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戲耍團藏!(求訂閱求月票)

第298章 戲耍團藏!(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非常相信團藏在知道他來了以後,就會立即要見他。

原因非常的簡單!

青羽的身上有著團藏的秘密任務。

其實。

這一次。

他只是簡單的來送書。

再看看團藏的反應。

但是對於團藏來說,並沒有辦法確定出他具體的意思,不清楚青羽會不會關於宇智波富岳的情報。

這本書本身就極具誘惑力了。

更別說還可能會有什麼重要的情報。

這兩點疊加在一起。

讓團藏根本無法對青羽的到來視而不見。

「跟我來吧!」

這個守門的根部忍者看向青羽的眼神已經發生了變化。

能夠在這樣的年紀就被團藏大人這麼輕易的接見,足可以見這個少年的實力不簡單。

頓時。

這個守門的根部忍者帶著青羽向著二樓走過去。

青羽默默的跟在這個守衛忍者的身後,隨著守衛忍者緩緩的上樓,一直走到了二樓的一間辦公室門口。

「青羽,團藏大人就在裡面等你呢,你快點進去吧!」

這個守衛的根部忍者對著青羽點了點頭,隨後身影一閃直接消失不見了。

「好的。」

青羽對著面前的空氣回應了一句,隨後抬手向著這個辦公室的門上敲了敲。

咚!咚!咚!

伴隨著三道敲門的聲響,門內響起了團藏的聲響。

「請進。」

團藏的聲音很快就透過這道門傳了出來,清晰的傳入到了青羽的耳中。

頓時。

青羽直接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直接邁步走了進去。

入眼便可以見到一個非常簡潔的辦公室。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非常清正廉潔的人的住所。

不過……

這麼想倒是也沒什麼毛病。

團藏的問題一直都不是什麼貪污受賄這類的低質量操作,而是直接以鐵血的手腕排除異己。

「青羽,你這麼早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團藏從椅子上站起身來,他的身上依舊穿著那件屬於他的墨綠色長袍,身上纏繞著繃帶,暴露在外面的左眼緊緊盯著青羽,等待著青羽的回答。

「我來完成任務了。」

青羽對著團藏點了點頭,隨後探手進入到忍具袋當中,直接從裡面拿出了一個深色的本子,這個本子上面所記錄的內容,便是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

「幹得不錯!」

團藏看到這個深色的本子之後,那顆暴露在外面的眼睛上,流露出一抹期待的眸光。

畢竟根據他的交代。

青羽若是打探到什麼關於宇智波一族的情報。

那麼便將情報寫在本子上。

連同著故事一併交給他。

明面上是來給他送故事的,實際上則是給他送情報。

至少……

團藏是這麼認為的。

當然。

不是說故事不重要!

這個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也非常的重要!

青羽微微一笑,直接將手上那個深色的本子遞給團藏,隨後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

團藏看到青羽直接就要走了,頓時整個人都愣了一下,不明白青羽為什麼要這麼操作。

「你幹嘛去?」團藏忍不住開口問道。

「回拷問部去工作啊!」青羽理所當然的回答道。

「你先不要急,我還沒確認任務呢,你等我看完再說。」團藏直接搖頭說道,他沒想到這個名叫青羽的少年,居然打算直接將任務給他留下之後就直接離開。

這也太著急了吧!

要不要這麼敬業!

稍微遲到一點時間沒什麼大不了的!

反正從你的性格上來看也沒打算升職!

頓時。

團藏立即翻開手上的那個深色的本子,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上,泛起了濃濃的期待。

現在這個時候。

他很好奇青羽會給他帶來什麼樣的情報。

頓時。

團藏立即把本子翻開到最新的一頁上。

那顆暴露在外面的眼球,緊緊的盯著本子上的文字。

「嗯……」

霎時間。

團藏微微皺眉。

眼眸中閃爍起疑惑的神色。

這跟他想象之中的不太一樣。

本子上所寫的內容,並不是太期待的宇智波一族的情報,而是忍者學校白老師故事的最新章節。

難道沒有關於宇智波一族的信息嗎?

難道是在前面的部分?

這個人記錄情報這麼不專業的嗎?

