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漩渦一族的後人!(求訂閱求月票)

第334章 漩渦一族的後人!(求訂閱求月票)

「伊頓!」

三代在聽到森乃伊頓的話之後,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許多。

表情變得嚴肅了起來。

「既然你已經拿到了第18種藥草,那就先把藥草拿出來吧,我們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樣的,就是將團藏的病治好,不能拿團藏的性命開玩笑!」

三代的聲音變得嚴肅了許多,他在說話的時候,已經將嘴邊的煙斗拿了起來,臉色上依舊流露出深深的威嚴。

現在這個時候。

三代已經不想再將話題繼續下去了。

轉寢小春在那個神秘醫療忍者和森乃伊頓離開的那一刻,就已經將事情的具體發生經過告訴給他了。

他非常清楚森乃伊頓所問的是什麼。

那就是轉寢小春想要將那個神秘醫療忍者的面具摘下來,最後被反過來威脅而已。

可是……

這樣的話他還是沒有辦法說出口。

畢竟事情的本身說出來不是那麼的合適。

「我知道了。」

森乃伊頓在聽到了三代的話之後,立即明白了這是什麼意思,已經不再繼續在這個話題上進行深挖了。

他深挖到剛才的那一步之後。

已經明白了事情大概是怎麼回事,可以說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在沒有剛才的那一番追問之前,他還不是很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

現在儘管這裡的三個人都沒有將話說清楚,但是他已經完全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我告訴你們。」

森乃伊頓的語氣低沉,他先向著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看過去,隨後視線轉移到水戶門炎的身上,最後落在轉寢小春的身上,並且停留在轉寢小春的身上。

「小春大人。」

「團藏大人並沒有中毒。」

「你手上拿著的寫有17中藥材的單子是砂隱村忍者常用毒藥的解藥。」

「我們可以將這些解藥量產配備在木葉村忍者的身上。」

「這樣便可以最大程度的避免我們木葉村在與砂隱村的戰爭中忍者被毒死的概率。」

森乃伊頓一句接著一句的說道,他的語氣頗為深沉,儘可能壓制著心中的情緒波動。

隨著森乃伊頓這番話說出來。

全場的三個人均是愣住了。

每個人的眼中都閃爍著難以置信的眸光。

「伊頓,你說的是真的嗎?」轉寢小春立即緊張的問道,她剛才太過焦急了,根本沒有往這些事情上去想,現在聽到森乃伊頓的解釋之後,整個人都懵了,有點拿捏不住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你的意思是團藏沒中毒?」水戶門炎也忍不住跟著問了一句,他的臉色則是顯得沉穩許多,沒有像轉寢小春那樣表現得太過驚駭,整體看起來還是跟平日的狀態沒什麼差別。

「……」

三代則是一句話都沒有,他是老狐狸了,在聽到森乃伊頓說出團藏沒有中毒之後,他就全都明白了。

根據轉寢小春的闡述。

當時那個神秘的醫療忍者已經在轉寢小春的步步緊逼之下沒有了任何的退路。

如果不拿出什麼籌碼來的話。

轉寢小春根本不可能放過那個人。

但是……

恰恰就在那個時候。

那個醫療忍者拿出了一個藥草清單,並且還特意強調少了一種。

這邊成功的為其脫身提供了幫助。

好啊!

三代想到這裡的時候,在內心之中感嘆了一句。

現在的他對那個神秘醫療忍者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非常想知道那個人是誰!

「我沒有必要在這種事情上說話,這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他確實是這麼跟我說的!」

森乃伊頓臉上的表情極為凝重,雙眼緊緊盯著轉寢小春那仍舊泛著疑慮的眼眸,緩緩的再次開口。

「我們是來救團藏大人的,並不是來害團藏大人的,自然沒有可能對團藏大人做出什麼下毒的動作,所以小春大人你可以放心的!」

森乃伊頓說完這些話之後。

便沒有再說話。

現在他明白為什麼青羽讓他什麼都不要問了。

這種事情以青羽的身份根本沒有辦法說出來。

雖然他們之間並沒有把話完全給說開了。

但是到了現在這個份上。

森乃伊頓已經在心中將這些事情完全給還原了。

所以心裡也是沒有什麼疑慮了。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轉寢小春也明白了。

她知道自己被那個神秘的醫療忍者給忽悠了。

只是因為情況緊急。

她還沒有來得及去查看團藏的身體狀況,沒能確定團藏是不是真的中毒了。

當然。

本著先入為主的觀念。

就算是她沒有查到任何跟中毒有關的情報,她也不會輕易的相信。

畢竟在她的心中已經認可了那個神秘醫療忍者的醫術!

