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我希望你來做這木葉村的暗!(求訂閱求月票)

第338章 我希望你來做這木葉村的暗!(求訂閱求月票)

半個小時之後。

這些待審嫌疑犯已經將青羽的辦公室收拾得乾乾淨淨了。

這些人並不是青羽那個黑色的面具背後是一張什麼樣的臉,但是他們都不是聾子,在剛剛均是已經聽到了守衛首領的話,全都知道了這個戴著黑色面具的人的身份。

拷問忍者小隊長。

這裡任何一個小隔間中的拷問忍者全都歸這個人管。

也就是說。

哪怕是傳說中的貓臉惡魔。

都是他的手下!

這樣的身份讓他們哪裡敢有半點怠慢,一個個快速的將這間看起來略顯陳舊的辦公室收拾得乾乾淨淨。

「謝謝你們了。」

青羽對著從辦公室裡面走出來的這些待審嫌疑犯感謝道,只是沒有人看到他這張黑色面具後面的臉是什麼樣的表情。

這些待審嫌疑犯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紛紛有種受寵若驚般的感覺,誰都不敢說話,只是低著頭。

「小隊長大人,你看他們……」守衛首領雙眼盯著青羽,他一邊在戳摸著青羽的想法,一邊在猜測著青羽的身份,隨後問道:「還要送到貓臉惡魔那邊嗎?」

唰!

隨著守衛首領此話一出。

全場這些待審嫌疑犯的視線紛紛聚焦在青羽的身上,每個人的眼眸中都閃爍著期待的眸光。

他們全都希望可以通過他們剛才的努力,贏得一個說好話的機會,讓他們可以不用去到貓臉惡魔的小隔間裡面。

守衛首領在問出這句話之後,同樣雙眼一直盯著青羽,他也想要知道這個人究竟是怎麼想的。

他不僅僅是想要知道這個新來的拷問忍者小隊長是一種什麼樣的做事風格。

更是想要確定一下他心中的猜測。

就在他第一眼看到這個新來的拷問忍者小隊長的時候,心中便湧現出一股熟悉的感覺,好像是從什麼地方見過這個人。

只是這種感覺始終讓他覺得若有似無的。

一會覺得像是發現了什麼秘密,一會又感覺好像剛才的一切都是錯覺。

就這樣。

這個守衛首領足足觀察了青羽半個多小時的時間。

終於。

他的心裡愈發的覺得。

這個新來的拷問忍者小隊長跟那個一直跟他打交道的貓臉惡魔很像。

這種像是感覺上的像。

總是覺得兩人的某些地方給人他一種相似的部分。

但是又說不出來究竟是什麼地方。

正因如此。

他也想要通過這方式去問問面前這個新來的拷問忍者小隊長。

如果以後沒有貓臉惡魔了。

那麼有就是說明貓臉惡魔升職了。

所以……

這個人會不會是貓臉惡魔?

這個守衛首領心中的好奇心已經開始膨脹起來了,他感覺自己猜測到了這個新來的拷問忍者小隊長的身份,但是又感覺好像沒有完全猜到。

「這是你的工作,你隨意就可以了,我不插手你的工作。」青羽淡淡的說道。

此話一出。

那些原本抱有期待的那些待審嫌疑犯。

瞬間就蔫了下去。

每個人臉上的神色都暗淡了下去。

他們剛才那麼努力只是想爭取到一個能夠被說點好話而不被送到貓臉惡魔那裡的機會。

誰知道這個人根本什麼都沒說。

當然。

他們根本就不知道。

現在他們所面對的人正是貓臉惡魔本人。

只不過並不是以貓臉惡魔的身份在見他們而已。

最重要的是……

青羽憑藉著極其敏銳的被害妄想症的能力,精準的判斷出木葉村監獄的守衛首領在懷疑他的身份。

所以自然也不會在這個時候為這些待審嫌疑犯說什麼話。

「那我就將他們送到貓臉惡魔手上了。」守衛首領饒有深意的說道。

「去吧。」

青羽很隨意的擺擺手,從他的肢體動作上已經表現得很明顯了,那就是他不想再這個話題上進行糾纏了。

隨即。

青羽打開了辦公室的門。

直接邁步走了進去。

又輕輕的關上了門。

直接將守衛首領、其餘那些守衛以及待審嫌疑犯統統都留在了走廊上。

除了守衛首領之外。

其他的人根本沒有什麼感覺。

守衛們只是要將這些待審嫌疑犯送到貓臉惡魔的小隔間而已。

這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很日常的事情了。

至於那些待審嫌疑犯則是一個個魂不守舍的樣子,看起來還沒有正式進行審訊拷問的工作,便已經感覺半條命都沒有了。

唯有這裡的守衛首領,默默的看著那扇已經被關上的門。

難道自己猜錯了?

