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不過是主人的任務罷了(求訂閱求月票)

第272章 不過是主人的任務罷了(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在聽到白袍暗部忍者的話之後,整個人都楞了一下,他並沒有想到對方會在這個時候找到自己。

「好!」

青羽立即點了點頭,對方是火影直屬暗部的隊長,雖然不是他的頂頭上司,但實際上比他的頂頭上司職位還要更高一些。

「跟我來吧。」

這個火影直屬暗部隊長的雙眼透過面具的眼孔向著青羽看了一眼之後,隨後立即轉頭向著另外一邊走過去,看起來就像是專門過來找青羽。

「是。」

青羽淡淡應了一聲,就這麼跟在這個白袍暗部忍者的身後,一步一步向著暗部宿舍外面走出去。

差不多走了五分鐘之後。

青羽跟在白袍暗部隊長的身後走出了暗部宿舍,來到了宿舍門口外的一棵樹下。

「你們帶他去吧。」

白袍暗部隊長像是在對著空氣說話一樣,說完之後身影一閃而逝,直接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

就在白袍暗部隊長的話音剛落之後。

兩個穿著黑袍的暗部忍者出現在青羽的身邊,雙眼盯著青羽,對著青羽比劃出一個手勢。

「好。」

青羽點了點頭,整個過程都還有點懵圈,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切都顯得是那麼的突然。

青羽跟著兩個黑袍暗部忍者向著火影辦公室的方向走過去。

一直走到火影辦公室下方的一個大廳裡面。

這裡正是青羽以前來過一次的地方,那一次是在這裡考核他們的暗部身份,現在則是過來做什麼秘密任務。

現在他都還不知道秘密任務是什麼東西。

「你進去吧。」

「我們就不進去了。」

這兩個火影直屬暗部的黑袍忍者對著青羽點了點頭,前面就是已經打開的大門,很顯然任務的內容,就在這個裡面。

「好的。」

青羽再次應了一聲,懷揣著疑惑的心情,邁步走了進去,他根本不知道等待著他的是什麼樣的任務,現在的他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拷問部忍者,並不清楚自己能夠接到什麼樣的任務,更不認為自己能夠接到什麼比較絕密的任務

頓時。

青羽邁步走進大門。

頓時入眼看見一個個暗部忍者。

這些暗部忍者青羽還是有些印象的,都是不久之前篩選的時候,那些屬於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

但是。

這裡並沒有最開始他們去那邊的時候,那些正在給他們讀取記憶的那些山中一族的那些人。

準確的說。

現在在這裡的人。

均是山中一族在暗部中的忍者。

青羽在看到這裡的人都是山中一族的人之後,心裡就大概明白了找到他是什麼樣的事情。

或許……

跟昨天在木葉村大門口發生的事情有關吧!

青羽在心中默默有了判斷,不過他依舊假裝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畢竟他有完美的不在場這證明,昨天一整天的時間,他都在拷問部中進行著拷問的工作。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大概半個小時之後。

白袍暗部隊長走了進來,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他的目光掃視過每個人之後,對著大家點了點頭。

「這次將大家叫到這裡來,是有一件秘密任務要交給大家!」

白袍暗部隊長緩緩的開口,隨著他此話一出,全場眾人的眼神都變得凝重了許多。

「這次的任務跟你們以往的任務差不多,相信你們都可以順利的完成,現在我要交代的都已經說完了,接下來你們在這裡安靜的等待一會,這次任務的委託人就要來見你們了!」

白袍暗部隊長交代完這句話之後,直接轉身離開了這裡,隨後那些還堆積在這裡的火影直屬暗部的暗部忍者,也都跟著一起離開了。

一時之間。

現場就只剩下這些暗部小隊的山中一族的忍者。

這讓眾人均是感覺怪怪的。

除了青羽之外,每個人都覺得有點意外,畢竟他們不是普通的山中一族的忍者,而是在暗部的山中一族忍者。

對於他們來說。

平時所做的任務都是暗部的忍者。

其中絕大多數是拷問部的忍者,他們所做的均是在拷問部中的任務,基本上就沒有進行過什麼外部的任務。

現在居然說要見委託人。

這對於他們來說都是很新鮮的。

包括青羽在內。

均是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難道不是我想的那個樣子?」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思忖著,他在最開始來的時候,還以為是跟木葉村大門口發生的事件是相關的,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那麼回事,心裡不由得好奇了起來。

現在這個時候。

在場每個人的心裡都有好奇。

但是誰都沒有說出來。

均是安靜的等待著那個所謂的委託人的到來。

漸漸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差不多又過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

包括青羽在內的每個暗部忍者,都已經等待得很是煩躁了。

就在這個時候。

這個寬闊道場的門口處響起一道道沉重的腳步聲。

有人來了!

