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天照(求訂閱求月票)

第289章 天照(求訂閱求月票)

「明白!」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在聽到青羽說完最後一點之後,立即點了點頭,將青羽所說的內容快速的記錄下來。

青羽沒有再交代什麼,他只是默默的看著這幾個水之國的商販,眼眸中閃爍著淡漠的眸光。

此時此刻。

青羽在快速思考著還有沒有什麼遺漏的事情。

畢竟在他的角度上來看。

他在交代這些事情的時候,還是比較倉促的,畢竟事情發生的有些突然,他還沒有仔細想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目前來說。

青羽僅僅只是想到了這幾點。

統統都是將矛頭指向雲隱村的。

畢竟這裡有一個很現實的問題,那就是岩隱村和砂隱村距離霧隱村實在是太遠了。

霧隱村能夠進攻的目標只有兩個。

一個是雲隱村。

另一個就是木葉村。

青羽總不能將霧隱村的這股攻擊力給引導到木葉村來。

現在將這些都甩給雲隱村。

還是非常不錯的選擇。

至此。

青羽經過了簡單的思考之後。

發現確實沒有什麼更多的可以交代的了。

若是說得太多了。

反而更加容易出錯。

現在說的這幾個點,足以讓霧隱村向著雲隱村去發起進攻了。

「都記好了嗎?」

青羽向著水之國商販帶頭人看過去,他的語氣中透著一些催促的意味,說道:「我的時間不多。」

「記好了,記好了!」水之國商販帶頭人立即連連點頭。

「你們儘快處理好這裡的事情,然後快點回去,現在處於戰爭期間,若是你們被扣在這裡了,情報傳遞不回去的話,那麼事情就麻煩了。」青羽對著水之國商販帶頭人說道。

「是!」水之國商販帶頭人立即點了點頭,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沒有任何人在懷疑青羽的身份了,其實也根本不需要懷疑了,能夠說出這樣的情報,在他們看來,除了薩摩廉太郎之外,根本沒有任何人了。

「我走了。」

青羽之間轉身離開,向著倉庫的大門方向走過去,走得非常果斷,根本不再這裡過多的逗留。

頓時。

包括水之國商販帶頭人在內。

每個人的視線都落在青羽的身上,他們誰都沒有追上去,或者多說什麼話,畢竟那樣的話只會讓薩摩廉太郎更加難做。

直到青羽在他們的視線中消失之後。

這些水之國商販方才緩緩的舒了口氣,每個人的臉上都流露出了解脫的表情,顯然在剛才的時候,承受了不小的壓力。

「這也太神奇了吧!」

「我們居然直接就見到了薩摩廉太郎!」

「這情報來得也太輕鬆了!」

「這絕對是最輕鬆的一次任務!」

「我原本還以為這個薩摩廉太郎是冒充的,結果這些情報也豐富了。」

「我們真是太幸運了,這些情報送回去以後,忍刀七人眾大人的好處是少不了的了。」

「這也太舒服了吧!」

「……」

水之國商販們開始激動的討論起來,每個人所聊的都是剛才的事情,他們的眼眸之中均是充斥著興奮的眸光。

要知道……

他們來這裡明面上是做生意。

這一筆海鮮就可以讓他們獲得到很高的利潤。

本身就不是白白跑一趟的事情。

除此之外。

只要他們能夠得到很重要的情報。

那麼是能夠從那些大人的手上得到不同程度的獎勵。

這些獎勵的高低是根據情報的重要程度來的。

現在來看……

他們直接就得到了薩摩廉太郎的情報。

又得到了許多關於雲隱村的情報。

這些可都是重量級的情報啊!

足以讓他們賺取極其豐厚的獎勵了!

想到這裡……

他們就非常的開心!

就連不久前所受到的疼痛都已經感覺不到了。

完全沉浸在幸福的喜悅當中。

「閉嘴!」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在聽到這些人的聲音之後,頓時滿臉黑線。

這都是什麼玩意!

