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木葉村的名偵探宇智波柯南!(求月票求訂閱)

第320章 木葉村的名偵探宇智波柯南!(求月票求訂閱)

「其實那段文字是存在的!」

宇智波富岳的雙眼盯着青羽,直接說出了一段非常重要的話。

霎時間。

青羽表現出非常誇張而又驚駭的表情。

這感覺就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一樣。

整個人都有點傻眼了。

他擺出一副怔怔的表情,就那麼盯着宇智波富岳,看起來是想要讓宇智波富岳給給他一個解釋。

「我看到那段文字了。」

宇智波富岳看到青羽的表情之後,微微一笑,就算是他的性格,都有點想要在青羽的面前秀一下了。

「嗯……」

「事情是這樣的!」

「我不是一直在尋找加西伊的下落嘛!」

宇智波富岳的右手掐在自己的下巴上,擺出推理思索的姿態來,瞬間那漆黑的眼神變得凝重起來,閃爍著智慧的光芒。

「就在昨天戰鬥的時候,加西伊出現以後,我就一直盯着加西伊,但是加西伊上了火影岩之後就直接消失不見了,根本沒有任何的蹤影,當時我就很懷疑!」

宇智波富岳說着事情的經過,其實他們這些忍者的心裏都有一種想要秀推理的想法,就算是在忍者戰鬥的時候,都要給敵人進行解說,或者是有第三方全程解說,非常的專業。

現在的宇智波富岳就是已經進入到這個狀態中,看起來就像是夢幻聯動到了隔壁的柯南君一樣,擺出了非常標誌性的動作。

「懷疑什麼?」青羽非常配合的問道,他的雙眼中閃爍著疑惑的眸光,看起來就像是完全不懂一樣,實際上真正的獵人往往是以獵物的形式出現的,青羽也不例外,他想要讓宇智波富岳在心中徹底將加西伊和大蛇丸聯繫在一起,那麼他偏偏不說,他要讓宇智波富岳來說。

「我懷疑加西伊就躲藏在木葉村中!」

宇智波富岳厲聲說道,他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中有着很大的怒氣。

「就在之前發起的第三次忍界大戰中,我親自上到了戰場上,我就想要殺死雲隱村的忍者,為死去的界報仇,我想要去找到加西伊,把加西伊殺死,但是我發現了一個非常奇怪的事情,無論是我們木葉村的人,還是對面雲隱村的人,大家都在找加西伊,這給我一種錯覺,彷彿加西伊人間蒸發了一般!」

宇智波富岳解釋著當時的心裏路程,那個時候他真的很迷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找到加西伊,費勁了很大的力氣,甚至一度都在懷疑自我。

「我在火之國的境內大肆的搜索著加西伊,雲隱村的忍者也想找到加西伊問個說法,後來我發現連霧隱村的忍者都在尋找加西伊,那個時候我的心裏就冒出來一個很奇怪的念頭,我在想加西伊有沒有可能就在木葉村之中,根本就沒有出來,先前硬闖大門的加西伊會不會是一個障眼法?!」宇智波富岳分析道。

「富岳大哥,你是真的強!」青羽忍不住讚歎道,他終於明白為什麼宇智波富岳是接手警備部的最佳人選了,這丫的簡直就是宇智波柯南,除了沒有猜對兇手,別的都快讓他給猜到了,只是……到了宇智波富岳這裏,真相變成了可以有兩個了!

「青羽,你不知道我當時的感受,我將所有想到的可能性都去想了,我帶着警備部的人挨家挨戶的搜,就是沒有找到加西伊的身影,當時我曾經一度想過要放棄,但是後來又想到界可能就在天上看着我,或許我只要稍微再多努力一點點,我就可以找到加西伊了,這樣我怎麼可能會放棄啊!」宇智波富岳搖了搖頭,現在他所說的都是發自肺腑的話,這段時間他太壓抑了,他需要將這些苦水都吐出來,而跟他有了一起上戰場經歷的青羽,則是成為了他的發泄對象。

「富岳大哥,我理解你感受,我相信界大哥在天上看到我們在這裏喝茶,一起幫助他找到了真正的加西伊,他的心裏一定會非常的欣慰!」青羽說到這裏,突然將手中的茶杯舉起來,向著天空的方向,說道:「敬界大哥!」

