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你更新了嗎?(求訂閱求月票)

第285章 你更新了嗎?(求訂閱求月票)

「不……不是……」

水之國商販的帶頭人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瞬間開始慌神了。

現在他的心中非常的後悔。

早知道這些人這麼的蠢,就不帶著他們出來了,尤其是在這種關鍵的時候。

現在他們還什麼都沒做呢!

一點點的情報都沒有打探到。

可以說是出師未捷身先死,直接就被抓到這拷問部裡面來了,剛剛得到了被釋放的機會,又被那些傻子給送回來了。

現在好了……

局面全都變化了。

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珍貴的第一次就這麼的丟掉了。

這個水之國商販的帶頭人頓時感覺一陣懊惱,他的心情變得非常沮喪,已經不知道接下來將要面對的是什麼場面了。

其餘這些水之國商販,他們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心中產生了諸多的不滿,本能的想要去理論,但是又在看到了那個被砍斷手的同伴后,強行將心裡的話給壓制了下去。

現在他們只想知道。

面前這個號稱貓臉惡魔的拷問忍者究竟想要怎樣對付他們。

這所謂的不是第一次了。

又會讓他們遭遇到什麼樣的危機?

就連周圍那些已經被捆綁在小隔間里的那些待審嫌疑犯,他們看向青羽的眼眸中都已經泛起了好奇之色。

他們都是第一次來到這裡。

以前沒有經歷過貓臉惡魔的蹂躪。

現在他們都想要見識一下。

究竟會是什麼樣的場面。

一時之間。

青羽迎著眾人的目光,視線落在那些水之國商販的身上。

水之國商販算上帶頭人總共有七個人。

他們堆積在小隔間之中,直接令得小隔間格外臃腫,令這原本就顯得很狹小的空間,變得更加狹窄了。

「現在我們開始吧。」

青羽的聲音淡漠的響起,他直接走到了小隔間最裡面,抬手拿出一個板子。

這個板子平時就依靠在小隔間裡面的牆壁上。

如果不是仔細看的話。

根本就看不出來。

現在青羽拿起板子之後,瞬間將眾人的視線吸引到板子上,他們都沒有見過這樣的東西,並不知道這是什麼玩意。

很快。

青羽就將板子拿到了小隔間的中間位置。

在那相對來說狹窄的空間中。

將這個板子輕輕向前一推。

霎時間。

板子的重心開始發生了傾斜。

咣當!

伴隨著一道沉悶的聲響。

這個板子直接倒在了地面上,將另外一面呈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嘶……」

小隔間裡面的人們在看到這樣的畫面之後,頓時忍不住的倒吸一口涼氣,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瞳孔中寫滿了驚懼之色。

這也太可怕了吧!

他們的視線紛紛聚焦在板子上。

每個人都能清楚的看到。

板子的上面有著密密麻麻明晃晃的釘子。

這些釘子的長度倒是不長。

每個看起來都只有幾厘米。

就算是刺在人的身上,也僅僅只會是造成皮肉傷,並不是直接致命。

但是……

嚇人啊!

這種恐怖的刑具居然這樣輕鬆的拿了出來。

不愧是貓臉惡魔!

那些被捆綁著的待審嫌疑犯看向青羽的眼神一變再變,已經不敢想象如果換成他們是水之國商販的話,將會要面臨何等恐怖的拷打了。

「你們自己上去呢?」

青羽向著那些水之國的商販看過去,面具後面的臉上流露出一抹笑容,隨後繼續說道:「還是我幫你們上去呢?」

「……」

青羽此話一出,水之國商販們全都傻眼了,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回應,完全處於安靜的狀態下。

