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真正的大魚開始咬鈎了!(【寒窗酷讀】萬賞加更)

第300章 真正的大魚開始咬鈎了!(【寒窗酷讀】萬賞加更)

本章為【寒窗酷讀】大佬萬賞加更!

——

青羽看着團藏的樣子,臉上沒有任何錶情的變化,嘴上什麼都沒有說,心裏卻是在暗自嘀咕了起來。

聽聽。

這說的是人話嗎?

既然你不要獎勵,那我也不為難你!

青羽聽到團藏所說的這句話的時候,頓時感覺全身氣血瘋狂上涌。

饒是他是真的不想要什麼獎勵。

但是聽完之後都覺得無比的不爽。

果然啊!

不管是在現實世界還是在火影忍者的世界裏。

老闆都是一個樣子的!

「團藏大人,我要彙報的就是這麼多了,你還有什麼想要叮囑我的嗎?」

青羽遲疑了片刻之後,緩緩開口說道。

現在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藉著手上送過去的那本深色的本子,跟團藏進行一次深入的交流,讓團藏對於他給自己暫時設定下的人設有個初步的了解。

「嗯,你去吧,等到更新的時候,來我這裏取本子,最近留意一下細節的部分就好。」團藏對着青羽點了點頭,現在的他已經開始思考該怎麼去調查宇智波富岳消耗巨大的原因了。

「好的,團藏大人。」

青羽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團藏,這個眼神蘊含着特彆強烈的情緒,看起來就像是那種完全明白你是什麼想法的感覺。

團藏非常敏銳的捕捉到了青羽的眼神。

只是這個眼神讓他很無奈。

似乎……

青羽覺得他的注意力還都是放在小說上。

關注的點還是小說的更新。

一時之間。

團藏有一種苦笑不得的感覺,他也不想扭轉青羽對他的這種看法。

這樣也還可以!

挺好的!

團藏覺得自己給青羽所呈現出來的這個印象,倒是對贏得青羽的信任有所幫助。

畢竟他們都是有着相同愛好的人。

這樣本身就具備了極高的親近程度!

「團藏大人,我走了,等新章更新,我立馬來找你!」

青羽對着團藏點了點頭,說完直接轉身離開。

團藏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盯着轉身離開的青羽的背影,眼眸中閃爍著淡淡的精芒,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直到青羽完全離開之後。

團藏方才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個青羽也是挺有意思的人啊!」

團藏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跟他對話的忍者,並且根本沒有覺得自己有任何的問題,雖然任務完成的並不怎麼樣,偏偏所說的東西還都在任務的框架之中。

這一點讓團藏都有些無奈。

說也不是。

不說還難受。

要不是最後青羽說了關於宇智波富岳非常重要的情報。

或許他現在的心中還處於鬱悶的情緒當中。

「這個人有點意思啊!」

團藏都不記得自己上次的情緒像是坐過山車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好像還是扉間老師在世的時候,問起誰來斷後這個問題。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

他做了根部老大這麼多年。

居然是這樣一個少年來敢跟他這樣完全自如的說話,其他人無論是木葉村的高層還是根部中的忍者,那些人在看到他的時候,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哈哈哈哈哈」

團藏想着想着又笑了,他低下頭向著手上的深色本子看過去。

剛才他只是粗略的倒序看了一遍。

主要是以尋找關於宇智波一族的情報為主。

現在確定了沒有宇智波一族的情報。

那麼……

該好好欣賞一下了。

頓時。

團藏立即抬手翻開這個深色的本子,再次認真的重頭去閱讀這個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

就在剛才的時候。

他的注意力都放在是不是可能會有宇智波一族的情報上。

現在沒有這個壓力之後。

重新在看這個故事。

心中有一種不同的感覺。

畢竟前面兩次的觀看體驗都沒有那麼的好。

第一次是在漆黑的走廊裏面,他還只有一顆獨眼,原本的環境就非常黑暗,讓他只能草草粗略的看上一遍,再加上當時的環境並不允許他多麼深刻的去理解一下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

第二次則是在剛剛翻閱的時候,他更加想要看到的是宇智波一族的消息,就算眼睛在這些文字上過了一遍,但仍舊是以尋找情報的為主。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團藏終於可以全身心的去閱讀這個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了。

一時之間。

團藏隨着本子上那一個個神奇的文字。

整個人都進入到了一個他從來沒有接觸到過的忍者學校之中。

漸漸地。

團藏感覺到他的靈魂都跟着本子上的文字,沉浸在劇情當中。

彷彿他就是劇情裏面的那個校長。

越想越是刺激。

越看越是舒服。

那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內心涌動的感覺,開始從他的身體上復甦。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

這不書的出現讓團藏重新想到了他還是個男人,而且讓他又想要重新做回一個男人了!