「三代火影大人,兩位顧問大人,如果沒什麼其他事情的話,我回去休息了,經過這一天為團藏大人治療傷勢,我累了!」森乃伊頓低聲說道,現在他整個人都顯得很深沉,呈現出一種難以形容的壓抑之感。

「嗯。」

三代點點頭,到了這個份上,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只好先讓這件事情過去,其餘的等到以後再說了。

另外兩位顧問,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也都對著森乃伊頓點了點頭,不再說什麼了,畢竟這件事,不管再怎麼說下去,都沒有辦法圓過來了。

森乃伊頓在得到了三代的肯定之後,直接向著大門的方向走過去,邁開步子向著自己住所的方向離開了。

經過了剛才發生的事情。

他的腦海中明白了很多事情。

關於村子。

關於火影。

關於高層。

現在他漸漸明白為什麼有那麼多的人在三代火影大人當政期間站在了三代的對立面上。

作為拷問部的隊長。

他審訊過很多相關的例子了。

……

森乃伊頓離開之後,團藏所在的屋子裡面,顯得非常的安靜,誰都沒有說話。

許久之後。

三代清了清嗓子。

打破了尷尬的氛圍。

「咳咳……」

三代的咳嗽聲清晰的傳入到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的耳中,隨後他對著兩人點點頭,說道:「團藏就交給你們兩人了,夜深了,我累了,先回去了。」

「是!」

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這兩位顧問同時向著三代點頭應聲,他們都很清楚剛才做了一件什麼樣的事情,以至於現在他們跟三代說起這些話,都顯得沒有底氣了。

隨即。

三代邁步走出這間屋子。

他離開之後。

進入到對門的火影辦公室。

直接走到辦公桌的後面。

將手上的煙斗重重的拍在桌面上,眼眸中閃爍著陰冷的眸光。

「廢物!」

三代低聲冷喝了一句,剛才發生的事情,就連他都覺得很尷尬,到後面如果不是他打圓場的話,可能都圓不過去了。

「就算想要知道人家的身份也沒有必要這個樣子啊!」

三代坐在辦公桌後面的椅子上,連續深吸了幾口氣,平復著他憤怒的心情,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已經明白了森乃伊頓對他的信心產生了動搖,這並不是一件好事情。

……

另外一邊。

三代離開之後。

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相互對視了一眼。

轉寢小春那平日里顯得很囂張的眼神變得黯淡了許多,已經沒有那會教訓水戶門炎的氣勢了。

「小春,你怎麼不檢查一下?」

水戶門炎眼鏡後面的眉頭緊緊皺起,他剛才全都按照轉寢小春的吩咐去行動了,壓根就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意外,從頭到尾都被森乃伊頓拿著把柄在說話,感覺極其的掣肘,根本發揮不出來。

「我怎麼想到那個醫療忍者居然在騙我,你是沒想到他在跟我說話時那自信滿滿的樣子,到現在我都還相信團藏的身上依舊在中毒,我要立刻檢查一遍!」轉寢小春說話之間,直接向著團藏的病床處走過去,準備使用掌仙術對團藏胸骨位置進行檢查,確保團藏是不是真的沒有中毒。

「伊頓不至於在這樣的事情上騙我們,而且他有一點說的很對,他們只是想救團藏罷了,是我們在這件事情上做得太多了。」水戶門炎不由得感嘆一句,他知道就算是他自己做得也很不對,他已經在心裡反思了,他知道轉寢小春去檢查團藏身體的事情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但並沒有對其否認,畢竟這樣更保險一點。

「他們居然套路我!」

轉寢小春坐在團藏的病床邊上,雙手施展掌仙術向著團藏的胸口向下沉澱進去,快速的檢查著團藏的身上是否有這種毒素。

其實。

她的心裡有些話。

那是屬於她自己的秘密。

無論是三代還是門炎,她都沒有說出去,那就是小團藏的事情。

正是因為小團藏在那個時候吸引了她的注意力,讓她的心神稍微被擾亂了一些,這才導致了她當時沒有看清楚那個神秘的醫療忍者究竟有沒有對團藏進行下毒的操作。

所以在青羽說出團藏中毒了之後。

謹慎考慮之下。

決定退讓一大步。

讓青羽直接離開了。

轉寢小春在快速的檢查一遍之後,發現事情跟森乃伊頓所說的差不多,團藏的身上根本感受到毒素的跡象。

不過……

正是因為第二次先入為主的觀念。

轉寢小春在去檢查團藏身體之前,就已經相信了森乃伊頓所說的團藏根本沒有中毒的話。

因此在她進行了一番粗略的檢查過後。

並沒有再去進行深入的檢查。

這也避免了團藏心口上的禁錮咒符被發現的事情!

……

森乃伊頓在沿途返回家裡的時候,天色已經很黑了,道路就連路燈都是每隔一段距離才亮一個,已經進入到了省電的模式中。

待到他走到家門口的死後。

立即愣住了。

家裡的門是開著的。

沒有人關上。

不僅如此。

他還能察覺到周圍有幾個暗部忍者正守在在這。

很顯然是在等青羽出去。

「哼!」

森乃伊頓冷哼一聲,剛剛平復了許多的心情再次變得不滿起來。

不管怎麼說他們拯救了團藏大人性命的英雄。

遭受到的就是這樣的待遇!

