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只能我親自出手了!(求訂閱求收藏)

第322章 只能我親自出手了!(求訂閱求收藏)

感謝【捲毛哈哈哈】大佬三萬賞支持!

——

這三個人的話一出,就連青羽都跟着愣了一下,隨後快速的轉頭向著這個人的方向看過去。

剛剛他正面對着正在煮麵的手打,背面對着大門外面,他知道有人進來了,並不知道來的人是誰。

對於有人來的這種事情,青羽根本沒有多想,畢竟這裏是一樂拉麵的麵館,任何時可有客人進來那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一時之間。

青羽的視線落在了剛剛走進門口的那三個人的身上。

站在最前面中間位置說話的那個人,身上穿着木葉村的忍者服飾,他在忍者服的外面套上了一件看起來頗為凌亂的外套,頭髮在腦袋後面束起,臉上有着幾道到刀疤。

這個人。

青羽認得。

正是奈良家的奈良鹿久。

站在奈良鹿久右側的是同樣是穿着忍者服飾,只是外面套的是一件紅色的外套,黃褐色的頭髮同樣梳了起來,他的雙眼正在緊緊盯着青羽。

這是山中一族的山中亥一。

最後站在兩人左側的是個看起來人畜無害有些憨憨的胖子,他特製的忍者服上面寫着一個「食」字,滿頭紅色的頭髮隨意的披散在身後。

秋道一族的秋道丁座。

此時此刻。

這三個人的視線均是聚焦在青羽的身上。

他們全都向著青羽看過去,看起來像是找青羽有什麼事情,隨後在青羽的注視下一步步走了過來。

「你們找我?」

青羽狐疑的看着這三個人,無論是奈良鹿久還是山中亥一,亦或是站在一旁像是吉祥物的秋道丁座,他們均是盯站在門口沒動,只是那樣默默的看着青羽。

「額……」

青羽看到這三個人的樣子,不知道他們究竟是想要幹什麼,只是說了在找自己,又不說具體的原因。

「你們不會是先要讓我請你們吃拉麵吧?」青羽突然笑着說道。

「也不是不可以!」秋道丁座頓時憨憨一笑,抬起右手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眼眸中閃爍起期待的光芒,似乎對青羽所說的話,非常的意動。

「丁座,我們有很多吃飯的機會,這次來這裏是有正事要說的!」奈良鹿久臉色顯得很凝重,他向著旁邊的秋道丁座看了一眼,示意後者不要亂說話,尤其是暫時不要被食物收買了。

「青羽,這次我們來找你,是有一些事情想跟你商量,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山中亥一向前一步,他的眼眸中有着些許的猶豫,畢竟他們來找青羽的並不是什麼特別容易開口的事情。

「坐下說吧。」

青羽抬眼間看到這三個人的樣子,不知道他們怎麼就這麼的放不開。

難道是什麼難以啟齒的問題嗎?

「順便再吃點面吧,我不客氣,我來請客。」

青羽說罷轉身向著旁邊的手打看過去,對着手打點了點頭,說道:「手打大哥,再來三碗拉麵。」

「好嘞!」

手打剛好在準備,現在不過是多準備三份的問題,根本就沒覺得有多麼的複雜。

「這……」

隨着青羽此話說出口以後,山中亥一和秋道丁座一起向著奈良鹿久看過去,眼眸中流露着詢問之色,等待着奈良鹿久給出最後的決定。

「好吧!」

奈良鹿久點了點頭,做出了決定,他向著青羽的方向看過去,仔細的盯着青羽看了一會,似乎想要從青羽的表情出中出青羽內心所想的東西。

「好耶!」

秋道丁座立即高興的跳了起來,他的眼睛裏面泛起了強烈的興奮,原因非常的簡單,那就是可以坐在這裏吃面了。

山中亥一則是深深的盯着青羽看了一會,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眼神略顯凝重,眼底深處流露出一抹歉意。

隨着三人各自不同的表情變化,他們一起向著青羽的方向走過去,緊靠着青羽的左邊坐了下去。

山中亥一坐在青羽的正左邊,然後依次是奈良鹿久和秋道丁座。

三個人都坐好了之後。

山中亥一嘴唇微動,明顯是想要說什麼,但是沒能說出口,儼然一副難以啟齒的狀態。

「???」

青羽看着三個人,腦袋裏面冒出一個個小問號。

這也不像是有什麼問題的樣子啊!

