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禁錮咒符+舌禍根絕之印(求訂閱求月票)

第328章 禁錮咒符+舌禍根絕之印(求訂閱求月票)

現在這個時候。

森乃伊頓站在火影辦公室的門口。

準確的說……

是火影辦公室對面辦公室的門口。

「裡面已經開始了吧!」

森乃伊頓心中充滿了好奇,非常想要現場看看青羽是怎麼治療團藏大人的,但是偏偏又被支出來安排這樣一個看門的工作。

還是位置不夠啊!

森乃伊頓在心中默默的感受著……

如果他是顧問的身份。

轉寢小春只是普通的村子高層。

那麼出去的就不是他了……

以後還要往上爬!

森乃伊頓在心裡默默的下定了決心,他不想再做這樣的犧牲品了。

咯吱!

就在這個時候。

火影辦公室的門打開了。

穿著一身火影袍的三代火影猿飛日斬從裡面走了出來,視線立即落在了門口的森乃伊頓身上。

「伊頓,你怎麼在這裡?」三代疑惑的問道,他還不知道森乃伊頓和青羽來治療團藏的事情,作為火影每天要忙碌的事情非常多,現在團藏的傷勢都是由兩位顧問來負責,而在治療團藏上還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之前,無論是轉寢小春還是水戶門炎都不會去跟三代亂說什麼。

「火影大人,我是帶著一位醫療忍者,來給團藏大人治療傷勢。」森乃伊頓立即站直身子報告道,他剛剛決定向上爬,就看到了這個站在村子權利頂端的火影大人,怎麼能不認真的對待。

「醫療忍者?」三代愣了一下,隨後疑惑的盯著森乃伊頓,問道:「現在就在治療嗎?」

「是的!」森乃伊頓立即點頭。

「我去看看。」三代立即準備向著裡面走過去,他的視線已經越過了森乃伊頓,落在了團藏所在的屋子的門上。

「那個……」

森乃伊頓趕忙一步跨過去,攤開雙手硬著頭皮將三代給攔住了。

「三代大人,您不能進去!」

森乃伊頓沉聲說道,他的表情很嚴肅,根本不是在開玩笑,而且他不敢將聲音說得太大,生怕打擾到裡面正在治療團藏的青羽。

「為什麼?」三代在聽到森乃伊頓的話之後,整個人都愣住了,根本沒想到森乃伊頓會阻攔自己,看向森乃伊頓的眼神中充滿了疑惑和不解。

「嗯……裡面正在治療團藏大人的醫療忍者……他交代了正在治療的過程中……不能進出打擾!」森乃伊頓沉聲說道,對於現在這些話,他的心裡也很無奈,但是沒有辦法,青羽已經交代他了,現在三代想要進去,那會打擾到青羽對團藏大人的治療,所以該說還是要說的。

三代在聽到森乃伊頓說的話之後。

立即愣住了。

隨後他抬眼向著森乃伊頓看過去。

盯著森乃伊頓的臉深深看了一會。

隨即點了點。

「好吧,我明白了,你做的不錯,那個……給團藏治療的醫療忍者是誰啊?」三代問道。

「這個……我不能說……」森乃伊頓搖了搖頭。

「嗯?」

團藏在聽到森乃伊頓的話之後,整個人再次愣了一下,嘴角忍不住微微抽動了一下。

這算什麼事情?

不讓進去。

還不說對方的身份。

「咳咳……」

三代清了清嗓子,他覺得這種事情稍微有點離譜,便抬眼盯著森乃伊頓的眼睛。

「我是村子的火影,連我都不能知道那個人的身份嗎?」三代沉聲問道。

「火影大人,那個醫療忍者的身份特殊,他特意交代了不能將他的身份說出去,做到那樣才會同意給團藏大人醫治,所以現在我不能說出他的身份來。」森乃伊頓臉色變得嚴肅起來,他在答應了青羽這個要求的時候,就知道會遇到各種各樣的追問,所以早就已經有了思想覺悟。

