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霧隱村就是用來刺向雲隱村的矛!(求訂閱求月票)

第288章 霧隱村就是用來刺向雲隱村的矛!(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完成了偽裝之後,直接邁開步子,向著那些水之國商販的位置走了過去。

現在這個時候。

他們還在議論紛紛。

說得全都是關於貓臉惡魔的事情。

「噓!」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噓聲響起,聲音的主人正是那個水之國商販的帶頭人,僅僅是一個噓聲,就流露出了情緒的不滿。

「你們這些人說話能不能注意點,現在我們還在木葉村呢,要是讓人聽到了,再給抓過去,再想要這樣完整的出來,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這個水之國商販帶頭人冷冷的說道,他的語氣中透著深深的不滿和無奈。

俗話說禍從口出。

現在他感受得太明顯了。

以前這些跟隨著他的商販們就喜歡口嗨。

喜歡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

但是。

當時他都沒有及時的去制止。

這才釀成今天的慘案。

他們原本可以毫髮無傷的從拷問部裡面走出來,可偏偏就是那麼離譜的被抓了回去。

實在是頂不住了啊!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不想讓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了。

隨著水之國商販帶頭人的話音落下之後,這些水之國商販們紛紛閉上了嘴,誰都不再說話了。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他們全都知道帶頭人說的是對的。

他們第二次從小隔間裡面出來之後,面臨的是跟第一次一樣的局面。

但是他們說什麼都不敢在附近停留了。

然而。

就在他們剛剛走出一個路口。

就在等待在那裡的守衛給攔住了。

就這麼簡單的把他們給帶出去了……

這樣的現象。

讓他們欲哭無淚。

原來這麼簡單就可以走出去,看來那個貓臉惡魔說得倒是沒有錯,確實是將他們放走了,只是他們站在原地沒有走而已。

不僅是沒有走的問題。

他們還站在小隔間的門口將貓臉惡魔數落了一遍。

最後導致的結果就是……

他們的第一次都沒有了!

現在他們之中絕大多數只是受到了皮外傷,這些傷勢都不大,但是受傷的過程極為驚心動魄,讓他們看不到活著出去的希望。

所承受到的精神壓力是極大的。

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格外的恐怖,腦子裡充斥著讓他們驚懼的記憶。

這些水之國商販之中,受到最嚴重傷害的人,莫過於那個手腕被砍斷掉的人了。

除了那個人之外。

其餘的每個人都只是皮外傷。

「你們還敢來呢!」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壓低的聲音響起,清晰的傳入到這些水之國商販的耳中。

霎時間。

這些水之國商販尋聲望去。

視線紛紛定格在一個穿著斗篷的人身上。

剎那間。

這些水之國商販的臉色均是發生了變化。

他們全都向著那個戴著斗篷帽子的人身上看過去。

「你是誰?」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沉聲說道,經過了拷問部小隔間的事情之後,他已經變得謹慎多了,眼神變得頗為凝重。

這個被水之國商販們注視著的人,正是剛剛通過神之紙者之術的變化呈現出薩摩廉太郎模樣的青羽。

「是我。」

青羽緩緩開口,說話間掀起了頭頂的帽子,將整張臉都暴露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廉太郎?!」

包括水之國商販帶頭人在內的每個人都瞪大了雙眼,眼眸中有著難以置信的眸光。

他們這些水之國商販這麼多年以來,常常進行合作的人,就是那麼幾個留在木葉村的霧隱村間諜。

那些霧隱村間諜將收集到的情報說給水之國的商販。

再由水之國商販將情報傳遞迴去。

這些間諜之中。

就有薩摩廉太郎。

青羽曾經在薩摩廉太郎的記憶裡面看到過這個傳遞方式,就有想過去釣魚一下,將錯誤的信息傳遞給水之國,就像是他將錯誤的信息傳遞給第三代風影一樣。

可是。

對方根本沒有給他機會。

自從薩摩廉太郎被他殺死之後,這還是水之國商販第一次來到這裡。

這些水之國商販來到這裡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打聽一下木葉村內有沒有薩摩廉太郎的消息。

