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你們都不是第一次了!(求訂閱求月票)

第284章 你們都不是第一次了!(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的解釋傳入到在場的每個人耳中,頓時令他們將信將疑,並且內心深處涌動出一股強烈的喜悅之感。

在拷問部遇到貓臉惡魔。

這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情。

但是這種不幸事情中遇到的幸運。

那就是你是第一次來到這裡!

要知道……

第一次是無比珍貴的!

只要用過了。

以後就沒有了!

現在他們全都處於第一次當中,每個人心中的驚懼,都因為青羽的話,而開始慢慢的有所緩和。

有機會!

眾人隱隱間意識到了,就連這些水之國的商販都有再來一次的機會。

那麼他們也同樣是會有的!

這樣的想法頓時洋溢在他們的心頭,讓他們的心裡極其的舒服。

畢竟他們在來到這裡之前,就已經聽說過關於貓臉惡魔的傳說了,大家都知道貓臉惡魔的第一次還是很溫柔的,但是到了第二次以後,那就無比的狂野了。

水之國的商販們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還是覺得非常的奇妙,像是對方在開玩笑似的。

連審訊都不審訊了?

直接就放他們走?

如果不是他們自己清楚他們什麼都沒有做的話,他們或許會以為自己的人賄賂了這個拷問忍者。

或者說……

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個人是霧隱村安排在這裡的間諜呢。

不過。

他們現在誰都不敢問。

這種問話不能再說了。

若是再問一句的話,搞不好把他們留在這裡了,那樣就得不償失了。

現在能走。

那就抓住機會。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的雙眼凝視著佩戴著貓臉面具的青羽,他的視線在青羽的身上足足持續了超過十秒鐘,他現在還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你們可以走了。」

青羽淡漠的聲音再次響起,已經有些催促的意味了。

就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

他那透過貓臉面具的眼孔而展露在眾人視線中的漆黑眼眸上,泛起一縷不耐煩的目光。

「再不滾的話,別怪我不客氣了。」

青羽的聲音瞬間變得嚴肅了許多,並且眼眸中泛起不悅的眸光,很清晰的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我們這就滾!」

水之國商販的帶頭人哪裡還敢有半點的停留,頓時快步的向著小隔間的外面走出去。

隨著帶頭人的離開。

這些水之國商販相繼跟了上去。

在其他待審嫌疑犯羨慕的目光注視下,一個接著一個紛紛離開了小隔間。

這些水之國的商販走到小隔間門口的時候,不由得停住了腳步。

周圍黑乎乎一片。

正處於黑暗的走廊之中。

他們全都被貓臉惡魔趕了出來,這對他們來說是好事,但是他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走。

