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我的刀很大,你忍一下!(求訂閱求月票)

第270章 我的刀很大,你忍一下!(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看著眼前的畫面,對於這個結果還是很滿意的。

從最開始去謀划這些事情的時候開始,他所要達到的目的就是讓第三次忍界大戰提前進行,並且不會以木葉村為主要的戰場。

不過木葉村必須要參與其中,不能依舊像是以前那樣不停的慫下去。

現在的木葉村裡面。

有他一個人在苟就可以了,不需要整個村子都那樣。

要知道……

正常的歷史進程當中,第三次忍界大戰可以說是木葉村從強盛走向衰敗的一個轉折點。

就在第三次忍界大戰的這段時間裡,村子里死掉了太多的精英了,一直到第四代火影登上火影之位的時候,村子都還是處於一種虧空的狀態。

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後來很久很久的時候。

就算是後來雲隱村的使者團來到木葉村的時候,為了獲得白眼去拐帶雛田,在被日向日足殺死之後,居然還是以委曲求全的方式來以犧牲的行為換取雲隱村的原諒。

這種事情現在完全可以重新以另外的形式呈現出來。

青羽覺得。

如果在他到來之後。

這些以往他在看火影忍者動漫時就很讓他不爽的悲劇若是繼續發生的話。

那麼他豈不是白來一場。

有些事情。

還是不能夠袖手旁觀的。

當然。

青羽並不是因為插手這些事情而去暴露自己的身份。

經過這段時間的布局。

他又成長了許多。

明白了很多事情只要達到目的就可以了,那是可以使用出不同的方式,通過不同的手段來促成的。

就像這一次。

一切都是從那天他在一樂拉麵吃面的時候遇到宇智波富岳吐槽而開始發生改變。

宇智波富岳在吐槽三代將會接見雲隱村的使者團重新討論兩個村子和議之後,頓時燃起了他的布局之心。

通過那一系列的布置。

最終呈現出了這樣的效果。

倒是不能說他從一開始就想到了這裡,他只是去用這些事情帶起了一個節奏,真正走到現在這一步的,都是他們各個村子自己的人。

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站在木葉村內的山崖上。

盯著木葉村大門出處燃燒起來的火光。

身影一閃而逝直接消失不見了。

……

木葉村大門口處。

那個截斷的木頭上的起爆符在引起爆炸的瞬間,率先遭遇到強烈衝擊的人們,正是距離那塊樹榦最近的雲隱村忍者們。

起爆符驚起的火焰瞬間便將雲隱村顧問那纖弱的身軀給吞噬了。

根本沒有給他任何反應的時間。

整個人直接變成了一隻火人。

不斷升起的高溫對其進行著持續的炙烤,瞬間令這個雲隱村顧問的皮膚都熔化了起來,劇烈的疼痛蔓延在他的身上。

除此之外。

距離木頭最近的那幾個抬著木頭的雲隱村忍者則是直接被炸飛了出去。

他們的身上承受到了最為強烈的爆炸。

這就像是一團高等級的火遁火球直接近距離的燒到了他們的臉上。

一時之間。

雲隱村的忍者們人仰馬翻,全都被起爆符爆炸產生的炙熱高溫和強烈的氣流衝擊波給傷到了。

其中反應最快的那個人就是雲隱村駐地的首領,村子里的精英上忍,布雷伊。

布雷伊在爆炸的瞬間里將後退了出去,他根本顧不上任何一個人,現在這種情況就是他連自保都是很大的問題。

就在他向後退出的時候。

他用身上剩餘不多的查克拉形成了雷遁護體的鎧甲,儘可能的抵擋了前方衝擊過來的爆炸傷害,並且借著這股力量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起爆符的火焰在爆炸之後向著周圍木葉村忍者的臉上噴濺過去,一股股熱風席捲在他們的身上。

整個過程來得快去得也快。

在爆發的那一瞬間現場的人們都已經意識到了,但是誰都沒有辦法,只能拿眼睜睜看著爆炸的出現。

至於誰會被火焰所擊中。

這完全就是看命的問題了。

此前根本沒有人能夠知道。

漸漸的。

爆炸的勢頭在消退之後,地面上火焰燃燒。

有著幾個雲隱村的忍者一邊慘叫著一邊在地面上爬,他們的身上燃燒著炙熱的火焰,雖然現在還沒有死,但這僅僅只是這一刻的事情,根本沒有可能再救活。

布雷伊在被起爆符衝擊到之後,本就疲憊的身軀受到了更大的疼痛,一滴滴鮮血順著低垂的手指上流淌下來。

只是他現在根本沒有時間去在意這些了。

留給他抉擇的時間不多了。

現在木葉村的大門口因為起爆符的爆炸而顯得凌亂不堪。

但是木葉村的忍者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眼前橫七豎八爬在地上渾身燃燒的均是雲隱村的忍者。

這些忍者根本救不過來了。

最重要的是……

本次談判最主要的那個人,雲隱村的顧問,已經葬身在火焰之中了。

這就有一件非常明顯的事情擺在了布雷伊的面前。

事情非常的殘酷而現實。

現在雲隱村的使者團已經團滅了,他根本不知道使者團要跟木葉村談論的內容是什麼。

雲隱村的忍者中還能活著出去的就只剩下他一個人。

剛才拿出來的有著起爆符的木頭,不管木葉村的人怎麼去想,他們雲隱村都已經構成了對木葉村的襲擊。

如此一來。

若是現在不走的話。

一會可能就走不掉了!

