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居然是忍刀七人眾!(求訂閱求月票)

第274章 居然是忍刀七人眾!(求訂閱求月票)

「咳咳咳……」

就在青羽跟鹿三都已經歸位了之後,負責這裡的山中明立即清了清嗓子,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重新都拉了回來。

「現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們說明一下!」

山中明的聲音響起,清晰的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頓時令每個暗部忍者的動作,全都停了下來。

現在這個節骨眼上。

就算是他們再著急,也都不差這麼點的時間,還是先聽重要的事情比較關鍵。

這個時候他們都知道不能有任何的遺漏,什麼信息都可能決定他們最後是否能夠職位晉陞。

「現在你們每個小組都挑選了一具屍體,那麼這具屍體可以說就將會決定你們的命運!」

山中明的聲音緩緩響起,他那雙閃爍著精芒的眼睛透過面具的眼睛孔,向著在場的眾多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看過去,眼神裡面泛著意味深長的眸光。

當然。

他並沒有向青羽和鹿三這邊看過來。

「你們的小組將負責深挖你們所選擇的屍體的記憶,直到你們找到覺得有用的情報為止!」

「不過……我這裡還給你們提供了交換的機會!」

「如果你們覺得已經將手上的這具屍體的記憶挖掘得差不多了,根本不可能再有任何有用的情報了,那麼你們就可以去將手上的屍體交換給其他的組!」

「交換屍體的前提是對方組也是同樣的狀況!」

「你們可以進行無限次的交換,直到你們找到了覺得重要的信息!」

「但是……」

「我必須要強調一下!」

「交換屍體是建立在雙方均是自願的情況下,如果一方不願意交換的話,那麼是不可以進行交換的!」

「現在開始吧!」

山中明對著在場的暗部忍者們公布了一些交換屍體的規則,頓時令得眾人紛紛點頭。

這個規則並不是他想出來的。

而是團藏想出來的。

這件事情對於團藏來說還是很重要的,團藏不希望將一具屍體的命運就交給單一的團隊,畢竟這些忍者的屍體參差不齊。

或許。

交換屍體之後。

能夠起到更好的效果!

這才想出了這樣的方法,既可以讓每個小組都對自己手上的屍體進行記憶的深挖,又可以給他們提供了其他的機會。

如此一來。

一舉多得!

隨著山中明將規則宣布完了之後,每個小組的人都開始進行了記憶的讀取工作,他們在剛才等待的時間裡面,已經完成了各自任務的分工。

……

「我們這屍體有人要嗎?」

山中鹿三指著那具黑乎乎的屍體,眼睛裡面的嫌棄都快從瞳孔中冒出來了。

如果不是他戴著面具。

都能看到他表情上的扭曲。

「我先去讀取記憶了。」

青羽根本沒有理會山中鹿三的吐槽,而是淡淡的說了一聲,接的是後者前一句讓他先去的話。

他已經從鹿三的眼神中已經看出來了,這個人不僅是個業務能力不強的廢物,更是一個有著自己小性格的廢物。

這就沒有辦法了……

要是沒有那麼多的嫌棄。

能夠吃苦耐勞。

不怕臟不怕累的話。

或許還有的救。

現在可就沒有什麼辦法了。

青羽幾乎可以預見,不久之後的將來,這個山中鹿三很可能就會被淘汰掉了。

最重要的是……

廢物不可怕!

偏偏還以為別人比自己更廢物……

那才是可怕!

青羽低頭向著那些骸骨看過去,現在仔細的去觀察之後,他已經能夠發現,這些骨頭均是屬於一個人的。

兩個手臂骨。

兩個腿骨。

還有一個頭蓋骨。

其餘的骨頭並不在這裡。

不知道是特意沒有陳列在這裡,還是已經找不到了。

至少現在擺在這個鐵架台上的骨頭,都是屬於這個人的骨頭。

從這個骨頭炭化程度來看。

應該是屬於比較接近爆炸圈內部的存在了。

並且手骨很細。

可以看得出來似乎並不是那麼的強壯。

「這……」

青羽腦海中突然冒出一個奇怪的想法,這個人該不會是雲隱村使者團中的某個參謀吧!

