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加西伊居然是大蛇丸!(【累計500月票】加更~超級大章)

第318章 加西伊居然是大蛇丸!(【累計500月票】加更~超級大章)

本章為【累計500月票】加更~超級大章!

——

青羽順着宇智波富岳手指著的方向看過去,頓時看到了那雙層的複式建築。

好傢夥!

青羽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言語來形容了。

以前他就知道宇智波富岳有錢,而且宇智波一族很少有沒錢的存在。

可是……

這也太誇張了。

他能夠看得出來,這府邸比木葉村的年齡都要大,不知道傳承了多少代過來的。

「跟我進來吧!」

宇智波富岳看到青羽的表情以後,心裏還是挺滿意的,他對自己的房子還是非常有信心的,尤其是對於青羽這種平時住在暗部宿舍裏面看起來像是沒見過世面的忍者來說。

其實他也不是故意想要去炫耀。

只是……

沒忍住嘛!

宇智波富岳在說完這話之後,率先邁開步子向著房子的大門走過去。

青羽緊隨其後。

隨着宇智波富岳打開他府邸的門,步入進去以後,裏面豁然又是另外一番天地。

長長的木質走廊。

環形的建築。

在進入大門之後還能看到一些假山和盆栽。

青羽看到這裏的景象。

頓時覺得稍微有點眼熟。

以前在火影忍者的動漫裏面見到過。

當時宇智波佐助每天抱怨著宇智波鼬不陪他玩耍,那個每次都被哥哥戳著額頭說下次一定的地方,就是這間府邸。

這是真的大啊!

青羽跟在宇智波富岳的身後,隨着他繞過環形的走廊,走進後半區的屋子。

進入屋子的門之後。

裏面又是長長的走廊。

左右兩側都有各種不同功能的屋子。

青羽在宇智波富岳的帶領下,一直走到走廊的盡頭,隨後呈現在眼前的是上樓的木質樓梯。

「我的房間在二樓。」

宇智波富岳對着青羽說了一聲之後,便開始邁開了上樓的腳步,整個人一步接着一步,帶着青羽走到了二樓的長廊上,隨後向著左手邊的第一間屋子看過去。

「這裏就是我的房間。」

宇智波富岳說話之間,直接拉開了房間的門,入眼可見裏面是收拾得整整齊齊屋子,可以看得出來,這個人是有點小潔癖的。

「進來吧。」

宇智波富岳站在門口,做出款待客人的樣子,讓青羽先進去。

等到青羽進去之後。

宇智波富岳隨後也走了進去,並且帶上了房間的門。

青羽站在屋子之中,視線環繞過宇智波富岳的房間,這個房間可以說乾淨整潔到令人髮指。

每一個東西都拜訪得整整齊齊。

地面上更是一塵不染連一根都頭髮都沒有。

這讓青羽隱隱懷疑宇智波富岳是不是有強迫症。

不過。

青羽倒是對此並不意外。

他以前在看火影忍者動漫的時候,就曾經看到過宇智波佐助的家裏,同樣是整潔得格外誇張。

相信宇智波鼬也是一樣的。

這種潔癖是會遺傳的!

青羽想到這裏緩緩的點了點頭,畢竟無論是宇智波鼬還是宇智波富岳,從小都是在宇智波富岳的身邊長大的,平時生活的環境就是極為整潔的環境,這就在他們的靈魂中打下了一個深深的烙印,讓他們以後都無法接受自己的家裏出現髒亂差的情況。

「現在有些話可以放心大膽的說了!」

宇智波富岳抬手示意青羽可以坐下,地面上一張桌子和兩個蒲團。

「我先泡一壺茶。」

宇智波富岳對着青羽說了一聲之後,便拉開屋子的門,向著二層走廊上走過去。

青羽安靜的站在房間中。

他只是向著周圍看了看,確定了房間裏面大致都有什麼東西,但是卻並沒有仔細翻找什麼東西。

這不符合他謹慎的性格。

一來沒有什麼讓他好奇的地方,二來他不想讓現在這個明顯處於心情不太好的狀態下的宇智波富岳產生不滿的情緒。

片刻之後。

宇智波富岳端著一個餐盤走了過來,上面擺放着一個冒着熱氣的茶壺和兩個茶杯。

「青羽,坐下吧。」

宇智波富岳對着青羽點了點頭,隨後他將這個餐盤放在桌子上,便率先跪坐在蒲團上。

宇智波富岳坐下來之後。

青羽也跟着跪坐在蒲團上。

兩人的身軀均是非常的挺拔,與地面呈現直角的狀態,彼此相互對視着。

「先喝口茶潤潤喉。」

宇智波富岳立即拿起那個冒着熱氣的茶壺,向著茶杯中倒進去。

斟滿茶水之後。

宇智波富岳將其中一個茶杯向著青羽推了過去。

「青羽,我這次來找你,是我想拜託你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宇智波富岳的眼神瞬間發生了變化,整個人看起來都非常的凝重,很顯然對這件事情非常的重視。

「什麼事情?」

青羽接過茶杯,放在嘴邊輕輕的抿了一口,他抬眼盯着宇智波富岳那雙漆黑的眼眸,緩緩的問了出來。

「我需要你幫我讀取一個人的記憶!」宇智波富岳的眼神驟然變得凌厲了起來,從他的狀態來看,根本不是在說謊。

「這……」

青羽頓時愣了一下,他沒想到還會接到這樣的私活,只是這件事情讓他猶豫了,他只是想要安靜的生活,並不想要通過能夠讀取記憶的這種事情,將自己的生活變得更加的忙碌,或者說讓自己處於可能出現的更加危險的境地上。

「什麼人?」

青羽的心裏是拒絕的,但是嘴上沒有直接這麼說,而是向著宇智波富岳詢問了一句。

他準備在問出來結果之前。

在根據他所說的那個結果去進行否認。

「青羽,我就不跟你兜圈子了,我直說了吧,我想讓你幫我讀取上原琉璃的記憶,我會儘可能的幫你徵求到一個可以接觸到上原琉璃腦袋的機會,在極其短暫的時間裏,你幫我讀取一下這個人的記憶。」宇智波富岳直接看門見山的說道,正如他所說的那個樣子,他沒有在這件事情上繞太大的圈子,屬於極為坦誠的說法了。

「這……」

青羽表面上顯得很遲疑,心中則是更加的疑惑了。

宇智波富岳要知道上原琉璃的記憶幹什麼?

上原琉璃的記憶跟宇智波一族有什麼關係嗎?

