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雲隱村顧問的秘密任務!(求訂閱求月票)

第275章 雲隱村顧問的秘密任務!(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並沒有想到忍刀七人眾會對雲隱村的忍者進行襲擊。

這件事情在他的計劃之外。

也在他的意料之外。

不過……

他仔細想想的話。

還是屬於不那麼特別超出常理的事情。

畢竟他模擬著薩摩廉太郎的身份,在忍刀七人眾的面前表現出了很大的才華。

這讓忍刀七人眾很惦記他,也是沒什麼問題的,並且後來都沒有再出現過,最後導致了忍刀七人眾向著雲隱村進行襲擊。

若是按照這個思路思考下來的話。

青羽覺得還是能夠接受的,只是忍刀七人眾成為了他計劃中的X因素,是最開始設計之外的事情,直接的影響到了計劃的走向,並且在一定程度上幫助了他。

青羽將記憶看到這裡的時候,心裡就大概明白了雲隱村的使者團為什麼當時沒有如期來到木葉村。

經歷過這樣的偷襲事件……

能來就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青羽繼續向著雲隱村顧問後面的記憶看過去,通過記憶畫面所呈現出來的內容來看。

整整一夜的時間。

雲隱村顧問到在那略顯潮濕的衣服以及無盡驚恐的黑夜中度過。

青羽只能讀取到記憶。

不能讀取到想法。

也就是說他所看到的只是客觀發生的行為,他只能通過行為去推斷一些思維,但是並不會得到對方在這個時候詳細的心理活動。

青羽大概可以感覺到。

在這個漫長的夜晚之中。

雲隱村顧問的內心活動是非常掙扎和驚懼的,他像是一個無根的浮萍,暫時掛靠在這棵樹上,根本不知道未來在什麼地方,更不知道等待著他的是更黑的黑夜,還是難得的曙光。

漸漸地。

在漫長的等待之後。

一縷陽光破曉而出。

驅散了冰冷的黑夜。

嗖!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身影快速的向著他的方向奔行過來。

這樣的動作頓時令的雲隱村顧問的心再次提了起來,當時的他根本不知道對方是敵還是友。

待到看清這個人的容貌之後。

方才可以確定。

正是雲隱村駐地的首領布雷伊。

「顧問大人,我們可以回去了!」布雷伊一躍而起,落在樹枝上,將坐在上面一夜的雲隱村顧問給背了起來,在做出這個動作的過程中,可以感覺到布雷伊的手臂都是在顫抖著的。

「布雷伊,你將他們都解決了?」雲隱村顧問驚喜的問道,他在看到布雷伊走過來的時候,本能的認為是布雷伊取得了勝利。

「怎麼可能……」

布雷伊的臉上流露出一抹苦笑之色,隨後搖了搖頭,說道:「我只是僥倖的撐了過來活了下去,忍刀七人眾對我頗為忌憚,我始終能夠牽扯到幾個人,但是卻沒有辦法完全阻止他們對其他人的攻擊。」

「使者團的人怎麼樣了?」雲隱村顧問立即問出了他最為關心的問題,畢竟除了他之外還有三個參謀,那是雷之國的參謀,代表著雷之國大名的意思,在這次跟木葉村的談判中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顧問大人,整個使者團,除了你之外,我一個都沒有救出來……」布雷伊無奈的說道,他根本無能為力,一個人面對忍刀七人眾這已經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了,更何況還要再救出參謀來,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惡啊!」雲隱村顧問使勁的攥著拳頭,心中充滿了憤怒,他在來之前有想過這一次可能會很艱難,但是他沒有想到居然會艱難到這種程度,他還沒有跟木葉村的人正式會面,使者團的人就全都沒有了。

