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這會是猿飛日斬的套路嗎?(求訂閱求月票)

第335章 這會是猿飛日斬的套路嗎?(求訂閱求月票)

高塔,三層,瞭望台。

伴隨著第一縷陽光映照到他的身上。

青羽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果然啊!」

青羽輕輕的發出一句感嘆,這半個夜晚的時間裡,他都在讀取團藏的記憶。

整個人的記憶就像是用複雜的文法所書寫的一本厚厚的書。

不僅故事很長,而且晦澀難懂。

青羽這次並沒有著急,不是在最近的記憶開始看的,而是在最開始的時候,他想要在沒有人知道的領域上,重新審視一下團藏與猿飛日斬之間的關係。

……

團藏出身於志村一族。

屬於木葉村創立伊始的元老家族。

他從小就和猿飛日斬認識,並且拜師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

只是……

猿飛日斬向人們所傳遞出來的那位溫暖陽光,團藏則是顯得更加殺伐果決。

兩人在師從扉間學習忍術的過程中,就已經是相互競爭又相互欽佩的好朋友,均是拿著彼此來作為超越的目標,相互督促著前進。

相比之下。

千手扉間的其他幾個弟子則是跟他們沒有那麼特殊親近的一層,只是維持著正常同伴之間的羈絆。

青羽在團藏的記憶中看到了非常多的片段。

那都是團藏與日斬之間的相愛相殺,兩個人為了變得更強不斷的努力修鍊,以及為了能夠讓村子變得更好而不斷的進行理念的碰撞。

從那個時候開始。

團藏便開始覺得猿飛日斬的行事風格略顯軟弱,完全比不上他的鐵血手腕。

漸漸的。

團藏開始產生了想要成為火影的心。

只是他並沒有將這些話說出來。

而是像一名實幹家,將這些夢想都埋藏在心裡,不去說,也不去抒發,卻在暗中勾畫起木葉村未來的樣子。

隨著日復一日的互動和日常。

團藏和日斬在一次次任務中建立起了身後的羈絆。

其實。

那個時候的團藏。

還是挺天真的。

心裡懷揣著對未來的憧憬。

身上還沒有背負起什麼樣的劣跡。

雖然手段稍顯狠辣但是亂世用重典也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但是……

一切事情的轉折點。

便是那一場戰役!

忍者世界忍村制度成立以來的第一次忍界大戰!

那也是忍者歷史一來首次的大規模戰爭,畢竟以前都是以各自的家族為單位,根本爆發不出多麼強烈規模的戰鬥,以至於讓這場戰爭在忍者世界的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正是因為初代火影千手柱間的離世。

整個忍者世界全都亂了。

四個忍村紛紛向著木葉村發起了進攻。

其中攻擊最為強烈的便是雲隱村。

經過了曠日持久的戰爭。

團藏和日斬更是成為了木葉村年輕一輩中數一數二的強者。

兩人在維持著固有的友誼之下,在這場戰爭中,更是在相互較勁,爭相表現出自己強大的一面,來展現給對方看。

相互欣賞。

相互競爭。

彼此眼中能夠看到對方的優點。

但是嘴上說的全都是對方的缺點。

彼此看起來像是冤家一樣,平日里誰也不服誰,在戰場上卻是比任何人都要更加的默契。

青羽在一邊快進一邊觀察的過程中,已然是漸漸看懂了這些事情,更是發現這團藏和日斬這兩個人的青春軌跡,其實非常類似於佐助和鳴人。

不過他們跟佐助和鳴人也不完全的一樣。

就是這種稍微類似了一些。

相比於平時人的任務。

戰爭的出現成為了兩人之間感情的催化劑。

讓團藏更加重視日斬。

也讓日斬更加的重視團藏。

漸漸地。

幾年時間過去了。

隨著戰爭逐漸的步入尾聲。

雲隱村選擇向木葉村低頭。

二代火影千手扉間準備親自前往雲隱村進行和談,身邊只是帶著他的六個弟子作為親隨共同前往。

整個和談的過程非常順利。

只是……

就在和談結束的時候。

變故發生了。

雲隱村的金角和銀角兩位雲隱村精英上忍突然出現在會場之中,攜著六道仙人的五大忍具,直接掀起了政變,率先極其兇殘的殺死了雲隱村的二代目雷影。

隨即便開始追殺木葉村的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

由於金角銀角二人極其擅長追蹤。

團藏所伸出的扉間陣營根本沒有辦法甩開他們兄弟二人。

若是被兩人追上的話。

扉間沒有把握能夠在對抗擁有六道忍具的兩人之時再保護好跟隨他的六個弟子。

要知道……

這六個弟子在當時來說。

那可是木葉村下一代的未來。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通過團藏的記憶的視角中,看到了發生在團藏以及日斬身上的名場面。

