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團藏大人要見你!(求訂閱求月票)

第297章 團藏大人要見你!(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小心翼翼的推開石門,重新回到了走廊之中。

直到現在這個時候。

走廊里都是一個人都沒有。

這樣的狀況。

倒是讓青羽的心裏多少有點疑惑。

按理說……

這種地方至少也是有些人看守一下吧。

總不至於說僅僅憑藉着那道暗門吧。

不過。

這道那邊暗門的人。

確實不多。

滿打滿算現在多了幾個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

對於經常讀取記憶的山中一族暗部忍者來說,每個人都知道該怎麼保守這些秘密,並不會亂說話。

青羽看着幽暗的走廊。

深吸一口氣。

繼續向著前面走過去。

現在他的猜測已經愈加的清楚了,覺得這裏就是存放戰利品(屍體)的地方。

其實這些屍體。

根本沒什麼價值了。

五臟六腑都已經被掏空了。

除非是青羽這種擁有系統的掛壁來到這裏,通過超越忍者世界的能力將這些人腦袋裏面的記憶抽出來。

否則根本沒有人會讀取到這些人的記憶。

過往種種。

皆成雲煙。

逐漸消散在歲月的長河中。

人們往往都是珍視現在,展望未來,卻很少有人去回溯過去,去緬懷過去的發生過的事情,畢竟人都是健忘的。

青羽覺得在未來某個時間點裏,這個漆黑的走廊可以改造成為木葉村歷史博物館,將這些屍體作為展品展現出來,他不介意為這些屍體提供一些生前的事迹,以此讓人們記住昔年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青羽繼續向前走着。

又過了一段時間。

他的目前再次出現一道石門。

現在他都已經發現規律了,每道石門之間的距離都是差不多的,間距非常大,但是屋子卻並不大。

也就是說……

每個屋子之間隔着的牆壁都要比屋子的面積更大。

「等等!」

青羽忽然瞪大了雙眼,他意識到了一件此前一直忽略的事情。

霎時間。

他的視線聚焦在旁邊的石門上。

他抬起手。

輕輕的石門旁邊的牆壁上敲打過去。

自從他進入到這裏之後,他就不敢輕易的弄出什麼動靜來,對於牆壁的接觸,也僅僅只是施展飛雷神術式,留下飛雷神的印記。

咚!咚!咚!

青羽敲擊牆壁的聲音響起,他可以清楚的通過牆壁傳來的聲音,感覺到這裏面是空的。

這道聲音。

他並不意外。

畢竟裏面就是存放着屍體的屋子。

隨後。

青羽猛然轉過頭去,向著身後的牆壁看過去。

從他進來的那一刻。

一直到現在為止。

屋子對面的牆壁上就沒有出現過任何一道暗門之類的東西,僅僅就像是走廊一樣,有着的只是一盞盞沒有蠟燭的燭台。

如果沒有特別注意的話。

這裏跟牆壁沒有任何的區別。

青羽一步步走到這個牆壁的邊上,他抬起右手,右手握成一個空心的拳頭,向著牆壁上面輕輕的敲擊過去。

咚!咚!咚!

隨着青羽敲擊過去,一道道聲音響起,聲音略顯沉悶,但明顯是有聲感,並不像是敲擊在實體牆壁上那樣。

空的!

青羽瞬間瞳孔微微一縮。

他通過這次翹起頓時意識到,這面牆的後面並不是實心的,而是擁有這空間,裏面同樣是房間,只是不知道入口在什麼地方,更不清楚裏面裝的是什麼東西。

「看來木葉村裏面隱藏着不少的秘密啊!」

青羽沒有再跟這堵牆有過多的接觸,現在他不知道入口在什麼地方,他沒有看見任何一個開關,更是沒有在任何人的記憶中發現這些秘密。

或許……

入口根本就不在這邊。

現在他根本找不到這個問題答案,也就沒有再繼續去查探。

畢竟……

對於現在他的來說。

若是想要到這堵牆裏面,那就必須要使用暴力拆遷的方式。

這種手段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刻絕對不能用!