還是……

宇智波富岳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

青羽的心中開始猶豫了起來,他根本不知道,這麼做對他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更不知道宇智波富岳是真心這樣做的,還是在套路着他。

不管怎麼樣。

不能輕易的答應。

答應的越是隨時,事情可能就越是麻煩。

「富岳大哥,你這就是為難我了,據我所知上原琉璃已經死了,現在屍體在哪裏都不知道,況且讀取記憶真的非常的麻煩。」青羽滿臉無奈的說道。

「我知道這件事情很麻煩,但凡我要是有信得過的其他的山中一族的忍者,我都不會來找你,可是最近我發現了一件讓我覺得很頭疼的事情,我想要通過上原琉璃的記憶進行進一步的確認。」宇智波富岳沉聲說道,他所說的事情,就是上原琉璃留下字跡的事情,他想要知道上原琉璃所留下文字的真實性,更想要知道上原琉璃在臨死之前究竟精力了什麼事情。

「富岳大哥,你是不是對讀取記憶有什麼誤解,那玩意特別的困難,尤其是去讀取一個死人,你以為是抬起手摸摸腦袋那麼簡單嗎?」青羽擺出極為無奈的表情說道。

「當然不是摸摸腦袋那麼簡單了……」宇智波富岳突然流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他向著青羽看過去,雙眼緊緊盯着青羽,說道:「我只想知道上原琉璃在臨死之前都經歷了什麼事情,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你知道的加西伊殺死了宇智波界,對於這件事情我一直耿耿於懷,我希望你能幫我!」

「額……」

青羽看着宇智波富岳的樣子,忽然覺得這個人看起來似乎還不錯。

宇智波界在後面明顯是在跟宇智波富岳去競爭宇智波一族未來族長的位置,以及還有警備部隊長的職位了。

這些事情宇智波富岳不會一點都察覺不出來的。

但是。

宇智波界死了之後。

宇智波富岳從來都沒有因此而感覺到半點的開心,還直接怒開了萬花筒寫輪眼。

不僅如此。

現在事情都過去一段時間了。

宇智波一族的人都快要忘記了,不刻意提起都記不起來了。

但是宇智波富岳還一直惦記着這件事情。

這讓青羽感覺到……

宇智波富岳還算是一個真性情的人。

「富岳大哥,你不會還在查界大哥的事情吧?」青羽立即趁機問道。

要知道……

現在可是戰亂時期。

忍者之間的互相殘殺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有人在殺人。

就會有人被殺。

這完全是守恆的規律。

忍者世界裏面的人,能夠擁有那麼多的傷痛,就是因為有太多的人被殺了。

因為至親被殺而殺人,似的殺人者的至親同樣成為了傷痛的人……

這便是無限循環的事情。

如果隔斷這些事情呢?

青羽覺得非常簡單。

那就是斬草要除根!

而不是什麼所謂的理解。

青羽不知道為什麼鳴人的嘴遁BUFF那麼的誇張,但是他很清楚一點,那就是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

唯一能夠解決問題的方法。

就是不要給人留下傷痛。

既然都已經殺人了。

那就將那些可能會產生傷痛的人一起殺了吧。

青羽以前對這方面事情的理解,還僅僅停留在理論的階段上,畢竟他根本沒有殺過多少人,基本都是來找他的人。

饒是如此。

青羽都有一種被葫蘆娃救爺爺的感覺。

來了一個。

又來一個。

如果不是他將舊時代殘黨給連根拔起了。

那麼還不知道後面要有多少麻煩來找到他。

現在的宇智波富岳也是如此。

只是宇智波富岳要找的人是加西伊,並不知道加西伊是青羽所偽裝成的。

不過。

這卻是在某種程度上給他提了個醒。

以後做事情無比要謹慎。

若是逼不得已殺了人,那麼就要做好善後的工作,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若是被人知道了。

那麼絕對不能讓那個人再有能力將這個事情說出去。

青羽所想到的事情非常的簡單。

傷痛可以有。

但是擁有傷痛的人要對他完全的不知情。

否則他要就要做鏟草除根!

永絕後患!

這是最好的辦法。

「沒錯,我一直在尋找殺死界的加西伊,別人可能會忘記這件事情,但是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界是我從小到大的好朋友,我必須要找到加西伊,為界報仇!」宇智波富岳恨恨的說道,在他說話的時候,雙手緊緊攥著拳頭,瞬間漆黑的雙在在情緒的涌動下變得不受控制起來,猛然間化作了鮮紅的寫輪眼。

隨着寫輪眼在出現的剎那之間。

便立即恢復了漆黑瞳孔的樣子。

宇智波富岳可不想讓寫輪眼把青羽給嚇到了。

「青羽,你一定要幫我這個忙,如果我沒有上原琉璃最後時期的記憶的話,那麼很多事情我在我的心裏,那就只是猜測,沒有依據,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宇智波富岳懇求着說道,他對宇智波界那的確可以說是真心的朋友了。

「什麼疑惑?」

青羽愣了一下,他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宇智波富岳是心裏有事的。

但是又沒有將事情完全說出來。

就是因為這種狀態。

方才能夠說出剛才那種似是而非的話。

別人誰都聽不懂。

只有宇智波富岳自己一個人能夠聽懂。

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

青羽就沒聽懂宇智波富岳的話,他不知道讀取上原琉璃的記憶跟尋找加西伊有什麼關係。

這上面並沒有邏輯層面的緊密聯繫啊!

「這個我暫時不能跟你說。」

宇智波富岳在聽到青羽的疑問之後,果斷的搖搖頭,根本沒有半點鬆口的意思。

「現在我所想到的一切,都是基於我自己的猜測和推斷,我需要你幫我讀取上原琉璃的記憶,從記憶中找到證據,讓我能夠找到堅信我的推斷的證據。」

宇智波富岳聲音低沉的解釋道,他在說這些話的時候,雙眼格外堅決,透著銳利的目光。

「我不能在等你讀取記憶之前說出我的猜測,那樣很可能會擾亂你讀取記憶的效果,我想知道的是真相,並不是我所認為的真相。」

青羽怔怔聽着宇智波富岳的話,忽然覺得後者的話好有道理啊。

真正的真相。

不是他所認為的真相。

看來……

宇智波富岳已經看出來這裏面有一層局了。

不過。

青羽很清楚。

真實的真相是不可能讓你看到的,因為那樣的話他的名字就出來了。

現在能夠提供給宇智波富岳的……

還將是假的真相!

青羽隱隱覺得宇智波富岳在上原琉璃的身上意識到到了什麼事情,雖然他不知道是什麼,不過他還挺慶幸的,還好宇智波富岳來找的人是自己。

若是換成其他人的話。

甭管讀取記憶的能力怎麼樣。

要是真的搞出點他沒有注意的細節來。

事情則會變得更加麻煩!

相比與此。

青羽覺得將讀取記憶的重任放在自己的身上。

倒是能夠讓他佔據更多的主動權。

「富岳大哥,聽到你這麼說,我的心裏很是感動,我答應你,盡全力讀取上原琉璃的記憶,不過想必你也知道,人死了之後大腦中所存儲的記憶會隨着時間的推移而快速的消散,我們必須要儘快找到上原琉璃的屍體,對其進行記憶的讀取工作。」青羽滿臉認真的說道。

宇智波富岳的提議。

倒是給他提了個醒。

現在的他還不知道為什麼宇智波富岳這麼堅持要讀取上原琉璃的記憶。

根據他的判斷。

估計是上原琉璃最後的經歷中留下了什麼線索。

如此一來。

事情反而變得複雜又麻煩了起來了。

青羽不知道村子會不會安排山中一族的忍者對於上原琉璃的記憶進行讀取,那麼他就有必要趕在這些人的前面,若是發現了什麼小細節的話,他完全可以將這些細節摧毀。

「你真的同意了?!」

宇智波富岳的眼眸中閃爍起驚喜的眸光,他還以為要再跟青羽說一會,才有可能說服青羽來幫助他,這個過程比他事先預想中要快許多。

「富岳大哥,你是真性情的人,我很佩服你,現在我有這個能力,那我肯定公會選擇來幫助你,怎麼可能讓你自己一個人孤軍奮戰呢!」青羽對着宇智波富岳點了點頭。

「青羽,我就知道,你是個靠譜的人!」

宇智波富岳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他搞定了青羽這一環之後,可以說是心頭的一塊大石落下來了。

其實。

他有想過去找山中一族的其他人。

但是這件事情畢竟牽扯得太大了。

如果真的如上原琉璃生前所留下的文字來看。

加西伊是大蛇丸!

