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我對升職不感興趣!(求訂閱求月票)

第321章 我對升職不感興趣!(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聽着宇智波富岳的話,頓時感覺後者簡直不要太高風亮節了!

居然還告訴他不要趟渾水!

這簡直可以說是完美的戳在了青羽心中的點上。

「富岳大哥,你放心好了,我什麼都不知道,絕對不會破壞你的計劃!」

青羽立即點頭說道。

這種事情他可以說是巴不得呢!

現在這個時候,在宇智波富岳的心中,加西伊已經和大蛇丸畫上了等號,誰說什麼都不好使了。

別說是大蛇丸解釋什麼。

就是上原琉璃從鐵架台上爬起來給宇智波富岳解釋,後者都不會相信。

宇智波富岳已經通過他完美的推理將這個案子蓋棺定論了。

其實。

挺不容易的。

就連青羽自己都沒有想到,他居然會通過這樣的方式,把自己給摘得乾乾淨淨。

精彩!

青羽在內心中為宇智波富岳的推理點贊!

這一天在太的心裏也是經過了一番大落大起,最開始在他被宇智波富岳找到的時候,他還以為是宇智波富岳從上原琉璃最後留下的線索裏面找到了什麼指向他的證據,讓他的心裏還挺緊張的。

現在看來……

上原琉璃不愧是雲隱村的暗部首領!

不管他是真的認為加西伊是大蛇丸,還是想要在臨死之前把大蛇丸也帶走……

總之。

他的目的達到了。

現在大蛇丸已經成為了宇智波富岳重點懷疑的對象,這樣事情就變得更加精彩起來了。

青羽的心裏不僅在給宇智波富岳點贊,同時也在給上原琉璃點贊,臨死還要拉一個墊背的,偏偏還拉得那麼的合理,簡直可以說是天秀啊!

「青羽,今天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冒險帶我去上原琉璃屍體的位置,那麼我可能這輩子都沒有辦法得到真相了,最後一輩子活在悔恨當中!」宇智波富岳一本正經的說道。

「額……不至於吧!」

青羽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話之後,嘴角微微一抽,這宇智波一族還真是傳說中那樣至情至性的一族啊,就這樣都能一輩子活在悔恨當中,壓根就沒有辦法從陰霾中走出來嗎?

這抗擊打的能力也太弱了吧!

不過……

青羽仔細去想了想,發現確實是這麼回事!

宇智波斑在弟弟宇智波泉奈死亡之後,便從來沒有在這些事情中走出來,一直到最後心裏都還懷揣著對弟弟死亡的憤恨。

宇智波帶土也是如此,直到最後的時候腦袋裏面還都惦記着琳,根本就沒有在這些事情中走出來過。

現在的宇智波富岳只是情緒相比於那兩個人更加的內斂一些,沒有將情緒表達得那麼的明顯,但是並不等於他心中就一點情緒都沒有,只是統統的壓抑了起來。

現在宇智波富岳知道了大蛇丸就是加西伊,就是那個殺死了宇智波界的兇手之後,心中的目標變得更加明確了,僅僅只是在針對大蛇丸這麼一個人。

「不客氣。」

青羽立即對着宇智波富岳點了點頭,欣然的接受了這個感謝,沒有再次將這些誇讚反彈回去。

這一點點小小禮貌的事情。

沒有必要弄得太虛偽了。

「富岳大哥,如果沒有別的事情,那我回去了,今天可是我難得的假期啊!」青羽笑着對着宇智波富岳說道,他說話的時候,還向著窗戶的方向看過去,從陽光的角度上來看,已經快要到下午了,兩人已經算是暢談了很多了。

「我送你吧!」

宇智波富岳立即起身,他沒有對青羽多挽留,剛才他已經把想要說的話都已經說完了,剩下的事情,就沒有必要再跟青羽說了。

畢竟。

青羽知道的越少。

參與度越低。

相應能夠受到的威脅也就越少。

宇智波富岳在很多事情上,還是堅守着自己的底線,沒有喪失理智,也沒有讓一切都迷失下去,還是處於正常的限度當中。

宇智波富岳知道宇智波界的事情僅僅只是跟大蛇丸有關,他只要找大蛇丸就行了,完全沒有必要將青羽拖下水。

「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若是你跟着我的話,太引人注目了。」

青羽說話之間,便準備脫下這身宇智波一族的衣服。

雖然他對這身衣服挺饞的。

畢竟上面有着宇智波一族的族徽。

若是穿着這身衣服去搞事情的話。

人們就會本能的將懷疑的角度放在宇智波一族的身上。

根本不會去想到的地方!

