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磁遁血繼限界(求訂閱求月票)

第259章 磁遁血繼限界(求訂閱求月票)

忍刀七人眾聽到這個參謀的話之後,每個人的臉色都變了。

居然敢這麼猖狂!

連他們七個人的氣勢都不害怕!

最重要的是……

這個參謀所說的話已經徹底觸怒了他們心中最為憤怒的點上。

「那你就去死吧!」

枇杷十藏直接舉起手上的斬首大刀,直接向著這個參謀的腦袋上砍過去,速度極快,鋒利的刀2刃直接向3著這個參謀的脖子上切過。

現在這個時候,枇杷十藏已經非常的憤怒了,他通1過這個人明白了雲隱村的態度,那就是雲隱村不會放過廉太郎的。

那麼就沒有必要再去講道理了。

對於他們忍刀2七人眾來說,如果不能用道理講明白的話,那就根本沒有必要浪費口舌了。

直接動手比較好!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這個參謀看著3枇杷十藏揮動起來的斬首大刀,突然覺得這個人好像是真的要向著他斬下去,語氣中稍微出現那麼一絲絲的慌張。

「我管你1是誰!」

枇杷十藏冷冷的說道,就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手上的斬首大刀應聲落下,重重的砍到了這個參謀的頭上。

噗嗤!

霎時間。

鮮血翻飛。

一顆頭顱直接在鮮血的噴濺下滾動了出來,直接掉落在其他霧隱村其他六個人的腳下。

「老大,我們現在怎麼辦?」2

西瓜山河豚鬼冷冷的說道,在他說話的時候,已經將背後那纏繞著繃帶的鮫肌拿了出來,用手將上面的繃帶撕了下去,露出鮫肌原本的模樣。

整個過程儘管看起來是3在詢問枇杷十藏,但是大家都明白西瓜山河豚鬼做表達出現的意思。

那就是要開始打了!

「我覺得這是個問題啊,雲隱村先是來搶我們的水遁之術,又帶走了能夠改變我們霧隱村未來的廉太郎,若是不做出點什麼回應的,雲隱村是不是覺得我們霧隱村特別好欺負啊!」

黑鋤雷牙的眼神同樣變得冰冷起來,他從腰間拿出兩把刀,正是他的武器雷刀·牙,雙手持著雙刀之後,

2渾身的氣勢瞬間發生了改變。

「我明白大家的意思。」

枇杷十藏拎起斬首大刀,

視線轉而向著旁邊的雲隱村駐地看過去,整個人都變得兇狠起來。

「現在天色漸晚,雲隱村駐地的忍者還沒有休息,並不是一個很好的下手時機。」

枇杷十藏立即開始布置起來,作為忍刀七人眾的老大,他的說話還是有很大分量的,但他也不能太過違背了眾人的想法。

「等到入夜之後,我們對雲隱村的駐地進行突襲,主要目的是救出廉太郎,一旦救出廉太郎,我們立即帶著他離開,絕不戀戰!」枇杷十藏冷冷的說道。

「那如果這裡沒有廉太郎呢?」西瓜山河豚鬼的立即問道。

「雲隱村是在跟木葉村開戰,雲隱村據點被木葉村給吃下了,導致雲隱村全軍覆滅,跟我們霧隱村一點關係都沒有,總不能讓雲隱村的人知道了我們對雲隱村的人動手,從而影響到了廉太郎吧!」枇杷十藏的聲音變得更加冰冷起來,雖然他沒有將話說得太明白,但是現在的人誰都不是傻子,全部都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明白!」

忍刀七人眾之中的其餘六個人的眼眸均是變得嗜血起來,每個人的身上都泛起了濃郁的殺意。

自從認識了廉太郎之中。

他們做事起來束手束腳的。

很久沒有開葷過了。

這次可以徹底的釋放了。

這段時間……

可把他們給4憋壞了!

……

此時此刻。

青羽正躺在暗部宿舍的鐵板床上睡覺。

他根本不知道霧隱村與雲隱村之間發生的事情,這些事情並不在他的計劃之列。

甚至他壓根就沒有想象到。

不過。

若是他知道這件事情后。

必定會先感慨一番,隨後恢復正常,覺得事情很意外,但是也在情理之中。

畢竟他這隻蝴蝶已經扇動了歷史的翅膀。

隨著他的到來。

已經改變了很多的事情。

這些事情他做到1了最好的安排,至於後面會變成什麼樣子,完全是難以預料的。

至少。

青羽知道。

第三次忍界大戰已經不可避免了。

而且這一次的戰鬥要遠遠超過原本忍界世界進程中的第三次忍界大戰。

將會呈現出全新混亂的局面!

