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你可以告訴我那個醫療忍者的身份嗎?(求訂閱求月票)

第331章 你可以告訴我那個醫療忍者的身份嗎?(求訂閱求月票)

這些暗部忍者都是精英,但是他們都沒有辦法通過自己的肉眼看破影分身,必須要對這些逃跑的醫療忍者實施抓捕才可以了。

一時之間。

這些暗部忍者分別向著那兩個朝著截然不同相反方向跑出去的青羽的影分身追了過去。

「嘭!」

「嘭!」

就在他們即將碰到影分身的時候,那兩個影分身根本沒有給他們碰觸的機會,直接化作兩道氣爆聲,瞬間消失不見。

「全都是影分身?!」

周圍這些暗部忍者在看到這樣的一幕之後,均是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以前,大大的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

他們壓根就沒認為一個醫療忍者在經過一天的手術之後,居然還可以施展出2個影分身來,這讓他們之中的許多人都大為吃驚。

要知道。

影分身在暗部裡面並不算什麼稀罕的忍術。

許多暗部忍者都會。

但是大家都知道,影分身要將查克拉均分出去,分出的影分身越多,均分的查克拉也就越多,這會直接導致似的本體會得到更進一步的削弱。

就算是他們這些暗部的忍者。

在施展影分身的時候也會控制數量。

甚至於有些人根本無法施展出太多的數量來。

這也就讓他們形成了固有的認知,讓他們誤以為這兩個影分身之中,必定有一個會是本體。

可是……

讓這些暗部忍者非常驚駭的是……

當他們快要追上的時候,這兩個影分身居然統統取消掉了,原來裡面沒有任何一個人是本體。

一時之間。

這些暗部忍者的注意力全都重新向著森乃伊頓住所的方向看過去,眼中的光芒變得驚慌起來。

他們意識到了一種可能性。

嗖!

就在這個時候。

似乎是在印證他們的猜測一般。

一道白色的身影快速的從森乃伊頓住所的大門中跑出出去。

速度非常的快。

彷彿一切都是計劃好的一般。

直接向著前方沒有暗部忍者的位置跑了出去。

現在這個時候。

這些暗部忍者都已經統統被牽引到了兩側。

已經跟這道白色的身影拉開了一些身位。

「追!」

這些暗部忍者腦袋裡面有著相同的念頭,他們全都意識到了,現在這個跑掉白色身影,絕對就是剛才那個醫療忍者本人了。

絕對不可能再是影分身了!

現場的每個人都非常的清楚,想要分出三個影分身,這種難度是比較大的,對於查克拉有著很高的要求,就算是他們這些暗部的忍者,都不會輕易這麼嘗試,否則很容易對自身造成更大的傷害。

一時之間。

這些暗部忍者紛紛向著那道白色的影子沖了過去。

他們的速度非常快。

根本沒有留手的意思。

畢竟現在他們已經出手了。

繼續再這麼藏著掖著也沒有意思。

不如乾脆先把這個人給抓回去吧!

然而。

跟剛才發生的事情一樣。

就在這些暗部忍者即將抓住這道白影的時候。

「嘭!」

一道氣爆聲響起。

清晰的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

隨後這道白影化作一縷縷煙塵,在他們眾人的視線中消失不見了。

「?????」

全場的暗部忍者都傻眼了。

他們連續三次撲了個空。

眼睜睜的看著三個影分身在面前取消掉。

這讓他們連碰都沒有碰到。

心態都有點崩了。

「不好!」

暗部忍者中不知道誰驚呼了一聲,眾人瞬間反應過來,向著森乃伊頓住所的方向看過去。

只見大門開著。

透過黑暗能夠看到客廳內的燈光。

裡面一個人影都沒有。

「讓他跑了!」

這些暗部忍者均是意識到這樣一件事情,每個人都呆愣在原地,處於一種不知所措的姿態。

實在是太誇張了!

他們人都有點傻了!

區區一個醫療忍者!

居然當著數十個暗部忍者的面就這麼連看都沒看到的跑掉了!

所有人都被他給戲耍了!

