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靈魂禁錮封印!(求訂閱求月票)

第326章 靈魂禁錮封印!(求訂閱求月票)

高塔,一層,道場。

這裏剛剛送走了青羽的那一批影分身,便再次迎來了青羽的影分身。

這次的影分身僅僅只有一個。

不過。

這只是青羽想節省一點麻煩罷了。

這個影分身出現在道場之後,立即開始雙手結印,將雙手的手指交叉在一起橫於身前。

「多重影分身之術!」

嗡!嗡!嗡!嗡!嗡……

伴隨着一道道查克拉波動,道場中出現了幾百個青羽的影分身。

一時之間。

沒有任何一個人說話。

他們全都明白自己身上的目的是什麼!

立即開始紛紛研究起來。

……

地下室中

青羽左右活動了一下肩膀。

現在他的感覺就是花費一部分的查克拉,直接將學習舌禍根絕之印這件事情外包了出去,交給那些影分身來做了。

頓時。

青羽將視線聚焦在森乃伊頓所買的那些東西上。

其實這裏只有一小部分是他能夠在治療團藏傷勢的時候用得上,其餘的都將變成了他自己的珍藏。

這裏有些東西。

不是他的身份能夠去買的。

並不是說店家不會賣他給。

而是如果他留下了購買記錄,那麼以後若是遇到什麼事情,他們會想到自己的身上。

這樣讓森乃伊頓去買的優勢就體現出來了!

不過……

森乃伊頓買過這些東西的記錄也留下了。

只是這樣並不會讓青羽覺得害怕。

一來是森乃伊頓不會輕易出賣他的,這點信心他還是有的。

二來則是森乃伊頓根本就不會覺得是他做過什麼事情,畢竟這些東西名義上買來是給團藏大人治療傷勢的,而這一點也將得到兩位顧問的認同。

青羽從裏面拿出幾個藥瓶,並且拿出他清單上所羅列出來的杯子,開始配置綱手記憶之中所提及過的可以修復骨頭上神經的特殊藥膏。

漸漸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就在青羽剛剛將藥膏配置完成之後。

一道道情報湧入到他的腦海中。

這些情報正是那些離開的影分身在取消之後所傳遞迴來的。

不知不覺間。

一個小時的時間已經過去了。

青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閉着眼睛感受了一下所掌握到的知識。

頓時。

青羽再次雙手結印而出,依舊是影分身的印。

「影分身之術!」

青羽的身邊立即出現了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影分身,隨後他對着這個影分身點點頭,說道:「一個小時的時間,不管到什麼程度都要回來!」

「是!」

青羽的影分身重重點頭,他就像是先前出現過的影分身一樣,立即施展飛雷神之術,瞬間消失不見了。

這個影分身到達道場之後,重複著先前的方式,施展多重影分身之術,召喚出數百個影分身,一起在先前建立起來的基礎上,對着舌禍根絕之印進行研究。

這樣的研究方式也是青羽叫他們必須在一個小時內取消影分身的理由。

第一批的影分身在學習中都是從0到1的過程,可能每個人研究的着力點有細微的區別,但是都是在從頭研究,跟他們一個小時的時間,足夠明白大概是什麼意思了,若是再繼續修鍊下去,那就反而是在耽誤時間了。

將那一批影分身都收回來之後。

青羽通過他的大腦對那數百個影分身的情報進行了分析和匯總,完成了信息的更新。

因而。

這一批處在道場上的多重影分身。

雖然數量上跟先前的那一批根本沒有任何的區別,但是每個影分身都可以說是站在前面那些人的研究成果上,他們已經不在是0了,就算還沒有得到1,那也可以是0.2或者0.3之類的,效率會大大的提升。