而且。

這種手段只能使用一次。

一旦使用過了以後,這邊就會暴露了,如果沒有收穫的話,那麼就可以說已經是打草驚蛇了。

正因如此。

青羽現在選擇不去管那邊。

這邊還有不少的屋子沒有去查看的呢。

要先把當下能夠確定的東西全都確認清楚,然後再去想其他的可能性。

轟隆隆……

伴隨着石門與地面摩擦的聲響。

青羽邁步走到了屋子中,並且隨手關上了石門,這樣從外面看起來,就像是沒有人來過一樣。

屋子裏面極其的黑暗。

不過青羽現在已經完全適應了這種黑暗,根本不會對他造成任何的影響。

這間屋子裏面的陳列佈置跟前面幾個屋子都是一樣的,擺放着一個個已經焊進到地面中的鐵架台上。

只是……

這些鐵架台上什麼東西都沒有。

又是一間空房子。

不過。

青羽並沒有直接出去。

他先抬起右手,在屋子的石門邊上按了下去。

嗡!

青羽手上的查克拉涌動之間,直接在這裏留下了一個飛雷神術式。

飛雷神術式出現之後。

這裏就出現在青羽腦海的坐標中。

只要他想。

隨時都可以再次過來。

青羽在施展完飛雷神之術后,依舊沒有離開這間屋子,而是向著他來時的方向靠近了過去。

他一直走到牆邊上。

「呼……」

青羽深吸一口氣,眼神變得凝重起來,他非常清楚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可以說是非常的重要。

如果跟他猜想中一樣的話。

那麼就在這火影辦公室之下,根部之上,這個區域中,可能潛藏着極大的秘密。

頓時。

青羽右手握成拳頭,向著牆壁上敲擊過去。

咚!咚!咚!

伴隨着青羽的敲擊,牆壁給他帶來了跟先前一樣的聲響。

這不是實體的牆壁!

準確的說是這面牆根本沒有多厚!

絕對沒有必要讓兩個屋子隔那麼遠!

「這裏……」

青羽猛地瞪大了眼睛,他發現的事情跟他猜測得差不多。

並不是每個屋子都間隔那麼遠。

而是……

這些屋子之間的還有許多個屋子!

只是入口不在這裏!

「難怪沒有什麼人盯着這邊……」

青羽的心中立即有了答案,這條長廊本就沒有什麼人知道,屬於木葉村的秘密,要先在火影辦公室的道場後方的暗門進入,進入之後還在在漆黑陰冷的環境中走到盡頭,再打開石門向下。

絕大部分的忍者都不會發現這個地方,就算髮現了那漆黑的環境,也會讓他們不是那麼敢下來。

而且就算是發現了石門格擋的密室。

那些人也僅僅只是能夠看到一具具的屍體,並不能從屍體上得到什麼情報。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

這些屋子是暗門中擺在明面上給人看的屋子,任何人來到這裏發現什麼都沒什麼問題。

這裏或多或少的放了一些屍體充充樣子。

就算是被人發現。

不僅可以解釋。

還能夠把發現的人訓一頓。

以後也不會有人太把這裏當做一回事,只會覺得這是對入侵木葉村的忍者的停屍房。

「那些房間裏面裝的是什麼呢?」

青羽的腦袋裏面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他開始沿着這個屋子四周的牆壁走過去,一邊走一邊敲。

頓時得出了一個結論。

處於屋子兩邊的牆壁都是空的。

也就是說隔壁都有房間。

只是他現在沒有看到。

倒是正對着石門的那堵牆,屬於實體的牆壁,隔壁根本沒有任何的房間。

因此。

青羽的心中立即斷定。

這條幽暗的長長的走廊,兩邊都有着一間間的屋子。

只是能夠從這條走廊上進去的屋子,只有左側這一排的幾個屋子,其餘的屋子都是沒有辦法進去的。

現在還沒有看到明確的入口。

頓時。

青羽準備再次向著裏面看過去。

他向著石門走過去。

然而。

就在他準備將石門推開的時候。

他聽到了石門外面傳來一道道的聲響,均是一道道的腳步聲,屬於腳底板與地面摩擦之後傳來的聲響。

有人來了!