如果這是真的。

那麼讀取到記憶的人也會發現這個事情。

這對這件事情本身的保密性來看就會出現一些問題。

宇智波富岳不敢保證山中一族中誰跟大蛇丸是有瓜葛的。

若是稍微一個沒弄好。

讓山中一族的人向著大蛇丸彙報了出去。

最終導致任務的擱淺。

那麼他再想要找到機會就變得非常困難了,甚至可能會成為大蛇丸的眼中釘肉中刺。

宇智波富岳在這方面也是非常謹慎的。

現在知道上原琉璃留下過字跡的人只有一個。

那就是他自己。

所以。

他必須要保護好自己。

也正因如此。

他方才將目標確定在青羽的身上!

原本青羽就是一個口風極嚴的人,再加上他們多少有點交情,這使得他對青羽頗為信任。

現在青羽答應了這件事情。

讓他的心裏相對來說稍微好受了許多。

「富岳大哥,我們什麼時候開始,你也是知道的,這種事情不能拖延,時間越久能夠看到的內容越少。」青羽沉聲說道。

「這個還需要一點時間……」

宇智波富岳抿了抿嘴,臉上流露出了無奈的表情,向著青羽看過去,說道:「根據我在警備部得到的消息,上原琉璃的屍體由團藏的人帶走了,應該是運送到了火影辦公室裏面,可是我查看之後,並沒有發現火影辦公室裏面有上原琉璃的屍體,周圍的人對此還不知情,所以具體的位置,我也說不清楚,可能是被團藏給藏起來了。」

「火影辦公室嗎?」

青羽喃喃自語,他向著宇智波富岳看過去,眼眸中閃爍起一抹淡淡的精芒。

「富岳大哥,我覺得我知道上原琉璃的屍體在什麼地方了!」青羽無比認真的說道。

「在哪裏?」宇智波富岳的精神頓時為之一振,雙眼緊緊盯着青羽,整個人都變得緊張了起來。

「就在不久之前,我被團藏大人叫走去執行秘密任務,當時的任務就是讀取木葉村大門口那些雲隱村忍者的記憶……」

青羽看起來沒注意似的,表現出一種無心之舉。

說完之後。

突然恍然大悟。

拿起面前的茶杯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隨後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宇智波富岳。

「富岳大哥,我跟你說的事情,都是秘密任務的事情,你可千萬不能跟任何人說起啊!」青羽對着宇智波富岳沉聲交代道,看去起來就像是不小心說漏嘴了一樣。

「放心吧,我什麼都不會說的!」宇智波富岳連忙說道,現在他聽到青羽說起秘密的事情,頓時覺得心裏踏實了許多。

這就是像是在交換秘密一樣。

尤其是青羽還是那種不經意間說出來的。

這讓宇智波富岳覺得,青羽沒有把他當成外人。

一時之間。

宇智波富岳感覺自己跟青羽之間的關係變得更親近了許多。

「那就好,那就好,我相信富岳大哥,我說這些不是因為我身為暗部不稱職,我也是想為給界大哥報仇出一份微薄的力量!」青羽頓時咧嘴一笑說道,讓自己展現出一副很簡單普通的樣子,通過這些柔和的話語,讓宇智波富岳放下心中的戒備。

「我明白!」宇智波富岳雙手攥著拳頭重重點頭,他們宇智波一族本就是至情至性的一族,他在聽到青羽這麼說話之後,看向青羽的眼神已經發生了變化。

青羽僅僅通過一個簡單的交換秘密的手段,就把宇智波富岳給拿捏住了。

對於青羽來說……

他若是想要拿捏宇智波富岳可以說是分分鐘的事情,只是他一直沒有這麼做罷了。

那個時候他對宇智波一族的人避之唯恐不及。

不想跟宇智波一族有太大的交集。

畢竟團藏在根部虎視眈眈,稍微一個不小心,就可能會被宇智波一族給連累了。

但是現在局勢又不太一樣了。

團藏受到了非常嚴重的傷勢,已經不足以在這段時間搞什麼事情了。

剛好宇智波富岳所要調查的東西還跟他有些關聯。

沒有辦法了。

只能被迫着參與進去了。

「我在團藏大人的命令下做了一個讀取記憶的任務,要讀取的人就是那些死在木葉村大門口的雲隱村忍者,他們的屍體被存放在火影辦公室後方的密道內,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上原琉璃的屍體應該也會在密道之中!」青羽立即解釋道,將密道引了出來,他不怕告訴宇智波富岳,反正宇智波一族和團藏都是有衝突的,那個密道沒什麼問題,不像是團藏辦公室後面的那個密道。

「你還能找到那個密道嗎?」宇智波富岳在聽到了青羽的話之後,整個人都愣住了,他能夠聽到自己撲通撲通的心跳聲,愈發覺得找到青羽是非常正確的選擇。

「我能找到,但是有一個比較嚴峻的問題……」青羽抿了抿嘴,欲言又止,這個問題不是說他刻意說給宇智波富岳聽的,而是他真的那麼認為的,這裏確確實實有一個比較難以突破的難點。

「什麼問題?」宇智波富岳的心情驟然為之一緊,他覺得自己的心情就像是在坐火山車,不斷的高低起伏,整個人都快被青羽給玩壞了。

「密道裏面的每一具屍體都會經過大蛇丸的處理,去掉五臟六腑等內臟器官,然後製作成為標本,存放在密室中,我們現在去的話,很有可能正面碰上大蛇丸!」青羽對於這一點還是比較頭疼的,在他當下的心中,覺得大蛇丸是比團藏更可怕的人,畢竟大蛇丸的花招太多了,稍微一個不小心很可能會在大蛇丸的面前暴露,那樣之前所做的一切,便會功虧一簣。

「大蛇丸!」

宇智波富岳猛地瞪大眼睛,漆黑的瞳孔狠狠一縮,眼眸之中寫滿了震撼和驚訝,他怎麼都沒想到,還沒做讀取上原琉璃的記憶,就率先聽到了大蛇丸的名字。

一時之間。

宇智波富岳覺得上原琉璃的事情跟大蛇丸有着非常密切的關係。

否則不會將上原琉璃的屍體運送過去給大蛇丸處理。

「一旦大蛇丸處理過了,那麼上原琉璃屍體上的線索可能就都被抹掉了!」

宇智波富岳說話之間猛然站起來,他雙眸緊緊盯着青羽,那雙眼睛像是會說謊一樣,流露出渴望的眸光。

「青羽!」

宇智波富岳的聲音變得無比凝重,而且聲音中透著極度的期待,雙眼死死的盯着青羽。

「我們必須現在就去密道裏面找上原琉璃的屍體!」

「絕對不能讓大蛇丸搶先!」

「否則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宇智波富岳的心裏處於一種極度的焦急狀態,他的心裏面已經開始懷疑大蛇丸了,那麼若是不能搶在大蛇丸處理上原琉璃屍體之前,對上原琉璃的屍體進行調查的話。

最後一切都可能會成為泡影,將再沒有任何證據支撐他的這個猜想。

其實。

宇智波富岳知道。

讀取的記憶從某種意義上也不能作為完全支撐起大蛇丸那種級別的人殺人的證據。

況且……

大蛇丸想要殺人。

殺了便是殺了。

根本不會產生任何的影響。

不過。

宇智波富岳只是想在心中確定加西伊究竟是不是大蛇丸!