兩人說話之間。

布雷伊將雲隱村顧問重新帶會到了雲隱村的駐地中。

眼前一片狼藉。

到處都是東倒西斜的屍體。

還活著的雲隱村忍者數量都已經沒有多少了。

每個人的臉上都流露出沮喪的神情,眼神里微微透著不甘,就連他們自己都沒有想到,他們沒有死在跟木葉村忍者拼殺的戰場上,而是死在了霧隱村忍者暗算上。

這對於這些五大三粗專門喜歡蠻幹的雲隱村忍者來說,簡直就是莫大的恥辱,心中充斥著強烈的不甘心和憤怒。

「霧隱村!」

雲隱村顧問在看到這一幕之後,心中涌動出極為強烈不滿,恨不得將霧隱村的人給撕成碎片,但是他卻沒有這個能力。

不過他有這個權利。

畢竟他是雲隱村的顧問。

「等我回到雲隱村之後,一定要對霧隱村發起進攻!」

雲隱村顧問冷聲說道。

其實他們雲隱村並不害怕霧隱村。

只是一直在利用霧隱村來幫他們達成目的。

在他們的認知當中。

霧隱村就像是一個附庸於他們的小勢力而已。

畢竟他們雷之國是忍者世界的強權大國,而水之國只是擁有那麼幾個彈丸之地般小島的島國。

島國附庸於強權大國。

這樣的例子。

倒也不是沒有出現過。

但是現在……

一直以來附庸著他們的小弟突然挺起來了,狠狠的戳了大哥一下,要跟大哥進行硬碰硬的對決。

關鍵若是正面對決就算了。

偏偏還是在背後暗算。

如此一來。

向來以大哥自居的雷之國雲隱村怎麼受得了。

「顧問大人,現在的問題是,使者團已經沒有了,而且會面的時間已經到了,我們還要去木葉村嗎?」布雷伊試探性的問道,其實在他的心裡,他已經有了想法,那就是直接回退返回雲隱村。

現在看來。

如果布雷伊他們當時回去了。

也就是安全的回去了。

這個時候忍刀七人眾的消耗也很大,他們去進行狀態的補給了,並沒有在他們回家的道路上進行堵截。

堵截的事情。

那是之後的事了。

隨著布雷伊的這句話從口裡說出,雲隱村駐地的那些倖存者均是向著雲隱村顧問看過去。

現在這個時候誰都知道。

雲隱村顧問就是最有話語權的那個人。

他說什麼。

那就是什麼。

雲隱村顧問稍微思忖了片刻,便抬起臉,迎上了雲隱村忍者們一道道期待的目光,隨後直接搖了搖頭。

「不行!」

「我們還不能回去!」

「如果現在我們回到了雲隱村……」

「那麼就等同於放棄了跟木葉村進行和談的機會!」

「這將令我們雲隱村陷入到被動的境地里!」

「我們不能同時面對木葉村和霧隱村兩個村子發起的戰爭!」

雲隱村顧問在這個時候瞬間就得到了答案。

他的話一出。

在場的雲隱村忍者都沉默了下來。

他們不是使者團的人。

並不負責進行談判。

他們心裏面想的也沒有那麼多彎彎繞繞的東西。

最本真的想法就是戰鬥!

就是他們要向霧隱村發起戰鬥,為死去的那些忍者兄弟報仇!

但是現在……

他們若是繼續停留在這裡!

則是很有可能最後死在火之國的境地上,根本沒有辦法實現他們現在的想法!

「顧問大人,我覺得吧,我們不如先回去,這件事情回去以後可以重新進行討論,我能看得出來,木葉村並不是很想戰鬥,否則三代火影也不會這麼容易就同意了和平談判,再加上上原琉璃大人在木葉村裡面,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布雷伊想了想之後,將他的意見說了出來,他說的話,同樣是雲隱村忍者們想要說的話,畢竟他們屬於同樣的立場,都是雲隱村駐地的忍者,跟這個後來到這裡的雲隱村顧問的視角上還是有一些不同的。

「現在這個時候,能不能救出上原琉璃都是次要的,必須要先穩住木葉村。」雲隱村顧問直接搖頭,否決了布雷伊的意見,他繼續說道:「我們能夠跟木葉村爭取到這次談判的機會,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木葉村的三代火影不想要發起戰爭,但是先前積累的仇恨太大了,就算是三代火影不想,木葉村的忍者們還是想的,這次談判的機會如果錯過了,我覺得三代火影也很難說服木葉村的忍者們,跟我們進行第三次和平談判了。」

「可是……顧問大人,使者團已經沒了啊!」布雷伊聽懂了雲隱村顧問的話,可是他的心裡還是有些不願意,索性在另外一個角度上開始說起了自己的意思。

「不是還有我嗎!」雲隱村顧問直接向前一步,他顧不上這一夜身體上所受到的摧殘,拍著自己的胸脯說道:「只要我還在,使者團就還在,只是我不能一個人去木葉村,我希望諸位跟我組成新的使者團,我們一起為了村子將木葉村穩定住,然後一起回到村子,專心的商議如何對霧隱村發起猛攻!」

