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木葉亂不亂,青羽說了算!(求訂閱求月票)

第280章 木葉亂不亂,青羽說了算!(求訂閱求月票)

團藏看著鹿三就這麼走進了屋子裡面,眼眸中閃爍起一抹不易察覺的複雜之色。

他相信鹿三說的話是真的。

畢竟鹿三說出來的東西,如果不是真的看到了雲隱村顧問的記憶,那是根本不可能知道的。

那麼……

現在看來。

這個鹿三跟傳聞中還是不太一樣的!

有點本事。

可以重用!

以後說不定會跟根部帶來不一樣的貢獻。

團藏默默的看著鹿三離開的背影,後者還處於很單純的年紀,對於能進根部還是非常高興的。

不過。

現在這個時候。

他對於青羽更加感興趣了。

居然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看這種東西。

難道這就是自己覺得他不對勁的地方嗎?

團藏在心裡默默的思忖著。

……

鹿三回到屋子之後,頓時吸引到了全場每個人的目光,在場的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的眼神裡面均是閃爍著好奇,他們都想知道,鹿三究竟有沒有成功的被團藏納入麾下,踏上了這個晉陞的途徑。

「嘿嘿嘿……」

鹿三在感受到眾人目光之後,頓時露出了這樣的邪笑,臉上的得意之色溢於言表。

根本不用多說任何一句話。

僅僅是這個表情和笑容。

就讓現場的人們立即明白了,鹿三已經得逞了個,現在已然是完成了團藏大人交託出去的任務。

可惡啊!

眾人的心中忍不住感嘆起來!

人的境遇居然是這樣的奇妙。

這個被他們當做是廢物的鹿三,居然真的可以通過這個黑乎乎的骷髏頭讀取到記憶。

這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在明白了鹿三已經贏得了最後的勝利之後,心裏面的那些嫉妒已經悄然褪去了,剩下的則是深深的佩服。

畢竟機會擺在每個人的面前了。

那個骷髏頭根本就不可能讀取記憶。

在場的每個人都見過那個骷髏頭,並且放棄了骷髏頭,這已經不是命運眷顧的問題了。

就算現在把骷髏頭給他們,他們也無法讀取出其中的記憶。

這是能力的問題!

現在他們全都明白了,這讀取記憶的領域上,根本沒有人是鹿三的對手。

就這樣。

鹿三在眾人的注視下。

徑直的向著青羽走過去。

這樣的一幕頓時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他們看向青羽的眼神變得更加奇怪了,難不成真的是這兩個人成功晉級了嗎?

鹿三一直走到青羽的面前,那張稚嫩又自信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青羽,對不起,是我誤會你了,原來你的本子上寫的不是情報,實在不好意思噢!」

鹿三滿臉笑容的說道。

在說完這些話之後。

他還微微躬身向著青羽行了個禮,看起來的樣子就像是在道歉一樣,但實際上確實有些陰陽怪氣。

嘩!

鹿三此話一出。

現場再次變得沸騰起來。

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均是敏銳的在鹿三的話裡面捕捉到了非常有用的情報。

原來……

青羽根本就沒有讀取到情報啊!

這些都是鹿三的誤會!

現在鹿三站出來澄清了這個誤會!

可是……

怎麼感覺鹿三好像得意洋洋的呢!

更像是在炫耀!

「沒關係。」

青羽淡淡的說道。

他根本就沒有在意鹿三的得意,反而因為鹿三幫他澄清了這件事情,讓他可以不需要去自己解釋這些。

挺好的!

青羽根本不在意周圍的人目光。

他更在意的是不要有人來總找他的麻煩就好。

一時之間。

現場的眾人全都知道從鹿三的話裡面明白了什麼意思。

很顯然鹿三應該是看過了青羽的本子。

那麼……

可以說是本次升職的人只有鹿三一個!