不是誰都能拿到印有宇智波一族族徽的衣服。

但是。

這件衣服。

青羽必須要放在這裏。

不能帶走!

頓時。

青羽起身將身上穿着的那套有着宇智波一族族徽的衣服脫了下來。

「富岳大哥,謝謝你的衣服。」青羽將衣服脫下來之後,認真的疊好,連同著外面的斗篷和面具一起放在了一起。

「嗯。」

宇智波富岳滿意的點了點頭,他注意到了青羽所做的細節,他是個有潔癖的人,喜歡規整的東西,現在青羽將一切都疊好了,足可以說明了還是將他放在心上的。

「那我就不送你了!」

「你自己注意點安全!」

「我們畢竟都已經見到了大蛇丸!」

「我不確定我們有沒有留下什麼能夠指向我們身份的證據。」

「這段時間還是小心為上吧!」

宇智波富岳對着青羽叮囑起來,他心裏對這件事情還是很在意的,在他看來宇智波富岳是可以為了這件事情去殺人滅口的。

「明白。」

青羽點點頭,在謹慎的這方面,他在宇智波富岳之上,絕對不會讓自己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就算留下,那也是留下關於宇智波一族的東西,跟他自己沒有任何的關係。

畢竟現在這個時候,他的影分身應該已經回到了暗部宿舍中,正在開始快速的完結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了。

影分身一路走過來。

早就讓很多人看到了。

若是以後大蛇丸察覺出什麼問題來,稍微進行調查的話,都不會懷疑到他的頭上。

這些都是青羽為自己做出來的鋪墊。

頓時。

青羽起身向著屋子外面走出去。

宇智波富岳在這個時候同時起身,走在青羽的身後,漆黑的雙眸盯着青羽的背影。

「我送你出去。」

宇智波富岳在這方面家教還是非常好的,他可以不送青羽回到拷問部,但是送青羽離開他的雙層複式大別墅,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青羽聽到了宇智波富岳的話,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率先沿着屋子的路,向著外面走了出去。

青羽已經來到過這裏兩次了。

而且還是在一天之內。

已經對出去的路非常的熟悉了。

他沿着樓梯走下去,穿過迴廊,最後走到大門口,隨即轉頭對着身後的宇智波富岳看過去。

「富岳大哥,就到這裏吧,我回去了。」青羽對着宇智波富岳點了點頭說道。

「好的!」

宇智波富岳微微一笑,隨後也不再多說什麼,直接轉身回到自己的別墅中,隨手將大門給關上了。

青羽見宇智波富岳離開之後,頓時身影一閃,整個人一躍而起,快速的向著宇智波富岳門前的樹林裏面竄進去。

幾乎是一瞬間。

青羽就來到了一棵樹的樹榦之前。

他抬起右手。

向著樹榦上摸過去。

嗡!

伴隨着青羽右手上一股查克拉涌動而出,直接在樹榦上印下了一個黑色圓圈形狀的飛雷神術式,在這裏完成了坐標的標記。

隨即。

青羽立即施展飛雷神之術。

整個人身影一閃消失不見,直接重新返回到了暗部宿舍當中。

就在青羽回來之後。

立即看到了坐在桌子上拿着筆正在寫忍者學校白老師故事的影分身。

看來……

計劃很順利。

影分身確實是在眾人的注意之下回來了。

「你繼續寫。」

青羽對着影分身點了點頭,現在佈置影分身對他來說多少已經有些疲勞了。

那種疲勞不是身體上的,而是精神上的,他的身體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

這就像是高強度的上網打遊戲。

遇到的全是坑比豬隊友。

腦殘程度局局升級。

想要贏上一次難如登天。

這樣就算身上還沒怎麼疲憊,但是精神上會疲憊很多!