「敬界!」

宇智波富岳點了點頭,同樣將手中的茶杯舉起來,隨後放在嘴邊抿了以後,但是又覺得這麼抿一小口的感覺不是很爽,便使勁一口直接悶了進去。

「舒服!」

宇智波富岳重重的將手上的茶杯拍在桌子上,這種感覺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那種胸口積蓄的鬱結之氣,在這一刻徹底的釋放了出來,從而轉化成為讓他無比舒爽的感覺。

「富岳大哥,你接着說,後來你又是怎麼做的呢?」青羽雙手的手肘撐在桌子上,攤開雙手捧著臉,儼然一副粉絲遇到了偶像去聆聽偶像訴說的感覺,就差那個話筒遞給宇智波富岳,然後說上一句歡迎參加青羽有約。

「非常簡單的道理,我就是相信我能找到加西伊,並且為此不斷的堅持着和努力着,當別人都以為我放棄的時候,只有我知道我沒有放棄,若是不還給界一個公道,我的這雙眼睛都不會原諒我的!」宇智波富岳猛地瞪大雙眼,不過他的雙眼仍然是漆黑一片,沒有任何的變化,他只是這麼說說,並沒有向著青羽展示萬花筒寫輪眼的意思。

「富岳大哥,你快說說,你追到火影岩之後怎麼樣了,剛才被後面的話岔開了。」

青羽發現宇智波富岳已經越跑越偏了,必須得往回拉拉,不然以後後者說爽了,再整上一段需要無限月讀才能拯救宇智波界,那樣的話事情就變得不那麼好玩了。

不過。

這也就是青羽在心中調侃。

他知道宇智波富岳不會去走無限月讀的那條路。

至少他不會為了宇智波界去走。

相比於其他的宇智波族人。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

宇智波富岳屬於很正常的了,他知道娶妻生子,並且在已經擁有萬花筒寫輪眼之後還沒有太飄,知道低調和剋制。

最重要的是他的心中始終懷揣有愛。

宇智波一族有愛很容易,但是他們的愛流失的也很快,非常容易將愛轉化成為恨,那樣話整個事情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其實。

就在宇智波大孝子的事件上。

絕大多數人都看到了大孝子磨刀霍霍向父母,但是卻忘記了那對兒子有着深沉之愛的宇智波富岳和宇智波美琴。

青羽現在近距離接觸宇智波富岳,發現宇智波富岳是個心思格外縝密的人,觀察更是細緻入微,在推力能力上更是嚴絲合縫,發散思維非常的快速。

對於這種人。

怎麼可能沒有發現自己兒子的那點異動。

或許。

宇智波富岳早就發現了。

他的內心也非常的掙扎。

最後還是選擇了對兒子的愛!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雙眼深深的看了一眼宇智波富岳,他什麼都咩有說,但是卻在心裏默默的想了想。

如果宇智波鼬還會像以前那樣的話……

那麼他不介意讓宇智波鼬發生一點點小小的意外。

雖然他在心裏並沒有完全將宇智波富岳當做是朋友,但是相對來說,與其讓宇智波鼬背負着殺父父母的沉重擔子,不如他就做做善事,不讓宇智波鼬承受那麼多,轉而讓宇智波富岳感受一下喪子之痛吧!

這也是一份大禮啊!

青羽想着想着就想到了其他的地方去,畢竟這種事情實在是讓他覺得很有趣,似乎可以看到更加有意思的畫面。

畢竟……

宇智波富岳那可是為了愛願意讓宇智波鼬來殺死自己的存在。

那麼有沒有可能會因為鼬的死亡。

徹底黑化。

然後大吼一聲。

我要開啟無限月讀!

嗯……

這似乎還是一個不錯的劇本。

青羽盯着面前的宇智波富岳,他腦袋裏面的想法越來越多,覺得在不久之後未來的忍者世界將會更加的有趣。

不過。

對他說當務之急的事情是趕緊把大蛇丸是加西伊的這事給石錘了。

這種栽贓嫁禍的事情。

那就是要一個快很准。

絕對不能大意。

否則就會夜長夢多。

……

宇智波富岳在聽到青羽的問題之後,緩緩點了點頭,拿起茶壺再次給他自己的倒了一杯茶,整個人的心情都變得複雜了起來。

「現在回看這段經歷和過往,我是真心感謝堅持下來沒有放棄的自己,不然也不會見到今天的答案!」

宇智波富岳拿起茶杯,放在嘴邊,輕輕的民了一嘴,隨後將茶杯放在桌子上,漆黑的瞳孔變得無比深邃。

「剛才我已經說到了,我懷疑加西伊就躲在木葉村裏面,可能藏在什麼人的家裏面,那個人可能是被加西伊威脅的,也有可能是雲隱村潛伏進來的間諜,還有可能是指示加西伊的高層,當時我並沒有想到加西伊可能不是加西伊,而是木葉村的某個人。」