團藏的腦袋裡面冒出一個接著一個大大的問號,他立即開始向著本子前面的地方翻找過去。

一頁翻過一頁。

團藏一直翻頁到最前面的扉頁上。

儼然是以倒序的方式重新的將這個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又看了一遍。

故事是好故事。

看著也是真的刺激。

就算是倒敘著看。

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尋找有關於宇智波一族的情報上。

但是仍然讓團藏覺得一陣熱血沸騰。

那久違的青春的感覺,似乎又重新回到了他的DNA當中,讓他逐漸的感覺到,這個世界上似乎還有其他一些更加重要的東西。

「青羽,你的本子上,只有小說嗎?」團藏啪的一下將本子合上了,疑惑的向著青羽看過去,那樣子看起來滿頭霧水。

「團藏大人,這是你的本子了!」青羽並沒有直接回答團藏的問題,而是將注意力放在本子上。

「你沒聽懂我的意思嗎,我是說你沒有在上面寫宇智波一族的情報嗎?」團藏皺著眉向著青羽問道。

「沒寫啊!」青羽點了點頭,擺出一副很是無辜的表情,他甚至還想加上一句,上面寫沒寫你不會自己去看嗎,不過他還是沒有說出來,畢竟他來到這裡不是跟團藏對著乾的。

「你……這……」

團藏深吸一口氣,突然覺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整個人一陣頭大。

「你沒拿到情報你來送本子幹嘛啊?」

團藏的眼皮狠狠一跳。

他更加清楚的意識到了,這個名叫青羽的少年,為什麼沒有得到重用。

他不配啊!

腦子這東西都沒有!

做任務都不知道靈活一點!

不對!

這已經不是靈活變通的事情了!

這丫的……

簡直可笑!

連怎麼做任務都沒有整明白!

團藏的心中極其的無奈,要不是看在青羽這個人什麼都不問,表現得非常沉穩,符合根部的氣質,他根本不給青羽這樣的任務。

現在看來……

這小子明明具備這樣的優勢,都沒有被森乃伊頓重用。

還是有原因的!

腦子不行的話……

根本沒有辦法安排太過複雜的任務!

超綱了!

這題對這小子超綱了!

團藏現在一個頭兩個大,他剛剛都已經期待起來了,結果僅僅只是看了個寂寞。

不對!

這上面的文字是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

他不僅看了個寂寞。

現在他看完之後更寂寞了!

「團藏大人,我是見你昨天非常喜歡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怕你等得心急,連夜將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給你抄寫了一遍,讓你可以在今天早上就能夠擁有這個故事!」青羽直接對著團藏說道。

「這……額……我謝謝你!」

團藏頓時一陣無言以對,不得不說這個名叫青羽的少年,出發點還是很好的,確實做得也還可以,只是沒有滿足他的期待感,沒有得到關於宇智波一族的情報。

不過……

這也僅僅是先抱有期待再失望的落差感罷了。

也不能全怪青羽。

如果他自己沒有抱有那麼充足的期待的話。

現在也不至於呈現出這個樣子。

團藏在心中想了想之後,便立即認定這件事情不能全怪青羽,在他的心情稍微舒緩之後,臉上的線條不再那麼的緊繃了。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立即抓住了時機。

看到了團藏已經接受了這個本子上只有忍者學校白老師而沒有宇智波一族情報的事實。

「嗯,其實,我覺得,我應該也是得到了一些關於宇智波富岳的情報,我昨天晚上去一樂拉麵吃面的時候,遇到宇智波富岳了,還跟他聊了幾句話。」青羽突然開口說道。

此話一出。

團藏剛剛平復下來的心情。

瞬間重新激蕩了起來。

「你怎麼不早說!」

團藏那暴露在外面的左眼眼眸中精芒一閃,他等待的就是這個情報,現在想要從宇智波一族的身上打探一些情報實在是太難了。

尤其是在除了宇智波界的事情之後。

宇智波一族裡面的人變得更加的排外了。

現在想要從宇智波一族的身上得到點什麼消息,簡直不要太困難!