青羽將這批影分身佈置完之後,繼續開始去配置麻醉類的藥物。

他知道這類藥品在木葉醫院中都是有的。

但是他並沒有在木葉醫院中工作過,對於醫院裏面麻醉藥的具體時效和功效並不是很了解,未必能夠如他預想中的那樣完成任務。

既然如此。

青羽覺得還不如按照綱手老師的方法來。

那樣反而比較靠譜。

慢慢的。

又是一個小時過去了。

隨着這一批影分身將情報帶回來,青羽的大腦再次顫動了一些,隨後開始匯總這些記憶。

「快成功了?!」

青羽頓時瞪大了眼睛,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剛才第二批的影分身裏面,有一個影分身在學習的進度上有了突破性的進展,將舌禍根絕之印的主要原理已經弄清楚了,只是差一些細節上的補充。

這些細節在其他影分身傳遞迴來的情報中都有所體現。

現在青羽對學習的進程再次刷新過之後。

他覺得最後一批影分身已經可以將舌禍根絕之印攻克了。

頓時。

青羽雙手結印。

再次施展影分身之術。

頓時又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影分身出現在他的面前。

「這次完成任務再回來,什麼時候完成就什麼時候回來!」

青羽直接向著這個影分身下了死命令,在他看來完成最後的匯總之後,最後一次的學習根本不需要再超過一個小時了。

「明白。」

青羽的這個影分身頓時心念一動施展影分身之術瞬間消失不見了。

隨着這個影分身走了以後。

青羽也將開始完成配置藥品的收尾工作。

半個小時之後。

一股股情報湧入到青羽的腦海中。

這讓他立即意識到。

現在的他已經掌握了舌禍根絕之印。

「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了。」

青羽感受着現在的時間,就在最後一批影分身回來的時候,隨之帶來的情報就是高塔還處於陽光之中。

「現在應該是到了下午,還沒到晚上,比我預想中要快很多,那也沒有必要再這裏繼續待下去了,別打擾了一頓大哥和嫂子的好事!」

青羽立即從座椅上起身,將這裏的東西都收拾好,桌面上看起來乾乾淨淨的,隨後邁開腳步向著地下室的樓梯上走過去。

當他走到樓梯頂端的時候,輕輕一推,邊將蓋住地下室的地板給推開了,從裏面走了出來。

「伊頓大哥。」

青羽向著客廳的方向呼喊了一聲,向著客廳的方向看過去。

「來了!」

森乃伊頓在聽到青羽說話的第一時間,直接來到了青羽的面前,立即向著青羽問道:「還有什麼需要的嗎?」

「伊頓大哥,我已經準備好了,我們現在去給團藏大人治療吧!」青羽對着森乃伊頓說道。

「這麼快?!」森乃伊頓當時就愣住了,他還以為要等到明天早上,沒想到連晚上都沒到就可以去了。

「團藏大人的傷勢嚴重,多拖一分鐘對他來說都是一種危險,我們必須要搶在最快的時間內完成治療,方才會有最佳的康復效果。」青羽一本正經的說道。

「好……好的……」

森乃伊頓的心中一緊,立即開始收拾,準備向著火影辦公室出發。

他的心裏多少有那麼點疑惑。

既然時間那麼的寶貴……

他怎麼就沒感覺到青羽哪裏像是很珍惜時間的樣子呢?

不過。

這些話他也只是在心裏想想。

根本不會說出去。

……

幾分鐘之中。

青羽跟森乃伊頓離開了森乃伊頓的住所,向著火影辦公室的方向走過去。

就在他們兩個做出去的瞬間。

頓時感覺到一道道聚焦在他們身上的目光。

這種感覺就跟回來時一樣。

「他們還沒走呢,真不嫌累啊!」森乃伊頓無奈的吐槽道,就在他出去給青羽買那些東西的時候,仍然還能夠感覺到那些人,他們似乎根本就沒有走的打算。

「無妨。」

青羽倒是並不在意這些人,畢竟他這次就是去給團藏治療傷勢。

治療好了之後。

這些人自然而然就不會再跟着了。

就在這些火影直屬暗部忍者的注視下,青羽和森乃伊頓重新回到了火影辦公室。

這一次。

火影辦公室的守衛根本連問都沒問。

他們在看到森乃伊頓之後就直接讓開了。

不僅是因為兩位顧問都已經交代過了這件事情,更是因為森乃伊頓本身拷問部隊長的身份,讓他們的內心處於恐懼之中。

青羽直接隨着森乃伊頓重新登上了火影辦公室的二樓,來到了團藏休息的屋子。

咚咚咚……

森乃伊頓抬手敲門。

咯吱——

伴隨着一道開門的聲響,轉寢小春出現在門口,她先死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森乃伊頓,隨後看到了旁邊的那個包裹得嚴嚴實實根本看不清樣子的青羽。