一個個扭扭捏捏的。

什麼都沒有說。

這什麼意思啊?

青羽被面前這三位號稱豬鹿蝶的忍者給整迷糊了。

「你們該不會是想要忍者學校白老師的出版書吧?」

青羽眉頭微微一皺狐疑的問道。

他能想到的就只有這樣的理由了。

除此之外。

他實在是想像不到還有什麼事情,能夠成為他與這三個人之間的交集。

「噗!」

山中亥一在這個時候剛好拿起桌子上的茶杯,直接將茶水噴了出去,臉上的表情極其的股改。

「……」

奈良鹿久則是嘴角狠狠一抽,像是聽到了什麼讓他覺得不該聽到的話,趕忙將頭壓低,看起來就像是怕人認出來,覺得他與青羽有交集一樣。

可惡啊!

這個麻煩的人!

居然胡亂說話!

這是能在一樂拉麵裏面聊的話題嗎?

「啊?」

秋道丁座則是滿臉的懵逼,他根本不知道青羽說的是什麼東西,本能反應就是……

白老師是什麼能吃的東西嗎?

這三個人在青羽說完剛才的那句話之後,完全呈現出了各自不同的表現。

「難道不是嗎?」

青羽從三人的表現中看出了各自不同的心理狀態。

山中亥一是非常明顯的完全沒有想到,並且他知道忍者學校白老師是什麼,不過雖然他看起來很是驚訝,但是內心中卻是流露出那麼一絲絲的渴望,很顯然他沒想到青羽會突然說出這樣的話,而且他的心裏還是很想要的。

奈良鹿久則是完全的想要裝作不認識他的樣子,這更是典型的知道忍者學校白老師是什麼,但是卻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談論這個,有點悶騷的感覺。

至於秋道丁座……

這人完全不知道青羽在說什麼。

忍者學校白老師是什麼?

能吃嗎?

要是不能吃就算了!

「還是我來說吧……」

奈良鹿久在遲疑了片刻之後,無奈的舒了口氣。

現在他已經不敢再讓青羽亂說下去了。

誰知道一會又說出什麼東西來了!

奈良鹿久知道青羽就是忍者學校白老師那個故事的作者,心裏難免會覺得有些怪怪的。

「那個……」

「嗯……」

「這次我們三個人一起來找你呢!」

「主要是因為……」

「中忍選拔考試的問題!」

奈良鹿久非常無奈的說道,如果不是妹妹那邊催得比較緊迫,他也不願意做這樣的麻煩事。

本來他只是去找山中亥一一個人。

結果秋道丁座要跟着來。

現在他們兩個人都來了。

奈良鹿久沒有辦法一個人不來,那樣他也不放心。

最後則是變成了他們三個人一起來。

「中忍選拔考試?」

青羽眉頭微微一皺,他隱隱的嗅到了一絲絲陰謀的氣息,覺得這裏面是有什麼事情的。

該不會是要找他參加中忍考試吧?!

沒必要吧!

之前他已經拒絕過一次了。

這麼興師動眾的只為了找自己去參加中忍考試?

青羽覺得裏面有問題。

大大的不對勁!

頓時。

青羽選擇先發制人,他的眼眸中泛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在奈良鹿久的身上掃過,看起來有一種隨便玩的感覺。

「鹿久大哥,你該不會是要找我做考官吧,我剛才想了一下,如果做第一關的考官,我確實可以,不過你們可想清楚了,讓我做考官的話,通過率可能就低了!」

青羽一本正經的說道,他的話看似離譜,但多少也不是不沾邊,至少以他在拷問部中貓臉惡魔的身份,來到中忍選拔考試的會場來做一個考官,專門負責第一場情報這一塊,那也不是不行。

「……」

三人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頓時滿臉黑線,誰都沒有想到,青羽居然會說到考官這個位置上去。

這是誰給你的勇氣呢?

