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這就是我的自信!(求訂閱求月票)

第277章 這就是我的自信!(求訂閱求月票)

現在這個時候。

鹿三正處於一種失望的情緒之下。

經過他的查克拉探尋之後,發現這個黑黢黢的骷髏頭裏面根本就沒有腦子了。

什麼都沒有了。

就算是連一根神經元都沒有。

沒有任何能夠有過哪怕一絲絲記憶片段的地方。

頓時。

他的心裏有了決斷。

並不是他的讀心能力不過關,而是這個屍體根本沒有辦法進行讀取。

想到這裏。

鹿三準備收回查克拉,停止繼續探尋記憶的工作。

雖然他沒有知道神經元,沒有進行讀取記憶,但是他這樣長達半個小時的高強度施展查克拉,已經讓他覺得到了深深的疲憊。

可是……

就在他準備將查克拉收回的時候。

變化突然發生了。

他感覺到了神經元的存在!

「這……」

鹿三的心情頓時一緊,他的心中冒出一股強烈的喜悅感,只是這種感覺才剛剛出現,讓他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頓時。

鹿三開始施加更多的查克拉。

向著骷髏頭的下方涌動過去。

從他查克拉的感覺上,並沒有發現任何的東西,依舊還是那個空蕩蕩的骷髏頭。

但是從感覺上。

他可以非常肯定他探知到了一個點點的神經元。

他根本沒有閑心去思考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要知道這種機會轉瞬即逝,必須要抓住任何一點點的機會,去快速的讀取記憶。

讀心秘術!

鹿三立即施展起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他不敢有片刻的遲疑,他怕稍微猶豫一下,這種感覺就沒有了,然後就再也找不到了。

很顯然這個骷髏頭處於非常規的階段。

可能讀取過一次之後。

就沒有第二次的機會了。

嗡!

隨着鹿三手上查克拉的增加,這個骷髏頭髮齣劇烈的顫動。

就在這一瞬間。

他從神經元上看到了一幕幕殘破的記憶片段。

這個人的身份是了雲隱村顧問,本次雲隱村使者團的首領,主要目的是來這裏跟木葉村進行和談。

鹿三瞬間便感知到了這麼一點點的情報。

這個發現讓他全身每個細胞都感覺到了強烈的興奮。

機會來了!

升職的機會來了!

緊接着。

殘破的畫面發生變化。

這個雲隱村顧問的眼睛裏面,正在看着一個密封的捲軸,這是雷之國大名給他的秘密任務。

一條接着一條。

任務1:前往木葉村並與木葉村進行和談,在完成和平談判之後,配合布雷伊完成三代火影的刺殺工作。

任務2:聯絡雲隱村上忍加西伊,讓加西伊表面上拯救上原琉璃,實際上殺死上原琉璃,這個人對村子的威脅太大了。

任務3:……

鹿三剛剛看到前兩條任務,記憶片段驟然變得模糊起來,後面的內容完全看不到了。

隨後。

最後一條片段出現。

雲隱村顧問看着布雷伊拿過來的木頭,上面貼滿了起爆符。

然後布雷伊對着雲隱村顧問說了什麼東西。

模模糊糊的。

隱隱間能夠聽到什麼「木葉村」、「三代火影」、「封印」等等辭彙。

剎那間。

記憶片段戛然而止。

整個畫面全都消失不見了。

「呼……」

鹿三猛然間深吸一口氣,又緩緩的吐出來,儘可能的平復著自己的心情,隨後再次控制着查克拉,向著那個神經元讀取過去。

「嗯?!」

鹿三面具後面的臉上,眉頭微微蹙起,他感覺到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

什麼都沒有了!

那個神經元不見了!

就像是承受了他的查克拉之後完全損毀了一樣!

再也沒有了任何的反應!

「不行!」

「還不夠!」

「根本不夠!」

鹿三的心中頓時泛起焦急之感,他像是瘋了一般,瘋狂的向著這個黑乎乎的骷髏頭裏面灌注著查克拉,儘可能的再次尋找著其他的神經元。

然而。

這根本就是一個沒有腦子的骷髏頭。

不可能再讀取到任何的記憶。

或者說……

如果沒有青羽的幫忙,鹿三連這點記憶都不可能掌握得到。

……

屋子之中。

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漸漸的放下了手上讀取記憶的工作。

他們的臉色開始趨於平靜。

跟青羽和鹿三不一樣,他們在小隊組成之後,為了方便交流,就已經把面具都摘下去了。

每個人幾乎都經歷了相似的情緒起伏。

從一開始的激動和興奮,漸漸到了迷茫和焦急,最後變成了現在的坦然。

他們之中的絕大多數人都已經認命了!