這樣的結果一下子讓大家覺得好接受多了,對他們來說算得上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去吧,團藏大人找你,你可得好好解釋解釋那個本子是怎麼回事了,祝你好運,哈哈哈哈哈!」

鹿三說到最後,忍不住大笑出聲來,現在他的心情大好,人生的大落大起莫過於此了。

從剛開始沒有任何一個小隊肯要他接納他,到後來分配到的屍體是那個沒有人肯跟他交換的骷髏頭,到最後成為全場唯一一個完成任務獲得晉陞機會的存在。

整個過程想想都覺得很神奇。

鹿三非常慶幸他那個時候去選擇了讀取骷髏頭的記憶。

否則現在他可能跟大家一樣。

都在等待著任務的失敗。

「好的。」

青羽在聽到了鹿三的話之後,立即邁開步子,向著外面走過去,他不知道團藏找他究竟會說些什麼,但是該來的還是要來,該面對的也還是要去面對。

就在青羽走到了鹿三身邊的時候。

鹿三輕輕側過頭,向著青羽看過去,眼眸中閃爍著挑釁的眸光。

「謝謝你的本子啊,看來我把你想高了,原來你沒有這個本事!」

鹿三陰陽怪氣的低聲說道。

他刻意將聲音壓低。

就是不想讓其他人聽到。

只是單獨的對青羽進行陰陽怪氣。

但是……

現場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他們兩個人的身上。

就算是聲音壓得很低。

屋子就那麼大。

而且還很安靜。

依舊讓每個人都能夠清晰的聽到。

一時之間。

每個人都覺得鹿三的行為稍微有些欠妥,給人一種小人得志的感覺。

不過。

青羽倒是沒有任何的感覺。

直接邁開步子向著門口的方向走過去,準備去見在門外的團藏。

現在的他已經不在意鹿三了。

對他來說。

鹿三隻是一個工具人。

負責的任務就是將他想要傳遞給團藏的記憶傳遞過去。

至於其他的事情。

根本沒有所謂。

青羽壓根就沒在意鹿三的嘲諷,他根本不在乎別人將他看扁了,就怕別人把他給看高了。

要是一個不小心表現得太過顯眼的話。

那反而會讓他擔憂。

現在鹿三的做法,可以說是將他心中的擔憂,直接給摒除掉了,重新讓現場的山中一族忍者們,知道他並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

這就非常好了。

足夠了!

青羽在眾人的注視下,走到石門的位置,隨後打開石門,走出了屋子。

每個人看向青羽的眼神都各有不同,但均是很複雜,許多人在為青羽的遭遇感覺到惋惜。

這個人……

依舊還是什麼都沒做到。

但是卻平白無故的遭到了團藏大人的單獨見面。

或許……

不是好事啊!

與此同時。

眾人的心裡都開始擔憂起來。

他們覺得鹿三這個人有點可怕,不管是現在小人得志之後可能產生的扭曲心理,還有那能夠給周圍人帶來厄運的謎之操作。

畢竟現在眾人緩過神來看。

青羽似乎全程都沒有跟鹿三有任何的關聯。

只是安靜的在角落裡向著本子上面寫了點東西。

就被鹿三懷疑成為在寫情報。

最後捅到了團藏大人那裡。

這可是打小報告的潛質啊!

這樣的人沒有權利尚且如此,若是得到了一些權利和重用的話,絕對讓人覺得害怕!

……

青羽走出屋子,來到走廊,他剛剛出來,就看到了拿著紅色本子的團藏。

現在這個時候。

團藏並沒有再次翻閱這個本子。

只是用左手攥著。

安靜的站在原地。

「團藏大人,你找我?」

青羽走到門口之後,恭敬的對著團藏行了個禮,現在他就是這種當著你的面,可以對你唯唯諾諾,但是披上個馬甲下一秒就敢對你重拳出擊。

「這個本子是怎麼回事?」

團藏那暴露在外面的左眼向著青羽看過去,他上下打量了青羽一番。

現在這個時候。

那種不對勁的感覺沒有了。

看來……

那個感覺全在本子上。

團藏對於自己的這個感覺,還是挺相信的,頓時心裡對青羽的懷疑稍稍降低了一些。

「這個……嗯……這……這個是……嗯……一點點的……個人的……興趣愛好……」青羽支支吾吾的說道,他稍微誇大了一點點,表現得害羞了一些,但是本質上來說,他還是有些害羞的,畢竟這種東西,跟LSP分享還好,但跟陌生人去分享,或多或少還是會有些尷尬,畢竟他的臉皮很薄,還沒有厚到那種根本無所謂的程度上面。