雲隱村顧問的此番話一出。

頓時令現場的雲隱村忍者都沉默了下來。

不得不說。

還是很具備蠱惑性的。

一時之間。

每個人都沉默了下來。

誰都沒有說話。

他們不知道這算是在徵求他們的意見,還是在對他們下達命令,不管是哪一種,都讓他們的內心處於一種複雜的程度當中。

「我明白了。」

就在這個時候,布雷伊立即開口了,他向著雲隱村顧問看過去,緩緩的點了點頭。

隨後。

布雷伊又向著雲隱村的眾人看過去。

他的視線掃過在場的雲隱村忍者,與每個雲隱村忍者都對視了一眼。

「兄弟們!」

「我們一起去成為使者團的一部分!」

「為村子一起完成這至關重要的任務!」

「然後我們再跟村子一起,為死去的兄弟們報仇!」

「你們覺得怎麼樣?」

布雷伊猛地大聲吼出來,儘可能的用他的情緒去感染這些人。

現在他們需要的是讓這些雲隱村忍者發自內心的去接受這件事情。

並不是去按照命令行事。

現在他們這些人都是剛剛在前一頁經歷過生死危機而活下來的倖存者。

往往就是在這個時候。

哪怕是忍者。

也都很惜命。

誰都不想輕易的死掉了。

「是!」

在場的雲隱村忍者們立即大聲的吼了出來,紛紛同意了布雷伊的意思。

至此。

青羽退出了這一段記憶的閱讀。

他通過觀察雲隱村顧問在來到木葉村之前發生的事情,算是補全了他心中的疑問。

畢竟根據他的布局來說。

他變身成為霧隱村的忍者,通過水遁的方式將他們給沖一遍,想要達到的目的只有兩個。

第一個是破壞一些雲隱村使者團的狀態,將他們全身浸濕,讓他們心情變得煩躁起來,將矛頭指向霧隱村。

第二個就是將那兩個渾身貼滿了特殊符紙的根部忍者給他們送過去,讓他們將這個不定時的炸彈帶走,最好是能夠帶到木葉村來。

青羽只有這麼兩個目的。

雖然最後全都實現了,但是實現的過程發生了一點點的小插曲。

這才讓他更想要先看看這段記憶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

到底是什麼讓他的布局出現了紕漏!

看完之後。

他明白了。

原來是忍刀七人眾!

這也不算是太過意外,畢竟忍刀七人眾也是他在布局霧隱村的時候所說忽悠過的存在,倒也可以算是他計劃中出現的部分,只是他沒想到會這麼快就的到了結果。

頓時。

青羽睜開了眼睛。

剛才他是比較認真的在觀看雲隱村顧問的記憶,算得上是沉浸在記憶當中,因此並沒有特意的進行加速,只是在對他已經知道的部分和漫長黑夜的部分進行了跳躍。

如此一來。

已經過去了一段時間。

就在青羽睜開眼睛的剎那。

瞬間看到了一個白色的笑臉面具。

這突如其來的景象直接給他嚇了一跳,他知道附近是有人的,但是沒想到對方就這麼坐在自己身前的不遠處,雙眼死死盯著自己。

「你幹嘛!」

青羽面具後面的最後狠狠一抽,他已經認出來了,這個人就是另外一個跟他一樣自己一個人組隊的那個暗部忍者。

只是青羽並不是認識這個人。

這不是說這個暗部忍者的名頭不夠響亮,而是青羽壓根就沒有去關注山中一族的另外一個廢物。

「睡得挺舒服啊!」

鹿三在看到青羽睜開眼睛后眼眸中瞬間閃爍出來的驚訝之後,使勁的白了一眼青羽,不過他依舊還是保持著現在的樣子。

「管你什麼事?」

青羽沒好氣的說道,他本來懶得跟這個人計較,兩個人都是各自一隊的,做好自己的事就得了。

現在搞得像是隊友一樣。

這就讓他覺得很煩!

「這破骷髏根本就沒有辦法讀取記憶,其他隊伍又沒人跟我們換,我閑的無聊,就管管你嘍!」鹿三直勾勾的盯著青羽,毫不避諱的將他的想法說了出來。

「跟我有什麼關係嗎?」青羽冷漠的說道,他根本不想跟這個人有任何的交集,那隻會增加不必要的麻煩,語氣上直接透著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

「???」

鹿三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腦袋裡面頓時蹦出一大堆的問號。

你這個語氣是什麼情況!

你這個山中一族最廢的人,怎麼還好意思嫌棄我?

我都還沒說你呢!