「咳咳咳……」

奈良鹿久當時就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了,難以控制的咳嗽了起來,臉上再度流露出無奈之色。

麻煩啊!

實在是太麻煩了!

他從一開始就覺得不應該來找青羽。

根據他所得到的關於青羽的資料。

這個人可以說是根本沒有任何的上進心。

一直留在拷問部的最底層。

並且還在很多時候說出讓人尷尬的話來。

簡直就是麻煩中的麻煩。

他也不知道山中亥一看中青羽什麼地方了。

難道就是因為那本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嗎?

其實。

奈良鹿久還真的說對了。

就是因為山中亥一看到了忍者學校白老師故事的開篇,頓時感覺到青羽的才華,這才在奈良鹿久跟他提到需要一個山中一族的下忍的時候,想到了青羽。

「青羽,我們今天來找你,不是請你做中忍考試的老師,而是要你來參加中忍考試!」奈良鹿久緩緩說道,他一邊說着這些話,一邊盯着青羽,他想要清楚的看到青羽究竟是什麼樣的反應,並且通過青羽可能出現的反應,揣測青羽內心的想法。

「鹿久大哥,你該不會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青羽臉上的笑容緩緩收了起來,整個人瞬間變得極為嚴肅,冷眼的與奈良鹿久對視了一番,隨後搖了搖頭。

「別了吧!」

「這種事情你們上次跟我說過了!」

「我不會去參加中忍考試的!」

青羽直接將身子正了回去,身體正對着面前的手打,完全表現出已經不想再跟他們說話的態勢。

「青羽,其實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個樣子,我們主要是……」山中亥一臉上流露出苦笑的表情,他向著青羽看過去,準備向著青羽解釋,畢竟他距離青羽是最近的。

可是。

就在他剛剛開口之後。

還沒等他將話說完。

就被青羽非常不禮貌的打斷了。

「我對中忍考試沒有興趣,如果你們是來跟我討論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或許我還能考慮送你們每個人一本書,但若是其他事情的話,你們好好吃頓面吧!」

青羽根本不想跟他們在這種話題上繼續下去。

這不就是在逗他呢么!

中忍考試有什麼用!

中忍那名頭有什麼用!

青羽根本不在乎這些虛名,他不僅不在乎,而且還避之唯恐不及,這種東西只會給他帶來無盡的煩惱,根本沒有現在舒服。

現在多好啊!

從表面上看他只是一個人畜無害的普通上班族。

每天去拷問部上班。

僅僅只是個小部下而已。

根本不會引起任何人注視的眼神。

「事情是這樣的,我的表妹和丁座的表妹想要參加中忍考試,但是報名需要以三個人為一組去參加,她們兩個個人缺少一個,所以我們想到了找你……」奈良鹿久向著青羽解釋道。

「拜託,這種事情就更不應該找我了,你們也真是有趣,找我跟你們的表妹組成一個小組……」青羽嘴角翹起一抹自嘲的弧度,無奈的搖搖頭,繼而漠然的說道:「還不如直接讓他們兩個放棄中忍考試算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秋道丁座愣了一下問道,他隱隱覺得青羽在瞧不起他們,可是又覺得哪裏不太對勁,他又沒有怎麼反應過來。