當時他以神之紙分身的方式去襲擊雲隱村駐地的時候,雲隱村的使者團就已經來了,他特意的留意了一下,使者團中總共是有三個雲隱村的參謀,這從穿著上就可以看得出來。

好傢夥!

剛來就中獎了!

青羽本以為那三個參謀全都被團藏給收起來了,沒想到直接就讓他給碰到了。

當然。

青羽現在的認知裡面雲隱村還是有三個參謀的。

其餘的事情。

他的情報還沒有能夠及時的得到刷新。

一時之間。

青羽收斂心神,抬起右手,向著那個黑乎乎的頭蓋骨抓過去。

嗡!

就在青羽的手掌碰觸到頭蓋骨的時候,他的手上微微的顫動了一下,隨後一道清脆的電子提示音,在他的腦海中響起。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精神力提升!」

青羽根本不用去查看記憶,僅僅憑藉這電子提示音,就足以判斷出這個死去的人,就是木葉村的參謀。

沒想到啊!

居然還真的是一開始就中獎了!

青羽覺得團藏的目的就是想要找到這些參謀,並且讀取到參謀腦袋裡面的記憶。

但是因為這個人被燒得太慘了,根本沒有人的樣子了,以至於那些先挑選屍體的隊伍,直接將這具屍體給跳過去了,壓根就沒當回事。

這才落入到了青羽的手上。

現在這個事情。

青羽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一幕幕的記憶片段載入到他的腦海中。

不過他現在並沒有去查看。

他準備先用山中一族的秘術試試,看看能夠對這種不像樣的屍體讀取到什麼樣的程度。

頓時。

他立即調動起身上的查克拉,將之附著在雙手上,隨後伸出左手,與右手一起放在這個黑黢黢的頭骨上,分別按在兩個太陽窟窿眼上。

沒錯!

就是太陽窟窿眼!

這都已經不能稱之為太陽穴了!

腦袋上幾乎連一塊完整的肉都沒有了!

嗡!嗡!嗡!

青羽立即施展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控制著體內的查克拉浸入到後者的大腦之中

一丁點反應都沒有!

這就是想將硬幣投入到了懸崖裡面。

連個迴音都聽不到。

隨後。

青羽用查克拉向著這個人的大腦裡面探出過去,這有一點點醫療忍術的範疇了,只是不是在治療,而是在檢查。

大腦沒有了!

腦漿都被炙熱的火焰給蒸幹了!

就在這一瞬間。

青羽彷彿看到了這個人臨死之前的樣子。

瞬間被起爆符驚起的爆炸波及到,炙熱的火焰直接將他整個人都吞噬到了其中,瞬間將他的眼睛和鬧僵蒸到沸騰,隨後化作滾滾黑炎中的水蒸氣。

正因如此。

這顆頭骨放在有一種燒乾了誰的水壺的感覺。

整體都是黑乎乎的!

「這玩意根本沒有辦法讀取記憶,難怪他們都不選,還是交給你吧!」

青羽直接收回手,他的雙手手指肚上還沾著黑黑的焦炭,只是他並沒有在意這些,只是拍了拍手,便向後退了幾步,將這裡讓給了山中鹿三。

「啊?!」

山中鹿三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頓時愣了一下,他沒到青羽這麼快,剛上去就下來了,完全不顧那個黑乎乎骷髏的感受。

「讀取不了嗎?」

山中鹿三向前走了一步,他看向骷髏的眼神不停的顫抖著,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需要被讀取記憶的東西,心裡的那一關有點難以邁過去。

「我們不是隊友。」

青羽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直接坐在了地上,擺出休息的姿勢,隨後緩緩閉上了眼睛,開始回顧起這個雲隱村參謀的記憶。

