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舌禍根絕之印(求訂閱求月票)

第325章 舌禍根絕之印(求訂閱求月票)

「???」

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兩位顧問看著青羽離開的方向,腦袋裡面湧現出一大堆的小問號,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均是產生了一種傻眼的感覺。

說走就走了嗎?

這是什麼意思?

找了個理由?

拿著沒有準備好當借口跑路了嗎

那面具難道是遮羞用的?

霎時間。

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一起向著森乃伊頓的臉上看過去,眼眸中均是流露出強烈的疑惑。

「伊頓,我需要一個解釋,這是什麼意思?」轉寢小春皺眉問道。

「沒錯,他是不是根本就治療不好了,然後拿著這個借口跑了?」水戶門炎也跟著問道。

「那個……兩位顧問大人……你們儘管放心!」

森乃伊頓抬起雙手,示意這兩位顧問大人不要太過焦急。

現在這個時候他的額頭上冒起了細密的汗珠。

他相信青羽。

但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承認。

青羽的行為方式在某種時刻顯得就是非常的異常,讓他都覺得跟不上青羽的思路。

「我向你們保證!」

「他說的九成那就是九成!」

「他是可以治療團藏大人的!」

「如果他不能治療的話,他會直接說,根本不會忽悠你們的!」

森乃伊頓一句接著一句的解釋道,他的心裡也很著急,趕忙說完這些話之後,向著門口的方向看過去,覺得還能追得上青羽離開的腳步。

「兩位顧問大人,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吧,我現在去找他,明天早上我們兩個一起來,絕對會把團藏大人給治好的!」森乃伊頓拍著胸脯保證道。

「你還對他挺有信心的!」轉寢小春深深看了一眼森乃伊頓,隨後點了點頭,說道:「你去吧!」

「是!」

森乃伊頓在等到了轉寢小春的同意之後,立即加快腳步,快速的向著門外跑了出去,追趕青羽離開的腳步。

隨著森乃伊頓離開之後。

水戶門炎轉頭向著轉寢小春看了過去,眼眸中閃爍著疑惑和不解。

「你不會是真的相信他們吧?」水戶門炎問道。

「不然呢,現在還能怎樣,把綱手給找回來嗎?」轉寢小春無奈的反問一句。

「可是……」水戶門炎還想要再說什麼,看到轉寢小春的眼神之後,還是乖乖的閉嘴了。

……

森乃伊頓追出走廊之後,並沒有看到青羽的身影,頓時心裡一急,再次加快了腳步。

當他走到樓梯處的時候。

正好看到青羽站在原地等著他。

「呼……」

森乃伊頓頓時長舒一口氣,雙眼盯著青羽,不由得微微一笑。

「你果然沒事!」

森乃伊頓知道青羽肯定不是因為團藏的傷勢無法醫治而離開的。

他了解青羽的性格。

如果青羽沒有辦法醫治團藏的傷勢,必定會坦率的將這些事情說出來,絕對不會說什麼九成把握這樣的話。

既然青羽說了。

那就是有把握!

森乃伊頓對於這方面還是非常有信心的!

「伊頓大哥,我們邊走邊說吧。」

青羽對著森乃伊頓點了點頭,最後堂而皇之的向著火影辦公室大門的方向走出去。

這次來到火影辦公室是跟著森乃伊頓一起來的。

根跟之前的幾次有所不同。

完全不用擔心被這裡守門的忍者發現。

青羽率先走了出去,他走出去之後,大大方方的站在火影辦公室的門口等著森乃伊頓。

待到森乃伊頓也從火影辦公室裡面走出來之後。

青羽跟森乃伊頓兩人一起向著森乃伊頓住所的方向走了過去。

「你都不躲避一下嗎?」森乃伊頓走在青羽的身邊,將聲音壓得很低,現在他都不敢叫青羽的名字里,現在這裡的環境讓他覺得渾身不自在,作為拷問部的隊長,他清楚的感覺到身邊有許多目光正在盯著他們兩個人,應該火影直屬暗部的人。

