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水之國商販背後隱藏的身份(求訂閱求月票)

第283章 水之國商販背後隱藏的身份(求訂閱求月票)

嘩啦啦……

漫天的白紙像是綵帶一般落下來。

這樣的變化。

讓每個人都感覺到匪夷所思。

根本不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

這是要幹什麼?

這些紙都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這就是貓臉惡魔的拷問方式嗎?

這些紙是什麼拷問的道具嗎?

一個個小問號從他們的腦袋裏面冒出來,他們在這一刻,全都不知道青羽的用意。

唯有青羽自己知道他在幹什麼。

就在不久之前。

他通過了紙張上面出現的傳遞查克拉的特殊術式。

將鹿三讀取記憶的查克拉帶了回來。

令得鹿三隔空的讀取了青羽的記憶。

現在。

青羽想要試試這種方式。

他能不能用來讀取到這些人的記憶。

如果能成功的話。

這將是戰略性的突破!

從此青羽將會進入到可以遠程讀取記憶的時代!

畢竟一直用右手摸頭的話。

有些特殊身份人。

實在是有點難摸!

青羽的心中並不是很確定,因為這兩張紙之間構建的符咒,能夠傳遞的僅僅只是查克拉。

他可以通過右手上的紙,將處於右手位置的查克拉,傳入到另外一張紙的位置上去。

這樣如此他所施展的是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那是能夠成功的,已經有了鹿三成功的案例。

可是……

青羽讀取記憶靠的是讀心繫統。

並不是查克拉。

他每一次讀取記憶只要將右手按在對方的腦袋上就可以了。

所採用的是接觸的方式。

現在他就是不知道,這樣通過紙的符咒傳遞的方式,能不能讓他的讀心繫統也完成記憶的讀取。

所以他剛好可以趁著在小隔間裏面工作的時候,對他的系統進行一番測試。

幾乎是一瞬間。

這些密集如雨滴一般的紙片飄落在現場眾人的身上。

有的停留在頭頂上。

有的停留在肩膀上。

有的則是掉落在地面上。

只是……

現在誰都不敢輕易的做出什麼動作。

畢竟人的名樹的影。

面前這個人可是木葉村拷問部裏面出了名的貓臉惡魔。

以狠辣著稱的存在!

隨着這些紙張飄落在眾人的頭上,青羽立即抓住了這個機會,通過查克拉控制着這些紙。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這些紙片紛紛震動了一下,隨後在紙片上出現了一個黑色的複雜術式。

這個黑色的複雜術式正是可以連同查克拉術式。

與此同時。

青羽的右手上捏著一張紙。

這張紙同樣出現了黑色的符咒。

嗡!

青羽右手上捏著的紙微微顫動了一下,彰顯著術式已經連接成功了。

現在他隨時可以溝通這些人身上的任何一張紙。

頓時。

青羽的右手將查克拉灌注到紙片上,去連接到了不遠處的一個待審嫌疑犯頭上的那個白紙。

「???」

青羽的查克拉過去了。

但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像是根本沒有過去一樣。

「難道不行嗎?」

青羽在心中暗自嘀咕一句,隨後他立即控制着這股查克拉,施展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

霎時間。

青羽感覺到他的查克拉鑽入到了那個人的腦袋裏面,可以進入到對方大腦的神經元裏面,去簡單的查看對方的記憶。

「術式沒有失敗!」

青羽在他施展讀心秘術可以看到記憶的時候,就明白了這樣用紙片的方法,根本不能去觸動讀心繫統去讀取記憶。

「經過這次實驗來看,通過查克拉的方式,沒有辦法使用讀心繫統,還是要用右手接觸才行,也就是說紙片沒有……」

青羽想到最後的時候,整個人頓時愣了一下。

對啊!

接觸……

接觸不就行了嘛!

「我怎麼這麼笨啊!」

青羽突然大喊一聲,直接給小隔間裏面的待審嫌疑犯都給嚇了一跳。

每個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青羽的貓臉面具。

不知道這個人究竟在搞什麼。

他們愈發的覺得這個拷問的小隔間裏面有很多令人感覺奇怪的事情了。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在這些人目光的注視下。

青羽抬起右手。

緩緩攤開五指。

再將五根手指一點一點收縮。

擺出一個隔空抓去的姿勢。

咻!咻!咻!咻!咻!咻!咻!

剎那之間,剛才那些散落出去的紙片,像是一個個牽線木偶,彷彿具備磁力一般,一張接着一張乳燕歸巢般快速的向著青羽的手掌心上飛了過去。

嘩啦嘩啦嘩啦……

這些白紙一張不差的全都落回到了青羽的右手上,隨後鑽回到了袖子裏面,看起來就像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

小隔間裏面這些待審嫌疑犯腦袋裏面的小問號變得更多了,他們根本不知道面前這個被稱之為貓臉惡魔的拷問忍者究竟幹什麼。

變魔術嗎?

如果只是變魔術的話?

那變得還挺好的!

看起來確實還不錯……

可是。

他們都是待審嫌疑犯。

總不至於在這小隔間裏面去欣賞拷問忍者變魔術吧?