鹿三的心態瞬間有點失衡,再次使勁白了青羽一眼,直接不理會青羽了。

這樣的現象。

正是青羽想要的效果。

頓時。

青羽直接起身。

準備離開鹿三身前的這個地方。

他可不想一會在翻閱記憶的時候,再次被這個人死死的盯著,想想都覺得古怪。

青羽起身離開的動作,除了鹿三之外,沒有任何人注意到。

畢竟他和鹿三這兩個人完全可以說是在山中一族族內出了名的了,若是主動去分組的話,又是跟自己的前程相關,根本不會有人去找他們兩個的。

更何況現在每個人都沉浸在讀取各自面前屍體記憶的階段上,誰都沒有去在意別人的事情,更別說是青羽這樣名聲在外的身體孱弱代表的事情。

青羽起身之後。

重新換另一個位置。

雖然還是在房間的角落裡面,但卻是另外一個角落了。

他的視線向著其餘的那些小組看過去,發現大家不是在匆忙的讀取記憶,就是在讀取記憶的過程當中,誰都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

一個小組三個人。

往往是有一個人正在讀取記憶,剩下的兩個人在休息或者記錄著記憶的內容。

然後再輪換的時候。

那個剛剛讀取過記憶的人記錄著讀取到的內容。

再進行休息。

小組之間將效率直接拉滿,達到了最大化的程度。

青羽在每個小隊的身上看了一圈,表面上看起來是在看那些小隊的人,實際上則是在盯著他們手上的屍體。

這些屍體都是雲隱村忍者的屍體。

沒有任何一個人是雷之國的參謀!

雷之國的參謀在那個夜裡已經被忍刀七人眾給殺死了!

至於布雷伊是怎麼處理屍體的,這件事情他不知道,但是從他所得知的關於雲隱村顧問的記憶裡面能夠看到。

待到第二天清晨的時候。

雲隱村駐地就只剩下了布雷伊和那些倖存者。

地面上的所有屍體和殘骸,全都被雲隱村的忍者們處理過了。

畢竟他們是來進行戰爭的。

戰爭期間處理好自己陣營的屍體,保護好忍術信息和情報信息不被泄露,這可以說是基本操作,任何一個勢力都會的!

青羽並不是在這些屍體中尋找參謀,因為根本就沒有參謀,別人不知道,他還是知道的,他只是想要看看,這裡面有沒有布雷伊。

簡單的環視了一圈之後。

青羽就可以確認。

這裡沒有布雷伊!

布雷伊的身形健碩,身材高大,無比強壯,那體型可以說是小一號的三代雷影,放在這些屍體之中,幾乎一眼就能認出來。

就算是被起爆符的爆炸給燃燒了,那也是比正常人更大的屍體。

顯然沒有在這裡。

對此。

青羽的心中有兩個判斷。

一個是起爆符根本就沒有辦法傷害到布雷伊,最後讓布雷伊跑了出去。

另一個就是布雷伊死了,但是屍體在團藏的手裡,並沒有擺放在這裡。

青羽通過簡單的判斷得到這樣的結論。

不過他並沒有去深想。

因為他很清楚。

這種事情。

根本不需要他去多想。

布雷伊跑沒跑昨天在現場的任何一個人都應該是知道的。

這種事情是瞞不住的。

很快就會在人們之間傳開的。

所以根本不需要去刻意的多想。

他只是要確認一下這裡有沒有布雷伊,如果有的話,倒是可以想想辦法,讀取一下記憶,現在的結果是沒有,那麼這裡的其他屍體就根本沒有什麼讀取記憶的價值了。

畢竟。

對於現在的青羽來說。

讀取這些實力不那麼強大的忍者的記憶所獲得的獎勵,已經沒有特別大的作用了,更多去了解情報。

在情報這方面上。

雲隱村陣營之中的人。

掌握最多的就是這個雲隱村顧問了。

其餘的人只是在這裡參戰的忍者,他們對於第二次談判的內容一無所知,不過就是被動的參與了進來,嚴格來說並不算是雲隱村使者團的成員。

通過他們的記憶。

很難獲得什麼有價值的情報。

最多只是找到霧隱村襲擊了雲隱村的這些事情。

其餘的……

什麼都沒有!

看到這樣的一幕,青羽面具後面的嘴角微微翹起,就連他都沒有想到,這些屍體裡面最具價值的那一具,居然以這樣陰差陽錯的方式直接出現在他的面前了。

既然沒有可以其他值得冒險讀取記憶的目標。

那麼他索性也就不去關注其他屍體了。

反正他的這個黑乎乎的骷髏頭,根本就不會有人來交換。

就算再怎麼有價值。

這是一個無法讀取出記憶的東西。

難怪了……

青羽儼然明白了為什麼團藏要將他們這些暗部忍者召喚過來去讀取這些屍體的記憶了。

唯有這個樣子。

方才可能會發現更多的線索。

青羽已然意識到了,團藏想要找的並不是簡單的談判相關的內容,而是想要知道究竟是誰在背後操控這一切。

這樣讓這麼多的人在一起去讀取記憶的話。

指不定誰就可能在某個雲隱村忍者的身上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不過……

顯然這是不可能的!

