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加西伊絕對會殺了他!(求訂閱求月票)

第255章 加西伊絕對會殺了他!(求訂閱求月票)

就在第三代風影隱於木葉村外不遠處準備伺機而動的時候。

砂隱村幾千米外。

一個個身上穿著特殊防晒服的雨隱村忍者藏於沙漠中。

率領著他們的人。

則是那天青羽在山椒魚半藏居所外面看到的兩個雨隱村忍者。

這兩個雨隱村忍者均是雨隱村的上忍。

除此之外。

這些人中多是中忍。

至於雨隱村的首領山椒魚半藏則是並沒有親自前來。

整體來說。

這支雨隱村隊伍的戰鬥力並不是太過於強大。

「停下。」

走在最前面的雨隱村上忍抬起手,隨著他的命令出來之後,雨隱村的忍者統統停下了腳步。

「我們在這裡安營紮寨。」

雨隱村上忍立即說道,他的視線從沙漠的地平線上看到了沙土堆砌成的砂隱村。

若是再往前走的話。

勢必會被發現。

畢竟這裡滿地都是黃沙,連一點點的仙人掌都沒有,幾乎沒有任何的遮擋。

一旦有人出現在砂隱村周圍範圍內。

就會立刻被崗哨發現。

「是!」

這些雨隱村的忍者紛紛從背著的行軍袋裡面拿出了昏黃色的帳篷,開始在這裡搭建起來。

沙漠的天氣白天熱,晚上冷,晝夜溫差極大。

這給這些雨隱村的忍者帶來了極大的困擾。

體力消耗得非常巨大。

他們白天的時候差點被烤死了,現在又要感覺到那種冰冷的感覺。

「真不知道半藏大人為什麼要聽團藏的話,來攻打這砂隱村,這種破地方還不如我們雨之國,不過就能多看幾眼太陽罷了。」其中一位雨隱村的上忍無奈的說道,這兩位上忍一路上沒少吐槽風之國這惡劣的氣候條件。

「沒錯,我也覺得風之國不如我們雨之國,就算是我們雨之國常年陰雨連綿,至少我們是不缺水的,這乾旱的地方可以說是比我們雨之國更加的惡劣。」那個帶頭的雨隱村上忍點頭贊同道。

「我覺得半藏大人沒有親自前來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沒看上砂隱村這破地方,若是偷襲的對象是木葉村的話,半藏大人必定會親自來了。」那個雨隱村上忍繼續說道。

「並不是這樣的……」

為首的那個雨隱村上忍很明顯是知道更多的內幕,他轉頭向著後面那些正在忙著搭建帳篷的雨隱村忍者看過去,確定沒有人聽到他們的對話之後,轉過頭來雙眼凝重的盯著旁邊這個上忍同伴。

「半藏大人不來這裡不是因為不重視砂隱村……」這個帶隊上忍搖搖頭,臉色凝重,看起來就像是掌握了什麼內幕似的。

「那是因為什麼?」這個雨隱村的上忍更加好奇了。

「因為咱們雨之國的內部不太平,有一股新生的實力,正在快速的發展,雖然還處於萌芽的狀態,但是已經讓半藏大人感覺到了威脅。」這個帶隊的雨之國上忍壓低聲音受到。

「你說的是那個組織……」這個雨隱村上忍頓時瞪大了眼睛,他也聽說過這件事情,就在不久前,雨之國內出現了一個希望能夠通過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架起通往世界和平的希望橋樑的組織,聽起來就像是一群天真的孩子聚集在一起要做什麼事情,並沒有讓他太過當回事,倒是沒想到半藏大人居然當真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半藏大人的性格……」那個帶隊的雨隱村上忍說話的聲音越來越低,顯然已經觸及到了不太好說出口的領域上了。