「有用嗎?」青羽淡漠的聲音從面具後面響起。

「至少可以躲避一下這些眼睛。」森乃伊頓無奈的說道,在他的認知當中,青羽屬於一個很謹慎的人了,怎麼現在突然間,居然這樣放鬆警惕了呢。

「其實沒有必要的。」青羽的聲音依舊很淡漠,他根本沒有在意這些人,繼續說道:「這些人應該是兩位顧問大人派出來的,如果換成我在他們這個位置,我也會對我這樣的陌生人有所提防,所以不如大大方方的讓他們看到。」

「這……」森乃伊頓瞪大眼睛愣了一下。

「就算我們躲起來,他們如果想要來找我的話,依舊還是會來的,況且我們根本沒有任何的問題,直接躲起來的話,反而會讓他們的心中不安吧!」青羽平靜的說道。

「額……好……好吧……」森乃伊頓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突然覺得還挺有道理的,似乎事情還真的就是這麼回事。

「我們走吧。」

青羽沒有再說什麼,直奔森乃伊頓家裡的方向。

森乃伊頓的住所距離火影辦公室所在的地方非常的近,總體路程根本不會超過十分鐘。

待到兩人回到了森乃伊頓住所之後。

森乃伊頓緩緩的鬆了口氣,他已經非常清楚的感覺到了,那些盯著他們的視線都已經消失了,應該是回去傳遞情報去了。

「伊頓大哥,你這裡有什麼地方可以使用嗎,安靜一些的,我需要配置一些藥物,明天為團藏大人治療傷勢的時候使用。」青羽在走進森乃伊頓住所的時候說道。

「有……有的……有一間地下室可以嗎?不過你需要等我收拾一下!」森乃伊頓點了點頭,他從青羽的語氣中已經聽出來了,這人今天是打算住在這裡了,那麼他只能將地下室給貢獻出來了,只是那裡現在堆積著他的一些器具,他需要收拾一下。

「多謝伊頓大哥,你去收拾吧,我在這裡寫一個單子,一會你給我買回來,都是配置明天治療團藏大人用的藥物的必備之物,還要勞煩伊頓大哥了。」青羽根本不跟森乃伊頓客氣,畢竟他名義上是看在森乃伊頓要對團藏報恩的前提下,方才前去給團藏治療傷勢。

「青羽,你跟伊頓大哥說句實話,你真的有把握治療好團藏大人的傷勢嗎?」森乃伊頓抿著嘴問道,他剛才親眼看著青羽拿苦無在團藏大人的身上捅來捅去的,可是團藏大人一點反應都沒有,這就足以說明很多的問題了。

「放心吧,我有十成把握,我就把說得太狠了,兩位顧問反而覺得我在吹牛,我可是綱手老師的弟子!」青羽的言語中透著強烈的自信。

「我明白了!」

森乃伊頓重重的點點頭,他從青羽的眼中和聲音中清楚的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自信。

這股自信根本不是隨便吹牛就可以產生出來的氣場。

那是源自於實力所帶來的強大信心!

「我現在就去收拾地下室,你給我寫清單吧!」森乃伊頓立即向著地下室的方向走過去。

「好!」

青羽坐在客廳中,從忍具袋裡面拿出一摞紙,毫不猶豫的直接在上面開始寫了起來。

一段時間之後。

森乃伊頓重新回到了青羽的面前,他的額頭布滿了汗水,顯然他平時熱愛的那些器具想要搬走換一個地方,還是挺費力氣的。

「青羽,地下室已經收拾好了,你跟我來吧。」森乃伊頓向著青羽招了招手,現在他有一種將自己的家改造成為了一個戰略實驗室的感覺,而且他想到這麼做都是為了報答當年團藏大人的救命之恩,想想就覺得非常的激動。