……

漸漸地。

隨著時間的推移。

已經到了午夜時分。

全世界中絕大多數人都進入到了水面之中。

火之國。

雲隱村據點之外。

樹林上。

霧隱村的忍刀七人眾站在樹林上,隱藏於林葉之間,每個人都像是嗜血的野獸。

「我們上吧!」

枇杷十藏揮動著手上的斬首大刀,這段時間他也有同樣的感覺,就像是在禁慾似的,完全壓制著自己的本性。

他看著斬首大刀上不斷流淌下來的鮮血,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極端弒殺的狀態下,又是聽到了那個參謀中廉太郎該死這樣的話之後,他的心中更加確定了要對雲隱村忍者進行一番毀滅性打擊。

必須要讓這些人清5楚的知道,霧隱村的忍者不是那麼好惹的。

「好的!」

忍刀七人眾的其餘六個人整齊的應了一聲,他們全都知道,輪到了他們大開殺戒的時候了。

頓時。

忍刀七人眾的身影紛紛閃爍而出,向著雲隱村的據點的方向奔行過去。

七個人之中。

每個人的手上都拿著大刀。

在月夜籠罩之前潛入到了雲隱村據點邊上的樹枝上。

七個人直接站成一2排,上手開始快速的結印起來,每個人結印的手勢都是一模一樣的。

「忍法·霧隱術!」

忍刀七人眾一起施展忍術,瞬間令本就處於黑暗環境中的雲隱村據點處於霧氣繚繞的環境之中,可見度直接下降到了最大。

「我們上!」

枇杷十藏冷冷的說道,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七個人一起殺入到雲隱村的據點中。

這樣的一幕。

宛若餓狼入羊群。

就連帶頭的枇杷十藏都忘記了自己剛才交代的事情,已然忘記了自己的目的,直接開始大開殺戒,進入到了亂殺的模式中。

見一個殺一個。

見兩個殺一雙。

根本無所顧忌的殺了起來。

呲呲呲呲呲呲呲……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電光劃過夜空,1瞬間出現在忍刀七人眾的視線中。

憑藉著強大的氣勢和威勢,瞬間引起忍刀七人眾的注意,讓他們紛紛停下了手。

恐怖的電光擁有著極快的速度,牽引著周圍的風勢,將彌散在夜空中的霧氣吹開,讓忍刀七人眾從霧氣中浮現了出來。

「霧隱村的人。」

這個人正是雲隱村據點的首領布雷伊,他的雙眼冷視著剛剛進入到雲隱村據點中就開始亂殺的忍刀七人眾,眼睛裡面已經變成紅色的了。

「你們真是得寸進尺啊!」

布雷伊怎麼都沒有想到,早上遇到一次霧隱村忍者的偷襲,晚上還能再遇到一次霧隱村忍者的偷襲。

你們霧隱村是吃偷襲長大的嗎?

難道就不敢正面較量嗎?

根本不讓人好好睡覺嗎?

布雷伊最4氣憤的就是……

正是因為早上的時候霧隱村忍者對他們進行過襲擊,以至於他們現在根本就沒有認為霧隱村忍者會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進行再次襲擊。

這已經不僅僅是要拿過分這樣的辭彙來形容了。

簡直喪心病狂!

「你們欺人太甚了!」

布雷伊冷冷的說道,他從一開始就沒有將霧隱村的忍者當回事,畢竟霧隱村現階段的實力根本不是能2跟雲隱村相提並論的。

但是……

正是因為這樣的事情。

他反而本能的忽略掉了霧隱村可能會對他們雲隱村偷襲的可能性。

「原來是雲隱村的布雷伊大人啊!」

枇杷十藏似笑非笑的盯著布雷伊,絲毫沒有因為對方的氣勢而感覺到害怕。

他知道若是單獨拎出來單挑的話。

他們七個人之中,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布雷伊的對手。

但是他們現在是七個人。

在他看來。

只要他們忍刀七人眾聯手在一起的話。

放眼整個忍界。

沒有人能夠單挑他們七個人。

就算是雷影也不行!

