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你想知道這個本子上寫了什麼嗎?(求訂閱求月票)

第279章 你想知道這個本子上寫了什麼嗎?(求訂閱求月票)

「嗯?!」

團藏那萬年沒有表情的臉上眉頭驟然蹙起,看向青羽的眼神變得更加凌厲了。

現在他已經更加確定了。

這個青羽有問題。

那個本子上面極有可能記載著青羽發現的記憶。

或許……

還是很重要的記憶!

只是青羽根本沒打算告訴他!

難道說……

猿飛日斬先前對間諜的篩查並沒有將青羽給發現出來?

團藏就這麼僅僅看了青羽一眼,腦袋裡面便腦補出了許許多多的事情,已然將青羽認定為非常危險的存在了。

「青羽,我現在命令你,把你的面具摘下來,再把你的本子交出來!」

團藏的聲音變得更加嚴肅了,儼然一種如果青羽不聽話的話,就要對青羽出手的架勢。

這樣的語氣瞬間令在場的山中一族忍者們變得更加嚴肅了。

另外一邊。

山中泉和山中一真對視了一眼。

兩人均能從彼此的眼眸中看到對方要表達的意思。

他們上一次跟青羽合作過。

明白青羽的性格。

那是典型的不願意冒頭。

若是青羽真的有什麼發現而且沒有說出來的話,他們對於這樣的事情一點的不意外。

那就是青羽能做出來的事情。

實在是太正常了!

他們兩個上次跟青羽一起組隊做任務的時候,就是發現了一點點的情報,但是沒有後續的發現,所以最後只能擱淺了,並沒有彙報上去。

這兩個人對於青羽的性格或多或少都有了一些了解,這讓他們明白如果青羽發現了什麼重要的情報,但是基於本身性格問題沒有說出來,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除了這兩個人之外。

在場的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均是向著青羽看過去。

誰都不敢輕易說什麼了。

如果那段記憶真的被記錄在本子上的話。

或許……

還真的讓這個鹿三給說對了!

一時之間。

每個人看向青羽的眼神都發生了變化。

「好吧……」

青羽感受到團藏那決然的眼神,明白若是不按照團藏說的去做,那麼對方可能現在就要對他出手了。

現在絕對不是跟團藏攤牌的時間。

沒有辦法了。

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青羽在應了一聲之後,極其無奈的將臉上的貓臉面具摘了下來,露出了他本身的容貌,可以從他的臉上,看到古怪的表情。

隨後。

他將手探入到忍具袋裡面,從忍具袋裡面拿出那個紅色的本子。

現在這個時候幾乎屋子裡面所有的視線都聚焦在青羽的身上,哪怕是這裡的燭光再微弱,也能夠清楚的看到那個紅色本子的封面。

「這……」

全場每個人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僅僅是那個封面,就讓他們全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還真是……

年輕氣盛啊!

就連用來記錄記憶的本子都是這樣的!

「???」

團藏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在看到青羽手中本子上那前凸后翹的封面之後,眼皮狠狠的跳動了一下,他清楚的感覺到他的DNA動了一下。

「呼……」

青羽長長舒一口氣,無奈的將手上的本子遞給團藏,上面的內容完全不重要,他最擔心的就是本子上面的簽名。

這個簽名是宇智波富岳親手寫的。

這樣就代表了他跟宇智波富岳之間有關係。

如此一來。

團藏將會把他視為宇智波一族那邊的人。

這樣實在是太危險了!

可能會在以後的時間裡,遭遇到團藏的針對,但是他也沒有辦法,若是不拿出去的話,現在他就要被針對了。

「你記錄記憶的本子就是這個?」團藏的臉色微微發生了一絲絲的變化,變得有點古怪了,他心中莫名其妙的感覺全都傾注到了這個本子上,忽然間明白為什麼他會感覺青羽有些怪了,就是因為這個本子。

「這……這不是……這不是記錄記憶的本子……」青羽感覺自己的臉都有點紅了,他這個人天生臉皮薄,根本受不了這樣的場面,頓時覺得無比的尷尬。

「就是這個本子!」

站在旁邊的鹿三頓時大聲說道。

他自信絕對沒有看錯!