形勢稍微好一點點就開始浪!

「廉太郎的事情不要再說了,若是被有心的人給聽到了,那麼廉太郎就危險了!」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極其無奈的說道,他現在對著這些人的表現已經完全沒有語言了,只求能夠安心的離開木葉村,千萬別出什麼岔子。

隨著水之國商販帶頭人此話一出。

現場的這些人頓時楞了一下,隨即誰都不再說話了,每個人都識趣的閉上了嘴巴。

誰都不說話了。

他們都想起了不久之前他們處於拷問部之中的窘境。

「我們快點將這裡的事情處理完了,然後快點回到水之國!」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立即大聲喝道,他現在是一分鐘都不想在木葉村裡面多待著了,這裡的經歷簡直就像是在做夢一樣。

一會是噩夢。

一會是美夢。

相互之間切換的是那麼的順暢和自然。

以至於讓他有著非常強烈的不真實的感覺。

……

青羽在離開倉庫之後,將頭上斗篷的帽子使勁拽了拽,將自己的臉遮擋一下。

準確的說不是他的臉。

而是薩摩廉太郎的臉。

「站住!」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命令的聲音響起,聲音的目標就是在對準青羽。

這道聲音來得是那麼的突然。

以至於讓青羽跟著愣了一下。

「這……」

青羽被斗篷帽子遮擋的瞳孔微微一縮,令得眼眸中的光芒閃爍而起。

這道聲音他很熟悉。

根本不用判斷。

只是聽到一句話。

用腳趾頭他都能猜到這個人是誰。

宇智波富岳!

青羽怎麼都沒有想到,他居然會在這裡遇到宇智波富岳,並且就這樣直接出現在他的面前。

頓時。

青羽一句話都沒有說。

直接身影一閃向著旁邊的樹林中跑過去。

「站住!」

宇智波富岳頓時臉色一緊,他剛剛只是覺得那個人有點問題,將自己遮擋得那麼嚴實,明顯就是不想被人發現他的身份。

本來就是試探性的喊一句。

想要確認一下這個人的身份。

畢竟。

水之國的商販們來了。

宇智波富岳就是覺得這些水之國商販有問題,但是他沒有證據,饒是如此他還是硬生生將這些人送到了拷問部,希望拷問部的拷問忍者能夠問出點什麼東西來。

但是他怎麼都沒有想到。

這些水之國商販前腳被他送進去,後腳就被放了出來。

幾乎沒在裡面多少時間。

這讓他的心裡稍微有些不爽,不過他也沒有去找拷問部的人理論,而是親自來到水之國商販的區域,準備監視看看他們是不是有什麼心動。

他剛剛來到這裡。

就看到另一個奇怪的人。

現在這個奇怪的人當著他們的面直接就跑了。

簡直可以說是……

不打自招!

現在這個時候。

宇智波富岳可以說是極其的確信,認為這個跑掉的遮擋著面容的人,就是跟水之國商販有關係的人。

頓時。

宇智波富岳毫不猶豫的追了上去。

一邊追。

一邊大喊。

「你站住!」

宇智波富岳的速度非常快,一個閃身就向著樹林中鑽了進去,直接跟隨在青羽的身後。

青羽剛剛從倉庫裡面走出去,就遇到了宇智波富岳。

並且宇智波富岳那幾乎沒有收斂過的嗓門。

清晰的傳入到倉庫當中。

剎那之間。

那些水之國商販快步的跑出來,紛紛向著青羽和宇智波富岳離開的方向看過去。

他們從倉庫中跑出來的時候。

僅僅只是能看到宇智波富岳的一個背影。

他們沒有看到這個人的容貌。

但是他們很清楚。

這個人是木葉警備部的人。

就是這些人將他們送到了拷問部,讓他們受到了極其嚴重的皮肉之苦,並且承受到了極大的心裡壓力。

「呼……」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深吸一口氣,他的眼眸中閃爍著心有餘悸的眸光。

「希望廉太郎沒事。」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默默的祈禱著,他知道這樣的事情,他根本幫不上什麼忙,只能夠默默的看著。