頓時每個人都意識到了這個事情,並且他們已經猜測到了,現在來到這裡的人,正是他們所等待的委託人。

踏踏踏……

腳步聲越來越近。

逐漸映入到眾人的視線中。

「嘶……」

待到眾人看清楚來人的樣貌之後,均是忍不住到倒吸一口涼氣,因為面前走過來的人,每個人都認得,而且在不久之前剛剛就見過。

志村團藏!

這個身上穿著墨綠色長袍的男人,一步步走到了眾人的身前,全身上下都流露出一股極強的壓迫感,頓時令顯得一片寂靜。

團藏一步步走到這些暗部忍者的最前面,隨後停了下來,向著在場的每個暗部忍者看過去。

「你們沒有想到委託人是我吧!」

團藏語氣淡然的說道,就在他說完這些話之後,視線從每個暗部忍者的身上掃過,沒有在任何人的身上有過多的停留。

「其實,也並不是算是委託,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協調你們來幫忙,這件事情對村子非常的重要,希望你們可以助我一臂之力。」

團藏的話說得還是非常好聽的,簡單的幾句話,就把在場的暗部忍者們說得熱血沸騰。

他們之中的很多人,都還是想要往上爬的。

在他們的對於他們來說,團藏可以說是他們的人生目標。

「這次不會讓你們白白幫忙的,若是你們之中有誰表現得特別突出,將會有機會在未來的時間裡為我做事,這應該算得上是職位的提升吧!」

團藏還沒等眾人從那種興奮的感覺裡面走出來,便直接甩出一張大餅,直接拍在了眾人的頭上。

「呼……」

在場的暗部忍者們猛地深吸一口氣,努力的平復著凌亂的心情,整個人都處於一種難言的震撼當中了。

可以升職!

這可是必須要把握住的機會啊!

對於他們來說,很多人都在暗部裡面熬了好多年,不是誰都有機會觸碰到升職的空間,畢竟越往上面爬就越是擁擠,如果沒有機會的話,就很難完成太過強烈的蛻變。

但是……

現在機會來了!

這可是必須要把握住的啊!

不然一直在暗部裡面,指不定什麼時候死都不清楚啊!

在場的這些人都是山中一族的忍者。

他們都很清楚。

就在半年多以前。

村子裡面曾經爆發出舊時代殘黨的事件。

那個時候就是團藏將處於暗部之中的山中一族忍者全都叫了過去。

當時讓他們去讀取記憶,以找到關鍵的線索。

具體的過程大家都還記憶猶新。

只是這些都不重要。

最讓他們意難平的事情就是當時讓他們看不起的山中青。

這裡的人幾乎都認識山中青,那個人為人浮誇,稍微有那麼一點點的發現,就會跳出來說出來,在情報這個行業裡面,顯得格外不沉穩。

按照正常的趨勢來說。

這麼做事情的人。

早晚可能會出現問題。

畢竟情報很有可能會出現錯誤,那麼沒有絕對把握之前,就把發現的蛛絲馬跡說出來,很有可能會對村子未來的計劃造成一定程度的困擾。

但是……

偏偏這個山中青就說出來了!

說出來之後就得到了重視!

現在山中青跟著團藏大人,在木葉村的特殊組織根部裡面工作,反而憑藉著稍微有點發現就說出來的這個特點混得風生水起,極大程度的滿足了團藏疑心重的特點,將寧可錯殺不可放過這一點貫徹到了極致。

團藏就是喜歡這個類型的感知忍者。

只要你提供疑點出來就好!

不需要確認是不是完全真實的!

只要那個人有一點點的問題,那麼就可以說明那個人是有問題的!

這就是團藏在處理村子內部事情時候的基本邏輯!

正因如此。

山中青反而得到了重用!