青羽當時就是在這個本子上寫著什麼東西。

為了他能夠順利的晉陞。

他已經拼了!

隨著鹿三的話,全場眾人的視線,紛紛聚焦在紅色的本子上,眼神格外的凝重而嚴肅。

這個本子也決定著他們的命運。

如果鹿三真的順利升職了。

他們以後他們都將去看鹿三的臉色了。

「這個本子……」

團藏接過青羽遞過來的紅色的本子之後,拿走手裡看了看,視線落在了封面上。

這個封面是個大凶美女的正面,看起來給人一種呼吸困難的感覺,尤其抓人眼球的就是那深邃的溝壑,足以引起人們的無限遐想。

團藏終日生活在幽暗的地下,化身成為木葉的根,為了木葉村奉獻了自己的一生,腦子裡所想的全是怎麼除掉可能會威脅到他和木葉村的存在。

他甚至已經忘了多久沒有看到過這樣的本子了。

這讓他壓在內心深處潛藏了不知道幾十年的那種悸動宛若復甦的心臟一般驟然的跳動了一下。

這勁有點大!

團藏連忙將本子翻過去,不敢再繼續看正面。

可是這翻過去以後。

不看不要緊。

這麼一看更刺激了。

團藏僅僅只是將本子調過來了而已,但是看起來卻像是將封面上的大凶美女給調過來了。

背後的景色。

居然更加的精彩。

「噗……」

團藏身體微微一晃,他感覺他的鼻子有點異動,宛若枯木般常年不變的身體,體溫開始不斷的升高起來。

「你這個本子……」

團藏無奈的搖搖頭,不想再多看,立即翻開本子,他從本子紙張的鬆弛程度可以看得出來,這本子經常被使用,可能每天都要被翻開好幾次。

根本不用刻意的翻找。

他只是輕輕一翻。

便翻到了本子上記錄的最後一頁。

這裡剛好是個完整的一章。

嗯……

這麼說也沒什麼問題。

章節是完整的。

但故事不是完整的。

剛好處於一個恰到好處令人難以自持的節點上戛然而止。

青羽在總結了現代社會的經驗之後,來到忍者世界寫故事還做起了斷章狗。

「這……這……這……」

團藏頓時瞪大了眼睛,他看著紙張上一個又一個文字,整個人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

不對勁!

這本子不對勁啊!

為什麼這些文字組成在一起,居然有這樣的魔力,彷彿能夠在他的面前出現畫面來。

頓時。

團藏往前面翻了一頁。

稍微找到了一個情節的切入點之後,便順著往下看,一直向著最新的一頁看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

團藏感覺自己已經被拽入到了忍者學校當中。

他成為了忍者學校的校長。

瞬間沉浸到劇情之中。

……

一時之間。

現場的眾人看到團藏那震撼的模樣。

誰都不敢出聲。

均是害怕打擾到團藏。

只是……

眾人的心情在這一刻都已經跌落到了谷底,他們均是意識到,青羽的本子上是有情報的。

否則不可能讓團藏看得那麼津津有味。

可惡啊!

讓鹿三那小子裝到了!

眾人已經不知道該怎麼相容自己的心情了,完全處於傻眼的狀態,事情接連反轉讓他們非常難受。

鹿三看著團藏沉浸進去的姿態,心中覺得團藏所看到的內容,就是他讀取到的記憶,不由得嘴角微微上揚,臉上流露出得意的模樣。

如果不是團藏還處於那種沉浸的狀態下。

他都想要大笑出聲了。

贏了!

他成功了!

以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

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下。

團藏認認真真的看到了本子的最新一頁。

隨後。

他什麼都沒有說。

立即重新翻回到了本子的第一頁。

突然間。

他在扉頁上看到了「宇智波富岳」幾個字。

心中微微一動。

不過他沒有太在意。

立即翻到下一頁。

剛好看到了忍者學校白老師的第一章。

他立即開始從第一章往後閱讀下去,現在的他也知道不是看這些的時候,說不定鹿三掌握著什麼關鍵性的線索。

可是。

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不想就這麼停下來。

線索一會可以再說。

但若是將這個本子還給青羽了。

那麼他可能這輩子都很難再看到上面的內容了。

漸漸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團藏足足看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

直到再次將這個紅色本子上的內容看到最新的一頁。

整個過程沒人任何人敢打擾到團藏。

不過。

大家已經越來越相信青羽的本子上記錄著什麼重要的秘密。

否則不能讓團藏大人如此這般著迷的看這麼久。

這種事情根本就是以前不可能出現的!

