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貓臉惡魔的真實身份!(求訂閱求月票)

第336章 貓臉惡魔的真實身份!(求訂閱求月票)

恰恰就是猿飛日斬拍了團藏的那一下,讓青羽發現了問題之所在,給了青羽往這邊想的靈感。

現場那種紛亂的環境下。

每個人的心情都在被逃跑與追擊牽絆著。

誰都沒有想那麼多。

尤其是當誘餌這樣的話說出來之後。

眾人紛紛陷入到了沉靜當中。

就算是團藏這樣陰謀詭計非常豐富的人,依舊同樣被這樣的事情所牽引了注意力,低著頭抓著膝蓋不停的顫抖著。

根本沒有人注意到這些事情。

大家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這些事情上面。

或許。

就算是觀察著這裡所發生事情的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都沒有意識到猿飛日斬的那些小心思。

「這真的是好算計啊!」

青羽盯著本子上他已經完成的圖表內容。

根據他的推斷。

若是猿飛日斬是真正的猛人,敢於在危機關頭自我犧牲,選擇斷後充當整個隊伍的誘餌,為大家的生命爭取時間,那麼一切都跟原本的樣子是相同的。

可是……

若是說猿飛日斬已經早就猜到一切了呢?!

那麼這將是一場精心研究的策略。

想要完成這樣的事情需要有很深的城府,並且往日裡面有非常光輝的偽裝,剛好符合猿飛日斬當時的特性。

那麼……

猿飛日斬在說出想要當誘餌的時候,心裡就已經知道了千手扉間會去主動做這個誘餌,也只能是千手扉間來做這個誘餌,這樣無論他怎麼表態,都不會成為那個去斷後的誘餌。

這樣在第一時間選擇這麼說,就可以成為大家眼中那個願意為同伴犧牲的英雄!

不僅如此。

還能夠在千手扉間的眼中贏得這群弟子中僅有的信任!

這一切到這裡其實剛剛好!

再做就過了!

但是……

或許是因為猿飛日斬怕死的本性暴露了出來。

畢竟任何事情都沒有完全肯定的,更別說千手扉間斷後的這種事情只是猿飛日斬的推測,千手扉間還沒有說出這樣的話來。

頓時。

隨著時間的推移……

其實當時也沒有什麼太多的時間。

只是自從猿飛日斬說出當誘餌的話之後,每過一秒都會讓他覺得距離死亡更近了一些。

他先是向著眾人強調了一下他是最厲害的那一個,就算去了也有可能活下來,通過這樣的方式,給自己打了個氣,又在暗中旁敲側擊的告訴千手扉間,他的實力是幾個弟子中最強的,是可以委以重任的。

隨後他見千手扉間還沒有表態,生怕計劃就在這裡事物了,若是最終真的變成他去充當那個誘餌的話,那麼他就虧大了,所以趕忙去拍了團藏一下,將團藏從膽怯的狀態之中激發出來,畢竟他很清楚團藏的性格特點,不管什麼事情都願意跟他較勁,哪怕是送死的事情。

果然。

正如他所料想的那樣。

團藏立即接過這個送死的誘餌的任務,這讓猿飛日斬立即鬆了口氣,並且沒有再搶回去。

隨後便是千手扉間公布這一次勇氣考核的結果,猿飛日斬因此而獲得了勝利。

「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

青羽面具後面的嘴角微微翹起,他並沒有想到會在團藏的記憶裡面看到這樣的細節。

他早就知道猿飛日斬不是那麼簡單的人。

但是沒有想到會在那個時間點就開始有了自己的算計。

一時之間。

青羽決定這幾天閑暇的時光裡面,要將團藏的記憶仔細的看一看。

三代具體是什麼樣的性格。

對他來說還是挺重要的。

畢竟水門後續還是要接替火影之位的。

總歸還是要對這些事情一些最為基本的了解,況且能夠讀取記憶挖掘出當時那些秘密的這種感覺,也極大程度的滿足了青羽的好奇心。

咚咚咚……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的門敲響了。

「來了。」

青羽在心中已經料想到了這樣的一幕,立即走到門口去開門,剛好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森乃伊頓。