不僅不能幫忙。

他還要更加保護好自己。

以便於順利的將這些情報傳遞迴去。

否則。

若是廉太郎出了問題。

他們也跟著出來問題。

那麼事情就變得更加麻煩了。

「快點幹活!」

「然後趕緊離開!」

「我覺得廉太郎是在給我們爭取時間。」

「如果等那個警備部的人回來了……」

「我們怕是再次進入到拷問部了!」

水之國商販帶頭人立即對著其餘這些商販大聲喝道,隨後快步的重新走進了殘酷中。

「是!」

這些水之國商販在聽到前面的話的時候,還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

但是當他們聽到最後帶頭人所說的那個拷問部之後。

瞬間每個人都顫抖了一下。

腦海中彌散出不久前那段讓他們感覺無比痛苦的精力。

一時之間。

誰都不敢有任何的散漫。

均是想著用最短的時間完成貨物的交接,然後拿著從木葉村賺到的錢,趕緊離開這裡,絕對不能夠再進哪怕任何一次木葉村。

其實。

他們都已經決定了。

這是他們此生最後一次來木葉村了。

以後都不想再來了。

別說那個帶頭人不打算再用他們了,他們也根本不打算再去涉險去做這些事情了。

這簡直可以說是越想越害怕!

他們從事這個行業的時候,想的是能夠多賺一些錢,並且還沒有什麼太大的風險。

經過了今天的感受之後。

他們已經發現了。

風險實在是太大了!

……

另外一邊。

樹林之中。

青羽身影快速在樹林之中穿梭,奔跑在前面。

在他身後不遠處。

宇智波富岳正在對他緊追不捨。

「別追啦!」

青羽模擬著薩摩廉太郎的聲線說道,他控制著自己的速度,始終跟宇智波富岳保持著一個距離,讓宇智波富岳無法完全追上他,又不會被甩開太遠。

「你給我站住!」

宇智波富岳立即大聲吼道,他漆黑的雙眼在快速狂奔的時候,已經變成了三勾玉的寫輪眼,將青羽的身型完全鎖定住了。

「你追我沒什麼用啊!」

青羽再次對著宇智波富岳回應道。

其實。

他從遇到宇智波富岳之後。

完全可以在鑽入到森林的瞬間就直接消失不見的,畢竟他是掌握著飛雷神之術的人。

不過。

就在青羽遇到宇智波富岳的那一刻,他想到了很多種可能性。

首先他必須要將宇智波富岳給引走。

引得越遠越好。

給這些水之國的商販儘可能去爭取一些時間。

這些寶貴的時間將為這些水之國商販能夠離開木葉村提供巨大的幫助。

只要他們能夠離開木葉村。

就可以將他提供的情報帶回給霧隱村。

那樣他的目的就達到了。

不管霧隱村在看到這些情報之後,有沒有按照他所提供的方法去做,究竟是做還是不做,最後又會怎麼做……

這些都不是青羽所關心的範疇了。

對於青羽來說。

只要霧隱村知道了這些情報。

那麼就足夠了!

其次他還想著要試試宇智波富岳現在的實力,畢竟後者已經得到了萬花筒寫輪眼。

宇智波富岳的實力對於木葉村當下的局勢,也是有著非常重要的影響。

最後……

那就是好玩了!

青羽在被宇智波富岳發現的瞬間,先是覺得事情太巧了,這讓他感覺到極其的麻煩。

可僅僅是瞬間之後。

他就恍然間意識到。

這個麻煩……

似乎好挺有趣的。

畢竟從他來到木葉村以來,就沒有正兒八經的交手過,再加上面對的是宇智波一族。

要知道。

青羽所學的可是二代目火影留下的水遁之書上的內容。

那些完全可以說是對比著宇智波一族來的。

嗯?!

