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舌禍根絕之印(求訂閱求月票)

第257章 舌禍根絕之印(求訂閱求月票)

午夜。

雲隱村的據點在發生著戰鬥。

砂隱村的村落也在發生著戰鬥。

這使得原本應該成為第三次忍界大戰焦點的木葉村,反而呈現出一片祥和的姿態。

根本看不出任何要發起戰爭的意思。

這也跟木葉村當下所處的環境有關,村子裏面人們的認知當中,戰爭早在半個月之前就已經開始了。

村子中的上忍以及中忍都陸續的前往了戰場的方向,去跟雲隱村的忍者戰鬥在一起。

隨着時間的推移。

村子裏的人們早就已經接受了這件事情,並沒有任何的想法。

在他們看來。

戰爭早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了。

只是戰火沒有蔓延到木葉村的內部而已。

恰恰是因為這個消息沒有更新,反而沒有引起木葉村中人們的恐慌。

已經在戰爭中的村子,又何必擔心可能發生的戰爭,因為這對於木葉村的人來說,早就已經是事實了。

再加上三代火影猿飛日斬將情報掩藏得非常好,讓村子裏的人們根本不知道明天是雲隱村使者團隊到來的日子。

這就產生了一種非常奇怪的現象。

對於整個忍者世界來說,明天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天,決定着整個忍者世界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戰爭走向。

但是對於木葉村的人們來說……

他們壓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明天只是極其平常普通的一天,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不同之處。

這其中最大一部分的原因。

還是因為三代火影猿飛日斬心裏害怕,他知道雲隱村使者團上次來的時候造成了村子中很嚴重的事情,不僅造成了日向一族道場被炸,更是讓宇智波一族死了一個人。

這樣的事情已經引起了村子裏面人們的恐慌。

若是再次讓雲隱村的使者團來到木葉村,很難讓木葉村的人們輕易的就接受了,所以直接選擇沒有說,也為他避免了不少的麻煩。

現在這個時候。

深夜之中。

根部第二層的某個石室房間裏面。

六個醫療忍者正在為一個躺在石板床上的人進行着醫治。

這些醫療忍者的手上全都在施展着掌仙術,幾乎片刻都沒有停歇,畢竟這個人的身份,非常的不一般。

差不多持續了半個多小時之後。

這些醫療忍者像是溝通了好了一般,紛紛收起了手上的查克拉,一起向著其中一個年紀稍微大一些的醫療忍者看過去。

這個醫療忍者點了點頭,隨後邁步向著石室大門的方向走過去。

他剛剛走出石室。

便看到了一個身影等在石室外面。

這個身影穿着一身墨綠色的衣袍,臉上纏繞着繃帶,給人一種非常嚴肅的感覺。

「團藏大人!」

這個醫療忍者立即對着面前的根部老大躬身行禮,向著團藏打了個招呼,他的臉色很是謹慎,整個過程都是小心翼翼的,就算是醫療忍者,那也是聽說過團藏的威名。

「他的傷勢怎麼樣了?」團藏沉聲問道,這個石室裏面躺着的人就是雲隱村暗部的首領上原琉璃,在經過加西伊的攻擊之後,便按在在這裏治療,剛剛才完成搶救,他還是很在意上原琉璃的傷勢情況,這牽動着很多的事情。

「生命沒有大礙,就是其他的地方不是很好了……」這個醫療忍者意味深長的說道。

「你具體說說。」團藏的聲音依舊很低沉,幾乎沒有什麼情緒的波動。

「根據我的經驗來判斷,不出半個小時,他就可以醒過來了,不過他脊椎中的神經受到了嚴重的損傷,下半身已經徹底失去了知覺,完全不能在動了,雙手的手臂也受到了極大的撞擊,骨頭的傷勢可以恢復,但是經絡的傷勢很眼中,就算是雙手可以恢復,也絕對會非常的難以控制,不會像受傷前那麼的自如了。」這個醫療忍者認真的說道,他在說每一句話的時候,都在認真的看這團藏臉上的表情,生怕那句話會引起團藏的反感或者是不滿。

「這麼說的話,就是說這個人全身上下都不能動了唄?」團藏冷冷的問道,他在聽到這樣的消息之後,覺得有一種很神奇的感覺,已然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沒錯,他在行動上已經是個廢人了,只有大腦還在靈活運轉着,除非找到綱手大人那樣的醫療忍者來醫治,否則根本沒有任何的辦法。」這個醫療忍者點了點頭,他對於上原琉璃傷勢的情況判斷還是非常精準的。

「我明白了,如果沒什麼事情了,你們可以回去休息了,這段時間要經常過來給他治療,別讓他死了。」團藏沉聲說道,他在確認上原琉璃不會死亡之後,心裏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是。」