看來……

這次命運的眷顧。

並不在他們的身上。

他們已經將能夠完覺得記憶翻找到極致了,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這些屍體沒有一個看起來是具備更多記憶的人。

就算是交換了一些屍體。

但是他們都已經發現了。

這些屍體均是雲隱村的忍者,根本不是什麼使者團的人,並且根據他們的記憶,已經大致知道了他們在來到木葉村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卻並沒有太過實質性的信息。

一時之間。

每個人都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就在這個時候。

他們看到了正在瘋狂將查克拉灌注到骷髏頭裏面的鹿三。

這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流露出了非常精彩的表情。

「又瘋了一個!」

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不由得搖了搖頭,他們都是依次挑選過屍體的人,從第一支小隊,到最後一支小隊,每個人都經歷挑選屍體的事情,每個人都見過這個骷髏頭。

這個骷髏頭裏面是沒有腦子的。

根本不可能讀取到記憶。

完全是放在這裏湊數的。

他們在挑選屍體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這個骷髏頭的問題。

正因如此。

方才沒有任何一個人去挑選這個骷髏頭。

眾人見到了鹿三的樣子之後。

紛紛忍不住笑了起來。

「對着一個沒有腦子的骷髏施展讀心秘術,這個鹿三也真是挺有意思的!」

「他不會還想着能找到什麼情報吧!」

「別逗了根本就沒有什麼情報!」

「這裏全都是雲隱村的忍者,他們的經歷幾乎都是一樣的,哪裏有什麼東西!」

「就是啊……」

「他們都是被起爆符給炸死的,殘肢斷臂都未必是一個人身上的了。」

「……」

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議論紛紛,他們都已經讀取過很久的記憶了,每個人都累了,現在已經漸漸接受了現實,知道讀取不到什麼記憶了,索性也就開始不去再做什麼無謂的掙扎了。

「安靜!」

守在這裏的山中明見到眾人的狀態,大概明白了什麼意思。

他也是山中一族的人。

平時在根部做的事情就是讀取記憶。

現在看到其他族人呈現出這樣鬆散的狀態,已然沒有了剛來到這裏時的激動和興奮,很顯然就是已經受到了挫折。

這說明記憶中沒有有用的情報。

就算是畫餅。

那也只是個空餅。

根本吃不到。

山中明作為根部讀取記憶的感知忍者,明白讀取過記憶之後,拿不到有效的情報,這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霎時間。

隨着山中明此話一出。

現場重新陷入到安靜之中。

到了這個時候。

每個人都知道他們沒有辦法把握住這個升職的機會了。

不過他們也不難受。

畢竟。

他們把握不住,別人也把握不住。

大家還是一樣的!

這樣就沒問題了!

只要大家都沒有得到這個晉陞的機會,全都保持着難得的一致,也就都可以達到心靈上的慰藉。

「你們還要繼續完成任務嗎?」

山中明的目光掃過眾人,眼眸中閃爍著詢問的光芒,他要知道這些族人的真實想法,從而確定是不是該要去找團藏大人了。

此話一出。

鴉雀無聲。

沒有任何一個人選擇回答山中明的話。

畢竟。

誰都沒有辦法讀取到什麼有效的情報。

繼續在這裏混下去的話。

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

還不如放棄任務離開。

但是。

這種話。

誰都不敢說。

畢竟是團藏大人發佈過來的任務。

「我明白了。」

山中明看到眾人的姿態,就已經明白了眾人的意思,隨後向著旁邊的山中青看過去。

「通知團藏大人吧。」山中明對着山中青點了點頭說道。

「是。」

山中青立即應了一聲,轉而向著石門走過去,推開石門,消失不見。

頓時。

眾人的心情變得緊張起來。

他們知道大家都沒有讀取到有效的情報,按理說不會得到什麼懲罰,但是來的人畢竟是志村團藏,這讓他們的內心充滿了畏懼。

漸漸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在這個狀態之下。

這些暗部忍者都處於一種相對來說非常緊張的感覺之中。

誰都不敢出聲。

默默的等待着團藏的到來。

度過的每一秒鐘。

都像是度過了一年一樣。

就連他們也不知道等待了多久,就是感覺過了很久很久。

突然間。

石門外面響起了腳步聲。

每個人的心情都緊張到了極致。

轟隆隆!