就在山中青最開始被團藏他們帶走的時候,暗部的山中一族忍者們,還有些比較幸災樂禍,覺得這是山中青嘴巴太碎的問題。

但是……

隨著時間的推移。

漸漸的。

當那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時隔幾個月後再次見到山中青之後,方才明白山中青現在混得是多麼的好。

現在這樣的機會又來了。

誰都不願意錯過這個機會。

他們都想成為下一個山中青,借著機會一躍而起,從此平步青雲,未來一片坦途。

一時之間。

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躍躍欲試,每個人的眼眸中都泛起更為期待的眸光。

青羽並沒有去觀察別人眼神的變化,但是在他聽到了團藏的話之後,已然明白了團藏的意思,應該跟他猜測的沒錯,就是去讀取那些死在大門口的雲隱村忍者的記憶。

只是跟直接跑過來要求大家不一樣。

這是換了一種方式。

以委託人的方式給山中一族的暗部任何發布了一個任務。

任務的獎勵則是最為簡單粗暴的升職。

這種方式直接調動起來全場除了青羽之外每個人的積極性,幾乎可以預見,這些人在一會的任務中會非常的拼盡全力。

好傢夥!

青羽怎麼都沒有想到!

現在就連團藏都開始使用各種蠱惑人心的手段了!

只是……

這種方式怎麼看起來這麼的眼熟呢?

青羽立即回憶起來,就在瞬間心裡就有了答案。

沒錯!

這不是團藏平時擅長的行為方式!

團藏很少有這種委婉調配的效率路線,更多是直接命令為主,現在這樣的改變,應該跟某個人有關係。

上原琉璃!

青羽的腦袋中立即浮現出這個人的名字。

他讀取過上原琉璃的記憶,知道上原琉璃在雲隱村發布任務的方式,就是這種利誘為主,幾乎不怎麼進行威逼,因為他沒有那麼能力去威逼。

雲隱村均是一些五大三粗的莽夫。

體力很強。

戰鬥力也很猛。

但是腦子大多不太好使。

完全可以通過這樣的方法最大化的調動起他們的積極性,從而實現某種目標。

當然。

這種方法。

青羽見多了。

不就是畫餅么!

現實世界裡面還有不會畫餅的老闆嗎?

這幾乎是隨處可見的事情!

不過。

通過這個小小的細節。

青羽立即意識到。

團藏應該已經成功的讀取到了上原琉璃的一部分記憶,從上原琉璃的身上學到了一些東西。

「我很喜歡你們這樣的眼神!」

團藏的視線掃過在場的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對他們那如狼似虎想要完成任務晉陞的渴望目光非常的滿意。

看來這個餅畫得還是挺成功的!

頓時。

團藏對著眾人招了招手。

「你們跟我來吧!」

團藏說完之後,轉身向著道場內更深的位置走過去。

這個道場有好多個門。

他們進來時的門只是其中的一個。

只是絕大多數的人,都沒有走過其他的門,甚至於能來到這裡都很難的。

隨著團藏的離開。

包括青羽在內的山中一族暗部忍者們紛紛跟了上去。

眾人紛紛向著裡面走進去。

穿過道場的門之後。

便是一條很長的走廊,這條走廊是環形彎曲的,從進入開始便是一直在向著右邊微微轉向。

眾人跟著團藏大概走了幾分鐘之後,走廊的左側出現了一道暗門。

團藏毫不避諱的當著眾人的面打開了暗門。

現在這裡的忍者均是木葉村的暗部忍者,均是已經經過記憶篩查,完全可以靠得住的人,對此團藏也並沒有什麼不放心的地方。

只是幾道門而已。

沒有涉及到他的核心區域。

隨著眾人跟隨著團藏走到側門之後,便是稍微傾斜的下坡路,並且下面的溫度是稍微有些低的。

要去地下了!

青羽僅僅只是感受了一下,便知道那邊是通往地下的路。

畢竟他們所來時的火影辦公室的一樓道場,那裡就是一樓,完全是跟地平線齊平的,並且這一路過來根本就沒有上坡過。

現在突然向下走。

那麼就已經可以肯定。

現在要去的位置可能就是團藏根部所處地下區域的外圍區域。

青羽的腦袋裡面是有三個根部忍者的記憶,但是他們全都不知道這條路。

很顯然是這一條知道人數不多的路。

根部位於木葉村的地下。

正如他的名字……

根!