「我知道的,半藏大人生性謹慎,不然也不會讓咱們24小時守在他的住所,其實一直不知道這樣的意義是什麼,半藏大人的實力遠遠比我們這些護衛更強!」那個雨隱村上忍繼續說道,這段時間他們可算是出來做了一次任務,能夠進行一些言語上的交流,若是還在半藏大人的住所之外的話,他們根本不敢說這些話。

「半藏大人的謹慎只是一部分,除了這些之外,半藏大人還是一個矛盾體,這種現象就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但是我在半藏大人身邊十幾年了,我看得更清楚一些。」這個帶隊的雨隱村上忍深吸一口氣后,緩緩的說道:「半藏大人是忍界的大前輩了,很早就被封以『半神』的名頭,這讓他在面對年輕忍者的時候有一種高高在上長輩般的姿態,會對具備才華的年輕忍者進行一番指點,但這一切都是有個前提的……」

「什麼前提?」這個雨隱村的上忍已經被隊長的話給引導到這邊了,腦袋裡面浮現出一個大大的問號。

「那就是對方不會威脅到半藏大人的地位!」帶隊的雨隱村上忍沉聲說道。

「我明白了!」這個雨隱村上忍點了點頭,他瞪大眼睛盯著隊長,說道:「根據我得到的消息,那個被稱為曉的組織裡面,有一個人永遠傳說中六道仙人方才擁有的輪迴眼!」

「沒錯,就是這雙眼睛,讓半藏大人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脅,要知道半藏大人也僅僅只是被稱之為『半神』,並不是六道仙人的那種真神!」雨隱村忍者小隊的隊長說道。

「原來如此……」這個雨隱村的上忍聽到這裡,莫名的有些慶幸,還好他沒有足夠強大的潛力,沒能夠被半藏大人盯上,不然他可能就活不到今天了。

「這些話你可不要跟別人說,否則我們都會有殺身之禍的。」雨隱村小隊的隊長叮囑道。

「放心,我明白,你什麼都沒有說過,我也什麼都沒有聽到過,我們這次來的目的只是來突破砂隱村的防禦,明天一早我們就會進行突襲!」這個雨隱村的上忍說道。

「明早不行。」

雨隱村小隊的隊長搖了搖頭,他直接起身站了起來,視線向著後面的雨隱村忍者們看過去。

「你們搭建過帳篷之後,立即進行休息,等到午夜時分,我們立即向砂隱村進行偷襲,趁著對方防禦最為薄弱的時候進攻!」

這個帶隊的雨隱村上忍立即交代道,他的聲音中透著不容置疑的堅定,他對於偷襲的事情,已經有了很嚴肅的想法。

「是!」

雨隱村的忍者們立即紛紛點頭應聲,表示已經接收到了命令。

……

另外一邊。

雲隱村駐點之外。

距離霧隱村很接近的方向。

七道身影快速的穿梭在樹林之間,他們的速度極快,站在他們的身邊,彷彿整個樹林都是在倒退的。

這七個人正是忍刀七人眾。

他們一路走來一直在打聽關於薩摩廉太郎的消息。

只是都沒有得到這方面的情報。

就在即將入夜的時候。

他們來到了雲隱村駐點的後方,他們並沒有過於靠近雲隱村的駐點,而是遠遠的看著雲隱村的據點,將身體潛藏在了樹林中。

「老大,我覺得我們應該抓個人來問問情況,廉太郎是被加西伊給帶走的,現在我們沒有關於他的情報,那麼說明他肯定是在雲隱村的陣營當中吧!」西瓜山河豚鬼在旁邊對著枇杷十藏說道。

「嗯,讓我看看,找個機會抓個人問問,最好能夠不被人發現的那種。」枇杷十藏掐著下巴思考了起來,他的視線能夠看到不遠處雲隱村據點外面活躍的人群,只是他還沒有想好,該抓個什麼樣的人來問。

「老大,我有一個想法,你看雲隱村不是在跟木葉村打仗嗎?那麼如果我們抓一個忍者過來的話,很可能會被他們立即發現,說不定會影響到廉太郎,不如我們抓個駐地的普通人,他們或許根本沒有注意到。」無梨甚八說話的時候用手摩挲著手上貼滿了起爆符的大刀。