……

青羽離開了團藏的辦公會,他的嘴角上還掛着若有似無的笑容。

剛才的過程他還是挺滿意的。

其實。

他也不是完全想好了怎麼一問一答的去針對團藏。

畢竟他沒有辦法那麼清楚的猜到團藏想的是什麼事情,又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向他提問,他能做的就是梳理出一個大綱。

大概就要做這些事情。

然後再根據團藏提出的問題進行臨場發揮。

完全是在團藏的面前展現了一番團藏認為青羽所缺乏的臨場應變能力。

舒服啊!

青羽這還是來到忍者世界之後第一個跟團藏這樣深入的交流。

這讓他意識到……

團藏確實是很陰的人,但是腦子也沒有想像中那麼的好使。

只要是方法用好了。

還是可以問問拿捏的!

青羽直接向著拷問部的方向前行過去,這次跟團藏說話都已經耽誤了很長時間了,現在是時候去上班了。

十幾分鐘后。

青羽來到了屬於他的小隔間裏面。

還沒等他進去。

便聽到了裏面有着極為嘈雜的聲音。

有人在?

青羽立即將臉上的貓臉面具整理了一下,確認自己的外表沒有任何問題,便直接推開了小隔間的門,邁步走了進去。

咯吱……

隨着一道推門的聲響,驟然吸引了裏面人們的注意。

「是不是又送人過來了,這裏面人也太多了吧,都要熱死了!」

「怎麼回事啊?根本沒人來啊!」

「你們的辦事效率好慢啊!」

「還要把我們在這裏關多久啊?」

「……」

小隔間中響起了一道道急促的聲響,這些說話的人都是被關押在小隔間之中,等待着審問的犯人。

青羽聽到他們這些話之後。

便知道這是守衛首領送過來的。

應該是等了他一會,看他還沒來,就將這些人給捆綁住了。

頓時。

青羽面具後面的嘴角微微翹起。

這些人根本不知道他們即將面對的是什麼樣的人吧!

霎時間。

青羽一步一步的向著小隔間裏面走進去。

直接映入到那些被捆綁起來的待審嫌疑犯的視線當中。

幾乎是一瞬間。

小隔間裏面就都安靜了。

他們在被捆綁在這裏的時候,根本不知道要對他們進行審訊的是哪個拷問忍者。

當然。

他們哪個拷問忍者都不認識。

僅僅只是聽說過那個恐怖的貓臉惡魔。

他們都在心裏默默的進行着祈禱,只要那個拷問他們的人,不是貓臉惡魔就可以了,其他是誰都可以。

可是……

現在這個時候。

他們的視線均是聚焦在青羽的貓臉面具上。

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面具上面的圖案。

「……」

一時之間誰都沒有語言了。

這不就是貓臉惡魔嗎?!

完了!

眾人的心情瞬間墜入谷底,根本沒有說話的心情了。

這完全可以說是……

怕什麼來什麼!

……

幾乎是相同的時間。

土之國,岩隱村,土影辦公室。

穿着一身紅黃色調的三代土影大野木此刻端坐在那個為他定製的並不高的辦公桌上。

現在的他看起來五十歲出頭的年紀,頭髮和鬍子剛剛開始泛白,整體上還處於較淺的棕色,處於風華正茂的年紀。

此時此刻。

大野木正在翻看着手上的捲軸。

處理著岩隱村的日常事物。

嗖!