「興趣愛好?」

團藏在聽到青羽的解釋之後,忍不住眼皮一跳,不過他還覺得這解釋還算挺合理的,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這個本子是宇智波富岳的?」團藏再次詢問道。

在他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

他抬手將本子放開。

視線停留在扉頁上。

可以清楚的看到宇智波富岳的簽名。

「嗯……是的……」

青羽看到團藏這個動作,就知道團藏已經看到了簽名,那個簽名就是宇智波富岳,根本沒有辦法隱藏或者圓過去。

既然如此。

那麼還不如索性直接承認了吧!

「沒看出來宇智波富岳的文筆還不錯啊!」團藏緩緩的點了點頭,他平靜的語氣中稍稍多了那麼一絲絲的讚揚。

「啊???」

青羽楞了一下,他有點懵了。

好傢夥。

居然誤以為是宇智波富岳的本子了。

這完全超乎了他的預料之外。

最重要的是……

團藏居然稱讚了宇智波!

在青羽的印象之後,團藏似乎沒有稱讚過宇智波一族的人,如果有也可能就是止水或者鼬,但目的也是利用他們。

至於具體有沒有誇讚過。

他已經記不清楚了。

總之。

這是團藏難得的一次誇讚宇智波的機會。

讓青羽清清楚楚的聽到了。

只是。

這個問題讓青羽有點難以回答了。

總不能說是宇智波富岳寫的吧?

可是。

強行在這個時候說是自己寫的?

會不會有什麼麻煩?

然而。

就在青羽愣神的那一剎那。

團藏將手中那個紅色本子重新放在了青羽的手上,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凝重的盯著青羽,看得青羽有點發毛,都怕團藏對他做出什麼不正常的事情。

