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可以強硬起來了吧!(求訂閱求月票)

第269章 可以強硬起來了吧!(求訂閱求月票)

隨著雲隱村顧問的手向著這個黑布抓過去,頓時引起了在場所有木葉村忍者的注意,每個人的視線都緊緊盯著這個雲隱村顧問,並且擺出極為謹慎的神色。

在他們看來。

雲隱村顧問的說辭就不是很靠譜。

兩個暗部忍者……

現在木葉村根本就沒有兩個失蹤的暗部忍者。

這個說法根本就不成立!

當然。

這個前提是暗部忍者,而不是根部忍者。

除了志村團藏之外。

沒有人知道是不是有根部忍者失蹤了。

當然。

根部忍者失蹤的事情。

團藏根本就沒有將之聯想到這個雲隱村使者團上。

他怎麼想都覺得不是一回事。

一時之間。

無數道目光緊張的盯著雲隱村顧問將這上面的蒙著的黑布揭開。

唰!

雲隱村顧問的大手猛地一拽。

黑布應聲而下。

黑布下面所呈現出來的東西。

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這……」

三代瞪大了眼睛,猛地向後退開一步,包括團藏以及兩個顧問在內的木葉村高層忍者,也都紛紛向後退開,避免自己受到波及。

周圍的木葉村忍者紛紛向後退步,眼眸中閃爍的謹慎眸光變更凝重了。

「這就是你所謂的我們木葉村的暗部忍者?」

三代眼神顫抖著盯著面前雲隱村顧問拉下來的黑布下面的東西。

那確實是一根樹榦。

但是樹榦上沒有捆綁著忍者的人。

跟雲隱村顧問所描述的截然不同。

不過。

倒是有一點沒說錯。

樹榦上面鋪滿了符紙。

只是那些符紙並沒有那麼複雜,而是一片密密麻麻的起爆符。

以這些起爆符的數量上來看……

完全可以將這個樹榦稱之為炸彈了!

「嘶……」

就連雲隱村的忍者們看到這樣的一幕,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他們都感覺腳底板發涼,渾身不停的往外冒冷汗,一個個的全都不太好了。

「這怎麼可能?!」

雲隱村駐地的首領布雷伊瞪大雙眼盯著眼前的畫面,眼眸中儘是難以置信的神色,他根本不敢相信看到的東西。

「這裡面絕對有問題!」

「我們明明是將捆綁著的兩個暗部忍者一起帶過來的!」

「現在人怎麼不見了?」

布雷伊大聲的驚叫道,他的臉上有著極為強烈的驚駭之感,這根本就是他沒有想到的事情。

「這根木頭是我親自監督的,這張黑布都是我蓋上的,在離開之前我還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兩個被捆綁在木頭上的暗部忍者,根本沒有可能就這麼憑空消失啊!」

布雷伊極其的疑惑,臉上儘是寫滿了疑問,根本不明白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這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處於理解之外的事情。

不對勁!

這絕對不對勁!

這裡面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是……

究竟發生了什麼呢?

布雷伊的腦袋怎麼也想不通,他看不明白更是無法理解,那捆綁得好好的全身貼滿了符紙,就連他自己都不敢輕易將繩子解開的狀況,那兩個人是怎麼憑空消失的呢?

「不要再裝了!」

三代的臉色變得陰冷無比,現在他的左手始終保持在忍具袋裡面,時刻準備著進行戰鬥,雙眼更是極其冷漠的盯著面前的雲隱村忍者們。

他確實期望和平的到來。

但是。

並不代表他要委屈成這種樣子。

他可以小小的委屈一下,稍微降低一些底線做出一定程度的讓步。

但是不能被欺負到這般地步吧!

堂而皇之的拿著這麼一個貼滿了起爆符的木頭放在木葉村門口。

威脅誰呢?!

三代冷冷盯著這些雲隱村忍者,隨著他的動作,那些木葉村忍者也都向著後面稍稍退了幾步,並且同樣謹慎的盯著雲隱村忍者們。

一時之間。

一股濃重的火藥味在這些人之間瀰漫起來。

每個人都很清楚。

現在看起來微妙的局勢。

隨時可能因為一點點的導火線而一觸即發。

「三代火影大人,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這樣的,我們確實是因為這棵樹上面捆著兩個暗部忍者我們才將他們帶過來的,根本不是你看到的這個樣子!」雲隱村顧問趕忙解釋道。

現在他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在這之前。

他明明反覆的確認過。

並且要求雲隱村的忍者們確認過。

那兩個暗部忍者是活著的有呼吸的,並且是真人不是什麼分身術替身術變身術改變而成的,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沒有辦法的將這兩個暗部忍者帶過來。

現在問題是那兩個人居然憑空消失了。

這根本就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簡直就是出現了靈異事件。

這種事情如果不是他親眼所見,並且他是經歷這件事情的人,他都不可能會相信他現在的說辭。

現在的一切解釋都顯得那麼的蒼白無力。

同時。

這個雲隱村顧問的內心深處冒出一個念頭。

被算計了!