現在這個時候。

其他各組都在仔細的深挖著他們屍體的記憶。

均是剛剛開始。

誰都不會在這個時候放棄手上的屍體去選擇交換屍體。

當然。

壓根也不會有人來跟青羽他們交換屍體。

如此一來。

青羽也樂得清閑。

根本不用在意太多,完全可以在這焦急緊張氛圍的屋子裡面,安靜的等待著任務的結束。

他很清楚。

就算是這裡的人將所有的屍體都交換過一遍之後,都不會過來跟青羽交換那黑乎乎的屍體,畢竟那是根本無法讀取出記憶的焦屍。

隨著青羽坐下之後。

不遠處的山中明向著青羽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眸中有著無奈,更多則是嫌惡。

這兩個人也他沒有上進心了。

就算是手上的屍體不那麼容易讀取記憶,但是連對手都不觀察一下。

根本就沒有想過去爭取升職的機會!

這樣的人……

根本不會升職!

更不配升職!

……

青羽在閉上眼睛之後,腦海中已經開始播放起剛剛讀取到的記憶來了。

一幕又一幕的片段。

在青羽的意識之中播放了起來。

「這是……」

青羽的心臟頓時狠狠的跳動了一下,現在這個時候他完全有一種買彩票中了大獎的感覺。

好傢夥!

這個人是……

雲隱村的顧問!

根本不是雲隱村的參謀,也不是雷之國的參謀,而是更高的職位,幾乎和上原琉璃的地位不相上下。

要知道顧問這個位置,對應木葉村的就是現在的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

再往後一段時間。

那就是奈良鹿久。

待到鳴人成為火影的時候,就是奈良鹿丸。

這可是腦子裡有核心情報的人!

青羽萬萬沒有想到,他連選都沒有選,就直接分配了一個雲隱村顧問的黑骷髏頭給他,關鍵是這個骷髏頭除了他之外,還真沒有人能夠讀取成功。

有點意思啊!

青羽頓時覺得不虛此行啊!

看來……

挑選屍體這種事情還真是看命啊!

這不就是命中注定的嘛!

那麼多隊伍優先選擇,誰都沒有選擇這幅黑乎乎的骸骨,而且也根本不會選擇這黑乎乎的骸骨。

就這樣陰差陽錯的落在了他的頭上。

頓時。

青羽開始通過雲隱村顧問的視角,查看最近這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記憶的時間直接回退到了兩天以前。

青羽沒有著急去看這個雲隱村顧問的任務,因為任務已經失敗了,所以著急也沒有用,當下他更想先知道的是他布置的任務,最終變成了什麼樣子。

霎時間。

青羽直接帶入到了這個雲隱村顧問的視角中。

雲隱村顧問率領這雲隱村的使者團,向著雲隱村在火之國的駐地趕路過去。

雲隱村的使者團裡面有八個人,包括雲隱村顧問在內。

其餘還有三個參謀,均是雷之國的參謀,並不屬於木葉村,而是隸屬於雷之國大名。

剩下四個人是護衛。

雲隱村使者團隊這八個人早早的來到了雲隱村駐地,他們剛剛落腳,準備休息一會。

可是。

就在這個時候。

雲隱村駐地的地面都晃動了起來。

在這個雲隱村顧問的視角看過來,一切都發生的那麼突然,根本沒有給他們任何反應的時間。

青羽能夠在這段記憶中看到其他三個參謀眼中閃爍起來的驚恐。

這種程度的地面搖晃。

正常來說並不會引起人們太大的恐慌。

但是。

雷之國地處沿海山脈。

整體地勢較高。

無論是雲隱村還是其他的村落城鎮,要麼建造在山腳下,要麼建造在山頂上,只有少部分建立在山腰之間。

平時行動多以弔橋和吊索為主。

屬於地勢比較嚴峻的區域。

正因如此。

雷之國比其他的國家更加畏懼地震。

一旦發生地震。

哪怕只是程度不高的地震。

都有可能造成山體的崩塌以及家園的損毀。

建立在山頂上的村落可能會隨著碎石滑落在山腳下。

建立在山腳下的錯落則是可能會被從天降的亂石掩埋起來。

只要是地震。

就會為他們增添非常強烈的恐懼之感。

隨著木葉村地面的晃動,他們這些雲隱村的使者團以及雲隱村駐地的忍者,均是感覺到了強烈的不適。

可是。

這還沒有完!