如果是的話……

他還要做後續的打算。

「這……富岳大哥……你必須先告訴我,如果我們遇到了大蛇丸,我們該怎麼辦?」

青羽非常謹慎的說道。

他可以幫助宇智波富岳。

但是他不會拿自己的身份去開玩笑。

現在他可不想撞見大蛇丸。

這對他來說並不是好事情。

如果宇智波富岳沒有給他一個滿意的答覆,他甚至想要等到大蛇丸處理結束之後再去,畢竟不管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上原琉璃的記憶他都是讀取過的了。

就算是這樣會承擔一些上原琉璃身上秘密會被暴露出來的風險。

不過青羽遠遠沒有宇智波富岳那麼的緊張。

畢竟。

對於他來說。

大蛇丸若是能夠將上原琉璃的屍體快速的處理掉,那麼其實是在幫他掩蓋證據。

青羽覺得他的身上沒有那麼大的風險。

現在完全是看宇智波富岳究竟有多麼的渴望。

「如果遇到大蛇丸!」

宇智波富岳的眼神變得更加堅決,瞳孔中甚至迸射出一抹深邃的殺機。

「他想要動你的話!」

「那就必須要從我的屍體上踩過去!」

「我這樣做你滿意了嗎?」

宇智波富岳現在有着極大的決心,如果讓他可以搶在大蛇丸的前面將上原琉璃身上的證據確定了。

並且這些證據紛紛指向大蛇丸的話。

他恨不得就在密道了裏面跟大蛇丸硬碰硬的來一場較量。

看看誰才是真正的男人!

「可以。」

青羽點了點頭,他的嘴角微微翹起,若是能夠讓大蛇丸和宇智波富岳打起來的話,那麼他們就都不會留意到自己了。

「不過……」

「我要換一身衣服,穿上斗篷,並且戴上面具。」

「不能讓大蛇丸看到我的真實面目。」

青羽向著宇智波富岳說出了自己最後的要求。

不管宇智波富岳到時候會怎麼做。

他不能將所有的希望都壓在宇智波富岳的身上。

而且……

青羽在心裏默默的加了一句。

如果宇智波富岳當時要是惜命想要把他丟在那裏逃跑的話……

那麼他想要從大蛇丸的手下離開就必須要暴露自身的實力了。

如此一來。

大蛇丸和宇智波富岳就一個都別想活着出去了。

這樣做只是下策中的下下策。

除非逼不得已沒有任何的選擇。

否則。

青羽不會這麼做。

畢竟這就像是一個潘多拉魔盒,一旦大蛇丸和宇智波富岳失蹤的消息全都傳出去了,那麼他再怎麼想要藏好都很難了。

況且。

青羽很清楚。

若是想要殺掉這兩個人。

不拿出一些底牌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以,這些我給你提供,上面印着宇智波一族的族徽,這樣就算是大蛇丸看到了,也會懷疑是宇智波一族的人,不會懷疑到你的頭上。」宇智波富岳立即點頭應聲道,他能理解青羽的顧慮,既然是他有求於青羽,那麼將這些事情做好,是他應該的事情。

「如此多謝!」

青羽對着宇智波富岳點了點頭,宇智波富岳的話又打消了他心裏的一些顧慮。

因為如果使用的是他自己的斗篷和面具,就算是換了一種款式,依舊也可以看得出來是暗部的身份。

暗部今天大放價。

誰出去了。

誰在宿舍。

完全可以清晰的查到。

最重要的是青羽是跟宇智波富岳一起出現的,那麼只要宇智波富岳暴露了,他的身份很快就會被查到了,事情也就無從隱瞞了。

青羽想到這裏,腦海中已然出現了另外一個想法。

可以避免很大的隱患。

只是可能要稍微冒一點點的險

青羽稍微權衡了一下。

決定還是這麼做!

「富岳大哥,我想去一趟衛生間。」青羽起身說道,他必須要把事情準備好,否則可能帶來的風險和壓力就太大了,以後再想補救就更麻煩了。

「出門右轉到走廊的盡頭就可以了。」宇智波富岳對着青羽說道:「你去完我們就出發,現在我就給你找衣服。」

「好的。」

青羽應了一聲,隨後立即向著宇智波富岳家裏衛生間的方向走過去。

他一直走到了盡頭。

看到了一個木門。

上面寫着「WC」兩個字母。

頓時。

青羽推開了這道門,直接走進去,然後關上門,將門反鎖之後,直接將感知能力提升到最強。

霎時間。

青羽清楚的感覺到了宇智波富岳的查克拉。

宇智波富岳依舊還在剛才的屋子當中,並沒有離開,顯然還是相信青羽的。

青羽緩緩點頭,稍微放心了一些,他立即雙手結印,施展了一個影分身之術。

嗡!

就在他的面前。

直接出現了另外一個青羽。

正是他的影分身。

青羽猛地手腕一翻,在他的雙手上出現了一張白紙,白紙的正中心位置有一個黑色的圓圈,正是飛雷神術式。

嗡!

青羽雙手上的飛雷神術式直接貼在了影分身的身上,令得影分身顫動了一下。

「飛雷神導雷!」

青羽頓時心念一動,直接將影分身跟扔了出去,瞬間令這麼跟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青羽的影分身直接出現在木葉村繁華區域邊上的樹林中,隨後大搖大擺的向著木葉村的街巷上走過去,最後沿着街巷,在許多人都看到他的情況下,向著暗部宿舍的方向走過去。

這個影分身的任務就是大搖大擺的回到暗部宿舍,然後在暗部宿舍裏面默默的寫小說,最好在回來的路上,讓更多的人看到他的身影,以此讓人們知道這件事情。

如此一來。

青羽就擺脫掉了跟宇智波富岳在一起的那個人。

隨即。

青羽面前的馬桶沖水,轉身走了回去,向著宇智波富岳的房間走過去。

就在青羽重新回到宇智波富岳屋子的時候,宇智波富岳已經在這裏等着他了。

「青羽,你試試這套,看看合不合身。」宇智波富岳笑眯眯的說道,他表面上看起來溫文爾雅,實際上內心中早已經燃燒起了焦急的火焰,他的心早已經飄到了上原琉璃屍體的位置。

「好。」

青羽立即應了一聲,他將宇智波富岳給他拿過來的衣服,直接套在了他現在的衣服外面。

這是一套夜行衣。

整體呈現深黑色。

兩根袖子邊上都有宇智波一族的羽扇族徽。

看起來像是晚上執行任務的時候穿的。

這裏還有個面具。

這是面具的款式極其的簡單。

依舊是深色的。

看起來就像是蝙蝠俠的那種。

只是跟他們不同。

這個面具除了眼睛之外,沒有任何的孔洞,完全可以將青羽的臉都檔上,這樣就連臉的形狀是什麼都看看不清楚。

「這個面具不錯啊!」

青羽忍不住讚歎一句,這面具比他的貓臉面具看着深邃多了,尤其是夜晚看到,那可以說是連他自己都害怕。

青羽立即將這個黑色的面具戴在臉上,然後將最後一件斗篷披在身上,並且將斗篷的帽子扣上,整個人捂得嚴嚴實實的。

「青羽,你未免也太謹慎了吧?」宇智波富岳看到青羽的樣子,嘴角忍不住狠狠一抽,這也太誇張了,別說一個沒見過青羽的大蛇丸了,就連他都認不出青羽來了。

「嘿嘿嘿……」

青羽只是對着宇智波富岳微微一笑,什麼多餘的話都沒有說,他開始檢查身上有沒有什麼地方還在外面,可能會暴露出自己的一點點身份來。

「你搞得我都當將身份隱藏一下了……」

宇智波富岳原本沒有隱藏身份的習慣,他的臉上戴着面具的時候,也不是隱藏身份,而是希望在與對手第一次初次碰面的時候,不讓對方知道他是什麼家族的人,讓對方無法猜到他的具體進攻路數。

宇智波富岳長這麼大還從來沒見過謹慎成青羽這樣子的人。

有點太誇張了!

