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忍者學校的少年賓賓(求訂閱求月票)

第287章 忍者學校的少年賓賓(求訂閱求月票)

「???」

森乃伊頓聽到青羽所說出來的話,整個人都傻眼了,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說……」

「你的意思是……」

「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

「署名歸……」

「宇智波富岳了?!」

森乃伊頓宛若遭遇到了晴天霹靂,在他說話的時候嘴角就不停的顫抖,完全已經處於傻眼的狀態了。

這宇智波富岳何德何能啊!

就是因為送了個本子?

本子上面有宇智波富岳的簽字。

這個本子的內容就歸宇智波富岳了?

他……

配嗎!

「呼……」

森乃伊頓長舒一口氣,他感覺心口變得更加煩悶了,這種事情讓他一個讀者都很是難以接受,他已經不知道青羽的心情會變成什麼樣子了。

想到這裏。

森乃伊頓抬起右手。

想要輕輕拍一拍青羽的肩膀,嘗試着去給他安慰。

但是……

他的手抬起到半空中。

便又停了下來。

「青羽,這件事情,你怎麼看?」森乃伊頓滿臉的苦澀,現在他覺得整個人都不是很好了,完全處於一種很憋屈的狀態下,腦袋格外的昏沉,他覺得忍者學校白老師被宇智波富岳給玷污了。

「哈哈哈哈哈,伊頓大哥,你也別難受,這只是暫時的權宜之計,你就當我取了個筆名,筆名就叫宇智波富岳。」青羽淡然一笑,他根本沒有將這個當做一回事,他的腦袋已經去想其他的事情了。

「還可以這樣?!」森乃伊頓的呼吸都變得缺乏節奏感了,原本他只是想叮囑一下青羽,讓青羽不要隨便就將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往外傳,但卻沒曾想到最後這些事情全都返了回來,讓他遭受到了大大的暴擊。

「不管可不可以,暫時都只能先這樣,畢竟團藏大人已經認定了這本書是宇智波富岳寫的,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方才讓我去向宇智波富岳打探最新的情節,如果我現在去跟他說,這本書跟宇智波富岳沒有關係,全是我一個人寫的,那不是在跟團藏大人開玩笑嘛,這樣可能我就會受到很嚴厲的懲罰,說不定以後連寫書都做不到了,伊頓大哥你不就沒有東西可以看了嗎!」青羽對着森乃伊頓循循善誘的說道,通過他說話的方式,將這些事情最後引導到森乃伊頓的身上,讓森乃伊頓最後可以感同身受並且發自內心的擔憂起來。

「額……」

森乃伊頓愣住了。

青羽前面所說的話。

全都被他自動給忽略了。

現在他所在意的只有一句話。

那就是一旦青羽出現了任何的事情。

就沒有人能夠在繼續寫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了。

這是森乃伊頓根本不願意看到的!

「好吧……」

森乃伊頓極其無奈的點了點頭,雖然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不是他寫的,但卻是他看着長大的,現在看着這個作品的署名變成了宇智波富岳,讓他的心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青羽,你不會以後的書,都署名成為宇智波富岳吧?」

森乃伊頓突然說出了心中另外一件讓他格外擔憂的事情,畢竟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僅僅只是一個開始,他深信以青羽的才華,以後還可以寫出更加燦爛的故事。

「也不是不可以。」

青羽還沒有想那麼多,不過他最開始就沒打算用他自己的名字。

畢竟這樣他就要出名了。

他可不想以這樣的方式出名。

要是像「貓臉惡魔」這樣的稱號他心裏多少還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直接用他的名字來寫書的話。

不太行!

青羽先前觀察過森乃伊頓辦公室的書架,上面擺放着形形色色的書籍,只是從那些書籍的署名上來看,掛着的似乎都是真實的姓名。

這就有點尷尬了。

青羽本就不想出名,更不想要以這樣的方式出名。

現在若是使用宇智波富岳這個名字來當做筆名的話。

倒是剛剛好!

青羽覺得這一點沒什麼問題。

「不是吧……」

森乃伊頓深深看了一眼青羽,他臉上的表情變得愈加無奈起來,他想到以後看到一本接着一本的神書,但是作者的名字都是宇智波富岳,便有一種絕世美味上面落了一隻蒼蠅的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哈哈哈哈哈,這都是小事情,伊頓大哥,我還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說,那就是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快要進入尾聲了,不用多久就要完結了,完結之後就可以出版了。」

青羽咧嘴一笑,說出了一件對於森乃伊頓極其震撼的事情。

其實。

如果不是他剛好弄清楚了筆名的問題。

那麼他都不敢說這樣的事情。

在忍者世界中。

寫完了就意味着可以出版了。

按照森乃伊頓性格來說,一旦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完結,那麼他必定會想方設法讓這個故事出版的。