森乃伊頓一路走進起自己的屋子裡,隨後啪的一聲重重的將屋子的門給關上了。

「青羽?」

森乃伊頓壓低聲音在屋子裡輕輕的呼喚了一聲,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

隨即。

他又去地下室查看一番。

依舊沒有任何的發現。

「跑了?」

森乃伊頓的嘴角微微翹起,他忽然意識到,青羽不會是忍者學校白老師的作者,思維的縝密程度果然是厲害,連這樣暗部忍者的布防都能從中逃跑出去,看來還是低估了這個人啊。

現在青羽不在這裡。

他也得了清閑。

畢竟治好了團藏大人的傷勢。

回到家裡以後。

不再去想那些糟心的事情。

心情也跟著好了許多。

……

森乃伊頓的住所之外。

嗖!嗖!嗖!嗖!嗖!

一道道暗部忍者的身影快速的越過周圍黑暗的空間看,相繼落在森乃伊頓住所大門的門口方向。

「現在伊頓大人已經回來了,我們並沒有發現那個醫療忍者逃跑的跡象,也就是說他很有可能還在森乃伊頓的屋子裡面,你都給我盯緊一點,有什麼情況立即彙報。」暗部忍者之中,一個小隊長向周圍潛藏在這裡收集情報的暗部忍者們說道。

「是!」

這些暗部忍者立即應了一聲,隨後紛紛身影閃爍,各自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

一時之間。

這裡只剩下了那個暗部隊長。

頓時。

暗部隊長身影一閃,瞬間消失不見了,整個人都快速的離開了這個位置,直接向著火影辦公室的方向快速的狂奔了過去。

幾分鐘后。

火影辦公室。

三代火影猿飛日斬正坐在辦公桌前,雙眼看著手上的捲軸,等待著那些暗部忍者的消息。

咚咚咚……

突然間,門口響起了敲門的聲響,敲門聲不算太急也不算太慢,還是能夠體現出這件事情的急切程度。

「進。」

三代淡淡的開口,他在說話之間,放下了手上的捲軸,抬眼向著門口看過去,視線聚焦在門口。

咯吱!

伴隨著一道門板之間摩擦的聲響,火影辦公室的房門被推開了。

進來的人正是火影直屬暗部的小隊長。

「什麼情況說說吧。」三代向著這個暗部小隊長看過去,他的語氣聽起來並不算開心,經歷過剛才森乃伊頓的事情之後,他覺得那個醫療忍者是個心機頗為深沉的存在。

「事情是這樣的……」

這個暗部小隊長將那個醫療忍者變成三個影分身分別按照不同的時間向著不同的方向跑出去的事情跟三代詳細的解釋了一遍。

待到他將這些事情都說完之後。

面具後面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猶豫,這是這個青羽被面具遮擋住了根本看不見,他稍微調整了一下之後,說出來一句他覺得三代火影大人肯定該不會滿意的結論。

「現在那個醫療忍者要麼就還在伊頓大人的家裡,要麼就已經趁著三個影分身混亂的時候離開了。」這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小隊長說道。

「你覺得是哪一種可能性更大呢?」三代抬眼盯著這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小隊長沉聲問道。

「他可能已經趁著三個影分身混亂的時候離開。」這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小隊長說道。

「如果這也是他的障眼法呢?」三代淡淡的說道。

「火影大人的意思是……」這個人的瞳孔狠狠一縮,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事情。

「有時候越是覺得不可能的事情,卻是非常有可能會發生的事情,你再盯緊一點,若是那三個影分身是煙霧彈的話,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有可能是煙霧彈,若是你們都覺得他已經跑了,但是他還沒跑,那麼他不就會得到機會了么!」三代緩緩的說道。

「我明白了!」這個暗部忍者立即點了點頭。

「去吧。」三代淡淡說道。

「是!」

這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小隊長立即應聲,隨後身影一閃,直接消失不見,他已經得到了命令,知道接下來要做的是什麼事情了。

隨著這個暗部忍者離開之後。

三代重新向著手上的捲軸看過去,捲軸上面寫著一個又一個名字。

這些名字的姓氏。

均是漩渦一族。

「難道你們這一族還有什麼在世的後人嗎?」

三代眉頭緊蹙,腦袋快速的思考著,他所想的全都是這些事情。

就在剛剛不久之前。

轉寢小春在向他彙報的時候。

特意提到了那個神秘的醫療忍者的特點。

封印術與醫療忍術的組合!

渾厚的查克拉!

特意將腦袋都罩住所偽裝起來的裝扮!

這些條件全部都串聯在一起。

這讓三代在第一反應中所想到的內容跟轉寢小春是一樣的。

那個神秘的醫療忍者……

很有可能是……

漩渦一族的後人!

想到這裡。

三代的眼神瞬間變得凝重了起來,眼眸中彷彿蘊含著什麼特殊的情緒。

「這樣事情變得就複雜起來了!」

「漩渦一族的後人……」

「對當年的事情又知道多少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4章 漩渦一族的後人!(求訂閱求月票)

42.66%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