那個人並不是貓臉惡魔?

想到這裡。

守衛首領眼眸中頓時閃過一抹堅決,立即率領這些守衛押送著待審嫌疑犯們向著貓臉惡魔的所在的小隔間走了過去。

沒過多久。

守衛首領帶著這些人來到了7號小隔間的門口,他輕輕的敲了敲門,便直接推開了小隔間的門。

霎時間。

守衛首領在黑暗的環境中看到了那個戴著貓臉面具的貓臉惡魔。

只是……

這個貓臉惡魔給他帶來一種非常奇怪的感受。

跟以前不一樣。

絕對不一樣!

這不是同一個人!

守衛首領立即覺得自己發現了華點,他的雙眼深深凝視著前面這個跟先前有著很大差別的「貓臉惡魔」,瞬間陷入到了沉思當中。

「把需要拷問的犯人帶進來吧!」

山中一真率先開口,他並沒有去模仿青羽,也不知道青羽先前是怎麼做的,他只是在做自己獨特風格的貓臉惡魔。

「好。」

守衛首領點了點頭,隨即對著周圍這些守衛使了個眼色,他知道他發現了什麼不一樣的地方,但是他並不知道這些意味著什麼,而且他也不是什麼偵探,並不想去深挖這裡面的細節。

隨著守衛首領的指示。

這些守衛將那些待審嫌疑犯送到了這個7號的小隔間當中。

隨後一起離開了。

這個守衛首領走離開的過程中,心裡還在想著剛才所經歷的事情。

如果沒猜錯的話……

那個小隊長就是真正的貓臉惡魔。

這個人是個新頂替上來的貓臉惡魔。

目的應該是為了維持住貓臉惡魔這個人設。

守衛首領在想通了這件事情之後,心裡頓時放鬆了下來,他知道那個小隊長是初代貓臉惡魔之後,便明白那個小隊長不會做出什麼針對他的事情,他們屬於老朋友了。

至於現在的貓臉惡魔……

他也會幫助維護住這個人設的。

畢竟貓臉惡魔的身份同時也是他的搖錢樹,可以讓他在分配犯人去向的時候,收到不少的好處。

「我早就知道貓臉惡魔會升職的,能夠做出這樣業績的人,拷問部著實不多了!」

守衛首領用只有他自己能夠聽到的聲音低語道。

說罷。

他帶著其餘的守衛沿著來時的路離開了。

就在他們走到出出入口的時候。

這個守衛首領向著青羽辦公室的大門看了一眼,眼眸中閃爍著意味深長的眸光,便沒有再說什麼,直接邁步離開了。

……

青羽站在已經收拾乾淨的辦公室裡面,看著這獨立的屋子,雖然地方不大,但是有獨立的空間,也是一件好事。

屋子裡面有辦公桌。

也有椅子。

最重要的是……

這裡有燈光可以顯得不是那麼的昏暗。

整體來說。

跟現代那些辦公室相比還是非常簡陋的,但放在拷問部當中,則是非常的歐克了!

青羽四處的張望了一下,最後找到門口的位置,那裡可以說是一個視覺的盲區,剛進來的人很難注意到那個地方。

確定好了位置之後。

青羽緩緩抬起右手,向著上面按了下去,頓時驚起一股查克拉的波動,瞬間在牆壁上形成了一個黑色的圓形符咒。

正是飛雷神術式!