「呼……」

宇智波富岳想着想着,忍不住長舒一口氣,隨即向著衣櫃走去,從裏面又拿出了一件斗篷,直接披在了身上。

「嗯……」

宇智波富岳又想了想,最後決定將斗篷的帽子也戴上了,這樣看起來,也不至於顯得太暴露身份。

「我們出發吧。」

宇智波富岳蒙上斗篷之後向著青羽看過去。

站在青羽的視角上。

只能看到宇智波富岳鼻子以下的部分。

如果是熟人的話還是認得出來的!

「嗯。」

青羽點了點頭,兩人立即從宇智波富岳的屋子裏面走出去,向著火影辦公室的方向前行。

「我們先安全的到達火影辦公室,然後找到密道位置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宇智波富岳帶領着青羽繞過一條條道路,向著火影辦公室的方向走過去。

通過宇智波富岳所走的路線。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點了個贊。

不愧是木葉警備部的精英。

對於村子大大小小各個路口都非常的熟悉,而且多年巡邏所積累下來的經驗,很清楚在現在的這個時間段里,哪個路口的人多,哪個路口沒有什麼人。

這些數據統統瞭然於胸。

整個過程下來。

雖然多走了一些路。

但是根本沒有浪費多少的時間。

而且全程完全沒有被人發現。

非常的順利。

現在這個時候,青羽和宇智波富岳站在火影辦公室的後面,距離正式的入口,還有那麼一段距離。

「富岳大哥,我們怎麼潛入進去?」青羽向著宇智波富岳問道,如果是他自己的話,他有無數種可以進去的方式,但是現在旁邊有宇智波富岳,那麼研究這個問題的機會就交給宇智波富岳了。

「交給我來吧!」

宇智波富岳當仁不讓的點了點頭,他非常清楚,是他叫青羽過來幫忙的,並且青羽只是負責讀取記憶,那麼這沿途的事情,就必須要由他來搞定。

「你在這裏等我。」

宇智波富岳微微壓低頭,右手拽了一下斗篷的帽子,將他的臉遮擋住,隨後直接向著火影辦公室的方向走過去。

「站住!」

「你是誰?」

火影辦公室門口兩個守衛忍者疑惑的看着披着斗篷帶着帽子的宇智波富岳,根據他們內心本能來看,隱隱覺得這樣做的人,非常的危險。

宇智波富岳一言不發,就是維持着邁步的姿勢,一步一步的向著火影辦公室正門的方向走過去。

「站住!」

兩個守衛忍者立即異口同聲的呵斥道,他們兩人的視線全都聚焦在宇智波富岳的身上,並且向著他帽子下面遮擋的臉上看過去,想要知道宇智波富岳的具體長相模樣。

就在這個時候。

宇智波富岳猛然抬起頭。

與這兩個守衛的忍者視線對視在一起。

一雙具備三顆黑色勾玉的血色眼睛出現兩人的視線當中。

三勾玉寫輪眼!

這兩個中忍在這一刻均是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妙。

然而。

一切都已經晚了。

「睡吧。」

宇智波富岳薄唇輕起淡淡的說道,他只是施展了一個沉睡的幻術,直接通過瞳術將擾亂了對方大腦的神經。

啪嗒!啪嗒!

連着兩道摔倒的聲音響起,這兩個守護在火影辦公室門口的守衛已經失去了意識,跌倒在地面上,處於不省人事的狀態了。

「快來!」

宇智波富岳對着青羽喊了一聲,他不敢喊得太大聲,也不敢直呼青羽的名字,畢竟他不能在這裏留下隊友的情報。

宇智波富岳的話音剛落。

青羽就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了。

「我們一起來。」

青羽向著距離自己最近的護衛抬過去,直接將對方抬走到了一邊。

宇智波富岳則是抬走了另外一個人。

兩人分別抬走了兩個已經處於昏睡狀態的護衛。

隨即。

青羽向著宇智波富岳點了點頭,示意兩人可以向著另外一邊走去了。

宇智波富岳立即收到青羽傳遞過來的信號,緊隨青羽而去,心裏不禁開始緊張起來。

在青羽的帶領之下。

青羽和宇智波富岳來到了火影辦公室一樓道場最後面的位置。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前一天夜裏人們處理大水都很累的事情。

除了站在門口的守衛之外。

根本沒有遇到任何一個人。

青羽帶着宇智波富岳一直來到暗門的位置。

「就是這裏了。」

青羽站在暗門的門口,他沒有立即推動暗門,畢竟這次進去以後,事情就要變得無比之兇險了。

「你要是不說這裏是門,我還真的看不出來……」

宇智波富岳的雙眼盯在牆壁上,這裏並不會是光禿禿的牆壁,而是有着一些看起來栩栩如生的雕刻,雕刻本身的紋路與暗門的門縫完美的契合在一起,在外面很難看出具體的樣子來。

「現在你想清楚了,如果我們直接就這麼進去了,很有可能會遇到大蛇丸,到時候事情就沒有那麼的簡單了。」青羽沉聲說道,在他的心裏最不想發生的事情,那就是遇到大蛇丸。

若是遇到了大蛇丸。

將會增加非常非常多的麻煩。

這根本不是他願意看到的事情。

「進。」

宇智波富岳堅定的點了點頭,他這段時間都在等這個時刻,現在可以有機會觸碰到上原琉璃的屍體了,那麼對他來說會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好的。」

青羽在聽到了宇智波富岳的話之後,立即點點頭,面對現在已經決定了的事情,他便是也不再猶豫,直接抬手推開了暗門。

「這裏面很黑,小心意點。」

青羽對着宇智波富岳叮囑一句之後,率先走了進去。

宇智波富岳嘴角微微翹起,雙眼從漆黑的瞳孔再次變化成為三勾玉寫輪眼的形態,隨後跟着青羽一起向著暗門裏面走進去。

就在兩人一起進入之後。

身後的暗門關閉了。

將他們兩個關在了裏面。

「跟我來。」

青羽輕車熟路的向著前面黑暗的走廊向前走,這是一條具有坡度的了,剛剛沒走出幾步遠,便會有一種明顯的地勢下降的感覺。

「嗯。」

宇智波富岳的眼神跟着凝重了起來,他在進入到這條暗道的時候,就有一種這裏不簡單的感覺,現在隨着不斷的向下,讓他的心跳開始加速起來。

幾分鐘之後。

青羽和宇智波富岳來到了走廊的盡頭,那裏又是一道暗門。

「我們就快要到了,這道暗門的後面是樓梯,你稍微注意下,千萬被踩空了。」

青羽對着宇智波富岳叮囑了一句,隨後推開暗門,邁開腳步,踩着樓梯向下走過去。

宇智波富岳跟着青羽走下了樓梯。

至此。

兩人已經徹底來到了那條存放着屍體的密道。

「咱們慢一點,現在每個屋子裏面都可能有上原琉璃的屍體,當然每個屋子裏面也都有可能會有大蛇丸。」青羽對着宇智波富岳交代道。

「明白。」

宇智波富岳點了點頭,他的眼神格外的凝重,並且維持着寫輪眼的姿態,暫時已經不打算恢復回去了。

「富岳大哥,你稍等一下。」

青羽深吸一口氣,隨後緩緩閉上了眼睛,頓時控制着周身查克拉去感知了一些這條密道。

瞬間結果清晰的呈現在他的意識之中。

只有他們兩個人。

沒有別人。

大蛇丸不在。

「我們開始尋找上原琉璃的屍體吧!」

青羽並沒有將他感知的結果告訴給宇智波富岳,這些是他自己的小秘密,之要他知道了心裏有數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去跟宇智波富岳說這些。

說罷。

青羽一步跨出率先向著第一個石門摸過去。

這裏他來了兩遍了。

裏面裝着的就是雲隱村忍者的屍體。

當然。

青羽覺得上原琉璃的屍體最可能存放的地方,也就是這裏。

因為他們都是同一批的雲隱村忍者!