就在他們心中驚懼的時候,宛若海嘯般的洪流將他們淹沒了。

這一段的記憶非常的精彩。

青羽能夠清楚的看到眼前瞬間變成了海洋的世界,雲隱村顧問整個人都在這段海洋裡面隨波逐流。

由於水流的衝擊來得太過突然。

以至於雲隱村顧問大口大口的喝了好多的水。

再加上長久時間的趕路。

讓他的身體完全處於一種極度不舒適的狀態下。

就這樣。

他在水中浸泡了好久好久。

從記憶上來看,其實僅僅只是幾分鐘的時間,但是對於雲隱村顧問來說,卻堪比漫長的幾個世紀。

這種極其難過的感覺。

深刻的印刻在他的骨髓之中。

隨後。

伴隨著一道模糊的咆哮聲。

水流消失不見。

青羽在雲隱村顧問的記憶裡面,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個人根本沒有聽清楚外面的聲音。

這應該跟實力有關吧!

青羽覺得雲隱村駐地的首領布雷伊還是聽到了他所扮演的加西伊說喊出的那句自報身份的話,以及他所扮演的霧隱村忍者所報出的那個薩摩廉太郎。

隨著水流散去。

雲隱村顧問整個人都已經被淋成了落湯雞,全身就沒有一個地方是乾的,整個人都濕乎乎的。

在這之後。

雲隱村顧問和雷之國的三個參謀一起在旁邊勉強的搭上了一個烤火架。

那些濕漉漉的木頭。

想要點燃極其的困難。

費了好大的力氣。

他們才將火點燃,將衣服給炙烤上,他在身上裹上了一層毛巾。

還沒等他安靜的休息一會。

便看到布雷伊走了過來。

「顧問大人!」

布雷伊快速的跑到了雲隱村顧問的面前,語氣中透著濃濃的恭敬,從那些動作的細節上來看,均是能夠感覺到,雲隱村顧問的身份還是非常高的。

「我們在駐地附近發現了樹上掛著兩個木葉村的暗部忍者……」

接下來的一段記憶。

正是布雷伊向著雲隱村顧問彙報發現了兩個暗部忍者的事情。

青羽一邊在看著這段記憶,一邊腦袋快速思考著。

這種感覺非常的神奇。

儼然有一種賽后復盤的感覺。

青羽在布置這些事情的時候,完全站在他自己的視角上,他根本不知道這樣布置在被對方看到的時候,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帶來什麼樣的結果。

現在他讀取到了雲隱村顧問的記憶之後,儼然是站在另外一個角度上,去看待這些事情,這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這讓他想起了以前在看比賽直播的時候。

那個時候他是觀眾,站在上帝視角上,可以看全圖的每個人的舉動,從而發現各自戰隊的節奏和戰術的不同。

但若是身在其中的話。

地方視角則是被黑色的迷霧遮擋著視野。

他根本不知道在他設計布局的時候,對方是在做什麼,看到他設計的陷阱之後,又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現在他在這裡翻閱著雲隱村顧問的記憶。