「青羽,你果然在這裡。」森乃伊頓的眼神略顯深沉,經過治療團藏的時候所暴露出來的問題,他現在對木葉村的高層頗為失望。

「伊頓大哥,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去你的辦公室吧!」青羽立即從宿舍裡面鑽出來,左右看了看,確定走廊沒有人,這才鬆了口氣。

「好!」

森乃伊頓點點頭,他在這麼早的時間裡直接來找青羽,就是心裡有一肚子的話要說。

「跟我來吧!」

森乃伊頓立即轉頭向著自己辦公室的方向走過去,雙眼一直看著前方,雙腳邁開步子的頻率要遠遠高於平時的任何時候。

青羽默默的跟在森乃伊頓的身後。

現在這個時候什麼都沒有說。

他有料想到森乃伊頓會在早上的第一時間趕過來,但是當森乃伊頓真的來了以後,他還是有些謹慎和警惕的。

畢竟現在這個時間點上太貼近了。

三代一定還在監視著森乃伊頓的行蹤,想要通過森乃伊頓來找到自己,畢竟這是能夠找到自己的最直接的線索了。

森乃伊頓所介紹的神秘醫療忍者。

那麼那個人必定是森乃伊頓認識的人。

只是。

不知道他們有多少心思會考慮到拷問部這邊。

又不知道拷問部有多少人知道他正在練習醫療忍術這件事情。

正因如此。

森乃伊頓想要跟青羽聊聊。

青羽同樣也想跟森乃伊頓聊聊。

兩人快步穿過黑乎乎的走廊,一直來到森乃伊頓的辦公室裡面。

當兩人都走進去以後。

森乃伊頓將辦公室的門牢牢關上。

「呼……」

森乃伊頓這才鬆了口氣,他這一路也是聽緊張的,生怕被盯著的人發現了。

「青羽,你是怎麼跑出去的,昨晚可嚇死我了。」森乃伊頓立即開始對著青羽關切道。

「我是通過影分身來掩飾了我的行蹤。」青羽開始將事先準備好來應對森乃伊頓的說辭拿了出來。

「影分身?」森乃伊頓楞了一下,微微眯著眼盯著青羽,這小子居然還會影分身。

「哈哈哈,伊頓大哥,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在拜師綱手老師之後,綱手老師就對我進行了治療,讓我的身體重新恢復到了正常人的樣子,然後再加上我這段時間的鍛煉,開始漸漸有了今天的樣子,這也讓我足以使用醫療忍術去支撐救治團藏大人,也可以去施展影分身之術來逃避那些暗部忍者的追擊。」青羽開始將這些話給圓過來,畢竟他一直注意著一個細節,那就是森乃伊頓在他拜師綱手之後,每次想要拍他肩膀的時候,都是抬起手就放下了,根本沒有拍到,也就不知道他的身體究竟是不是能夠承受這樣的拍擊。

「原來如此。」

森乃伊頓點了點頭,他已經猜到了綱手大人會給青羽的身體進行調理,總不能堂堂木葉三忍的弟子,身體比病人還要虛弱。

「可是你怎麼通過影分身離開的呢?」森乃伊頓再次問道,他剛才的提問,並不是想問青羽為什麼能夠使用出影分身,而是想問青羽是怎麼通過影分身之術逃生的。

「在經過對團藏大人的治療之後,我的體力已經留存的不多了,當伊頓大哥你去了火影辦公室的時候,我立即施展出一個影分身,讓他出門快速的向左邊跑,把隱藏在暗處的暗部忍者統統給拉出來!」