僅僅就在這一瞬間,布雷伊的腦袋裡面想了很多很多的東西,立即做出決定離開木葉村,直接返回雲隱村。

「我不能死在這裡!」

布雷伊的眼神中閃爍起堅定的眸光來,他並不是怕死,他只是不能這樣就是死了,這兩天發生的事情,他必須要回去報告給雷影大人,否則雲隱村就沒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頓時。

布雷伊毫不猶豫的直接轉頭向著木葉村大門的方向衝過去。

現在他的位置就距離大門很近,再加上爆炸分割了這裡的空間,令得木葉村的忍者跟他有著一段距離。

這個時候剛好是逃離木葉村的絕佳時機。

否則。

他可能會面臨一對多的局面。

感覺到木葉村忍者們一個個看向他如狼似虎的眼神,他就感覺菊花有著陣陣的刺痛。

嗖!

布雷伊的身影快速的穿過木葉村的大門,直接向著外面的官道上奔跑過去,已然是用出了當下能夠使用的最快的速度。

「站住!」

木葉村的巡防部頓時對著布雷伊大吼一聲,他們站在大門的方向,在這裡守著大門,剛好看到了衝過來的布雷伊。

他們在反應過來的時候立即大吼了一聲。

然而。

他們僅僅只是吼上一聲。

根本來不及去阻止布雷伊逃跑的身影。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布雷伊的離開,追又追不上。

「可惡!」

這些巡防部的忍者看著瞬間就消失不見的布雷伊,氣得牙痒痒但是又沒有任何的辦法。

大門之內。

火勢漸漸消退。

場面一片狼藉。

那些距離木頭比較近的雲隱村忍者都已經被炸成了一塊塊殘肢,再加上火焰的炙烤,已經飄出了道道烤肉的氣味。

那些肢體黑乎乎的一片。

甚至分不清楚誰是誰。

只有幾個在依舊在燃燒中掙扎的雲隱村忍者,但是很明顯已經沒有了力氣,距離死亡只是時間的問題。

「三代火影大人,雲隱村使者團隊中的布雷伊跑掉了,我已經派人在追了,但是想要追上有些困難。」巡防部的忍者向著三代彙報道。

「無妨,不用追了。」

三代搖了搖頭,他的視線聚焦在幾乎被起爆符給一鍋端了的雲隱村使者團,臉上浮現出思索的神色。

「是。」

巡防部的忍者得到了三代的回應之後,立即閃身撤離,不再繼續打擾三代。

這個時候。

團藏走到了三代的身邊。

他的視線從那幾乎被團滅的雲隱村忍者的身上轉移到了三代的身上,從背後看著三代的側臉。

「日斬,你怎麼看?」團藏壓低聲音問道,他覺得這件事情很蹊蹺,絕對沒有表面上呈現出來的那麼簡單,但是具體是怎麼回事,他還沒有想清楚。

「這裡面有問題。」

三代沉聲說道,他在說話的時候,視線並沒有離開過地上那些雲隱村忍者的屍體。

「剛才那個雲隱村顧問可能沒有說謊,他們雲隱村被算計了,我們木葉村也被算計了!」

三代說完這句話,抬眼向著木葉村大門的方向看過去,視線彷彿穿越了無盡的時空,落在正在逃離的布雷伊身上。

「希望布雷伊可以安全的返回到雲隱村吧,這樣我們木葉村還能好一些,否則這些雲隱村忍者的死,就全都落在我們木葉村的頭上了。」三代無奈的感嘆道,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一場與雲隱村忍者的見面,居然最後是以這樣的方式結束的。