「連我都不能說嗎?」三代再次問道。

「抱歉,火影大人,我真的不能說。」森乃伊頓搖搖頭,他心裡知道現在說出去,將會是跟三代拉近關係的非常好的方式,但是他內心的底線讓他不能出賣青羽。

「好吧。」

三代點點頭,他見到森乃伊頓的態度那麼堅決,也不為難他,轉而將話題引到了團藏的傷勢上,他問道:「你找到的這個醫療忍者,有多大的把握治好團藏的傷勢?」

「他說九成!」森乃伊頓立即回答道。

「這麼高!」三代瞬間變得更加驚訝了,已然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此前也不是沒有了解過團藏的傷勢,別人能夠說出一成,那都是有奇迹發生了,隨即問道:「靠譜嗎?」

「絕對靠譜!」森乃伊頓毫不猶豫的點頭回答道。

「裡面除了你請的那個醫療忍者之外,還有其他人在嗎?」三代再次問道。

「小春大人在裡面!」森乃伊頓立即回答道。

「我明白了,那就按照你們的方式來做吧,這裡再加上我一條命令,沒有我的允許誰都不能進來,如果誰想進讓他來辦公室找我!」三代嚴肅的說道。

「是!」

森乃伊頓瞬間眼睛一亮,整個人都好起來了,現在有了三代的命令之後,他在這裡基本上誰都敢攔了。

「還有就是……」

三代意味深長的盯著森乃伊頓看了看,從他那雙漆黑的眼眸中,根本看不出來究竟在想什麼事情。

「如果團藏的治療結束了,你來我辦公室裡面彙報一下!」三代交代道。

「是!」

森乃伊頓頓時應聲,他明白了三代已經接受了這件事情,並且還在這件事情上給他提供了幫助,這讓他心裡懸著的一塊大石頭驟然落地了。

三代對著森乃伊頓點了點頭。

沒有再說什麼。

轉頭直接向著身後的火影辦公室返回了過去。

就在三代剛剛轉頭的瞬間,還沒等他進入到火影辦公室的門裡面,走廊的樓梯處走過來一道身影,正是木葉村的另外一位顧問,水戶門炎。

水戶門炎一下子就看到站在門口的森乃伊頓和三代,他的腦袋裡面湧現出一大堆的問號,沒有看懂發生了什麼事情,隨即快步向著這邊走過來。

水戶門炎看到了三代。

三代同樣也看到了水戶門炎。

「門炎,跟我來這邊吧!」

三代頓時停住了腳步,對著走過來的水戶門炎招了招手。

「可是……這……嗯?」

水戶門炎看著團藏所在的屋子,又看了看站在屋子門口的森乃伊頓,腦袋裡面冒出了許多個小問號,沒有搞清楚現在這是什麼狀況。

「你跟我過來吧,我解釋給你聽,別再走廊里說話,打擾了團藏的治療!」

三代對著水戶門炎招招手,以一種不容置疑的命令口吻說道。

說完之後。

三代頭也不回的直接向著火影辦公室裡面走過去。

「啊……這……」

水戶門炎怔怔的看著三代離開的背影,現在對於這種事情變得更加疑惑了。

不過。

現在的他也沒有再說什麼。

直接跟著三代向著火影辦公室裡面走了進去。

隨著兩人的身影相繼進入火影辦公室之內並將房門關好之後。

森乃伊頓長長舒了口氣。

「還好……」

森乃伊頓覺得自己將最困難的一關給度過了。

只要三代火影大人和顧問大人都沒有硬闖這間屋子。

那麼就等同於說穩住了當下的形勢。

畢竟木葉村裡面已經沒有人比這兩個人更有權勢的了。

現在這兩個人不再說什麼了。

這個守門的任務就可以說是完成了!

想到這裡……

森乃伊頓的心思再次放在了裡面的青羽身上。

現在這個時候他是真的想知道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內心之中,充滿了好奇。

……

就在相同的時間中。

青羽的左手手指將一股股查克拉沿著團藏的下巴注入到後者的喉嚨之中。

嗡!嗡!嗡!