宇智波富岳緩緩的說道,就是在他看到那火影岩上的文字的時候,他都覺得一陣不真實的感覺,彷彿將他以前的信念都個給崩塌掉了。

「當時我追着加西伊來到火影岩上方,我看到加西伊的身影完全消失無蹤了,我當時就猜測加西伊本人還在木葉村之中,可能躲在某個人的家裏面。」宇智波富岳說道。

「分析得非常有道理!」青羽跟着點了點頭,做着捧哏的角色,他從宇智波富岳的分析中,能夠從另外一面去看他所做的事情,哪裏是不是有什麼漏洞,會不會被宇智波一族的木葉警備部給發現了。

現在經過宇智波富岳說到現在的話,青羽就已經總結出幾點了。

第一點就是憑空消失!

不管是他所偽裝成的加西伊還是薩摩廉太郎,每個人都有一手BUG級別的憑空消失。

因為他們的本人已經死了。

青羽又不會以他們的身份去生活。

所以就是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出現了,不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就沒有了。

但是這樣的事情就會引起一些腦子靈活細心縝密的人一些線索,讓他們可以根據這些分身消失的位置,去推測扮演着這些身份的人生活在什麼地方。

宇智波富岳已經猜對了。

加西伊就是在木葉村當中。

只是並不是大蛇丸。

而是坐在他的對面在喝着茶聽着他的分析。

「當時我就想着,既然加西伊是在火影岩上方帶着上原琉璃下去的,然後又回到了火影岩上方,那麼火影岩上會不會有什麼線索呢……」

宇智波富岳掐著下巴,完全處于思索的狀態之下,現在他複述著當時的推理過程,也是在對現在思維的補充。

「現在來看就是大蛇丸從根部中將上原琉璃帶到了火影岩上,然後當着上原琉璃的面,偽裝成為了加西伊,再以加西伊的身份把上原琉璃殺死了,最後又跑回到火影岩的上方,恢復成為大蛇丸的身份,從而消失不見,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大蛇丸根本就沒有出現在戰場上的原因,因為他在做這這種偷天換日的事情!」

宇智波富岳認真的分析道,他的眼神中閃爍著道道精芒,非常相信他自己所做出來的推論,尤其是在有加西伊是大蛇丸這個論點的支撐下。

「當時我檢查過火影岩的地面之後,就在地面上發現了一行字,非常的小,而且非常的模糊,根本看不清楚,我覺得如果換一個人,或許就會忽略掉了,我慶幸我沒有忽略掉,不然就沒有後面的事情了!」

宇智波富岳的臉上露出了笑容,現在他的內心處於一種很滿意的狀態下,那就是這種一切都是剛剛好的感覺。

他剛剛好發現了上原琉璃留下的字跡。

他剛剛好在字跡上發現了大蛇丸的線索。

他找到的青羽剛剛好知道上原琉璃屍體存放的位置。

他們又剛剛好的在大蛇丸來之前在上原琉璃的屍體上調查得到了重要的情報。

這一切的剛剛好。

都讓他倍感欣慰。

整個人都非常的舒爽。

完全沒有了任何刻意違和之感,一切都水到渠成,在合適的時間迎來了最為合適的線索。

「我在看到那段文字之後,立即就察覺到了這裏面可能有什麼問題,然後我就使用寫輪眼,將上面的問題全都提取了出來,再通過寫輪眼將上面被劃掉的地方去掉,重新填上比劃,最終得到的結論與你在上原琉璃記憶中看到的是一樣的,那就是大蛇丸是加西伊,加西伊就是大蛇丸,這一些都是大蛇丸做的!」宇智波富岳恨恨的說道,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懷疑過大蛇丸,現在知道這樣的事情之後,讓他的心裏非常的痛心,整個人都不是很好了。

「為什麼呢?」

青羽頓時擺出迷惑的表情,他看起來就像是個天真無知的孩子,眨着眼睛盯着宇智波富岳,問出了一句看起來很好奇,但卻是在引導著宇智波富岳的話,他想要讓宇智波富岳將這些話說出來,從而讓整個事情變得順理成章。

「大蛇丸為什麼要假扮成為加西伊呢?」

「我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要這樣?」

「這對大蛇丸有什麼好處嗎?」

青羽在向著宇智波富岳發出靈魂的三連問之後,又說出了一句全場最為精闢的話,他說出來之後,就連他自己都覺得無比之驚嘆。

「會不會是有人在陷害大蛇丸?」

青羽都先剛要給自己鼓掌了。

精彩!