饒是他們的心裡已經想到了這些。

但是……

他們依舊在心中小小的抱有期待。

期望能夠在像剛才那樣被貓臉惡魔趕出去,從而躲過一劫。

可事實並非如此。

「看來你們是希望我來幫你們啊!」

青羽看著這些沒有動的水之國商販,眼眸中閃過一抹冰冷。

如果這些人是木葉村的人。

那麼他還會注意一點出手的分寸。

並且事後會使用醫療忍術對他們受傷的位置進行一定程度的治療。

但這些人是水之國的商販。

既然放過了一次。

就不會放過第二次。

總是要給他們一點深刻的教訓。

要讓他們知道了疼。

以後方才可以清楚的意識到事情的危險。

也就不會再繼續這麼做了。

正是因為這樣的問題。

青羽並不打算對他們進行任何形式的治療。

該受到什麼傷害。

那就受到什麼傷害。

一時之間。

青羽一步上前。

猛然抬手拽過距離他最近的一個水之國商販,直接當著人們的面,將這個人從地面上拎了起來。

下一刻。

青羽直接將這個人向著那個滿是釘子的板子上扔過去。

這讓看到這樣一幕的人們,心中全都產生了特別的想法,甚至有些人都不敢看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阿!」

這個水之國商販的身體撞擊在板子的鐵釘上,頓時驚起了大聲的尖叫,那一根根尖銳的釘子,直接刺入到他的身體裡面。

這樣的畫面。

映入到那些待審嫌疑犯的眼中。

瞬間感覺到了極大的視覺衝擊力,整個人都不是很好了。

「嘶……」

眾人再次倒吸了一口涼氣,每個人都感覺到了恐懼的氣氛。

緊接著。

青羽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

又將另外一個水之國商販扔了上去。

霎時間。

慘叫聲再次響起。

……

漫長的半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這段時間裡。

青羽完全就是拎著那些個水之國的商販進行著強烈的折磨。

這些商販幾乎每個人的身上都沒有什麼完整的地方了。

不過……

他們都還留有性命。

只是受到了拷打的皮肉之苦。

每個人喊得嗓子都啞了。

倒是也映襯了那句話,就算是喊破了喉嚨,也沒有人來救你。

這種無助而又絕望的感覺侵襲著他們的全部身體和靈魂,讓他們根本不知道該要怎麼辦。

現在他們之中的每個人都非常後悔為什麼要在拷問部的小黑屋外面說貓臉惡魔的壞話。

並且他們已經非常清楚的明白了為什麼貓臉惡魔會被稱之為貓臉惡魔。

實在是太恐怖了!

他們每個人都經受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方才能夠結束的折磨。

他們想要招供。

可是他們根本沒有東西可以招。

不僅如此。

貓臉惡魔根本不需要他們招。

因為什麼都沒有問。

他們可以理解為,這段時間貓臉惡魔就是想要對他們進行無情的折磨,摧毀他們的意志,並且讓周圍那些被捆綁住的待審嫌疑犯陷入到了深深的痛苦當山中。

「現在你們可以走了。」

青羽站在小隔間中,整個人還保持著剛見面時的姿態,語氣淡漠,眼神冰冷,甚至看不出任何的疲憊,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拷打的機器人,所做出來的事情,完全超乎了眾人的想象。

「是!」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再次聽到青羽說出這樣的話,頓時感覺自己聽到了來自於天堂的聲音。

這個聲音是那麼的美妙。

象徵著解放和自由。

頓時。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根本顧不上其餘的水之國商販。

快步的直接向著小隔間外面跑過去。

跑出了小隔間之後。

直接向著一邊的走廊跑了出去。

不管去的是什麼地方。

哪怕是被拉近別的小隔間也可以。

只要不在這裡。

那就都可以!

這個水之國商販帶頭大哥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的感受過這種死亡的壓迫。

這段拷打的時間裡。

他的感受還是非常真切的。

只要再來一次。

第三次。

那麼他就會死在這裡。

絕對不能再回來了!