不僅如此。

他們站在走廊中。

耳邊隱隱間能夠聽到一些極其細微的拷打聲。

像是什麼地方有鞭子在抽打。

只是這些聲音不是很清楚,很容易就被沖淡了下來,讓人們都跟著忽略了下去。

一時之間。

這些水之國商販的臉上全都寫滿了茫然。

眾人面面相覷。

眼神中均是透露的疑惑。

「老大,我們現在去什麼地方啊?」

「這裡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我都看不清楚路,怎麼走啊?」

「這麼貓臉惡魔也真是的!到底是要不要放我們走啊?」

「就是啊!也不說送我們出去一下!他沒有時間我們能理解,至少安排人送我們出去啊!」

「這個貓臉惡魔做事太草率了吧!」

「有頭沒尾的!」

「……」

這些水之國的商販在走出小隔間之後,相互之間議論起來,這讓每個人都有種一言難盡的感覺。

他們均是在吐槽著青羽。

臉上有著不同程度的不滿。

似乎對青羽剛才的操作不是很贊同。

「閉嘴!」

水之國商販的帶頭人頓時厲聲喝道,他在大喝出聲之後,立即向著小隔間大門的方向看過去。

現在他們就站在小隔間的門口。

連稍微走開一點都沒有。

小隔間的裡面完全沒有任何的聲音。

但是……

這讓這個水之國商販帶頭人感覺到了強烈的畏懼。

他根本不知道現在聽不到聲音,是因為這個小隔間的隔音效果好,還是裡面根本就沒有發出聲音。

他忽然覺得跟著自己一起來的這些商販的腦袋有點問題。

「人家剛剛放了我們,你們在這裡這麼議論人家,這不太合適吧!」水之國商販帶頭人瞪大了眼睛,視線掃過周圍的每個商販,從表情上體現出來的意思,已經非常的清楚而明顯了。

「老大,他把我們扔在這裡,我們該去哪裡啊?」

「我嚴重懷疑這是不是他的套路啊?」

「我感覺也是!」

「這有問題!」

「他是不是壓根就不想放過我們啊?」

「這黑了吧唧的地方,連路都看不清楚,怎麼出去都不知道,我真的懷疑太的用心!」

「……」

這些水之國的商販,在聽到了帶頭人的提醒之後,依舊還在這裡抱怨連連,每個人的臉上都彷彿是受到了委屈似的。

「你們給我閉嘴!」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的心臟都快被他們給氣吐出來了,在他說出這句話之後,他再次向著小隔間的大門的方向看過去。

沒有異動。

還好……還好……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這才緩緩的鬆了口氣,隨後又將視線轉移回到了這些跟著他一起來的商販身上。

「你們不說話能死嗎?」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使勁狠狠白了他們一眼,他能夠清楚的在這些人的眼中看到不滿,這讓他的心裡更加的不爽。

這一次回去以後。

無比要換一批人。

他們的商販是有一個帶頭人,其餘一些人跟隨他做事。

這就像是有個大哥帶隊下海經商一樣。

帶頭人有很多。

商販也有很多。

現在這個帶頭人已經打算回去換掉這些商販了。

太蠢了!

這樣的蠢人根本做不來太精明的事情。

很容易就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你們聽我說……」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抿了抿嘴,就在他準備說接下來的話的時候,他向著小隔間的大門再次看了一眼。

這一眼不要緊。

差點嚇得他靈魂出竅。

不知道什麼時候。

小隔間的門口站著一個人。

那個人穿著一身黑色的暗部服飾,臉上佩戴著白色的貓臉面具,不就是剛才在小隔間裡面的那個貓臉惡魔么!

只是……

這一次。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更願意稱呼他為貓臉幽靈。

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出來的。

悄無聲息。

沒有發出哪怕一點點的動靜。

宛若幽靈一樣。

「嘶……」

伴隨著水之國商販帶頭人停滯下來的動作,周圍的商販紛紛向著小隔間大門的方向看過去,頓時每個人都看到了那個貓臉惡魔的身影,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一時之間。

走廊安靜了。

沒有人敢再議論。

一個個眼神驚恐的盯著貓臉惡魔。

此時此刻。

青羽的心情也挺不爽的。

他剛才尋思著這裡面太擁擠了,再加上通過手段去利用一下這些負責給水之國傳遞情報的商販,這才選擇直接將他們放走了。

可是……

你們這些人不僅不走。

還堆積在門口。

一個個居然吐槽了起來。

吐槽就算了。

聲音還不小。

在這安靜的環境之中。

清晰的傳入到小隔間裡面。

讓每個待審嫌疑犯都能夠清楚的聽到。

這讓青羽貓臉面具後面的臉上瞬間布滿了黑線,整個人都跟著不爽起來。

正因如此。

青羽在小隔間中邁開腳步,一步一步向著門口走過去。

這樣的一幕映入到那些待審嫌疑犯的眼中。

突然令他們的心中產生了幸災樂禍的情緒,他們已經隱隱意識到,外面那些水之國的商販,似乎已經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就在這些待審嫌疑犯的注視下。

青羽走出了小隔間。

他站在小隔間的門口。

默默的看著那些正在那裡吐槽他的那些水之國商販。

就沒見過這樣的人!