青羽現在差不多就是這樣的感覺,隨着他佈置的影分身越來越多,每次影分身取消之後,都會對他的精神造成極大的負擔,給他帶來很強烈的疲憊感。

這種感覺不是很好說……

往往情報越多越複雜造成的感受也就越深。

不過。

這種感覺,有利有弊。

好處就是他讓影分身進行修鍊或者讀取記憶或者學習的時候,他是感覺不到累的,感覺到累的是影分身。

這個時候他跟什麼都沒做沒有什麼區別。

壞處就是在這些影分身取消之後,會將囤積來的那些疲憊感全都疊加在他的身上。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

這就是多重影分身之術被稱之為禁術的原因。

青羽現在已經將很多影分身都佈置了出去,那麼勢必就會造成很多很大的精神衝擊。

「我躺好了。」

青羽直接選擇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番,準備在睡夢中迎擊那些隨時可能因為影分身解除而傳遞迴來的情報。

……

很快。

半天一夜的時間過去了。

青羽自從回來躺到床上之後就沒有起來過。

現在外面混亂的很。

志村團藏受傷了。

宇智波富岳在懷疑大蛇丸。

村子裏的人們都在議論著雲隱村忍者入侵的事情。

完全可以說是無比之混亂。

現在出去並不是一件明智的選擇,還不是躺在宿舍裏面比較舒服。

清晨。

青羽還沒醒過來的時候,便感覺到一股股情報能量衝擊過來。

頓時。

青羽直接醒了過來。

不過他依舊閉着眼睛躺在床上。

醒了。

還沒全醒。

待到青羽將全部的信息都接收過後,緩緩的睜開了眼睛,雙眼盯着天花板,眼眸中閃過一抹疲倦。

很快。

這一抹疲倦就消失不見了。

「看來那些東西還挺難搞的啊!」

青羽嘴上默默的嘀咕了一句,隨後向著旁邊依舊在奮筆疾書的那個影分身看過去。

這個影分身為了將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一口氣給寫完,已經寫了整整一夜了。

「你再繼續寫一會,我去把高塔那邊佈置了。」

青羽對着那個幾乎可以說是積蓄了大量疲倦的影分身說道,說完之後直接施展飛雷神之術,身影一閃瞬間消失不見,直接出現在了高塔的一層道場中。

現在這個時候。

高塔的道場中一個滿地的木方。

大大小小各自不同。

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大型的工廠。

「效率還不錯的。」

青羽掃過地面上擺放着的那些木頭,先前那些已經取消掉的影分身都做過什麼已經完全傳入到了他的腦海中。

頓時。

青羽抬起雙手,將兩個手指交叉在胸前,擺出結印的姿勢。

「多重影分身之術!」

青羽立即施展多重影分身之術,令得面前的場地上出現了密密麻麻上千個跟他一模一樣的青羽。

嗖!

青羽身影再次一閃而逝,直接通過飛雷神之術回到了暗部的宿舍裏面,根本沒有在道場過多的停留,現在道場的那些影分身都知道要做什麼。

隨着青羽的身影消失不見。

道場裏面的影分身開始陸續的工作起來,每個人的手上都有着各自不同的任務,均是對着地面上那幾棵大樹分解成的木方進行操作,完全沒有任何的阻塞,快速的動起手來。

暗部宿舍。

青羽的身影剛剛消失就回來了,僅僅只用了幾秒鐘的時間。

「寫到什麼地方了?」青羽向著正在拿着筆在本子上寫忍者學校白老師故事的那個影分身問道。

「已經快要寫完了,大概再有兩三個小時吧!」這個影分身回答道,他看起來還是很有精神的,並沒有完全被累垮。

「你繼續留在這裏寫,如果有人來了你就取消掉影分身,如果沒人來你就寫完之後再取消掉,我去小隔間上班了。」青羽點着這個影分身點了點頭,隨後快速的向著衣櫃走過去,拿起裏面的暗部忍者服飾,準備換上以後去小隔間上班。