「嗯,好的。」

青羽點了點頭,隨後在手上拿出一張清單,上面密密麻麻羅列著一些藥品和物品。

「伊頓大哥,這些東西,麻煩你了,東西不多,就是比較雜,可能還有些貴。」青羽將手上的清單遞給森乃伊頓,雙眼通過面具的眼孔,透出一道道的堅決。

「放心交給我吧!」森乃伊頓立即接過青羽遞過來的清單,看都沒看就放在了腰間的忍具袋裡面,隨後對著青羽說道:「跟我來吧!」

說罷。

森乃伊頓帶著青羽直接向著地下室的方向走過去。

青羽點了點頭跟在森乃伊頓的身後,來到了後者家裡的樓梯處。

同樣是二層的小樓。

森乃伊頓的家裡跟宇智波富岳的家稍微有些不太一樣的地方,那就是森乃伊頓家裡的樓梯除了能夠向上上樓之外,還有一條通往地下室的樓梯。

森乃伊頓走在通往地下室的樓梯上,帶著青羽向下走,直接來到了地下室中。

地下室是有燈光的。

這裡收拾的可以說是非常的乾淨。

翻譯過來就是……

什麼東西都沒有。

在地下室的一側角落中堆積著一個個巨大的箱子,那些箱子裡面全部都裝著原本地下室中的各種道具。

「青羽,這裡我只給你留下了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如果你還有什麼需要,隨時可以跟我說。」森乃伊頓對著青羽說道。

「挺好的,夠用了。」青羽對著森乃伊頓點了點頭。

「那我現在去給你買清單上的物品。」森乃伊頓立即起身向著樓上的方向走過去。

「伊頓大哥,辛苦你了。」青羽對著森乃伊頓說道。

「這不算什麼事情。」

森乃伊頓擺擺手便直接走了上去,將這裡只留下了青羽一個人。

待到森乃伊頓離開之後。

青羽立即雙手結印,擺出一個他極其熟悉的手勢。

「多重影分身之術!」

青羽立即施展出影分身之處,頓時出現十幾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出現在他的面前。

「我不多說了,你都明白,快去完成任務!」青羽雙眼凝重的看著影分身,立即向著影分身交代了起來。

「是!」

這些隱分身同時點頭,隨後心念一動,紛紛確定了高塔上的飛雷神術式,隨後施展飛雷神之術,整個人都跟著消失不見了。

……

高塔,一層,道場!

這十幾個青羽的影分身來到了道場之中后,每個人同時雙手結印,再次施展出多重影分身之術。

霎時間。

密密麻麻的影分身出現到高塔道場的一層。

每個影分身都直接坐在了地上,緩緩閉上眼睛,將思緒沉浸在讀取志村團藏的記憶上。

……

與此同時。

青羽本體坐在森乃伊頓家裡地下室的椅子上。

他抬起雙手手肘撐著桌子,兩手揉捏著自己的太陽穴,緩緩閉上了眼睛。

「現在該看看團藏的記憶了!」

青羽剛剛在給團藏查看傷勢的時候,已經成功的觸摸到了團藏腦袋,讀取到了團藏的記憶,只是還沒有來得及去詳細的查看。

現在剛好就是查看志村團藏記憶的時候。

一時之間。

青羽陷入到團藏的記憶當中。

他並沒有像看電影一樣從頭翻閱起團藏的記憶,暫時也沒有去瀏覽那些細節,而是在找一種封印術。

舌禍根絕之印!

這個封印術在他本次計劃的構想裡面非常的關鍵!

