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你有一個秘密任務!(求訂閱求月票)

第271章 你有一個秘密任務!(求訂閱求月票)

「你……」

布雷伊的雙眼盯著枇杷十藏,現在他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整個事情都是這些霧隱村的人做的。

畢竟那兩個木葉村的暗部忍者就是霧隱村的忍者經過大噴水之後留下來的。

現在那塊木頭直接爆炸了。

這就導致了他出現了現在的事情。

整個事情的導火索。

全都是在霧隱村忍者集體過來向他們噴水導致的。

「事情都是你們乾的!」

布雷伊強行提起力氣,向著枇杷十藏質問道,現在他是完全沒有力氣掙脫了,就連說話都非常的困難,根本無法像前一晚那樣跟他們七個人連續大戰三百回合了。

「沒錯啊!」

枇杷十藏的臉上流露出譏諷的笑容,他並不知道布雷伊指的是什麼事情,還以為布雷伊說的是那些地上死去的邊境忍者呢。

「統統都是我乾的!」

枇杷十藏直接大方的承認了,這些邊境忍者全都只是下忍,連中忍都沒有幾個,畢竟達到中忍級別就可以是小隊長了,根本不會做這種戍邊的工作,那屬於是浪費人才。

這種級別的忍者。

不管是木葉村的還是雲隱村的。

放在枇杷十藏這種精英級別上忍的面前,完全不夠看,可以說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昨天我們離開了之後,就來到這裡封堵你們的退路了,不過……」

枇杷十藏意味深長的向著布雷伊剛剛跑過來的方向看過去,眼眸中有著深深的嘲弄,眼神中閃爍著意味深長的眸光。

「看來跟你一起逃出去的那些人,並沒有那麼幸運的再次逃出來啊!」

枇杷十藏這裡所說的逃出來,指代的是從木葉村忍者的追殺之下逃出來。

他根本不知道布雷伊在這之後發生過什麼事情。

但是。

他明白一件事情。

雲隱村和木葉村正在開戰。

那麼布雷伊這樣狼狽的逃跑掉,根本不用想就知道,這是被木葉村忍者追殺的。

只是……

枇杷十藏這番話。

聽到布雷伊的耳朵裡面,則是完全變成了另外的意思。

那就是承認了這場布局都是他們霧隱村的忍者做的。

包括那個滿是起爆符的木頭。

正是因為如此。

他們才會守在他們逃離的必經之路上。

這是算準了他們會被起爆符給炸到啊!

想到這裡。

布雷伊看向枇杷十藏的雙眼中充斥著血紅之色。

整個人都憤怒到了極致。

但是。

現在的他沒有任何的力氣,完全沒有任何的辦法,根本無法掙脫開。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忍刀七人眾以勝利者的姿態在他的面前耀武揚威。