就在這個時候,石門被打開了,一個穿着墨綠色衣袍頭上綁着繃帶的男人走了進來。

正是木葉村的根部老大志村團藏!

隨着團藏邁步走進來。

每個人的心中都處於一種壓抑的心情狀態,誰都不敢說話,甚至不敢抬頭看着團藏的眼睛,他們現在想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快點結束這個任務,讓他們安全的回去。

此時此刻。

他們的心情跟剛進來的時候截然不同。

那個時候他們興緻勃勃,想要大幹一番,現在他們只是覺得身心俱疲,想要快點逃離這裏。

「諸位任務完成得怎麼樣啊?」

團藏進入到屋子之後,視線在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身上掃過,語氣淡漠,感覺不出什麼感情色彩,但是卻讓人覺得壓迫力十足。

頓時。

屋子裏變得更加安靜了。

這種近乎極致的安靜狀態讓每個人都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誰都不敢說話。

因為他們沒有掌握到什麼有價值的情報。

至於那些雲隱村忍者的經歷,遭遇到霧隱村的忍者的襲擊,以及來到木葉村被起爆符給炸死……

這些幾乎沒個人的記憶裏面都有。

像是這種情報。

絕對拿不出枱面。

他們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這些團藏大人肯定是都知道的了。

團藏大人在剛開始發佈任務的時候,他們就已經知道了,這次任務的目標是深挖這些人記憶深處的東西。

「沒有發現嗎?」

團藏感覺到這些人的狀態,心中頓時有了大概的猜測。

通過表情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每個人都低着頭。

若是有發現的話。

怕是在他剛進來的時候就立即向著他彙報過來了。

「沒關係,任務就是這樣,你們儘力了就好。」

團藏並沒有去責怪他們,也沒有說什麼狠話,他能看得出來,這裏的忍者們都已經拼盡全力了。

現在這些人。

就像是勇敢衝上戰場的戰士。

哪怕是戰鬥失敗了。

但也不應該全都是他們的責任!

團藏在這段時間裏面稍微有點時間,就會去跟上原琉璃交流。

那被打上了舌禍根絕之印的上原琉璃已然成為了根部的一員,因為全身癱瘓不能動的特性,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野心,完全淪為了團藏的幕僚,幫助團藏進行出謀劃策。

上原琉璃最終的要求只有一個!

那就是找到暗害他的人!

並且藉助木葉村的勢力,除掉那個暗害他的人!

團藏搖了搖頭,看來這批人什麼都不知道,記憶中什麼都沒有,經過這樣的深挖都沒有查到什麼,那肯定就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了。

「那就……任務結束吧!」

團藏舒了口氣,他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情緒起伏,從一開始就只是抱着試試看的態度,想要看看能不能通過這樣的方式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相比於團藏來說。

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心裏更加失望。

他們均是覺得失去了一次寶貴的晉陞機會。

此時此刻。

站在黑色骷髏頭所在的鐵架台旁邊的鹿三眼睛驟然綻放出璀璨的眸光。

就在不久之前。

他清楚的感覺到了屋子裏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向他投射過來鄙夷和嘲笑的目光。

甚至於根本不加掩飾的開始言語嘲諷了起來。

嘲諷他的原因。

便是他將大量的查克拉灌注到了這個黑色的骷髏頭中。

在那些人看來。

他根本不可能從黑色的骷髏頭中讀取到記憶。

當然。

他確實沒有能夠在那次大量灌注查克拉之後找到什麼更多的痕迹。

但是。

他先前讀取到了幾段記憶。

雖然他不知道那些記憶是青羽要呈現給他看的,但是他清楚的知道他做到了。

隨着團藏走進這個屋子。

他明白屬於他的機會來了。

但是他沒有在一開始就直接站出來,而是等待在這裏,他需要一個絕佳的機會,將他這一身沒有人賞識的才華展示出去。

他看到了團藏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裏面呈現出來的期待,隨着眾人的沉默,漸漸變成了無奈,最後隱隱間流露出一些失望。

果然!

這些人都沒有任何的發現!

鹿三覺得自己賭成功了!

他等待的時刻來臨了!

現在就是絕佳的時刻!

全場每個人都沒有掌握任何的情報,就連團藏大人都要失望的走掉了,唯有他能夠拿出關鍵性的情報來!