青羽覺得自己也算是開了眼界了。

若是換成其他的待審嫌疑犯,他將他們放走了,他們怕是會感激涕零。

偏偏這些水之國的商販。

看起來壓根就不在意他的存在。

根本就沒有將他給他們帶來的這些便利當回事。

這就讓青羽的內心變得很不爽了。

「你們都給我進去。」

青羽的語氣壓得很低,透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威嚴。

剛才這些水之國商販的話。

讓他們明白到了一個道理。

拷問部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弄得那麼複雜。

做得刻意了反而讓其他人覺得他在使用套路。

那麼……

就給這些水之國的商販上一課吧!

也讓他們將貓臉面具的傳說帶會到水之國去,讓水之國以後再來到這裡的商販,全都能夠收斂一點,不要那麼的肆意妄為。

青羽此話一出。

這些水之國商販的臉色驟然大變。

頓時。

距離青羽最近的那個水之國商販,直接抬起手,指著青羽,眉宇間怒容盡顯。

「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剛才還說放我們走,不給我們指路就算了,現在居然還要讓我們回去,說話這麼隨意嗎?」這個水之國商販怒沖沖的說道,他現在對青羽有極大的不滿,覺得青羽就是在耍他們。

唰!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光芒閃過。

在這黑暗的走廊裡面引起了極大的光芒。

瞬間引起了周圍水之國商販的目光。

啪嗒!

緊接著。

一道東西掉落的聲音響起。

清晰的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

「哇啊啊啊啊啊啊阿!」

剛才那個抬手指著青羽的水之國商販驟然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剛才在黑暗之中,他根本沒看清楚,隨後突然感覺到整個手腕都泛著強烈的劇痛。

這種劇痛直接浸入到他的全身神經,讓他整個人都無法緩解這種感覺,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從他的頭頂上滑落在地面上,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極度的痛苦中。

就在這個時候。

水之國的商販們方才注意到一件事情。

那就是剛才指著青羽的那個人的手,已經小時不見了,而掉落在地面上的東西,正是剛才那個水之國商販的手腕。

這……

周圍水之國商販的臉色全都變得難看了起來。

這個拷問忍者居然把那人的手給剁下來了。

他們誰都沒有看到鮮血噴濺的畫面,整個過程發生得太快了,快到了他們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連那個人手掌被切掉的這種事情,都是他們在聽到掉落的聲音和尖叫聲方才發現的。

一時之間。

眾人臉色大變。

他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這個戴著貓臉面具的拷問忍者被稱為貓臉惡魔了。

剛才看起來悶悶的。

說話都沒有幾句。

現在居然能夠做出直接把人的手都切掉的事情。

這真的是……

人狠話不多啊!

