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這個本子扉頁上的簽名是宇智波富岳!(求訂閱求月票)

第278章 這個本子扉頁上的簽名是宇智波富岳!(求訂閱求月票)

霎時間。

鹿三此話一出。

全場陷入到了震驚當中。

在場的每個人都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雖然他們沒有找到什麼關鍵的線索,但是他們均是讀取了這裡屍體的記憶。

每個人的腦海中都最起碼有一個雲隱村忍者的記憶。

他們全都知道。

最為關鍵的人就是那個雲隱村的顧問。

只是……

他們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雲隱村顧問在什麼地方。

甚至他們都懷疑這些屍體裡面究竟有沒有雲隱村顧問!

可是。

現在那個在他們看來並不起眼的鹿三。

居然直接站出來說那個完全被他們無視掉的骷髏頭就是雲隱村顧問的屍體。

這樣的事情他們根本接受不了!

原本他們就覺得鹿三是在說謊,現在他們這種感覺變得更加明顯了。

「拜託!你說謊也說個靠譜點的行不行啊!」

「這個骷髏頭怎麼可能會是雲隱村顧問!」

「你這樣忽悠團藏大人,對你沒什麼好處的!」

「瘋了!鹿三已經瘋了!」

「這怎麼可能是雲隱村顧問嘛!」

「……」

現場的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紛紛議論了起來,他們根本不相信鹿三的話,他們全都在這些雲隱村忍者的記憶裡面看到了雲隱村顧問,但是他們絕不認為那個骷髏頭就是雲隱村的顧問。

議論之聲漸漸變得越來越多。

令得原本安靜的環境變得稍微嘈雜了起來。

「肅靜!」

團藏低沉的聲音響起,瞬間回蕩在這間屋子裡面,直接令剛才因為鹿三說話而感覺到激憤的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全都蔫了下去。

幾乎是一瞬間屋子裡就重新歸於安靜了。

畢竟。

這是里團藏的地方。

剛才他們因為聽到了鹿三極為滑稽的話,從而沒忍住自己,方才形成了剛才的局面。

屋子裡面安靜了下來之後。

團藏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緊緊盯著那邊鐵架台旁拿著骷髏頭的鹿三。

「鹿三,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是在說謊,那我不會怪你,但是如果你堅持說你是真的,你要想清楚自己要承擔什麼樣的後果。」團藏冷冷的說道,從他言辭中體現出來的意思,儼然是並沒有相信鹿三的話。

這樣的一幕。

完全落入到青羽的眼中。

不禁感嘆。

姜還是老的辣啊!

團藏這樣三言兩語之間,便將鹿三拿捏得死死的了。

就在剛剛。

青羽敏銳的捕捉到了團藏眼底深處突然迸發出來的那一抹潛藏得極好的期待。

這個骷髏頭放在這邊的角落絕對不是偶然!

這就是團藏設計的事情!

沒有人比團藏更清楚這個骷髏頭的身份是什麼!

團藏只是在……

刺激著鹿三!

隨著團藏此話一出,全場每個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看向鹿三的眼神中都流露齣戲謔的表情,他們均是覺得鹿三就是在用說謊的方式來引起團藏大人的注意。

不僅如此。

這些人還有一個特別的心理。

這場任務的獎勵太過厚重了!

以至於他們每個人都想要!

但是。

如果他們誰都沒有能力接住這個獎勵的話……

倒也不是不行!

大家可以全都不行,這樣大家都有心裡安慰,但是不能出現一個人突然出他行!

那個那個人就將會成為眾人的公敵!