「明白。」影分身點了點頭,在他說話的時候,雙眼依舊還是集中在那個紅色的本子上,他的手並沒有停下來,一筆一劃的在本子上寫着文字。

青羽沒有再說什麼,這本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是他寫的。

絕大多數時間都是他親筆來寫,只有個別時間是用影分身來寫,最後將信息傳回來。

不過。

影分身也是跟青羽一樣的意識。

要寫的內容也是青羽所想的內容。

正因如此。

青羽知道兩三個小時大概還要寫多少的量。

寫書的速度是很慢的。

尤其是在這裏還要拿筆去寫。

速度就更慢了。

青羽並沒有任何的着急,他將暗部忍者的服飾換好了之後,將那個畫着貓臉的面具戴在臉上,隨後便邁開步子向著暗部宿舍的外面走過去。

青羽走出暗部宿舍之中,直奔拷問部的小隔間。

現在小隔間裏面還有一些潮濕的感覺,畢竟昨天剛剛發過大水,拷問部又是在地勢低洼的地帶,裏面進水還是很正常的。

沒過多久。

小隔間外面就響起了腳步的聲響。

這裏的守衛首領率領着一大堆的待審嫌疑犯向著青羽的小隔間走了過來。

「嗨!」

守衛首領在看道青羽之後,立即對青羽擺擺手打招呼,現在他懲罰這些待審嫌疑犯的第一優先順序就是將這些人送到青羽這類,狠狠的給他們這些人一個教訓。

「將他們帶進去!」

守衛首領對着身邊的那些守衛命令道,隨着他的聲音一出,這些守衛們開始將十幾個待審嫌疑犯送了過來。

這些待審嫌疑犯在來到這裏之前,就已經聽說了他們將會要遇到的人就是這段時間拷問部裏面大名鼎鼎的貓臉惡魔,心裏早已經做好了準備。

饒是如此。

在他們看到戴着貓臉面具的青羽之後。

心裏還是非常的震撼!

每個人看向青羽的眼神都已經變得驚恐起來,他們連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來。

人的名,樹的影!

青羽早已經在拷問部中樹立了自己的威名,貓臉惡魔這個稱號已經成為了很多犯人心中的夢魘。

「這麼多?」

青羽的視線掃過這些被押送進來的待審嫌疑犯,這裏的柱子已經常年不夠用了,均是兩三個待審嫌疑犯捆綁在同一個柱子上,場面一度非常的擁擠。

「嘿嘿嘿,對啊,遇到一些不老實的人,還有難啃的骨頭,我可都是送到你這裏來了!」守衛首領笑着說道,只是他的頭上帶着頭盔,根本看不清楚面容,不知道究竟是怎樣的一張笑臉。

「嗯,行吧。」

青羽點了點頭,他對這些事情本就沒有任何的意見,對於他來說,不管是拷問誰,都是一樣的流程,已經形成了他自己的套路和習慣。

只要是第一次來到這裏的人,為他貢獻了記憶和實力的提升,那麼就給他們一次機會,畢竟拷問部的核心宗旨是讓對方認罪,並不是要多麼兇狠的懲罰他們。

但是……

如果是第二次來到這裏的人!

不僅證明了他在讀心繫統使用上沒有任何的價值可言,更是說明了這個人就是個慣犯。

幾乎沒有任何的作用!

既然如此。

青羽就是要狠狠的懲罰他們!

他要讓他們以後不敢再去犯罪!

畢竟木葉村的律法還是很輕的,只要是認罪態度良好,並且僅僅是小偷小摸的話,在木葉監獄裏面關上幾天就出來了,幾乎受不到什麼虐待,在那些慣犯的心中,壓根就沒有將木葉監獄當做一回事,甚至連心裏威脅都沒有做到。

不過。

這樣的問題。

在青羽這裏得到了解決。

青羽所化身成為的貓臉惡魔,在拷問部規則允許的情況下,可以在對待審嫌疑犯進行一定程度的拷問,目的是要從這些待審嫌疑犯的口中得到認罪書這類的情報。

這就是青羽讓那些待審嫌疑犯內心中感覺到最為絕望的一點,他有的時候根本不問情報,只是在進行拷打。

拷問兩個字中。

青羽只是在做前面的那個字。

讓這些待審嫌疑犯在拷問部這一環給卡住了,完全限制得死死的!

「話說……」

守衛首領的視線落在青羽的身上,深深的看了看青羽那貓臉惡魔的面具,腦袋裏面冒出了一個想了很久的念頭。

「你要不要申請換一個大點的工作間?」

「如果你覺得不好開口的話……」

「我可以替你說的!」

「現在你這裏明顯有些擁擠,不是很夠用了,若是能換一個大點的話,還能往裏面多塞一些人!」

守衛首領立即提議道。

他早就想要讓青羽換成大的工作間了,這個小隔間實在是太小了,裏面滿打滿算裝20個人的話,那都得是前胸貼後背。

已經滿足不了他向貓臉惡魔這邊輸送待審嫌疑犯的需求了。

守衛首領這段時間在青羽這裏吃到了不少的紅利,只要是將這些待審嫌疑犯送到青羽這邊,就可以得到認罪書,效率非常的高,無論是多麼嘴硬的待審嫌疑犯,到了這裏就都像是軟弱的小綿羊。

作為擁有將這些待審嫌疑犯分配全力的守衛首領,可以選擇將什麼待審嫌疑犯送到青羽這裏,讓他們迅速的失去掉第一次,並且再來的時候,就已經是有污點的人了。

那些有污點的待審嫌疑犯就會求他!