現在還沒等他們去問。

薩摩廉太郎就自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了。

這未免也太容易了吧……

一時之間。

每個人的心中都冒出了非常奇怪的心思。

他們隱隱覺得事情似乎哪裡有點不對勁,畢竟太容易發生的事情,總是可能會是假的。

但是。

他們聯想到就在不久之前。

貓臉惡魔還是以一種非常簡單的方式將他們給放出去了。

若是放在一起看的話。

或許還真的不算什麼。

有可能就是這麼巧合的發生了一些問題。

「你們怎麼搞的!」

青羽模仿著薩摩廉太郎的語氣說道,這個人他已經不知道模仿過多少次了,早就有了心得和經驗。

「居然被直接抓進了拷問部中,還好沒出什麼事情,不然問題就嚴重了!」

青羽漠然的聲音中透著責問的語氣,看起來對這些水之國商販的表現非常的不滿。

這樣先入為主的責備。

直接令得在場的水之國商販們陷入到了一種沉寂之中。

霎時間。

這些水之國商販全都被帶入到了這種情緒當中。

雖然他們是有點懵逼的。

不知道為什麼薩摩廉太郎會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這跟他們曾經獲取到的情報不符。

但是……

這種感覺又完全像是別人在扮演的,就是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

霎時間。

這些水之國商販的視線全都聚焦在青羽的身上,眼神各有不同。

不過他們已經懂了。

在沒有弄清楚事情具體是怎麼回事之前,不要胡言亂語,否則可能會造成不好的結果。

青羽感受到這些人的目光,臉色沒有任何的變化,不過他倒是覺得挺有趣的。

這些水之國的商販根本不會想到現在站在他們面前的這個薩摩廉太郎就是剛剛不久前對他們進行蹂躪折磨的那個貓臉惡魔。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帶我去個安靜點的地方去。」青羽的視線環視過眾人之後,最後落在水之國商販帶頭人的身上,對著水之國商販的帶頭人點了點頭。

「跟我來吧。」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也覺得事情有些奇妙,但是他又不是完全覺得薩摩廉太郎有什麼問題,只好帶著這個人向著他們暫時所使用的倉庫裡面。

這些倉庫是水之國商販暫時租用的。

負責將他們運送過來的海鮮商品搬運到這裡。

倉庫裡面極為潮濕。

周圍的空氣中泛起海鹽的味道。

相比之下很安靜,也並不會有什麼人出沒,完全可以說是一個可以說話的地點。

隨著水之國商販的陸續進入,青羽跟在他們的身後,最後停在一個安靜的角落。

「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要在這個時間節點來到木葉村,不過,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想要調查我的消息吧?」青羽環視這些水之國商販,他嘴上說的是猜,實際上早就讀取過這些人的記憶里,完全是在明牌玩遊戲,關鍵還不是自己明牌,而是對手明牌,儼然就是一個透。

「是的。」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稍微遲疑了一下之後,還是緩緩點了點頭,他在聽到青羽按照薩摩廉太郎的語氣說出這些話之後,在內心深處已經愈發相信這個人就是薩摩廉太郎了。

不僅是這個水之國商販帶頭人,包括其他的水之國商販在內,每個人都是連連點頭,表示認同了青羽剛才說的話。

「你們果然是來找我的!」

青羽頓時表現出一種猜中了的感覺,隨後他的眼神微微發生了變化,嘴角翹起露出一抹笑容,稍微抬起頭,讓眾人能夠更加清楚的看到他的臉。

「枇杷十藏派你來的吧!」

青羽緩緩的說道,就像是做了一個很隨意的猜測,現在他根本不需要什麼特殊的猜測和智慧,僅僅是憑藉信息差所帶來的巨大優勢,就可以將這些水之國商販給拿捏得死死的。

「是!」

包括水之國商販帶頭人在內,每個人都對著青羽點了點頭,現在他們已經完全相信了青羽的話,畢竟這樣的事情就算是在水之國之中,都沒有多少人知道,更別說這個遠在木葉村的薩摩廉太郎了。

「枇杷十藏還是太急了!」青羽感嘆著說道。

「廉太郎,你怎麼會在木葉村裡面,按照十藏大人的說法,你應該是被加西伊抓走了才對啊!」水之國商販帶頭人立即向著青羽提問道,他的腦袋裡面有不少的問號,不過他還是挑選出一個重點來,畢竟在他得到的情報上,薩摩廉太郎在離開木葉村之後,就直接被加西伊給帶走了,根本就沒有回過木葉村。

「這些說來話長,我也不想跟你們解釋太多這裡面具體發生的事情,你只需要知道加西伊的後續任務發生了改變,他不再是要去救上原琉璃,而是去殺上原琉璃,然後我們之間達成了某種共識,這樣就可以了。」青羽對著這些水之國商販擺了擺手,他專門使用了一種特別的話術,那就是我不想跟你解釋,但是所做的事情偏偏還是解釋。

這樣會給這些水之國商販帶來一些暗示。

似乎這裡面有很多的事情。

這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件事情。

但是他們卻會將這件事情給傳回去,告訴給霧隱村的忍刀七人眾。

「現在木葉村不太平,你們沒什麼事情,就趕緊回去吧,我有些話正好讓你們帶一下,說給枇杷十藏聽。」青羽冷聲交代道。

「是!」

這些水之國商販齊齊應聲,他們都已經完全相信了青羽的話,並且將青羽當做是薩摩廉太郎了。

頓時。

他們看向青羽的眼神中閃爍起了更加深邃的疑惑。

每個人都想知道。

廉太郎會傳遞什麼消息回去。

雖然他們的正常職業是商販,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只要是在傳遞情報中,就會產生很大的好奇心。