「現在我們只有一個要求,交出我們霧隱村的忍者薩摩廉太郎,如果布雷伊大人能夠滿足我們1這個小小的要求,那麼我們就立即離開,絕對不再多殺任何一個人。」

枇杷十藏慢條斯理的說道,從說話的樣子來看,像是在跟雲隱村那邊講道理似的。

「枇杷十藏,你居然還好意思跟我談判?」

布雷伊怒氣上頭,整個人氣得要死,他連鬥嘴理論的心情都沒有了。

根據他這一路過來的不完全統計。

在他目之所及的範圍內。

雲隱村據點裡面至少死了20個雲隱村忍者,就連使者團的護衛以及參謀都死了好幾個。

不幸中的萬幸是他們雲隱村的顧問沒有出現什麼問題。

只是……

這根本就不是布雷伊能夠接受的場面!

「你們霧隱村的所作所為,我永遠不會原諒你們,忍刀七人眾如是,薩摩廉太郎如是,我會跟你們爭鬥到底的!」

布雷伊冷冷的說道,他的雙手緊緊攥成拳頭,雙臂上的肌肉鼓起,看起來格外的強壯,充滿爆炸性的力量。

「這麼說薩摩廉太郎不在你的手上了?」

枇杷十藏淡漠的問道,他敏銳的從布雷伊的話語中搜集到了有用的情報。

雖然枇杷十藏不是什麼特別聰明的人,但是布雷伊還是遠遠不如枇杷十藏的。

簡單放出的一句狠話。

可以說是直接就將他們雲隱村據點中沒有薩摩廉太郎的事情給說出來了。

如此一來。

忍刀七人眾之中。

包括枇杷十藏在內的七個人的臉上均是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那感覺就像是鬆了口氣。