「找我組隊跟棄權有什麼區別,你們不會真的以為我能帶着兩個妹妹通過中忍考試吧。」青羽搖頭說道。

「我們找你的目的就是不讓她們通過中忍考試。」奈良鹿久突然開口說道。

「什麼鬼?」青羽徹底讓這三個人給搞暈了,他知道奈良鹿久是高智商的代表人物,可是這說話雲里霧裏的說了半天,愣是沒讓他看明白究竟想說的是什麼事情。

「我的妹妹奈良紗希和丁座的妹妹秋道玲是我們下一屆的忍者,他們之中原本的組員是山中鹿三,現在鹿三被團藏大人給挑中了,已經轉移到了其他的部門,不再跟她們形成小組,現在紗希和玲都想參加這一屆的中忍選拔考試,如果我們沒有找你的話,她們也會去找到另外一個人,所以我們希望你能幫助我們,跟她們組成一組,然後一起從中忍選拔考試中淘汰掉!」奈良鹿久將他的計劃說了出來。

「你腦子有毛病吧!」

青羽眼皮狠狠一跳,他倒是聽懂了奈良鹿久的話,並且知道奈良鹿久的心裏應該是有什麼計劃。

可是。

這跟他有什麼關係呢!

接盤都接到鹿三的頭上了?

這是青羽所不能允許的!

「棄權不行非得淘汰一遍,還是要我陪着你們的兩個妹妹這麼被淘汰一次,究竟是你們的腦子有毛病,還是你們覺得我的腦子有毛病?」

青羽冷笑着說道,此前他的脾氣還是挺好的,覺得奈良鹿久就算是有什麼事情,也不至於太過離譜,所說出來的話至少應該是還可以聽的。

但是……

現在……

他覺得一點邏輯都沒有!

「你們吃吧,我走了,這碗面就算是我請你們的了,以後這種事情別再找我了,我沒心情陪你們玩過家家。」

青羽說完之後立即起身向著一樂拉麵的大門口走過去,對於他們所說的話心中充滿了不屑和不爽,他來到忍者世界這麼久就沒這麼無語過。

什麼玩意啊!

就算是把他當做工具人也沒有這麼玩的吧!

這連騷操作都算不上了!

這特喵就是引薦操作!

「青羽,請你體諒一下我們,她們兩人一旦通過中忍考試,那就是中忍了,要是她們順利的成為中忍,那麼接下來的第三次忍界大戰她們就要參戰了!」奈良鹿久極其無奈的說道,其實這些都是他對妹妹的關愛。

「哦。」

青羽的腳步沒有絲毫的停止,繼續邁開步子向著一樂拉麵的大門走過去,完全就沒有將奈良鹿久的請求當做一回事,覺得非常的滑稽。

連這樣的請求都說得出口。

這臉皮是怎麼變成這麼厚的?

「青羽!」

奈良鹿久立即大聲叫住青羽,隨後他猛地起身,快步向著青羽走過去,幾步之間便來到了一樂拉麵的大門口,將青羽給攔住了。

「現在我們能想到的人只有你了,希望你能幫幫我們。」奈良鹿久誠懇的說道,他的態度倒是沒什麼問題,純粹是說出的事情讓青羽覺得極其的無語。

「你讓他們棄權不就沒這麼多的想法了。」

青羽淡漠的說道,他知道關於戰爭的事情,中忍和上忍都是戰場上的主力軍,下忍往往可能會留在村子裏,除非到了那種不上戰場不行的份上。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

下忍的身份對於自身也是一種保護。

可以讓自己不去戰場參與戰爭。

不過。

這也僅僅是戰爭的初期而已。

打到後面就算是下忍也要上戰場,直接在忍者學校畢業就要直接去打仗了!

第三次忍界大戰是一場格外慘烈的戰鬥,在原本忍界的歷史發展進程中,就屬於各大勢力拚盡最後一顆子彈的感覺。

更別說現在了。

經過青羽連續的在各大勢力之間進行挑撥和搞事情之後。

第三次忍界大戰不僅提前到來了,而且還有演化得更加慘烈的感覺。

「還有……」

青羽說完那句話,微微側過臉,用眼角的餘光瞥向奈良鹿久,緩緩說道:「就算是下忍也是有可能要去上戰場的。」

青羽並不鄙視為了不上戰場而不想成為中忍的行為!