「這上面的內容是你抄錄過來的吧?」

團藏的聲音再次響起,還沒等青羽回答,就把這個事情給圓過來了。

「你跟宇智波富岳的關係不錯?」團藏繼續問道。

這連續的提問。

讓青羽一下子不知道回答哪個好。

只好接住了最後一個問題。

他先是搖了搖頭,覺得表現出跟宇智波一族關好的話,對於現在的立場很不利,然後再快速的點點頭,表現出似乎還有那麼一代弄點關係的樣子。

他通過這樣的動作細節,像團藏傳遞了一個稍微跟宇智波富岳有點關係,但是又關係不太大的人的形象。

「我是他的書粉。」

青羽直接順勢說道。

就在剛才他搖頭並且點頭的時候。

他的心裡瞬間思考了許多。

首先團藏絕對不會將這個本子上的內容大張旗鼓的去調查,那樣根本沒有必要,堂堂根部老大還不至於為了小紅書的作者是誰的這種事情去弄得人盡皆知。

其次就是團藏跟宇智波的關係很緊張,這就奠定了團藏絕對不會去找宇智波富岳核實這件事情。

最後就是看過這個小本子的人,除了青羽和團藏之外,只有森乃伊頓和手打。

手打是自己人。

根本不會亂說。

並且手打沒有看到過這裡面的內容。

唯有真正看到過內容並且知道作者身份的人就是森乃伊頓。

這件事結束之後。

跟伊頓大哥交代一聲就行了。

這樣就能暫時將這件事情搪塞過去。

青羽想通了這些之後,就順勢將這本書作者的身份,推到了宇智波富岳的身上。

這樣剛好詮釋了他與宇智波富岳之間的關係。

否則若是他說這本書的內容都是他自己一個人寫的,但是本子卻是宇智波富岳給的,拿著宇智波富岳給的本子去寫這樣的內容,怎麼解釋都容易解釋不清楚。

不如現在這樣簡單。

「書粉?」團藏愣了一下,他還沒聽過這樣的辭彙,頓時有點迷茫。

「嗯……這是一種特殊的稱呼……指的是我是他的讀者。」青羽立即解釋道。

「原理如此。」

團藏點了點頭,基於這一層關係,就全都能夠說得通了。

作為根部的老大。

他明白拷問部的人都有些特殊的小癖好。

畢竟在拷問部那個地方上班的忍者心裡壓力都非常大,能夠在精神上尋找一些慰藉,並不是一件多麼不好的事情,根本算不上什麼問題。

「那這個本子……」

團藏盯著青羽手上的本子,他沒有將後面的話問完,就是要等青羽自己將這些事情說出來。

「事情是這樣的……」

青羽立即進入到了自己的頻道上,掄起大忽悠之術,他可以說是不遜色於忍者世界的任何一個人。

當代嘴遁本嘴就是他!

他拿起這個本子,將本子的封面對準團藏,那白花花一片的大凶,頓時晃得團藏不敢將視線集中在這裡。

「我剛剛去拷問部的時候,有幸跟伊頓隊長借了一本書,那本書是自來也大人的《親熱世界》,從此打開了我新世界的大門,從那以後我就明白了原來世界上還有小說這樣的東西。」

青羽開始從最開始接觸小說的地方忽悠起來,他明白這種故事說的起點越早,那麼越是有可能讓人信賴,畢竟有個時間在那裡擺著。

尤其是在說出一些重點的人和物。

自來也。

親熱世界。

這兩個都是真實存在的東西。

稍微調查一下。

就可以查得到。

這是青羽以前在現實世界就學會的撒謊之法。

那就是先說一部分真的事情,讓對方相信了之後,再說一些假的東西,對方可能因為慣性以及基於對你的信任,也就相信了過來。

青羽現在這個時候所說出的自來也和親熱世界,就是給團藏一個可以調查的點,然後接下來他要說的,就是要讓團藏相信的點了。

「團藏大人相信你剛才看完之後,也會有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青羽剛說到這裡,就被團藏給打斷了。

「我沒有!」團藏毫不猶豫的說道,只是他那微微閃爍的眼神,欺騙了他掩藏起來的真實想法。

「噢噢噢,好的,我知道,我不亂說。」青羽立即點頭,然後跳過了這個部分,接著說道:「當我看完《親熱世界》之後,還想看其他同類型的書,只好去書店去尋找,恰好遇到了宇智波富岳,他跟我說他在謀划寫一本小說,我當時就想要看看……」青羽開始編造起來了,畢竟這種事情,根本沒的調查。

書店的老闆不可能會記憶起這類的事情。

團藏也根本不可能為了這些事情去向宇智波富岳詢問。

現在只能相信青羽的話。

「當時宇智波富岳不給我看,後來我去一樂拉麵吃面的時候,又遇到了宇智波富岳,然後再提出來想要看,但是他還是不給我看……」

青羽開始將他跟宇智波富岳見面一些過程嵌入到想要借書裡面。

他非常清楚。

經過這件事情之後。

團藏勢必會調查他跟宇智波富岳之間的關係。

可能會查到他跟宇智波富岳曾經近距離的在一起過。

那麼為了避免團藏過度懷疑將他跟宇智波一族聯繫在一起,便趕忙將他自己跟宇智波富岳之間鋪墊上書的格擋。

如此一來。

青羽所有尋找宇智波富岳的行為,都將變成他是去找宇智波富岳要稿件看。

就算是能查到他跟宇智波富岳有接觸。

但是也僅僅如此了。

至於接觸了什麼。

誰都沒有辦法查出來。

除非去讀取宇智波富岳的記憶。

或者是曾經見到過青羽跟宇智波富岳接觸的人的記憶。

但是……

這又不是特別重要的事情。

根本沒有沒有那個必要。

「後來……」

青羽繼續開口,現在他已經完全掌握了這個故事的主動權,只要他想就可以將這個故事以他認為最合理的方式編下去。

「終於在我的催促之下,宇智波富岳答應給我看他的稿子,我看過之後驚為天人,想要讓他去出版,然後我去買書看。」

青羽說到這裡語氣微微一頓,隨後話鋒一轉,直接來了一個大大的轉折。

「但是……怎麼說呢……宇智波富岳這段時間很忙,根本不打算將書出版出去,這也就一直沒有看到宇智波富岳的作品流傳到世面上,現在這個本子上的東西,放眼整個忍者世界,只有幾個人看到過……」