實在是太精彩了!

這樣的話簡直可以說是無敵了!

青羽很清楚,無論什麼人,心裏都有逆反的心理,你越是反著問,就越是能問出更多東西來,不信看看魯豫姐姐就知道了。

「陷害?!」

宇智波富岳的嘴角微微翹起一抹不屑的弧度,這是他今天聽到現在覺得最有趣的話了。

不過。

他知道。

青羽的年紀小。

就算是身處於拷問部中,還沒有太明白社會的險惡。

尤其是對於他們宇智波一族的事情。

理解的更是少之有少。

「絕對不會是陷害!」

宇智波富岳堅定的搖了搖頭,現在可以說在他的心中,大蛇丸就是殺害宇智波界的兇手,這已經是可以百分之一萬確定的事情,絕對沒有任何其他的可能性,這一點他非常的堅信。

「為什麼呢?」青羽再次問道,其實他不是真的想要知道這個答案,但是當他去問的時候,宇智波富岳為了回答他,就必須要去想答案。

如此一來。

宇智波富岳就要先說服自己接受這個設定,然後才可以想盡一切辦法,去找到可能符合這個問題的答案。

這個時候。

說出的任何一句答案。

都將是宇智波富岳心中認定的答案。

畢竟……

這已經不是青羽告訴宇智波富岳,加西伊是大蛇丸,這些事情都是大蛇丸做的。

而是變成了宇智波富岳告訴青羽為什麼是大蛇丸!

這從根本上就發生了性質的改變。

看似是宇智波富岳在給青羽科普,但是青羽才是幕後決定了這一切的那個人。

青羽給大蛇丸提供了一盆髒水。

讓宇智波富岳動手潑出去!

這就是青羽的話術,他已經將宇智波富岳拿捏得死死的了,根本沒有任何的意外,完全可以說是徹底的拿捏。

「我就這麼跟你說吧!」

宇智波富岳將桌子一拉,頓時擺出一副要大講一番的趨勢,勢要把青羽說通,否則他絕對不罷休。

他是給青羽說。

同時也是在給他自己說。

「我們根據上原琉璃的記憶,就可以知道,最後一個找到他的人,就是大蛇丸,而且大蛇丸已經說了帶上原琉璃去見第三代雷影的事情,也就是說,哪怕大蛇丸不是加西伊,他也是包庇加西伊的人!」宇智波富岳分析道。

「嗯……」青羽將信將疑的點了點頭。

「還有一點就是,我們在最後已經看到了上原琉璃留下的話,加西伊把他害得這麼慘,他根本沒有理由去為加西伊隱瞞,所以他發現的加西伊的問題,必定是真的,那就是加西伊就是大蛇丸!」宇智波富岳堅決的說道。

「可是……有沒有可能……上原琉璃搞錯了?」青羽直接將真相問了出來。

「絕無可能!」宇智波富岳直接搖頭,臉上寫滿了堅決,他非常清楚這些事情,根本是不會說謊那麼簡單,他的雙眼死死盯着青羽,語氣格外的強硬,說道:「上原琉璃是雲隱村暗部的首領,他的智商在整個忍者世界都是出了名的,連團藏都想將這樣的人招入麾下,在尋找殺害自己的人這件事情上,怎麼可能在不確定的前提下草率的做出推論!」

「啊這……」青羽都快要被宇智波富岳給說動了,現在他漸漸將心放了下來,隨後開始向另外一個地方上確定過去,問道:「那動機呢,大蛇丸為什麼要這麼做,他根本沒有任何的好處啊!」