現在他已經明白自己被算計了!

不過。

他從三代火影等人的架勢上來看。

並不認為算計他們的人是木葉村,這根本就不像,而且也沒有必要。

木葉村顯然是想要進行和平談判的。

做出這種事情的人。

根本不希望村子進行和談。

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性!

木葉村與雲隱村之間的戰爭會對他們有利!

霧隱村!

雲隱村顧問的腦袋裡面瞬間就冒出了這個名字。

唯有一直站在旁邊坐山觀虎鬥的霧隱村,最有可能促成這個事情。

儘管他現在還不知道霧隱村的人使用的是什麼樣的方法完成了這種偷梁換柱般的戲碼,但是並不妨礙他在沒有任何正確的情況下就確定這一切都是霧隱村的人乾的。

「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三代的語氣變得更加低沉了,他剛剛在經歷過第三代風影入侵的事情之後,已經深深的感覺到了一種疲累之感,他察覺到了有一隻大手正在幕後操控著這些事情,這隻手很有可能就是雲隱村的。

現在那滿滿都是起爆符的木頭已經放在眼前了,每個人都能看到,那雲隱村的顧問還是一副無辜的表情,在這裡繼續解釋著這些事情,這樣就顯得有些假了。

三代是很希望能夠讓木葉村處於和平之中的。

但是他在雲隱村忍者的身上看到的並不是簡單的和平,而是隨時可能變成混亂的局面,尤其是當下這個雲隱村的使者團就是有問題存在的!

三代沉靜的目光掃視過這些雲隱村的忍者,最後將視線重新落回到雲隱村顧問的身上。

「你最好想清楚再繼續說話!」

三代忽然覺得這些事情都是可以串聯起來的,雲隱村的使者團在跟他接洽的時候,說的是會派出雷之國的參謀來。

但是這些參謀鬼使神差的就被霧隱村偷襲弄死了。

現在變成了全忍者團隊的使者團。

不管這是不是巧合。

這支雲隱村忍者組成的使者團都給他一種很危險的感覺,畢竟是忍者進入到了村子裡面。

最重要的是……

這個貼滿了起爆符的大樹,隨時都會有爆炸的危險,現在又在村子裡面,這讓三代變得重視了起來。

「……」

雲隱村的顧問頓時一陣無語,他根本就沒有想到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前來木葉村談判的時候。

已經準備了很多的說辭以及應急預案。

遇到什麼事情的時候。

該怎麼進行處理。

要以什麼樣的姿態維持著雲隱村的顏面。

可是……

這些東西全都被那兩個木葉村暗部忍者給搞垮掉了。

早知道……

雲隱村顧問滿心懊惱,他要是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就不會去將樹榦給帶過來了。

「好吧……」

雲隱村顧問也是一個做大事的的人,他知道不能在糾結在這個問題上了,隨後向著身後不遠處的那個貼滿了起爆符的樹榦看了過去。

「這一切就當我看錯了吧,既然這上面已經沒有被捆綁的木葉暗部忍者了,那就將這個東西拿出去吧,別放在這裡礙眼了。」

雲隱村顧問不想在這個樹榦上浪費太多的精力和時間,從昨天早上被攻擊開始,到現在又遇到這樣離奇的暗部忍者失蹤事件,這些發生的事情已經讓他身心俱疲了。

「布雷伊,你帶人把這個東西扔到村子外面,別不小心碰到爆炸了,那樣損失就太大了。」雲隱村顧問交代道。

「是。」

布雷伊立即應了一聲,向著樹榦走過去,他的眼神裡面,已經充滿了疑惑,現在根本不知道事情是怎麼變成這個樣子的。

嘩!