「呼……」

團藏看完之後,長長的舒了口氣,他在閱讀這個本子上內容的時候,重新的感覺到了久違的青春和活力。

「嗯……」

團藏本想將本子直接遞給青羽,但是他忽然發現,他的身上有些異常,那墨綠色的衣袍上似乎搭上了一個小小的帳篷。

還好現在這裡比較幽暗。

他又背對著眾人。

並沒有被什麼人發現。

嗯……

除了……

面前不遠處的青羽!

團藏將本子拿在手上,微微弓著身子,掩飾著自身的尷尬,隨後左眼側過來向著那邊的鹿三看過去。

「鹿三,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想清楚了,你真的讀取到了記憶嗎?」團藏冷冷的問道,雖然這個本子裡面的內容,讓他得到意外的收穫,但根本不是什麼記憶中的內容。

「我確定!」

鹿三在這個時候機會沒有任何的猶豫了,他的眼神堅決,臉上流露著興奮,看起來完全就已經勝券在握,儼然一種已經拿到了晉陞職位的感覺。

「你跟我來一下。」

團藏並沒有將手上的本子還給青羽,而是拿著這個本子,向著石門的方向走過去。

現在這個時候。

經過剛才說話的緩和,以及失去了白老師情節的刺激。

團藏已經恢復了正常的狀態。

他邁開步子走出了屋子,留給眾人一個神秘的背影。

「是!」

鹿三立即應了一聲,他快速的跟了上去,全身上下的每個細胞,都寫滿了得意之色。

頓時。

兩個人一前一後相繼走出了屋子。

石門應聲關上。

重新將這個屋子封了起來。

嘩!

就在石門關閉的瞬間。

儼然有一種教室裡面班主任走了的感覺。

瞬間從剛才的安靜環境下,變成了現在的嘈雜,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每個人都忍不住議論紛紛,所說的話題全都是跟青羽相關。

「青羽和鹿三該不會是隱藏大佬吧?!」

「不是吧!難道他們真的能將那骷髏頭的記憶都讀取出來?」

「這也太可怕了吧!」

「你們猜青羽的那個本子上記錄了多少東西?」

「……」

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均是討論了起來,他們全都在團藏的反應之中,認定了青羽的本子上有很重要的東西。

現在這個時候。

每個人看向青羽的眼神都變得不同了。

誰也不敢說什麼太誇張的話。

在他們看來青羽半隻腳都已經踏入到了晉陞的層面上。

現在招惹青羽已經不是太明智的選擇了。

正因如此。

現在出現了一個極為詭異的畫面。

屋子裡面非常的嘈雜,每個人都在討論著關於青羽的事情,但是青羽所處的角落,卻是異常的安靜。

青羽看著眾人在議論他的樣子,覺得自己與這種場面格格不入。

真是的……

青羽看到他們的樣子,心裡莫名的有點想笑。

他確實知道好多的情報。

多到令人髮指。

甚至堪比黑絕。

但是……

那些情報是在青羽的腦袋裡面,沒有人能夠讀取出來,並沒有記載在那個小本子上。

至於那個本子上的內容……

則是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

青羽根本沒有想到,團藏居然會對白老師的故事那麼的喜歡,當場從第一章看到最後一章,並且還把他的本子給帶走了。

不過。

他也懶得解釋。

這些人怎麼看他不重要。

只要沒有打擾到他就可以。

最主要的是團藏。

現在團藏那邊究竟是怎麼想的,他的心裡還有點疑惑,並不是特別的清楚,尤其是對於本子的名字。

這一點讓青羽還是比較謹慎的。

……

石門之外。

團藏站在走廊上,背對著鹿三,瞬間給鹿三帶來一種很威嚴的感覺。

「說說你都看到了什麼記憶。」團藏開門見山的說道,他將鹿三叫出來,就是為了聽聽鹿三看到了什麼,他的心裡還是傾向於相信鹿三說的是真的,只是在屋子裡可能聽到的人會多一些。