現在鹿三就是這些人的公敵,他們不僅僅是在嘲笑鹿三,更是不想看到鹿三踩著他們取得成功,這對他們來說是非常嚴肅的事情。

「我確定!」

鹿三重重的點了點頭,可是他看到團藏的眼神,心裡還是有點恐慌。

突然間。

他想到了旁邊的青羽。

根據青羽那在本子上一直寫的感覺來看……

應該是發現了什麼記憶。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他已經顧不上去跟青羽競爭了。

畢竟他們兩個人全都是一個人一個小隊。

按照團藏要求的三個人一個小隊來看,能夠晉陞的名額還挺多的。

僅僅是瞬息之間。

鹿三就想到了這裡。

按照他的固有認知,他覺得青羽一定是察覺到了雲隱村顧問的記憶。

現在青羽沒有說話。

無外乎就是在等待他先說。

這樣就可以後發制人!

不能給他這個機會!

現在就要拉著他一起下水!

這樣方才能夠佔據全局的主動權!

「團藏大人,不止是我發現了雲隱村顧問的記憶,青羽也發現了雲隱村顧問的記憶!」

鹿三直接用右手拿著骷髏頭,左手抬起向著角落處的青羽指過去。

頓時。

此話一出。

全場為之一震。

眾人的心態開始發生了一些變化。

其中有些人還是覺得鹿三是在編造這些事情,現在只是又拉了一個人進來。

關鍵是被拉進來的那個人,也並沒有什麼說服力!

山中青羽!

這人簡直比鹿三還要更廢!

在場的許多人都見過青羽讀取記憶,那簡直可以說是吭哧癟肚半天,記憶沒看到什麼,給自己累夠嗆。

當然還有一部分人的眼神微微發生了變化,他們隱隱覺得鹿三可能沒有說話,畢竟鹿三的語氣是那麼的篤定。

若是只有一個人發現可能還有說謊的嫌疑,但要是兩個人都發現了,那這件事情是真的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再加上他們有些人從各自讀取的記憶裡面,都曾親眼看到了雲隱村顧問被起爆符驚起的火焰吞噬了進去,跟那些雲隱村忍者一起葬身在火海之中。

一時之間。

眾人的心思開始變得各不相同了。

不過。

倒是有一點相同的地方。

那就是包括志村團藏在內,現在每個人的視線全都聚焦在青羽的身上。

這讓一直躲在暗處的青羽突然成為了眾人注視的焦點。

「啊?」

青羽睜大眼睛,漆黑的眼眸中儘是懵逼之色,完全將那種傻憨憨的感覺演繹到了極致。

沒辦法。

他怎麼都沒想到。

他本來想送給鹿三一個機會。

卻被對方甩到了他的身上。

論起裝傻的能力。

現在他可以說是爐火純青了。

「我……我知道什麼?」

青羽彷彿是剛剛從溜號中蘇醒過來,他傻傻的向著鹿三看過去,並且在感受到眾人注視的時候,明顯呈現出不適應的感覺。

青羽各種眼神和動作上的細節,被包括團藏在內的每個人都看在了眼裡。

這樣的一幕倒是讓山中一族的眾人心情大好。

沒錯!

這就是青羽!

根本不可能讀取出任何的記憶!

你別說給他一個骷髏頭了,你就算是給他一具完整的屍體,他都把持不住!

演!

接著演!

現在這個時候,青羽所表演出來的樣子,反而被他們當做是最真實的反應,而鹿三所說的話,則是被他們當做了是在演戲。

「青羽,你發現什麼記憶了嗎?」團藏的視線落在青羽的身上,他的眼眸中閃過一抹疑惑,原本還很期待的心情,突然變得有些猶豫了。

這兩位可以號稱山中一族最沒用的兩個人!

現在告訴他這兩個人從這個骷髏頭裡面讀取到了記憶?

團藏本來還是願意相信鹿三的,可是剛才鹿三的操作讓他的心裡反而是充滿了不解。

「什麼記憶?」

青羽怔怔的眼眸中寫滿了困惑,那種感覺就像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會將話題轉移到他這裡一樣,整個人都有點傻了。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團藏的語氣驟然變得凌厲了起來,他怒視著青羽,想要通過突然間早呢更加的語氣讓青羽現原形。

就在剛才青羽說話的時候。

他隱隱的感覺青羽有什麼事情在隱瞞。

有一種不敢說實話的感覺。

團藏很相信自己的感覺,他對此向來很確信,只要是被他懷疑的人,要麼被證明有證據被他殺了,要麼沒有證據依舊被他殺了!