突然之間。

一道身影閃身而出,直接出現在土影辦公室中,宛若幽靈一般,根本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

「有什麼發現嗎?」

大野木連眼皮都沒抬起來一下,雙眼一直盯在手上的捲軸上,那淡然的語氣就像是詢問了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

「是的!」

那個半跪着的身影立即正面應了一聲,隨後抬起頭,雙眼凝視着面前不遠處的三代土影大野木。

「土影大人,砂隱村有異動了。」這個岩隱村忍者說道,他是專門負責砂隱村那邊的情報的忍者,在他拿到情報的第一時間就來向三代土影進行彙報了。

「具體說說。」大野木依舊盯着眼前的捲軸,他不是在擺樣子,而是在認真的看着捲軸上的文字,同時又聽着這個岩隱村忍者的彙報。

「是!」

這個岩隱村忍者立即點了點頭,他在說話的時候雙眼盯着三代土影大野木的反應。

「最近砂隱村的動作比之前任何時候都要大……」這個岩隱村忍者開始說起來。

此時此刻。

大野木沒有任何的反應。

依舊還是在認真的閱讀着手上的捲軸。

看起來似乎沒有將這個岩隱村忍者的彙報當做一回事。

「砂隱村在經過雨隱村偷襲之後,損失頗為慘重,死了不少人,又被掠奪了很多的財務,通過探哨的觀察,三代風影很憤怒。」這個岩隱村忍者說道。

「憤怒沒問題。」

大野木突然插嘴說道,他的雙眼依舊聚焦在手中的捲軸上,不過他並沒有因此而耽擱了對那個岩隱村忍者彙報形勢的聆聽。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第三代風影應該是被人給陰了,我不知道他得到了什麼樣的情報,居然敢親自帶着一支小隊入侵木葉村!」

大野木說到這裏的時候,視線從捲軸上挪開,抬眼聚焦在身前不遠處的那個岩隱村的忍者身上。

「你說可不可笑!」

「他堂堂風影居然親自帶隊搞偷襲,要是偷襲成功也就算了,偏偏還是以一敗塗地而告終!」

「最有趣的是等他回去以後發現大本營本雨隱村的人給偷了!」

「這種可笑的事情傳過來的時候我還以為是假情報!」

「砂隱村真是一遍遍的刷新我對他們的認知啊!」

大野木說着說着就笑了,這個情報他得到了有一段時間了,每每想起都覺得無比之可笑,簡直可以說是腦子長在褲襠裏面了。

「可笑。」

這個岩隱村忍者附和著點點頭,他必須要認同三代土影的話,但是他卻不敢像大野木這樣笑,那不是他的身份可以做出來的事情。

「你繼續說,風影在憤怒之後,做出了什麼事情,讓我猜猜看,是不是率領着那支秘密潛入到木葉村的小隊去進攻雨隱村去了?」大野木重新將視線落回到捲軸上,他的話語中看起來對這件事情還是挺關注的,但是實際表現出來的動作上,卻看起來像是沒有那麼的關心。

「嗯……」

這個岩隱村忍者在聽到大野木的話之後,忽然有點想要笑了,可是他依舊不敢笑出來,這根本不符合他的身份,更是不能在土影辦公室裏面做出這樣的事情。

「確實是這樣的!」

這岩隱村忍者點了點頭,他本來在拿到情報的時候,還覺得第三代風影挺猛的,直接就敢去打雲隱村了,可是在聽到土影大人的話之後,忽然覺得好像不是猛而是莽。

「這位風影看起來是不將砂隱村葬送不罷休啊!」

大野木的嘴角微微翹起,從他的表情看起來,儼然是已經對第三代風影有些嗤之以鼻了。

「砂隱村那麼點的實力,被雨隱村偷襲了就當買個教訓就算了,居然還想着對雨隱村發起進攻,看來是一點教訓都沒有買到啊!」

大野木將手中的捲軸放下來,抬眼向著面前的岩隱村忍者看過去。

現在是這位岩隱村忍者進入到土影辦公室之後,第一次被大野木這樣直視過去。

「砂隱村這是給機會了,就是不知道木葉村能不能抓住這個機會了,不過我覺得是夠嗆的,畢竟木葉村的火影也是個秒人。」

「這兩個影一個無腦莽,根本不將事情想清楚再做決定,腦子裏面什麼東西都沒有,另一個慫成一團,被雲隱村騎在臉上拉屎都能張嘴吃進去再說上一句真香!」

「我覺得木葉村未必能看到這個機會,但就算是看到了,也不會去對砂隱村出手,木葉村的三代火影沒有這個魄力。」

三代土影大野木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將砂隱村和木葉村的形式短暫的分析了一遍,對於跟他同屬三代影中的三代風影和三代火影嗤之以鼻,覺得這兩位配不上影的名頭。