「是!」

鹿三的表情頓時變得凝重起來,他很清楚現在到了他人生之中最關鍵的一個時間節點了,這是他最重要的時刻,決定著他的未來是什麼樣子的。

「團藏大人,我在讀取到雲隱村顧問記憶的時候,發下了一個絕對算是秘密的情報!」

鹿三立即開始向著團藏訴說起來,他在說出這句的時候,全身的精氣神直接達到了巔峰狀態,整個人都像是燃燒了起來。

「我看到了雲隱村顧問的手裡面拿著一個捲軸,捲軸上面寫滿了任務,只是可惜記憶轉瞬即逝,我只看到了兩條任務。」鹿三雙眼閃爍著道道精芒,整個人都極其的嚴肅認真。

「什麼任務?」團藏立即問道。

「第一個任務,前往木葉村並與木葉村進行談判,在完成和平談判之後,配合布雷伊完成三代火影的刺殺工作!」

鹿三儘可能的讓讀取到的記憶片段在眼前重現,那些被青羽修改過的文字出現在他的眼前,看起來根本沒有任何的問題。

「第二個任務,聯絡雲隱村上忍加西伊,讓加西伊表面上拯救上原琉璃,實際上殺死上原琉璃,這個人對村子的威脅太大了!」

鹿三將第二個任務要求說了出來。

說完之後。

他盯著團藏的背影。

「後面還有幾條任務,但是實在是太模糊了,我根本看不清楚。」

鹿三連忙解釋道,解釋完之後,還沒等團藏說話,剛忙繼續說出他看到的內容,避免團藏覺得他所說的記憶是編造的。

「我最後還看到了一個畫面,那是一個雲隱村的忍者,身材非常的健碩,他的手上拿著一塊木頭,上面貼滿了起爆符,然後說了什麼木葉村還有三代火影什麼的話,具體的話我是沒有聽清楚的!」

鹿三還是有著最基本的職業操守,那就是他只說出讀取到的記憶,確實沒有去編造什麼記憶。

「這麼說你是真的讀取到了記憶?」

團藏轉過身來,那暴露在外面的左眼,深深的看了看鹿三,眼眸中閃過一抹奇異之色,難道那個骷髏頭到了那個樣子,都能讀取出記憶來嗎?

可是。

這個鹿三所說的內容。

剛剛好就是他想要知道的內容。

加西伊暗害上原琉璃。

這種事情只有上原琉璃知道。

哪怕就算是根本的忍者也都會認為是加西伊在救上原琉璃。

僅僅是這一點。

就差不多可以證明鹿三說的是真實的了!

再加上布雷伊要刺殺三代火影……

雖然布雷伊已經逃跑掉了,但是不難看出這確實是個可能會出現的任務。

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

那個沾滿了起爆符的木頭是誰安排的?

鹿三沒有說得太清楚。

但是根據其他雲隱村忍者身上得到的記憶來看,確實像是霧隱村的忍者留下的。

那究竟有沒有那兩個根部忍者?

這樣的記憶片段居然沒有任何一個人找到,難道這些屍體炸到殘缺之後,已經難以讀取到這種程度了嗎?

團藏在心中思忖了一下之後,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死死的盯著鹿三。

「我真的讀取到了,我剛才所說的話句句屬實!」鹿三言之鑿鑿的說道,說完之後,他抬手指著團藏手上的本子,說道:「我所說的內容跟青羽本子上鎖寫的內容,應該是差不多的!」

「好!我相信你!」

團藏對著鹿三重重點頭,他在最開始聽到鹿三說話的時候,就感覺到了這個人眼神中的堅定,這壓根就不像是在說謊。

「謝謝團藏大人!」

鹿三在聽到這句話之後,眼淚都快要冒出來了。

他從小到大就沒有這麼被人認可過!

現在居然直接被團藏大人當面說相信他!