青羽抬起右手,在這個本子的封面上摩挲過去,手指停留的位置恰到好處,剛好在封面的關鍵位置上。

「這個本子是有一天我去一樂拉麵的事情,偶遇到宇智波富岳和宇智波界,當時宇智波富岳覺得我是他的忠實讀者,他決定將這個本子送給我,並且在扉頁上給我留了簽名,我也成功的收穫了一個本子。」

青羽向著團藏解釋了他是如何擁有到這樣的一個本子之後,隨後將手上的本子抬起來,緩緩的翻開,一頁接著一頁的文字在眼前像是幻燈片般閃過。

「當時我就覺得,這個本子不用就太可惜了,我就將宇智波富岳給我看的稿子,通過回憶的方式寫了出來,最後全都呈現在了這裡。」

青羽三言兩語之間,就把他是如何擁有這個本子,並且本子的內容是從何而來的這些事情,統統用他魔改編造的故事,解釋給了團藏聽。

整個過程中。

團藏都是非常的安靜。

將青羽所說的內容全都聽了進去。

沒有任何的反應。

不知道是相信了還是沒有相信。

不過。

青羽也根本不管團藏信不信。

這件事情他也只是給出一個說辭罷了。

「青羽,你的意思是說,這個本子上的故事,還是有序的篇章,並且你能夠回憶得起來?」團藏沉默了片刻之後問道。

「後面的故事是有的!」

青羽連忙點頭答應道,他隱隱的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團藏也先剛看到忍者學校白老師後續的劇情,只是團藏這個老陰比根本沒有直接說出來。

既然如此。

那麼先承諾出有後續。

作者沒切。

這樣還能儘可能的將期待感保留下來。

青羽在說完這句話之後,趕忙連連搖頭,雙手攤開,擺出無奈的姿勢。

「我所看到的內容就只有這些了,後面的故事我也不知道宇智波富岳有沒有寫好,上次他給我看完之後,他就去前線上戰場了,我就再也沒有見到過他,還不知道這後面的情節是什麼呢。」

青羽連忙解釋道。

這個事情很重要。

他隱隱意識到了一絲絲的危機感。

似乎。

他要是說他見到過。

團藏都有可能派人來讀取他的記憶。

並且極有可能就是那個鹿三。

到了那個時候。

他還需要通過剪輯的方式快速的從他寫過的文字裡面剪輯出一個新章來。

那樣實在是太麻煩了。

還不如他直接寫出一章了。

正因如此。

青羽索性就承認了他根本不知道新章是什麼。

讓他成為跟團藏一樣追書的小讀者,一起期待著宇智波富岳的更新。

「原來如此。」

團藏點了點頭,就像青羽所猜測的那樣,他根本沒有在這種簡單的事情上去揣測青羽的話是真的還是假的。

這根本就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無外乎就是小說是誰寫的問題。

而且。

本著先入為主的觀念。

團藏已經覺得這個本子上的故事就是宇智波富岳寫出來的,然後又青羽執筆將看過的稿件謄寫了下來。

「青羽,我給你一個秘密任務,你給我聽好了。」團藏的臉色立即變得嚴肅了起來。

「是!」

青羽擺出嚇了一大跳的姿勢,直接站直身子,聽從著團藏的安排。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他說了這麼多的解釋之後。

在他的心中。

已經猜到了團藏大概會給他什麼樣的任務了。

「一會你去買個本子,要深色調的,將你這個紅色本子上的內容抄寫一遍,全都寫在那個深色的本子上!」團藏將聲音壓得很低,儘管這裡是沒有人的走廊,石門還是隔音的,但他還是怕別人聽到。

「噢噢,好的。」青羽怔怔的點了點頭,擺出懵逼的姿態,心裡卻是已經樂開了花。

「你將這些全都抄錄到黑色的本子上之後,將本子放好,等到什麼時候宇智波富岳的稿件更新了,你在那個紅色的本子上寫完之後,再在那個黑色的本子上寫一遍。」團藏再次說道,他的聲音壓得更低了,不過他還是將語速放慢,為了讓青羽能夠聽清楚他說的每一個字。