並且。

到了這個時候。

布雷伊已經意識到了。

他的生命應該到此為止了。

不會再有什麼奇迹發生了。

「現在我們該送你上路了,這樣就沒有人知道我們七個人襲擊過你們的事情了,你們雲隱村忍者的死,就全都怪在木葉村的頭上嘍!」枇杷十藏盯著布雷伊說道。

這種行為方式,他還是跟薩摩廉太郎學習到的,只是他已經很久沒有再次見到過薩摩蓮太郎了。

當然。

枇杷十藏並不知道他所認知的薩摩廉太郎。

其實並不是真正的薩摩廉太郎。

而是青羽扮演而成的。

教給他這種思維方式的人,並不是薩摩廉太郎,而是青羽。

枇杷十藏學到了兩個關鍵的點。

第一個就是哪怕有能力直接殺死布雷伊,也不要立即出手,可以先埋伏起來,看準時機之後再出手,從而將敵人一舉拿下。

第二個就是一旦出手那就必須是死手,絕對不能給霧隱村帶來任何意義上危險,否則就是一個意義不大的出手。

枇杷十藏這段時間一直秉持著這個方法,他在進行著這方面的磨練,現在漸漸有了心得。

他完全可以在半路上截殺布雷伊。

但他偏偏不這麼做。

而是在邊境的位置去埋伏。

他要在布雷伊最累的時候,在確定布雷伊沒有任何抵抗能力的時候對其出手。

最大程度的避免了自己這邊的損失,並且達到最好的效果。

這就是他貫徹的廉太郎教給他的埋伏的攻擊方式。

還有就是殺人滅口。

他們忍刀七人眾在雲隱村駐地的時候就已經對雲隱村的忍者出手了。

這樣的事情絕對不能讓人活著傳回到雲隱村之中。

雲隱村的人可以死。

但是不能讓雲隱村的人知道是他們霧隱村的人殺死的!

就算是讓雲隱村的人猜到了是他們霧隱村忍者做出的這件事情,也絕對不能讓他們有證據,僅僅停留在懷疑的層面上。

如此一來。

雲隱村就不會將注意力放在對付他們霧隱村上。

這樣他們就可以在完成搞事情的同時又保護住了霧隱村。

「布雷伊,在殺你之前,我要問你一個問題,如果你願意配合的話,我不介意讓你死得更明白一些,或者死得更痛快一些,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枇杷十藏躬身蹲在布雷伊的面前,看著布雷伊那精疲力盡的樣子,知道對方的性命就在他的手掌之中,根本不可能出現任何意外的情況。

「……」

布雷伊在聽到枇杷十藏的話之後,並沒有給對方任何的回應。

但是他明白了枇杷十藏的意思。

似乎是可以在他死之前,聽到一些關於他們忍刀七人眾或者霧隱村的秘密。

這些秘密或許是某些很重要的情報。

或許……

村子還是需要這些情報的!

正因如此。

布雷伊沒有直接否決,但他也沒有直接答應,因為他要聽聽對方的問題。

現在這個時候。

他已經在想怎麼將情報傳遞迴去了。

他知道自己肯定會死了。

如果能夠在死之前將情報傳遞出去的話,那麼對於雲隱村來說,也算是立了大功了。

枇杷十藏看布雷伊沒有說話,便知道這件事情還是有可行性的。

「薩摩廉太郎在什麼地方?」

枇杷十藏冷冷的問道,他做這麼多的事情,並不是他喜歡搞事情,最主要的就是他想要找到他們霧隱村未來的希望薩摩廉太郎。

隨著枇杷十藏此話問出之後。

布雷伊的臉色沒有絲毫的變化。

「這算什麼問題?」

布雷伊想要對著枇杷十藏冷笑一聲,但是他發現自己根本就笑不出來。

薩摩廉太郎。

他聽到過這個名字。

正是昨天早上對他們噴水的霧隱村忍者中的一位。

那個時候對方自報過名字。

對此他還有一些印象。

只是……

這個人在什麼地方他根本不知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

枇杷十藏在看到布雷伊的樣子之後,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再次說道:「我問你薩摩廉太郎在什麼位置?」

「你們霧隱村的人在什麼地方,你們自己不知道,居然問我一個雲隱村的人……」

布雷伊的語氣中充斥著譏諷和鄙夷,他那雙充滿血絲的眼睛,狠狠的瞪了一眼枇杷十藏。

「如果我知道薩摩廉太郎的位置,我早就把他給殺了,還要等你來這裡問我?」

布雷伊的語氣並不好,他在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就明白這不是他能回答的上來的問題。

既然如此。

那麼就沒有任何交換情報的意義。

他知道自己已經是個死人了。

那就更沒有必要慣著這些讓他看著極為憤恨的忍刀七人眾了。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

枇杷十藏在聽到布雷伊的話之後,頓時明白了布雷伊的意思,也知道了布雷伊根本不清楚關於薩摩廉太郎的問題。

那就沒有必要浪費口舌了。

再繼續說下去對他們雙方都是一種沒有意義的消耗。

頓時。

枇杷十藏一把抓住自己的斬首大刀,猛然間狠狠一拽。

噗嗤!