「這樣挺好的!」

枇杷十藏再次開口,他現在的話像是給布雷伊說的,又像是給忍刀七人眾中的其他六個人說的,更像是給他自己說的。

「這樣我們就都可以放開手腳酣暢淋漓的打一場了!」

枇杷十藏說完之後,對著身邊六個人揮了揮手。

「上!」

枇杷十藏話音落下之後,他們忍刀七人眾的七個人一起向著布雷伊發起了攻擊。

「求之不得!」

布雷伊冷笑一聲,嘴角翹起一抹譏諷的弧度,他最不怕的就是正面戰鬥。

若是忍刀七人眾更早上時候那樣猥瑣的只是躲在一邊,根本不打只是困住人的話,那麼或許還有點麻煩,畢竟他們人數上佔據著上風。

只要能夠正面戰鬥。

別說是七個人了。

就是對方有十個人。

布雷伊也是絲毫沒有畏懼,他根本就不怕這樣的正面戰鬥,他更擔心的是這七個人瘋了一樣的殺掉這裡除了他意外的其他人。

「就讓我見識見識忍刀七人眾的厲害!」

頓時。

布雷伊身上披著雷遁護體所產生的鎧甲。

橫衝直撞的向著忍刀七人眾的身上沖了過去。

如果說剛才忍刀七人眾殺入到雲隱村據點像是餓狼入羊群的話。

那麼布雷伊則像是猛虎如狼群。

雙方瞬間戰鬥了起來。

……

另外一邊。

風之國,砂隱村。

圍牆上方。

兩個砂隱村的忍者正在放哨,他們站在一起,一邊打著哈欠,一邊閑聊解悶。

「你覺得三代風影他們有機會成功嗎?」砂隱村崗哨忍者甲隨便閑聊道。

「我希望能夠成功,這一次我們砂隱村精銳盡出,更是第三代風影大人親自帶隊,這可以說是我們砂隱村的最強力量了,絕對可以成功的!」砂隱村崗哨忍者乙點頭說道。

「可是為什麼我有些不安呢……」崗哨忍者甲滿臉的擔憂。

「我們可以偷襲啊,這有什麼可怕的,實在不行我們還能夠撤退回來,畢竟第三代風影大人親自坐鎮啊!」崗哨忍者乙笑著說道。

「但是,你不覺得我們砂隱村現在更空虛嗎,如果有人沉寂對我們砂隱村進行偷襲的話,我們該怎麼辦?」崗哨忍者甲深吸一口氣無奈的說道。

「不會吧,我們的情報都是全封閉呢,誰能精準的抓住這樣的機會啊?」崗哨忍者乙搖頭說道,他根本沒有將這樣的話當回事,他不認為砂隱村會出現任何的問題。

「但願如此吧,自從第三代風影大人離開,就讓我感覺到一股深深的不安,總覺得我們砂隱村可能會出事。」崗哨忍者甲苦著臉說道,他說話之間,忍不住拿起望遠鏡向著砂隱村外面看過去。

「你就是太緊張了,放鬆一點,說不定過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就夠搬到樹林中生活了。」崗哨忍者乙搖頭說道,他看著忍者甲拿著望遠鏡向著周圍來會看的樣子,不禁覺得挺可笑的,現在外面全是黑乎乎的沙子,根本就是什麼都看不到。

「嗯?」

崗哨忍者甲在拿著望遠鏡掃視村子外的黃沙時,突然發現村子側面的地方有些暗面。

這有點不對勁。

要知道現在月亮就在前面的方向。

平整的沙子就像是天然的反光鏡,雖然反光不多,但是依舊可以看出來是亮面。

可就是在這個亮面上面。

有著幾塊暗影。

這是以往根本沒有的東西。

「好像有情況。」

砂隱村這個崗哨忍者甲的語氣頓時變得嚴肅起來,他拿著望遠鏡緊緊盯著外面的沙漠,他在看到上面的暗影之後,頓時覺得有問題,立即把視線停留在那些暗影上面。

隨著他更深入仔細的觀察。

忽然發現了這些沙子上面的問題。

那些暗影。

正在移動。

「有情況!」

崗哨忍者甲瞪大眼睛盯著望遠鏡那邊的暗影,他赫然發現那些暗影正在快速的向著他們砂隱村的方向快速的衝過來。

「你是不是太敏感了?」

崗哨忍者乙看起來還沒太當回事,不過他還是拿起望遠鏡,跟著崗哨忍者甲的方向看過去。

頓時。

崗哨忍者乙也看到了那邊會動的暗影。

還真有情況?!

一時之間。

崗哨忍者乙都傻眼了。

「有敵襲!」

崗哨忍者乙頓時大吼一聲,隨後他向著旁邊的崗哨忍者甲深深的看了一眼,開口叮囑道:「你繼續盯著他們,我去彙報給千代大人。」

崗哨忍者乙在說完這句話之後,立即向著村子圍牆下方跑過去。

一邊跑。

他的心裡一邊在吐槽。

這是什麼烏鴉嘴啊?!

前一秒說擔心,下一秒就來敵襲。

這也太准了吧!

崗哨忍者乙只是在心裡吐槽一下,便將心裡的問號全都甩掉了。

沒有辦法。

現在這種情況。

第三代風影剛好離開了村子。

他只能將情報報告給臨時管理村子的千代大人和海老藏大人。

砂隱村外。

雨隱村的忍者快速的向著砂隱村的方向奔襲過去。

現在的砂隱村處於夜晚中。

絕大多數的人都已經睡著了。

正是偷襲的最佳時機。

「上!」

雨隱村小隊的隊長對著身後的雨隱村忍者們命令道,因為他已經提前安排了雨隱村忍者們的睡眠,這些雨隱村忍者的精神狀態還是非常不錯的。

「是!」

雨隱村忍者們齊齊應聲,開始了向著砂隱村進攻偷襲的任務。

……

暗部宿舍中。

青羽躺在床上已經進入到睡眠中,他都已經開始做夢了。

忍者世界中的大部分人在這個時候,也都進入到了夢鄉當中。

放眼忍者世界的各個勢力當中。

很多很多人都知道在明早的時候,雲隱村的使者團要進入到木葉村,屆時可能會引起忍者世界全新勢力的規劃。

但是他們之中的許多人都沒有想到。

這場突然出現的偷襲……

或者是戰爭……

再準確一點來說……

那就是第三次忍界大戰!

已經在雲隱村使者團的人準備前往木葉村的前一晚正是拉開了大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9章 磁遁血繼限界(求訂閱求月票)

31.98%
目錄
共8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