青羽的手掌推開在面前的石門上,用力使勁一推。

轟隆隆……

伴隨着一道轟鳴之聲,石門的大門被推開了。

裏面出現意見暗室。

正是先前放着雲隱村忍者的屋子。

現在裏面一片漆黑。

青羽推開石門之後,僅僅只是站在門口,沒有做出直接走進去的動作。

「富岳大哥,我給你守門,你看看裏面有沒有……」

青羽刻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充滿了畏懼,儘可能的展示出自己弱的一面,以激發出宇智波富岳向前的想法。

現在他非常的清楚。

既然是跟宇智波富岳一起來的,那麼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他來操心,全都交給宇智波富岳來就可以了。

「好!」

宇智波富岳立即點了點頭,直接邁開腳步向著屋子裏面走進去,他的雙眼還維持着三勾玉寫輪眼的姿態,作為觀察眼的時候,這裏已經完全夠用了。

宇智波富岳看起來很勇敢,但是當他邁步進入到屋子之後,依舊小心翼翼警惕的看着周圍的情況。

畢竟這裏黑暗一片。

而且裏面的每個鐵架台上都有一具具屍體躺在這裏。

宇智波富岳依次在每個屍體上劃過,最後視線定格在靠近角落的鐵架台上。

就在他那個鐵架台上。

有着兩具屍體。

一具正是他所見到過的也是他正在尋找的上原琉璃。

另外一具則是看起來像是被火焰炙烤灼燒過的骸骨,僅僅有着一個頭骨和若干小碎骨。

兩具屍體放在同一個鐵架台上。

如果不是他認識上原琉璃的話,可能就要錯過了。

「在這裏!」

宇智波富岳低聲說道,他的聲音不大,刻意的壓低了聲音,不過因為這裏太安靜了,足可以清晰的傳入到青羽的耳中。

「我來了。」

青羽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話之後,心中着實驚訝了一下。

縱然他已經猜到了上原琉璃的屍體很有可能會被放在這裏面。

但是當真的確定在這裏之後。

他的心裏還是覺得有些驚嘆。

居然真的將上原琉璃的屍體扔了進來!

頓時。

青羽一步跨入到石室之中,在他進來之後,反手將石門給關上了。

雖然這裏無比的黑暗。

但是青羽的眼睛早已經適應了過來。

不過……

他還是演了一下。

「哪邊呢?」

青羽擺出一副進來了以後就看不見東西的樣子,他的雙手抬起向著前面一頓亂摸,看起來就像是在跟這裏的空氣鬥智斗勇。

「這邊呢!」

宇智波富岳頓時滿臉黑線,他的視線聚焦在青羽的身上,眼神中流露着一抹淡淡的無奈。

他沒有辦法用寫輪眼能夠看到的視角來要求青羽。

百般無奈之下。

宇智波富岳直接向著青羽走過去,一直走到青羽的旁邊,然後抬手拽住了青羽亂抓的胳膊。

「跟我來!」

宇智波富岳的心裏已經是無比的焦急了,現在他需要知道上原琉璃的記憶裏面究竟有什麼,這對他來說非常的重要。

一時之間。

青羽直接被宇智波富岳拉了過來,直接站在那個冰冷的鐵架台旁邊。

「我適應過來了。」

青羽緩緩的說道,他的視線聚焦在上原琉璃的屍體上,隨後探手向著上原琉璃的脖子上摸過去。

「他是被人扭斷脖子致死的!」

青羽沉聲說道,其實上原琉璃的脖子就是他扭斷了,只是他現在一本正經的分析了起來,完全就像剛剛判斷出來的那樣。

隨即。

青羽的右手向著上原琉璃的腹部摸過去了。

「他的身體內臟還沒有被去除掉,應該是大蛇丸還沒有來,現在大蛇丸隨時可能會出現……」青羽再次說道。

「青羽,那你倒是快點啊,我們趕在大蛇丸來之前離開,你就別給我做鑒定了,我知道他是怎麼死的!」宇智波富岳滿臉的黑線,如果不是他把青羽找過來讀取記憶的,剛才怕是會覺得青羽是來走醫療鑒定的。

「好!」

青羽立即向著鐵架台的最上邊走過去,雙手緩緩的抬起,按壓在上原琉璃的太陽穴上。

其實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也很好奇。

上原琉璃究竟掌握了什麼秘密。

「富岳大哥,因為時間有限,我看到什麼就直接跟你說什麼,你覺得沒問題的地方,我就不多浪費時間,你覺得有問題的地方,我再仔細的去詳細查探。」

青羽在說話之間,雙手頓時湧現出一股股的查克拉,他正在施展着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去感受上原琉璃大腦中尚且還存儲著的記憶。

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是真的在讀取記憶。

使用的是純粹的山中一族秘術。

他的讀心繫統已經使用過了,根本不知道這段時間在上原琉璃的身上發生了什麼東西。

驟然間。

青羽的查克拉直接涌動到上原琉璃的大腦之上,開始匯入到一根根神經元之中,尋找著記憶的片段。

如果是他不滿意的記憶。

他就會直接用查克拉將其抹去了。

「上原琉璃在作為雲隱村使者團首領的身份來到木葉村的時候,給加西伊發佈的命令擄走日向一族的族人。」青羽立即緩緩開口說道,因為他在宇智波富岳的身上,感知到的是對方想要知道關於加西伊的情報,那麼他就給他關於加西伊的情報。

「繼續!」宇智波富岳的表情頓時跟着緊張了起來,就連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許多,青羽剛剛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就讓他非常的在意。

「雲隱村使者團的安排是在跟木葉村高層見面的時候,將木葉村高層的力量吸引走,為從暗中潛入的雲隱村入侵者小隊吸引注意力。」

青羽開始訴說着當時雲隱村使者團來到木葉村時的事情。

就是這段事情的真相。

木葉村的人都不知道。

青羽現在只是說明真相就可以了。

根本不需要作出任何的改編。

「加西伊原本的任務是等候在木葉村的外面,接應雲隱村入侵者小隊,幫助雲隱村入侵者小隊撤退!」

「如果雲隱村入侵者小隊成功的擄走了日向一族的族人,那麼他們將會立即離開,直接向著雲隱村的方向跑回去!」

「如果雲隱村入侵者小隊沒有成功,那麼加西伊作為任務設定的第二環,在日向一族以為雲隱村的入侵已經結束之後,再由實力更強的加西伊來負責擄走日向一族的族人!」

「加西伊的任務自始至終就只有這些。」

「上原琉璃也不知道為什麼加西伊會對界大哥出手,更是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並且正是因為這個事情,讓他直接陷入到了危險的境地中。」

青羽一句接着一句的說道,他的吐字非常的清晰,將加西伊的任務完全重現給宇智波富岳。

「嗯!」

宇智波富岳立即點了點頭,他沒有說出自己的想法,現在時間寶貴,完全要交給青羽來讀取記憶。

不過就在他聽到這些話的一瞬間。

他在心中就有了兩個猜想。

加西伊做出這種違背忍者任務的事情,還將雲隱村的暗部老大上原琉璃給陷害得被木葉村的人抓住了,這樣做只有兩個可能性。

第一個,加西伊身上有另外的任務,那是秘密任務,任務的級別高於上原琉璃交代的任務。

第二個,那個加西伊不是原本的加西伊,而是被其他人假扮而成的。

如果沒有上原琉璃最後留下的那一行文字。

宇智波富岳必定會覺得是第一個猜測,畢竟加西伊被人假扮這種事情,只能停留在理論的操作上,實際執行起來根本沒有那麼的容易。

但是……

正是因為他看到了上原琉璃最後留下的字跡,心中開始傾向於加西伊是有人假扮的。

並且假扮加西伊的那個人……

正是大蛇丸!