隨著雲隱村顧問此話一出。

全場的木葉村忍者均是忍不住議論紛紛,並且每個人看向雲隱村顧問的眼神中盡顯質疑之色。

這一段話。

在雲隱村顧問看過來明顯就是不想再在這個沒有意義的話題上繼續糾纏了。

但是聽在木葉村忍者的耳中。

則是變成了敷衍。

而且……

這個雲隱村顧問最後叮囑的那一句別爆炸了,則是反而變成了對木葉村的威脅。

同樣的話。

聽在不同人的耳中。

呈現出了截然不同的效果。

「等等!」

就在這個時候,三代的聲音響了起來,他在木葉村忍者們的注視下,久違的硬了起來。

「這件事情還沒有說清楚之間,你還不能將這個東西帶走!」

三代死死的盯著那個貼滿了起爆符的樹榦,眼神愈發變得冰冷起來,對於他來說,這個人就是在摩擦他的智商,這不僅僅是愚弄他的行為,更是在對他和木葉村在進行威脅。

這是不能輕易原諒的事情。

「顧問大人,我不得不告訴你一件遺憾的事情,我們木葉村並沒有任何暗部忍者失蹤,你找的這個借口太蹩腳了。」

三代此話一出,在場的木葉村忍者們都跟著做好了戰鬥的準備,他們已經意識到了,這要是將話說破了。

一旦這些話說破了。

那麼事情就變成另外一副模樣了。

或許就會直接進入到戰爭的局面中了。

「三代火影大人,我並不是在逃避,而是覺得在這個事情上解釋起來,不僅浪費時間,還浪費精力,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罷了,我們沒有必要在這件事情上牽扯太多的精力吧!」雲隱村顧問無奈一笑,他的心裡根本沒有任何的辦法,該說的不該說的他都說了,可是這種事實就擺在眼前,他根本沒有任何的辦法。

「這並不是小事!」

三代搖了搖頭,他之所以還跟這個雲隱村的顧問去理論這些,一方面是對方還在跟他說這些並沒有撕破臉,另一方面則是他還是期望能夠讓村子和平,始終沒有將話給說死。

「如果這件事情沒有說清楚,我覺得我們沒有繼續討論後面的話的必要。」三代嚴肅的說道,就算他再怎麼慫,但是他都還有一個底線,那就是木葉村,他的一切確實都是在保護著木葉村,只是用一種比較窩囊的方式而已,現在這個雲隱村顧問所使用的談判方式,完全讓他接受不了。

「這……」

雲隱村顧問在聽到三代的話之後,嘴角狠狠一抽。

現在還真是百口莫辯了。

木葉村沒有缺少過暗部忍者。

那被綁在樹上的是什麼人?

雲隱村顧問已然意識到他中計了,他們雲隱村都已經被套入到了一個圈套裡面,只是現在意識到這些,顯得一切都太晚了。

「如果你解釋不清楚的話,我們還有一種辦法,可以證明你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就在這個時候,三代身後的團藏向前邁出一步,站在三代的身邊,那顆暴露在外面的眼睛盯著雲隱村的顧問。

團藏此話一出。

頓時吸引了周圍木葉忍者的注意。

在眾人疑惑之下。

團藏緩緩開口。

「你可以接受我們木葉村的記憶調查,我們僅僅只翻找你昨天到今天的記憶,如果確認你的記憶沒有問題,我們可以相信你說的是真的,這證明你遭遇到了其他人的陷害。」團藏冷聲說道。

這是他剛才的時間裡好幾次都想過要說的事情。

其實。

木葉村並不是沒有暗部忍者失蹤。

還是有兩個的!

那是根部的忍者!

這一點團藏很清楚但是他沒有跟任何人說。

他隱隱覺得失蹤的那兩個人跟加西伊闖入到根部有著一定的關係,但是在沒有找到這兩個人之前,一切都僅僅只是猜測,根本沒有辦法做為事實。

這件事情是他想要弄清楚的事情。

對於根部和他來說都非常的重要!

正因如此。

他方才提出想要看看這個雲隱村顧問的記憶,如果確定了確實看到了兩個暗部忍者,而那兩個暗部忍者的身份就是根部失蹤的那兩個忍者的話……

這件事情就變成另外一個樣子了!

只是……

很顯然。

團藏所提出來的這個要求,令得整個雲隱村忍者團隊的臉上都湧現出了強烈的不滿。

在雲隱村忍者看來……

甚至於在一些木葉村忍者最直觀的反應上……

團藏有點不尊重人了!

「你開什麼玩笑?!」

雲隱村顧問瞪大了眼睛,抬手指著團藏,他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羞辱。

不管怎麼說他都是雲隱村的顧問。

怎麼可能像是犯人一樣,被木葉村的忍者去調查記憶。

最重要的是……

他的記憶根本不能給任何人看!

那裡面儘是雷之國和雲隱村的秘密!