團藏的喉結處就像是手機震動一樣,發出微微的顫抖,不過並沒有震動的那種聲響。

反而。

因為這種震動。

小團藏跟著連連點頭。

把轉寢小春給看得一愣一愣的。

這……

真的是已經癱瘓的人嗎?

轉寢小春忽然對青羽更加有信心了。

隨著青羽的查克拉不斷的注入到團藏的喉嚨裡面,一道道黑色的查克拉紋路在團藏的喉嚨內部形成,並且相互連接在一起,直接形成了一個閉環封印。

這個閉環封印在完成之後,直接化作兩道,沿著周圍的神經密布出去。

其中一道查克拉紋路沿著喉嚨湧入到團藏的舌根上,然後延續下來形成了一個八卦的印記。

另外一道查克拉紋路則是直接向著大腦上延續了過去,最後直接湧入到大腦上,與大腦的神經連接在一起。

完成了!

青羽頓時眼睛一亮,將手收了回來,他在團藏的舌頭上打下了舌禍根絕之印。

這個印記可以說是他對禁錮咒符的一種補充,近乎完美的修復了禁錮咒符的BUG,這是他在學習禁錮咒符的時候,腦子裡就想到的內容。

青羽不是普通的忍者,而是從現代世界裡面穿越過去的忍者。

這對他來說有一種純天然的優勢。

那就是他掌握著非常多的情報。

他知道禁錮咒符是怎麼回事,也知道舌禍根絕之印是怎麼回事,以前在看動漫的時候,就覺得這兩者是很配的。

只是可惜團藏沒有掌握禁錮咒符,宇智波斑也沒有舌禍根絕之印。

否則……

二者合一。

手下都將是工具人中的工具人!

現在團藏就是這個樣子。

青羽在團藏的心臟上埋下了禁錮咒符,這個咒符可以對團藏進行控制,並且團藏自己根本不可能拿得下來。

但是……

團藏卻可以求助他人。

比如找到大蛇丸,讓大蛇丸幫他取出來。

畢竟青羽沒有一個黑絕那樣的人可以時時刻刻盯著團藏的一舉一動。

但是搭配上舌禍根絕之印就不一樣了!