「該死!」

暗部忍者之中,一位小隊長暗罵一聲,他已經意識到了他們負責盯著的目標已經不見了。

「現在大家分成兩個小隊。」

「第一個小隊留在這裡守著伊頓大人的家,確保不會讓人跑出來,那個醫療忍者還有可能留在伊頓大人的家裡!」

「第二個小隊開始向著周圍快速的搜索,儘可能找到穿著醫療忍者服飾的人,或者是已經被扔掉的醫療忍者服飾!」

「現在立刻行動!」

這個暗部忍者小隊長對著眾人命令道,因為面具的遮擋,大家根本不看不清這個人的臉色,但是卻可以通過聲音的語氣讓人們感覺到一種緊張和急迫。

這樣的任務從最開始給到他們身上的時候。

他們沒有任何一個人覺得這算什麼比較困難的任務。

動用這麼多暗部忍者去追擊一個已經耗盡了力氣的醫療忍者。

這讓他們覺得有些大材小用。

可是。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他們漸漸已經意識到了。

那個醫療忍者根本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

這三個影分身便是青羽交代的三個編號的演員。

編號1率先衝出去吸引所有暗部忍者的注意力,讓這些暗部忍者都以為他要跑掉了,然後開始準備出手去追。

待到他們快要追上的時候,便直接取消掉影分身,從而進一步實現讓大家變得懵圈起來。

緊接著。

編號2立即向著反方向跑出去,直接讓那些暗部忍者覺得措手不及。

可是當他們快要追上編號2的時候,再次取消掉影分身,讓追擊編號2的那些暗部忍者再次遭受到震撼的衝擊。

最後趁著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

再讓編號3的影分身跑出去!

那個時候按照暗部忍者的固有思維,絕對不會認為這是影分身。

正因如此。

當他們發現這是影分身之後。

便會受到了更大的衝擊。

青羽根本沒有從森乃伊頓的屋子裡面出去,他早就用飛雷神之術離開了。

但是他用這樣的方式,營造出了一種詭異的氛圍,讓這些暗部忍者在知道他不見了以後,覺得是自己漏掉了某一個緩解,被他給跑掉了,而不是猜測他掌握了時空間忍術。

這一點對於青羽來說還是非常重要的!

否則青羽只是簡單的從森乃伊頓的住所裡面消失了,別說這些暗部忍者理解不了,怕是就連森乃伊頓都想要問他,究竟是怎麼跑出去的。

那個時候青羽根本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

現在就方便多了!

青羽坐在高塔的瞭望台上,感覺到三個影分身依次將所經歷到的事情傳遞迴來,嘴角微微上揚,繼續翻閱著團藏的記憶。

……

另外一邊。

森乃伊頓在聽到青羽的安排過後,直接向著火影辦公室的方向走過去。

隨著他的匆匆離開。

直接分走了一部分暗部忍者的注意力。

這些暗部忍者快速的穿梭在黑暗之中,將注意力集中在森乃伊頓的身上,現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根本無法確定這是不是變身術。