青羽向著森乃伊頓解釋道,他在說這些的時候,森乃伊頓跟著連連點頭,他一直覺得青羽是個邏輯思維很清晰的人,對於當時發生的情況更加的好奇了。

「當他們一擁而上去追我的影分身之時,我便記住了他們的大概位置,然後我一起施展出兩個影分身來,並且讓其中的第一個影分身在出門之後快速的向著左邊跑過去,如此一來拿下暗部忍者便再次的向著左邊追了過去。」

青羽繼續講述起當時的事情,只是這些事情裡面80%的部分都是真的,剩下一部分是他添油加醋杜撰而成的,不過根本無法從這些真實的部分裡面找出錯誤的地方。

原因很簡單。

森乃伊頓一定去調查過那些暗部忍者追擊青羽的情報。

絕對知道那三個影分身的事情。

所以這部分的細節對上了,那些暗部忍者都不知道的地方,也就無從對號,只能選擇相信青羽所說的話。

「就在他們追擊到門口附近的時候,我的本體立即施展變身術混入其中,我根本沒有給他們去思考是不是有人混進來的時間,便立即讓另外一個影分身快速的向著這個正門外面的方向跑出去,再次將每個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住了。」青羽緩緩的解釋道。

「所以你就成功跑掉了?」森乃伊頓嘴角微微翹起,對於青羽的表現很是滿意。

「是,也不是,我沒有立即就跑,因為我知道,那個時候直接跑掉的話,必定會被注意到,所以我依舊還混在暗部忍者的人群裡面,在跟他們進行追查任務的時候跑掉了。」青羽笑著說道。

「不愧是綱手大人的弟子!」

森乃伊頓直接對著青羽豎起了一根大手指,從戴著面具去給團藏治療開始,到後面的逃脫升天,他都覺得青羽有一個非常嚴謹周詳的計劃,並且臨危不亂,將一切都算計得非常好,這份穩重完全不會愧對於綱手的名頭。

「青羽,我剛好還有一些事情要問你,當時我們在治療團藏大人結束的時候,你直接拉著我走,讓我什麼都不要問,那是什麼意思?」森乃伊頓立即沉聲問道。

這件事情就像是他心裡的一個刺。

如果不弄清楚的話。

他沒有辦法甘心。

正因如此。

他憋了半個晚上就為了來到這裡向青羽問清楚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春大人沒告訴你嗎?」青羽饒有深意的說道,他就是在森乃伊頓的記憶中,看到了對方有對真相追求本源的那麼一點,所以覺得可能會有機會加以利用。

當然。

這並不是說森乃伊頓任何之情都追求真相。

那樣的話太累了。

也根本不可能走到現在。

森乃伊頓只是對跟他自己相關的事情願意查清楚而已。

那麼這件事情不僅是青羽的事情,同樣也是他的事情,那是他們共同將團藏大人的傷勢治好的事情。

「小春大人說你對團藏大人下毒了!」森乃伊頓冷冷的說道。

「伊頓大哥,你怎麼看呢?」青羽饒有深意的問道。

「我當然是不相信啊!這對你我一點好處都沒有!況且你不是已經告訴我團藏大人沒有中毒了嗎!」森乃伊頓立即表明自己的立場。

「哈哈哈哈哈!」

青羽頓時大笑了一聲,隨後對著森乃伊頓點了點頭,現在他已經可以確定,森乃伊頓昨天去問過轉寢小春他們了。

他心中的計劃。

正在一步一步的進行著。

「既然伊頓大哥想知道,那我也沒有什麼可隱瞞你的!」

青羽緩緩的開口,開始訴說起那天的事情,這次可以說是神還原,根本沒有任何魔改的地方,畢竟這都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當時我在屋子裡面對團藏大人全力救治,最終獲得了圓滿的成功,不出意外團藏大人幾個月後就可以嘗試著下地走路了,可是就在我將團藏大人扶到床上之後,小春帶著攜著一股很強的威勢,向著我的位置靠攏了過來,如果我不想個理由阻止她的話,那麼我可能就危險了!」青羽直接解釋道。

