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火之國是在吃人嗎?(求訂閱求月票)

第293章 火之國是在吃人嗎?(求訂閱求月票)

「嘶……」

宇智波富岳看到這樣的一幕,頓時倒吸一口涼氣,他根本沒有想到,這個本子居然會落入到手打的手上。

最關鍵的是……

手打還誤以為這是他寫的!

現在這個時候。

他已經答應了青羽承認這個故事是他所寫的了。

畢竟得到了版權費做為好處。

想要解釋都沒有辦法解釋。

「沒錯,手打大哥,這是富岳大哥寫的新書,過幾天就要出版了,你快看看富岳大哥寫得怎麼樣!」青羽立即笑着說道,直接把這個事情給定死了。

「……」

宇智波富岳在聽到青羽的這些話之後,頓時滿臉的無奈,他知道這本書以後都將伴隨着他了,根本就沒有辦法進行過多的解釋。

「好的!」

手打點了點頭,翻著本子看了起來,他就站在兩個人所處的長桌之前,眯着眼睛看着上面的文字。

霎時間。

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將手打帶入到了處於另外一個感覺上的忍者學校中。

「這……」

手打的眉頭微微一跳,頓時覺得這個故事不一般,隨後覺得這樣站着看書有點尷尬,便立即拽了個椅子過來,慢慢的看了起來。

「富岳你寫的不錯啊!」

手打的雙眼聚精會神的盯着本子上的文字,這些文字像是具備着魔力一般,直接將他拽了進去,完全沉浸在其中。

一時之間。

一樂拉麵的麵館沉默了下來。

手打在默默的看着這個本子上的故事,整個人都彷彿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發現了以前未曾注意到的新鮮玩意。

青羽默默的看着這一切,心裏在向著後續的打算,對於當下的局勢變化,還是非常滿意的。

現在的局面已經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宇智波富岳則是處於一種非常尷尬的境地之中,周圍越是安靜,他的心裏越是複雜,尤其是手打就當着他的面在看這本變成了是他所寫的小說,這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種心情,只好將臉埋在面盆裏面,安靜的吃面。

不過。

他吃面的時候。

卻是豎起了耳朵。

聆聽着前面手打的動靜。

現在他對手打可能出現的反應格外的關注。

……

十幾分鐘后。

手打看到了最後一章。

緩緩合上了本子。

一句話都沒有說。

他只是靜靜的回想着剛才在腦海中所浮現出來的情節。

片刻之後。

手打抬眼向著宇智波富岳看過去。

「富岳,你寫的很好,唯一的遺憾就是故事沒寫完,我等你將這些寫完之後,快點出版出來,一定會大賣的!」手打一本正經的說道。

「謝……我謝謝你!」

宇智波富岳的臉色變得古怪了下來,現在這個時候,他的心中湧現出一種說不出來的尷尬,已經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手打說出來的祝福了。

「加油!」

手打對着宇智波富岳比劃了一個握拳的姿勢,隨後將本子重新放在兩個人的桌子上。

「謝……謝謝……」

宇智波富岳再次對手打感謝了一聲,隨後趕忙拿起桌面上的本子,將本子塞進青羽的手上。

「富岳大哥,沒什麼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我還要抓緊幫你聯繫出版社這些事情呢。」青羽拿着這個本子在宇智波富岳的面前晃動了一下,隨後起身便要走了。

「你這就吃完了?」宇智波富岳愣了一下,他突然覺得青羽找到他好像就是為了讓他成為這本書的作者,然後完成目的就走了。

「對的,我吃完了,富岳大哥,我看你挺累的,一會回去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擾你了!」青羽直接起身向外走,並且還跟手打擺了擺手,說道:「手打大哥,我過段時間再來看你。」

「好嘞!」

手打對着青羽同樣擺擺手,他是拉麵店的老闆,天天看着店鋪裏面人來人往,早就習慣了這些事情,完全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

宇智波富岳頓時感覺一陣頭大,他覺得自己好像是被套路到了,但是又覺得自己好像賺到了。

這是一種很複雜的感覺。

好像是……

又被套路到了!

同時也跟着賺到了!

……

青羽在離開一樂拉麵之後,天色已經非常的昏暗了,他並沒有直接返回暗部宿舍,而是向著那尚在營業中的忍具店走了進去。

「老闆!」

青羽推開忍具店的大門,再次見到了這個跟他打過許多次交道的忍具店老闆。

忍具店老闆看到青羽的樣子之後,瞬間就將青羽認出來了。

這個少年就是先前來他這裏買過空白符紙的人。

據說要賣起爆符。

不過一次都沒有成功過。

距離這個人最後一次購買空白符紙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在忍具店老闆看來……

青羽已經是放棄了繪製符紙的事情。

「呵呵呵,是你啊,這麼晚還沒回去啊,想要買點什麼東西嗎?」忍具店老闆笑着問道,他的聲音還是很溫柔的,他本身就是一個性格不錯的人。

「我要買一些本子。」青羽對着忍具店老闆說道。

「本子?」

忍具店老闆愣了一下,他還以為青羽要說的是空白符紙,現在怎麼改成本子了。

稍微猶豫了一下之後。

忍具店老闆還是忍不住叮囑起來。

「本子上的紙可是不能繪製成符的噢,想要繪製成符,必須要用那種可以存儲查克拉的空白符紙。」忍具店老闆說道。

「我不繪製符紙了,我拿本子去抄錄一些東西,就是做最正常的基本使用。」青羽點點頭說道,他對這個忍具店老闆的印象還是不錯的,畢竟以多種身份跟這個忍具店的老闆打過招呼,完全可以說是從不同的角度都了解到了忍具店老闆的為人。