「啊?!」

青羽再次愣了一下,他表面上看起來慌得一批,但是內心則是無比的沉穩,甚至還有點想笑。

有意思有意思!

這個鹿三還在這裡拉出了一點點的插曲!

頓時讓他覺得在這屋子裡面的經歷不那麼枯燥了,不過現在還不是他暴露在團藏面前的時機。

就在這麼一瞬間。

青羽像是反應過來了似的。

突然向著身旁不遠處的鹿三看過去,眼神之中依舊充滿了迷茫,不過更多的是流露出強烈的憤怒和不滿。

「鹿三,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們不是同隊的人,你發現什麼你就跟團藏大人說,你把我拎出來幹什麼,我又不知道什麼東西……」

青羽不滿的聲音回蕩在屋子裡面,清晰的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

頓時。

引起了現場不少人的共鳴。

沒錯!

在他們看來……

鹿三就是在撒謊編故事!

你說你編故事就編故事吧,還把別人給拉下水,這就有點過分了!

一時之間。

現場的山中一族忍者們的心裡開始偏向起青羽來。

他們已經明白了。

青羽根本就不是跟鹿三商量好的。

而是被鹿三潑了一盆髒水。

這事情若是沒有處理好的話,怕是要被團藏大人處罰吧。

還真是無妄之災啊!

想到這裡。

眾人開始心疼起青羽來了。

本來就沒人選擇他做隊友,而且骷髏頭又不會發現什麼,可以說都放棄了這次任務,又被鹿三給拎出來鞭屍。

這樣的畫面。

就連負責這裡的山中明都有點看不下去了。

不由得向前走了一步。

「鹿三,你要是有發現,就快點向團藏大人彙報,不要牽扯其他人!」

山中明冷冷的說道。

說完之後。

他走到團藏的身邊,低聲向團藏解釋。

「他們兩個人是最後遺漏下來的,每個人單獨一隊,並不是同隊的隊友。」山中明向著團藏解釋道。

團藏在聽到山中明的話之後,視線依舊還是聚焦在青羽的身上,只是看起來沒有剛才那麼的凌厲了。

「青羽,你什麼都沒發現嗎?」團藏沉聲問道,他死死盯著青羽,他總是覺得青羽有所隱瞞,這種感覺很強烈,並不完全是因為鹿三將青羽給指出來。

「團藏大人,您也太高看我了,就這黑骷髏腦袋裡面連腦子都沒有,我拿什麼讀取記憶啊……」青羽無奈的攤開雙手,隨後向著鹿三的方向看過去,說道:「既然鹿三這麼厲害可以在沒有腦袋的骷髏頭上讀取記憶,那還是讓鹿三跟團藏大人說吧,我是沒有這個本事!」

青羽此話一出。

眾人連連點頭。

包括山中明等根部的忍者也覺得確實是這樣的。

但凡是個山中一族的人。

他們都是知道讀心秘術的使用規則。

讀取記憶的前提是那個人必須要有大腦結構,就算是大腦稍稍有些破損,讀取記憶起來都非常的困難,更別說連腦袋都沒有了。

現場那些組成小隊的山中一族暗部忍者也連連點頭,他們每個小隊都看到過這個骷髏頭,幾乎無一例外的都覺得這個骷髏頭是根本不可能讀取到記憶的。

鹿三剛才站出來說那些話的時候。

他們的心裡就充斥著不相信。

現在青羽的話那是直接說到眾人的心坎中了。

「確實!確實是這樣的!沒有腦袋的人根本沒有辦法讀取記憶!」

「鹿三你有話就說吧,拉著青羽算什麼事啊!」

「我也覺得很奇怪,你們都不是一個小隊的人,你怎麼知道青羽有沒有讀取到記憶?」

「你是編不下去了嗎?」

「沒有必要這樣吧!」

「……」

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紛紛的站在了青羽這邊說話。

其實嚴格的說……

也算是站在青羽這邊!