二代火影千手扉間帶著他的六個弟子在一棵樹下進行短暫的歇息,每個人的體力都已經達到了極限,若是這樣繼續堅持下去,他們可能一個人都跑不掉,將要全員陣亡在這裡。

「我們被包圍了。」

二代火影千手扉間緩緩開口說道,現在這個時候,他閉著眼睛,右手伸出食指和中指併攏在一起,戳在地面上,通過查克拉感知著周圍忍者包圍過來的位置。

「以這種追蹤能力來看,應該是雲隱村追擊能力最強的金角部隊,想不到金角銀角兩人會在最後時刻叛離雲隱村,繼續僵持下去的話,我們將會有極大的危險。」千手扉間緩緩說道,他的語氣淡然而平靜,絲毫看不出慌亂來。

現在通過當時的記憶來看。

千手扉間似乎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要去做那個誘餌。

以犧牲的方式保全六個弟子離開了。

這在青羽想來。

也是最為靠譜的一個方案。

因為無論是猿飛日斬還是志村團藏,他們去做誘餌根本不會將敵人引走,因為敵人的最大目標就是時任二代火影的千手扉間。

除了千手扉間之外的任何一個人頂上去。

都將是無謂的犧牲。

根本不會產生任何的效果。

所以。

這根本不是一道選擇題。

從這個局面出現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要去斷後充當誘餌的人選只能是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而當時已經體力透支的千手扉間作為誘餌的話,等待他的結果也只有一個,那就是死亡。

不過。

千手扉間卻沒有將這些話直接說出來。

而是將選擇留給了這些人。

「敵人還沒有掌握我們的具體位置,我們埋伏在這裡,趁著出其不意突圍逃走。」轉寢小春立即提議道,她的額頭上能夠看到不斷有汗珠滑落,其實就在她說完這些話之後,她自己都知道是不可行的。

「在這種情況下必須要有一個人去牽制對方,充當誘餌,否則絕不可能突圍成功!」宇智波鏡也將現在的局勢看出來了,緊張的說道。

「那個當誘餌的人會沒命吧!」秋道取風低聲說道,他的心裡已經被恐懼給填滿了。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所看到的第一視角中。

團藏緊緊攥著雙手。

掐著自己的雙腿的膝蓋。

他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心跳也跟著加快,只是身體卻忍不住在顫抖了。

就這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團藏始終半跪在原地。

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

「由我來當誘餌吧!」

忽然之間。

猿飛日斬的聲音響起。

突然間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

直接將眾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去。

與此同時。

團藏的顫抖停止以了。

不由得鬆了口氣。

整個人都處於一種羞愧懊惱和不甘之中。

「別擔心!」

猿飛日斬的聲音再次響起,清楚的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包括現在處於獃滯狀態的團藏。

「不是我自誇,我可是你們之中最強的一個,絕對不會那麼輕易死掉的!」

猿飛日斬的聲音再次響起。

隨著他的話說出來。

現場處於擔憂狀態的幾個人。

均是停了下來。

其實。

剛剛每個人的心裡都經歷了跟團藏差不多的心理活動。

並不僅僅是猿飛日斬一個人有這樣的覺悟。

作為忍者。

他們早就做好了自我犧牲的覺悟。

可是。

面對生死。

誰又能真正的無懼生死呢?

這一點可以說是靈魂拷問了。

就算是做好了死亡的心理準備,但是到了真正面對生死的時刻,依舊還是很難勇敢的做出決定。

青羽看到這裡的時候。

心中發現。

這時還是猿飛日斬更加勇敢一些。

啪!

猿飛日斬拍了一下團藏的肩膀,隨後眯著眼微微一笑。

「以後大家就拜託給你了,團藏,是你的話……」只是這些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團藏直接甩手給打斷了。

「閉嘴!」

團藏瞪大眼睛怒視著猿飛日斬,他死死的盯著猿飛日斬的眼睛。

「我正想接下這個任務呢!」

「你休想一個人出風頭!」

「由我來當這個誘餌!」

「我的祖父和父親都在戰場上像個忍者一樣死去了!」

「自我犧牲是忍者的本分!」

團藏近乎撕心裂肺般的吼了出來,聲音非常大,顯得氣勢很兇。

但是。

青羽能夠感覺得出來。

團藏並沒有表現出那樣的有所覺悟。

這大吼出來的聲音更像是在為自己壯膽一樣。

遇到這樣的事情。

「團藏……」

猿飛日斬深深的看了一眼團藏,眼眸中飽含著各種深切的情緒。

等等!