「哈哈哈這樣也好!」

忍具店老闆從青羽的話中聽到了放棄繼續製作符紙的想法,頓時心中的擔憂放了下來。

畢竟如果沒有製作符紙的天賦的話。

那麼買再多的空白符紙,也都沒有辦法做成一張起爆符,最後只能說是白白的浪費的金錢,根本收不回成本來。

這並不是簡單的開彩票。

需要非常大的天賦和努力。

現在忍具店老闆看着青羽似乎已經放棄了這些事情,覺得這個少年還是比較拎得清狀況的,知道自己不是繪製符紙的這塊料之後,就果斷的放棄了。

「本子都在這邊,你自己挑選吧。」

忍具店老闆抬手指著那邊的貨架,上面擺放着的都是本子和筆這類的文具,這些東西大多是銷售給忍者學校的學生。

「好的。」

青羽直接走到了貨架前面,看着上面的本子,率先挑選了一個深色的本子,然後又拿了一大堆的本子,總共加起來得有三四十本。

具體的數字他也沒有數。

隨後。

他拿着這些本子。

直接向著忍具店老闆的方向走過去。

「老闆,就要這些了,總共多少錢?」

青羽將這些本子統統拿到了櫃枱上,隨後盯着老闆問道,現在這些本子對他來說,還是挺重要的。

「你需要這麼多本子嗎?」

忍具店老闆眉頭微微一簇,他凝視着青羽深深看了一眼,他發現這個孩子買什麼都喜歡買很多,這一口氣買了三十多個本子,要用多久啊。

「對的。」青羽點了點頭。

「行吧!」

忍具店老闆就是問了問,隨後計算了一下這些本子的價格。

青羽付款之後。

便離開了忍具店。

隨後邁開步子直接向著暗部宿舍的方向走過去。

十幾分鐘后。

青羽便直接回到了暗部宿舍當中。

緊接着。

青羽立即施展影分身之術。

在宿舍裏面留下一個影分身之後。

他立即溝通高塔上的飛雷神術式,隨後施展飛雷神之術。

身影一閃而逝。

消失不見。

……

高塔一層道場。

青羽抬起雙手,伸出兩個手指,交叉在一起,擺出一個十字的架勢。

「多重影分身之術!」

青羽立即施展了多重影分身之術,控制着周圍出現了三十幾個跟青羽長得一模一樣的影分身。

「你們的任務很簡單。」

青羽的視線落在這些影分身上,現在他還沒有打算大肆的進行修鍊,要先將眼前的事情給處理好了。

「你來負責將整本書抄寫一遍,全都寫在那個將要給團藏的深色的本子上。」青羽指著距離他最近的一個影分身說道,這都是隨機挑選的,畢竟每個影分身都是他自己,效果都是一樣的。

「剩下的你們將這幾個本子拆開,每個人拿走幾張紙,將第一章寫下來,這是要送給那些山中一族暗部忍者的。」青羽又對着其餘的幾個影分身交代道。

儘管這些內容。

這些影分身的心裏都是知道的。

畢竟他們都是青羽的實體分身。

屬於青羽身體查克拉的一部分。

會繼承青羽的意志。

從而擁有跟青羽一樣的思維。

但是青羽還是覺得將這些任務好好交代一下,能夠擁有更好的效果。

「是!」

這些影分身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頓時齊齊應了一聲,隨後每個人都開始忙碌起各自的事情來了。

青羽對着這些影分身點了點頭。

隨後心念一動。

溝通暗部宿舍的飛雷神術式。

瞬間身影一閃消失不見了。

青羽回到暗部宿舍之後,便將現在處於暗部宿舍中的影分身收了回去,隨後解除了影分身之術。

隨後。

青羽躺在鐵板床上。

準備睡覺了。

……

雷之國,雲隱村。

三代雷影辦公室。

雖然現在已經入夜了,但是第三代雷影艾依舊在看着那些讓他焦頭爛額的捲軸。

沒有別的原因。

上原琉璃不在了。

雲隱村的顧問也不在了。

就連身邊那些平時能夠幫他操辦着這些事情的參謀也都不在了。

只剩下他一個能夠處理這些事情的人。

第三代雷影艾本來就不是什麼走智力路線的人,他更像是一個每天都沉浸在修鍊之中的武痴。

他能夠成為雷影。

完全是因為他的實力極強。

可以起到村子領頭人的作用。

但是對於治理村子這類的事情,真心不是他擅長的,看着那些捲軸,他頭都大了。

「雷影大人!」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皮膚黝黑的雲隱村忍者快速的跑進了雷影辦公室,從這個人的神情上來看,顯得頗為急切。