等等……

青羽一邊跑一邊想。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他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影分身之術。

飛雷神之術。

水遁之術。

互乘起爆符之術。

……

青羽發現他所掌握的那些比較核心的忍術,全都是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的忍術,這一點他先前還沒有意識到,想到了跟宇智波富岳切磋一下,方才發現了這一點。

這豈不是說……

現在的他就是個小扉間。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興奮的弧度,他只是明白了自己所掌握的忍術,但並不是說他要將這些忍術就這樣使用出來。

且不說是不是一定要跟宇智波富岳切磋,這樣的事情他還沒有具體想清楚。

就算是要跟宇智波富岳切磋的話,他也不會去使用影分身之術、飛雷神之術、以及互乘起爆符之術這類明顯沒有什麼人會用,直接指明身份的術。

青羽只會使用水遁之術。

除了水遁術之外。

其他任何的忍術一概不用。

宇智波富岳肯追他這麼久,無外乎就是將他當做是霧隱村的忍者。

那麼霧隱村的忍者使用水遁之術,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問題,完全可以增加宇智波富岳的誤會。

「你站住!」

宇智波富岳的聲音再次從青羽的身後響起,他那血紅色的眼神,已經變得冷漠起來,顯然已經是變得不耐煩了起來。

「現在我正式警告你!」

「若是你現在停下來的話,那麼一切都還好說!」

「但是……」

「如果你還要逃跑的話!」

「那麼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我這個術就連我自己都控制不好!」

「你可要想清楚了!」

宇智波富岳一句接著一句的向前喊道,他的聲音在樹林中回蕩著,非常清晰的傳入到青羽的耳中。

「嗯?」

青羽聽到了宇智波富岳的話。

並且他隱隱猜到了宇智波富岳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既然如此。

那肯定是要試試啊!

青羽嘴角翹起得更高了,他若是就這麼簡單的停下來了,那麼就看不到宇智波富岳所說的那種控制不好的術了。

「你有本事就把我留住啊!」

青羽頓時向著身後的方向大喊一聲,他所使用的是薩摩廉太郎的聲線,並且語氣中充斥著強烈的挑釁意味。

「這是你逼我的!」

宇智波富岳的臉色變得非常冰冷,他根本不想輕易使用這個術,畢竟每次都讓他覺得反噬的感覺非常強烈。

可是……

他跟身前不遠處這個霧隱村忍者的距離是中保持著。

幾乎沒有縮減。

若是這樣繼續下去。

他根本追不上面前這個霧隱村的忍者。

在他的心中已經有了判斷了。

畢竟隨著他來追這個霧隱村忍者的時候,他就知道那些水之國的商販肯定走了。

他必須要留住這個霧隱村的忍者。

現在的他已經將前面處於逃跑狀態的青羽當做是霧隱村的忍者了。

否則到最後的話……

他將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什麼都不會拿到。

頓時。

宇智波富岳猛然瞪大雙眼。

他血色的三勾玉寫輪眼在這一刻驟然發生了變化。

三顆勾玉猛然顫動了一下。

隨後快速的旋轉起來。

旋轉的過程中。

血色眼球上的黑色紋路連接在一起,形成一個特殊的紋路。

正是萬花筒寫輪眼。

宇智波富岳在打開萬花筒寫輪眼之後,眼前的視線驟然間變得更清晰了,並且感覺到一股股力量的感覺湧現而出。

他控制著身上的查克拉。

向著雙眼涌動過去。

霎時間。

磅礴的查克拉充斥在他萬花筒寫輪眼的眼球上,令得瞳孔泛起炙熱的高度。

緊接著。

兩行血淚從他的雙眼上流淌而出。

「天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9章 天照(求訂閱求月票)

37.23%
目錄
共78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