正因如此。

團藏想要得到宇智波一族的情報,就變得更加困難了,這也使得他更想要找到能夠獲取到宇智波一族情報的方法。

團藏在看到青羽手上的本子上的扉頁上,寫著宇智波富岳的名字,便立即意識到,青羽或許跟宇智波富岳有關係,想要利用這種方法,獲得宇智波一族的情報。

團藏本以為自己已經失敗了。

但是沒想到。

峰迴路轉。

青羽的手上居然真的有關於宇智波富岳的情報。

頓時。

團藏的表情變得急切起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中閃爍著濃濃的期待。

青羽感覺到團藏的期待。

嘴角微微翹起。

這正是他想要的感覺。

隨即順勢向著團藏看過去,擺出一副捕捉到團藏的期待,並且對於這個期待看滿意。

「嘿嘿嘿……」

青羽直接發出一道很詭異的笑聲,臉上的表情變得古怪起來。

團藏在聽到青羽這個笑聲之後。

頓時心中一顫。

隱隱覺得不對勁。

好像是真的哪裡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下一刻。

青羽的臉上便流露出一副『你懂得』的笑容,隨後說出了一句讓團藏直接傻眼的話。

「團藏大人,昨天我在跟宇智波富岳聊天的時候,打探到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就快要寫完了,很快就可以出版了,屆時我再給你搞一本書,讓你可以珍藏起來!」

青羽此話一出。

團藏強忍著要殺人的衝動。

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狠狠的瞪著青羽。

這根本不是他想要聽到的情報。

拜託!

腦子活絡一點!

關於宇智波富岳的情報,不是這一類的,難道你不懂嗎?

團藏嘴角微微的抽搐著,他知道他沒有將要什麼類型的情報說得太清楚,但是他也沒想到青羽居然愚蠢到這種程度,簡直就是連任務都做不明白了。

「我要聽的不是這樣的情報!」

團藏低沉的聲音響起,他儘可能的讓自己的語氣中顯得不是那麼的憤怒,畢竟他們才剛剛合作,而青羽又是他目前能夠找到的為數不多有可能會打探到宇智波一族情報的人,他還不想破壞掉這層關係。

「我想要聽到的情報是……」

團藏盯著青羽,他的語氣頓了一下,特意將話音拉長,就是要跟青羽強調後面他要說的話。

「更加重要一點的情報!」

「就是那種外人沒有辦法知道的!」

「你明白我要說的意思!」

團藏沒有辦法跟青羽太過深說,現在這個人不是根部的忍者,舌頭上沒有舌禍根絕之印,若是說太多的話,並不是什麼太好的事情。

「我明白!」

青羽頓時連連點頭,他呈現出來的感覺,就像是根本沒有去聽團藏的話,沒有去思考這些話的意思,就直接說出了這樣的話。

「你真的明白了?」

團藏的眼眸中閃爍出狐疑的眸光,他怎麼感覺青羽像是在敷衍他,似乎有什麼地方是不太對勁的,但是他又說不出來,只能對著青羽詢問起來。

「對!」

「我明白了!」

「就是要那種只有宇智波富岳知道的情報,別人都不知道的!」

「這種情報……」

「我有!」

青羽頓時帶點點頭,他瞪大了眼睛,眼眸中滿滿都是真誠,說得就像是真事似的。

「你有?」

團藏的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再次發生變化,他現在都不敢太期待了,剛才幾句話之間,他的心情起伏就像是坐過山車似的,他已經忘了多久沒有這樣的情緒了。

嗯……

自從成為了根部的老大之後。

就沒有人敢這樣跟他說話了。

如果不是他對青羽的性格多少有了一些了解的話,必定會認為青羽是在戲耍他。

當然。

青羽並不知道團藏的心裡活動。

若是知道的話。

心裡一定會想要補充一句。

你還是不了解我,我就是在戲耍你!

「我有!」

青羽重重的點了點頭,隨後臉色凝重而認真,嘴唇微微抿了抿,擺出要說話的樣子。

現在這個時候。

團藏緊緊盯著青羽。

饒是他已經儘可能的不對這些事情抱有什麼期待了。

但還是會在這個時候,泛起隱隱的期待,畢竟根據青羽的形容來說,這條情報是只有宇智波富岳一個人才知道的情報,那就是非常秘密的事情了。

就在這個時刻。

青羽感覺到了團藏那顆左眼中泛起的期待。

嘴角微微翹起緩緩開口。

「宇智波富岳的新書要寫的是忍者學校中少年忍者學生的故事!」

青羽的聲音回蕩在團藏的辦公室裡面。

此話一出。

團藏直接就呆愣在原地了。

臉上滿滿都是黑線。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他是真的殺了青羽的心都有了!

「這個……呵呵……嗯……還真是個……絕密的情報呢!」

團藏乾巴巴的笑了兩聲,他從青羽的表情上看,覺得青羽並不是故意的,而是後者的腦子有點缺陷,不然也不會連個任務都做不明白。

最重要的是……

在團藏的心裡。

根本不覺得青羽這樣的小角色敢戲耍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8章 戲耍團藏!(求訂閱求月票)

37.85%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