「好的。」青羽機械式的點了點頭,他已經從團藏的話裡面,聽出了團藏的意思,只是他假裝不知道的樣子,給團藏專屬的發揮空間。

「你就不好奇我為什麼要求你這麼做嗎?」團藏看著青羽完全應聲的樣子,不由得好奇的問了一下。

「團藏大人都說了這是給我的秘密任務,我只管完成任務,其他的事情都跟我沒有關係。」青羽立即說道,他知道團藏這個人是不喜歡多問的,根部就是最好的例子,那裡的人從一開始培養的時候,就是要求沒有名字沒有夢想什麼都沒有僅僅只有任務的機器。

「很好!」

團藏滿意的點了點頭,他忽然發現,面前這個名叫青羽的暗部忍者,雖然在實力上沒有太強的表現,但是還是有一些特殊的長處。

「青羽,我們聊了這麼多,最後我想問問你,你想不想跟著我?」團藏立即向著青羽拋出了橄欖枝。

此話一出。

青羽頓時沉默了下來。

這個問題根本就沒有什麼懸念。

他肯定是不想的。

放眼整個木葉村,他最不想被捲入的就是團藏這邊,哪怕是跟宇智波一族的人稍微有點接觸,他都不願意跟團藏有什麼接觸。

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跟著團藏就等於是進入根部。

進入根部就要在舌頭上打下舌禍根絕之印。

青羽翻遍了關於封印類的書籍,掌握了很多封印的手法,但是這裡面都沒有舌禍根絕之印,他根本不知道這是怎麼弄出來的,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開這個封印。

這是他完全不想參與進來的東西。

可是……

青羽很清楚。

如果他直接拒絕團藏的話,那麼可能會引起團藏的不滿,必須要找一個更為妥善的解決辦法。

「嗯……」

青羽眉頭微微一簇,隨後抿了抿嘴,說道:「團藏大人,我知道我這個人都有什麼本事,我覺得我現在在拷問部挺好的,跟著團藏大人的話,我覺得我會耽誤團藏大人的任務。」

青羽一時之間也想不到什麼太過妥善的解決方法,索性就直接使用了這種委婉的說辭,將一切都怪罪在自己能力不足上面。

「我倒是覺得你挺合適的。」團藏依舊看著青羽說道。

「我……這個……我……我沒有什麼夢想……就是覺得現在這樣混日子挺好的……」青羽再次委婉拒絕道。

「我明白了。」

團藏頓時不再邀請了,他這個人沒有那麼軸,再一再二沒有再三再四,他對青羽的青睞完全源自於後者對於任務的態度跟根部的氣質契合,跟能力完全沒有任何的關係。

甚至在團藏看來,青羽的能力根本不合格,他只是看在這個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上,給青羽開了一個綠色通道,既然青羽不願意進入,那麼就算了。

機會往往就是這麼稍縱即逝。

團藏已經不會再提起這方面的邀請了,青羽也完全錯過了,就算是現在反悔,也根本來不及了。

「青羽,剛才我交代你的任務還沒有說完,其實還有最後一環,那就是當那個深色的本子上積攢滿三章之後,你就拿著本子來找我!」團藏對著青羽沉聲說道,別看他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心裡卻是已經非常的期待了。