要知道……

他們這些顧問就是溝通村子與國家之間的橋樑。

平時的日常工作就是將雷之國的要求傳遞給雲隱村,再將雲隱村的回饋傳回給雷之國,他從中就像是一個傳話筒的角色。

憑藉著他特殊的身份。

他知道很多的東西,這些東西都是不能給任何人說的,就算是許多雲隱村的忍者,都不能知道這裡面的事情,更別說是木葉村的忍者了。

「我還不至於為了這麼點的事情跟你們說謊,如果你們不相信我,那說明我們之間連最起碼的信任都沒有了,這樣我們也沒有必要繼續談判下去了。」

說罷。

這個雲隱村顧問轉過頭去,直接向著那個貼滿了起爆符的木頭走過去。

「我就不該把這東西帶過來!」

雲隱村顧問使勁白了一眼這個被截斷的木頭,就在他說話的時候,木頭上的起爆符像是活了一般,順著紙張上的紋路,還是映射出燦爛的光芒。

不好!!!

就在這一刻。

雲隱村顧問以及周圍的雲隱村忍者,均是瞪大了眼睛看著這樣的一幕。

現在他們的眼睛都看到了。

可身體完全反應不過來!

想要逃離。

已經完了。

嗤嗤嗤嗤嗤……

那被截斷的樹榦上的起爆符瞬間以恐怖的速度燃燒起來,隨後迸射出灼眼的光芒,直接將他們吞噬到其中。

轟隆隆!

一道極其強烈的爆炸聲響起,令得整個木葉村都人都能夠感覺到腳底晃動了一下,尤其是在木葉村大門口的人,更是感覺到了滾滾熱浪直接衝擊到他們的身上,像是有一雙無形的大手,直接將他們給推了出去。

一時之間。

火光衝天。

這並不僅僅只是貼在樹榦上的起爆符爆炸出來的威力,而是青羽最後放過去的那一張紙,完成了一個偌大的通靈術式,將視線準備好的起爆符全都通靈了過去。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

青羽通過飛雷神之術將蘊含著查克拉的紙片潛入到事先布置好的符紙當中,足可以完成一個遙控炸彈的功能。

只要他想。

他可以在忍者世界的任何一個位置。

去引爆事先布置好的「炸彈」,從而達到遠程打擊的效果。

若是沒有青羽使用飛雷神之術送過去的那張紙,那麼先前的一切布置,看起來不過就是一些複雜的術式。

那些複雜的術式一方面有著封印和鎮壓的作用,另外一方面就是通過複雜的紋路去掩蓋裡面簡單那部分通靈紋路。

整個符紙組成的陣法當中,最為靈魂的就是一個大型的通靈術式。

將這大型通靈術式完成之後便會有一張張事先準備好的起爆符貼在通靈術式上,從而想成了起爆符的遠程傳送。

青羽正是使用這種方法。

將前段日子匆忙趕工不斷繪製出來的起爆符送到了雲隱村使者團隊的手上。

再用雲隱村使者團隊的手帶到木葉村來。

完成了一次歸屬於雲隱村的恐怖襲擊。

青羽對於起爆符的數量還是有過控制的,不會輕易的炸死什麼人,除非是距離真的太近太近了。

最主要的還是炸傷。

他需要用這個事情,喚醒木葉村忍者們的血性,讓他們將心中的不滿宣洩出來。

如此一來。

以後再面對什麼不公的待遇。

村子的人們必定是不會輕易的低頭!

這就是他的良苦用心。

至於第三次忍界大戰……

青羽對此看得還是挺開的,畢竟就算沒有他的存在,第三次忍界大戰也是會繼續的,那麼讓這場戰鬥稍微調換一點方式,將木葉村的傷痛剝離出來一些,讓忍者世界各大勢力的目光都聚焦在雲隱村上,又有什麼不妥呢!

至少對於他個人而言。

他覺得他也是通過自己的方式幫助了木葉村。

並不是一定要上戰場殺敵,才算是貢獻了力量,退居幕後在人們不知道角落裡謀劃出改變格局的一些事件,反而更讓他有內心的滿足感。

至於利用山椒魚半藏的事情……

青羽本來就不認為山椒魚半藏是什麼好領導,如果山椒魚半藏在跟砂隱村的戰鬥中出了什麼事情,或者雨隱村的實力產生了一部分的削弱,或許未來的格局又是另外一副樣子。

至此。

青羽從火影岩上方的山崖上站了起來。

漆黑的瞳孔穿過木葉村上方向著大門的方向看過去。

距離太遠。

看不到細節。

但是他還是能夠看到依稀燃燒起來的火光和飛揚到空中的黑煙。

「三代啊!」

「事情到了這個份上!」

「你總不會再軟趴趴的了吧!」

「可以強硬起來了吧!」

青羽嘴角微微翹起,他的所有工作都已經做完了,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步已經是不可阻擋了,剩下就交給將會強硬起來的三代和即將學成歸來的水門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9章 可以強硬起來了吧!(求訂閱求月票)

35.95%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