可以說……

他們不僅是在傳遞情報,更是在滿足自己的八卦之心。

「你們告訴枇杷十藏,現在我人在木葉村之中,依舊在做著情報的工作。」

青羽在這些人的注視下,緩緩開口,眼眸中閃爍著道道精芒,開始將心中準備好的這些說辭,講述給這些水之國商販聽。

「下面的信息你們務必精準無誤的傳遞給枇杷十藏,讓他彙報給村子的水影,提早進行提防。」

青羽的語氣變得嚴肅起來,像是在對著這些霧隱村商販進行著警告,聲音愈加便得凝重起來。

「第一點,霧隱村對雲隱村的襲擊,已經被木葉村的人們掌握了,但是現在應該還沒有傳到雲隱村的身上,所以你要讓他們儘快的做出抉擇,要麼對木葉村進行管控,隨時防止有人向著雲隱村彙報這件事情,要麼就對雲隱村進行預防性打擊,要在雲隱村反應過來對木葉村出手之前進行出手。」青羽直接提出了第一點,並且將這件事情的解決思路都給他們提了出來。

頓時。

水之國的商販們連連點頭。

他們全都能夠聽明白青羽的意思。

更是能夠聽懂這些話。

但是讓他們自己去想,則是想不到這些東西,這就是能力的差別。

水之國商販的帶頭人立即拿出本子,開始在上面記錄起青羽所說的情報來。

他將這些情報記錄在本子上。

準備回去的時候彙報給枇杷十藏。

現在的他可不敢將這些內容交給這些手下去記錄,若是再出現什麼問題,他可是真的擔不起了。

「第二點,根據我的調查,雲隱村內部出現了一些問題,這些雲隱村的使者團團隊中,就有兩個不同的目的,雲隱村顧問和加西伊的目的是殺死上原琉璃,保證戰爭的進行,而布雷伊則是打算救出上原琉璃,正因如此雙方發生了衝突,最後以布雷伊害死了雲隱村顧問而告終,現在布雷伊和加西伊都已經失蹤了,如果我們要對付雲隱村的話,不妨拿這些事情去做作文章,可能會讓地方從內部產生裂痕。」青羽抬起第二根手指,再次對著這些水之國商販說道。

這些水之國商販在聽到青羽後面的這些話之後,已經完全沒有任何的懷疑了。

這種情報加判斷的方式。

根本不是誰都能夠做到的。

不僅需要確保情報信息的重要性,還要具備很大的大局觀,頭腦思路都需要格外的清晰。

能夠說出這樣的內容和見地。

那絕對不是誰都能夠做到的。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這些水之國商販已經理解了為什麼忍刀七人眾這些大人對於青羽這樣的存在那麼的在意。

水之國商販的帶頭人快速的拿著筆記錄著青羽所說的內容。

這些內容完全可以證明了廉太郎的身份。

「第三點,我在跟著加西伊的時候,發現了一條信息,現在並不是完全可以確認,百分之七八十的可能性是真的,那就是加西伊向著砂隱村的第三代風影進行了偷襲,這樣的行為勢必會得罪到風之國砂隱村,再加上一直在旁邊虎視眈眈的岩隱村,以及正在和雲隱村開戰的木葉村,可以說雲隱村現在處於一個腹背受敵的階段,如果可以做到的話,儘可能去跟其餘幾個村子聯合起來,趁著這個絕妙的機會,共同向著雲隱村發起進攻!」

青羽直接給出了第三個點。

整體下來。

三個點統統都是指向於雲隱村的。

反正忍刀七人眾都已經向雲隱村動手了,那麼索性就挑起雲隱村和霧隱村之間的戰爭。

這兩個村子之間那脆弱的協議早已經名存實亡。

青羽打算通過這樣的方式,讓水之國商販將話傳過去的時候,可以引導水之國那邊的忍者,讓他們向著雲隱村進行進攻。

這樣雲隱村就很難派出更多的忍者了。

隨即整個忍界都會陷入到緊張的氛圍之中,最終讓這場即將發生的第三次忍界大戰變得格外混亂。

「是!」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立即應了一聲,他拿著筆快速的在手上的本子上記錄了起來。

一時之間。

現場的水之國商販們看向青羽的眼神已經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太厲害了!

居然掌握了這麼多的情報。

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讓他們不敢相信。

雲隱村與霧隱村之間居然還有這麼多的事情發生。

最重要的是……

這些水之國的商販均是得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情報。

那就是霧隱村要跟雲隱村進行戰鬥。

「還有最後一點!」

就在這個時候,青羽的聲音緩緩響起,再次將這些水之國商販的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上。

「根據我得到的可靠情報,目前上原琉璃並沒有死,而是以一種殘廢的姿態留在了團藏的身邊,很有可能已經成為了團藏的麾下,關於這樣的事情,你們將消息散布出去,讓雲隱村的人知道這個消息,就可以讓他們產生內訌,最後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

青羽說完最後一點之後,嘴角翹起的弧度更高了,現在對他來說,霧隱村就是用來刺向雲隱村的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8章 霧隱村就是用來刺向雲隱村的矛!(求訂閱求月票)

35.77%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