青羽收回掃視出去的視線,他的心裡還是隱隱覺得有那麼一丟丟的可惜。

僅僅只有一丟丟!

原因很簡單。

如果他手上的屍體具有交換價值的話。

那麼他可以在得到的其他屍體上,在上面稍微植入那麼一點點的記憶線索,對接下來要讀取記憶的小隊造成一些細節上的引導。

當然。

必須是其他的屍體。

就這骷髏腦袋。

就是六道仙人來了也沒有辦法植入記憶。

這黑乎乎的骷髏腦袋裡面都是空心的,根本連一點點的大腦都沒有了。

恐怕也就讀心繫統能夠讀取出記憶了吧!

頓時。

青羽重新在角落裡面坐了下去。

緩緩閉上雙眼。

他將雙手放在自己的太陽穴上。

輕輕的揉捏著。

放鬆著自己的精神。

再次翻閱起雲隱村顧問的記憶來。

他直接快進到了雲隱村顧問跟著布雷伊一起帶著他的不定時炸彈來到木葉村的畫面。

經過雲隱村顧問跟三代謹慎的強調了那個不定時炸彈的來源之後,樹榦上密集的起爆符驟然爆炸了。

雲隱村顧問瞬間被火焰吞噬了起來,當場就是去了性命。

「果然!」

青羽的心中頓時一陣瞭然,經過這個雲隱村顧問的記憶,他可以確定這個人也不知道布雷伊最後怎麼樣了。

按照當時的位置來看。

雲隱村顧問是距離那一堆起爆符最近的位置。

首當其衝的承受了爆炸。

那些密集的起爆符一起爆炸起來,別說只是個普通人的顧問了,就是上忍都要吃不了兜著走。

「想要知道布雷伊是不是還活著,還是需要通過當時注視著這場事件的木葉村忍者。」

青羽立即做出了判斷,也就不再繼續雲隱村顧問關於這個事件的記憶了。

隨即。

青羽將記憶調整到了十幾天之前。

雲隱村顧問作為連接雷之國與雲隱村的橋樑,被雷之國大名召見到了大名府。

就在當時那個時候。

雲隱村顧問還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事情。

他從那雲霧繚繞的山頂的雲隱村上走下去,來到山巒之間的天險之地,處於三面環山的大名府所在的雷之國都城,進入到了雷之國大名府中。

隨即。

雲隱村顧問見到了那個同樣皮膚黝黑,身上穿著大名的服飾,頭上戴著扇子模樣裝飾的雷之國大名。

「我這次找你過來,是希望你成為雲隱村使者團的首領,前往木葉村進行談判!」雷之國大名直截了當的說道,根本沒有任何的避諱,現場除了大名本人之外,還有三個參謀,正是跟著雲隱村顧問一起組成雲隱村使者團的參謀。

「雲隱村使者團?」這個雲隱村顧問顯然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會找到他。

「沒錯!」

雷之國大名點了點頭,他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整體流露出久居高位的威嚴。

「我希望你能夠完成與木葉村和談的任務,現在這個時間點上,鐵之國對我們雷之國虎視眈眈,旁邊還有一個盯著我們的土之國,我們不適合做主戰場再去觸怒一個火之國!」

雷之國大名的聲音緩緩響起,他的話清晰的傳入到雲隱村顧問的耳中。

這件事情放在大名的眼中。

又上升到了另外一個高度上。

不是個人之間的得失,不是村子之間的爭鋒,而是國家之間的利益。

「不過……」

雷之國大名話鋒一轉,雙眼盯著雲隱村顧問,眼神格外的凌厲。

「我需要你在完成和談的基礎上,為我做幾個額外的秘密任務!」

「嗯……其實也不能說是為了我……」

「準確的說是……」

「為了雷之國!」

雷之國大名兩句話之間,就開始給雲隱村顧問拔高度了,將這些秘密任務,上升到了更高的高度上。

「我明白了。」

雲隱村顧問重重點頭,他本就是負責溝通雷之國與雲隱村之間的橋樑,名義上是雲隱村的顧問,實質上則是隸屬於雷之國。

「很好!」

雷之國大名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他對雲隱村顧問的反應非常的滿意,隨後從桌子上拿出一個捲軸,捲軸上面有著非常精密的封印,將捲軸直接丟給了雲隱村顧問。

「你要做的秘密任務全都寫在這上面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5章 雲隱村顧問的秘密任務!(求訂閱求月票)

33.95%
目錄
共8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