「土影大人,我們要抓住這個機會嗎?」這個岩隱村忍者詢問道。

「不需要!」

大野木直接搖頭,沒有任何的猶豫,臉色極為果斷。

「我們這樣按兵不動就是對其他各個勢力產生最大的威懾力!」

大野木沉聲說道,他的眼眸之中,閃爍著睿智的眸光,他跟三代雷影不一樣,他不僅自身就具備很強大的實力,更是腦子裏面有着很強的謀略,很輕鬆的就可以做出判斷和分析,對當前的形勢有着很強的把握。

「是!」

這個岩隱村忍者立即應了一聲,他這次來就是彙報砂隱村的情報,想着他們岩隱村是不是可以趁機對着砂隱村進行出手。

不過這些想法隨着三代土影大野木的話而打消了下去。

「砂隱村在經歷過雨隱村的事情后,村子中的防範力量應該加強了許多,縱然是給了機會,但應該不會是太大的機會。」

大野木緩緩開口向著這個岩隱村的忍者解釋起來,畢竟有些話還是不能完全讓部下去猜,還是要清楚的告知部下,方才不會令他們感覺到失落。

「是!」這個岩隱村忍者在聽到大野木的話之後,立即應了一聲。

「其實吧,若是放在任何時候,這都應該出手了,最重要的問題,依舊是那個最核心的問題……」大野木的雙眼緊緊盯着這個岩隱村忍者,隨後慢條斯理的說道:「我們能夠拿到什麼樣的好處!」

「是!」這個岩隱村忍者再次應了一聲,他明白土影大人這是在給他上課,確實是無利不起早,他只看到了機會,但是沒看到機會後面的價值。

「砂隱村剛剛經歷過雨隱村的洗劫,尚未恢復元氣,我們就算是成功的打到了砂隱村,可是我們能搶什麼東西,滿地的砂子嗎?」大野木嘴角翹起一抹譏諷的笑容,顯然是對於砂隱村的貧瘠充滿了鄙夷。

「是!」這個岩隱村忍者的額頭開始冒出細密的汗珠,他愈發覺得土影大人高瞻遠矚,看事情格外的通透。

「真正的大魚還是要看木葉村和雲隱村,這兩個村子誰先綳不住了,我們的機會就來了!」大野木臉上的笑容緩緩收斂起來,眼眸中的眸光愈發銳利,他早已經準備好了雷霆一擊,只是承受攻擊的目標還沒有出現。

「是!」這個岩隱村忍者再次跟着點頭,僅僅是簡單的對話,他就從土影大人身上學到了許多東西。

踏踏踏踏踏……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連串急促的腳步聲響起,出現在土影辦公室的門外。

緊接着。

土影辦公室的門被打開了。

又是一個岩隱村忍者走了進來,出現在大野木的視線之中。

「土影大人,雲隱村前線急報,三代雷影親自率領忍者部隊向木葉村發起進攻了!」這個剛剛跑進來的岩隱村忍者氣喘吁吁的說道,從他呈現出來的姿態來看,很顯然是剛剛得到情報,就立即匆忙的快速趕來,沿途沒有耽擱任何的時間。

「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野木在聽到這個情報之後,頓時仰頭大笑,笑聲中充斥着喜悅。

隨後。

他向著剛才彙報砂隱村情報的那個岩隱村忍者看過去,臉上已經變成了興奮的笑容。

「現在機會來了!」

「真正的大魚開始咬鈎了!」

「我們也該進行準備了!」

大野木眼眸之中精芒閃爍,他一直低調著按兵不動蓄勢待發,就是在等待這個時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0章 真正的大魚開始咬鈎了!(【寒窗酷讀】萬賞加更)

40.08%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