「你的意思是小春大人要對你用強?」森乃伊頓頓時瞪大了眼睛,眼眸中閃過一抹駭然之色。

「伊頓大哥,你誤會了,小春大人只是想要摘掉我的面具,看看我的真實身份是什麼。」青羽頓時滿臉的黑線,他不知道森乃伊頓所說的那個意識,是不是他所理解的那個意思,但是無論怎麼聽都覺得怪怪的。

「我就是這個意思,小春大人果然想要摘下你的面具,看看你究竟是誰,這一次讓我對木葉村的高層也挺失望的,他們有很多做的不對的事情,這是我不能忽略的!」森乃伊頓沉聲說道。

「伊頓大哥,這些話你對我說說就算了,不要再跟任何一個人說了。」青羽立即叮囑道,現在森乃伊頓的職位還是不能沒有的,否則就沒有人來罩著他了。

「這件事情,我有分寸!青羽,你應該是把這個治療砂隱村毒藥的解藥藥方拿出來給小春大人了吧,借故說是給團藏大人下了毒,這才能夠離開,而且,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解藥的方子,應該綱手大人托你給村子的吧!」森乃伊頓笑著說道,那雙眼睛彷彿已經看破了一切。

「沒錯,綱手老師離開的時候,將她研發出來的解藥給了我,讓我在合適的時機交給村子,當時村子與砂隱村並沒有產生什麼爭端,因此我也沒有急著拿出來,現在正值第三次忍界大戰,那麼我覺得拿出來剛剛好合適,也就都趕在一起了。」青羽點了點頭說道,現在他已經非常成功的將這些理由全都串聯在一起了,這已經讓一切都能說得通了。

「青羽,這一次,你是村子的大功臣,是村子對不住你,沒有讓你得到應得的待遇,我代村子向你道歉了!」森乃伊頓立即向著青羽鞠了個躬,他很清楚他有多麼的不爽和不甘,青羽可能就會有比他更多這樣的情緒。

「伊頓大哥,你我不必說這些,這次我也有問題想要問問你呢!」青羽擺擺手說道,他根本沒有興趣做什麼大功臣,所以給他什麼樣的待遇,其實他的心裡都是無所謂的。

「你問!」森乃伊頓立即點頭盯著青羽,大有一種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感覺,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讓自己的心裡更舒服一點。

「伊頓大哥,我學會醫療忍術的事情,有多少人知道?」青羽立即問出了最重要的事情。

「我就知道你會問這個問題。」森乃伊頓雙眸盯著青羽,緩緩的說道:「其實嚴格來說,除了我之外,沒有人知道你會意料忍術,人們知道的只是一個掌握了部分醫療忍術的貓臉惡魔!」

「沒人知道我就是貓臉惡魔嗎?」青羽向著森乃伊頓問道。

「你這個人低調到什麼程度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知道你在拷問部的人就沒有幾個,而你又沒有什麼朋友,人們只是知道山中青羽是個身體孱弱的廢物,貓臉惡魔是一位讓人感覺到驚悚的存在,但是並不知道貓臉惡魔就是你山中青羽,否則他們的信念早就崩塌了。」森乃伊頓認真的說道。

這一點他還是非常認真的調查過。

準確的說他調查的並不是青羽,而是貓臉惡魔。

不過是在後來發現了貓臉惡魔是青羽的事情。

現在想來都覺得有點神奇。

青羽來到拷問部一年多的時間,居然低調得像是沒來過一樣,就連一個朋友都沒有!

「讓我想想……」

青羽抿了抿嘴,大腦在快速的轉動著,最後嘴角微微翹起一抹弧度。

「既然大家不知道貓臉惡魔是誰,那我們就給貓臉惡魔一個真實的身份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6章 貓臉惡魔的真實身份!(求訂閱求月票)

43.63%
目錄
共7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