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在這裡應該也能看到煙花吧!(求訂閱求月票)

第268章 在這裡應該也能看到煙花吧!(求訂閱求月票)

「來了!」

三代遠遠就看到了走過來的雲隱村使者團,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這樣的畫面恰恰是他所期待的。

他從木葉村與雲隱村戰爭剛開始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期待著這場戰爭的結束了。

隨著雲隱村使者團的到來。

現在這種和平對於他來說,已經是越來越接近了。

一時之間。

雲隱村的使者團在木葉村忍者的注視下,邁著穩健的步子,走入到了木葉村中。

隨著雲隱村顧問走進木葉村的大門口。

三代立即迎了上去。

臉上掛著笑容。

直接向著雲隱村顧問大起招呼來。

「你們終於來了,我已經等候多時了。」三代笑著說道,從這個樣子來看,像是在跟熟識多年的老友在說話,完全不像是敵人派過來進行談判的人,更別說他根本就不認識面前這個走過來的雲隱村顧問。

「我們從昨天開始便遭遇到了霧隱村的伏擊,實在沒有辦法,最後方才會遲來,多謝三代火影大人諒解!」雲隱村顧問對著三代點了點頭,他的臉上流露出了一抹笑容,不過只是皮笑肉不笑而已,並不是那種發自內心的真誠笑容,這一點任誰都能看得出來。

「我們別在這裡說話了,隨我去會議室吧!」三代笑著對著雲隱村顧問說道,他還是很喜歡這種和諧融洽的氛圍,儘管可能是虛假的和諧融洽。

「嗯……等一下!」

雲隱村顧問在聽到三代的話之後,稍微猶豫了一下,但他還是覺得在這個地方說比較好。

「有什麼問題嗎?」三代疑惑的問道,不僅是他不解,就連周圍的團藏等人均是詫異的看著雲隱村顧問,不知道後者是什麼意思。

「有件事情我覺得還是在這裡說清楚比較好,這樣能夠儘可能的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誤會。」

雲隱村顧問沉著臉說道。

他知道這麼做其實是一種冒險。

但是他沒有辦法。

這是必須要冒險的事情。

如果他現在不說的話,等到了會議室那邊,事情就將會變成另外一個樣子,很有可能讓局面陷入到更加的被動當中。

「請說。」三代對著雲隱村顧問點了點頭,整個人依舊還維持著最開始的和諧,根本沒有因為雲隱村忍者所提出來的要求而感覺到任何的不滿。

「稍等。」

雲隱村顧問轉身向著身後的雲隱村忍者看了過去,對著後面的雲隱村忍者點了點頭。

頓時。

站在最後面的雲隱村忍者向著這邊走了過來。

這些忍者站成兩排。

他們的手上拿著一個巨大的東西。

看起來多少還有些沉重。

只是這個東西上面蓋著一層黑布。

從外面根本看不出來這裡面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一時之間。

包括三代在內。

在場的每個忍者的腦袋裡面都冒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幾乎每個忍者的目光都聚焦在那個被黑布籠罩的東西上面,眼神中透著疑惑。

這裡面是什麼東西?

眾人心中各有思忖和猜測,但這不妨礙大家依舊對這個黑布籠罩的東西感覺到好奇。

就在眾人的疑惑之下。

雲隱村忍者們直接將這個被黑布籠罩的東西抬到了三代的面前。

「三代火影大人,在打開這個黑布之前,你先聽我解釋……」

雲隱村顧問對於這件事情,還是非常小心和謹慎的,他必須要確保不會有任何的意外出現,要做到讓三代能夠冷靜的面對這件事情,以免將禍根甩到他們雲隱村的頭上。

「你說……」三代臉上笑容收斂了起來,他漸漸意識到,那黑布之下,似乎有這麼重要的事情。

可是……

他此刻又想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會是什麼東西呢?

三代的好奇心已經充分的被調動了起來,雲隱村顧問越是這麼遮遮掩掩的,他越是對這些事情產生了疑惑。

對方如此謹慎……

那就說明這裡面的問題一定非常的嚴重!