等等……

突然間。

鹿三立即意識到。

他忽略了一個人。

頓時。

他趕忙用眼角餘光向著角落裏的青羽看過去。

只見現在的青羽已經站了起來,那雙漆黑的眼眸透過面具的眼孔緊緊盯着團藏,眼眸中閃爍著得意的眸光。

沒錯!

就是得意!

好像是有什麼讓他非常滿意的事情發生了!

這跟其他人的那種沮喪截然不同!

「他果然發現了什麼嗎?」

鹿三的心中頓時泛起一股危機之感,他明白現在的競爭,就只有在他們兩個人之間。

那麼他必須要向前邁出一步。

這個時候一定要搶佔先機。

誰最先說話。

誰就最先收割了這個已經將團藏大人情緒壓抑下來的最好機會。

這樣就可以奪得更多人的矚目,成為整個屋子的焦點。

當然。

鹿三根本不知道。

青羽壓根就不想做什麼焦點。

正是因為青羽不想做焦點,才把他推出來做這個焦點。

「團藏大人!」

就在這個時候,鹿三立即舉起右手,猛地向著團藏喊了一聲,在他說出口的時候,左手向著面具上面抓過去,直接拿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了一張顯得極為清秀的臉頰。

唰!

霎時間。

全場眾人的視線全都聚焦在鹿三的身上。

每個人都被鹿三的話音給吸引了過去,看向鹿三的眼神中充滿了迷茫。

這小子要幹嘛?

眾人的腦袋裏面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他們沒有人認為鹿三是會讀取到什麼關鍵信息的,畢竟鹿三拿到的只是一個被燒焦的了黑色骷髏頭。

「你有發現?」

團藏尋聲望去,他的視線停留在鹿三的臉上,瞬間就通過鹿三的面容,得知了鹿三的情報。

這倒不是說團藏有什麼特殊的能力。

而是團藏作為根部的老大,對於村子內每個忍者的情報都有所了解。

什麼人是什麼情況。

他知道的比任何人都清楚。

畢竟。

他要負責的是木葉村的安危。

承受着木葉之暗。

要將一起可能出現的危機,扼殺在搖籃之中,絕對不能威脅到他以及三代火影的地位。

山中鹿三!

除了一些極為簡單的忍術之外,其餘的術全都學不會。

做為山中一族的忍者。

僅僅只會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

除此之外的其他秘術,一概統統無法學會!

對於山中一族來說……

可謂算是半個廢物吧!

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

難道……

居然是這樣的人發現了什麼情報嗎?

團藏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緊緊盯着鹿三,眼底深處重新泛起了期望之色。

團藏眼神的變化。

落入到在場山中一族人們的眼中。

頓時令他們紛紛開始嘴角上揚,忍不住露出嘲笑的表情。

這個鹿三簡直就是個智障啊!

這是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當下最為直觀的想法。

這次任務已經失敗了!

每個人都失敗了!

那麼乾脆就認了就算了!

團藏大人都已經不追究這個事情了,但是你偏偏自己跳了出來。

現在已經將團藏大人的期待引了起來。

若是不能讓團藏大人滿意。

那麼就不那麼好收場了!

就在這個時候。

鹿三感受着全場注視的目光。

這讓他充分的感受到了以前沒有感受過的注視感。

這種感覺讓他沉醉!

這讓他全身泛起一股股電流,讓他整個人都覺得格外的興奮!

「沒錯!」

鹿三立即點了點頭,他的聲音非常的嘹亮,可以清楚的回蕩在整個屋子裏,讓在場的每一個忍者都能夠清楚的聽到。

「團藏大人!」

鹿三的雙眼盯着團藏,那張略顯青澀稚嫩的臉頰上寫滿了堅決,眼眸中閃爍著前所未有的自信。

「我發現了重要的情報!」鹿三立即大聲的說道。

嚯!

鹿三此話一出。

全場的山中一族暗部忍者們全都愣住了。

每個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誇張了吧?!

不至於吧?!

就憑那個黑乎乎的骷髏頭?!