「進來吧。」

轉寢小春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讓出路來,讓森乃伊頓和青羽兩個人走進來。

此時此刻。

屋子裏只有團藏和轉寢小春。

水戶門炎已經不在了。

畢竟木葉村不能有兩個顧問都陪着團藏,至少要有一個人維持着村子正常的運營。

「顧……」

森乃伊頓剛要進行行禮,青羽便率先走了進去。

「團藏大人的傷到了脊椎骨,我現在要做的是給他重塑脊椎骨,整個過程比較麻煩,你們兩個可以看着,但是不要輕易出聲,也不要對我進行打擾,否則團藏大人有生命危險。」青羽立即沉聲說道。

「明白。」

轉寢小春立即點點頭,她剛才一直專註在青羽的身上,所以青羽所說的話,她都清清楚楚的聽到了,並且明白其中的含義。

「明……明白……」

森乃伊頓多少有點沒跟上,他的腦子裏面所想的還是剛才怎麼跟顧問大人打招呼的事情。

「整個治療的過程我不知道多久,最好不要讓其他人進來,就算是進來,也不要出聲。」青羽再次叮囑道。

「明白!」

轉寢小春的眼神變得堅決了許多,立即向著森乃伊頓看過去,說道:「伊頓,你守在門外,任何人都不能讓他進來,包括火影大人和顧問大人。」

「這……」

森乃伊頓頓時有點為難。

不僅是因為他所要阻攔的人身份過於特殊。

不管是火影大人還是顧問大人,他想要阻攔起來,都需要很大的勇氣。

還有就是他的心裏也想看看青羽是怎麼治療的。

「這裏有我就夠了。」

轉寢小春以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根本沒有要跟森乃伊頓商量的意思。

她覺得她留在這裏最為合適。

村子裏沒有誰更合適了。

畢竟她本身就是醫療忍者的身份,就算是遠遠看着青羽在幹什麼,也多少能夠猜到一些。

不至於說完全看不懂青羽在幹嘛。

「是。」

森乃伊頓滿臉的無奈,但是沒有辦法,這是顧問大人的命令,他還沒有資格去違背顧問大人的要求。

頓時。

森乃伊頓向著門外走了出去。

出去以後輕輕關上們,默默的站在門口,準備攔下每個即將過來的人。

「可惜了……」

「看不到他大顯神威的樣子了。」

「不過以後還有機會!」

森乃伊頓抿了抿嘴,他本來稍微顯得有些難受的心情,在想到青羽的身份只有他一個人之後,那便覺得沒什麼問題了。

至此。

這個屋子裏面只剩下三個人。

其中團藏躺在病床上不能動,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即將面臨的是什麼事情。

正是因為脊椎的傷勢。

讓他大腦的思維都變得阻塞了許多,而且是真的沒有什麼胡亂的念頭,儼然有一種萬念俱灰般的感覺。

這讓他多少還是有點佩服上原琉璃的,畢竟後者在癱瘓之後,還要堅持找到是誰做的。

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的視線落在房間中的空地上。

他目測了一下距離。

頓時從忍具袋裏面拿出一支記號筆,像是地面的中間位置畫了一個「X」記號。

下一刻。

青羽雙手結印,擺出一個個手勢。

「影分身之術!」

青羽低沉的聲音響起,伴隨着他的聲音,一個接着一個影分身出現在屋子裏,足足有七個影分身。

「這……」

轉寢小春看到這樣的一幕,頓時瞪大了眼睛,要知道能夠分出七個影分身的人,絕對不能是很普通的忍者。

現在這個戴着面具隱藏着自己身份的醫療忍者,除了醫療忍術之外,還具備非常夯實的忍術基礎。

這就是不太容易的一件事情了。

她本身就是醫療忍者。

非常清楚學習醫療忍術需要消耗多麼大的精力。

並且想要將醫療忍術學好,絕對不是掌握了醫療忍術那麼簡單。

現在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包括她在內的木葉村醫療忍者全都對着團藏的傷勢束手無策。

但是面前這個神秘人卻敢接。

這已經不是醫療忍術的問題了,而是過硬的醫術!