青羽看到這裡的時候。

心念一動。

立即暫停。

青羽正在透過團藏記憶的視角,聚焦在猿飛日斬的眼眸中,仔細的打量著後者的眼眸。

「不對勁!」

青羽立即控制著眼前的記憶片段,選擇了退後,重新回到了猿飛日斬說話的時候。

「讓我來當誘餌吧!」

猿飛日斬的聲音緩緩的響起,語氣頗為淡然,就像是做了一個很簡單的決定,並沒有剛才團藏那麼撕心裂肺,看起來彷彿早已經看透了生死一般。

只是現在這個時候。

團藏的視線一直集中的地面上。

沒有辦法清楚的看到猿飛日斬的表情和眼神。

無法做出精準的判斷。

不過。

這不能阻止青羽已經發生了一點點的問題。

他開始重新進入到這段記憶中,將記憶的鏡頭調整成為了慢放,一點點去感受這個時間節點所發生的事情。

隨即。

青羽將記憶片段再次回退。

聽到了秋道取風說出誘餌的那一刻。

頓時。

團藏的身體開始顫抖了起來。

雙手緊緊的抓著膝蓋。

呼吸急促。

心跳加速。

整個人無比的緊張。

團藏處於的這種狀態正是無比驚恐的樣子,那是真的想要挺身而出,為同伴斷後充當誘餌的想法。

「就在這裡了!」

青羽立即將記憶慢放到了極致,在他的視線當中,他通過團藏的視角向著左邊猿飛日斬看了一眼。

就是那一眼。

體現出了團藏想要看看猿飛日斬是否有覺悟的心理活動。

眼神劃過的瞬間。

青羽驟然發現一件以前他從來沒有想到過的事情。

猿飛日斬也在同樣看著團藏!

這……

青羽的腦海中突然意識到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現在他還沒有足夠的證據。

但是他想要通過後面的事情去驗證一下。

「讓我來當誘餌吧!」

猿飛日斬同樣的話再次響起,記憶又來到了這個片段上,團藏在聽到猿飛日斬的話之後,突然瞪大了雙眼,心中的恐懼停止了。

青羽立即將記憶向後快進。

啪!

他在記憶中看到了,團藏被猿飛日斬拍在身上的那一下。

這一些。

將團藏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

隨後便是團藏撕心裂肺般的表達。

在團藏說完這些話之後。

猿飛日斬並沒有再說任何一句話。

直接保持了安靜。

接下來。

記憶繼續。

便是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觀察過眾人的表現之後,臉色低沉著緩緩開口。

「這個誘餌肯定是由我來當!」

千手扉間的語氣非常的堅決,完全可以看得出來,他在這件事情上,已經有了非常充分的打算。

「你們都是今後將要守護村子的年輕的火之意志的繼承者!」扉間堅定的說道。

「不可以!」

團藏瞪大了雙眼,情緒劇烈的起伏著,從這種聲音的語氣波動上來看。

完全可以說是非常的震驚。

似乎根本沒有想到扉間會這樣說。

整個人的情緒都被引動了起來。

「您是火影啊!」

「您是村子里最重要的忍者!」

「您怎麼做誘餌啊!」

團藏瞪大雙眼大聲的吼道,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的內心已經處於非常激動的情緒中了。

「團藏,你和猴子不管什麼時候什麼事情都要爭執,但是現在同伴之間必須要團結,別為了私怨爭吵不休!」二代火影千手扉間冷聲呵斥道。

「你們在下決斷的時候,的確遲疑了,要先認清楚自己,別失去了冷靜,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然再這樣下去,只會讓同伴身陷危機。」

千手扉間緩緩的說道,在他說這番話的時候,他緩緩站起了身子。

「總之……」

「團藏,猴子,你們的都是大人了。」

「別再這麼焦躁!」

「總有一天那個時刻會來臨,到時候再把這條命交出去吧!」

千手扉間的話說出去之後,全場每個人都隱隱的鬆了口氣。

其實不僅僅只是日斬和團藏。

包括其他的四個人。

均是想過做誘餌犧牲的事情。

只是他們同樣不敢。

「猴子啊!」

突然之間,千手扉間的視線聚焦在猿飛日斬的身上,眼神中閃爍著堅決的眸光。

「要保護村子里崇拜你信賴你的人們!」

「還有……」

「要培養能夠將下個時代託付給他們的人!」

「從明天起。」

「你就是火影!」

千手扉間此話一出,全場陷入到了死寂一般的安靜當中。

尤其是志村團藏。

整個人都麻了。

不過。

青羽站在團藏的視角上。

隱隱的從猿飛日斬那震撼的眼眸中看到了一絲絲的驚喜。

只是這一抹情緒隱藏的很深。

在當時那黑暗又焦急的環境中,很難在第一時間被發現。

停!