水之國商販的帶頭人可不想再被這些豬隊友給坑到了。

隨著水之國商販帶頭人跑出去之後,那些水之國商販根本再沒有任何的遲疑,紛紛的向著外面跑出去。

很快。

青羽的小隔間重新變得寬敞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向著剩餘的那些待審嫌疑犯看過去。

不久之前。

他剛剛用紙片讀取過這些人的記憶。

現在他對著些人做過什麼事情,都已經非常清楚,倒是沒有誰犯的是大事,但是這些小事多了誰也頂不住。

「木葉村成立的目的,是為了保護村子里的人,讓村子裡面的人相親相愛宛若一個大家庭。」

青羽的聲音緩緩響起。

他很清楚。

別說是這種組件起來的大家庭。

就算是具有血緣關係的真正的家庭。

那都還有著許許多多的事情。

不同的家庭有著不同的問題。

哪怕是血脈親情都是如此,更別說這些連血脈親情都沒有的人們。

「希望你們好自為之吧。」

青羽想了想沒有再深說什麼,他沒有辦法說真正的憑藉一張嘴去感化別人,讓人們不再去犯罪。

他沒有這個本事。

也不想浪費這個口舌。

總之。

你儘管犯罪。

來了就給你點能夠記憶終身的懲罰。

這樣就好了。

人們常說好了傷疤忘了疼。

那是因為不夠疼!

青羽覺得只要足夠疼痛的話,那麼就算是傷疤好了,依舊可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現在我給你們每個人一張認罪書,你們將自己犯下的事情都寫在上面,我會依次查看你們所寫的額認罪書,如果有遺漏的話,你們會很危險的。」

青羽漆黑的眸子透過貓臉面具,聚焦在這些待審嫌疑犯的臉上,依次在每個人的臉上掃過,眼神中透著出道道冰冷的光芒,令得每一個被他盯上的人,都感覺到無比強大的壓力。

「是!」

在場的待審嫌疑犯們,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立即應了一聲,每個人的臉上都流露出解脫的神情。

經過了這一下午的折磨……

雖然是在折磨別人。

但是他們看著也非常的疲憊。

現在他們知道終於輪到他們可以離開這裡了。

一時之間。

誰都不敢像那些水之國商販那樣去折騰。

他們已經在心裡默默的發誓了。

不能來第二次。

否則他們就會跟那些水之國的商販一樣,去承受那些恐怖的酷刑。

青羽看著眾人的表情。

明白這些猴真的被剛才殺死的雞給震撼到了。

隨後開始向著身後不遠處的架子走過去,從架子裡面拿出了一張張的認罪書。

青羽依次走到每一個待審嫌疑犯的面前。

將他們身上捆綁著的繩子解開。

然後又將認罪書發給他們每個人。

很快。

青羽就將這些認罪書全都發了下去。

這些待審嫌疑犯在拿到了認罪書之後,相繼在上面寫下了自己的罪狀。

差不多十幾分鐘后。

青羽將這些認罪書全都收了回來。

依次過目一遍之後。

確認沒有那個人敢遺漏一些會導致重點判罰的地方。

隨後打開了小隔間的門。

將守在不遠處的守衛叫了過來。

最後將認罪書和這些待審嫌疑犯一起交給了守衛。

待到這一切全都完成了之後。

青羽緩緩的舒了口氣。

「下班了。」

青羽微微一笑,邁開腳步,直接向著暗部宿舍的方向走了過去。

差不多在他走到一半路程的時候。

剛好看到了一個穿著黑色風衣走向著這邊急匆匆走過來的男人。

這個男人戴著墨鏡。

看不清眼神的具體變化。

青羽在看到這個人的時候,頓時站定了身子,面前走過來的人,正是拷問部的隊長森乃伊頓。

「伊頓大哥?」

青羽在看到森愛伊頓之後,立即向著森乃伊頓打了個招呼。

現在他已經看透了森乃伊頓的路數了。

這個時候向著這邊過來。

基本上就是來找他來了。

這樣的話……

根本不用森乃伊頓開口。

青羽就已經猜到了後者來找他的具體原因。

現在森乃伊頓找他根本沒有別的事,無外乎就是想要問問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有沒有更新。