位於地下的根部,宛若老樹盤根一般,極其的複雜,有著許多不同的根須,通往不同的位置。

僅僅是出入口就有不下於五個。

不過。

根部倒是有一個很明顯的特點。

那就是所有的出入口都連通著地下的一層,而進入到根部之後,無論是從地下一層進入到地下二層,還是從地下二層進入地下三層,統統全都只有一條通道。

這樣的設計讓根部極其的方便管理!

根據青羽的判斷。

現在他們所在的位置,應該是介於根部地下一層與地面之間的區域,並且應給是處於某個通往地下一層的密道中,但是又沒有真正的到達根部。

簡單的判斷過位置之後。

青羽還是跟在團藏的身後,一起向著前面走去,其實他的心裡也不知道,究竟團藏要帶他們到什麼地方。

漸漸地。

隨著時間的推移。

眾人在經過一段不算太過漫長的下坡路之後,來到了一個平緩的走廊。

走廊極其的幽暗。

所有的光照全靠周圍微弱的燭光。

團藏帶著眾人再次向前走了大概二百米的距離,突然停了下來。

他在這些暗部忍者們疑惑的目光下,抬起了左手輕輕的敲擊了一下左邊的牆壁。

轟隆隆!

就在團藏敲擊牆壁的瞬間,牆壁頓時泛起一陣的震蕩,整個石板牆壁向著上方升起,呈現出一條通道。

這條通道的盡頭就是一間屋子。

「就在這裡了。」

團藏對著眾人沉聲說了一句,說完之後率先邁步走進去。

暗部忍者們一個個依次跟上。

相繼來到了這件屋子裡。

黑暗的屋子內。

伸手不見五指。

哪怕是早已經適應了黑暗環境的這些暗部忍者們,依舊紛紛瞪大眼睛,可還是很難看清楚周圍的一切。

唯有青羽。

他的雙眼能夠在光線極其微弱的黑暗中還能看見東西。

現在他的視線掃過周圍的環境。

這裡是一個個冰冷的鐵架台。

跟他剛到拷問部之後跟著山中雄太做任務時候的感覺差不多。

完全可以說是……

這是陳列屍體的地方。

每個鐵架台上都擺放著一具屍體,這些屍體的殘肢斷臂都已經最大可能性的拼湊了上去。

空氣中微微彌散著防腐劑的味道。

看起來是將這些東西製作成為了標本。

不僅如此。

青羽還在這個屋子裡面隱隱的嗅到了大蛇丸的氣息。

看來……

大蛇丸來到過這裡。

但是現在並不在這裡。

應該是在過去的一夜時間裡,在這裡將屍體全都處理過了,已經將有用的信息儘可能的搜索了一遍,確認沒有什麼遺漏的部分了,這才找到了他們。

如果是這樣的話……

青羽在心中儘可能的做出了自己的推測,他覺得這些屍體的記憶應該是已經被讀取過的了,畢竟這些雲隱村忍者記憶的內容牽扯還是挺大的,能夠拿出來的說明是可以讓他們讀取的,並且需要他們在這裡面找到什麼特殊內容的。

至少……

青羽並沒有在這裡看到那個雲隱村顧問的屍體。

不僅如此。

他還沒有看到布雷伊。

當然。

現在的他還不知道布雷伊已經跑出了木葉村,並且最終死在了忍刀七人眾的刀下。

就在這個時候。

團藏抬起右手。

猛地打了一個響指。

「啪!」

伴隨著這道清脆的聲響。

屋子周圍的一個個燭台全都閃耀起了微弱的燭光,每根蠟燭都燃燒了起來。

這些蠟燭都很短小。

看起來就像是牙籤一樣。

不過好在這裡的蠟燭有很多,加起來還是勉強可以用的,對於這些常年處於幽暗環境中的暗部忍者來說,還是可以將就的。

隨著燭光將這黑暗的屋子照亮。

這些暗部忍者們均能看到那些躺在鐵架台上的屍體,頓時忍不住再次倒吸一口涼氣。

這些人全都是死人!

而且。

從這些人的穿著打扮來看,他們全都是雲隱村的忍者。

現場的人均是暗部忍者,誰都不是傻子,就算他們不在昨天守護大門口的這些人之中,但是他們隱隱都差不多知道木葉村大門口出事了。

不是小事!

而是大事!

能夠影響村子之間局面的大事!