「這些屍體我帶走了,說不定能有什麼發現。」團藏低聲說道。

「嗯,你來處理吧。」三代點了點頭說道。

隨後。

三代深吸一口氣,視線掃過周圍的木葉村忍者。

「諸位沒受傷吧?」

三代看似關切的問道,其實他的心裡並不是真的關心,他已經開始在想後面的事情了。

僅僅是今天這一天的經歷。

就讓他有一種被無形大手操控了的感覺。

這種感覺是他非常不喜歡的。

他需要回去以後捋順一下今天的事情,看看有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我們沒事!」

木葉村的忍者們立即異口同聲的說道,就算他們的身上有些小小的磕碰,但是在面對領導這麼提問的時候,還是會相對委婉一些的。

「那就各自散了吧!」

三代對著木葉村的眾人點了點頭,隨即立即轉身離開,向著火影辦公室的方向走過去。

隨著三代離開這裡。

木葉村的忍者相繼離開了。

不過……

今天的事情還是會在未來的一段時間裡面,持續在他們的議論之中。

漸漸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三代離開了。

其他忍者離開了。

現在這裡就只剩下團藏以及被他叫過來的根部忍者。

「將這裡的東西全都帶回去!」

團藏對著身後的根部忍者命令起來,隨著他的話音落下,這些根部忍者紛紛走到前面,將那些雲隱村忍者都收拾了出去。

無論是殘肢斷臂,還是被燒焦的屍體,甚至是那個被炸開的木頭,統統被根部忍者帶走了,這裡的每個東西,團藏都要拿回去仔細的調查。

差不多一個小時之後。

木葉村的大門重新恢復了往日的樣子,除了地上還有些許燒黑的痕迹和那些被火烤過的血水之外。

……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當青羽感覺到影分身歸來之後,便立即施展飛雷神之術,重新回到了暗部的宿舍當中。

就在剛剛這個時候。

青羽的影分身完成了這一天的拷問工作,延續了貓臉惡魔這個稱號對於木葉村犯人所產生的壓迫感,完美的給他做出了不在場證明。

現在就是這樣。

哪怕全世界都知道這件事情是有人做出來的!

但絕對不會懷疑到青羽的頭上。

青羽的影分身在下班回到暗部宿舍之後,便立即解除了影分身的狀態,隨後回到了他的體內,將這一天的情報都帶了回來。

現在這個時候,青羽還沒有看影分身這一天都經歷了什麼,便立即通過飛雷神之術先回到房間裡面,這樣完成了影分身與他本人之間的無縫對接。

「這一天還挺順利的啊!」

青羽將影分身傳遞迴來的信息完全的接收了一遍,立即就明白了今天發生過的審訊的事情,便也沒有再將這些放在心上。

畢竟這就是他的日常工作。

影分身也是他自己。

跟他想法完全是一致的。

只是經過了他的研究之後發現了影分身的使用方式,還是非常特有意思的,可以根據不同的情況進行不同的選擇。

影分身傳遞迴來的情報不是實時的,就像是在看回放一樣,好處就是如果出現意外隨時都可能離開,但是一切隨機應變這些就全都要靠影分身來執行。

若是要做什麼事情的話,如果不是需要什麼太多的應變,就比如布局,使用影分身比本體去要靈活許多,而且更加的安全。

若是需要去做最後的終結或者是一些極其不確定性的東西,最終還是本體會更好一些。

青羽默默的點了點頭。

隨著他來到忍者世界的時間越來越久,掌握了越來越多的忍術,對於忍術的使用條件和使用時機有了更深的把握。

「這段時間太累了,可算完事了,我得好好睡一覺了。」

青羽在這些布局都結束之後,頓時感覺一陣放鬆的感覺,這讓他有一種心裡很疲憊的感覺。

畢竟這樣的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做。

沒什麼經驗。

他以前只是個宅男而已。

哪裡做過這樣操控世界的事情。

現在想想都還有很強烈的成就感。

頓時。

青羽換了一身衣服。

進行了一番洗漱之後。

躺在鐵板床上。

閉上眼睛就直接睡了過去。

青羽能夠睡得著覺。

但是放眼忍者世界的絕大多數人,則是睡不好覺了。

……

此時此刻。

火影辦公室。

燈火通明。

三代坐在辦公桌後面的椅子上,左手撐著下巴,右手拿著筆在捲軸上不斷的畫來畫去。

他並沒有畫什麼實質性的內容。

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一個的圈。

偶爾還在圈的邊上寫著什麼字。

那稍微顯得有些迷離的眼眸中偶爾會閃過不解的眸光。

「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三代喃喃自語道。

自從他回到火影辦公室之後,就一直坐在火影辦公室裡面,根本就沒有出去過。

他的腦海中浮現出許許多多的問題。

這些問題有的看似有聯繫,有的則是好像沒有什麼聯繫,但是卻無一例外的全都指向了雲隱村。

「究竟是誰在幕後操控著這些事情?」

三代愈發覺得這些事件的背後,像是有個人在用獨特的手法將他們串聯起來,可是他也是其中的一員,就像是棋盤上的棋子,只能看到自己眼前和周圍,但卻看不到全局,更看不到正在下棋的人。