這是青羽真心好奇問的事情。

因為他此前就沒有想到過將加西伊這件事情嫁禍給大蛇丸。

那就是沒有合理的理由。

就算是嫁禍過去了。

可能很隨意就推翻了。

要知道……

青羽殺死宇智波界是因為宇智波界要調查他,他不得不將宇智波界剷除了,而殺死上原琉璃則是因為想要讓雲隱村的忍者們撤退,根本沒有那麼強烈的關聯性。

「他有!」

宇智波富岳的雙眼死死盯着青羽,那雙眼睛的眼白中充斥着紅血絲,彷彿是想到了讓他心裏極其不爽的事情,整個人都跟這憤怒了起來。

「青羽,你知道我們宇智波一族之中,會有一部分人覺醒血繼限界寫輪眼吧!」宇智波富岳立即向著青羽問道,只是他並不詢問的語氣,而是覺得青羽是知道這個常識的。

「我知道。」青羽點點頭,這個若是再說不知道的話,那就顯得太假了。

「大蛇丸一直覬覦我們宇智波一族的寫輪眼,他盯着我很久了,這一點我早有感覺,界死的時候,眼睛被當時的加西伊拿走了!」宇智波富岳說到這裏,便不再繼續說了,言外之意非常明顯,大蛇丸想要寫輪眼,加西伊拿走了寫輪眼,大蛇丸等於加西伊。

「這……」

青羽的眼眸中閃爍起震驚之色來,他差點都忘記了,他將寫輪眼藏在樹榦裏面了,這麼時間一直在忙活,他甚至忘記了取走宇智波界寫輪眼的事情了,這反而給大蛇丸提供了動機。

好傢夥!

青羽忍不住在心中感嘆一聲。

這還真是陰差陽錯的都配合在一起了啊!

他從一開始做這些事情的時候,還真沒想到那麼多,結果現在看來,處處都扣在了一起。

可惡啊!

這麼巧合的嗎?!

青羽心中都有點不敢相信了!

他覺得連編劇都不敢這麼寫啊!

怎麼可能會有這麼聰明的人,在這裏鋪下那麼多的伏筆,然後一步步將事情最終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引導到了大蛇丸的身上呢。

如果真的有人能想到這樣的事情……

那可能就是傳說中的天才吧!

青羽心中自愧不如,他覺得這就是大自然的產物,一切都是順其自然水到渠成之後剛剛好碰巧的全都匯聚在一起,完全呈現出不可思議的感覺。

「那麼……那麼……那麼……」

青羽一時之間都找不出問題來了,如果不是知道這件事情是他做的,怕是會被宇智波富岳給說動吧!

這個人真不愧是宇智波柯南!

分析的有條不紊。

有理有據,令人信服。

就連青羽都找不到反駁的話。

青羽絞盡腦汁的在腦袋裏面搜颳了一圈之後,最後想到了一個可能會稍微杠一杠的問題。

「富岳大哥,如果加西伊是大蛇丸,那麼大蛇丸怎麼成為了雲隱村忍者?」青羽滿臉疑惑的問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

宇智波富岳在聽到青羽問出這個問題之後,頓時忍不住大聲笑了起來,看向青羽的眼眸中,多了一種看弟弟般的寵溺感。

這個少年還真是可愛啊!

問出的問題居然這麼的天真!

這是怎麼想出來的啊?

宇智波富岳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問出這個問題的青羽了,他的雙眼緊緊盯着青羽,嘴角微微翹起,這個問題他還真的知道該回答。

「首先呢,青羽,你要先明白一個概念,那就是加西伊是加西伊,大蛇丸是大蛇丸,他們是兩個人!」宇智波富岳笑着說道。

「不對啊!富岳大哥,你剛才不是說,加西伊是大蛇丸嗎?」青羽的眼中閃爍起深深的疑惑來,看起來就像是真的不知道這些事情具體是怎麼回事,不過他還是問了出來,儼然一種被繞迷糊了的感覺。

「青羽,你先別插嘴,你聽我說完以後,你再把不明的地方問出來,因為你現在產生的問題,很可能我下一句話就已經解答了!」宇智波富岳緩緩的說道,他的語氣顯得很溫柔,並沒有跟青羽發脾氣的意思。

「我知道啦。」青羽點了點頭,他的臉在笑,心中更在笑,看來現在宇智波富岳已經完全接受了加西伊就是大蛇丸的這個設定,已經錘得死死的了,誰來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加西伊是雲隱村的上忍,大蛇丸是木葉村的上忍,這是兩個忍者,他們是不同的人!」宇智波富岳解釋道。