這樣詭異的畫面。

顛覆了每個人心中對拷問部的認知。

根本不知道面前這個貓臉惡魔在幹嘛?

隨着這些紙張回到了青羽的袖子了,他的眼睛微微一亮,他的左手向著右手邊的袖子上抓過去。

頓時。

他的左手捏著右手的袖口。

將右手縮了回去。

看起來就像是要將右手從那個袖子裏面給拿走一樣。

這樣的一幕。

頓時吸引了每個人的注意。

他們全都盯着青羽的袖口,彷彿是在等待着後面的事情。

剎那之間。

青羽的左手猛然用力。

那攥著自己右手手腕的左手猛地緊緊攥了起來,直接將袖子給捏到了底。

這樣的一幕看起來。

非常的奇怪。

就像是自己把自己的右手給捏碎了。

瞬間令得在場的眾人瞪大了眼睛,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們都已經明白了,這個貓臉惡魔就是在給他們變魔術玩呢。

就在眾人相繼冒出這樣想法的時候。

青羽那被掐斷的右手袖口處,飄飛出一張張紙,那些紙像是有靈性似的,向著每個人的腦袋上飛過去。

一時之間。

這些待審嫌疑犯眼神複雜的盯着青羽。

他們均是覺得有些奇怪。

難道貓臉惡魔想要表達他可以將右手變成紙片嗎?

不會吧!

這是把大家都當成是傻子了嗎?

在眾人疑惑和不解的目光注視下。

一張張紙片落在了他們的頭上,這讓他們產生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彷彿就像是被手摸到了頭似的。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查克拉提升!」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查克拉提升!」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查克拉提升!」

「……」

幾乎就在這一瞬間。

青羽的腦海中接連響起系統提示音。

隨後一道道記憶快速的載入到他的腦海中,處於等待查看的狀態。

這些電子提示音。

提示了很久的時間。

每一道聲音都是一樣的。

證明了這些人均是普通人的身份。

「成功了!」

青羽的眼睛驟然一亮,他通過剛才的測試,成功將右手摸頭和讀取記憶這兩個極具因果關係的事情給分開了。

嗯……

其實也不完全是這樣。

青羽現在所使用的操作,本質上還是他的右手在摸頭,這些飄散出去的紙片,全都是在他的右手變化而成的。

準確的說……

這些紙張全都是青羽的右手。

「好傢夥。」

「居然這麼簡單。」

「剛才讓我把事情想複雜了!」

「明明接觸到就可以了。」

「紙張也可以是我身體的一部分,根本不需要浪費那麼多的環節,將查克拉給傳遞過去。」

青羽的心中快速的思忖著,現在他已經得到了這裏所有人的記憶,並且獲得了讀取記憶所帶來的相應獎勵。

當然。

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青羽現在可以使用更多的方式來進行讀取記憶了,並且還是可以進行遠程讀取的。

這一點就會讓他在很多事情上的戰略意義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不錯!不錯!不錯!」

青羽連續說了三聲不錯,這不僅是在說他將讀心繫統讀取記憶的方法給更新升級了,還是在說現場的每一個人確實都是第一次來到她的小隔間,那麼以後也就可以不用在來了。

頓時。

青羽立即打開這幾個水之國商販的記憶。。

快速的瀏覽起來。

「嗯?」

青羽剛剛看了一眼的記憶,便立即眉頭緊皺,瞬間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這些水之國的商販。

確實是商販。

只是他們並不是專門的商販。

商販不過是他們明面上的身份,暗地裏的身份則是霧隱村的探子。

通過這些人的記憶可以看出來。

他們都是霧隱村長老元師挑選出來的普通人。

元師在水之國有着極高的話語權。

因為水之國地處島國,想要獲取忍者世界的情報,在先天上就有距離的劣勢。

對於水之國來說。

雷之國和火之國多少還算是近一點的。

要是想要得到風之國和土之國的情報,那簡直可以說是太難了,就算是成功的拿到了情報,那麼等到情報傳遞迴來的時候,怕也是黃花菜都涼了,根本等不到那麼久的時間。

可是……

總不能因為這樣的原因而不去設置探子吧!

基於這個原因。

霧隱村的長老元師提出了非常重要的一個理論,那就是讓普通的商人來做探子,成功的替代掉了霧隱村的忍者。

畢竟……

如果使用下忍的話。

很有可能還沒有打探到什麼情報,就已經被抓住了。

中忍資源則是非常有限,用來打探情報可以說是十足的浪費。

這就更不用說上忍了。

反觀啟用了商人們作為探子之後,明面上他們是在做生意,數十年如一日的經常往返與各大勢力之間。

一般來說不會輕易被懷疑到。

而且就算被發現他們也不會承認這些事情。

「嗯……」

青羽在這些商人的記憶裏面,看到了元師找到他們,提出讓他們去成為探子,打探各大勢力情報的記憶片段。

「元師恐怕做夢都不會想到這樣的方式居然以這樣的形式被我發現了吧……」

青羽在內心中默默的思忖著。

他覺得如果不是他習慣於將每個送進來的待審嫌疑犯統統都檢查一遍。

那麼根本就不可能發現這樣的事情!