畢竟他跟這一點類似。

為了不想要上戰場而儘可能的隱藏着自己的實力。

可以說是自私。

但是青羽就是喜歡用他更加舒適的方式進行生活。

對於木葉村來說。

他的心裏有一些歸屬感,但卻沒有太大的民族榮譽感,畢竟他不屬於這裏,這是穿越到這裏而已。

若是有人殺到了木葉村。

青羽本着這裏是他生活的地方,有着幾個還算不錯的朋友,會酌情進行一些選擇,是不是要助上一臂之力,不過前提是不會影響到他的正常生活。

可是……

若是讓他為了木葉村去外出上戰場上拼殺。

他可沒那麼清閑。

這種事情誰願意做誰就去做!

青羽對於這種不想上戰場的想法沒有任何不滿的地方,畢竟這是人之常情,任何一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權利。

但是……

青羽對奈良鹿久的選擇感覺到嗤之以鼻。

人家當事人都沒有說要隱藏起來,選擇參加中忍考試,想要爬上中忍的位置,你偏偏狗拿耗子多管閑事,要動用自己的一些關係,將兩位妹子從中忍考試中給陰下來。

這感覺怎麼這麼讓他不爽呢!

青羽承認奈良鹿久很有頭腦,他能夠想到安插一個人,讓那個人進入到兩位妹子的組裏面,然後通過拖後腿的行為,讓那兩個妹子順利的在中忍考試中失敗。

這樣很有意思嗎?

青羽覺得他們奈良家和秋道家的兩個妹子能不能通過中忍考試都是個問題。

居然還要往下拽一拽。

絕了!

「青羽,你就當幫我一個忙,若是讓她們上戰場的話,那樣太危險了!」奈良鹿久低聲說道。

「你換個人吧。」

青羽說完之後,直接邁步離開了一樂拉麵的大門,直接消失在門口的走廊中。

他給這三個人留下了四碗拉麵,其中包括他自己的那一份,因為面還沒有煮好,他就已經走了。

青羽連跟着這三個人一起吃面的心情都沒有。

他幾乎可以預見。

如果他跟着這三個人繼續坐在這裏吃面的話,那麼接下來的話題都圍繞着中忍考試進行。

「哎……」

奈良鹿久看着青羽離開的方向,忍不住嘆了口氣,他已經知道他們現在全都談崩了。

「可惜了。」

奈良鹿久無奈的搖了搖頭,重新回到了山中亥一和秋道丁座坐着的位置上,抬起雙手分別拍著兩人的後背。

「我們也該走了!」

奈良鹿久臉上的表情上流露着深深的無奈,在他說話之間,腦海中已經開始物色其他的人選了。

「鹿久,等等,別着急,拉麵馬上就煮好了!」秋道丁座揉着肚子,擺出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他在嗅到拉麵香氣的時候,就已經快要不行了,肚子都跟着咕咕叫了。

「還吃什麼拉麵啊!」奈良鹿久沒好氣的說道,現在他根本沒這個心情了,距離中忍考試報名沒有多久了,如果再沒有將事情搞定的話,那麼那兩個妹子說不定自己找到什麼人跟着一起組隊了。

「嗯?」

就在這個時候,正在煮麵的手打聽到了兩人的對話,頓時轉頭過來,那雙眯著的眼睛裏迸射出一縷駭人的光芒。

「你們不吃了?」

手打的聲音中充斥着危險的氣息,瞬間彷彿麵館的溫度都降低了下來。

「我最討厭浪費食物的人了!」

隨着手打的聲音響起,包括奈良鹿久在內,每個人的身上都泛起了雞皮疙瘩,感覺到了極強的壓迫感。

「那個……吃……我們都吃了……」奈良鹿久硬著頭皮說道。

「這還差不多!」

手打眯着眼嘴角翹起露出笑容,看起來就像是從陰天到晴天的蛻變,身上的氣場瞬間發生了極大的變化,把他們這些人都給看傻眼了。

「嘿嘿嘿,我都能吃掉,我吃一個人吃四碗也不是不可以!」

秋道丁座頓時狂喜。

終於可以吃了。

在他進入到一樂拉麵的時候就開始餓了。

不對!