若是能夠給他一些好處,那麼他就會將那些已經不是第一次的待審嫌疑犯送到其他的拷問小隔間裏面,反之則是會送到青羽這裏。

甚至一些有錢的人。

經常花錢來買通他。

這樣就永遠都不會來到貓臉惡魔的那個拷問小隔間中。

這些事情讓這個守衛首領在暗中得到不少的好處,不過他不能跟青羽說,也不敢跟青羽說,他也怕被青羽拷問那麼一頓,最後身上連個好零件都沒有了。

不過。

守衛首領並不知道。

青羽根本不關心他將誰送過來。

他只要保證站在他小隔間裏面的人是按照他的節奏在走,那就足夠了,他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並不是要拯救世界的大英雄,正如陽光不會映照的世界的每個角落一樣。

「不要。」

青羽直接搖頭,開什麼玩笑,換成大的地方,那不就是在給自己增加工作量嗎!

到時候將待審嫌疑犯去送到他這裏來了!

別的拷問忍者就可以每天摸魚拿錢,而他需要非常認真的忙碌,哪有這樣的道理。

青羽不贊成這樣的事情!

「為什麼啊?」

守衛首領詫異的盯着青羽,他以為青羽會欣然接受,沒想到青羽居然直接就這麼拒絕掉了。

難道還有人會拒絕升職嗎?

要知道換一個大點的工作間,那就是升職的意思,他們這些守衛的話語多少還是有點作用的,可以告訴拷問部的老大們,誰的工作更有效率,未來更有發展。

守衛首領以往遇到的都是花錢找他去說好話的!

要不是他在青羽身上撈到了不少的好處……

不對。

應該說是……

他藉著青羽撈到了不少的好處。

他也不會說這樣的話。

現在他的思維很簡單,那就是自己賺到了,多少也給青羽分一些,總不能吃獨食。

「我對這裏習慣了,挺好的,不想換。」青羽搖頭說道。

「啊?!」

守衛首領在聽到青羽的這句話之後,整個人都愣住了,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

這也是理由嗎?

這算什麼理由啊?

習慣了?

這……

守衛首領在這一刻啞口無言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不僅是他在驚訝。

就連周圍那些被捆綁起來聽着兩人說話的那些待審嫌疑犯們,一個個都是充滿了不解的盯着青羽。

「這裏太擁擠了,換成大一點的地方,可以讓犯人更分散一些,你也能更輕鬆點!」守衛首領的聲音再次響起,他這倒是真心的話了,現在的犯人都是三到四個人捆在一個木樁上,已經將這個小隔間塞得滿滿的了。

「擠一擠更溫暖。」青羽漠然回答道,隨着他的話一出口,直接再次將這裏的人都給整的不知道說啥好了。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其中一個性子急的待審嫌疑犯向著青羽說道。

「貓臉惡魔,他的意思是要為你說話,推你一把,幫你升職呢!」

這個待審嫌疑犯去幫守衛首領解釋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他想要通過這個機會,讓貓臉惡魔和守衛首領都對他有些印象。

貓臉惡魔可以出手稍微輕一點,放他一馬,讓他可以平安的從這拷問部的小隔間裏面出去。

至於守衛首領。

這個意義就個變得大多了!

以後他還會不會來到這邊,那就全看這位守衛首領的安排了,只要守衛首領願意對他進行一定程度的放水,接受拷問都是沒有問題的,只要不是接受貓臉惡魔的拷問就可以了。

這個待審嫌疑犯做出了通俗易懂的解釋之後,守衛首領意味深成的向著這個人看了一眼,默默的點了點頭。

那眼神似乎是在說……

小子!

你會來事!

做的不錯!