「但是……」

「殺死界的那個加西伊,以及做出這麼多事情的加西伊,並不是雲隱村的加西伊,而是大蛇丸假扮的加西伊!」

「我知道你要問什麼!」

宇智波富岳看到青羽欲言又止的樣子,頓時點了點頭,指著青羽,說道:「你是不是想問,那雲隱村的加西伊去哪裏了?」

「對對對!」青羽連連點頭,他在心裏對着宇智波富岳點了贊,這個人表現得非常不錯,現在都已經會搶答了,這以後忽悠起來就更加容易了。

「我剛才是不是跟你說過,我調查了火之國的很多地方!」

宇智波富岳開始解釋起來。

「就在界出事不久之後,我在木葉村西南結界外發現了幾具雲隱村忍者的骸骨,之所以說是雲隱村的人,是因為地上被撕咬的破布和忍者護額上面有着雲隱村的符號,但是那些忍者已經被野獸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了,當時我不知道他們的身份,又沒覺得加西伊可能會死,就沒有太過當做一回事,現在看來……」

宇智波富岳說到這裏之後,聲音戛然而止,他的雙眼盯着青羽,立即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中複雜的心情,隨後繼續說道。

「加西伊應該已經死了,並且被野獸分食掉了,他被天葬了!」

「居然是這樣!」青羽聽到宇智波富岳的話之後,擺出極其驚訝的表情,看起來像是根本不敢相信的樣子,似乎已經衝擊了他對忍者世界的認知。

「你是不是想問,究竟是誰殺死的加西伊,對吧?」宇智波富岳再次搶答了起來。

不過。

青羽並不會讓宇智波富岳那麼放肆。

總不能每次搶答都會成功。

頓時。

青羽搖了搖頭。

「你剛剛不是說了,加西伊是被野獸吃了嗎,那殺死加西伊的不就是吃了他的野獸嗎?!」青羽滿臉懵逼的說道。

「哈哈哈哈哈哈當然不是!」宇智波富岳猛然大笑一聲隨後搖了搖頭,他向著青羽看過去,眼眸中閃爍著一道道的精芒,說道:「加西伊是雲隱村的上忍,掌握著雲隱村的雷遁忍體術,能夠使用雷遁查克拉形成雷遁鎧甲,別說是野獸的牙齒了,就算是苦無都沒有辦法刺破他身上防禦,又怎麼可能被野獸殺死呢!」

「那……這……額……」青羽眉頭緊皺,看起來像是被這些事情給繞暈了,他擺出努力思考的樣子,但看起來明白不是很在行。

「加西伊是被人殺死之後,丟在樹林中被野獸分食的,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殺死加西伊的人,就是大蛇丸!」宇智波富岳的雙眼中閃爍著睿智的眸光,他已經將一切都看破了,整個事情大蛇丸作案的主線都已經被他給捋得清清楚楚,在邏輯上已經完全可以說得通了。

「這……」

青羽立即深吸一口氣,像是聽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那樣,整個故事的出現都讓他覺得無比之神奇,愈發的懷疑自己在忍者世界的觀念了。

「好吧!」

「我明白了!」

「這也太狠了吧!」

青羽開始感嘆起來,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已經明白了大蛇丸作案過程之後,對於整個事情不敢相信的樣子。

「大蛇丸一直垂涎寫輪眼很久了,所以他打算抓住這個雲隱村使者團來到木葉村的機會,這樣他就可以將他所做的事情全都甩鍋給雲隱村使者團,事實來看他也正是這麼做的!」

宇智波富岳立即開始分析起來,他的右手掐著下巴,儼然一副真相只有一個的態勢。

「大蛇丸先是在雲隱村入侵者進入到木葉村之後,來到村子的結界之外,殺死了等待在那邊的雲隱村忍者加西伊!」

「雖然加西伊是雲隱村的上忍,實力非常的強大,但是跟木葉村三忍之一的大蛇丸相比,明顯不是對手,很容易就會被大蛇丸解決掉!」

「大蛇丸解決了加西伊之後,應該取了加西伊的麵皮,將之製作成為了人皮面具做偽裝,然後便在合適的時機進行出手作案!」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雲隱村的那些入侵者還在盜取白眼的時候,原本任務中應該守護在結界外的加西伊會出現在木葉村,並且不顧任務對界出手,因為那個加西伊已經不是雲隱村的加西伊了,而是大蛇丸,他真正的目的是拿走界的寫輪眼!」

「大蛇丸在拿走了界的寫輪眼之後,便順勢將上原琉璃迫害到被關在根部之中,而大蛇丸本身就是根部的人,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根部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出現了對上原琉璃暗殺的人,而且那個人還是加西伊,這就更加證明了那個人是戴着加西伊麵皮的大蛇丸!」