更準確一點說的話!

應該是從他聽到青羽說要請他吃拉麵的時候,就已經開始餓了。

沒過多久。

手打將四碗拉麵端了過來。

這其中有三份是青羽給他們三個人的,另外還有一份是青羽的,不過現在也歸他們三人了。

「你們為什麼要找青羽來參加中忍考試啊?」

手打將四碗拉麵都擺放在桌子上之後,好奇盯着這幾個人問道,剛才他們的對話,他多少聽到了一些,只是沒有插嘴而已。

「我們不想讓兩個妹子通過中忍考試。」奈良鹿久解釋道。

「青羽的實力比較弱,只要他正常發揮,那兩個妹子就帶不動他,我們若是可以將青羽安插到她們的組裏,就可以將她們的後腿拖下來了。」山中亥一跟着解釋了一句,他確實是根據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想到了青羽,不過青羽給他留下的印象卻是身體孱弱。

「這回事啊!」

手打意味深長的看了看奈良鹿久,隨後又看了看山中亥一。

不過他並沒有看那個正在悶頭吃面的秋道丁座。

「青羽的正常發揮……」

「確實可能會震撼到你們吧!」

「不找他也罷!」

手打喃喃自語道,他在說話的時候,就已經轉身向著他煮麵的工作枱走過去了。

……

青羽在離開一樂拉麵麵館的之後,便漫步在返回暗部宿舍的路上,心情卻沒那麼平靜,有着許多的槽要吐。

萬萬沒想到啊!

居然遇到了這樣的事情。

這一代的豬鹿蝶找他參加中忍考試,居然還是把他當做是一個DEBUFF。

「這一屆中忍考試的話……」

青羽的腦袋裏面突然冒出一個奇怪的念頭,現在他知道了奈良鹿久不希望那兩個妹子通過中忍考試,那他就讓那兩個妹子通過吧。

不過呢……

換成另外一個方式!

他肯定是不會去參與的!

「現在是忍者世界動亂的時候,中忍考試不僅不會因為戰爭而廢棄,反而會更加繁雜的多舉辦幾屆,這麼做的原因非常的簡單,那就是要儘可能多的篩選出一些中忍出來,成為戰爭中的中堅力量。」

青羽在早前上一次遇到這豬鹿蝶三人組的時候,他還不知道為什麼第三次忍界大戰在即,村子幹嘛還要準備中忍選拔考試。

現在經過這段時間讀取記憶的增多,青羽積累了更多的經驗,對忍者世界的形勢也更加清楚的了解了,所以他才明白了,往往越是戰爭頻發的時期,越是可能舉辦更多的中忍考試。

這些中忍考試的目的就是選拔出更加優秀的忍者,讓這些忍者可以上戰場為村子做出貢獻。

只是……

青羽現在想到這三位找他湊數做失敗者的事情,心裏就覺得很不爽。

這得是多麼瞧不起人才能做出這樣的陰間操作來!

青羽很低調,而且什麼都不爭,他不在意世人對他的誤解,可是當着他的面表達出對他的輕視,這讓他的心裏非常的不滿。

……

沒過多久。

青羽就來到了木葉村相對來說繁華一些的區域。

「你們聽說了嗎?團藏大人受傷了!非常非常的嚴重!可能後半輩子都不能動了!」

「我聽說了啊!村子的醫療忍者都沒有辦法!一定要找到綱手公主才可以,但是誰都不知道綱手公主在什麼地方!」

「這下就有點難嘍!」

「這還真是個不太好的消息啊,現在正在進行着第三次忍界大戰,團藏大人的倒下對於影響實在是太大了啊!」

「原本雲隱村折損一個上原琉璃,我還以為我們在與雲隱村的戰爭中處於上風了,可是沒想到那個可惡的雷影在臨走之前把團藏大人也弄癱瘓了!」

「現在村子裏的醫療忍者全都束手無策,我感覺可能懸了,就是不知道誰能頂上暗部首領的位置啊!」

「目前來看似乎沒有人能夠代替團藏大人的位置!」

「是啊!團藏大人對木葉村太重要了!」

「……」

青羽在路過核心繁華區域的某處菜攤時,聽到了那些村子裏的阿姨們都在討論著團藏的事情。

沒想到啊!