「青羽,我正找你呢,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你跟我來辦公室吧。」

森乃伊頓在看到青羽之後,直接對著青羽點了點頭,隨後轉身向著後面走過去。

正如青羽所猜測的那樣。

基本上就是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了。

青羽現在只要聽到森乃伊頓說起辦公室,那麼他就將辦公室和小皇叔聯繫在一起了。

他隱隱的覺得森乃伊頓在辦公室裡面沒幹什麼好事。

畢竟那個地方太隱蔽了。

平時沒事也不會有人去打擾到森乃伊頓。

簡直就是絕佳的場所。

「是。」

青羽還是應了一聲,跟在森乃伊頓的身後,向著森乃伊頓辦公室的方向走過去。

十幾分鐘后。

森乃伊頓帶著青羽來到了辦公室。

「坐。」

森乃伊頓對著辦公室的座位向著青羽示意道,就在他說完這些話之後,他直接坐在了辦公桌後面的椅子上。

「好。」

青羽點點頭,直接坐了下來,他並沒有問什麼,也沒有說什麼,就這麼安靜的等待著森乃伊頓說後面的話。

森乃伊頓看了看青羽。

隨手摘下了臉上的墨鏡。

雙手十指交叉在一起,拖著自己的下巴,整張臉看起來格外的嚴肅。

「青羽,你更新了嗎?」

森乃伊頓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幾乎可以說是連任何拐外抹角的寒暄都已經給忽略掉了。

青羽在聽到森乃伊頓的話之後。

嘴角微微一顫。

整個人都楞了一下。

儘管他都已經想到了會發生這樣的對白,但是真當這些話說出來之後,依舊會讓青羽忍不住感嘆。

伊頓大哥啊!

前面那麼多章節……

這才給你多久啊!

現在怎麼又要了啊!

這麼不止疲倦的嗎?

青羽隱隱的想要勸說森乃伊頓節制一點,但是這些話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

「沒更新吧!」

森乃伊頓在看到青羽愣的那一下之後,本能的認為青羽的手上沒有存貨了。

畢竟從時間上來看。

不天可能。

當然。

森乃伊頓並不知道青羽在被團藏叫走之後。

並沒有做任務。

而是在那黑乎乎的小屋裡面寫了完整的一章。

「其實我這次來找你,並不是來催更的,而是有個很重要的事情要問你!」

森乃伊頓在說到這裡之後,眼神瞬間變得無比凝重,整個人看起來都變得嚴肅了許多。

「什麼事情?」青羽淡淡的問道。

「你是不是將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給別人看了?」

森乃伊頓立即發出了靈魂拷問,他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的臉色都變了。

那種感覺就像是……

好像發現了老婆在外面有人了!

整個人凝重的不得了。

這表情的變化和呈現出來的姿態,給青羽看得一愣一愣的。

難道……

好東西不應該大家分享嗎?

還要藏著掖著嗎?

青羽根本不介意分享出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他先前之所以沒有給那些忍者看,完全是因為那個本子上的簽名是宇智波富岳。

如果沒有這檔子事的話。

當時就給他們傳閱也沒有什麼問題。

畢竟……

青羽是從現代過去的人。

天生好人。

喜歡分享。

還沒等青羽做出回答,森乃伊頓便再次開口了。

「青羽,我跟你說,這不是小事情,而是非常嚴肅的事情,如果你將這個稿件提前透露給別人看的話,一旦流傳出去,將會影響後續出版書的銷量。」

森乃伊頓義正辭嚴的說道,他嘴上這麼說,心裡卻不是這麼想的。

這種說辭。

讓青羽產生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就像是看到女朋友穿得很涼快要出門,然後給攔住了,讓她換身衣服,理由是怕你冷!

「呃……」

青羽在聽到森乃伊頓說出的這些話之後,已然意識到了,現在的森乃伊頓來找他根本不是來催更的,而是來防止他給別人看稿子的。

這事情傳得這麼快嗎?

他可是剛答應給那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抄錄一份開篇第一章。

他還沒抄呢。

事情就先傳出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5章 你更新了嗎?(求訂閱求月票)

38.08%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