「我覺得小八說的有道理,雲隱村這次是來戰鬥的,駐地裡面的普通人應該是跟以前跟著上原琉璃一起過來的人,在他們的駐地裡面,可能還會造成添亂的效果,若是失蹤了,絕對不會引起什麼注意。」黑鋤雷牙點頭贊同道。

「我也覺得非常有道理,在這森林裡面,普通人就算失蹤了也有可能是被野獸給帶走了,可能根本不會引起什麼注意!」通草野餌人迎合著說道。

「行,那我們就抓一個普通人!」

枇杷十藏頓時覺得這幾個隊友的話說得非常有道理,便將視線聚焦在雲隱村駐地裡面,瞬間注意到了兩個沒有穿著忍者服的普通人。

那兩個普通人正在雲隱村駐地前面討論著什麼,從他們身上穿著的衣服來看,像是雲隱村忍者們備過來的常服,並不是他們自己的衣服。

「嗯……」

枇杷十藏點了點頭,立即將這兩個人設定為目標。

「這個據點裡面的普通人確實挺能添麻煩的了!」

枇杷十藏已經看出來了,這兩個普通人留在這裡,忍者不僅需要分散出精力保護他們,還要將平時穿的衣服提供給他們。

「就是他們了!」

枇杷十藏覺得他抓走一個普通人,雲隱村駐地的忍者說不定不僅不會去尋找,還可能會感激他們。

就在他做出決定的時候。

雲隱村據點中的那個普通人邁開步子,向著不遠處的樹林裡面走過去,身邊沒有跟著其他人。

「機會來了!」

枇杷十藏眼睛一亮,身影驟然一閃而逝,向著那個普通人的方向沖了過去。

忍刀七人眾中的其他幾個人在看到這樣的畫面之中,均是微微一笑,誰都沒有在意。

他們全都知道枇杷十藏的實力。

僅僅只是抓一個普通人而已。

根本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

……

幾分鐘前。

雲隱村據點。

雲隱村使者團的首領,同樣也是雲隱村的顧問,他的身上穿著的是布雷伊的常服,畢竟他的參謀服還沒做干,需要再進行一番晾曬,明天去木葉村的時候還要穿。

他的面前站著的是本次雲隱村使團中的一個參謀。

這個參謀是從雷之國大名那邊借過來的。

談判以強硬著稱。

這個參謀的能力會對他們雲隱村使者團帶來很大的幫助。

只是……

這個參謀在經過白天的大噴水事情之後,居然有些感冒了,整個人都不是很好。

「事情就是這樣的……」

雲隱村顧問在跟那個參謀解釋他發現的事情,隨後說道:「我懷疑那兩個木葉村的暗部忍者就是霧隱村的忍者做的,而且做的人應該就是今天施術水淹我們的薩摩廉太郎,只是不知道他也沒有被加西伊抓到。」

「哼!這種人被加西伊直接宰了才好呢!顧問大人,我很贊同你的判斷,我也覺得那個木葉村暗部忍者的事情,是霧隱村的忍者做的,現在我去看看那棵樹的情況,說不定能發現什麼蛛絲馬跡,這樣回去以後我也能夠回稟雷之國大名,讓大名大人向水之國進行施壓。」這個參謀恨恨的說道,他心中的氣憤已經達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他跟隨使者團來一次,沒想到最大的敵人並不是木葉村,而是霧隱村。

「就在前面的方向,我讓布雷伊護送你過去吧。」雲隱村顧問說道。

「這點小事情就不麻煩布雷伊,我看看就回來,不會出問題的。」

這個參謀擺了擺手,隨後直接邁步向著斷樹的方向走過去。

就在他的身影剛剛走到樹林中的時候。

瞬間一個人影從他的後方出現,一把就直接將他抓住了。

「誰?」

這個參謀還沒等看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便感覺身體一輕,隨後伴隨著一股天旋地轉,直接出現在了另外一片樹林中。

咣當!