伴隨著一道鮮艷的血線,布雷伊的腦袋直接騰空而起,足足飛出幾米高的距離。

最後像是皮球一樣。

重重的摔在地面上。

布雷伊的表現很平靜,根本沒有任何的猙獰和絕望,甚至從臉上看不出任何的不甘。

到了這個份上。

整個人都沒有了半點的力氣。

又在這個時候遇到了死對手忍刀七人眾。

布雷伊已經有了必死的覺悟。

這是他意料之中的結果。

也就沒有什麼其他複雜的情緒了。

臨死之前。

他已經坦然的接受了任何結果。

「老大,還是沒有廉太郎的消息啊!」西瓜山河豚鬼站在其餘六個人的隊列裡面,向著枇杷十藏問道:「現在我們已經把雲隱村的據點都給打下來了,在火之國境內都看不到雲隱村的忍者了,廉太郎該不會是遇害了吧!」

西瓜山河豚鬼所表達的意思,正是其餘幾個人都在想的意思。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他們都已經隱隱的意識到了。

薩摩廉太郎已經回不來了。

或許已經遇害了。

這樣事情他們已經開始在心裡逐漸接受了下來。

「不對。」

枇杷十藏搖了搖頭,他的眼眸中流露出堅決的眼神,從表情上看不出任何的動搖。

「還有一個雲隱村的忍者我們沒有見到……」枇杷十藏沉聲說道。

「老大,你指的是……」西瓜山河豚鬼頓時深吸一口氣,忍刀七人眾的幾個人在這個時候,視線全都落在枇杷十藏的身上,沒給人的心中都有了差不多的想法。

「沒錯!」

枇杷十藏點了點頭,凜聲說道:「那個人就是加西伊!」

「可是加西伊在什麼地方啊?」西瓜山河豚鬼不解的問道。

「找!」

枇杷十藏的視線向著忍刀七人眾的其餘六個人看過去,在他們每個人的身上都掃過一遍,與他們每個人都對視了一眼,最後重新落在了西瓜山河豚鬼的身上。

「我們一定要找到加西伊!」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

「廉太郎還在加西伊的手上!」

「只要我們還沒有看到廉太郎的屍體,就不能輕言放棄,否則真的可能會因為我們的懈怠,導致廉太郎的生命出現問題。」

現在這個時候,枇杷十藏滿臉的嚴肅,他的心中還沒有放棄對薩摩廉太郎的追逐,畢竟在他看來,薩摩廉太郎就是霧隱村的未來。

霧隱村已經得到了水遁之書。

需要再擁抱一個類似於上原琉璃那樣的人物。

若是薩摩廉太郎能夠在他的堅持之下,成功的帶回到霧隱村裡面,那麼他相信霧隱村將會在薩摩廉太郎的幫助下突飛猛進的快速發展起來,最後甚至可能會成為忍者世界里最強的村子。

「明白了。」

西瓜山河豚鬼點了點頭,他從枇杷十藏的表情中看到了後者臉上流露出來的堅持。

既然如此。

那麼他就陪老大堅持著一起去尋找薩摩廉太郎吧。

「明白了。」

忍刀七人眾之中的其餘幾個人,均是跟著點了點頭,他們同樣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走吧,我們去找加西伊。」