這個醫療忍者立即躬身點頭,在他說完之後,轉身返回到石室之中。

回到石室以後。

這個醫療忍者跟着其他的幾個醫療忍者又對上原琉璃當下的情況進行了一番處理。

隨後這些醫療忍者一起離開了石室。

團藏就一直站在石室的外面。

當這些醫療忍者都離開之後,他則是邁步走了進去。

現在這個時候。

石室之中只有團藏和上原琉璃兩個人,後者還是處於昏迷的狀態之下。

漸漸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沒過多久。

躺在石板床上的上原琉璃眼皮緩緩眨動了一下,身上頓時泛起一股股強烈的疼痛感。

就是這種感覺直接刺激得他睜開了雙眼,眼神中泛著痛苦的神情。

「這是什麼地方?」

上原琉璃緊緊咬着,沒有叫出聲來,他的視線聚焦在最微弱燭光映照的天花板上。

他看起來像是在問自己,又像是在問旁邊的人。

只是……

他根本無法扭動脖子,看不到旁邊的人,但他感覺到身邊有人。

「這裏是我的休息室。」

團藏低沉的聲音響起,他一步一步走近上原琉璃,一直到上原琉璃的身邊,然後從高處俯視着上原琉璃,直接就這麼出現在上原琉璃的視線當中。

「志村團藏?!」

上原琉璃的聲音中有着一絲絲的驚訝,就在他說完這些話之後,整個人的語氣都發生了變化,又似乎是因為說話的聲音稍微有些大之後牽動了身上神經的疼痛,總之整個人都不是很好了。

「你怎麼在這裏?」

上原琉璃疑惑的問道,他的聲音中透著強烈的謹慎,現在他都還沒有太過搞清楚昏迷之前發生的事情,並不是知道究竟是誰在害他。

隨着他問出這些話。

他昏沉的大腦中方才湧現出昏迷之前的一幕幕畫面。

這就像是暫時失憶之後突然重新恢復了記憶似的。

瞬間意識到了之前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加西伊!

上原琉璃猛然瞪大眼睛,瞳孔狠狠收縮,他的腦袋裏面浮現出這樣一個名字。

就是加西伊乾的!

通過加西伊最後時刻跟他說的話……

加西伊以為他必定會死了!

只是……

就連他自己都沒想到,他還活着而已。

一時之間。

上原琉璃想要伸出手,去試着撐着他的身體。

他想要坐起來說話。

但是,還沒等他去撐著身體,就發現雙手不停的顫抖,根本無法用力。

更讓他驚駭的是,他發現身體完全不聽使喚了,整個下半身都沒有了知覺。

「你能撿回一條命,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至於你身體的其他部位,已經不能用了。」團藏低頭看着躺在石板床上的上原琉璃,用很低沉的語氣緩緩說道,他已經看出了上原琉璃的困惑,直接將情況告知了後者。

「我明白了。」

上原琉璃在經過瞬間的驚訝之後,已經從這種傷心和悲痛之中走出來了。

他是個很果斷的人。

他在明白他的基本事情之後,已經成為事實的事情,那就只有去接受它。

上原琉璃說完這句話之後,他不再想着坐起來,而是想要抬起自己的雙手,試試看雙手的感覺。

不行!

上原琉璃在心中給了自己答案。

現在他連抬手都做不到。

這種身體上巨大的缺陷感,給他帶來了極大心裏落差。

縱然他很理性的接受了這件事情,但並不代表着他心裏不難受。

一時之間。

上原琉璃放棄了所有的抵抗,直接就躺平在石板床上,根本也就不掙扎了。

「雲隱村與木葉村的談判怎麼樣了?」上原琉璃緩緩問道,他的語氣已經趨於平靜了,對於很多事情都心灰意冷,但還是想知道雲隱村最後的情況。

「天亮以後才是雲隱村使者團來的時候,現在還沒到那個時間。」團藏沉聲回答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不希望木葉村與雲隱村講和吧。」上原琉璃淡淡說道,他現在已經開始從這種感覺中適應過來了,更是明白了這裏面的感受。

「凡事沒有絕對的。」團藏搖搖頭,並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答覆。

「你能幫我調查一件事情嗎?」上原琉璃盯着團藏問道。

「你說。」團藏沒有答應,也沒有反對,而是讓上原琉璃先將事情說出來。

「我想知道加西伊的做法是雲隱村安排的,還是他自己做出的決定。」上原琉璃沉聲說道,他現在還沒有辦法完全懷疑到雲隱村的頭上,畢竟這麼多年過來,他對雲隱村可以說是付出了全部,突然遭遇到這樣的事情,讓他無法接受。

「我有什麼好處嗎?」團藏依舊沒有說出答應或者不答應的話,那顆曝露外面的眼睛,淡漠的盯着躺在石板床上的上原琉璃。

「如果你能告知我真相,我可能會加入你們木葉村。」上原琉璃認真的說道。

「可能?」

志村團藏搖了搖頭,他那顆暴露在外面的眼睛,彷彿已經看破了一切。

「琉璃大人。」

「讓我猜猜你的選擇……」

「如果你確定了加西伊是雲隱村派出來故意害死你的,那麼你就假意站在我這邊,利用我去對抗雲隱村,替你完成報仇的任務。」

「但是如果你確定了加西伊只是個人行為的話,那你的目標就僅僅是加西伊,所以你不會對付雲隱村,不管我到時候怎麼對待你。」

「我沒說錯吧!」

「大家都是老狐狸了,不需要跟我扯這些沒用有的東西!」

團藏冷冷的說道,他在上原琉璃開口的那一瞬間,就已經明白了後者是怎麼想的。

不就是想利用他來調查這個事情的結果嗎!