森乃伊頓根本沒有在意這些暗部忍者。

或者說。

他更希望可以有更多的暗部忍者跟在他的身邊,這樣就可以為青羽創造更大的空間。

不過。

如果不是什麼大事的話。

森乃伊頓或許還會帶著這些暗部忍者在其他的道路上繞上幾圈遛遛彎。

可是現在是團藏大人的事情。

他也是沒有什麼辦法。

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火影辦公室。

幾分鐘之後。

森乃伊頓來到了火影辦公室的門口。

當他走到門口的時候。

火影辦公室的門口站著四個忍者,均是中忍,他們正在那裡進行著交班的事情,其中有兩個忍者就是白天裡面見到過森乃伊頓的忍者。

這兩個忍者在森乃伊頓走過來的時候,便立即看到了森乃伊頓,頓時臉色變得恭敬了起來。

「伊頓大人!」

這兩個忍者趕忙給過來換班的那兩個忍者使了個眼色,隨後立即恭敬的向著森乃伊頓鞠躬。

頓時。

後來的那兩個忍者立即向著走過來的森乃伊頓看過去。

「伊頓大人!」

這兩個忍者跟著鞠躬行禮,作為火影辦公室的看門人,他們全都知道拷問部的隊長森乃伊頓。

「嗯。」

森乃伊頓僅僅是對著四個人點了點頭,沒有說任何一句多餘的廢話,直接邁開腳步向著火影辦公室裡面走進去。

這四位守門的忍者見到這樣的畫面,立即紛紛讓出一條路來,誰都不敢多說什麼,畢竟對方可是拷問部的隊長。

就這樣。

森乃伊頓在四個守門忍者的注視下進入到了火影辦公室中。

不遠處。

盯著這邊的暗部忍者們看到森乃伊頓進入到火影辦公室之後。

紛紛相互交換了一個眼神。

誰都沒有離開。

駐守在原地。

他們非常清楚自己的任務是什麼,並沒有因為森乃伊頓進入到火影辦公室就結束了。

森乃伊頓非常順利的進入到火影辦公室中,並且甩掉了身後的那些尾巴。

至少他們沒有跟進來。

森乃伊頓一直走到走廊的盡頭,沿著樓梯向上,走到樓梯中間位置的時候,突然停住了腳步。

「呼……呼……呼……」

森乃伊頓連續深吸幾口氣,儘可能的平復著自己的心情,他非常清楚現在他面對的人,那是三代火影大人以及兩位顧問大人。

現在這個時候。

他可以說是將團藏大人傷勢治好的那個人。

他是有大大功勞的人!

他是木葉村的大英雄!

要有底氣!

森乃伊頓在對自己洗腦了一頓之後,頓時將腰桿挺直,整個人都變得更加自信了。

頓時。

森乃伊頓昂首挺胸的走上了火影辦公室的二樓。

直接向著走廊盡頭走過去。

幾步之後。

森乃伊頓來到了火影辦公室的門口。

他抬起右手,握成空心拳頭,懸停在火影辦公室的門口,稍微猶豫了一下之後,堅定的敲了下去。

咚!咚!咚!

沉悶的敲門聲響起。

這次的聲音並不像他以往那樣很輕柔的敲動,而是透過動作和聲響都能夠感覺到那種堅定。

「請進。」

透過火影辦公室的門,一道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響起,這道聲音非常的有辨識度,就是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的聲音。

森乃伊頓在聽到三代的聲音之後,用力一推,這推開了火影辦公室的門。

現在這個時候。

火影辦公室中燈火通明,裡面有著兩個人在,兩個人相對而坐,均是坐在辦公桌的意思上。

其中三代正面面對這門的方向。

另外一個人是木葉顧問水戶門炎,他背對這大門,在森乃伊頓開門的瞬間,轉頭向著森乃伊頓這邊看了過去。

一時之間。

三代和水戶門炎的視線全都聚焦在森乃伊頓的身上。

「伊頓來了啊!」

三代看到森乃伊頓之後,頓時眼睛一亮,隨後轉而向著面前的水戶門炎看過去,說道:「你去小春那邊吧,我單獨跟伊頓說幾句話,然後我們過去找你們。」

「是。」

水戶門炎點了點頭,他知道三代這是要跟森乃伊頓說什麼悄悄話了。

不過他是完全都不在意。

彷彿這些事情跟他沒關係似的。

直接起身向著火影辦公室大門的方向走過去,一直走到森乃伊頓的身邊,跟著森乃伊頓擦肩而過。

水戶門炎沒有跟森乃伊頓說話。

森乃伊頓也同樣沒有跟水戶門炎說什麼。

其實。

兩人的心裡都非常清楚。

那些暗部忍者就是水戶門炎派出去的。

隨著水戶門炎離開之後,火影辦公室的門被關上了,裡面只剩下森乃伊頓和三代兩個人。

「伊頓,坐下說話。」

三代的視線聚焦在森乃伊頓的身上,用眼神示意森乃伊頓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也就是水戶門炎剛才坐著的那把椅子。

「是。」

森乃伊頓向著椅子走過去,他在走廊的時候心裡還有些緊張,現在進入到火影辦公室之後,整個人反而放鬆了下來,已經不再緊張了。

在三代的注視下。

森乃伊頓坐在了椅子上。

三代拉開辦公桌的抽屜,拿出一個煙斗,划動火柴點燃了煙葉,隨後深深的吸了一大口,隨後緩緩的吐出來。

「伊頓,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了,你可以告訴我那個醫療忍者的身份嗎?」

三代右手拿著煙斗,視線向著辦公桌的下方看過去,整體看起來就像是無意間說起的這番話。

說完之後。

三代似乎是覺得有些不太夠。

又慢條斯理的補充了一句。

「這只是我個人的好奇。」

「我保證!」

「不會跟任何人說!」

三代的語氣中透著承諾的意味,說到最後抬起了眼睛,眼神銳利的盯著森乃伊頓的眼睛,彷彿要通過眼神給森乃伊頓帶來壓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1章 你可以告訴我那個醫療忍者的身份嗎?(求訂閱求月票)

41.08%
目錄
共8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