一時之間。

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全都傻眼了。

但是他們誰都沒有說話。

畢竟團藏就在這裏。

誰都不敢當着團藏的面,去做出什麼嘲諷的事情。

「你當真有發現?」

團藏那顆暴露在外面的眼睛頓時亮了一下,就連他都感覺到一種峰迴路轉的感覺,原本都已經不抱有什麼期待了,現在聽到了鹿三的話之後,瞬間期待值拉滿了。

「沒錯!」

鹿三直接拿起了身前鐵架台上的黑色骷髏頭,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抬手指著這個骷髏頭,整個動作看起來,有着極度的自信,根本不像是在撒謊,而是真的有底氣的行為。

「我所讀取的屍體這個!」

鹿三的聲音緩緩響起,語氣鏗鏘有力,像是在宣洩著這麼多年被人看不起的不滿。

「這具屍體根本沒有人敢選擇,就是因為他生前處於爆炸的最中心區域,可以說瞬間就被火焰吞噬了,大腦完全被炙熱的高溫融化,只剩下了一個骷髏頭!」鹿三沒有直接說自己的成果,而是先鋪墊自己的條件有多麼的苛刻,既然機會那麼的不容易,他就要死死的抓住。

頓時。

團藏眼睛一亮。

他看到了鹿三手上拿着的骷髏頭。

心中更加期待了。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個骷髏頭的身份是誰了。

畢竟他當時就在場。

而且屍體還是他派人去收的。

這就是雲隱村使者團的首領,那個雲隱村的顧問。

只是……

正如鹿三所說的。

這個骷髏頭的大腦完全被蒸幹了,根本無法讀取記憶。

就連山中明都沒有辦法!

但是。

他還是將這個骷髏頭放在了這裏。

期望能不能有人將雲隱村顧問的記憶撬出來。

他很清楚。

這裏面的記憶。

就是這些人之中最為重要的!

「鹿三,你能去讀到這個骷髏頭的記憶?」團藏立即向著鹿三詢問道。

「我做到了!」

鹿三堅定的點了點頭,他在聽到團藏直接喊出他名字的時候,心中頓時涌動出一股暖流。

要知道就算是暗部的同事都沒有幾個人知道他的名字,甚至連正眼都不看他一樣。

堂堂團藏大人居然直接就喊出了他的名字。

這讓他有一種被重視的感覺。

頓時萌生出那種士為知己者死的情感。

「我在這個骷髏頭的骨頭下方找到了一根殘留着記憶的神經元,那個神經元瞬間就磨滅了,但是我在神經元損壞之前,讀取到了幾個重要的記憶片段!」鹿三立即大聲說道,他說出這樣的話,就是想要得到大家的認可,這也是他一直想要的事情。

「哦?」

這一次。

包括山中明在內。

全場的山中一族暗部忍者全都發出了一絲絲的疑惑。

「鹿三,你不會是編造的記憶吧,一個被燒焦成這樣的人,腦袋裏面怎可能還會有神經元?」

「是啊!你是編造的吧!」

「按照你這麼說,只有你一個人可以讀取,其他的人讀取不到了,根本沒有辦法證明你說的事情是真的假的啊!」

「你沒有必要為了升職去欺騙團藏大人吧!」

「……」

屋子裏面響起了一道道質疑的聲音,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他們已經顧不上團藏是不是在這裏了。

他們並不是在抬杠。

而是在基於他們對讀取記憶這件事情的認知,去做出的判斷。

這個骷髏頭連腦袋都沒有了。

根本不可能還剩下一根神經元。

偏偏這裏面就有記憶。

哪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一時之間。

團藏聽到眾人的話之後,臉色開始變得難看起來。

「鹿三,我希望你能說實話,如果沒有讀取到記憶,不要胡亂編造,這是忍者的基本素養!」團藏沉聲說道,語氣中隱隱透著一抹不約。

「我沒有編造記憶,我也沒有說謊,我就是讀取到了!」

鹿三的聲音再次提高了幾個分貝,他那稚嫩的臉上流露出了些許的急切之色,畢竟這樣被這麼多人質疑的場面他還是第一次遇到,沒有什麼經驗,稍稍有點慌神。

「我從小就跟正常人不一樣!」

「我不能學會太複雜的忍術,哪怕是家族中複雜的秘術我都學不會!」

「但是我也有屬於我自己的長處!」

鹿三的情緒瞬間達到了最高點,他一直在等這樣一個機會,來宣洩自己壓抑的情緒。

「我能夠讀取更多更細緻的記憶!」

「在讀心秘術的領域上,就算是家族的大前輩,也未必是我的對手!」

「這就是我的自信!」

鹿三說到這裏,雙手抬起手上黑乎乎的骷髏頭,說出了一句讓全場震撼的話。

「根據我讀取到的記憶,這個人的身份是雲隱村使者團的首領,並且還是雲隱村的顧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7章 這就是我的自信!(求訂閱求月票)

37.02%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