青羽在說完這些話之後,隱隱的感覺到了,這些內容就是宇智波富岳想要聽的話,宇智波富岳就是想聽跟加西伊相關的內容。

那就滿足他!

青羽稍微停頓了一會,他在探尋着上原琉璃的記憶,尋找著其中他沒有經歷到的錯覺。

「上原琉璃生前已經處於癱瘓的狀態了,全身上下除了嘴巴都不能再動了。」青羽緩緩的說道,他說這些並不是知道了上原琉璃所寫出來的文字,而是想要引出加西伊對上原琉璃出手的事情,他想要通過這樣的方法,告訴宇智波富岳,加西伊這個人確實有問題。

「什麼?!」

宇智波富岳頓時瞪大了眼睛,眼眸中閃爍著深深的驚駭,他根本沒有想到,事情居然會這樣的巧合,這不就是他所在意的事情嗎?

難怪……

難怪他所發現的字跡是濕乎乎的,像是舌頭舔出來的!

原來上原琉璃不是被捆綁了。

而是癱瘓了!

這樣一切就都說得通了!

到了現在這個餓時候。

宇智波富岳已經徹底相信火影岩上面的那些文字就是上原琉璃所寫的,那麼就差知道所寫內容的真實性了。

「能看到上原琉璃是怎麼癱瘓的嗎?」宇智波富岳焦急的問道,他知道現在他們在這裏的任何一點時間,都是彌足珍貴的!

「稍等……」

青羽擺出一副很吃力的樣子,實際上心中非常的喜悅,他很清楚的知道,宇智波富岳這條大魚已經上鈎了。

嗡!

青羽控制着體內的查克拉,彷彿是使用了更大的力氣,呈現出一種在拚命的感覺。

滴答!滴答!滴答!

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從青羽額頭滑落下來,一滴滴滴落在地面上,直接摔成粉碎。

這樣的一幕。

完全落入到宇智波富岳的眼中。

這讓他的心裏頗為感動。

對於青羽的印象再次發生了改變。

宇智波富岳很清楚的知道青羽的身體素質不好,能夠發揮出來的實力是有限的,再加上讀取屍體的記憶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他看到青羽這麼拚命,心中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內心之中充滿了激動的情緒。

隨着時間的推移。

密室裏面顯得非常的安靜。

差不多過去了五分鐘。

在這焦急的等待之中,每一分鐘都顯得格外漫長,宇智波富岳彷彿在這裏度過了整整一個世紀。

「找到了!」

就在這個時候,青羽忽然開口了,他的雙眼緊閉,額頭上青筋暴起,不停有汗珠從頭上滑落下來,演技可以說是格外的逼真。

「上原琉璃在被抓住之後就一直被囚禁在團藏所執掌的根部地下室之中,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接觸到上原琉璃,就連三代火影大人都不可以!」

青羽緩緩的訴說起來,他的話一出,頓時在宇智波富岳的腦海中構建出了一副畫面,那就是上原琉璃坐在根部最深層地牢中的樣子。

「不久前的某一天,具體是哪一天我也說不清楚,就是某一天……」

「加西伊突然出現在了根部!」

「他直接暴力的破壞了地牢,對上原琉璃進行了突襲,打碎了上原琉璃的脊椎,隨後直接離開了。」

「從那次以後上原琉璃就癱瘓了下去!」

青羽一句一句的說道,他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像是一道道驚雷,在宇智波富岳的腦海中炸響。

「加西伊去了根部?!」宇智波富岳驚訝的問道,他覺得這樣的事情簡直就不對勁,青羽前面已經說過了,上原琉璃所處的地牢那是連三代火影大人都沒有辦法進去的地方,加西伊怎麼可能出現在根部的地牢裏面,要是根部那麼容易進去的話,也就不是根部了。

「沒錯!」青羽堅定的說道,這事情就是實實在在發生的,他沒有任何的說謊,換成另外一個山中一族的人來讀取記憶,也能夠看到同樣的畫面,他只是把他所知道的那部分給拿走了而已。

「加西伊是怎麼出現在根部的呢?」宇智波富岳眼神顫抖著問道,他的腦海中再次浮現出了上原琉璃臨死之前留下的文字,既然是加西伊將上原琉璃害得進入到了根部的地牢之中,又是加西伊將上原琉璃打成了殘廢,那麼上原琉璃對加西伊有深深的怨恨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有那麼一瞬間,宇智波富岳已經將加西伊當做是他這邊的人了,畢竟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他們有共同的目標,那就是加西伊。

「我也不知道。」

青羽搖了搖頭,這件事情他知道,但是他不會說的,不過除了他之外,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這倒不是什麼問題,畢竟他所是使用的飛雷神之術,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到了根部之中。

「上原琉璃認為加西伊是要殺死他,但是最終醫療結果出來的時候,他身上的許多處傷勢都是僅僅只差一點點,如果加西伊再多使用哪怕一丁點的力氣,上原琉璃就不知道死過多少次了!」青羽沉聲說道。

「果然是要殺人滅口啊!」

宇智波富岳緩緩點頭,現在他已經能夠理解上原琉璃的心情了,那就是對方根本就是要置他於死地,完全就是想要殺死他。

既然如此的話……

就算是話成他經歷了這樣的事情。

能想到的就是要跟加西伊同歸於盡!

「癱瘓后的上原琉璃決定加入根部,成為團藏大人的部下,為團藏大人出謀劃策,他所求的只為了一個結果,那就是了解加西伊為什麼要害他,以及借用團藏的力量消滅打敗加西伊!」青羽再次說道。

「我能理解。」宇智波富岳再次點頭,現在的他已經腦補出一個癱瘓之人心中的那股鬱鬱不平的怒火,整個人都已經憤怒到極點,但是自己卻沒有能力去改變這一切,只能借用其他人的力量,這種感覺是極其無力的。

青羽一邊說着當時的情況,一邊留意著宇智波富岳的反應。

在他看到宇智波富岳這樣的情況之後,心裏已經漸漸有了把握,明白了宇智波富岳的想法。

這個人就是先剛要弄清楚上原琉璃跟加西伊之間的關係。

那就滿足他!

「呼……」

青羽猛地深吸一口氣,隨後緩緩的吐出去,在這漆黑的環境下,能夠看得出來他的臉色顯得極為慘白,儼然是一張沒有血色的臉,足可以感覺到有多麼大的消耗。

「就在昨天的時候,雲隱村入侵木葉村,根部的忍者都出去了,有個人趁機找到了上原琉璃,將他帶走了,準備交給……」青羽剛說到這裏,忽然覺得讓他給弄出BUG來了,這段記憶就是他通過讀心秘術在上原琉璃的記憶中看到的,上原琉璃是被他變身成為的大蛇丸所使用的飛雷神導雷給扔到火影岩上方的,並且在那裏遇到了他的神之紙分身所幻化成為的霧隱村忍者薩摩廉太郎。

現在如果直接這麼說出過去的話,記憶並不是很連貫,很容易發生問題。

最重要的是……

他不知道大蛇丸昨天在什麼地方,他根本就沒有看到大蛇丸。

難道……

還能夠嫁禍一下?!