「呼……」

雲隱村顧問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後又緩緩的吐出去,在這呼吸吐納之間,儘可能的平復著自己的心情,讓他能夠沉穩的面對這些事情。

調整過心情之後。

雲隱村顧問向著三代看過去,眼眸中閃爍著凝重之色。

「事情是這樣的……」

雲隱村顧問立即組織語言,開始向著三代解釋起整個事件的過程。

「昨天我們遭遇到霧隱村的襲擊之後,在脫險以後,發現樹上捆著兩個人,仔細一看發現均是你們木葉村的暗部忍者。」

雲隱村顧問此話一出。

頓時令得全場眾人驚呼一聲。

尤其是在場的暗部忍者。

心裡均是極為驚訝。

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雲隱村顧問說出來的居然是這樣的話。

「暗部忍者?」

三代在聽到雲隱村顧問的話之後,頓時眉頭緊緊皺起,眼眸中泛起深深的疑惑,最近這段時間,他沒有聽到暗部忍者失蹤的消息,尤其是在前幾天剛剛做過了整個暗部的大清洗,更是沒有遇到暗部人員失蹤的情況。

現在按照面前這個雲隱村顧問的說法,那就是這黑布遮擋下的人,應該就是木葉村暗部的任何,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霎時間。

三代的眼神變得凝重了起來。

在他看來……

這裡面有貓膩。

事情絕對不是那麼的簡單!

他隱隱的懷疑這個雲隱村顧問是在詐他,這個黑布裡面,可能有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頓時。

三代微微眯起眼睛,視線聚焦在黑布上面。

「按照你的意思……」

「這塊黑布下面遮蔽著的是就是我們木葉村的兩名暗部忍者嘍?」

「兩個人可能擁有這麼大的體積嗎?」

三代向著雲隱村顧問詢問起來,他的嘴上是詢問,實際上心中則是在想著戳穿對方的騙局,如果不是他剛剛清點過暗部忍者的名單,那麼他可能就會被面前這個雲隱村的顧問給忽悠過去了。

看起來……

這個人的心思不簡單啊!

僅僅是通過一句話,三代就已經推測出這個雲隱村顧問來者不善,並不是表面上那麼誠心的來求和的,這件事情可能還會有意外的情況出現。

團藏站在三代的身邊,臉色淡漠沒有任何的表情,在他的心裡已經開始在默默的盤算著這件事情,只是他稍微想得深了一點,畢竟他知道根部失蹤了兩個忍者。

可是……

三代隱隱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難道真的會這麼的巧合嗎?

在團藏看來,失蹤的那兩個根部忍者,很有可能成為了雲隱村忍者加西伊的內應。

可若是如此的話,那兩個人怎麼可能會被綁過來?

除非……

團藏的眼底深處閃過一抹狠辣之色,如果真的是那兩個根部忍者,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性。

雲隱村想要通過這種方式洗脫加西伊入侵的事情!

想到這裡。

團藏的眼神也變得陰沉了下來,等待著這個雲隱村顧問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

全場木葉村忍者的視線全都聚焦在了雲隱村顧問的身上。

而且每個人的眼神都很古怪。

那種感覺就像是已經把他給看穿了,但是並不戳穿他,繼續看著他表演的感覺。

「???」

雲隱村顧問的腦袋裡面冒出一個接著一個大大的問號。

他隱隱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但是這套說辭他已經在來的路上來來回回思忖了許多了。

沒有覺得什麼地方有漏洞。

最重要的是……

這根本不是他編造的,而是他真正經歷的事情,他只是在想用什麼樣的方式說出來能讓木葉村的忍者比較容易接受,並不是去編造什麼說辭。

「這裡不止有兩個暗部忍者,還有一棵樹,因為他們被捆在樹上,周圍貼滿了符紙,所以我們將這棵樹截斷帶過來了。」雲隱村顧問立即解釋道。

「你說我們木葉村的暗部忍者身上被貼滿了符紙,還綁在樹榦上,最有趣的是你們居然不敢解開這兩個人,而選擇將樹截斷了帶過來?」

三代的眉頭狠狠一跳。

真的。

實在是……

無比尷尬!

