問盯着掛在樹上的兩個木葉村暗部忍者,說道:「我們該怎麼處理這兩個人。」

「他們的身上有着很多我看不懂的符咒,還有一些起爆符,稍微一個不注意,很可能會將這裏的起爆符引爆!」布雷伊謹慎的說道:「若是到了那個時候,不僅這兩個人會死,就連我們也可能會受到波及。」

「這就是對方給我們下的套啊!」

雲隱村顧問深吸一口氣,他的雙眼中閃爍著思索的眸光。

「如果我們不將他們救下來,必定會有後手等着我們,將我們引入到跟木葉村的矛盾之中!」

雲隱村的顧問聲音低沉的分析道,他的腦袋在這一刻快速的轉動起來,畢竟是被雷之國安排過來進行和談的人,他的思維還是極其敏捷的。

「但是如果我們將他們救下來的話,若是處理得好還可以,可一旦沒有處理好,引爆了上面的起爆符,反而會變成我們親手殺了他們的兩個暗部忍者!」

雲隱村顧問分析到這裏的時候,慘白的臉變得黑了起來,眉宇間的憤怒之色變得更加清晰和濃郁了。

「這就是在耍流氓!」

「究竟是什麼樣的陰間人才能想到這樣的狗主意?」

「現在我們雲隱村與木葉村談判在即,這兩個暗部忍者,完全就是兩顆定時炸彈,搞得我們好被動啊!」

「上原琉璃帶領的使者團,就是因為誤殺了木葉村的人,使得場面變得不受控制了,若是這兩個暗部忍者死在談判期間的話,這場和談根本進行不下去了!」

「這簡直就是在逼我們雲隱村跟木葉村開戰啊!」

這個雲隱村的顧問瞪大了眼睛,他越想越是覺得能夠想出這個主意人的實在是太缺德了!

他甚至已經想不出什麼更能夠吐槽的話語了!

現在他雙眼的視線一直盯着那兩個掛在樹上的木葉村暗部忍者。

根本已經不在意先前布雷伊找他時候所出現的糙人式的不敬了。

對他來說。

布雷伊頂多就是腦子不太好使。

心地還是純良的!

但是……

能夠策劃出眼前這種事情的人。

腦子確實很夠用。

就是這也太損了吧!

「顧問大人,現在我們怎麼辦?」布雷伊深吸一口氣問道,他在聽到雲隱村顧問抽絲剝繭般的分析之後,已經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更是不敢輕舉妄動了。

「讓我想想……」

雲隱村顧問臉色無比的陰沉,就連他也不知道該怎麼破開這個局面。

「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

「我們根本不知道這兩個暗部忍者身上的符咒都是什麼東西!」

「冒然碰觸必然會造成局面的不可控制!」

「最好的辦法是將這兩個人送回到木葉村裏面!」

「根據木葉村三代火影的決定來看,木葉村還是希望我們能夠和平共處的!」

「也就是說……」

「只要讓木葉村的人知道事情的真相,我們也就不會背上這口大黑鍋了!」

雲隱村的顧問一句接着一句的分析起來,包括布雷伊在內的雲隱村忍者們全都在聽着顧問去解析這裏面出現的問題。

只是……

他們聽是聽懂了……

但是並沒有聽到任何的解決辦法!

只能默默的等待着顧問大人後面的話。

「顧問大人,我去把木葉村的忍者叫過來,讓他們自行認領?」布雷伊突然想到了一個點子。

「不行!」

這個雲隱村顧問直接搖頭,否掉了布雷伊的提議,隨後解釋道:「現在我們與木葉村之間的關係還處於緊張的狀態,若是將木葉村的忍者帶到這裏,只會讓事情越描越黑,稍微一個不小心,便可能會促使事件進一步惡化,進而導致戰爭的發生。」

「那我們怎麼辦?」布雷伊攤開雙手,擺出無奈的動作,他已經徹底沒轍了。

「把樹砍下來!」

這個雲隱村顧問的眼眸中閃爍起道道精芒。

就在剛才那一刻。

他的腦海中靈光乍現。

瞬間有了靈感。

「現在你們將這棵樹砍掉,注意動作慢一點,然後再將掛着這兩個木葉忍者的樹榦部分截取下來,取他們頭上方一部分和腳下方一部分,保持着他們身上符咒的狀態,絕對不要碰觸到這些符咒!」

這個雲隱村顧問頓時想到了這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既可以將這兩個暗部忍者帶走,又可以不碰觸到上面的符紙。

「好主意!」

布雷伊頓時眼睛一亮,對着周圍幾個雲隱村忍者點點頭,立即開始動起手來。

「你們務必要小心,不可碰觸到這兩個人身上任何一點點,明天抬着這個樹榦,跟我一起前往木葉村。」雲隱村顧問交代道。

「是!」

以布雷伊為首的這些雲隱村忍者開始緊鑼密鼓的忙碌了起來。

差不多半個小時以後。

這兩個木葉村忍者所處的樹榦被截取了下來。

隨後被雲隱村忍者抬走了。

至此。

這裏的人都已經離開了。

嘩啦啦……

就在這個時候。

就在那棵樹正前方對着的上方樹榦上。

一張張紙片從樹榦處裂開。

那感覺就像是穿越了次元壁一樣。

緊接着。

青羽從樹榦裏面走了出來,他的嘴角微微翹起,眼中閃爍著得意之色。

「看來這個雲隱村使者團的首領還是有點東西的嘛,要是再沒想到將他們帶走,我可能就要親自來帶節奏了!」

青羽滿意的笑了笑,頓時施展飛雷神之術,離開了這裏,重新回到了高塔上。

現在所有的佈局都已經完成了。

對於他來說。

已經沒什麼可做的了。

棋盤已經搭建好了。

具體該要怎麼落子就是他們的事情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3章 究竟是什麼樣的陰間人才能想到這樣的狗主意?(求訂閱求月票)

31.44%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