「大蛇丸要殺死上原琉璃的動機也很清晰,那就是上原琉璃並沒有給加西伊安排那樣的任務,一旦上原琉璃被放出來,雲隱村也會進行調查,畢竟加西伊是上忍,他在執行任務上不會出現私自行動的行為,所以那樣就會出現漏洞,再加上加西伊拿走了界的眼睛,這就會讓人想到加西伊的行為可能只是為了寫輪眼,有可能會聯想到大蛇丸的身上。」

「所以大蛇丸要殺死上原琉璃,只要上原琉璃死了,就再也沒有證據能夠證明是他做的這些事情了,甚至可以甩鍋稱這是上原琉璃給加西伊安排的特殊任務,反正死人是不會再說話了!」

「可是千算萬算大蛇丸都漏算了上原琉璃居然沒有死,所以他又以根部忍者的身份,也就是他自己的身份,來接近上原琉璃,並且承諾為上原琉璃換一副身體,可是這個世界上,哪有什麼換身體的術,大蛇丸只是想要用這種方式結束掉上原琉璃的性命而已!」

「最後,雲隱村突然對木葉村進行的襲擊,打破了大蛇丸的計劃,讓大蛇丸不得不提前行動,他先用自己的身份進入根部,再將上原琉璃帶出來,再用加西伊的身份將上原琉璃殺死,最後再將鍋甩給第三代雷影,通過這種方式告訴眾人,加西伊這麼做不是有問題,而是受到了三代雷影的指使!」

「這就是大蛇丸的全部作案過程!」

「青羽!」

「你現在還覺得大蛇丸是無辜的嗎?」

宇智波富岳的眼神都跟着顫抖了起來,他的心中的怒意就像是一座正在蓄勢待發的火山,已經達到了難以控制的程度,他感覺自己快要爆炸了,心中的憤怒已經溢於言表了。

「這是一場因為寫輪眼而引起的慘案!」

「這是一場因為貪婪而引起的慘案!」

「大蛇丸因為自己的貪念,為了一己私慾,不顧村子的安危,將木葉村置於危險的第三次忍界大戰中!」

「這種人愧對三忍的名號!」

「這種人不配做第三代火影的弟子!」

「這種人更是不配當下較高呼聲的第四代火影之位!」

宇智波富岳一句接着一句說道,他已經可以算的上是在瘋狂的輸出了。

最近這段時間。

他心中所積壓的憤怒情緒。

在這一刻盡數宣洩了出來。

將那一口超級莫須有的屎盆子狠狠的扣在了大蛇丸的身上,摘都摘不下來的那種。

「原來真的是大蛇丸做的!」

青羽在聽到宇智波富岳那詳細的推理過程之後,不由得拍案叫絕,嘆為觀止。

好傢夥!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木葉村的名偵探。

宇智波柯南!

青羽覺得宇智波富岳是真的能夠承擔得上這麼名號,這件事就是無私的在幫他洗白啊!

簡直不要太舒服啊!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加西伊可以說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了,而且青羽也決定以後再也不用加西伊這個身份了。

從此加西伊成為絕唱!

忍者世界再沒有加西伊!

只有大蛇丸!

「富岳大哥,這件事情,你準備怎麼辦,要彙報給三代火影大人嗎?」青羽再次發出了一句靈魂拷問,現在他發現他自己的功力長進了,靈魂拷問來得越來越牛批了,完全可以說是沒誰了。

「怎麼可能!」

宇智波富岳在聽到青羽的這句話之後,苦笑着搖了搖頭,隨後對着青羽擺了擺手說道。

「這件事情不能告訴三代,也不能告訴團藏,他們都是穿着一條褲子的人!」

「這件事情誰都不能告訴!」

「我們不能打草驚蛇!」

「青羽!」

「如果你相信富岳大哥的話,這件事情就交給富岳大哥來做吧,你把今天咱們的所有談話都忘掉,這些事情跟你沒有關係,你沒有必要進來趟渾水!」

宇智波富岳非常認真的說道,他對於青羽還是很保護的,給青羽找到的衣服都是宇智波一族的。

在他看來。

這件事情跟青羽一點關係都沒有。

那麼就沒有必要摻和進來了。

這是宇智波一族和大蛇丸之間的戰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0章 木葉村的名偵探宇智波柯南!(求月票求訂閱)

40.76%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