「怎麼了?」

第三代雷影艾眉頭微微一簇,現在他最不想聽到的就是這類的大呼小叫。

要麼是這裏出了問題。

要麼是那裏出了問題。

煩都快煩死了。

第三代雷影艾發現這些人根本不會為雷影分憂,他們沒有任何一個人來到這裏是給雷影解決麻煩的,一個個都是帶着麻煩過來。

現在第三代雷影艾覺得一個頭兩個大,他寧可上戰場去跟敵人對線,都不願意去看這些堆積如山的捲軸。

「前線探哨全都失聯了!」這個雲隱村忍者說道。

「又失聯了?」

第三代雷影艾的眉頭緊緊皺起,心中滿滿都是不悅。

這不是探哨第一次失聯了。

自從他們雲隱村使者團進入到火之國境內之後,便一點消息都沒有了。

無論是雲隱村的顧問,還是原本駐地的首領布雷伊。

誰都沒有將任何的消息傳回來。

這讓地三代雷影艾的心中隱隱覺得那邊可能出了什麼問題。

這種現象絕對不正常。

隨後。

他開始派出探哨去查看情況。

算上剛才說是失聯的這一批。

雲隱村總共派出了三批探哨,沒有一個帶回任何一點消息,在這些探哨進入到火之國境內之後,就像是進入到了深淵中,沒有任何一個回來的。

「火之國是在吃人嗎?」

第三代雷音艾猛然間擼起袖子,臉上湧現出不滿的神色,他瞪大眼睛盯着過來傳訊的那個雲隱村的忍者。

「怎麼連打探個情報都整不明白呢!」第三代雷影艾氣憤的說道。

「可能是……遭遇到了截殺!」這個雲隱村忍者低聲說道,他看起來並不敢太大聲音說話。

「真是弱啊!」第三代雷影艾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怎麼現在村子裏面的忍者,連這種最基礎最簡單的任務都做不好了呢,難道要我親自出去打探情報嗎?」

「不敢!不敢!我已經派出了第四批探哨!這次一定會把情報帶回來!」這個雲隱村忍者立即低下了頭,不敢大聲說話。

「其實情報不情報的已經無所謂了。」第三代雷音艾在聽到這些話之後,無奈的搖了搖頭,繼續說道:「就從現在的反應來看,他們怕是都已經遇難了,而且全是在火之國遇難,應該就是木葉村乾的了,對方就是在盯着我們的人呢,這樣進去多少就會死多少,完全沒有任何的意義。」

「雷影大人的意思是……」這個雲隱村忍者的臉上流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隱隱的感覺到,第三代雷影大人,似乎有什麼想法了。

「佈置忍者小隊,明天在廣場集結,我要親自帶領他們去火之國戰場,對木葉村進行襲擊。」第三代雷影艾冷冷的說道,現在他已經將全部的事情,都怪到了木葉村的身上。

「雷影大人,這件事情有點蹊蹺,很有可能不是木葉村乾的,而是其他村子挑起來的事端啊!」這個雲隱村忍者立即勸說道:「況且,雷影大人你若是離開了雲隱村,那麼我們雲隱村的力量就立即空虛了下來,這對我們有着極大的不利啊!」

「管不了那麼多了,木葉村欺人太甚,我早就說過不需要什麼談判,直接打就是了,上原琉璃那個傢伙非要說談判,現在好了吧,把自己給談沒了,早就應該按照我說得來處理了,這個世界拳頭大就是硬道理!」第三代雷影艾冷冷的說道。

在他的心裏……

對那些陰謀詭計,還是比較不屑的。

更願意通過最為簡單粗暴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在他的思維中力量就是一切!

在絕對力量的面前,陰謀詭計都是徒勞。

這在他跟八尾戰鬥時感受的最為貼切,任何陰謀詭計在對待八尾的時候,都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唯一能夠與八尾爭鋒的就是他的拳頭!

「雷影大人,我懷疑這件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可能背後有什麼其他的勢力在搞鬼,未必是木葉村所做的,因為我能夠感覺到,第三代火影他確實是想要和平解決這個問題。」這個雲隱村忍者立即說道,他不一樣事情因為雷影大人的一次衝動,而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他要是想和平解決問題,就該把上原琉璃放出來!」

第三代雷影艾冷漠的說道。

他在說這些話的時候,整個人的臉上都流露着不滿和譏諷。

「現在呢,他不僅沒有把上原琉璃放出來,而且還將我們雲隱村的人一個個的吞掉,這不就是在向我們挑釁嗎?」

第三代雷影艾越想越氣,他已經沉浸在自己的邏輯里無法自拔,認定了這一切都是木葉村做的,在心中就已經形成了成見,根本就無法輕易轉變。

「若是我再對木葉村忍讓下去,豈不是讓全忍界的人嗤笑,他們會以為我們雲隱村好欺負,以為我這個雷影好欺負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3章 火之國是在吃人嗎?(求訂閱求月票)

39.15%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