在她的印象當中。

哪怕就是已經離開了村子的蛞蝓公主綱手。

也沒有完全能夠做到醫療忍術和忍術之間的兼顧,戰鬥所使用的能力也都跟醫療忍術息息相關。

現在這個神秘人。

看起來年紀不大的樣子。

反而給了她一種特別的期待。

一時之間。

轉寢小春的雙眼緊緊盯着青羽,她已經不只是在看青羽治療團藏了,更是想要看青羽究竟是如何去治療團藏的。

青羽的七個影分身出現之後。

彼此之間相互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後點了點頭。

嗖!嗖!嗖!嗖!嗖!

其中五個影分身分別向後退開一步,呈現出五角星的站位。

五角星的中間點。

正是剛才青羽拿記號筆畫下的那個「X」符號。

剎那間。

這五個影分身一起雙手結印。

其中每個影分身所結印的方式和順序都不一樣。

不過時間卻是相同的完成了。

啪!啪!啪!啪!啪!

隨着這五個影分身分別將手掌拍在地面上,一道道黑色的查克拉紋路從地面上出現。

瞬息之間。

這些查克拉紋路就匯聚成為了一個圓圈。

圓圈的最中間位置,就是那個「X」的符號,隨之向著周圍擴散出去。

當最後一道黑色的查克拉紋路停下來之後。

地面的上的圖案頓時為之一震。

直接形成了一個封印術式。

「這……」

轉寢小春看到了這樣的一幕,頓時瞪大了眼睛,那雙不再年輕的美眸中閃爍著濃濃的震撼。

正所謂,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這是一個靈魂禁錮封印。

轉寢小春曾經在漩渦一族忍者的身上看到過,但是從來就沒有見到別人使用過,更別說是醫療忍者了。

靈魂禁錮封印是將靈魂禁錮術以封印術的方式施展出來的特殊手段,以往僅僅在漩渦一族中出現過。

靈魂禁錮封印的功效是可以將封印區域的人的靈魂禁錮在身體中,哪怕那個人已經死了,已經不會靈魂出竅,無法前往凈土。

這個封印術式往往有兩種效果。

一個是在人即將死亡的時候,將靈魂禁錮在身體中,從而延緩死亡。

這樣可以讓受到重傷的人等到醫療忍者實施搶救的機會。

另外一種效果。

則是用來懲罰。

將被懲罰之人的靈魂禁錮在身體裏面,然後便可以對勁進行肆意的蹂躪,哪怕是致命傷都不會讓對方死去。

完全可以不斷的重複著致死傷,讓被懲罰之人的靈魂在歸入凈土之前受盡折磨。

當然。

以漩渦一族的封印術來看。

那個被靈魂禁錮的人的靈魂究竟能不能順利的升入到凈土當中,還是另外一回事。

轉寢小春在看到面前這個神秘人施展了靈魂禁錮封印之後,心中懸著的一塊大石頭就落下來了,他知道不管怎麼說,團藏是不會輕易死去了。

正常來說都是把將死之人的靈魂禁錮封印,然後等待醫療忍者的到來和救治。

現在這個神秘人則是一把抓了!

自己親自封印。

再親自去治療。

這種將封印術和醫療忍術結合起來的忍者。

轉寢小春從來沒有見過。

這是唯一一個。

難道……

他是漩渦一族遺留下來的族人?

確實有可能啊!

不然為什麼要隱藏身份?

一時之間。

轉寢小春根據青羽手中的封印術,向著漩渦一族聯想了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6章 靈魂禁錮封印!(求訂閱求月票)

40.47%
目錄
共8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