這樣算下來的話……

森乃伊頓算得上是第一個追看連載忍者學校白老師故事的人。

「什麼?!」

森乃伊頓感覺自己的心臟快要跳出來了,這一個接着一個的信息,極大程度的衝擊着他的神經。

他剛剛還在因為忍者學校白老師的署名的問題而糾結,現在就得知了這樣一個信息。

這是一個非常矛盾的信息。

作為忍者學校白老師的資深讀者。

森乃伊頓非常期待後面的情節,他也想要看完整版本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

可是這就意味着完結后就沒有看的了。

一時之間。

森乃伊頓的心情極其複雜。

他也不知道這是高興還是不高興,兩邊多少都粘上一點。

「這麼快啊!」

森乃伊頓的這句話中充斥着不舍,他還沒有做好這個心理準備,縱然心中有着千言萬語,但卻一個字的說不出來了。

「青羽,你放心,出版的問題就交給我吧,我去聯繫出版社,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一定會響徹忍界的!」

森乃伊頓拍著胸脯保證道,他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別的似乎沒有辦法再改變了。

儘管他希望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還能夠再長久一點。

但是……

作為一個讀者。

他也看出來了。

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已經開始漸漸步入尾聲了。

其實。

森乃伊頓並不知道。

忍者學校白老師故事的篇幅早已經超越了青羽曾今在現實世界當中看到的。

這裏面還有不少青羽原創的點。

將一些曾經看過的小故事嵌入了進去。

但是。

僅僅如此了。

這個框架和架構都已經確定了下來,很難在有什麼發揮了。

「伊頓大哥,等我把這本忍者學校白老師寫完之後,我還會繼續再寫的,我已經有了新的構思了,差不多就叫忍者學校的少年賓賓吧!具體什麼情況,還要等寫出來的時候才能知道。」青羽笑着說道,他可不想輕易將自己與森乃伊頓之間的紐帶給切斷了,再加上這個紐帶已經不僅僅是森乃伊頓了,很可能還會將志村團藏給拿捏了。

「居然有新書?!」

森乃伊頓猛地瞪大眼睛,這可以說是所有不幸事情中的萬幸了。

現在只要有故事看。

他就會非常開心。

一時之間。

他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

「青羽,新故事什麼時候出來,你要不要先寫出來一點給我看看啊,哎呀,你有新故事,你怎麼不早說啊!」

森乃伊頓的臉上重新綻放出笑顏,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極其舒爽的感覺上。

他上次這麼激動的時候。

還是初次看到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時候!

現在只要想想有新故事了,那就覺得很是興奮。

「這次的故事大概是個什麼構思啊?」森乃伊頓疑惑的問道,他的心裏已經全部被新故事給填滿了,根本沒有心情去考慮別的東西了。

「嗯……大概是……一個外村來到木葉村的忍者,租房子在忍者學校上學的故事,具體我還是不說了,等我寫出來的吧!」青羽不太喜歡口述這些事情,還是寫出來比較得勁。

「行,那你加油啊,我會全力支持你的!」森乃伊頓已然將署名是宇智波富岳的事情給忘記了,這都不重要了,只要有書看就行了。

「伊頓大哥,還有最後一件事情,我已經答應了山中一族的忍者們,給他們每人一章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他們能夠看到的僅僅只有一章,我覺得就算流傳出去也沒有關係,剛好可以為忍者學校白老師這本書宣傳一下。」青羽認真的說道。

「這樣不太好吧……」森乃伊頓知道青羽已經答應了,但還是忍不住說道:「書在還沒髮型的時候,就流露出一部分稿子,這會影響書的銷量吧!」

「伊頓大哥,你相信我,你可以將這部分當做是公眾期,誰都可以看,只要公眾期足夠精彩,讓大家很有期待感的話,等到出版的付費期,大家也不會吝惜的!」

青羽咧嘴一笑,現在的忍者世界,相對來說無論是在思想上還是在技術上都是有些落後的。

這一點是比不上現代社會的。

青羽穿越到忍者世界之中,他所掌握的不僅是火影忍者的劇情,還有現實世界的知識,這些知識能夠幫助他在忍者世界建立起很大的優勢來。

「這……行吧……反正已經答應了……」

森乃伊頓並不是很認可青羽的理論,但是他覺得又沒有跟青羽爭辯的意義,畢竟事情已經確定了,無論他怎麼說,都還要要將一部分的稿子,給山中一族的人看。

只是……

不知道為什麼。

就在剛剛他還覺得這些事情比較難以接受。

但是在聽到了新故事的消息后。

突然沒有那麼在意了。

這讓他有一種原本還擔憂自己的老婆被團藏等人佔有了,現在他就有了新的小妾了。

「青羽,你要答應我,新故事只有我能搶先看,不能再給別人看了。」森乃伊頓故事板着臉說道。

「嗯,放心好了,不會給別人看的。」

青羽點頭答應道。

他已經看出來森乃伊頓很在意這樣的事情。

但是沒關係。

他已經想清楚了。

他可以背地裏偷偷的拿着這個故事給團藏看。

不告訴森乃伊頓。

團藏也必定不會胡亂張揚。

現在這個時候,他在這裏跟森乃伊頓說這些,無外乎是別把宇智波富岳的事情給說漏了嘴。

至於其他的事情……

他還真就沒打算再說。

「伊頓大哥,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就先離開了,忙活好幾天了,我餓了,想要去吃拉麵了。」青羽對着森乃伊頓說道。