青羽立即意識到石門外面有人走了過來。

頓時。

青羽的身體緊緊貼在石門上。

這樣如果有人來開門的話,那麼他剛好可以施展飛雷神之術離開。

若是那些人沒來開門。

剛好可以聽聽他們的動靜。

踏踏踏踏踏……

一連串細密的腳步聲,沿着石門外的走廊走了過去,並沒有在青羽所在的位置有過多的停留。

隨着這些人走過之後。

青羽依舊站在石門之外沒有動。

「現在不能再出去了。」

青羽依舊意識到本次『探險』到此為止了,長廊的前面已經有人了,若是再繼續往前走的話,將會有極大的概率暴露,那樣場面就被動了。

這種事情還是要在暗中進行。

不能明目張膽的出現。

一旦被發現了。

就算身份不會立即暴露出來,但是隱藏在這些屋子裏面的秘密,可能就會被收起來了。

至少。

從目前的情形上來看。

青羽覺得沒有必要激進冒險。

他完全可以一點點在暗中將這些事情統統的解決掉。

頓時。

青羽心念一動。

溝通了火影辦公室后小樹林中的一棵樹上的飛雷神術式。

這棵樹的樹榦上曾經隱藏着水遁之書。

嗖!

青羽立即施展飛雷神之術,整個人瞬間從原地消失不見。

一時之間。

他就像是從來沒有去過暗道一樣。

「那些屋子裏面究竟藏着什麼秘密呢?」

青羽站在樹枝上,身體變成一張張紙堆疊在一起,紙片翻卷之間,重新恢復成為了他自己本身的模樣,然後再次向著火影辦公室的方向走過去。

這片小樹林本來就在火影辦公室的後面,距離火影辦公室並沒有多遠,僅僅只有幾分鐘的距離。

很快。

青羽就重新回到了火影辦公室的門口。

儼然一副剛剛過來的樣子。

他的雙眼盯着火影辦公室門口的「火」字,眼神略顯凝重起來。

他來過這裏的事情,並不是沒有人知道。

剛才他在撞見過旗木朔茂。

希望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青羽再次走進火影辦公室,這次他剛剛走到門口的位置,便遇到了兩個守門的忍者。

這是剛才完全沒有的。

他剛才從進入到火影辦公室直到進入暗門,根本沒有看到過任何一個人,也不知道是不是陰差陽錯的剛好趕上了什麼奇妙的時間節點上。

「你有什麼事情嗎?」

這兩個守門的忍者盯着青羽,他們兩個均是中忍,並且不是暗部的忍者,平日裏專門負責在火影辦公室守門並且給各個部門傳遞情報的職責。

「我找團藏大人。」青羽壓低聲音說道,其實他原本這次就是來找團藏的,只是順便去那個長廊看看,可是就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隨便這麼一看,居然發現了一些大秘密。

「你找團藏大人?」

這兩個守門的忍者微微眯起眼睛,隨後相互對視了一眼,均能從對方的眼眸之中看到驚訝的眸光。

他們兩個都是火影辦公室的守門人。

在這裏已經工作很多年了。

還是第一次遇到來這邊找團藏的。

「小子,團藏大人並不在這裏工作,這是火影辦公室!」其中一個守門忍者說道。

「團藏大人在隔壁!」另外一個守門向著旁邊的建築示意道。

「噢,這樣啊,謝謝。」

青羽對着兩人點了點頭,隨後立即搖頭走出去,他讀取過三個根部忍者的記憶,非常清楚該怎麼去找到團藏,但是他的身份卻不應該知道這些,所以他特意來這裏經歷了一個詢問的過程。