三代看向雲隱村顧問的眼神裡面充斥著遺憾的眸光,他覺得對方但凡上心一點,都不至於編造出這樣令人無語的借口,實在是太過於拙劣了。

「確實是……這樣的……」

雲隱村顧問訕訕一笑,他被三代的眼神搞得有點不好意思了,這個主意還他提出來的。

主要是他們雲隱村真的不是很懂符紙這些東西,兩個人身上貼著的符紙實在是太過複雜了,他根本不敢冒然揭開,不僅怕背上了殺死木葉村暗部忍者的黑鍋,又怕這上面的符紙對他們雲隱村的忍者造成什麼傷害,最後只能使用這樣的辦法來解決。

「我現在讓你們看看吧!」

雲隱村顧問覺得鋪墊的差不多了,現在是時候到了掀開黑布的時候了,總得讓木葉村的人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就在他的手抬起向著黑布的方向抓過去的時候。

注視著這邊情況的木葉村忍者們紛紛向後退出去一步,每個人的眼神瞬間變得凝重且緊張起來,擺出一副如臨大敵般的姿態。

哪怕是在雲隱村顧問身前不遠處的三代都是瞪大眼睛盯著黑布的方向,左手探入到腰間的忍具袋裡面,擺出一個隨時面臨戰鬥的樣子,經過砂隱村入侵者的經驗之後,就連三代也變得謹慎了許多。

嘭!

就在這個雲隱村顧問準備探手揭開覆蓋在樹榦上的黑布的時候,樹榦上響起了一道極其細微的氣爆聲。

現在這種全員都很緊張的情況下,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只有負責抬著這些這跟樹榦的雲隱村忍者隱隱聽到了一點點的聲響,並且確定聲響的來源就是在黑布覆蓋的那兩個人的身上。

難道是……

放屁了?!

這些雲隱村的忍者並沒有太在意這聲音,畢竟那兩個被困在樹木上的木葉村暗部忍者並不是死人,而是活生生的兩個人。

活人能夠放屁也算是正常。

要是死人的話……

那才是嚇人的事情。

現在這種不過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壓根沒有在意。

……

與此同時。

青羽悠閑的坐在火影岩邊上的山璧上,吹著木葉村上空的風,看著下面一個個小房子,心情還是挺舒服的。

就在這個時候。

他的腦袋裡面突然出現了一些信息。

正是剛才消失的千紙鶴影分身。

青羽在布置這兩個根部忍者的時候,並沒有將兩個人殺死,但卻在其中一個人的身後衣服上留下了一隻千紙鶴影分身。

青羽給這個千紙鶴影分身的設定就是一旦他們被運送到木葉村中之後,便立即解除掉影分身,將這個情報傳遞過來。

現在青羽已經受到了這個消息。

「哈哈哈哈哈哈!」

青羽頓時認不出大笑出聲,他沒有想到現在就出現機會了,讓他可以執行他所有鋪墊的計劃中的最後一步了。

頓時。

青羽的心念一動,他緩緩起身,向著山崖的後方倒退幾步,將這裡的空間讓出來一部分。

隨著他不斷的向後退。

他的身體依舊躲藏到了木葉村人們的視野盲區當中了。

誰都看不到他!

這個時候。

青羽躬身蹲在地上,彈出右手,拍在地面上,掌心於地面上的岩石直接接觸在了一起。

嗡!