隨着這個待審嫌疑犯解釋的話說出去以後,其他犯人的心中一陣懊惱,他們怎麼沒有想到這樣的事情呢,直接別人搶佔了先機,現在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個人得到了莫大的好處,而他們只有羨慕的份。

「我對升職不感興趣。」

青羽淡淡的聲音緩緩響起,他的語氣很平淡幾乎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那感覺就像是在說一件極其普通的事情。

「……」

全場眾人無論是監獄那邊的守衛還是處於被捆綁狀態的待審嫌疑犯,每個人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全都說不出話來了。

他們均是第一次見到這樣奇葩的人。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貓臉惡魔!」

守衛首領頓時大笑一聲,以此來掩飾尷尬的場面,隨後對着身邊的守衛們招了招手。

「我們出去吧,不要打擾了貓臉惡魔!」

守衛首領說完之後,率先向著外面走出去,那些守衛聽到他的話之後,立即跟了上去,誰都沒有再說什麼。

就在剛才的那一刻。

守衛首領的心中覺得青羽有點不識抬舉。

不過他還能指望着青羽去謀取一些紅利,所以也沒有跟青羽說太難聽的話。

既然你不想升職。

那你就一輩子都待在這個黑乎乎的地方吧!

守衛首領離開之後。

青羽的視線落在這些待審的嫌疑犯上,眼眸中驟然閃爍起冰冷的眸光,整個人氣勢瞬間為之一變,令得這裏的溫度都降低了許多。

「你們是第一次嗎?」

青羽的聲音回蕩在拷問部的小隔間中,清晰的鑽入到每個人的耳中。

一時之間。

這裏的待審嫌疑犯臉色大變,眼眸中彌散出驚恐的眸光。

……

不知不覺間。

一天的時間過去了。

青羽將這滿滿一屋子的待審嫌疑犯和他們的認罪書交給了外面的守衛之後。

結束了他一天的工作。

剛才這些犯人均是第一次來到他的小隔間。

不過他還是從中挑選出了一些「幸運」犯人,對他們進行了能夠讓他們銘記一聲的鞭撻,足以讓他們以後都不敢輕易的做出犯法的事情。

青羽之所以選擇這些人。

那是因為這些人在雲隱村忍者入侵木葉村的時候,以及在大水將木葉村衝垮人們全力抗洪的時候,他們卻在趁亂進行偷盜。

這些人還只是其中的小部分。

絕大部分並沒有被抓到。

不過。

這些人既然出現在小隔間裏面,青羽就不會輕易的繞過他。

很快。

青羽就回到了暗部宿舍,他的視線向著桌子上那個紅色的本子看過去。

差不多中午的時候。

青羽就已經受到了影分身取消而帶來的消息。

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寫完了。

青羽抬手將這個紅色的本子拿起來,隨後邁步向著暗部宿舍門口的方向走過去,就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忽然停住了腳步。

「不對!」

青羽的腦海中快速的思索起來,隨後開始邁步飛退,重新回到了桌子旁邊的位置。

「現在還不是將這個紅本那個森乃伊頓讓他去尋求出版的最好時機。」

青羽微微眯着眼睛,心念一動,雙手立即結印,再次召喚出一個影分身來。

這個影分身出現以後,就站在青羽的面前,雙眼盯着青羽。

「你將這個本子上的內容,統統抄寫到這個深色的本子上,抄寫的速度越快越好,完成以後取消影分身通知我。」

青羽在說話的時候,手上快速拿出了一個深色的本子,這個本子正是要給團藏看的那個忍者學校白老師故事的本子。

「是!」

影分身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立即抬手接過深色本子,然後坐在椅子上快速的將這個本子攤開,翻找到最新頁碼的地方。

隨後他又將那本已經寫好了的紅色本子翻到相應劇情的地方。

拿起筆。

開始快速的寫了起來。

「你慢慢寫吧,我去吃拉麵!」

青羽對着這個影分身點了點頭,隨後邁開腳步,離開了暗部宿舍,他走出來的時候,沿途遇到了好幾個人,都在對他點頭致意,甚至還有一個人抬手跟青羽打了個招呼。

青羽見過這些人。

但是叫不出他們的名字來。

這些人都是跟他一樣參與了讀取雲隱村忍者記憶的那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

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在拿到了青羽所寫的忍者學校白老師的第一章的手稿之後,紛紛對着這個故事的精彩程度拍案叫絕,他們私下都曾經討論過白老師後續可能會出現的情節,但是他們根本想不出來會有什麼樣的驚喜在等待着他們。