就像是在看對方視角的賽后回放。

完全是另外一種感覺。

「等等……」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思考起來。

除了雲隱村顧問的記憶,他還讀取了第三代風影的記憶,這段記憶他還沒來得及去看,等到時間寬裕沒什麼事情了,就可以翻出來看看。

當然。

還有上原琉璃的記憶。

青羽忽然發現他可以通過翻閱其他人的記憶,了解到屬於他們的歷史,以及在他們在遇到這樣布局時的應對,從而找到自己布局的問題所在。

這是獵人與獵物的切換。

完全可以讓他在這種事情上表現出更加完善的狀態。

一時之間。

青羽的心中泛起一股喜悅的感覺。

隨後。

他記憶沉浸在雲隱村顧問的記憶裡面。

向後繼續翻閱著。

他們做出了決定,將這兩個根部忍者所處的木頭鋸下來,然後帶到木葉村去。

正是這個決定。

幫助青羽視線了將炸彈帶走的操作。

漸漸的。

時間來到了夜晚。

記憶中的畫面都變得昏暗了起來。

這個雲隱村顧問的身體已經被疲倦深深的佔據了,只是這個臨時搭建起來的駐地,並不是特別舒適的休息環境,以及身上的衣服都還沒有完全風乾,讓他非常的不得勁。

就在雲隱村的顧問將跟隨過來的雷之國參謀全都安慰好了之後,開始回到了駐地的帳篷裡面,進入到睡眠之中。

不知道睡了多久。

突然之阿金。

樹林中突然驚起一道爆響。

緊接著。

一股濃重的霧氣浮現而出,將他的視線遮蔽了起來,完全可以說是一個人都看不到了。

「怎麼回事?!」

雲隱粗顧問瞪大了眼睛,他還沒完全睡醒過來,疲憊的感覺不斷的侵蝕著他的身軀,以至於讓他還極為的懵逼。

可是。

留給他反應的時間並不多。

周圍儘是金屬碰撞的聲音以及接連不斷的慘叫聲。

就算是沒怎麼經歷過戰鬥。

但是這個雲隱村顧問依舊能夠聽出來那刀子砍在人身上的聲響,以及鮮血不斷噴濺出來的聲音。

敵襲!

雲隱村顧問的腦海中立即冒出這樣一個辭彙。

嗖!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魁梧的身軀瞬間出現在這個雲隱村顧問的身前,將其守護在身後。

「顧問大人,你沒事吧!」

這個人正是雲隱村駐地的首領加西伊,他在發生危險的第一時間,選擇去拯救這個對雲隱村最為重要的顧問大人。

「沒……沒事……」雲隱村顧問都已經傻眼了。

「顧問大人,我先將你帶出去,再回來救他們,你委屈一點,相信我,絕對沒事的!」

布雷伊沉聲隨著雲隱村顧問說道。

說完之後。

布雷伊一把將雲隱村顧問給抱了起來,猛然間橫衝直撞直接衝出了雲隱村的駐地,直接向著旁邊的森林裡面跑過去。

布雷伊的速度非常快。

硬生生的抱著雲隱村顧問衝出了霧氣籠罩的範圍。

將雲隱村顧問放在一棵樹的樹枝上。

「顧問大人!」

「對手是霧隱村的忍刀七人眾。」

「接下來的時間我會拼盡全力去牽扯住他們,不會讓他們靠近過來。」

「如果我死了……」

「記得將這件事情告訴三代雷影大人,讓他為我報仇!」

布雷伊向著雲隱村顧問交代道,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全身裹著雷遁查克拉,重新向著霧氣籠罩的地方沖了過去。

至此。

雲隱村顧問脫離了戰鬥核心區域。

再加上處於樹枝上。

暫時全是沒有什麼危險了。

「呼……」

雲隱村顧問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呈現出驚魂未定的姿態,這接連發生的變故,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過突然了,讓他深深的意識到了忍者世界的險惡。

……

青羽看到這段記憶之後,不禁緩緩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

青羽的心中立即有了答案,他還不知道為什麼雲隱村使者團晚來了那麼久,原來是遭遇到了襲擊。

他根本沒有想到。

在他的布局之外。

還來了一支奇兵。

襲擊了雲隱村的使者團。

而且……

襲擊者……

居然是忍刀七人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4章 居然是忍刀七人眾!(求訂閱求月票)

35.44%
目錄
共7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