能夠支撐他在這多人的記憶裏面找到了這些水之國商販與元師聯絡細節的是讀心繫統。

若是沒有讀心繫統。

青羽根本不可能這樣肆無忌憚的讀取記憶。

沒有誰會閑得無聊去施展讀心秘術去讀取普通人的記憶。

這樣水之國商人的身份。

直接成為了這些探子最有利的保護傘。

青羽在讀取他們記憶的時候,找到了非常關鍵的任務。

這些探子這次頂着戰火來這邊,主要有幾個任務要做。

首當其中的第一個就是要打探出薩摩廉太郎的情報。

他們想要知道薩摩廉太郎有沒有可能在木葉村中。

根據忍刀七人眾所帶回來的情報。

火之國境內根本就沒有找到加西伊和廉太郎的任何一點點情報。

那兩個就像是憑空蒸發了一般。

找不到了。

但是……

另外一邊。

忍刀七人眾同樣沒有在雷之國的境內找到任何關於加西伊的情報。

哪怕是雲隱村的人都不知道加西伊在什麼地方。

正因如此。

忍刀七人眾有充分的理由懷疑加西伊現在可能就躲避在木葉村當中。

雖然加西伊殺死了木葉村宇智波一族中的宇智波界,並且奪得了宇智波界的寫輪眼,這在忍者世界中根本就不是什麼秘密了,正常的思維都是會遠離木葉村,那邊全都是要殺他的人,但是就是因為大家都這麼想,反而在木葉村內搜索加西伊的力度並沒有那麼大。

經過這個猜測。

忍刀七人眾決定去找這些商販去幫忙潛入到木葉村打聽有沒有加西伊的線索。

只是……

這些商販在剛剛進入到木葉村的時候,就被正在帶隊值勤的宇智波富岳給攔住了。

宇智波富岳瞬間就下達了抓捕的命令。

給出的理由很簡單。

從第三次忍界大戰爆發的那一天開始,一直到他回到木葉村的前一天,霧隱村的商販們都沒有再來過一次。

這很顯然就是在躲避著戰爭所帶來的侵害。

趨利避害是人之常情。

可是偏偏在現在這個節骨眼上。

這些人又來了。

那麼宇智波富岳立即判斷出對方是有備而來,說不定還攜帶着一些特殊的任務。

就這樣。

這些水之國的上忍還沒有開始進行任務的調查。

就已經被幸運的抓過來了。

「有點意思啊!」

青羽在短暫的沉默之後,邁開步子向著水之國商販之中能夠說得上話的那個大哥走了過去。

「你們能夠來到這裏,一切都是誤會,現在我就為你們解釋清楚,然後你們就可以離開了。」

青羽走到那個水之國商販帶頭人的身前,抬手輕輕的拍了拍後者的肩膀。

隨着他的手掌抬起來。

剛才被他的手掌拍到過的肩膀上,浮現出一個黑色的圓圈,正是他的飛雷神術式,隨後圓圈轉瞬即逝,像是沒有來過一樣。

飛雷神術式一旦印在人的身上。

那麼就是永遠會存在的印記。

青羽可以說是在這個人的身上插了個眼,成功的完成了定位,這樣以後就會變得更加方便了。

「啊?!」

這個水之國商販的帶頭人頓時愣了一下,完全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

怎麼突然間就要將他們給放了呢?

這不是還沒有拷問呢嗎?

不對勁!

這裏大大的不對勁!

「為什麼?」

這個水之國商販帶頭人立即出聲問道,他的聲音中充滿了好奇,對這個事情充滿了不解。

「你什麼問題都沒有問過我們,連我們到這裏幹什麼都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就放過我們呢?」水之國商販帶頭人疑惑的問道。

「這麼說你希望我不放過你了嗎?」青羽直接反問道。

「不……不是……」水之國商販帶頭人瞬間清醒過來,現在不是滿足好奇心的時候,只要能離開的話,那肯定是比不能離開要更好的。

不僅是他這麼想。

就連周圍那些跟着被一起帶過來的水之國商販臉上都流露出喜悅之色。

這些人都不斷的向著帶頭人翻白眼。

示意對方可以了。

不要再繼續說了!

「我這個人有我自己的拷問風格,只要你們是第一次來到我這裏,我都會給你們一個機會,但如果你們第二次來到這裏的話,那麼問題就沒有這麼的簡單了……」

青羽將這個理由推到了他一直經營的第二次到來這個話題上。

其實呢。

他在看到這些水之國商販的記憶之後。

明白了他們的身份。

這些探子不是間諜。

他們只是單純的來打探情報。

打探完情報之後,帶着情報就走了,根本不留在這裏。

那麼……

青羽覺得這種事情就是兩面性的。

他可以除掉這些探子。

但是這東西就像是蒼蠅一樣,根本不可能拍得完,這些探子出現問題之後,元師必定會派出新的探子。

到時候再想找到都沒那麼容易了。

正因如此。

青羽決定將計就計。

利用這些水之國的商販將他想要傳遞給霧隱村的情報傳回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3章 水之國商販背後隱藏的身份(求訂閱求月票)

35.95%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