「咳咳……咳……」

就在這個時候。

團藏清了清嗓子。

頓時將在場暗部忍者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來。

「這就是你們的任務。」

團藏向著在場的暗部忍者們看過去,視線在每個人的身上都稍微停留了一會,隨後向著其中一個鐵架台走過去,指著這裡躺著的一具屍體。

「想必你們都已經猜測出來了吧!」

團藏緩緩開口,向著在場的暗部忍者們介紹起來,現在他越來越明白怎麼調動大家的積極性了。

若是放在以前。

他對這些任務的細節根本不會多說。

因為這根本不是這些忍者該要知道的東西,畢竟忍者只需要知道任務是什麼就可以了,沒有必要知道為什麼做這個任務。

但是……

經過上原琉璃的一部分經驗心得的交流。

讓他明白一件事情。

很多時候一些不重要的事情,稍微說上幾句話,或許能夠更加強烈的調動起大家的積極性,從而更好的完成目的,實現更好的效果。

「這些屍體並不是我們木葉村的忍者,他們全都是雲隱村的忍者,均是來自於雲隱村的使者團隊,在昨天來到木葉村的時候,不過發生了一些意外,你們的任務就是找出這裡面意外的因素。」

團藏緩緩的開口。

將木葉村門口發生的事情簡單的給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說了一下。

其實。

這些內容就算是團藏不說。

也是瞞不住的。

這些人會通過各種不同的渠道了解到這些內容,最後得到這些相應的情報。

然而。

團藏簡單的說了這麼幾下。

那麼便可以直接以簡單粗暴的方式拉攏到了這些暗部忍者的心。

讓他們覺得團藏大人是在信任他們。

從而幹勁十足。

「是!」

這些暗部忍者立即應聲道,每個人的眼眸中都閃爍著躍躍欲試的光芒,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快速的開始執行任務了。

團藏看到這些山中一族暗部忍者的眼神之後,覺得非常的滿意,隨後點了點頭。

「我對你們的表現非常的滿意,希望你們在進行任務的時候,不要讓我對你們失望!」

團藏的聲音再次響起,他的語氣突然變得嚴肅起來,將眾人剛剛興奮起來的心,又重新給拉了回來。

要調動起不下的積極性。

但是又不能讓部下的心態飄。

必須要控制好這個度。

方才能夠最大化的讓部下去完成任務。

當然。

團藏還是在上原琉璃的經驗裡面吸取了一些教訓。

那就是一定要仔細看清楚了。

執行任務的人中。

有沒有看起來還在執行另外其他人任務的人。

加西伊。

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團藏已經將上原琉璃收為自己的幕僚了,但凡有時間的話,就會跟上原琉璃去進行交流。

相應的。

團藏答應幫助上原琉璃找到背後那個給加西伊發布任務的人。

正因如此。

團藏方才想要查查這些雲隱村的忍者。

不僅是要查雲隱村,還要查霧隱村。

「在你們進行任務之前。」

「我稍微再提醒你們幾個要注意的點……」

「或許會對你們有所幫助!」

團藏的聲音變得嚴肅了許多,整個人看起來都更加的凝重了,現在他所說的地方,就是這次任務的重點。

「你們要儘可能深挖這些雲隱村忍者的記憶,找到他們是不是身上有著什麼其他的秘密任務!」

「最好能夠找到給他們發布秘密的任務的人,以及他們要執行的秘密任務大致是什麼!」

「你們要打破固定的慣有思維,要知道他們身上的任務,未必只是雲隱村的人發布的,還有可能是其他人發布的!」

「如果你們能夠找到的話……」

「你們將會得到什麼,相信你們都很清楚了!」

團藏將任務要求布置結束之後,還不忘再次給這些雲隱村的忍者畫一次餅,增加他們執行任務的動力。

「是!」

這些暗部忍者在聽到團藏的話之後,再次激情滿滿的應了一聲,每個人都已經想要快點開始了,他們甚至已經看到了自己升職之後的樣子。

青羽靜靜的站在這裡。

他看著面前不遠處的團藏。

他已經從團藏發布的任務裡面明白了團藏要找的東西是什麼。

看來……

團藏已經進入到他設好的套中了。

認為雲隱村忍者的行為,不過是主人的任務罷了。

現在……

他們要找這個主人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2章 不過是主人的任務罷了(求訂閱求月票)

35.14%
目錄
共7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