還是在那麼多人都說他說謊的前提下……

這讓鹿三的心中突然冒出一種知己的感覺,他覺得團藏就是他的知己。

「鹿三,你休息休息,等我們回去以後,剩餘這些屍體,還需要你幫我再看看,我相信你有能力找到他們找不到的細節。」團藏直接給鹿三的高度往上拔了一下,這來自頂頭上司的直接鼓勵,頓時令鹿三有一種打滿雞血的感覺。

「是!團藏大人放心!我一定能夠找到更多的細節!」鹿三立即挺拔身軀保證道,現在這個時候,他對自身能力的信心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他甚至覺得那些人沒有讀取到記憶,是他們本身實力的不足,根本不是那些雲隱村的忍者身上沒有什麼特殊的事情。

「哈哈哈哈哈哈好!」

團藏看到鹿三的樣子,直接開懷大笑,心中很是滿意,隨後拿起手上的紅色斑子,在鹿三面前晃動了一下,問道:「你想知道這個本子上寫了什麼嗎?」

「想!」

鹿三連連點頭,他對那個本子好奇極了,他很想知道是不是青羽跟他一樣,都具備那種特殊的讀取記憶的本事,能夠找到最細節部分的東西。

要不是青羽的這個紅色的本子給了他很大的靈感。

那麼現在他根本就沒有可能站在這裡。

「你拿著看看吧。」

團藏直接將手上那個紅色的本子遞給鹿三,這就是他將紅色本子拿出來的原因。

這段時間他跟上原琉璃學會了不少御下之法,其中就包括了他現在正在做的事情。

按照事先的約定。

這個名叫鹿三的山中一族的人,將會成為團藏的部下。

團藏還是很喜歡這種可以連骷髏頭記憶都能夠挖掘出來的具備才華的忍者。

那麼……

現在他就要給這個部下增加一些信心了。

頓時。

鹿三接過團藏遞過來的本子。

仔細認真的翻閱著本子上的內容。

霎時間。

映入到眼前的文字。

讓他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起來。

整個人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當時就傻眼了!

「這……這是……」

鹿三嘴角狠狠一抽,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青羽居然是在那裡看這樣的東西,頓時臉頰更紅了,不僅是因為他看到了這些東西,更是因為他覺得自己搞了個大大的烏龍,整個人都極為尷尬了。

「現在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看到了青羽拿著這個本子,那他究竟是在看,還是在寫?」團藏抬眼盯著鹿三,這個問題對他來說還是挺重要的,他想知道是青羽在這個本子上寫的內容,還是宇智波富岳在這個本子上寫的內容。

「這……我……我也說不清楚了……」

鹿三立即回憶起當時的畫面,他好像是看到了青羽在拿著筆寫,但是團藏這麼一問,他又覺得似乎不是這個樣子,畢竟他也不確定是不是他在焦急之下腦補出來的東西。

當時一片黑乎乎的。

他也不確定青羽是不是拿著筆,又究竟是不是在寫。

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沒事了。」

團藏向著鹿三走過去,抬起左手輕輕的拍在了鹿三的肩膀上,對著鹿三點了點頭,在他手收回來的時候,將鹿三手中的紅色本子又拿了回來,攥在手上。

「你表現的非常好,你進去把青羽叫出來,我有些話要問他,然後你就去跟山中明報到,待到這裡結束的時候,你就跟我一起走吧!」團藏對著鹿三說道。

「是!」

鹿三激動的大叫一聲,他的臉上洋溢著強烈的興奮之色,全身每個細胞都在歡快的尖叫著,整個人都激動得不得了。

成功了!

他成功了!

現在他得到了那個晉陞的機會!

並且確定了青羽根本不是他的競爭對手,只有他一個人成功了!

這種感覺讓他的內心中迸射出強烈的滿足感,以及虛榮心極大程度的到了滿足。

頓時。

鹿三向著石門走進去。

現在他要將青羽叫過去。

在他看來青羽的問題就不小了,畢竟是任務期間,不管是寫還是看這樣的東西,那都不會得到什麼好結果。

轟隆隆!

伴隨著石門開啟。

鹿三在屋子裡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走了進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9章 你想知道這個本子上寫了什麼嗎?(求訂閱求月票)

37.28%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