團藏不由得冷笑一聲。

若是他那麼容易就能被利用了,那麼他就不是志村團藏了!

「還真是一點都沒辦法糊弄你啊!」

上原琉璃淡然一笑,他本身就沒有抱什麼期望,僅僅就只是一個試試看的態度,若是成功了那就最好了,若是沒有成功對他來說也不算虧。

「我覺得我們在這個夜裏在這裏說話,你又是這個樣子了,我們彼此之間就真誠一些,否則我完全可以答應你,然後給你說就是雲隱村要求加西伊來害你的,你又有什麼辦法呢!」

團藏盯着躺在石板床上的上原琉璃,他在知道加西伊能夠通過逆向通靈術離開的時候,就明白了加西伊這次不是來救上原琉璃的,而是來暗殺上原琉璃的!

正是因為他知道了這個原因,方才等在這裏,要跟上原琉璃談談。

現在這個時候。

木葉村與雲隱村開戰在即。

若是上原琉璃能夠給他一些關鍵性信息的話……

事情會變得簡單很多!

當然。

團藏也沒有完全寄希望於此。

他也只是試試看的態度。

若是能夠成功,那麼對於木葉村來說,可以帶來非常實質性的幫助。

但若是不能成功,最不濟也就是現在的樣子,不會產生什麼負面的效果。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

上原琉璃接下來的態度和做出的選擇,將會決定團藏該怎麼打出這張牌。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原琉璃在聽到團藏的話之後,忍不住笑出了聲,因為他的笑聲,牽引到了身上的傷口,頓時令他的身上傳來一陣的疼痛

這些疼痛僅僅只是讓他咧了咧嘴,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

「團藏大人,你比我更精明啊!」上原琉璃感嘆道,他們都是聰明人,僅僅是一個對話,就明白了對方的打算。

「彼此彼此。」團藏沉聲說道。

「那我們就開誠佈公的談談吧,我已經忘記了很久沒有跟他人這樣說話了。」上原琉璃感嘆道,隨後他向著團藏看過去,問道:「如果我願意加入你的陣營,你能夠給我多大的幫助?」

「你能問出這樣的問題,說明你還是不夠坦誠啊!」

團藏搖搖頭,直接走到了上原琉璃的身前,瞪大眼睛盯着上原琉璃矇著紗布上的臉。

「讓我來告訴你什麼叫開誠佈公吧!」

團藏說完話之後,猛然間抬起手,直接向著上原琉璃的嘴巴上拽過去。

「你要幹什麼?」

上原琉璃突然瞪大雙眼,他本能的想要反抗,但是他什麼都做不了,身體完全不受控制,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團藏的手向著他伸過來。

這一次。

團藏並沒有回答上原琉璃提出的問題。

他的右手向著上原琉璃的嘴上拍了一下,隨後一把揪住上原琉璃的舌頭,猛然將向著外面拽了出去。

「啊啊啊啊……」

上原琉璃先前一直沒有叫出聲過,不管多麼疼都在忍受,但是這拽舌頭的疼痛,實在是讓他忍受不了了。

就在這個時候。

團藏拽著上原琉璃舌頭的右手抬起大拇指,直接向著上原琉璃的舌頭面上按了下去。

嗡!

團藏的手指之間泛起一股渾厚的查克拉力量。

這股查克拉瞬間在上原琉璃的舌頭上形成一個黑色的八卦樣式的封印。

舌禍根絕之印!

團藏直接將根部忍者人人都有的封印術打在了上原琉璃的舌頭上。

結束之後。

他鬆開了手。

上原琉璃的舌頭本能的直接縮了回去,他感覺整個舌頭都是麻木的,甚至還在微微的顫抖著。

「你……你……你在幹什麼?」

上原琉璃不解的語氣中蘊含着一絲絲的憤怒,他覺得團藏的動作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過分了,簡直就是不尊重他。

可是他偏偏沒有任何的辦法。

整個人都癱倒在石板床上。

完全就像是一塊躺在粘板上任人宰割的肉。

一切都顯得那麼的無力和無奈。

「我給你打上了我們根部的封印,從今天開始,只要你說出任何一句關於我的事情,就會全身麻木,既不能說話,也不能動,處於完全被束縛的狀態!」

團藏冷冷的說道,他是不能容忍背叛這種現象的,現在的上原琉璃對他來說就是戰服,既然現在暫時不打算殺死上原琉璃,那麼就在這個人的舌頭上打下舌禍根絕之印吧!

「你……」

上原琉璃愣了一下,他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封印,以前從來都不知道,從來那麼深入的跟團藏打過交道,尤其還是關於舌頭的,這讓他的心中格外的不爽。

「現在我們可以暢所欲言了!」

團藏的臉色逐漸發生了變化,這種變化讓身為雲隱村暗部首領的上原琉璃都感覺有些毛骨悚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7章 舌禍根絕之印(求訂閱求月票)

34.35%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