枇杷十藏從面前的樹上抽出斬首大刀,根本不顧上面不斷流淌下來的鮮血,直接將斬首大刀放在身後,隨後一躍而起,向著火之國的方向走過去。

他始終覺得。

加西伊還在火之國的境內。

並沒有回到雷之國。

隨著枇杷十藏的行動,忍刀七人眾紛紛跟在他的身後,一起消失不見。

至此。

這個地方就只剩下布雷伊人首分離的屍體,以及那些被隨意扔在地面上的邊境忍者的屍體了。

這些屍體怕是根本撐不過今晚,就要被周圍的野獸給啃食乾淨了。

……

翌日,清晨。

風之國境內。

砂隱村的忍者小隊攙扶著第三代風影重新返回到了砂隱村的外牆之外。

直到他們雙腳踩踏到沙漠上的時候,方才重新感覺到了那種久違的安全感。

他們之中每個人都知道。

如果雲隱村忍者的偷襲並不是在火之國的境內,而是到了他們風之國的境內。

那麼天然的地理優勢會讓雲隱村的兩個忍者根本不可能在第三代風影的面前那麼的肆意妄為,最後還傷到了第三代風影的身體。

風之國有著一望無際的天然風沙。

砂子的下面有著數不勝數的砂鐵。

若是第三代風影可以在這裡的話,那麼磁遁血繼限界將會最大話的發揮出他的優勢來。

每每想到這裡。

這些砂隱村的忍者們就開始在懷疑。

火之國中的那些綠洲。

真的是最適合他們的環境嗎?

雖然空氣很好氣候宜人,但是對他們來說,並沒有那麼強烈的安全感。

「血腥氣?」

被兩個忍者攙扶著的第三代風影突然睜大眼睛。

就在剛剛他的鼻子前飄過一陣沙漠熱風。

這種風是乾燥的。

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任何水分的干風。

其他村子的忍者來到這裡被這種風吹到都會感覺極大的不適感,會有一種刀子割在臉上的感覺。

但是對於砂隱村的忍者來說……

他們從小就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甚至都已經適應了這種氣候,對這種沙漠熱風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了。

可是。

這種風裡面一旦摻雜了其他的東西。

比如說被炙熱的陽光蒸幹掉的砂子之間的鮮血,就會有血腥味附著在沙漠熱風上。

這會讓這股風變得格外刺鼻。

稍微注意一下就可以嗅到。

尤其是現在剛剛是清晨的時間,熱辣的陽光已經開始從東邊升起,將溫度普照在沙漠上,可以讓前一晚滯留的屍體上的鮮血蒸發到空氣中。

「不好!」

第三代風影的臉上驟然大變,他立即意識到意見大大恐怖的事情。

現在他們砂隱村的精銳都跟在他的身邊。

砂隱村無比之空虛。

若是在這個時候有人來偷襲砂隱村的話……

那麼簡直不要太輕鬆!

「村子有危險!」

第三代風影頓時大吼一身,隨後顧不上身體上的疼痛,立即向著砂隱村的方向狂奔起來。

其餘的幾個砂隱村的忍者在聽到第三代風影的話之後,均是意識到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一時之間。

這支剛剛完成木葉村一日游的砂隱村小隊快速的向著砂隱村的方向狂奔過去。

……

木葉村,暗部宿舍。

青羽在鐵板床上伸了個懶腰,他的生物鐘已經一如往日般叫他起床了。

「睡得真好啊!」

青羽揉了揉眼睛,他很久沒有睡過這麼輕鬆的覺了,沒有布置任何的影分身,沒有去惦記什麼事情,就是純粹的休息,恢復著自身消耗的精力。

「又是打卡上班的一天。」

青羽從鐵板床上爬起來,快速的進行著洗漱,隨後換上了一身暗部忍者的服飾,又將那張象徵著貓臉惡魔身份的貓臉面具戴在了臉上。

完成了這一身裝備之後。

青羽邁步走出了宿舍。

就在他剛剛走出宿舍的門,還沒來得及關門的時候,便立即看到了走廊那邊向著他的放行走過來的那個白袍暗部忍者。

這個白袍暗部忍者青羽認得。

正是火影直屬暗部的隊長。

只是……

他現在來這裡幹嘛呢?

青羽心中微微疑惑了一下,便沒有再多想,邁開步子向著拷問部的方向走過去。

「山中青羽。」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這個白袍暗部忍者立即叫到了青羽的名字,隨後快步的走到了青羽的身前。

「你有一個秘密任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1章 你有一個秘密任務!(求訂閱求月票)

33.5%
目錄
共81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