漸漸地。

青羽就這樣維持著閉著眼睛的姿態,深入到團藏的記憶當中。

……

不知道過了多久。

地下室中響起了一連串腳步聲。

正是森乃伊頓回來了。

現在這個時候,森乃伊頓的手上拿著許多的東西,都是根據青羽所列出來的清單採買的,將上面的所有東西都已經買了過來。

「青羽,東西都買到了,你看看有什麼問題嗎?」森乃伊頓拎著袋子走到青羽的面前。

「好。」

青羽緩緩睜開眼睛,轉而向著走過來的森乃伊頓看過去。

他抬手接過森乃伊頓遞過來的袋子。

將裡面的東西統統擺放在桌面上。

仔細的查看了一遍。

「沒有問題。」

青羽點了點頭,抬眼向著森乃伊頓看過去,說道:「伊頓大哥,今天我請假一天,在這裡把這些藥物配好。」

「准了。」

森乃伊頓點點頭,隨手從忍具袋裡面拿出了那本紅色封面的書,在青羽面前晃了晃,笑著說道:「其實我也有任務的,我去搞定白老師的出版工作!」

說罷。

森乃伊頓自己都跟著笑了。

轉身直接離開了地下室中,其實他還挺佩服青羽的,能夠在這樣的環境裡面去整那些東西。

伴隨著一道沉重的關門聲。

森乃伊頓已經離開了這裡,整個人都跟著消失不見了。

「繼續!」

就在森乃伊頓離開之後,青羽深吸一口氣,重新閉上了眼睛,繼續翻找起團藏的記憶來。

現在他需要在裡面找到跟舌禍根絕之印相關的記憶。

時間非常的緊迫。

越是能夠儘快的找到舌禍根絕之印的使用方法,越是能夠早一步進行修鍊。

就在這個時候。

高塔一道道場中的一個影分身猛然瞪大眼睛。

「找到了!」

這個影分身大吼一聲,隨後發出嘭地一聲,立即解除影分身,攜著信息向著青羽的身上鑽過去。

嘭嘭嘭嘭嘭……

隨著這個影分身的消失,周圍一個個影分身相繼跟著取消掉了,攜著一股股的信息均是向著青羽本體涌動過去。

另外一邊。

地下室中。

青羽正在處于思考的狀態下,頓時大腦一震,一道道信息從腦海中湧現出來。

「找到了!」

青羽在遲疑了片刻之後,雙眼猛地一亮,他終於在團藏的記憶裡面找到了舌禍根絕之印。

這個封印術他一直覺得很強大。

但是卻不知道該從哪裡學習到。

他翻閱了許多關於封印的書籍,無論是水門給他的,還是玖辛奈給他的,全都沒有看到舌禍根絕之印。

就在那個時候。

青羽就意識到了。

這是一個極為稀有的封印術。

要麼就是非常的罕見,很少有典籍去記載了,要麼就是團藏專門為了根部而發明的。

現在有了答案了。

舌禍根絕之印這個封印術是木葉村的發明大王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研發出來的。

當時研發出舌禍根絕之印的目的是培養出一批暗部敢死隊來。

通過這樣一批人。

進而影響到戰爭的規矩。

他們實力強勁不怕死亡,就算是被抓住了也無法說出村子的任何秘密,可以說是完美的先鋒部隊。

不僅如此。

這些人在死亡之後還可以成為穢土轉生大軍。

通過戰爭中所抓取到的敵對忍者的俘虜作為穢土轉生之術的活人祭品,讓這些精神屬性極強的敢死隊忍者重新再以死者的形態出現再次貢獻自身的力量。

只是……

千手扉間還沒有來得及將這支敢死隊培養出來。

第一次忍界大戰就爆發了。

最終在團藏繼承了暗部老大之後,在木葉村的封印之書裡面看到了舌禍根絕之印。

團藏偷偷的拿走了舌禍根絕之印,並且沒有留下任何的副本。

團藏在第一眼看到舌禍根絕之印的時候,便立即想到了可以通過這個封印培養一批專屬於他自己的特殊暗部,也就是根部。

根部忍者可以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那些事情不會因為被抓住或者叛變而泄露出去!

簡直就是完美的封印!

「其實二代和團藏還是有些不同的,這或許就是兩者之間最後位置的差異吧!」

青羽通過團藏的記憶發現。

二代火影千手扉間在研究一些忍術以及做出一些舉措的時候,他更多先想到的是村子,然後才是自己和家族。

恰恰因此如此。

扉間所留下的很多東西是對村子有優勢的,而千手一族也在他的決策中湮滅在歷史的長河中。

至於團藏。

他則是優先考慮自己,其次是三代,最後才是村子。

畢竟他可以多次放任木葉村遭遇到近乎滅村的災難都沒有率領根部出來去迎擊任何一個敵人。

反而是等到五代目火影綱手消耗太大后重拳出擊去爭奪火影的位置。

「現在要抓緊鑽研舌禍根絕之印!」

青羽心念一動,雙手結印,這次不是多重隱分身之術的結印,而是影分身之術的結印。

伴隨著一股查克拉律動。

青羽的面前再次出現一個跟他一模一樣的影分身。

「你有一個小時的時間!」

青羽盯著影分身,對著後者沉聲交代道:「一個小時之後,無論結果如何,立即取消所有影分身歸來。」

「是!」

這個影分身立即應了一聲,隨後心念一動,再次溝通到高塔一層道場上的飛雷神術式。

緊接著。

青羽的影分身施展飛雷神之術。

身影一閃。

消失不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5章 舌禍根絕之印(求訂閱求月票)

41.52%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