「怎麼這麼古怪的呢!」

三代幽幽的嘆了口氣,他感覺擺在他面前的像是一層朦朧的謎團,他還沒有真正的接觸到謎團,只是接觸到了謎團外面的那一層朦朧。

他知道這裡面有一個謎團。

他想要破解這個謎團。

但他還沒有看清楚這個謎團。

「希望團藏那邊能夠有什麼情報吧!」

三代百思不得其解,可以說一點頭緒都沒有,最後只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團藏的身上,希望團藏可以在那些雲隱村忍者的身上調查到一些東西,他明白團藏將那些雲隱村的屍體帶走,就是去調查的。

……

火之國境內。

距離雲隱村接壤的地方。

布雷伊踏著沉重的步子,一步接著一步的向前走去,每邁出一步,都覺得全身疲累。

現在的他已經不知道連續奔跑多久了。

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都處於極度的疲勞狀態下。

整個人已經快要透支了。

完全憑藉著精神意志在支撐著自己的行動。

如果不是他心中的信念告訴他,一定要將這個情報彙報給雲隱村,讓雲隱村小心注意霧隱村,那麼他現在閉上眼睛,可能就會直接昏倒過去。

布雷伊太累了。

他已經不記得上次這麼累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隨著夜幕降臨。

他的眼皮愈發變得沉重起來。

畢竟他除了在木葉村外面等待三代火影的時候休息了一會之外,已經差不多36個小時沒有睡過覺了。

這種疲累感不是簡單的疲憊。

而是會疊加的。

現在時間越過越久。

每多一分鐘。

都會讓他身上的疲憊感升級。

終於。

就在布雷伊一隻腳踏入到雷之國境內的時候,整個人緩緩的鬆了口氣。

「雷之國駐守在邊境的忍者呢?」

布雷伊一屁股坐在大樹邊上,他在坐下之後,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虛汗瞬間在額頭上泛起,全身都有一種脫力的感覺。

「沒有邊境忍者嗎?」

布雷伊有氣無力的問道,他感覺到了一絲絲怪異,但是又沒有力氣去多想,他只想休息一會,向著邊境忍者要一顆兵糧丸。

他的兵糧丸在霧隱村忍者連續使用出水遁的時候就給泡掉了。

整個雲隱村的團隊裡面都沒剩下幾顆能用的兵糧丸。

當時在大水結束之後。

全都給那幾個參謀吃了。

誰知道後來有遇到了忍刀七人眾,導致他最後都拼到沒有力氣了。

他本向著到木葉村之後好好休息休息,然後再去採購補給一番,誰知道又遇到了詭異的起爆符事件。

他從木葉村出來的時候開始一路狂奔到這裡,全身上下真的是一點點力氣都沒有了,整個人都已經完全達到極限了。

「布雷伊大人,你在尋找邊境忍者啊?」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陰冷的聲音響起。

清晰的傳入到布雷伊的耳中,頓時令布雷伊瞪大眼睛,瞳孔狠狠收縮,剛剛鬆懈了一些的神經立即重新緊繃了起來,立即重新提了起來。

只是……

儘管他的精神意志再強大。

依舊無法抵消身體上的疲累之感。

現在他就算是抬起一根手指,都是無比的疲憊,已經完全沒有力氣了。

沙沙沙……

一道道細碎的聲音響起,這些聲音均是從布雷伊身前不遠處的草叢裡面出來的。

這種聲音就是有人穿過草叢的聲響。

一時之間。

布雷伊那雙充滿了血絲的雙眼,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

現在他能做的僅僅就只是移動眼球了。

撲通!

撲通!

撲通!

伴隨著一道道沉悶的聲響,一具具屍體被人扔了出來。

從這些屍體上的穿著打扮來看。

有的人是火之國木葉村的邊境忍者,有的人則是雷之國雲隱村的邊境忍者。

「不知道你要找的人在不在其中啊?」

這道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隨後從草叢中,走出一道道身影,每個人的手上,都拿著不同形狀的刀。

霧隱村忍刀七人眾!

這些人的出現立即令布雷伊的身上泛起一種絕望感,他已經忘了自己上次有這樣的感覺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忍刀七人眾之中。

走在最前面的那個人。

就是拿著斬首大刀的枇杷十藏。

枇杷十藏冷冷盯著布雷伊,他已經躲在暗處觀察了一會,確認布雷伊是真的沒有了力氣。

「現在你還能像昨晚那麼勇猛嗎?」

枇杷十藏拿著斬首大刀走到布雷伊的身前,猛地揮動起手上的斬首大刀,直接劈砍在布雷伊身後的樹上。

唰!

枇杷十藏的斬首大刀直接砍到樹榦一半的位置,剛好將布雷伊的腦袋,卡在了斬首大刀半圓形缺口的位置。

「我的刀很大,你忍一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0章 我的刀很大,你忍一下!(求訂閱求月票)

34.3%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