更準確的是他們站在了鹿三的對立面上!

因為鹿三說發現了情報,想要通過這個晉陞的途徑改變自己的命運,這就引起了眾人的敵視,以至於眾人不願意看到他這種樣子。

這個時候。

團藏深深的看了一眼青羽。

他依舊還是覺得青羽有事情瞞著他,什麼地方顯得怪怪的,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認青羽說的沒有問題。

當下這個時間點上。

更有問題的那個人明顯那邊的鹿三。

隨即。

團藏將視線轉移到了鹿三的身上。

「鹿三,你說青羽也發現了記憶,可有什麼依據嗎,我剛才詢問青羽,他可是說什麼都不知道啊,你這樣冤枉別人,可不是什麼好事!」

團藏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他不是生氣。

而是故意演給鹿三看的。

團藏能夠看得出來,鹿三之所以表現成現在的這個樣子,就是缺少經驗和信心不足,他僅僅是一個質問,鹿三就把青羽給拋出來了。

既然在青羽的身上沒有足夠的理由進行突破。

那麼就把這個疑惑加在鹿三的身上吧。

正因如此。

團藏再次對鹿三進行了質問,並且加上了憤怒的表情,就是要讓鹿三將拋出青羽的依據說出來。

如果有依據的話……

那就剛好應驗了他對青羽哪裡不對勁的懷疑。

但如果沒有依據的話……

則是恰好說明了鹿三是在說謊忽悠他!

不管是怎麼回答。

這兩個人都將會有一個人暴露出來!

這就是團藏的本領!

霎時間。

無數道目光全都聚焦在鹿三的身上,只是眾人的眼神中不再是疑惑,而是強烈的嘲笑和戲謔。

如果青羽跟鹿三是同隊的,兩人商量好了一起演戲,那麼這事情或許還能再糊弄一會。

把不是同隊的人給提出來。

這不是在開玩笑嗎?

你又不是人家肚子里的蛔蟲。

怎麼可能知道人家究竟有沒有讀取到記憶?

況且……

敢說能夠在那個沒有腦子的骷髏頭裡面讀取到記憶的人。

怕是只有你鹿三了!

「團藏大人,事情是這樣的,我並不是無端猜測青羽,雖然我們兩個不是同隊的人,但是我們共同該負責讀取這個骷髏頭的記憶!」

鹿三連忙解釋起來,現在他已經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剛才那一瞬間的不自信讓他將青羽給拉了出來,此刻他必須把這件事情給圓過去,否則根本沒有機會來說出讀取到的情報是什麼了。

鹿三的這些話。

再次將眾人的好奇心調動了起來。

在一道道視線的注視下。

鹿三繼續開口。

「本來我也覺得無法讀取記憶,但是我看到青羽在本子上寫著什麼東西,然後想到不久前他剛剛施展讀心秘術去摸過那個骷髏頭,我便猜測他已經讀取了那個骷髏頭的記憶,並且記錄本子上!」

鹿三此話一出。

眾人猛地深吸一口氣。

這可不是簡單的事情。

如果青羽也讀取到了記憶的話……

那麼這兩個人的升職之路可以說是坐實了啊!

一時之間。

每個人的臉色都發生了細微的變化。

「我就是在青羽將記憶寫下來之後,方才再次嘗試去讀取那個骷髏頭的記憶,然後發現了在骷髏頭的下面,殘留有一點點的神經元,我從中讀取到了記憶的片段,獲得了一些重要的情報!」

鹿三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些內容已經可以稱得上是決定性的證據了。

就在他說完這些話之後。

他再次抬起手指著青羽,那張稚嫩的臉上寫滿了堅決,現在他為了升職已經不顧一切了。

哪怕他會在百般無奈之下把青羽也帶動到一切升職,那他也在所不惜!