這些水之國的商販看向青羽的眼神全都發生了變化,並且一個個的全都沉默了下來,誰都不敢說話了。

畢竟誰也不希望自己的手會被切掉。

這樣的事情。

發生一次就足夠了。

「哇啊啊啊啊啊!」

那個被切掉了手的水之國商販還在大聲的哀嚎著,他的聲音顯得格外的聲嘶力竭,那顯得撕心裂肺的聲音回蕩在走廊中。

不僅青羽小隔間中的那些待審的嫌疑犯能夠聽到。

就連其他幾個小隔間中的嫌疑犯也可以清清楚楚的聽到。

除此之外。

拷問部小隔間走廊的盡頭處。

木葉監獄的那些守衛剛剛準備走出去,便聽到了尖銳的慘叫聲。

「老大,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其中一個守衛問道。

「什麼都不要管!」

守衛首領連頭都不回一下,直接向著外面走出去,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

現在其餘的小隔間裡面只有兩三個人。

比正常時期的工作強度確實是增加了不少,但是跟前幾天的時候比,那簡直可以說是太輕鬆了。

至於那些待審嫌疑犯。

稍微對守衛首領表現出不敬的,或者在守衛首領看起來便是不滿的人,統統都讓他送到了青羽這邊,讓貓臉惡魔教他們做人。

現在能夠聽到那邊傳來的慘叫聲,根本不用想,就知道是貓臉惡魔在發威了。

頓時。

守衛首領率領著這些守衛,快速的離開了拷問部的範圍。

雖然他們都不知道青羽貓臉面具後面的人究竟是誰,但是這對他們的工作沒有任何的妨礙。

……

青羽淡漠的看著站在面前慘叫的那個水之國商販,頓時覺得他的耳朵被這個商販叫得升騰。

「你太吵了。」

青羽猛地抬起右手,抬手便向著這個水之國商販的腦袋上拍過去。

啪!

青羽的手掌與這個水之國商販的腦門碰撞在一起,頓時驚起了一道悶響。

這道悶響的聲音不大。

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隨便拍了一下。

但是。

就在這一刻。

這個水之國的商販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頓時令整個環境都跟著安靜了。

失去了這個水之國商販的尖叫聲之後。

周圍一點點聲音都沒有了。

就連先前隱隱聽到的那些抽打的聲音都不見了。

「進去。」

青羽冷冷的盯著這些水之國的商販。

現在他想清楚了。

不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

他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恩賜。

隨著青羽此話一出。

這些水之國的商販紛紛害怕了起來,他們生怕自己變成下一個被切掉手的人,趕忙重新向著小隔間裡面走進去。

唯有那個被砍掉了手的那個水之國商販。

劇烈的疼痛讓他幾乎連眼睛都睜不開了,在他視線中的東西,什麼都看不清楚了。

但是……

他清楚的感覺到。

他的身體出了一點點的問題。

他在歇斯底里的大吼著。

可是卻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整個人就像是失聲了一樣。

這讓他感覺到更加深層次的驚恐。

他低下頭。

使勁睜大眼睛。

想要看清楚那掉落在漆黑走廊上的手。

但就是在這個時候。

他感覺到自己的衣領被一股沛然巨力拽了一下,隨後整個人就像是沒有重量一般,直接被一種誇張的方式給拉了出去。

「你就不要惦記這隻手了。」

青羽漠然的說道,他冰冷的聲音,清晰的回蕩在小隔間中,讓這裡的每個待審嫌疑犯都可以聽到。

唰!

青羽抬手一扔。

像是丟垃圾一樣將這些水之國商販重新扔回到小隔間中。

這種畫面完全刺激著小隔間中每個人的神經。

「我給過你們機會了,但是你們不知道珍惜!」

青羽的聲音緩緩響起,他的語氣已經發生了變化,如果說先前還算是沒有什麼感情波動的話,那麼現在就是森然中透著強烈的殺意。

隨著聲音而改變的還有青羽所傳遞出來的氣場。

這種強烈的氣息。

令得小隔間裡面的溫度都降低了許多。

「現在……」

青羽故意將聲音拉得很長,他冰冷的眸光透過面具的眼孔,向著這些水之國商販的身上看過去,任何一個人都在被青羽注視到的時候,挪開了視線,不敢與青羽都市。

「你們都不是第一次了!」

青羽此話一出。

這些水之國商販的臉色大變。

就算他們再不清楚貓臉惡魔這個人。

但是他們在來的過程中都被科普了無數次了。

貓臉惡魔對第一次是很寬容的。

但是第二次開始……

那就像是地獄降臨人間了!

不僅是這些水之國商販的臉色發生了變化,就是其餘被捆綁在這裡的那些待審嫌疑犯,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都發生了細微的變化。

這就是第二次了?!

就這麼一進一出之間……

第一次就沒了?!

這……

還可以這麼算的嗎?

現場的待審嫌疑犯們頓時覺得一陣頭大。

畢竟這些水之國的商販才剛剛進來,剛進來就出去了,時間那麼的短,但是一切都變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4章 你們都不是第一次了!(求訂閱求月票)

36.08%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