短短的幾天時間裏。

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對於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愈發的期待起來。

甚至有一部分手稿在不經意間流傳了出去。

當然。

這些事情大家並沒有拿到枱面上去說。

正如同學們不會在班級的教室里大聲喊出求資源或者討論相關資源的話題,但是私下QQ聊天的時候,那就說不準了,說不定什麼解壓包和資源鏈接就已經在路上了。

正是因為這批手稿流傳了出去之後,在木葉村的忍者圈子裏引起了不少的反響。

只要是幾乎每個忍者都是從忍者學校畢業出來的,他們對於忍者學校的架構有着最基本的認知,非常容易就代入了進去,再加上雲隱村的入侵者剛剛對木葉村進行了攻打,讓他們在這個時間節點上也需要一些宣洩的方式。

不知不覺間。

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就已經僅僅憑藉着第一章的手稿,在許多忍者的心中被奉為神作了。

以至於……

許多還在忍者學校上學的孩子們,發現他們的爸爸接他們放學的頻率一下子就變高了。

這些都是潛移默化的影響。

不過。

忍者們的心中有些遺憾的地方。

那就是他們根本不知道這份手稿的作者是誰,流傳出去的人根本沒有說這方面的事情。

一時之間。

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是誰寫的這件事情,也成為了小圈子裏面討論的話題,他們都想像不到究竟誰這麼有才華,但是他們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這個作者是木葉村的忍者,因為裏面的地面用的全都是木葉村的!

當然

青羽本人還不知道這件事情。

現在這個時候。

他一路從暗部宿舍中走出來,遇到了許多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在對他打招呼,這些人都知道作者是青羽,不過他們沒有說出來,只是在心裏將青羽默默的奉為了寫書的神。

「不至於吧,不就是給了他們一章稿子嗎,至於性格變化那麼大嗎?」

青羽在從暗部宿舍走出來之後,還依舊滿頭霧水,不是很清楚為什麼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變化這麼的明顯。

要知道……

他們在上次執行任務的時候。

這些人對青羽那可是避之唯恐不及,生怕青羽跟他們在一個小隊裏面,耽誤了他們升職的機會。

……

青羽沒有想太多,而是在出來之後,直接向著一樂拉麵的方向走了過去。

經過這場雲隱村入侵事件以及大洪水事件之後,他作為手打為數不多的朋友,總要去問候一番的。

沒過多久。

青羽就走到了一樂拉麵的門口。

掀開帘子。

邁步走了進去。

「手打大哥,給我來一碗拉麵!」青羽對着手打說道。

現在這個時候。

店鋪裏面的人並不多。

又重新恢復到了第三次忍界大戰剛剛爆發時的荒涼狀態,人們紛紛囤積糧食躲在家裏,很少有人再跑出來吃面了。

「好嘞!」

手打在看到青羽之後,頓時眯着眼睛笑了笑,從他的臉上能夠看出喜悅的表情。

「青羽,今天怎麼有空來了,你們拷問部不是應該很忙嗎?」

手打說話之間,直接拿起菜刀,將面板上已經揉好的面切了起來,準備切成一根根的麵條。

「我這不是來看看你嘛!」青羽盯着手打說道,他看着一樂拉麵沒受到什麼傷害,心裏也就放心多了,畢竟他在進行大噴水的時候,也算是一種無差別的攻擊,根本沒有特意向著什麼地方手下留情。

「還是你小子靠譜!」手打立即對着青羽豎起一根大拇指,隨後將手指收回繼續做面,說道:「你等會,我煮碗面,再好好跟你聊!」

「好的。」

青羽點了點頭,他能明顯看得出來,手打下面的效率都變低了,明顯不太敢囤面了,已經開始現場揉面了。

原因很簡單。

那就是顧客少了!

踏踏踏……

就在這個時候。

門外響起了腳步聲。

隨着腳步聲越來越近。

一樂拉麵門口的帘子被掀開了。

隨即。

三個人走了進來。

他們站在門口向著每個座位看過去,最後視線瞬間聚焦在青羽的身上,三人的眼睛瞬間微微一亮。

「青羽,你果然在這裏,我們找你小半天了,現在可算是找到了!」

霎時間。

這三個人中站在最中間的那個人開口說道。

這句話的意思很清楚。

專門就是奔著青羽來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1章 我對升職不感興趣!(求訂閱求月票)

43.01%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