這團藏還有風評逆轉的一天!

青羽記得不久之前人們所說的還是將團藏認為是天狗轉世,專門吃人,將村子裏失蹤的人都給吃掉了呢。

現在居然直接變成了木葉村的中流砥柱。

不過……

這也不是沒什麼道理。

現在的團藏確實是支撐著村子的存在,根本不是誰都能替代的。

三代本來就已經是非常慫的人了。

現在若是再沒有團藏在身邊。

這第三次忍界大戰會打成什麼樣子還猶未可知呢!

況且……

團藏的倒下將瞬間令村子的勢力發生失衡。

宇智波一族會覺得壓在他們心頭上的一塊大石直接不見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

青羽回到了暗部宿舍當中。

嘭!

就在青羽剛剛推開宿舍的門走進去的時候,便立即聽到了一聲微弱的氣爆之聲。

緊接着一股股的情報傳入到了他的腦海中。

正是留在宿舍裏面的那個影分身。

那個影分身在聽到有人進來的時候,立即機敏的取消了影分身之術,隨後攜著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全都傳遞到腦海中。

「反應還挺快的嘛!」

「不愧是我啊!」

「連我本體都沒有發現影分身取消的那個瞬間!」

青羽對着自己讚歎了一句,他走進暗部宿舍,向著桌子上看過去,頓時看到了已經扣起來的兩個本子。

一個紅色的。

一個深色的。

其中紅色的本子封面還有着一個非常刺激的美女封面。

就在剛剛的時候。

宿舍內的影分身正在向著深色的本子上寫着忍者世界白老師的故事,還沒有完全的寫完,便聽到了門口的聲響,立即將影分身取消了下來。

「繼續寫嗎?」

青羽盯着桌子上那個神色的本子,腦袋裏面快速思索了起來,尤其是想到了不久前森乃伊頓跟他說過的那些話。

「現在團藏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這不能說不好,但現在時機不太合適,正如那些阿姨所說的那樣,現在的木葉村還是需要團藏的!」

青羽的眼眸中驟然間閃爍思索的眸光,他開始在心中迅速的權衡起這件事情的利弊來。

如果什麼都不管的話……

木葉村將由三代一個人支撐。

三代背後的那兩個木葉村顧問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都已經被他給忽視掉了。

至於大蛇丸則是在專心的搞科研,外面發生的事情根本就不在意。

其餘三忍中的二人都不在。

可以用的人基本上沒有多少了。

處於一種非常尷尬的境地。

這個時候憑藉着三代非常慫的特點,或許在很多事情上會做出非常誇張的讓步,最終葬送掉他所搞出來的大好局面。

並且……

那些民眾都已經說了。

木葉村的醫療忍者都已經沒有辦法將團藏的傷勢治好了!

能夠治療團藏傷勢的人……

只有綱手一個!

那麼……

木葉村的人必定會全力去尋找綱手。

若是沒有找到則團藏不可能站起來,木葉村當下的力量被極大程度的削弱。

若是找到了綱手,那麼綱手將會被道德綁架,脅迫着對團藏進行治療,且不論綱手還有恐血症,僅僅是為團藏進行治療,這就是青羽不能接受的事情。

「看來……」

青羽的眼神變得凝重了起來,在他的心中做出了一個決定,一個非常大膽會冒險一些但是又可能會有很大收穫的決定。

「只能我親自出手了!」

青羽默默的點了點頭,他在這一瞬間,想到了許多中方法,最後定格在其中的一種上,他並不是完全沒有任何好處的去幫助團藏,而是會讓團藏處於一種更加痛苦的境地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2章 只能我親自出手了!(求訂閱求收藏)

41.01%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