「這就好多了嘛!」

青羽在打下飛雷神術式之後,這個辦公室也就成為了他戰略版圖的一部分,直接可以很輕鬆的隨時的通過飛雷神之術傳送過來。

頓時。

青羽立即雙手結印。

「影分身之術!」

青羽直接製造出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影分身來,影分身就站在他的面前。

「你去高塔一層的道場,再次施展影分身,讓所有影分身繼續開始傀儡術的修鍊。」青羽對著這個影分身安排道。

「是!」

影分身立即應了一聲,隨後心念一動,直接溝通到了,高塔的飛雷神術式,直接施展飛雷神之術,瞬間整個人消失不見。

幾乎是同一時間。

高塔。

道場。

青羽的影分身身影一閃瞬間出現。

緊接著抬起雙手,分別伸出食指和中指,將手指交叉的在一起形成一個十字。

「多重影分身之術!」

青羽的影分身立即施展出多重影分身之術,瞬間一個個影分身出現在道場上,直接將高塔一層道場給塞得滿滿的。

根本不需要再交代什麼。

這些影分身都已經各司其職去做各自的修行內容了。

他們都是青羽查克拉的一部分。

跟青羽有著相同的想法。

在思想上均是保持著一致性的。

每個影分身的手上都開始擺弄起各種各樣的木頭部件來,或者是在打磨,或者是在拼湊,漸漸忙活了起來。

……

青羽坐在嶄新的辦公室裡面。

他拿出早上使用過的那個本子,將本子打開到第一頁上,重新看到了日斬、團藏、以及扉間的那個關係圖上。

重新將思緒拉回到對這件事情的思考之上。

「我要再往後看一看!」

青羽立即閉上了眼睛,雙手扶在太陽穴上,反正他才剛剛來到這裡,這對他來說是個嶄新崗位,並且現在這個時候,森乃伊頓還沒有通知到這裡的人,剛好是完美的摸魚時間。

一時之間。

青羽再次打開團藏的記憶。

並且沉浸到團藏的記憶當中。

一幕接著一幕的片段,開始浮現在青羽的腦海中,並且以第一視角來呈現在他的面前。

隨著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前去斷後,與金角部隊戰鬥在一起,以猿飛日斬為首的六人組快速的離開了雷之國,重新回到了火之國的境內。

整個過程團藏都處於一種內心凌亂、嫉妒、以及懊惱當中。

不過。

倒是有一點比較好。

那就是團藏的視線始終聚焦在猿飛日斬的身上。

因為那件事情讓他對猿飛日斬始終耿耿於懷,他覺得他吃了反應慢的虧,沒有能夠在猿飛日斬說出這些話之前,將他想要成為誘餌的事情說出來。

整個小隊除了團藏的心中有著強烈的懊惱和悔恨之外。

絕大多數人都沉浸在悲傷的情緒中。

他們全都知道。

經過這樣的事情之後。

那已經體能耗盡沒有多少查克拉的充當誘餌的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怕是沒有辦法活著回來了。

青羽順著團藏的視角,一直盯著跑在最前面帶隊的猿飛日斬。

這讓他更為清楚的發現了一些問題。

猿飛日斬看起來並沒有其他幾個人那樣的悲傷,整個人呈現出難得的「大局觀」,那就是快速的帶著同伴們離開,把逃命這個感覺演繹得非常精彩。

「現在還不是悲傷的時候,我們必須回到木葉村,不能讓扉間老師白白犧牲!」

猿飛日斬向著其餘的幾個同伴沉聲的說道,通過言語讓這些人從悲傷的情緒中走出來,集中精力向著木葉村返回過去,不想在沿途再發生什麼意外,並且在說話時候,儼然已經具備了那種領導的姿態。

「是!」

除了團藏之外,每個人都應了一聲,只是這句話倒是點燃了團藏對於扉間的思念,瞬間視線被淚水模糊了起來。

青羽看到這裡的時候。

忽然意識到一個以前從來沒有想到過的問題。

那就是他一直以來都知道三代的虛偽的,而他的虛偽只是放任團藏去做那些不能拿得上檯面的事情。

可是真的是那個樣子嗎?

青羽通過團藏的視角來看這些事情的時候。

至少他覺得。

就在千手扉間死去的這個時間節點往前推的所有時間裡。

團藏都是一個正常的人。

只是在行事風格上更為果決,頗有千手扉間的風範,但還是光明磊落,沒有使用什麼陰謀詭計,並不是後來的那個樣子。

可是這個時候的猿飛日斬……

哦,不對!

已經是三代火影了。

則是展現出了那些在歷史上看到過的臉厚心黑的那些典型梟雄的影子。

三代所作出的事情。

看似無心。

實則充斥著算計。

青羽越感覺越是清晰,只是他不知道周圍的人是怎麼想的,更不知道團藏是怎麼想的。

難怪……

難怪會出現舊時代的殘黨……

當時的豬鹿蝶按理說都應該是向著猿飛一族才是。

除非。

他們的心裡是跟著猿飛一族的。

但並不是在跟隨著猿飛日斬!

青羽繼續向前看著記憶,從猿飛日斬回到了木葉村之後,便開始著手準備接手第三代火影的職務。

可是。

事情並沒有那麼的順利。

雖然猿飛日斬暫時入住了火影辦公室,暫時坐在了火影的位置上,對村子進行統籌和管理,但是卻並沒有得到村子大部分人的支持,導致了他在未來一段時間裡面,都沒有正式擁有火影的名分。