青羽立即將記憶停留在這裡。

深吸一口氣。

緩緩睜開了眼睛。

感覺到沐浴在身上的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結束了差不多半宿的記憶讀取工作。

雖然他還沒有將團藏的記憶全部都看完,但是他知道現在不是繼續看下去的時候了,他要回到暗部宿舍了,不然森乃伊頓找過來,沒有看到他,後續就不好解釋了。

頓時。

青羽心念一動。

直接溝通到了暗部宿舍中的飛雷神術式。

施展飛雷神之術。

整個人直接從原地消失不見,瞬間出現到了暗部宿舍當中。

現在這個時候。

宿舍裡面並沒有人。

跟青羽所計算的一樣。

縱然森乃伊頓心中再焦急,也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提前來到拷問部,畢竟如果那麼做的話,就會暴露出那個神秘的醫療忍者可能是拷問部的人。

這一點森乃伊頓還是能注意到的。

青羽立即換上了暗部忍者的服飾,將衣服都穿好,並且將面具戴好,重新變成了拷問部的貓臉惡魔。

青羽裝扮好了之後。

並沒有立即離開暗部宿舍,而是坐在鐵板床上,默默的等待了一會。

等待的時候。

青羽又想到了剛才在團藏記憶裡面看到的畫面。

「這裡有點問題!」

青羽突然瞳孔一縮,他剛才就察覺到了哪裡不對勁,但是又沒有太過清楚,現在忽然靈光一現,號線意識到了什麼。

青羽直接坐在了椅子上,手上拿出一個全新的本子,那個本子是他本來打算寫第二部小說用的。

現在臨時徵用一下,寫點別的內容,反正他本子多,也不差這麼一個。

青羽在桌面上打開本子,拿出了筆,在上面寫下了兩個名字。

猿飛日斬。

志村團藏。

寫完這兩個名字之後。

他想了想。

又寫下了第三個名字。

千手扉間。

隨後他開始在這三個名字之間劃線。

「三代一直以來都是很慫很軟弱的,為什麼會在那個時候突然站出來做這個誘餌呢?」

「難道真的是因為他發自內心的想要做這個誘餌嗎?」

「一個人的性格可以改變這麼多嗎?」

「雖然說久居高位可以讓少年意氣磨平稜角,讓他不再那麼的銳利,但是這變化得反差也太大了吧!」

「那麼……」

「我做一個大膽的假設!」

「如果三代猜到了當時是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的考驗呢?」

青羽面具後面的眉頭緊緊皺起,他忽然間覺得發現了一片新大陸,或許當年那些人們耳熟能詳的事情,還有不為人知的另外一面。

「這會是猿飛日斬的套路嗎?」

青羽開始在紙張的關係圖上面添加各種條件。

其中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有兩點。

第一點。

猿飛日斬在說完他要去做誘餌之後。

特意拍了團藏一下。

然後說將一切都交給團藏了。

這樣的話……

有沒有故意刺激團藏的意思呢?

畢竟……

就連千手扉間都說了,團藏處處在跟猿飛日斬作對。

第二點。

團藏在說出他要做這個誘餌,以及千手扉間也說要做這個誘餌之後。

猿飛日斬均是一言不發。

完全沒有先前看起來那麼的有覺悟。

哪怕團藏都還情緒化的爭取一會。

「如果三代早就猜測到了,誘餌只能由千手扉間來做,只有這麼他們才能離開,那麼這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青羽快速的思考起來,他覺得他並不是在無端的揣測三代,畢竟在雲隱村談判桌上出問題到他們一起跑到樹林的過程中,他們有太多的時間去思考這件事情了。

「三代在明知道不會需要他們來做誘餌的時候挺身而出,然後在說出一些話自我安慰之後,發現二代火影千手扉間什麼都沒有說,便立即拍了一下團藏,用言語將團藏給激發了起來,讓團藏接過誘餌的事情。」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分析起來,他的思維越轉越快,他從一開始就不相信三代是個真正潔白無瑕的人,他只是將團藏拿捏得死死的而已。

「畢竟三代沒有在團藏和扉間說要做誘餌之後說過哪怕一句爭取的話。」

「如果我推測的沒錯的話。」

「三代收割了光明的名聲,然後讓團藏接下做誘餌的事情。」

「這不正是他們一貫的做法嘛!」

青羽知道他還需要更多的記憶來去佐證這一點,但是能夠讓他想到這裡的,全靠一個細節,那就是三代在團藏發懵的時候,拍了團藏一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5章 這會是猿飛日斬的套路嗎?(求訂閱求月票)

42.78%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