團藏無法對任何人說出關於青羽的事情。

禁錮咒符是青羽植入進去的,屬於跟青羽相關的事情。

這也就是說……

團藏無法說出禁錮咒符的事情。

只要稍微想說就會全身麻痹。

除非被動的被他人檢查到禁錮咒符,可是禁錮咒符就在心臟的位置,誰能在被動檢查的時候被人查看心臟,剛好發現禁錮咒符,又被善良的取出來。

雖然有這樣的幾率。

但可以說是非常的渺茫。

這也是為什麼青羽在拿到團藏記憶之後,沒有第一時間在給團藏治療,那些配置的藥物其實是可以在配置好了之後再拿進去的。

從他做出給團藏治療的決定的時候。

就已經想好了要在團藏的心臟上植入禁錮咒符,並且再團藏的喉嚨處打下舌禍根絕之印。

因此。

青羽需要先在團藏的記憶裡面找到並學會舌禍根絕之印。

現在青羽將一切處理完了。

轉而對著旁邊的兩個影分身看過去。

這兩個影分身立即心領神會,將手上的臟器塞回到團藏的身體里。

當這兩個影分身將手上的臟器放回去之後。

其中一個影分身在青羽的忍具袋裡面拿出了一盒調配好的藥膏。

另外一個影分身則是開始通過掌仙術穩固住團藏破損的胸骨和肋骨。

隨後。

拿著藥膏的那個影分身將調配好的藥膏塗抹在團藏斷骨之處。

嗤嗤嗤嗤嗤……

這些藥膏在碰觸到骨頭的時候,彷彿是在融化骨頭接觸的位置,像是膠水一般,將骨頭貼合在一起。

霎時間。

這些骨頭在藥膏和掌仙術的雙重催化之下,快速的生長在一起。

就這樣。

持續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時間。

團藏斷裂的胸骨和肋骨就完全都被接好了。

儘管現在還不能跟正常沒有事情的時候一樣。

但是隨著時間推移。

還是可以慢慢恢復的。

「嘭!」

「嘭!」

青羽的兩個影分身將團藏的骨頭接好了之後,分別解除掉了,重新回到了青羽的體內。

與此同時。

青羽開始使用掌仙術對團藏破開的胸口進行縫合恢復工作。

他左手施展掌仙術恢復團藏被切割開的身體,右手施展細患抽出之術對傷口進行最後的除菌工作,總不能將將手術都做完了,再給整細菌感染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結束了?!」

轉寢小春剛才一直盯著小團藏看得出神,甚至忘記了大團藏的事情,現在看到青羽在縫合查克拉手術刀切割開的傷口,頓時愣了一下,眼眸中閃過一抹迷惑之色。

這手術這麼快嗎?

而且……

這麼簡單的嗎?

「現在只是完成了一部分。」

青羽淡淡的說道,他並沒有向轉寢小春看過去,注意力依舊集中在縫合傷口上。

「我先將團藏大人五臟六腑的傷勢治療了一遍,確保團藏大人不會有生命危險,接下來才是脊椎的傷勢,那才是本次手術最為重要的一環!」

青羽的語氣頗為凝重,他知道這對他來說也是一種挑戰,第一次給真正的病人做手術就是這樣高難度的手術,要知道他往常在拷問部給犯人做手術,那都是隨便做一做就完事了。

「嗯。」

轉寢小春默默的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她剛才只是驚訝的問了一句,根本沒有想去打擾青羽。

突然之間。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再次雙手結印。

一股股查克拉涌動而起。

「影分身之術!」

伴隨著青羽淡漠的聲音,七個影分身出現在青羽的身前,瞬間把這裡空曠的位置全都佔據了起來。

「!!!」

轉寢小春頓時瞪大了眼睛,看向青羽的眼眸中寫滿了震驚。

居然又是影分身之術!

而且還有這麼多的影分身!

難道說……

自己真的猜對了?!

他是漩渦一族的人?

轉寢小春對青羽的懷疑再次加深了許多,畢竟能夠連續這樣施展影分身之術,已經不僅僅是對忍術修鍊的天賦問題了,還必須要有足夠多的查克拉量進行支撐,否則只能說是自我削弱。

至少。

在她看來。

目前所呈現出來的畫面就是……

這個神秘人的體力極好,身上查克拉非常渾厚!

或許……

說不定……

這個神秘人真的是漩渦一族的人!

轉寢小春的心中已然掀起了驚濤駭浪,她已經被這些事情給震撼到了,腦袋裡面越想越多,越想越亂,已經開始猜測起青羽的身份來了。

與此同時。

青羽對著身前的七個影分身點了點頭。

他之所以將兩個影分身取消並且重新使用影分身之術,就是想將體內的查克拉平均分配一樣,這樣在做手術的這些影分身所擁有的實力是相同的。

不然如果保留著前面兩個影分身,後面再施展影分身,實力就會出現差別,那樣對後面需要極度精細的脊椎手術會有影響。

頓時。

這七個影分身分別支撐著團藏的不同位置。

將平躺著的團藏直接翻了過去。

從A面變成了B面。

雖然團藏的胸骨是剛剛治療過的,但是經受這樣的壓力,還是沒有問題的。

一時之間。

青羽的視線聚焦在團藏的後背上。

只見。

團藏肩部以下位置的後背上鼓起了一個大大的包。

這個包就是過敏反應產生的水泡。

「開始吧!」

青羽對著周圍幾個影分身點了點頭,隨後右手探手而出,一股股查克拉湧現其上,形成了一把查克拉手術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8章 禁錮咒符+舌禍根絕之印(求訂閱求月票)

41.9%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