隨著青羽的查克拉涌動而出,頓時他在地面上印出了一個黑色圓圈圖案,正是他的飛雷神術式。

隨著這道飛雷神術式的出現,青羽重新站起身子,隨後右手輕輕一揮,頓時一張紙飄飛了出去。

紙張上頓時浮現出一個黑色的小圓圈,同樣是他的飛雷神術式。

短短的瞬息之間。

青羽就拿出了兩個飛雷神術式。

這是他在修鍊的時候就嘗試過的方法,將式紙之舞與飛雷神之術結合在一起。

當然。

這不是以前使用過的方法。

這是青羽想到的進階用法,他將這個招式稱之為——式紙·飛雷神!

「式紙·飛雷神之術!」

青羽頓時心念一動,開始了式紙·飛雷神的第一步。

剎那之間。

他手上的這張紙驟然憑空消失。

這張紙是他身體的一部分,上面蘊含著他的查克拉,在施展了飛雷神之術之後,瞬間消失不見了。

「式紙·飛雷神導雷!」

青羽的雙眼閃爍著道道精芒,就在他話音剛落的那一刻,他蘊含在那張紙上的查克拉驟然啟動了。

嗡!

青羽面前那個已經印刻好了飛雷神術式的地面上。

兩道身影,驟然而現。

……

就在青羽剛才使用出式紙·飛雷神之術的時候,那張上面有著飛雷神術式的紙張瞬間消失不見,直接出現在那棵樹的樹榦上,剛好夾在兩個根部忍者與樹榦之間。

這張紙達到這個位置之後,紙張上立即出現了一道道黑色的紋路,正是某種特殊的封印術式。

這些封印術式與兩個根部忍者身上的那些符咒貼合在一起,瞬間與這些符紙連成了一片,並且將這兩個根部忍者釋放了出來。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

這張紙更像是解開了兩個根部忍者身上那些符紙的鑰匙。

只是這把要是插進去了,還沒有拔出來而已。

這張式紙的出現。

就像是一塊拼圖。

剛好填在了那些零碎的碎片上。

直接將這些符紙整合形成了完整的一個部分。

反而將那兩個被符紙貼滿全身的根部忍者架空了出來,令得兩人的身上完全沒有任何一張符紙了。

下一刻。

這張紙猛地向著兩個根部忍者貼過去,紙張上蘊含著強橫的查克拉,覆蓋在那兩個根部忍者的身上。

「式紙·飛雷神導雷!」

就在這張紙貼在兩個根部忍者身上的時候,青羽在山崖的頂峰同時開口,頓時那張紙彷彿是活了一般,直接將兩個根部忍者通過飛雷神導雷的方式給傳送走了。

至此。

這塊黑布的下面。

不再是捆綁著根部忍者樹榦。

而是貼滿了符紙的樹榦。

這上面的封印符紙隨著那張式紙的出現,上面的封印紋路不斷的發生變化,以一種很快速度變成了一道道通靈符咒。

……

木葉村,火影岩附近的山崖上。

青羽看著面前出現的兩個根部忍者,完全的兜了一圈之後重新回到了他的身前。

「你們表現的不錯!」

青羽對著兩個根部忍者誇讚道,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探出雙手分別向著兩個根部忍者碰觸過去。

嗡!嗡!

瞬間兩道空間波動泛起,這兩個根部忍者在飛雷神導雷的作用之下,身影直接閃爍而出,重重的跌落在高塔頂層的瞭望台上。

青羽將這兩個根部忍者送走了之後,轉頭向著木葉村大門的方向看過去,頓時施展起感知的能力,感受著大門處的那一團團的查克拉。

「不能親自到現場去觀看實在是太可惜了……」

青羽淡漠的說道,這些都是在他的安排之下發生的事情,他還是想要能夠看一看,這也是他本體親自出來的原因。

「不過……」

青羽向著火影岩的方向走過去,調整著視線的角度,遠遠的看著木葉村大門的方向,嘴角微微翹起一抹期待的弧度。

「在這裡應該也能看到煙花吧!」

……

就在這個時候。

雲隱村顧問的手在木葉村忍者們的注視下向著黑布上面拽了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8章 在這裡應該也能看到煙花吧!(求訂閱求月票)

34.05%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