他的身體被粗魯的扔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讓他本就感冒發燒的身體更加的吃不消了。

「你們是什麼人?」

這個參謀冷聲說道,他在雷之國的時候就是以什麼都敢說著稱,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害怕。

頓時。

他的視線向著周圍的人看過去。

一個個長得奇形怪狀。

沒幾個有人的樣子。

看起來好像是凶神惡煞的,可他一點都不害怕。

「原來是霧隱村的忍者啊!」

這個參謀的視線落在忍刀七人眾身上的護額上,語氣頓時變得陰陽怪氣起來,他剛才就在懷疑這一切是霧隱村忍者乾的,現在這些霧隱村的忍者就出現了。

這簡直就是不打自招嘛!

面對這樣的情況。

這個參謀的心裡更有底氣了。

在他看來。

他是掌握了霧隱村的把柄。

他是站在道理的這邊。

作為常年在大名府中工作的人,並沒有意識到他的言談舉止會激怒那些手上浸染著鮮血不知道殺過多少人的忍者。

「我把你請過來,只是想問你一件事情,你知道就說,不知道就說不知道。」

枇杷十藏還是貫徹著不要輕易跟人為敵的想法,這是廉太郎教給他的。

只要完成目的就好了。

其他都是次要的!

「你知道薩摩廉太郎在什麼地方嗎?」枇杷十藏直接問道,他的雙眸灼灼的盯著這個參謀。

「哦?你在找薩摩廉太郎?你們霧隱村忍者的事情,為什麼要問我?」這個參謀的嘴角翹起一抹譏諷的弧度,他在聽到薩摩廉太郎這個名字的時候,心中的憤怒就已經達到了另外了一個高度,畢竟在他看來,這些事情都是薩摩廉太郎做的。

「因為薩摩廉太郎被你們雲隱村的忍者加西伊帶走了。」枇杷十藏還維持著最基本的理智,對著這個參謀說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個參謀在聽到這番話之後,頓時仰頭大笑出聲來。

整個人都顯得格外的舒爽。

「原來薩摩廉太郎被加西伊抓走了啊!」這個參謀隨後雙眼冷冷的盯著枇杷十藏,一字一句冰冷的說道:「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加西伊絕對會殺了他!」

這個雲隱村參謀的話音剛落。

忍刀七人眾的臉色全都變得冰冷起來,渾身彌散著濃濃的殺意。

「大家冷靜一下。」

枇杷十藏強行壓著心中的憤怒,猛地抬起右手,從後背拽出那把斬首大刀,瞬間揮動到這個雲隱村參謀的面前。

「我勸你好好想一想,這句話究竟該怎麼說,最後問你一遍,薩摩廉太郎在什麼地方?」

枇杷十藏的語氣越來越冷,他這段時間一直惦記著薩摩廉太郎,更是選擇了相信薩摩廉太郎,沒有去為了救薩摩廉太郎而得去罪雲隱村。

但是。

如果薩摩廉太郎就這麼死了的話。

他會內疚一輩子的!

現在他最本初的那種性格已經回來了。

只要再給他一點點機會。

但凡薩摩廉太郎還活著。

他就會付出全力將薩摩廉太郎救出來!

「哈哈哈哈哈,你在威脅我嗎?」

這個參謀將脖子一挺,他在大名府什麼惡人沒見過,什麼樣的威脅沒聽過,這種狠話對他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我親眼看到薩摩廉太郎被加西伊帶走,只要是被加西伊帶走的人,那就是必死無疑!」

這個參謀說到這裡,語氣頓了一下,隨後擺出一副極為氣人的樣子,說出了一句讓忍刀七人眾集體憤怒的一句話。

「不過……就算加西伊沒有殺死那小子,我也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5章 加西伊絕對會殺了他!(求訂閱求月票)

34.09%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