這期間的事情紛繁複雜。

青羽跟著團藏的視角走過來的時候,便發現在猿飛日斬回歸到木葉村的第一個月裡面。

整個木葉村處於一團亂麻的狀態。

內憂外患俱在。

村子中的千手一族想要重新推舉出一名族人來繼承火影的位置,並且得到了很大的認可。

宇智波一族同時也推出了一名宇智波的族人,想要爭奪第三代火影的位置。

至於原本能夠站在三代身後的豬鹿蝶家族,也有兩個家族並沒有明確表明自己的態度。

當時的木葉村一陣風雨飄搖。

團藏回到村子之後,將一切看到眼裡,但是並沒有任何的想法,仍舊還沉浸在失去火影之位的痛苦當中,每天躺在家裡,幾天都不出一次門。

就在這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節點上。

猿飛日斬親自登門來了。

青羽頓時將注意力集中了起來,他隱隱的覺得,未來事情的拐點,可能就要在這裡誕生了。

那一天。

天空飄雪。

為木葉村穿上了一件銀白色的新衣。

團藏聽到敲門聲之後,走到門口打開了門,看到了站在門口穿著木葉村忍者服飾的猿飛日斬,嘴角翹起一抹譏諷的笑容。

「日斬,哦,不對,三代火影大人啊,怎麼有空到我這破地方來了!」團藏陰陽怪氣的說道,他對於猿飛日斬的嫉恨還沒有結束呢,這段時間就算是他做夢都會重複夢見那一天的場景,夢見他沒有挺身而出去做那個誘餌,最後導致丟掉了本該可以屬於他的火影之位。

「不請我進去說話嗎?」三代盯著團藏,表情淡漠,沒有絲毫的變化,看起來就像是一台沒有感情的機器。

「進來吧。」

團藏轉身向著屋子裡面走去,沿途踩過已經堆積起來的白雪,腳下發出咯吱咯吱般的聲響。

三代跟在團藏的身後。

兩人一起向著起居室外的會客廳走了過去。

「我就不給你泡茶了,你也不需要什麼款待,就請自便吧!」團藏直接一屁股坐在蒲團上,完全沒有跟三代多說話的意思,現在他還是視三代為眼中釘肉中刺,根本說不出祝福的話,有點類似於帶土當時看到卡卡西成為上忍時那種複雜的情緒。

「我給你泡吧!」

三代絲毫沒有因為團藏這直接的表達而生氣,直接向著團藏的家裡走去,開始忙碌了起來。

洗刷茶壺茶杯。

燒水。

沏茶。

整個過程足足有十幾分鐘。

最後三代拿著冒著熱氣的已經沏好的茶走到了團藏的身前。

「茶好了。」

三代將茶壺和茶杯放在桌子上,隨後坐在另外一邊的蒲團上,開始給團藏倒了一杯茶,推到了團藏的那一邊。

隨後三代又給自己也泡了一杯茶。

兩杯茶放在桌子上。

在這寒冷的天氣里。

冒著一絲絲的白氣。

同時也讓那沁人心脾的茶香鑽入到兩人的鼻孔中。

「你找我不會就是來給我沏茶的吧?」團藏使勁白了三代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他是不會因為三代這樣簡單的哄一哄,就輕易原諒三代的。

「團藏,我來這裡不是沏茶的,我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來找你!」三代的眼神頓時變得極其凝重,表情更是無比的嚴肅,彷彿遇到了什麼天大的事情。

「我幫不了你。」團藏連聽都沒聽就拒絕了,開什麼玩笑,他怎麼會去幫助三代。

「團藏,我需要你的幫忙,現在村子的環境太過惡劣,只有你能幫到我了!」三代將姿態放得很低,有那種禮賢下士的感覺了。

「你想讓我怎麼幫你?」團藏愣了一下,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三代擺出這樣的姿態,心裡多少有點心疼。

「我要你做火影輔佐!」三代立即說出了他的目的。

「算了吧,我可沒興趣輔佐你,說句老實話,我沒有在你成為火影這件事情上給你拆台,就已經是顧念著同伴的情誼了。」團藏直接擺了擺手,那個時候的他,對於幫助三代這件事情,根本沒有任何的興趣。

「團藏,這個職位只有你可以做,現在扉間老師不在了,整個木葉村裡面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如果沒有你來幫我的話,這個火影之位我是坐不穩的。」三代的語氣非常的堅決,雙眼緊緊盯著團藏,說道:「看在扉間老師的面子上,我希望你可以出山幫我。」

「日斬,你未免太高看我了,我連做誘餌的勇氣都沒有,我能幫你什麼!」團藏嘴角翹起一抹譏諷的弧度,自嘲一般說道。

「我希望你來做這木葉村的暗!」

三代的雙眼猛地瞪大,在他說話的時候瞳孔不停的顫動著,說出了一番讓團藏都為止震撼的話。

「我要成為村子的第三代火影,但是村子內對我成為火影的阻力太大了,若是我採用什麼強硬的手段,那麼會讓原本就處於弱勢地位的我更加的弱勢。」

「我的主義必須是仁慈的,我不能傷害太多的人,很多事情是我絕對不能去做的!」

「但是……」

「有光的地方就必定會有黑暗!」

「不管是缺少了光明還是缺少了黑暗,都將使得世界無法正常的運轉!」

「團藏。」

「你就是我的另一半!」

猿飛日斬的聲音清晰的傳入到團藏的耳中,直接讓團藏怔住了,一時之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8章 我希望你來做這木葉村的暗!(求訂閱求月票)

45.41%
目錄
共752章
倒序