不管怎麼說!

他都要抓住這個機會!

就在他的話說到這裡的時候。

現場眾人的視線隨著他手指的方向,聚焦在青羽的身上。

「只要青羽將那個記錄著他讀取到記憶的本子那出來,然後我將我所讀取到的記憶片段說出來,我說的內容和他所寫的內容相差不大,這不就可以證明我沒有說謊了!」

鹿三繞了很大一個彎子,最終想要指出的就是這個事情。

他必須要讓團藏大人相信他說的是真話。

所以只好拉出青羽當做墊背的人了。

「我跟青羽全場沒有這方面的交流,這一點大家都看在眼裡,況且我所讀取到的記憶片段裡面有重要的情報,這種情報我根本沒有必要去編造!」

鹿三的嘴依舊在進行著輸出,不斷拋出他覺得邏輯正確的論點。

其實。

這些還不是完全能夠站得住腳。

但是……

無論是團藏還是現場一部分山中一族的人,他們都隱隱的相信了鹿三的話。

事到如今。

還這麼堅持。

要麼就是腦子有毛病非要求死!

要麼可能就是真的發現了什麼重要的信息!

可是……

讓眾人不是很理解的是……

鹿三你發現了情報怎麼不在團藏大人進來的時候直接說,否要搞成這樣全場矚目眾人懷疑最後在逆轉而上呢?

他們並不知道。

這都是鹿三在團藏來之前思考好的。

從小到大。

鹿三都缺少關注。

他渴望得到目光的注視。

他希望能夠成為全場的焦點。

他就是要等到所有人都沒有發現任何情報之後,再說出自己發現了情報!

他就是要等到所有人都懷疑他在說謊,然後再將事情的真相說出來,狠狠的去打這些人的臉。

隨著鹿三的話說出來之後。

眾人的視線再次落在青羽的身上。

團藏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盯著青羽那還戴著的貓臉面具,眼眸中閃爍出若有所思的光芒。

「青羽,把你記錄記憶的本子拿出來吧,既然發現了情報,就應該如實上報,藏著掖著可不是一個感知忍者正常的職業操守!」團藏沉聲說道,他的語氣中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威嚴,顯然是覺得青羽在故意隱瞞這些事情,剛好應了他剛才覺得青羽哪裡不對勁的感覺。

全場山中一族的忍者們全都屏住了呼吸。

每個人看向青羽的眼神里都充滿了古怪。

難道這個屋子裡面藏龍卧虎?!

被他們山中一族認為是沒什麼大用的兩個人,難道一下子翻身跳了上去?

這種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這裡的每個人山中一族的忍者,都感覺有些措手不及。

「啊?」

青羽表現得愣了一下,其實他也不僅是演的,內心中確實也驚訝了一下,只是他將這種感覺表現得稍微更加誇張了一點點。

就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原因。

那個本子……

難道要拿出來嗎?!

青羽面具後面的嘴唇抿了抿,全身每個細胞中都寫滿了拒絕。

「那個……」

青羽支支吾吾的樣子,更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懷疑,如果他從一開始就拿出來的話,或許大家覺得這個本子裡面沒有什麼東西。

但是。

青羽也是這樣。

他們也是覺得鹿三說的可能是真的。

「把你的本子拿出來讓我看看!」團藏再次命令道,並且直接抬起了左手,擺出要本子的手勢。

「這個……嗯……不太好……不太合適吧……」

青羽頗為無奈的說道。

現在他已經不是裝出來的了。

而是最為真實的表達。

這個本子他最不想給的人就是團藏。

不僅是因為這上面寫著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當然這個也很社死,更重要的是……

這個本子扉頁上的簽名是宇智波富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8章 這個本子扉頁上的簽名是宇智波富岳!(求訂閱求月票)

35.86%
目錄
共7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