其實。

在他看來。

青羽不在根部也挺好的。

這樣更容易接近跟根部對立的宇智波一族。

便可以跟在宇智波富岳的身後,獲得更多的稿件內容,甚至可能還會帶來什麼意想不到的情報。

要知道……

宇智波一族是個非常排外的家族。

整個宇智波一族的區域裡面,根本不容許外人輕易過去,就算是他和三代想要進入到宇智波一族的區域,都要提前跟宇智波一族的高層打個招呼。

更別說放一雙眼睛去盯著宇智波一族了。

那簡直就是難上加難。

除非……

發展一個宇智波一族的人,讓那個人去作為他們的眼線,以背叛家族的方式去監視宇智波一族。

可是那樣的傻子可不是那麼好找的。

現在這裡有一個宇智波富岳的讀者,恰好宇智波富岳可能是未來宇智波一族的族長,接著這個小說的由頭,便可以完成觀察宇智波一族的任務。

這可是非常難得的機會。

恰恰是因為如此。

團藏才要去問青羽這本書究竟是不是宇智波富岳寫的,如果不是的話,那麼這個秘密任務,也就無從談起了。

「是。」

青羽點了點頭,他隱隱的覺得團藏並不僅僅只是想要看小說那麼的簡單,不然的話根本不用囤積到三章再一起看,可能是有一些其他的目的。

只是團藏現在並沒有將這個目的說出來。

團藏沒有說出來之前。

他也不想去揣測。

只要團藏依舊讓他正常的生活,並且每次都送過去幾章小說的話,這問題根本不大。

「除此之外呢……」

團藏突然間聲音稍微提高了一點點,看起來已經從最尷尬的位置上表達過來了,處於到正常的地方了。

「在你接觸宇智波富岳的過程中,如果發現宇智波富岳有任何的問題,就將問題記錄在深色的本子上,隨著寫好的章節一起給我!」團藏說出了他更為在意的地方。

不管到了什麼時候,哪怕是團藏對宇智波有所認可,但是絲毫不能妨礙團藏內心中對於宇智波一族危險的重視。

宇智波一族。

一定要防!

若是有機會的話。

那就要剷除!

這是團藏一直致力去做的事情,他根本不相信宇智波一族,他還有許多的事情都還沒有搞清楚,以前發生的許多事情的線索,全都指向於宇智波一族那邊。

「是。」

青羽立即應了一聲,現在他已經徹底明白了團藏的計劃,心裡懸著的一塊大石落了下來。

與此同時。

他發現自己的身份一下子更便利了。

他完全可以將一切宇智波一族的事情,稍微改變一下角度,通過那個寫著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深色本子,將之傳遞給團藏。

傳遞的內容都是什麼。

這不是完全都由他一個人來決定。

這可比去什麼根部要方便太多了。

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忽然意識到了一個極為重要的問題。

那就是他已經成功的通過手上這個紅色的本子,陰差陽錯的站在了團藏和宇智波的中間。

並且他的身份還是很隱蔽的。

他不會被團藏報復,也不會被宇智波報復,他所傳遞的每一條信息,都決定這團藏與宇智波之間的關係。

這完全可以說是……

木葉亂不亂,青羽說了算!

「嗯……最後還有一個問題,如果你將那個深色本子給我的事情,被其他人發現了,或者是被宇智波富岳發現了,你知道該怎麼回答嗎?」團藏立即向著青羽問道,這也是他需要考慮的問題,畢竟一旦暴露了,那麼他想盡辦法來監視宇智波一族的事情,也就隨之暴露了。

「知道!」青羽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這種隨機應變的能力,他最擅長了。

「哦?你怎麼說?」團藏都還沒有想好說辭,沒有到青羽直接點頭說知道,這讓團藏的腦袋裡面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凝神盯著青羽,期待著青羽的回答。

「這不過是團藏大人的興趣愛好罷了!」青羽嘴角微微翹起,說出了一句讓團藏目瞪口呆的話。

「這……」

團藏忽然覺得一陣尷尬,他就是覺得青羽話裡有話,是在內涵他,想要說他也是喜歡看忍者學校白老師的LSP,但是他又無法反駁,因為青羽說的是事實。

可是。

如果不是他給青羽這樣一個由頭。

可能青羽根本不會這麼說。

「行吧……」

團藏略顯無奈的點點頭,若是真到了那個時候,那就犧牲一下自己的名聲,倒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況且……

這確實是他的興趣愛好!

只是他以前沒有這麼深刻的認識到罷了!

就連團藏都不得不承認,那就是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寫得實在是太精彩了,讓他這沉寂了多年的殘軀都忍不住陣陣悸動,現在回想起那些情節,都還覺得格外的刺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0章 木葉亂不亂,青羽說了算!(求訂閱求月票)

37.42%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