「去吧,去吧,這個本子你拿走,既然快要寫完了,那最近就加把勁,多寫一點吧!」森乃伊頓看似很隨意的叮囑著,但是卻說出了他非常在意的話,那就是將忍者學習白老師的故事多寫一些。

「明白。」

青羽接過森乃伊頓遞過來的本子,轉身向著辦公室之外走出去。

森乃伊頓沒有跟着青羽一起走。

他剛剛得到一章最新的章節。

已經抄錄好了。

還沒用呢。

現在青羽走了。

剛好能用上了。

……

青羽離開森乃伊頓的辦公室之後,直接向著暗部宿舍的方向返回。

其實就算森乃伊頓沒有去找他的話,他也會去主動找森乃伊頓的,因為宇智波富岳的事情要跟森乃伊頓打個招呼。

至於宇智波富岳那邊……

青羽頓時覺得一陣頭大。

現在他還不知道怎麼處理宇智波富岳那邊的事情,怎麼讓宇智波富岳接受這個事情呢?

當前倒是沒什麼問題。

待到這個故事出版的時候。

終歸所使用的是宇智波富岳的名字。

若是沒有一個合適的說辭的話,那麼在宇智波富岳知道這件事情之後,事情很可能會變得麻煩起來。

青羽回到暗部宿舍之後,換下暗部的服飾,直接換上了休閑裝。

換好衣服之後。

青羽頓時心念一動,連同著處於高塔上的飛雷神術式,隨後施展飛雷神之術,整個人直接消失不見了。

下一刻。

青羽出現在高塔的第二層,那邊有着不久前神之紙分身剛剛放在那裏的空白符紙。

當然。

青羽這次並不是找空白符紙的。

他從一個箱子裏面,翻找出一件斗篷,隨後將斗篷疊了一下,塞到旁邊一個背包里,又將背包被在身後。

這一切都準備完成之後。

青羽再次施展飛雷神之術,他所溝通的是處於暗部宿舍中的飛雷神術式。

嗖!

青羽的身影一閃而逝,直接出現在暗部宿舍當中。

如果不是他的身後多了一個背包。

看起來就像是跟本來有變化一樣。

僅僅是在瞬息之間。

青羽就完成了從暗部宿舍到高塔,然後再從高塔回到暗部宿舍這個過程。

隨即。

青羽走出了暗部宿舍。

從外形上來看。

如果不是在拷問部中極其熟悉他的人,根本認不出來他就是那個拷問部中的貓臉惡魔,反而更像是一個極其普通的民眾。

青羽並沒有向著一樂拉麵的方向走過去,而是向著木葉村東邊的方向。

他以前沒有去過那邊。

對那個區域並不是很熟悉。

不過他閱讀過不少人的記憶,最起碼還是有個基礎的理解。

那裏是村子的對外貿易區。

村子的進出口業務全都在那邊展開,對外銷售什麼東西,村子購入什麼東西,全是在那邊展開。

水之國的商販就是在那邊將運送過來的新鮮海鮮進行貿易。

青羽已經在水之國商販的記憶中讀取到了這些信息。

差不多半個小時之後。

青羽就來到了這邊的區域。

他的樣子就像是一個極其普通又平凡的過路人一樣,不過他的注意力卻是放在可能出現在這裏的水之國商販身上。

又過了一會。

青羽聽到了一點動靜。

正是他下午那會放走的那些水之國商販。

「可惡啊!那個貓臉惡魔,實在是太過分了!居然對我們做出那樣的事情!」

「我好疼啊!我感覺我被紮成了篩子!」

「木葉村的拷問部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那些拷問的道具我現在想想就覺得可怕!」

「快別說了,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我現在想起那個貓臉面具,怕是都要做噩夢了。」

「……」

這些水之國商販的聲音不斷的響起,他們每個人的語氣都極為的不爽,很顯然是為遭遇到這樣待遇而心有不平,但是又沒有任何的辦法,根本不敢去跟貓臉惡魔說。

青羽在聽到這些人的話之後。

嘴角微微翹起。

找到了!

現在找到這些水之國商販了。

頓時。

青羽猛地向著拐角走過去。

就在他轉身的瞬間。

身上紙片翻飛。

一張接着一張紙,在他的身上翻動,直接令他變成了另外一個模樣。

若是忍刀七人眾看到青羽現在的樣子,必定忍不住驚呼出聲。

這是……

薩摩廉太郎!

青羽現在通過紙片模擬神之紙者之術和變身術,令的自身的模樣發生了改變。

緊接着。

青羽將事先準備好的斗篷拿出來。

直接披在了身上。

再用斗篷上的帽子將臉遮擋了起來。

如此一來。

整體看上去就看不見他的模樣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7章 忍者學校的少年賓賓(求訂閱求月票)

36.46%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