青羽的心思在這個時候活絡了起來,已經開始想怎麼說能把這件事情給說通順了。

可是。

青羽停頓的位置。

卻是讓宇智波富岳極其的緊張。

整個人的神經都跟着抽動在一起了。

「那個找到上原琉璃的人是誰?」宇智波富岳立即沉聲問道,他忽然意識到了,這個人就是一起的關鍵,就算他不是加西伊,那麼一定會認識加西伊。

根據青羽所描述的內容。

上原琉璃一直都在根部中。

根本就沒有出去過。

那麼又怎麼可能恰好在三代雷影來的時候剛好出現在加西伊的身邊呢。

如此來看。

那個闖入到根部將上原琉璃帶走的人。

有問題!

有大大的問題!

「我沒看清楚。」

青羽現在還沒有想好該要怎麼處理,畢竟有一個最為現實的問題擺在眼前,那就是上原琉璃的屍體還沒有進行處理呢。

負責處理屍體的人只有一個。

那就是大蛇丸!

說不定大蛇丸隨時會出現在這裏!

若是他將鍋直接甩在大蛇丸的身上,但是大蛇丸在後續出現了,那麼只要當面對質一下,那些疑惑就迎刃而解了。

這就是本次嫁禍最難的地方。

青羽可以對着任何人去忽悠,去編故事,去秀演技,但是他沒有辦法在根本辦法當着對方本人的面去編排那個本人的故事。

這樣根本做不到啊!

實在是太難了!

如果沒有跟大蛇丸對質的環節,僅僅只是往大蛇丸的身上潑涼水,那麼他還可以這麼做,但是偏偏就有可能會在那個時候遇到大蛇丸。

這就很難辦了!

「你能夠看到大概的特點嗎,那個人的樣子,或者是大概的樣子,輪廓,聲音,行為,等等?」宇智波富岳急促的問道。

「嗯……我好好看看……」

青羽深吸一口氣,這次不是在演戲了,而是真的感覺到了一股壓力,這股壓力讓他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確實是有很大的問題啊!

如果他說那個人是加西伊的話,那麼沒有辦法解釋加西伊又怎麼出現在根部之中,並且精準找到上原琉璃的!

可是……

如果真的往大蛇丸身上潑髒水?

罷了!

潑了!

青羽心中驟然一狠,他想到大蛇丸差點就把他給戳破了,又在覬覦他的身體想要成為不屍轉生的下一個素材,這樣的事情他怎麼可能會接受,他根本就無法接受。

一時之間。

青羽立即做出了決定。

那就是將大蛇丸給拎出去,讓大蛇丸成為背鍋的那一個,只要讓宇智波富岳覺得是大蛇丸,有沒有決定性的證據,那麼就不會跟大蛇丸進行理論。

如此一來的話……

所有的一切都能說得通了!

否則。

宇智波富岳已經知道了加西伊是有人假扮的了,難保有一天最後不會懷疑到他的身上。

到了那個時候再想往大蛇丸身上甩鍋就難了!

現在還有鍋可以甩。

一定要珍惜!

錯過了就沒有了!

最重要的是……

青羽已經使用過大蛇丸的形象進入到根部中了,並且命令了根部的忍者去對抗外面的雲隱村忍者。

這種事情已經讓大蛇丸背鍋了。

那還不如將這口鍋扣得死死的!

頓時。

青羽緩緩的開口。

「就在剛剛我在上原琉璃的記憶中發現了那個人進入到上原琉璃所在的休息室的記憶。」

「當時石門打開的瞬間,上原琉璃的視角只能看到天花板偏上的位置,並不能看到走過來的人,讓還謹慎的問了一句『誰?』,只是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

「沒過多久那個人就走到了上原琉璃的身前,透過黑色的光芒,可以看到一個黑色的長發忍者,看不清具體的臉,但好像是有一雙蛇眸和長長的舌頭。」

「不僅如此,上原琉璃還跟那個人打了個說話了,他說:『是大蛇丸大人啊!』」

青羽一句接着一句的說道,他所說的內容全都是上原琉璃記憶中的內容,他已經通過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將這些內容讀取到了,不過他打算將再往後面飛雷神導雷的相關記憶摧毀掉。

「嘶……」

宇智波富岳在聽到青羽所說出來的這些話之後,整個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內心中的驚訝在這一刻徹底爆發。

大蛇丸!

果然是大蛇丸!

原來真的是大蛇丸!

「我早就該想到是大蛇丸的!」

宇智波富岳的雙拳緊緊攥起來,現在他的內心中已經確定了加西伊就是大蛇丸的這件事情。

隨着青羽將話說到這裏,他已經做出了漫長的推理,並且完全可以做到邏輯自洽。

第一步,大蛇丸通過偽裝術模仿成為加西伊,本來想要對他進行偷襲,但是界沖得太往前了,最後目標落在了界的身上,殺死了界,拿走了寫輪眼,又成功的嫁禍給了雲隱村暗部首領上原琉璃,完全將自己抽身出去,甚至根本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懷疑,平白無故的得到了一雙三勾玉寫輪眼,實現了心中的夢想。

第二步,大蛇丸本身就是根部的人,進入根本並沒有什麼難度,他進入根部之後再次偽裝成為加西伊,想要將上原琉璃直接殺死滅口,因為上原琉璃知道加西伊並沒有接受到那樣的任務,這麼做可以說是違背忍者原則的事情,根本就不合理,所以大蛇丸若是想要加西伊沒有人懷疑,那麼就必須要殺死上原琉璃,而且還要以加西伊的身份去殺死,這樣的話就會讓人們覺得加西伊是接受到了什麼特殊的任務。

第三步,大蛇丸沒有想到上原琉璃居然只是癱瘓沒有死,這便成為了他的眼中釘肉中刺,不除掉不能解掉心頭的顧慮,正因如此,大蛇丸方才在雲隱村忍者入侵的時候,沒有去前線跟雲隱村的忍者戰鬥,而是進入根部找到了上原琉璃,並且再次偽裝成為加西伊的身份,當着所有人的面,殺死上原琉璃,並且將這些嫁禍給三代雷影,最後悄然離去。

雖然宇智波富岳還沒有得到完整的情報,但是他對大蛇丸的做法已經分析得相當透徹了。

在他看來。

這就是大蛇丸做法!

如果上原琉璃在那一夜被群情激憤的木葉村忍者殺死的話,就不會有後面這些事情了。

現在看來。

還是三代那個比太慫了!

不過。

也正是因為三代慫。

這才給了他調查真相的機會。

宇智波富岳現在反而慶幸三代留下了上原琉璃的性命,方才似的大蛇丸越做越多,做的多了以後暴露出來的線索就越多,最後直接暴露了出來。

那麼……

如此來說。

上原琉璃應該是在這個過程中發現了蛛絲馬跡,最後將矛頭指向了大蛇丸。

只是基於某種原因。

現在還沒有機會,實際不成熟,或者還沒有什麼決定性的證據,因此僅僅停留在懷疑且內心確定的這一步上,遲遲無法進行推進,也沒有辦法向團藏進行彙報。

甚至……

團藏跟大蛇丸是不是一夥的。

上原琉璃都還不清楚。

這種感覺也太絕望了吧!

宇智波富岳現在只要是想想,都覺得一陣頭疼,這可不是誰都能擁有的感受啊!

「在他們之後還有幾句話……」

青羽的聲音就在這個時候繼續響起,清晰的鑽入到宇智波富岳的耳中,將宇智波富岳從幻想之中拉了回來,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8章 加西伊居然是大蛇丸!(【累計500月票】加更~超級大章)

39.6%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