這個過程不僅讓他有了極為正常的找到團藏的方法,更是為他尋找團藏這件事情增加了一些知情人,這樣就算髮生什麼事情,他也不會太過輕易的就被懷疑到。

青羽從火影辦公室走出去之後,向著火影辦公室旁邊的建築看過去。

那是一個兩層的小樓。

一樓是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工作的地方,二樓則是團藏明面上辦公的場所。

頓時。

青羽直接向著那幢建築走過去。

「你有什麼事情嗎?」

就在青羽剛剛走進建築的時候,又被一個守門的忍者給攔住了。

這個忍者跟站在火影辦公室的忍者不同,他戴着面具,儼然不是普通的忍者。

從面具上花紋的款式來看。

並不是暗部忍者。

應該是根部忍者。

「我要找團藏大人。」青羽對着這個根部忍者說道。

「你找團藏大人有什麼事情嗎?」這個根部忍者問道,他的雙眼透過面具的孔洞向著青羽看過去,並沒有在青羽的身上看到什麼特別的地方。

「非常重要的事情。」青羽淡漠的說道,他覺得這個根部忍者問的太多了,這不是根部忍者的做派,但是稍微一想又沒什麼問題,如果誰來找團藏都直接通報的話,那麼團藏一天都不用干別的了。

「請正面回答我的問題。」

這個根部忍者的聲音變得漠然起來,根據他的經驗,並不覺得面前這個少年具有跟團藏大人直接對話的資格,若是不能夠給他一個正當合理的解釋,那麼他不會讓這個少年去見團藏大人的。

「這件事情你知道了對你沒什麼好處,你只需要告訴團藏大人一聲,就說是青羽要見他,他會見我的。」青羽淡淡的說道,這倒不是他刻意在這裏跟那個根部忍者杠,要知道他手上拿着的是要給團藏的忍者學校白老師副本,這種東西若是拿到枱面上來,讓團藏的部下給知道了,那麼團藏的人設就要出問題了。

這不僅對面前的根部忍者沒有好處。

對青羽同樣沒有任何的好處!

青羽來到這裏給團藏送書,不僅是要麻痹團藏,當後者覺得自己是個人畜無害的存在,更是要藉著這個機會試着向團藏傳遞一些情報。

「這……」

這個根部忍者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頓時心裏有點疑惑了。

難道面前這個人是做秘密任務的?

可是……

一般來說。

執行秘密任務的人不都是根部的忍者嗎?

但若不是秘密任務的話,也沒什麼不好說的事情啊!

一時之間。

這個根部忍者的腦子裏面出現了不少的問號。

已經開始覺得面前這個少年似乎並不是在做惡作劇。

「你稍等一下,我將你的事情,彙報給團藏大人,至於團藏大人見不見你,那就不是我能管的了。」

這個守門的根部忍者稍微思忖了一下之後,覺得還是去跟樓上的團藏大人打個招呼吧。

「好。」

青羽點了點頭,沒有催促這個守門的根部忍者,現在他也有點叫不準了。

說罷。

這個守門的根部忍者快步向著二樓走過去。

青羽看着這個離開的守門忍者的背影,站在門口默默的等待了起來。

幾分鐘之後。

這個守門的根部忍者趕忙從樓上走了回來。

「團藏大人要見你!」

這個守門的根部忍者急匆匆的對着青羽說道,這次他跟青羽的語氣變得恭敬了許多,並且看向青羽的眼神都發生了變化。

沒想到啊!

這個小子居然真的得到了團藏大人的召喚。

這是他此前根本沒有想到的。

以至於他在聽到團藏大人毫不猶豫的點頭要見青羽之後,整個人到現在都還是懵的。

「好!」

青羽點了點頭,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笑容,這個結果他倒是一點都不意外,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7章 團藏大人要見你!(求訂閱求月票)

38.4%
目錄
共7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